图标《闹朝击犬》

主要角色
赵盾:老生,头戴相貂,口戴白三,手执圭,足穿黑靴。前场穿香色蟒,挂硬带;“鉏麂行刺”一场换紫色蟒,挂硬带;“施计闹朝”一场穿紫蟒,执圭,挂剑;“击犬”一场内穿箭衣,斜紫蟒,挂硬带、执圭
屠岸贾:净

《闹朝击犬》唐韵笙饰赵盾
《闹朝击犬》唐韵笙饰赵盾
情节
周时,晋灵公无道,荼害百姓。相国赵盾屡谏不听,挡驾于桃园门外激怒晋灵公。佞臣屠岸贾献计,命武士鉏麂行刺赵盾。鉏麂见赵盾忠正为国,不忍加害,触槐而死。屠岸贾又生二计,诓赵盾君前献剑,遂放獒犬追噬。赵盾临危不惧,奋力搏斗,力士提弥明杀死獒犬被围逼自刎。赵盾之子赵朔、赵穿救出赵盾,闯进宫去,弑晋灵公于内宫。

注释
此剧根据历史小说《东周列国志》第五十回情节编写。一九三四年创作,首演于沈阳。老生应工,全剧共八场。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常演于东北三省,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后期演出于江南各地。一九六二年唐韵笙对此剧作了整理,并将原名《闹朝扑犬》改为《闹朝击犬》。曹艺斌、田子文、邵继笙等曾演出,董春柏曾受教于唐韵笙。
全剧唱、念、做、舞并重。其中“挡驾谏本”的唱,“鉏麂行刺”的做,“施计闹朝”、“击犬”的舞均俱有鲜明的特色。

根据《唐韵笙舞台艺术集》整理

录入:锡卫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8.2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桃园肆虐】

(一贯干牌。众武士、四太监、屠岸贾、晋灵公同上,摆队同入桃园。)

晋灵公  (白)     众武士,寡人驾游桃园,不许百姓在外喧哗,如有靠近桃园者,杖责四十。

屠岸贾  (白)     尔等禁守桃园,无论何人不许擅入。两厢退下。

(众武士同下。獒奴牵犬上,犬向晋灵公、屠岸贾摇尾,晋灵公抚犬笑。)

晋灵公  (西皮摇板)  画阁雕梁绛霄楼,

             金碧辉煌似瀛洲。

             龙楼凤阁如锦绣,

             富贵属于公伯王侯。

屠岸贾  (西皮摇板)  晋国江山升平奏,

             君臣安享乐无忧。

             得饮酒来且饮酒,

(行弦。)

屠岸贾  (白)     啊大王,前者为臣与大王比试弹法,未见胜负,今日为臣还请一试,大王意下如何?

晋灵公  (白)     寡人正有此意。

             内侍,看弓弹伺候。

(扭丝。大太监托盘献弓弹。)

晋灵公  (西皮摇板)  又见空中鸟当头。

             开弓弹打飞鸟落,

(行弦。晋灵公打鸟落。)

屠岸贾  (白)     大王好弹法!

晋灵公  (白)     卿家试来。

屠岸贾  (白)     为臣献丑了。

     (西皮摇板)  只恐为臣逊一筹。

     (白)     啊,大王请看,此时宫中无有飞鸟,叫为臣拿何物来试弹法?

(晋灵公、屠岸贾同远视。)

晋灵公  (白)     卿家你来看,这桃园以外,来往的百姓甚是讨厌,何不将他们当做飞鸟来试你我的弹法,你看如何?

屠岸贾  (白)     这样的试法,真乃妙得很,大王叫为臣先打哪一个呢?

晋灵公  (白)     你打年轻的,我打年老的。

屠岸贾  (白)     若是俊俏的妇女呢?

晋灵公  (白)     俊俏的妇女么——

(晋灵公笑。)

晋灵公  (白)     不但不打,还要叫她进园,陪伴寡人吃酒。

屠岸贾  (白)     如此你我君臣,各持弓弹等候了。

(老汉甲上。)

老汉甲  (西皮散板)  背柴草到街头去把粮换,

晋灵公  (西皮散板)  这一弹定打中背草的老年。

     (白)     老头儿!

老汉甲  (白)     哪一个?

