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赵氏孤儿》

主要角色
程婴:老生,学士巾,黑三,皎月色青边蓝衫,紫绦子,布袜子,彩裤,云履;第五场加翅的高方巾,青地蓝边蓝衫,紫大带;第七场青褶子,绦子;第十场员外巾,白三,帔;第十二场白发髻,古铜褶子;第十四场员外巾,帔
赵盾:老生,文阳,白三,绸条,白蟒,玉带,彩裤,厚底;第二场相巾,白开氅;第三场相纱,白蟒,玉带,白发髻
魏绛:净,台顶,黪满,黑软靠,彩裤,厚底;第九场:白满,红蟒
庄姬:旦,凤冠,宫装,彩裤,彩鞋;第五场花褶子,包绸子,斗篷;第十一场套翅,黑帔;第十四场凤冠,蟒
公孙杵臼:老生,纱帽,白三,古铜蟒,玉带,彩裤,厚底;第七场老人巾,古铜褶子,大坎肩,福字履;第八场白发髻
屠岸贾:净,紫金冠,翎子,黑满,红蟒,玉带,彩裤,厚底;第十一场箭衣,大带,斗篷,黪满;第十四场员外巾,开氅
晋灵公:丑,黑铃铛扎,平顶冠,黄蟒,玉带,彩裤,朝方
赵武:小生,珠子头,翎子,花箭衣,彩裤,厚底
灵彻:净,将巾,箭衣,马褂,大带,彩裤,厚底
周坚:武生,将巾,箭衣,马褂,大带,彩裤,厚底
赵朔:小生,纱帽,套翅,绿蟒,玉带,甩发,彩裤,厚底
卜凤:旦,过桥,褶子,云肩,裙子,彩裤,彩鞋;第八场裤子,袄子,大坎肩,腰巾子
韩厥:武生,倒缨盔,白软靠,彩裤,厚底
魏忠:净,虎头壳,绿软靠,彩裤,厚底
栾纠:净,黑满,虎头壳,紫软靠,彩裤,厚底
荀宾:老生,虎头壳,黑三,红软靠,彩裤,厚底
籍偃:武生,虎头壳,蓝软靠,彩裤,厚底
裴豹:净,大板巾,箭衣,马褂,大带,彩裤,薄底
鉏麑:武生,软将巾,黑花褶子,黑快衣,大带,黑彩裤,薄底
校尉:杂,大板巾,小额子,箭衣,马褂,彩裤,大带,薄底,腰刀
大铠:杂,大铠甲,彩裤,薄底
宫女:旦,过桥,褶子,裙子,云肩,彩裤,彩鞋
大太监:杂,大太监帽,大太监衣,绦子,彩裤,厚底

《赵氏孤儿》马连良饰程婴、谭元寿饰赵武
《赵氏孤儿》马连良饰程婴、谭元寿饰赵武
情节
《赵氏孤儿》敷衍春秋时代晋国上卿赵盾一家的悲剧性故事。晋灵公夷皐荒淫无道,宠信奸臣屠岸贾,残虐百姓。赵盾屡屡谏言,撄晋灵公怒,示意屠岸贾除掉赵盾。屠岸贾先遣刺客鉏麑进行暗杀,鉏麑在得悉赵盾忠贞体国之后,触槐死。屠岸贾又教獒犬在朝廷上啮赵盾,赵盾为力士提弥明及灵辄救援得免。最后,屠岸贾终于害死赵盾,并将赵盾全家三百余人杀害。赵盾的儿子赵朔尚晋灵公的妹妹庄姬公主,赵朔死时,庄姬公主有娠待产。庄姬公主入宫后,产生一子,借着宫人卜凤和门客程婴的帮助,将赵氏孤儿救出。屠岸贾进宫搜寻不得,乃揭示国内,如不献出赵氏孤儿,便将与赵氏孤儿同庚的婴孩悉数处死。程婴和公孙杵臼商议援救赵氏孤儿和全国儿童的两全之策,程婴毅然以自己的儿子假充赵氏孤儿,交给公孙杵臼抚养,而他则向屠岸贾出首,诉告公孙杵臼隐匿赵氏孤儿。屠岸贾果然不察,将公孙杵臼和假的赵氏孤儿处死,同时反应程婴的请求,将赵氏孤儿当做程婴的儿子认为义子。十五年后,赵氏孤儿长成,程婴将赵家的悲剧以讲说故事的方式告诉了赵氏孤儿,同时得到老臣魏绛的帮助,终于由赵氏孤儿手刃了屠岸贾,报却沉冤。

