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兴赵灭屠》(一名:《屠赵仇》)

主要角色
程婴:外
屠岸贾:净
韩厥:末
晋成公:小生
赵武:小生
荀斌:生
魏绛:副净
羊舌职:丑

情节
春秋时,晋国屠岸贾指称赵氏为弑君罪魁,尽灭其族。赵氏门客程婴,与友公孙杵臼定计,舍子救孤,欲存赵氏一脉,为他日复仇起见。公孙杵臼赴义而死,程婴匿赵孤于孟山,忽忽十五年。值晋成公初即位,追念晋国功臣。其时韩厥执政,为中军元帅,将赵氏之冤诬,密言于晋成公,杀屠岸贾,亦尽灭其族。乃征求程婴赵孤,录以官爵,录以家财,从此报仇雪恨,大快人心。赵孤既能成立,程婴不欲负死友公孙杵臼,遂自刎而死。赵孤名武,谥文子,不数年间,亦为晋国中军元帅,名显诸侯。后来强盛,至战国时,有南面称赵王者,即其传留之子孙。

注释
《八义图》一出,本考第二册业已载入,是剧即《八义图》后本。

根据《戏考》第二十六册整理

录入:醉扶归


相关剧本
《八义图》【头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八义图》【二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八义图》【三本】(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赵氏孤儿》(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赵氏孤儿》(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晋成公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内侍引晋成公同上。)

晋成公  (西皮摇板)  金殿赐罢群臣宴,

             君民长此戴尧天。

             内侍摆驾皇宫院,

             快宣韩厥把驾参。

     (白)     内侍,宣中军大元帅韩厥进宫。

内侍   (白)     大王有旨:宣中军大元帅韩厥进宫。

韩厥   (内白)    领旨!

(韩厥上。)

韩厥   (西皮摇板)  忽听大王一声宣,

             品级台前奏龙颜。

     (白)     臣韩厥参见大王千岁!

晋成公  (白)     卿家平身。

韩厥   (白)     千千岁!

晋成公  (白)     赐座。

韩厥   (白)     谢座。大王将臣宣进宫来,有何国事议论?

晋成公  (白)     卿家有所不知,只因众卿迎立寡人为君。即位以来,但不知君臣之内,哪家功劳最大?卿家要一一奏来,孤好论功行赏。

韩厥   (白)     大王此言,敢是思念功臣么?

晋成公  (白)     正是。

韩厥   (白)     大王若问晋国的功臣,无有过于那赵氏者。想当年,赵衰1辅佐文公,赵盾扶保襄公,俱能尽忠竭力,图霸扬威。不幸灵公失政,宠信倭臣屠岸贾2,专权乱政。那老贼与赵氏素有仇恨,在后宫暗奏一本,诬赖他赵家有弑君之罪。那时节,灵公不分皂白,兵围下宫,将赵氏满门尽行诛戮。此事人人怨恨,均抱不平。

晋成公  (白)     如此说来,那赵家如今定然是无有后了。

韩厥   (白)     大王有所不知,也是皇天默佑忠良,赵氏遗有孤儿,名唤赵武,至今尚在。

晋成公  (白)     但不知此子怎能逃脱性命?现在何处?

韩厥   (白)     只因赵家被害之后,赵朔之妻,就是公主庄姬,逃在后宫,产生孤儿。那屠岸贾又要斩草除根,立下千金重赏,搜索孤儿。那时赵氏门客,有一人名唤程婴,与那门客公孙杵臼,定下一计。程婴舍了亲生之子,假充孤儿,命公孙杵臼献于屠贼。可怜此子与公孙杵臼双双丧命。那程婴抱定真孤,隐藏在孟山之内,至今十有五年,冤仇未报。大王今日若要赏功罚罪,大修晋政,何不追录赵氏之功?