(老汉甲回头看。)

晋灵公  (白)     看弹!

(晋灵公打中,老汉甲倒下,众百姓同上扶老汉甲。)

晋灵公  (白)     卿家快来试弹!

屠岸贾  (白)     好!打打打!

(屠岸贾连打。牌子。众百姓同逃下。屠岸贾笑。)

晋灵公  (西皮散板)  众百姓好一似飞鸟落网,

屠岸贾  (西皮散板)  打得他头破血流叫爹娘。

晋灵公  (西皮散板)  见他们男和女乱碰乱撞,

屠岸贾  (西皮散板)  好一似深山中迷途羔羊。

晋灵公  (西皮散板)  叫内侍快献上御羹熊掌,

大太监  (白)     御羹熊掌伺候!

膳夫   (内白)    领旨!

(膳夫上。)

膳夫   (西皮散板)  忙将御羹献大王。

(膳夫跪献,犬一扑,膳夫惊,将羹打翻在地。)

晋灵公  (白)     唗!好个膳夫,寡人腹中饥饿,竟将御羹洒落尘埃。

             殿前武士,将膳夫推出斩了!

膳夫   (白)     哎呀大王啊!小臣被獒犬撞倒尘埃,并非有意。望大王饶命吧!

(膳夫哭。)

屠岸贾  (白)     啊大王,看他哭得可怜,就赏他个全尸吧!

晋灵公  (白)     好!就与他留个全尸。

             獒奴!将灵赘锁链打开。

(獒奴打锁。)

晋灵公  (白)     灵獒啊灵獒,想是你也饿了,去咬那穿蓝袍的官儿!

(獒奴示意,犬扑向膳夫追咬,搜场,膳夫死。屠岸贾笑。)

晋灵公  (白)     内侍,将膳夫尸首装在竹笼里面,抬至郊外掩埋去吧!

大太监  (白)     遵旨。

(四武士抬膳夫同下。水底鱼牌。太监捧数本上。)

太监   (白)     启奏大王:众位大人有本呈上。

(晋灵公看。)

晋灵公  (白)     这是士会、韩厥、赵相国的本章,真真的讨厌。

屠岸贾  (白)     他等多管闲事,大王休要理他。

晋灵公  (白)     内侍,吩咐在画阁楼摆宴。卿家随孤来呀!

(晋灵公、屠岸贾同笑,众人同下。)

【第二场:闭宫胆谏】

众百姓  (内同白)   好昏王啊!

(乱锤。众百姓同上。)

百姓甲  (西皮摇板)  晋侯做事太凶狠,

             弹打无辜众黎民。

             怒气满胸难消恨,

提弥明  (内白)    列位闪道,相国来也!

百姓甲  (西皮摇板)  见了相国诉冤情。

     (白)     我们在此等候了。

(撞金钟。提弥明推车、赵盾坐车同上。)

赵盾   (西皮摇板)  幞头冠整将朝衣,

             五云深处奏丹墀。

             军民为念忧国事,

(众百姓同跪。)

众百姓  (同白)    相国快与我们作主吧!

(众百姓同哭,赵盾下车扶众百姓起。)

赵盾   (西皮摇板)  父老为何泪悲啼?

     (白)     列位因何这等模样?

百姓甲  (白)     大王信宠屠岸贾,在绛霄楼上打弹伤人,只打得我们耳目带伤,头破血流,可怜乡亲们俱不敢在桃园门前经过,务农的不敢到田间种地,为商的不敢到街头做买卖。求相国与我们大家作主吧!

赵盾   (白)     众位父老,大王信宠屠岸贾这样胡为,皆是老夫不能谏君之过,才连累大家受此痛楚。万望你们各自回去,好好调治伤痕,要勤俭务农,经营商贾,千万不可荒废。待老夫即刻进宫谏君,使大王悔过自新,改恶从善,谢罪军民就是!

众百姓  (白)     多谢相国,我们大家回去了吧!

(众百姓同下。)

赵盾   (西皮摇板)  街头巷尾民磋怨,

             都道大王信谗奸。

             日久恐要激成大变,

     (白)     速速上朝!

(赵盾上车走圆场。士会、韩厥同上。)
士会、

韩厥   (同白)    相国!