注释
《赵氏孤儿》是一个传统的剧目,在各种地方剧里都很流行。京剧旧名《八义图》,其中的单折《闹朝扑犬》和《搜孤救孤》表现正面人物的义行,是很为观众所喜爱的。这个剧本是在一九五九年根据马健翎同志的秦腔同名剧本由王雁同志改编的,马连良先生在这个剧里扮演由壮而老的程婴,在人物的心理矛盾和高尚品质方面有深入的刻画,打破了他演《八义图》的艺术水平,创造出许多动人的形体动作和沉郁刚健的唱念声腔。

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96.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幕前曲。急急风牌。灵彻、周坚、八校尉同翻上,双望门,归两边。四击头。屠岸贾上,站中,裴豹牵獒犬随上,站大边台口。)

屠岸贾  (白)     灵彻、周坚。

(大锣一击。)
灵彻、

周坚   (同白)    在!

屠岸贾  (白)     少时我与主公在绛霄楼饮宴,命你二人把住了桃园!

灵彻、

周坚   (同白)    是!

(一锣。到夏来牌。灵彻、周坚、八校尉同退下。提弥明、三殿前卫士、宫娥、二大太监站门引晋灵公同上,入大座。)

晋灵公  (白)     哎呀呀!这绛霄楼居高临下,满城风景,一目了然。卿家之功也。真乃有心人也。

(晋灵公笑。屠岸贾站小边。)

屠岸贾  (白)     主公请看,众百姓闻得主公饮宴,前来朝贺。

晋灵公  (白)     看酒伺候。

(园林好牌。屠岸贾坐大边跨椅,大太监斟酒,晋灵公、屠岸贾同饮。晋灵公停杯一叹。大锣一击。)

屠岸贾  (白)     主公为何停杯不饮?

晋灵公  (白)     卿家想个法儿取乐方好!

屠岸贾  (白)     何不叫美女们歌舞一回?

晋灵公  (白)     孤早已厌烦了。

屠岸贾  (白)     这……

(撕边一击。屠岸贾思索,站小边向大边瞻望。)

屠岸贾  (白)     主公请看,楼下来往百姓甚多,你我君臣何不打弹消遣?

晋灵公  (白)     但不知怎样打法呢?

屠岸贾  (白)     你我君臣各持弹弓一张,向那来往行人打去,打中头颅者为胜,不中者罚酒三杯。

晋灵公  (白)     好,弓弹伺候!

(大锣扭丝。晋灵公出位,站台中。宫女捧弹盘,大太监持弓。)

晋灵公  (西皮散板)  为解愁烦把弹放,

(小锣作打弹效果。晋灵公、屠岸贾同向内连连打弹。)

屠岸贾  (西皮散板)  打几个百姓散心肠。

(小锣作打弹效果。晋灵公、屠岸贾同向内连连打弹。)

晋灵公  (西皮散板)  弹弓打的连声响,

(大锣三击。)

众百姓  (内同白)   打坏了。

(内喧嚷声。乱锤,大锣凤点头。)

屠岸贾  (西皮散板)  只打的众百姓无处躲藏!

(晋灵公、屠岸贾同入原座。)

魏绛   (内白)    可恼哇,可恼!

(望家乡牌。魏绛自下场门上。)

魏绛   (西皮快板)  主公不把早朝上,

             贪恋酒色太荒唐。

             宠信奸佞把乐享,

             黎民百姓遭祸殃。

             闯进桃园把理讲,

公孙杵臼 (内白)    魏将军慢走!

(撕边一击,大锣凤点头。公孙杵臼自下场门上。)

公孙杵臼 (西皮散板)  见了魏绛作商量。

     (白)     魏将军,敢莫是为了主公弹打百姓之事?

魏绛   (白)     正是。

公孙杵臼 (白)     好!你我同去面见主公。

魏绛   (白)     请!

(大锣五击头。魏绛站大边,公孙杵臼站小边。)
魏绛、

公孙杵臼 (同白)    臣(魏绛)(公孙杵臼)见驾,主公千岁!

晋灵公  (白)     二卿平身。

魏绛   (白)     千千岁!

晋灵公  (白)     魏卿!

魏绛   (白)     臣。

晋灵公  (白)     孤命你带领兵将去镇守边关,不在校场点动人马,来到桃园何事?

魏绛   (白)     臣启主公:臣行至中途,见许多老百姓抱头而逃。

公孙臼杵 (白)     问起情由,方知被主公弹弓打伤,故而同至桃园面见主公。

魏绛   (白)     常言道“民为邦本,本固邦宁。”主公万不可任意取乐,伤及百姓。

晋灵公  (白)     这……

(撕边一击。)

屠岸贾  (白)     二位!想这晋国百姓皆是主公的子民,慢说弹弓误伤,就是打死几个,又何必这样大惊小怪!