晋成公  (白)     如此,就命卿家速往孟山,唤那程婴,带同赵武,前来见驾,孤家好与他报仇雪恨。此事不可声张,须要机密。

韩厥   (白)     臣领旨。

     (西皮摇板)  说明了赵氏冤仇恨,

             去到孟山唤程婴。

(韩厥下。)

晋成公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后宫进,

             程婴可算忠义人。

(晋成公、内侍、四太监同下。)

【第二场】

(程婴、赵武同上,)

程婴   (西皮原板)  有程婴扶孤儿隐藏孟山,

             到如今屈指算一十五年。

             吾心中不把那别人来怨,

             骂一声老屠贼卖国的佞奸。

             那赵家他与你有何仇怨,

             你苦苦要害他所为哪般?

             害的他一家人刀刀论斩,

             一心心要断他后代的香烟。

             我与那公孙兄把计来献,

             狗奸贼果中了巧机关。

             实可叹公孙兄年迈苍苍刀下问斩,

             可怜我也绝了后代的儿男。

             但愿得老天爷早早睁眼,

             灭却了老奸贼早报仇冤。

     (白)     卑人程婴。想当年,救下赵氏孤儿,隐藏在这孟山之内,至今十有五载,冤仇未报,抱恨终天。

     (叫头)    苍天呐,天!

     (白)     难道这冥冥之中,就无有报应了么?

     (西皮摇板)  恨苍天不与人方便,

             赵氏含冤在九泉。

(二旗牌引韩厥同上。)

韩厥   (西皮摇板)  时才离了皇宫院,

             来寻义士到孟山。

     (白)     程兄在哪里?

程婴   (白)     哎呀哎呀,韩大人到了,请坐请坐。

韩厥   (白)     有座。

程婴   (白)     大人到此,但不知所为何事?

韩厥   (白)     程兄有所不知:只因现在新君即位,思念功臣。老夫将你十五年前救孤之事,一一奏明千岁。今奉圣命,唤你带领赵武进宫见驾,要与赵氏报仇雪恨。

程婴   (白)     那屠贼何在?

韩厥   (白)     此事他是一些不知。

程婴   (白)     此事有劳大人了。

             啊哈赵公子,快来见过韩大人。

赵武   (白)     参见大人。

韩厥   (白)     这就是赵小将军么?

程婴   (白)     正是。

韩厥   (白)     一十五载的光阴,倒也是成人了。请坐。

程婴   (白)     想赵氏一十五载的冤仇,多亏大人保奏。赵氏忠魂定当戴德感恩于地下也!

韩厥   (白)     岂敢。老夫有何德能,敢劳称赞。此事俱是程兄的忠义所感。

程婴   (白)     大人哪!

     (西皮顶板)  说什么忠义感动人,

     (西皮二六板) 这才是有志事竟成。

             今日里赵氏得雪恨,

             论忠义还要让杵臼公孙。

韩厥   (西皮摇板)  程兄不必太谦逊,

             你二人忠义不差毫分。

             你舍娇儿他舍命,

             博得美名万古存。

             我等一同把宫进,

             报仇全仗圣明君。

     (白)     你我三人,就此进宫去者。

程婴   (白)     大人请!

韩厥   (西皮摇板)  赵氏含冤十五春,

程婴   (西皮摇板)  臣民愤怨到如今。

韩厥   (西皮摇板)  老夫头前把路引,

程婴   (西皮摇板)  背转身来两泪淋。

             若能报得冤仇恨,

             这才是苍天不负苦心人。

(韩厥、程婴、赵武、二旗牌同下。)

【第三场】

(内侍提灯上。)

内侍   (念)     深宫领密旨,接待功臣裔。

     (白)     咱家,穿宫太监是也。主公只为赵家之事,恐怕走漏消息,特命咱家在后宫门,等候韩大人同那义士程婴、孤儿赵武。来在宫门,待我听听谯楼打了几鼓。

(内打三更鼓。)

内侍   (白)     谯楼已交三鼓,他等想必来也。

(韩厥引程婴、赵武同上。)

韩厥   (白)     公公请了!

内侍   (白)     请啦。韩大人回来了吗?

韩厥   (白)     回来了。

内侍   (白)     这二位就是义士程婴、孤儿赵武么?