赵盾   (白)     两位大夫!

(赵盾下车。)
士会、

韩厥   (西皮摇板)  拜见相国问金安。

赵盾   (白)     啊二位大夫,大王数月未曾设朝理事,满朝文武屡谏不听,请问二位大夫何计教我?

士会   (白)     大王信宠屠岸贾,在绛霄楼上朝欢暮乐,荒度岁月,不理朝事。相国就该率领文武力谏事非,使大王痛改前非,如若不然,恐怕晋国危矣!

赵盾   (白)     老夫也曾多次上本力谏,只是大王忠言逆耳,如之奈何?

韩厥   (白)     此乃屠贼撺掇大王作此祸国殃民之事,屠贼不除,我晋国无有太平之日了!

赵盾   (白)     嗐!如今百姓怨声载道,国家危亡就在旦夕,我们就此进宫力谏,若能贬了屠岸贾,封锁桃园,乃是我晋国之幸也!

士会、

韩厥   (同白)    我二人愿随相国进宫力谏。

赵盾   (白)     如此二位大人请了。

(五锤。)

赵盾   (念)     走过金阶御路,便是生死禁门。

士会   (念)     秉公为国除奸,是非直言无隐。

韩厥   (念)     但愿改恶从善,今后悔过自新。

赵盾   (念)     当念民为邦本,

大太监  (内白)    武士们抬着走啊!

赵盾   (念)     那旁有磋跄之声。

(赵盾看。)

赵盾   (白)     闪躲一旁。

(水底鱼牌。四武士抬竹笼同上,大太监上。士会、韩厥同指,赵盾会意。)

赵盾   (白)     侍臣转来!

(大太监领回。)

大太监  (白)     原来是相国与二位大夫。

赵盾   (白)     我来问你,这竹笼里面所置何物?

大太监  (白)     这个……此乃大王旨意,小臣不敢言讲,相国要看,请您自己打开一看,您就明白了。

赵盾   (白)     你等打开竹笼,大王降罪有老夫担当。

大太监  (白)     既有相国担当,待我打开。相国请看!

(赵盾、士会、韩厥同看,同惊。)

赵盾   (白)     这、这具死尸是哪里来的?

大太监  (白)     小臣不敢言讲。

赵盾   (白)     嗯!深宫之中,出此人命之事还敢隐瞒,实言告我便罢,如若不然,先斩汝头!

大太监  (白)     如此相国听禀。

     (江儿水牌)  一碗熊羹灵獒餐,

             膳夫被啮丧黄泉。

             尸体藏在竹笼内,

             禁止宫中莫外喧。

赵盾   (白)     抬出掩埋去吧!

(四武士、大太监抬竹笼同下。)

赵盾   (西皮摇板)  可怜无辜死得惨,

             轻视人命如草菅。

             国家安危在一旦,

士会、

韩厥   (同西皮摇板) 定是那屠岸贾献媚进谗。

赵盾   (西皮摇板)  外忧未定内生患,

             权奸不除国不安。

     (白)     一同进宫!

(赵盾、士会、韩厥同走圆场。扭丝。)
士会、

韩厥   (同白)    相国!

     (同西皮摇板) 大王阻谏把宫门掩,

赵盾   (西皮摇板)  立求面奏叩宫环。

韩厥   (白)     待我叩环。

(韩厥叩环。)

太监   (内白)    何人叩环?

韩厥   (白)     赵相国带领士会、韩厥进宫有本启奏。

(太监上。)

太监   (白)     大王有旨,文武百官如有本章均由赵相国一人代理,一概免参免见哪!

赵盾   (白)     老夫审查本章已毕,要进宫面奏,快去通禀。

太监   (白)     如此相国候旨。

(太监下。)

赵盾   (白)     闭宫阻谏,定是屠贼的奸谋使臣不能见君,君不能见本,他好从中专权,难道从此就无有见面之日了么?

(太监上。)

太监   (白)     赵相国听旨,大王御体欠安,一切朝政委托相国代理,不必进宫面奏。回府去吧。

(太监下。)

韩厥   (白)     可恼啊!可恼!

士会   (白)     罢了啊!罢了!