晋灵公  (白)     着哇!

魏绛   (白)     屠岸贾!

(大锣五击。)

魏绛   (白)     你用酒色诱惑君王,监造绛霄楼劳民伤财;今日又弹打百姓,你陷主公于不义!

公孙臼杵 (白)     置黎民于倒悬!

(大锣一击。)

魏绛   (白)     似你这样祸国殃民之辈,

公孙臼杵 (白)     死有余辜!

屠岸贾  (白)     老匹夫!

(屠岸贾站起。撕边一击。屠岸贾拔剑。)

晋灵公  (白)     且慢!

(屠岸贾坐。)

晋灵公  (白)     为此小事,何必争吵。魏卿!明日还要带兵出征,回府歇息去吧!

魏绛   (白)     这?

公孙臼杵 (白)     臣启主公:老臣年迈,不能在朝奉君。请恩准老臣告职归林!

晋灵公  (白)     公孙大夫年过七十,已至告老之年。准你所奏,你还乡去吧。

公孙臼杵 (白)     谢主公!

魏绛   (西皮散板)  主公不听忠言谏,

公孙臼杵 (西皮散板)  告职还乡务庄园。

(公孙杵臼下。)

魏绛   (西皮散板)  我奉命边关去征战,

             得胜回来再灭奸谗。

(魏绛下。)

赵盾   (内白)    好奸贼!

(急急风牌。赵盾上,左右两望。)

赵盾   (白)     反了哇,反了!

     (西皮散板)  奸贼他把良心丧,

             苦害百姓乱朝纲。

             怒气不息桃园闯,

(撞金钟。赵盾站小边。)

赵盾   (西皮散板)  拼着一死我谏君王!

     (白)     臣赵盾见驾,主公千岁!

晋灵公  (白)     原来是老丞相。老丞相平身!

赵盾   (白)     千千岁!

(屠岸贾站起。)

晋灵公  (白)     老丞相进得桃园有何本奏?

赵盾   (白)     臣有一事不明,要在主公驾前领教。

晋灵公  (白)     老丞相有话请讲。

赵盾   (白)     主公连日不上早朝,把国家大事置于不顾,只知宠信奸贼,饮酒取乐。饮酒么倒还罢了!怎么,还在高楼之上弹弓伤人打得百姓东逃西散,叫苦连天,这是何理也?

(撕边一击。)

晋灵公  (白)     我道什么大事,原来是件小事!

赵盾   (白)     “小事不谏,即成大事”。况且主公身为一国之主,不知勤政爱民,反用弹弓伤人,以此为乐,怎么还说这是小事?

屠岸贾  (白)     老丞相,打弹之事,乃是误伤,你又何必相逼太甚!难道说你就忘了这君臣之分么?

赵盾   (叫头)    屠岸贾啊!狗奸贼!

     (白)     你身居大夫之职,不思尽忠报国,反倒修建桃园,劳民伤财,引诱主公不理朝政,饮酒取乐,弹打百姓。你真乃无耻之辈也。

(赵盾、屠岸贾同往里转身,亮相。)

赵盾   (西皮导板)  奸贼做事欠思量!

(乱锤。赵盾、屠岸贾同半推磨身段。四击头。)

赵盾   (西皮原板)  不该酒色惑君王。

             引诱主公把乐享,

             弹打百姓人受伤。

             手摸胸膛想一想,

             此事应当不应当?

屠岸贾  (西皮原板)  开言尊声老丞相,

             休用大言欺君王。

             主公理当把乐享,

             打几个百姓有何妨!

赵盾   (西皮原板)  常言民为国之本,

             本固方能保家邦!

屠岸贾  (西皮原板)  君叫臣死臣当死,

             臣子欺君——

     (西皮快板)  罪非常。

赵盾   (西皮快板)  我本是忠言奏本章,

屠岸贾  (西皮快板)  分明是桃园欺君王。

赵盾   (西皮快板)  赵家辈辈是忠良将,

屠岸贾  (西皮快板)  欺君枉上你霸朝纲。

赵盾   (西皮快板)  奸贼说话太狂妄,

             道我赵盾欺君王。

             上前抓住袍和带,

     (西皮散板)  一掌叫你一命亡。

晋灵公  (白)     嗯!

(大锣凤点头。晋灵公出位。)

晋灵公  (西皮散板)  有理就该把理讲,

             抓袍掳带不应当。

             快快送回老丞相!