韩厥   (白)     正是。

             你等见过公公。

程婴、

赵武   (同白)    参见公公!

内侍   (白)     罢啦罢啦。

韩厥   (白)     吓,公公,但不知主公是怎样传旨?

内侍   (白)     主公正为此事叫咱家在此等候。你等来、来、来,随咱家进宫见驾。

韩厥、
程婴、
赵武、

内侍   (同白)    正是:

韩厥   (念)     十五年前救赵孤,

赵武   (念)     先人阴灵暗中扶。

程婴   (念)     亲生娇儿今何在?

内侍   (白)     程爷呀!

     (念)     千古应传义士图。

     (笑)     哈哈哈哈哈!

(内侍、韩厥、程婴、赵武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校尉引屠岸贾同上。)

屠岸贾  (引子)    独立朝纲,保晋国,锦绣家邦。

     (念)     忆昔奉君在桃园,某与赵氏结仇怨。多亏程婴孤儿献,老夫才得安枕眠。

     (白)     老夫屠岸贾,晋国为臣,官拜大司寇之职。昨夜三更时分,偶得一梦,甚是不详。今日主公升殿,只得前去朝参。

             校尉们!

四校尉  (同白)    有!

屠岸贾  (白)     吩咐外面顺轿。

(四青袍同上。)

屠岸贾  (西皮导板)  昨夜晚得一梦心中不定,

     (西皮原板)  梦见了斑斓虎闯下山林。

             山坡下一群羊来把水饮,

             遇猛虎一个个俱丧幽冥。

             醒来时听谯楼三更时分,

             吓得我战兢兢遍体汗淋。

             清晨起查梦书主多凶信,

             怕的是萧墙内大祸临身。

             叫人来忙开道朝房来进,

     (西皮摇板)  今日里须得要见机而行。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韩厥、荀斌、魏绛、羊舌职同上。)

韩厥   (念)     列国纷纷起战争,

荀斌   (念)     东杀西战动刀兵。

魏绛   (念)     扶立新君登大统,

羊舌职  (念)     保定晋国锦乾坤。

韩厥、
荀斌、
魏绛、

羊舌职  (同白)    老夫——

韩厥   (白)     中军元帅韩厥。

荀斌   (白)     车右将军荀宾。

魏绛   (白)     中军司马魏绛。

羊舌职  (白)     上大夫羊舌职。

韩厥   (白)     列位大人请了。

荀斌、
魏绛、

羊舌职  (同白)    请了。

韩厥   (白)     主公升殿,我等两厢伺候。远远望见大司寇来也。

(四青袍、四校尉引屠岸贾同上,屠岸贾下轿,四青袍、四校尉同暗下。)

屠岸贾  (白)     列位大人请了!

韩厥、
荀斌、
魏绛、

羊舌职  (同白)    请了!

屠岸贾  (白)     主公升殿,大家在此伺候,请!

(四太监、内侍、晋成公同上。)

晋成公  (引子)    罪罚赏功,忆赵氏,赐爵加封。

     (念)     昔年曾倚单3襄公,今日即位在绛城。列国不敢来侵犯,全仗文公霸业名。

     (白)     孤,姬周,即位绛城。只因赵家一事,未见分明,叫孤好恼好恨!

韩厥   (白)     主公今日登殿,为何这等烦恼?

晋成公  (白)     众卿有所不知,只因功臣簿上,有一事不明,故而烦恼。

韩厥、
荀斌、
魏绛、
羊舌职、

屠岸贾  (同白)    主公有何事不明,当面请讲。

晋成公  (白)     想那赵衰、赵盾,两世功臣,扶保晋国,为何将他满门斩首?看忠臣如此结果,叫人焉能不恨!

屠岸贾  (白)     主公吓,想那赵氏,灭门已有一十五年,今日主公追念其功,但是他后辈无人,也是枉然的了!

晋成公  (白)     你道他当真无后么?

屠岸贾  (白)     呣,自然是无后的了。

晋成公  (白)     内侍,附耳过来。

(内侍下。)

晋成公  (白)     众卿!