赵盾   (西皮摇板)  这才是君昏臣心窘,

             贪娱阻谏闭深宫。

             一片丹心终何用,

(士会、韩厥同下。)

赵盾   (西皮摇板)  闭桃园挡圣驾力谏灵公。

(赵盾浪子头,下。)

【第三场:挡驾谏本】

晋灵公  (内西皮导板) 夏日长艳阳天百花争艳,

(长锤。众武士、大太监、屠岸贾、晋灵公同上。)

晋灵公  (西皮原板)  绛霄楼饮琼浆观览市廛。

             听笙歌赏午曲百遍不厌,

             理朝事整江山好不耐烦。

             到桃园与嫔妃大摆筵宴,

(二武士同迎上。)

二武士  (同白)    迎接大王!

(晋灵公见门。)

晋灵公  (白)     啊?

     (西皮原板)  桃园门紧关闭所为哪般?

     (白)     武士的,寡人游逛桃园,何人大胆紧闭园门?

二武士  (同白)    赵相国有命将桃园门关闭。

(晋灵公看屠岸贾。)

晋灵公  (白)     这个老厌物又来多事,还是不见他的好。

             内侍,摆驾回宫。

屠岸贾  (白)     且慢!启奏大王:自古以来,只有臣让君,哪有君让臣之理?

晋灵公  (白)     他见了寡人总是絮絮叨叨说长道短,叫孤好不耐烦!

屠岸贾  (白)     大王今日若不进桃园,难道从此将桃园让与相国不成?

晋灵公  (白)     岂有此理!待寡人问个明白。

             内侍,传赵相国,就说孤王到了!

大太监  (白)     大王有旨:宣赵相国见驾呀!

提弥明  (内白)    启相国:大王驾到!

赵盾   (内西皮导板) 秉圭当胸幞头冠整,

(赵盾上,提弥明随上。)

赵盾   (西皮原板)  启园门谏圣主拼死捐生。

(长锤。提弥明开门,赵盾见晋灵公拜。)

晋灵公  (白)     相国平身!

赵盾   (西皮原板)  几道表章未见恩准,

晋灵公  (白)     老卿家拿管朝政,何必寡人恩准?

赵盾   (西皮原板)  圣驾离朝事何因、有什么军情?

晋灵公  (西皮原板)  寡人宫中心烦闷,

屠岸贾  (西皮原板)  绛霄楼上饮杯巡。

赵盾   (西皮原板)  惶恐顿首——

     (西皮流水板) 臣告秉,

             谏奏主上是非要辨清。

             有道之君民乐于天下,

             无道之君以乐己身。

             曲直力谏臣节之本,

             舜造漆器谏者有十人。

             小事不谏成大事,

             望祈主上悔过自新。

             休听那撺掇佞臣巧言论,

             就请御驾转回朝门。

晋灵公  (白)     寡人驾游桃园乃寻常之事,相国何必阻拦。

(晋灵公欲进园,赵盾拦。)

赵盾   (西皮流水板) 绛霄楼上宠奸佞,

             不该弹打无辜之人。

             任意宫中草菅人命,

             民为邦本本固邦宁。

             为臣我怎比夏桀、伊尹?

             臣赵盾怎比商汤萁子、微子,老比干在那鹿台上剑剖心。

             万望圣上近贤远佞,

             雨顺风调享太平。

屠岸贾  (白)     臣启大王:我朝只有贤臣,哪里来的佞臣,真乃一派罔奏!

赵盾   (白)     好奸贼!

     (西皮流水板) 屠岸贾谗言乱朝政,

             我与你分个谁是清来谁是浑。

             你要把晋国来吞并,

             以酒为池肉为林。

             有朝马死黄金尽,

             万剐凌迟是佞臣。

             今朝不报来日报,

             远在儿孙近在身,你要仔细思忖!

(行弦。)

晋灵公  (白)     建造桃园乃是寡人旨意,老卿家不要诬赖好人……

赵盾   (白)     大王啊!

     (西皮流水板) 非是臣弄舌抗君命,

             只为奸贼他玩法欺君。

             外邦俱道我国德政,

             国家危亡俱在他一个人。

             伏望圣上纳臣谏本,

             臣纵埋沟渠死犹生。

晋灵公  (白)     老卿家,太也唠叨了!

     (唱)     何用你絮叨叨长篇大论,

屠岸贾  (唱)     抗君命就该问斩刑!