(晋灵公入座。)

赵盾   (白)     臣……领旨。

     (西皮散板)  明日早朝我再奏本章。

(冲头。赵盾下。)

屠岸贾  (叫头)    主公!

     (白)     那赵盾当面侮君,就该将他治罪。

晋灵公  (白)     本当将他斩首,怎奈那赵盾乃是三朝元老;先王在日又将我御妹庄姬公主许配他子赵朔;若将他斩首,只恐满朝文武不服。

屠岸贾  (白)     主公意欲杀死赵盾,臣自有妙计。

晋灵公  (白)     就依卿家行事去吧!

屠岸贾  (白)     臣领旨。

(扭丝。晋灵公下,提弥明、三殿前卫士同随下。四校尉自两边分上。)

屠岸贾  (西皮散板)  赵盾老儿太狂妄,

             恶言恶语他把某伤;

             怒气冲冲把马上,

(长锤。四校尉、屠岸贾同走圆场,鉏麑自下场门迎上。)

鉏麑   (白)     迎接大人。

(大锣凤点头。屠岸边贾下马,四校尉接马自上场门同下。)

屠岸贾  (西皮散板)  我与鉏麑有话商量。

(大锣住头。屠岸贾进门,站当中,鉏麑站小边。)

屠岸贾  (白)     鉏麑!老夫平日待你如何?

鉏麑   (白)     待小人恩重如山!

屠岸贾  (白)     如今有桩大事命你去办,你可敢办得来?

鉏麑   (白)     小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屠岸贾  (白)     只因赵盾在朝欺君悟国,主公有旨:命你刺杀与他!

鉏麑   (白)     这……

(撕边一击。)

屠岸贾  (白)     嗯?

鉏麑   (白)     小人愿往。

屠岸贾  (白)     好!今夜晚间去到赵盾府中,乘其不备,将他刺死。事成之后,老夫必有重赏!

鉏麑   (白)     小人遵命。

(鉏麑欲下。)

屠岸贾  (白)     转来!事若不成,休想活命!

(屠岸贾下。)

鉏麑   (白)     这?

(大锣打下。鉏麑下。)

【第二场】

(起二更鼓。)

赵盾   (内白)    家院,香案伺候!

     (内二黄导板) 今夜晚月不明星光暗淡,

(大锣打上。家院随赵盾同上,托香盘。赵盾到台口,叹息。大锣凤点头。起三更鼓。)

赵盾   (二黄散板)  我赵盾为国家昼夜忧烦。

             耳听得梆声响三更三点,

(家院领赵盾同走小圆场,赵盾礼拜,家院扶起。大锣一击。家院自上场门暗下。)

赵盾   (回龙)    列香案跪埃尘祷告苍天。

(鉏麑暗上,欲刺,忽听赵盾祷告,不忍下手。)

赵盾   (二黄原板)  但愿得我主公性情改变,

             远奸佞,戒酒色,肯纳忠言,我晋国君正臣贤。

(鉏麑欲刺又止,倾听赵盾祝告。)

赵盾   (二黄原板)  但愿得文武臣忠心赤胆,

             保国家,挽狂澜;替黎民,雪奇冤,永列朝班。

             夜已深我只得回转

     (二黄散板)  前院,

(鉏麑跪下。)

鉏麑   (白)     老丞相!

赵盾   (二黄散板)  你是何人把路拦?

     (白)     你是何人?到此何事?

(鉏麑站起。)

鉏麑   (白)     老丞相不要惊怕!小人名唤鉏麑,乃是屠岸贾府中的家将,今奉屠岸贾之命,前来刺杀老丞相。

赵盾   (白)     啊?

(撕边一击。)

赵盾   (白)     既是奉屠岸贾老贼之命前来行刺,为何还不下手?

鉏麑   (白)     适才听老丞相祷告天地,方知老丞相忠心赤胆,为国为民,故而不肯下手。

赵盾   (白)     唔,听壮士之言,你深明大义;只是你空手而回,那屠岸贾岂肯与你干休?

(乱锤。赵盾、鉏麑同推磨,同想。)

鉏麑   (白)     老丞相,你看那旁有人来了!

(赵盾回头瞻望,鉏麑以首触槐。起三锣。赵盾拦之不及,鉏麑死去。家院上。)

赵盾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义士触槐死的惨,

             明日金殿把贼参。

(大锣回头。家院扶赵盾自上场门同下。)

【第三场】

(急急风牌。八校尉同上,同站门,屠岸贾急上。)

屠岸贾  (念)     画虎不成反类犬,鉏麑一死心不安!