韩厥、
荀斌、
魏绛、
羊舌职、

屠岸贾  (同白)    臣!

晋成公  (白)     此事少时管叫你等明白也!

     (二黄摇板)  孤王金殿把话论,

             叫一声众卿听在心:

             赵家血海冤仇恨,

             少时定要见分明。

(急急风牌。内侍引程婴、赵武同上。)

程婴   (二黄摇板)  昨夜后宫参圣君,

             要与赵家报怨痕。

             手挽孤儿金殿进,

(程婴看屠岸贾,怒视。)

程婴   (二黄摇板)  面前站定对头人。

     (白)     参见主公!

晋成公  (白)     见过满朝文武。

程婴   (白)     呵,列位大人!

韩厥、
荀斌、
魏绛、

羊舌职  (同白)    罢了。这一位小郎君,他是何人?

程婴   (白)     众位大人有所不知,此人就是那孤儿赵武。

(四刀斧手同暗上。)

晋成公  (白)     唔,胆大屠岸贾!你这老贼,在晋国之中,每每苦害忠良,该当何罪!今日若不杀你,天理何在!

             刀斧手!与孤将他绑了!

(四刀斧手同绑屠岸贾。)

屠岸贾  (白)     主公吓!想那赵氏孤儿,乃是逆臣之后,已被为臣将他斩首。事已经过十五年矣,今日哪里还有什么孤儿!莫听这老匹夫胡言乱道。

程婴   (笑)     呵哈哈哈哈哈!

     (白)     我把你这老贼,事到如今,你还醉生梦死。若不说明此事,你死在阴曹,也难甘心瞑目。并请列位大人听者:想当年,你这老贼,搜索孤儿甚急,是我与公孙杵臼定下一计,舍却我亲生之子,假冒孤儿,献于你这老贼。可怜他与杵臼废命。那时节,老夫抱定赵氏真孤,藏在孟山之内。屈指算来,十有五载。今日才的冤怨相报。你只道剪草除根,永无后患,不了这天理昭彰,报应循环。正是:

     (念)     暑去寒来十五秋,屠、赵两家结冤仇。今朝一报还一报,才把老贼一笔勾。

     (叫头)    奸贼呀,屠岸贾!

     (白)     话已说明,你今日所为是自取灭亡,死后休怨我程婴也!

韩厥、
荀斌、
魏绛、

羊舌职  (同白)    原来如此!

程婴   (二黄摇板)  想当年献孤儿并非是真,

             狗奸贼中巧计误杀好人。

             今日里他赵家雪了怨恨,

             你死在阴曹府休怨我程婴。

屠岸贾  (二黄摇板)  听他言来心内惊,

             原来中了他巧计行。

             只说斩草把根除净,

             谁想萌芽又复生。

             恨不得一足结果尔的命,

(屠岸贾踢。)

屠岸贾  (二黄摇板)  看昏王把我怎样行!

晋成公  (白)     刀斧手推出斩了。

(四刀斧手推屠岸贾同下。)

晋成公  (白)     韩厥、赵武听令:命你等带领校尉四十名,抄杀屠岸贾满门家眷。

赵武、

韩厥   (同白)    得令!

程婴   (白)     小人讨祭。

晋成公  (白)     祭奠哪个?

程婴   (白)     祭奠赵氏忠魂与那公孙杵臼,不知主公准与不准?

晋成公  (白)     焉有不准之理。

             内侍退班!

程婴   (白)     谢主公!

(韩厥、荀斌、魏绛、羊舌职、赵武、晋成公、内侍、四太监同暗下。)

程婴   (二黄导板)  可恨老贼屠岸贾,

(韩厥、赵武带四校尉双上,同跑下。)

程婴   (二黄摇板)  赶尽杀绝害赵孤。

             天理循环报应到,

             看他一样画葫芦。

(程婴下。)

【第六场】

屠岸贾  (内二黄导板) 号炮三声声如雷,

(四刀斧手引屠岸贾同上。)

屠岸贾  (二黄顶板)  不由人一阵阵珠泪双垂。

     (二黄原板)  悔不该与赵家苦苦作对,

             害的他一家大小好不伤悲。

             我只说赵门中绝了后辈,

             又谁知孤儿在天网恢恢。

             可叹我在晋国官居相位,

             到如今只落得身披枷、项带练,午时三刻,号炮一声,把我的老命来追。

             这才是,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也是我自作自受又怨着谁?