赵盾   (白)     好奸贼!

     (西皮散板)  急水滩头难流月,

             钢刀不杀无罪的人。

             竟敢与我来厮挺,

屠岸贾  (白)     你敢怎样?

晋灵公  (白)     且慢!

     (西皮散板)  欺压他如同轻慢寡人。

     (白)     老相国,屠卿家忠心于寡人,况且他有功无过,何必与他作对!

赵盾   (白)     臣要理治君子,法度小人,这奸贼不除,实为国家之患!

屠岸贾  (白)     大王,他这样辱骂为臣,真真欺人太甚!

晋灵公  (白)     是啊!老卿家,你再若如此,寡人要生气了!

赵盾   (白)     臣遵旨!

晋灵公  (白)     寡人还要游逛桃园,你快快闪道!

赵盾   (白)     臣还有本奏。

晋灵公  (白)     哎!这桃园以外不是议论国家大事的所在,有本明日进宫再议。

赵盾   (白)     为臣也曾三次进宫,但是大王掩闭宫门……

晋灵公  (白)     好了!好了!寡人这一次绝不食言就是。

赵盾   (白)     为臣实为国家之计,既然如此,明日为臣进宫商议国家大事,臣别驾了!

(赵盾对屠岸贾。)

赵盾   (白)     撺掇献媚的小人,提防尔的陆阳魁首!

(赵盾上车下。)

屠岸贾  (白)     老儿不死实为贼!

     (唱)     这老儿若不死实为后患,

晋灵公  (唱)     思一计灭赵盾好保桃园。

     (白)     卿家,那赵盾老儿若是不除,这桃园恐怕难保!

屠岸贾  (白)     大王要除赵盾,臣倒有一计献上。

晋灵公  (白)     卿家有何妙计?

屠岸贾  (白)     为臣府中有一勇士,名叫鉏麂,此人膂力过人,颇有胆量,命他今晚夜入相府,刺杀赵盾,大王意下如何?

晋灵公  (白)     好,卿家命他前去,将赵盾杀死,寡人重重有赏!

屠岸贾  (白)     遵旨。

晋灵公  (白)     正是:

     (念)     不施万丈深潭计,

屠岸贾  (念)     怎得骊龙颌下珠。

(晋灵公、屠岸贾同下。)

【第四场:鉏麂行刺】

(小过门。程婴持灯上。)

程婴   (白)     有请相国。

(提弥明、赵盾同上。起初更鼓。)

赵盾   (白)     今日在桃园挡驾谏本,大王坦护屠贼,不纳忠言,命我明日进宫商议国政。看,初更已过,待老夫修好本章,准备进宫中申奏。

             程婴!溶墨何候!

     (调角儿牌)  臣赵盾惶恐顿首百拜,

             启奏圣主晋侯:

             臣执政誓除奸尤,

             效圣贤汤尧德厚。

             窃闻之仁德布、四海靖、霸诸侯、安天下,

             五谷丰收。

             主勿效周幽烽火戏诸侯。

     (白)     程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而失天下,大王今在绛霄楼上打弹伤人,朝欢暮乐,唯恐蹈前朝复辙,老夫以此谏奏,你看如何?

程婴   (白)     相国直言谏奏,真乃社稷之臣!

赵盾   (白)     咳,朝事不明,谗臣当道。老夫今已年迈,我赵家只有赵穿、赵朔,他兄弟二人虽是文武兼全,但是刚柔不能相济。我看你虽然年幼,素性诚实,日后还望你在他弟兄面前多加指点才好。

程婴   (白)     启相国:程婴年幼,才疏学浅,怎比二位少公子文式兼全,日后相国如有用我之处,程婴赴汤投火万死不辞!

赵盾   (白)     如此老夫放心了。

(起二更鼓。)

赵盾   (调角儿牌)  鼓咚咚更深夜静,

             文武朝臣待漏。

     (白)     提弥明,今夜我要早到朝房,等候大王宣召,二更己过,命你府外备车,四更时分我就要上朝。

提弥明  (白)     遵命。

(五锤。提弥明开门,下。鉏麂上,看。)

鉏麂   (白)     哎呀妙啊!是俺正在为难,不能进府,忽然见一大汉,将府门开放,此乃是天助俺成功也。看院内有棵槐树,待我悄悄进去,隐住身影见机行事便了。

(五锤。鉏麂隐。扭丝。赵朔上。)

赵朔   (二黄散板)  老爹爹为国事深夜不倦,

             年迈人怎经得秋末风寒。

     (白)     参见爹爹。

赵盾   (白)     罢了!