     (白)     裴豹过来。

裴豹   (白)     在。

屠岸贾  (白)     少时主公设立早朝,你将灵獒神犬牵至殿角。附耳上来!

(屠岸贾耳语。)

屠岸贾  (白)     照计而行!

裴豹   (白)     遵命!

(冲头。裴豹自上场门下,屠岸贾示意,八校尉同下。屠岸贾三笑。四击头。屠岸贾亮相。急急风牌。屠岸贾下。长锤。晋灵公上。)

晋灵公  (西皮散板)  赵盾老儿实可恨,

             敢在朝房藐视君。

             灵獒神犬安排定,

(闪锤。晋灵公入大座。)

晋灵公  (西皮散板)  害死老儿方称心。

(急急风牌。赵盾、屠岸贾自上场门、下场门分上,到台口双看,回头,同进门,赵盾站大边,屠岸贾站小边。)

赵盾   (白)     臣赵盾有本启奏。

晋灵公  (白)     当殿奏来。

赵盾   (白)     昨夜三更时分,屠岸贾差人前来刺杀老臣,刺客触槐而死,望我主公将屠岸贾治罪。

屠岸贾  (白)     臣启主公!既有人前去行刺,那有刺客触槐而死之理?分明是他诬告不实,请我主公将赵盾治罪。

晋灵公  (白)     着哇!

赵盾   (白)     屠岸贾!那刺客乃是你府下家将鉏麑。是他见我乃是忠良,不肯加害,故而触槐而死。任你口若悬河,也难逃谋杀大臣之罪!

屠岸贾  (白)     分明是你将我的家将杀死,又反来诬告于我,任你舌如利刃,也难有欺君之罪!

赵盾   (白)     真是个大大的奸臣!

屠岸贾  (白)     你是奸臣!

赵盾   (白)     你是奸臣!

(撕边一击。)

晋灵公  (白)     二卿!忠者自忠,奸者自奸。孤有一灵獒神犬,乃外邦所进,能辨忠奸。

赵盾   (白)     啊,主公!谁忠谁奸,主公圣心明鉴,满朝文武尽知,何必用犬辨别忠奸!

晋灵公  (白)     不必多奏。

             内侍!宣裴豹带灵獒神犬上殿。

大太监  (白)     裴豹带灵獒神犬上殿。

裴豹   (内白)    领旨。

(冲头。裴豹牵獒犬同上殿,跪小边。)

裴豹   (白)     参见主公。

晋灵公  (白)     裴豹!将灵獒神犬放出,以辨忠奸!

裴豹   (白)     灵獒,你与我——

(三锣。裴豹拍獒犬头,獒犬东瞧西望,忽见赵盾身穿白袍,向赵盾扑去,提弥明见獒犬咬住赵盾,气愤非常,赶过去一锤将獒犬打死。)

提弥明  (白)     老丞相速速逃走!

(冲头。赵盾急下。提弥明用锤欲击屠岸贾,屠岸贾拔剑,拽下提弥明锤,踢倒提弥明,裴豹向前上绑。)

提弥明  (叫头)    屠岸贾啊,狗奸贼!

     (白)     你残害忠良,俺提弥明见事不平,故而相助;今既被擒,只求速死!

屠岸贾  (白)     来呀!将提弥明推出斩了!

(提弥明大笑,被推。冲头。提弥明下。)

屠岸贾  (白)     犬扑赵盾,定是奸臣,请主公降罪。

晋灵公  (白)     奉卿为上大夫之职。就命卿家将赵氏满门斩尽杀绝,驸马赐死,庄姬公主带进宫来。领旨下殿。

(晋灵公暗下。)

屠岸贾  (白)     领旨!

(冲头。八校尉自两边分上。)

屠岸贾  (白)     校尉的!抄杀赵氏满门去者!

(急急风牌。众人同下。)

【第四场】

程婴   (内西皮导板) 昏王他把旨传下!

(程婴唱至“传”字时出场,前扑,斜脸向上场门看,亮相。)

程婴   (西皮散板)  要把赵氏满门杀;

(程婴随唱随走圆场。)

程婴   (西皮散板)  急急告知赵驸马——

(太监自下场门上,出门,行至台口正与程婴对面。)

太监   (白)     程先生,你——

(程婴向太监摆手示意,合身。程婴挖进门,站大边,太监随挖入,站小边。)

程婴   (西皮散板)  此时无暇把话答。

     (白)     快快请出驸马!

太监   (白)     有请驸马!

(大锣五击头。赵朔上。)

赵朔   (白)     何事?

程婴   (白)     哎呀!驸马!大事不好了!

赵朔   (白)     何事惊慌?