             泪汪汪哭进了法场以内,

     (二黄摇板)  到如今说什么谁是谁非!

(程婴上。)

程婴   (二黄摇板)  我当年献孤儿人人唾骂,

             到如今方显出水月镜花。

             将身儿来至在法场下,

             那边厢绑定了对头冤家。

     (叫头)    屠岸贾!吓!老奸贼!

     (白)     想那赵家与你何仇何恨,你苦苦害他全家一死。你只道斩草除根,永无后患,不料天理循环,法网难逃。也有今日呵!

     (二黄摇板)  奸贼做事太欺心,

             苦害忠良为何情?

             你只道上天无报应,

             今日里也要灭你满门。

屠岸贾  (白)     呸!

     (二黄摇板)  我与赵家结怨恨,

             你是他的什么人?

             我今一死不要紧,

     (白)     程婴呐!老匹夫!

     (二黄摇板)  阴曹地府要勾你的魂!

(四刀斧手推屠岸贾同下,斩。牌子。程婴祭。)

程婴   (三叫头)   赵驸马!公孙兄!我那亲生的儿吓!

     (二黄摇板)  在法场祭忠魂珠泪滚滚,

     (三叫头)   赵驸马!公孙兄!我那亲生的儿吓!

     (大回龙)   尊一声赵驸马细听原因:

     (反二黄正板) 想当年你赵家何等强盛,

             秉忠心扶晋国建立功勋。

             都只为晋灵公桃园失政,

             老奸贼屠岸贾苦害功臣。

             那奸贼在后宫暗奏一本,

             他诬赖你赵家当年弑君。

             也是你一家人今当丧命,

             那奸贼他又要剪草除根。

             那时我与公孙把苦肉计定,

             舍亲生替孤儿以假混真。

             可怜我亲生子法场丧命,法场丧命,我的儿吓!

     (二黄原板)  转面来再哭声先死的公孙:

             可叹你为赵家侠义耿耿,

             可叹你白虎堂受尽酷刑;

             可叹你年迈人死于非命,

             可叹你为孤儿杀身成仁。

             今日里赵氏兴报仇雪恨,

             也不负你当初一片苦心。

             但愿你魂灵儿早登仙境,

             但愿你子子孙孙世受皇恩。

             望兄长在阴曹将弟来等,将弟来等,公孙兄吓!

     (二黄摇板)  等老朽我与你一路同行。

(牌子。程婴拜。)

内侍   (内白)    圣旨下!

程婴   (白)     接旨。

(四太监引内侍同上。)

内侍   (白)     圣旨下,跪。

程婴   (白)     千千岁!

内侍   (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寡人追念赵氏功勋,今封赵武为大司寇之职,公孙杵臼与程婴之子,仗义捐躯,其情可悯,封为忠义正神。程婴舍子救孤,侠义可嘉,封为军政司。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程婴   (白)     且住!想我程婴,当年不死,原为孤儿尚未成人,冤仇未雪。今日已封官报仇,我若贪图富贵,有何脸面见那公孙杵臼乎?

     (二黄摇板)  只为赵氏冤未伸,

             忍辱含羞到如今。

             今日已报了冤仇恨,

     (白)     也罢!

     (二黄摇板)  九原含笑见公孙。

(程婴自刎,下。)

内侍   (白)     看程婴自刎已死,不免回宫奏于主公知道便了。

(尾声。牌子。内侍、四太监同下。)
(完)

——————————
1音“崔”。

2音“谷”。

3音“善”。


浏览次数:488 ┊ 字数:6312 ┊ 最后更新:2016年10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