赵朔   (白)     啊爹爹,二更已过尚未安眠,莫非朝中有为难之事不成?

赵盾   (白)     国家安危就在旦夕,难道我儿你还不知么?

赵朔   (白)     孩儿一一尽知,皆是屠岸贾奸贼之过,爹爹天明上朝,孩儿有意随爹爹进宫一同力谏,不知爹爹意下如何?

赵盾   (白)     这倒不用,但有一事,我儿须要留心在意。

赵朔   (白)     爹爹有何吩咐?

赵盾   (白)     那屠岸贾心怀叵测,近闻他招纳亡命之徒,图谋不轨,儿要查其动静以防不测。

(赵朔允。起三更鼓。)

赵朔   (白)     三更已过,夜已深了,请爹爹安歇片刻。

赵盾   (白)     咳!儿啊!

     (二黄原板)  朝臣待漏五更寒,

             铁甲将军夜渡关。

             我朝中出了屠贼奸患,

             民不聊生历日艰难。

             为父的报国心青天可鉴,

             昼夜忧思睡不成眠,哪顾得辛劳饥寒。

(行弦。)

程婴   (白)     相国可要用茶?

赵盾   (白)     好,打茶来。

(程婴下。)

赵盾   (二黄原板)  那程婴性忠义颇有远见,

             儿与他多亲近同苦共甘。

             国与家儿必须时刻防患,

     (白)     儿要记下了。

     (二黄原板)  为父的言语谨记心间。

赵朔   (二黄原板)  孩儿我遵父命怎敢怠慢,

(赵朔自上场门下。)

鉏麂   (白)     我今错矣了!

     (二黄原板)  见此情好叫我犹豫不安。

             莫非是屠大人将我来骗,

             俺鉏麂到如今进退两难,

             且不可妄杀人急忙回转,

(鉏麂欲走。)

鉏麂   (白)     且慢!

     (二黄原板)  既到此我怎能空手而还?

             受人托休得要中途改变,

             到此时覆水难收箭已上弦。

     (白)     罢!

     (二黄原板)  赵相国你一死休把我怨,

(五锤。鉏麂砍。)

赵盾   (白)     大胆!

(赵盾盯鉏麂,逼视,鉏麂退。撞金钟,凤点头。鉏麂惊,悔,撇刀,搭躬。)

赵盾   (二黄原板)  见刺客撇刀搭躬面带羞惭。

             这一壮士你叫什么名字?

鉏麂   (白)     俺叫鉏麂。

赵盾   (白)     老夫与你有何仇恨?

鉏麂   (白)     无仇无恨。

赵盾   (白)     既无仇无恨,为何刺杀老失?噢是了,莫非受旁人唆使?

鉏麂   (白)     这个……

(赵盾厉声。)

赵盾   (白)     讲!

鉏麂   (白)     我听说相国你是个误国殃民之臣,因此前来杀你!

赵盾   (白)     哎!我赵家三世任晋,股肱之臣,未敢有负国恩,怎见得是误国殃民?我看壮士相貌堂堂,定是个直性的汉子。今被人唆使,不察真伪,黑夜之间,闯进相府,行此不义之事,岂是丈夫所为!幸而堂上无人,若有侍尉在此只要老夫一声令下,壮士你命休矣!无仇无恨,不忍杀你,壮士你决快出府去吧!

鉏麂   (白)     赵相国,你果然是忠义之臣,我对你实说了吧!俺奉屠岸贾所差,前来行刺,今见相国乃是个为国为民的忠臣,俺不忍下手,可恨屠岸贾他借刀杀人,却将俺于不仁不义之中,俱怪俺当初做事不明,错投奸臣门下,以至今日从奸杀忠,身败名裂,罪当万死!

赵盾   (白)     原来壮士为屠贼所骗,幸而未成大误,常言道不知者不怪罪,壮士何不就在我府听差,老夫自有用你之处你意下如何?