程婴   (白)     老丞相不知为了何故,被屠岸贾奸贼一剑劈死。如今抄杀你满门去了!

赵朔   (白)     哎呀!

(赵朔甩纱帽,太监接纱帽自上场门下。)

赵朔   (西皮散板)  闻言好似霹雷震,

             为何抄杀我满门!

             回头我把公主请,

(卜凤扶庄姬同上,庄姬站中,卜凤站小边。)

庄姬   (西皮散板)  驸马痛哭为何情?

赵朔   (叫头)    哎呀,公主哇!

             那屠岸贾奸贼剑劈我父一死,又奉旨抄杀我全家去了。

庄姬   (白)     哎呀!

(庄姬昏迷欲倒,卜凤趋前搀扶。)

赵朔   (白)     公主醒来!

卜凤   (白)     公主醒来!

庄姬   (西皮散板)  闻凶报只觉得神魂不定,

             塌天大祸要临身!

             兄王不该宠奸佞,

             反来杀害忠良臣。

             去与兄王把理论——

赵朔   (白)     他昏庸无能,听信谗言,你去也无益。

庄姬   (西皮散板)  纵然有理难辨清。

             驸马速去逃活命!

赵朔   (西皮散板)  我怎能独自去逃生?

庄姬   (西皮摇板)  若不然夫妻们同归于尽!

赵朔   (西皮散板)  你身怀六甲要临盆!

     (叫头)    公主啊!

             我死之后,公主若生一男,取名赵武,日后也好与我家报仇雪恨!

庄姬   (白)     那贼知我有孕,焉能放过!

卜凤   (叫头)    公主啊!

             公主乃是金枝玉叶,谅他不敢加害;只是这产下的婴儿恐怕难逃毒手吧!

赵朔   (白)     这——

庄姬   (白)     喂呀!

(乱锤。程婴一搓两搓,右手弹须。撕边一击。程婴左臂托须,瞧看。)

程婴   (白)     驸马!我程婴虽是一市尘庶人,颇知大义,如今你一家被害,我岂能袖手旁观,我有意等公主分娩之后,将婴儿抱至我家抚养,将来也好与你赵家报仇雪恨!

赵朔   (白)     程先生如此大义,请受我夫妻一拜!

(快扭丝。赵朔与程婴半推磨,程婴位置移中。)

程婴   (白)     这就不敢!

(程婴、赵朔、庄姬同跪拜。)

程婴   (西皮散板)  乱臣贼子人人恨,

             可惜我无力杀贼身!

     (白)     公主哇!

(程婴突然惊恐。)

程婴   (西皮散板)  只是宫门太严紧!

庄姬   (白)     是呀!我此番进得宫去,门禁森严,你不能进宫,怎能将婴儿盗走?

程婴   (白)     这——

(乱锤。程婴归小边,卜凤、赵朔、庄姬归大边,程婴左看。撕边一击。程婴右看。撕边一击。程婴考虑。撕边一击。程婴转动双睛。)

程婴   (白)     公主不必着急!待等公主分娩之后,就在宫外张贴榜文,上写:公主得下不治之症,太医束手无策,招草泽医人进宫调治。那时我揭下榜文,应聘进宫,将婴儿盗出,你看如何?

庄姬   (白)     好哇!

     (西皮散板)  进宫全凭这榜文。

(内喧嚷声。乱锤。程婴出门,向上场门望。)

程婴   (西皮散板)  耳边听得人声震,

赵朔   (西皮散板)  想是奸贼到来临。

     (白)     程先生大事托付你的身上,速速逃走了吧!

程婴   (白)     如此,告辞了!

(程婴左手撩袍,出门,向左小转身,右手翻水袖,向左让髯,抬右腿,亮斜相。急急风牌。程婴下。屠岸贾、八校尉、二宫女、裴豹同上,同挖门,屠岸贾端详宫门,进门,站中。)

屠岸贾  (白)     圣旨下!

(赵朔、庄姬、卜凤同跪。)

屠岸贾  (白)     跪听宣读,诏曰:“只因赵盾欺君误国,命屠岸贾抄杀赵氏满门,驸马恩赐一死,庄姬公主随旨进宫。”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庄姬   (西皮散板)  三百余口俱丧命,

赵朔   (西皮散板)  恩爱夫妻两离分!

庄姬、

赵朔   (同西皮散板) 夫妻们只哭得珠泪滚滚!

             (驸马)(公主)呀!

(屠岸贾示意二宫女扶庄姬起,出门。庄姬奔下场门,忽转身欲与赵朔语,屠岸贾发现庄姬有孕,卜凤趋前挡住庄姬,同下。)

屠岸贾  (白)     赵朔,这有尚方宝剑,你自尽去吧!

(赵朔站小边,怒目而视。)

赵朔   (叫头)    屠岸贾哇,狗奸贼!

     (白)     你在朝惑君,陷害忠良,今日杀了我赵氏满门三百余口,我恨不能吃你之肉,饮你之血,方解我心头之恨也!

(撕边一击。赵朔奔向屠岸贾,被八校尉拦住,上绑。)

屠岸贾  (白)     裴豹听令:命你将赵朔斩首,抄杀他的满门家眷!

(急急风牌。八校尉推赵朔同下。乱锤。加大堂鼓。八校尉自两边分上。)

裴豹   (白)     满门俱都斩尽杀绝。

屠岸贾  (白)     起过了!

             这才去了我心头之恨啊!

     (西皮流水板) 赵氏满门俱杀尽,

             老夫这才放宽心。

             杀了赵家三百口。

             除掉冤家对头人;

             庄姬已然有身孕,

             我岂能叫她留后根!

             倘若是生下了儿和女,

             那时节我进宫门,搜出婴儿,斩草要除根!

             校尉带马你就把宫进,

(长锤。八校尉同带马,同领下。)

屠岸贾  (西皮散板)  晋国中我为尊任意而行。

(屠岸贾下。)

【第五场】

(碎胡芦牌。卜凤自下场门上,二宫女同上,在台中相遇,卜凤拦截阻。)

卜凤   (白)     公主一夜未眠,现在将将入睡,你们不要惊动。命你二人去至御花园,与公主挑选几盆鲜花,不得有误。快去!

(碎胡芦牌止。卜凤视二宫女同下。小锣一击。)

卜凤   (白)     且喜公主产生一子,假作身染重病,太医调治无效,张贴榜文,招聘草泽医人。我想程先生若见榜文,知公主已然分娩,定能揭榜进宫。还不见程先生到来,是何缘故哪?

(大锣作传点效。)

卜凤   (白)     外面何人扣环?

太监   (内白)    有一草泽医人,揭了榜文,前来与公主调治病症。

(撕边一击。)

卜凤   (白)     宣他进宫。

太监   (内白)    草泽医人进宫啊!

程婴   (内白)    领旨!

(二黄小拉子。程婴左肩背药箱上,向右走反太极图,回身一望,转身到台口,见卜凤。)

卜凤   (白)     程先生,你可来了!

(程婴摆右手,向右回顾,双进门。)

程婴   (白)     快请公主!

(程婴将药箱放在小边,站药箱旁。)

卜凤   (白)     有请公主!

(庄姬抱婴儿自下场门急上,站大边,见到程婴,哭泣。)

庄姬   (白)     先生啊!

(程婴向姬公主摆手,示意卜凤出门巡视,卜凤自上场门下。)

庄姬   (二黄散板)  望眼欲穿将你等,

             快救婴儿出宫庭!

     (叫头)    程先生!

     (白)     那日进宫之后,产下此子,起名赵武。想我赵家只留下这一颗根苗,先生带回抚养,要好生看待;等他长大成人,也好与赵家报仇。非但本宫,就是屈死的三百余口也感你的大恩大德!

(庄姬跪,程婴三摆手,退步,看,右手折袖,左手撩袍,跪下。)

庄姬   (二黄碰板)  可怜我一家人俱把命丧,

             初生儿他就要远离亲娘。

(庄姬、程婴同起。)

庄姬   (二黄快三眼) 娘想儿也不能将儿看望,我的儿呀!

             母子们要相逢除非梦乡!

程婴   (二黄原板)  见公主只哭得泪如雨降,

             就是那铁石人也要悲伤!

             劝公主休流泪且把心放,

             有什么塌天大祸有我承当!

             将婴儿当作我亲生抚养——

(婴儿啼哭声。程婴向右飘髯,跨左腿,向外转身,手向里指婴儿,亮住。)

程婴   (二黄散板)  婴儿他……哭得我胆战心又慌!

庄姬   (二黄散板)  我的儿莫啼哭随恩公前往,

             娘与你你与娘天各一方。

             我只得将婴儿药箱内放,

(卜凤上。)

卜凤   (白)     公主快一点吧!

(庄姬将婴儿放在药箱中。程婴左肩背药箱出,向下场门看,右手撩水袖,脸向里亮相,下。庄姬以目投之,依依不舍。音乐作铁马声效果。)

庄姬   (白)     卜凤!你听可是婴儿啼哭?

卜凤   (白)     不是!那是风吹殿角铁马之声,咱们进去吧!