鉏麂   (白)     相国啊!今蒙不杀,感恩不尽。我想大丈夫做事要光明磊落,岂能苟且偷生。那屠岸贾待俺倒有些薄恩小惠,如今想来却是他行奸弄巧,刁买人心,利用俺杀害忠良陷俺于不义之中。有道是,正义天下去得,无理寸步难行。俺鉏麂愧无脸面立于人世,俺就自刎了吧!

(赵盾拦,鉏麂抛刀看树。)

鉏麂   (白)     待俺触槐一死了吧!

(赵盾拉鉏麂,鉏麂推赵盾,碰树。)

赵盾   (白)     哎呀不好!

(冲头。赵穿、赵朔、程婴、提弥明同上。)
赵穿、
赵朔、
程婴、

提弥明  (同白)    怎么样了?

赵盾   (白)     儿来看!刺客触槐一死!

赵穿、
赵朔、
程婴、

提弥明  (同白)    大大便宜了此贼!

赵盾   (白)     儿啊!此人名叫鉏麂,被屠岸贾所骗,前来行刺。他见我是个忠良,不忍下手,自知把事做错,故而触傀一死,真乃是视死如归的大英雄!

     (二黄散板)  不甘屈辱刚强汉,

             自知己过恨前言愆。

             我本当留他作证见,

             谁知他触槐死,死得可怜。

             尔等快把尸体掩,

(起四更鼓。)

赵盾   (白)     提弥明!

     (二黄散板)  急忙驾车进朝班。

(赵穿捧剑,程婴呈本,赵朔交圭,提弥明推车,赵盾上车下。)

赵朔   (白)     兄长,爹爹上朝恐有不测,你我带领家将,在午门探听消息,你着如何?

赵穿   (白)     就依贤弟,一同前往!

(众人同下。)

【第五场:施计闹朝】

(扭丝。屠岸贾上。)

屠岸贾  (唱)     只说一计杀赵盾,

             谁想鉏麂丧残生。

             急忙进宫报一信,

     (白)     有请大王!

(晋灵公、大太监同上。)

晋灵公  (唱)     问声卿家事可成?

屠岸贾  (白)     臣启大王:鉏麂行刺未成,碰头已死,如今大事泄漏,你我君臣危在旦夕了!

晋灵公  (白)     少时赵盾前来提及此事,叫寡人拿何言答对?

屠岸贾  (白)     他若进宫,大王千万不可放他回去。若是放他出宫,如同放虎归山势必伤人!

晋灵公  (白)     用何妙计将赵盾置于死地?

屠岸贾  (白)     那赵盾若问行刺之事,大王就说无有人证难辨真假,然后借他宝剑以作防身之用,他若献剑,那时节为臣呐喊“赵盾刺王杀驾”,大王急唤武士将他杀死,以绝后患!

晋灵公  (白)     徜若赵盾不献宝剑如何是好?

屠岸贾  (白)     他若不献,岂不有抗旨不遵之罪,就放出灵獒将他咬死!

晋灵公  (白)     好,武士们进宫!

(众武士同上。)

晋灵公  (白)     命你等埋伏宫外,等赵盾进宫,听孤旨意,不得有误!

(众武士同允,同下。)

晋灵公  (白)     将灵獒牵进宫来!

(獒奴、犬同上。)

晋灵公  (白)     将锁链打开,藏在龙书案下。

提弥明  (内白)    赵相国宫外候旨。

大太监  (白)     赵相国宫外候旨。

晋灵公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赵相国进宫。

赵盾   (内白)    臣,遵旨!

(赵盾上,提弥明随上。)

赵盾   (念)     久未理朝政,今朝辨是非。

     (白)     臣,赵盾见驾,大王千岁!

(赵盾跪。)

晋灵公  (白)     老卿家平身,赐坐。

赵盾   (白)     谢大王。

(赵盾坐。)

赵盾   (白)     臣启大王:士会,韩厥与为臣俱有本章,大王御览。

(晋灵公看。)

晋灵公  (白)     卿等所奏俱合孤意,只是修建绛霄楼,寡人费尽心血,用了许多金银。一旦废弃,岂不可惜!

赵盾   (白)     大王若不禁闭绛霄楼,封锁桃园,何以谢罪军民,倘若激成大变,实非大王之福。

晋灵公  (白)     如此就依卿所奏,寡人痛改前非也就是了。

赵盾   (白)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必改,乃是圣君。

晋灵公  (白)     老卿家真乃社稷之臣也!

赵盾   (白)     臣启大王:昨夜臣府,有一刺客,刺杀为臣,是他言道乃是奉了屠岸贾之所差,我朝竟有这样的奸臣,请大王依法除之!

屠岸贾  (白)     启奏大王:为臣昨夜在官中与大王一处著棋,怎能派人前去行刺!此乃相国有意与为臣作对,他是血口喷人!

晋灵公  (白)     老卿家,刺客可曾拿住?

赵盾   (白)     刺客自知被人欺骗,已然碰头身亡了!

晋灵公  (白)     刺客已死无有对证,难辨真假。待等查明,再咎其罪。

赵盾   (白)     望大王明查。

晋灵公  (白)     老卿家,既是刺客行刺,因何不用宝剑诛之,为何任他碰头一死?

赵盾   (白)     为臣宝剑虽利,不杀无辜之人。

晋灵公  (白)     是呀,寡人久闻卿家之剑乃是切金断玉之宝,呈上来待孤瞻仰瞻仰。

(提弥明会意。)

赵盾   (白)     此剑不过寻常之物,有何为奇,待臣摘下。

提弥明  (白)     且慢!君前献剑,有失臣节,相国你!失计了!

(赵盾将剑交提弥明。)

屠岸贾  (白)     武上们!拿下了!

(众武士同上,与提弥明架住。)

晋灵公  (白)     灵獒!咬死那穿紫袍的官儿!

(翻案,犬扑赵盾,犬咬赵盾同下。晋灵公、屠岸贾同随下。提弥明、众武士小开打,提弥明败下,众武士同追下。)

【第六场:击犬】

晋灵公  (内白)    咬死那穿紫袍的官儿!

赵盾   (内白)    獒犬伤人!

(赵盾踉跄上,犬追上,咬,赵盾击犬。)

赵盾   (唱)     只见它垂尾摇摇,

             恰好似斑烂虎豹。

             扯碎了玉带紫袍,

             路曲曲难逃。

             扎精神、闯宫帏,

             仓皇离却朝道。

     (白)     好畜牲!

(犬咬赵盾同下,提弥明上,众武士同上,开打,提弥明败下,众武士同追下。犬咬赵盾同上,提弥明上,杀犬,赵盾下。众武士同上,同围提弥明,提弥明自刎。众人同下。)

【第七场:接应】

(急急风牌。众家将、赵穿、赵朔同上。水底鱼牌。赵盾上,倒,众人同扶。)
赵穿、

赵朔   (同白)    爹爹怎么样了?

赵盾   (白)     哎呀儿呀!

(风入松牌。)

赵穿   (白)     贤弟,你保护爹爹回府,待兄独自挡他!

赵盾   (白)     我儿不可鲁莽!

(赵朔扶赵盾同下。)

赵穿   (白)     众家将!随我闯进宫去,与昏王辩理!

(众武士同追上,赵穿杀败众武士,追下。)

【第八场:杀宫】

(五锤。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有请大王。

(晋灵公上。)

晋灵公  (白)     可曾将赵盾杀死?

大太监  (白)     赵盾被人救走,赵穿带领家将杀进宫来!

晋灵公  (白)     屠岸贾哪里去了?

大太监  (白)     溜出午门去了!

(晋灵公惊。)

晋灵公  (白)     快叫武士把住宫门!

大太监  (白)     众武士全都跑了!

晋灵公  (白)     快快掩闭宫门,看弓弹伺候。

(太监闭宫门,呈弓。晋灵公上高台。赵穿上,劈宫门。)

晋灵公  (白)     看弹!

(弦断。赵穿追晋灵公下高台,赵朔、赵盾同赶上,赵穿抓晋灵公。)

赵盾   (白)     你杀——

(赵穿杀死晋灵公。)

赵盾   (白)     不得!朝房去者!

(赵盾抓赵穿,亮相,同下,众家将同下。)
(完)


浏览次数:3594 ┊ 字数:1040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