庄姬   (白)     哦,是风吹殿角铁马之声!

(庄姬、卜凤同下。)

【第六场】

(急急风牌。四校尉斜一字引韩厥同上。急急风牌。韩厥到台口,挥手,四校尉倒引下。韩厥左右两望,亮相。水底鱼牌。程婴匆遽而上,到台口,与韩厥对面,惊讶。程婴奔下场门,韩厥到中场,发现程婴行色惊惶,遥而呼之。)

韩厥   (白)     回来!

(冷锤。程婴转身,作惊愕状,左手扶住药箱,将髯口飘在右手上。)

韩厥   (白)     什么人?

程婴   (白)     草泽医人。

韩厥   (白)     进宫何事?

程婴   (白)     与公主调治病症。

韩厥   (白)     公主得何病症?

程婴   (白)     肝郁不舒!

韩厥   (白)     可曾治好?

程婴   (白)     药到病除。

韩厥   (白)     箱中何物?

程婴   (白)     甘草、薄荷。

韩厥   (白)     可有孤儿?

(冷锤。)

程婴   (白)     这?这倒不曾听见过有这味药材!

韩厥   (白)     去吧!

程婴   (白)     哦!

(程婴欲行,神色慌张。)

韩厥   (白)     转来!

(撕边一击,冷锤。程婴止。)

韩厥   (白)     你为何神色慌张?

程婴   (白)     小人乃是乡里郎中,见将军威严神武,心中有些害怕!

(冷锤。)
韩厥、

程婴   (同白)    (你定有夹带)(并无夹带)!(并无夹带?)(并无夹带!)

(程婴、韩厥同推磨,程婴转至小边,韩厥转至大边。)

韩厥   (白)     你将箱儿放下俺要搜!

(冷锤。程婴思索,立即下定决心,放下药箱,单腿跪下。)

程婴   (白)     好!请搜!

(长撕边一击。程婴打开药箱,双目注视韩厥。韩厥搜查药箱,并未看出破绽。)

韩厥   (白)     去吧!

(程婴如释重负,关好药箱,婴儿在内突然啼哭,韩厥立即向前,右脚踩住药箱,拔剑示威。程婴右手抬起,左手捂住药箱,向回看韩厥。)

韩厥   (叫头)    唗!

     (白)     你说这箱中俱是甘草、薄荷,里面为何有“人参”在内?

程婴   (叫头)    哎呀,将军啊!

     (白)     我是个草泽医人,与赵家非亲非故;只因他全家被害,可叹这世代忠良,只留下这一条根苗,是我不顾生死前来搭救。今被将军看破,你若贪图富贵,将我献与奸贼,你请功受赏去吧!

(韩厥闻言震惊,右腿自药箱上撤下,向后退步。)

韩厥   (白)     呀!

     (西皮散板)  此人说话有胆量,

             句句打动我心肠。

             若将孤儿来献上,

             小小的婴孩也丧无常。

             大丈夫生在世间上,

             见义勇为理应当。

     (白)     罢!

     (西皮散板)  韩厥今日将你放!

     (白)     去吧!

程婴   (白)     多谢将军!

(程婴站起,背好药箱。)

程婴   (西皮散板)  多谢将军好心肠。

             倘若奸贼把罪降,

(程婴右手向外指。)

韩厥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生死二字哪放在心旁!

     (白)     去吧!

(程婴奔向下场门,转回。)

程婴   (白)     啊,将军。

(韩厥移向小边。)

韩厥   (白)     你为何去而复转?

程婴   (白)     非是我去而复转,此事万万不可泄漏。倘若走漏风声,我程婴一死无关紧要,倘若孤儿有一差二错,可叹赵氏三百余口冤沉海底!

韩厥   (白)     这个?

(乱锤。内作呐喊声。程婴打背躬。韩厥拔剑,程婴摇手止之,韩厥毅然自刎。程婴跪步前趋,向外转身,右手搭左肩,亮相下。急急风牌。四校尉、裴豹引屠岸贾同上。)

校尉   (同白)    韩厥已死!

屠岸贾  (白)     啊?

     (西皮散板)  我命韩厥守宫门,

             他今一死必有因。

             校尉速把宫门进!

(急急风牌。四校尉同领起,同走圆场,同站小边,屠岸贾进门。庄姬、卜凤自下场门同上。)

庄姬   (白)     大胆!

     (西皮散板)  竟敢私自进宫廷!

屠岸贾  (西皮二六)  非是私自把宫进,

             只为奉命来搜寻。

             闻得公主生一子,

             抱将出来交为臣!

庄姬   (西皮快板)  产生一女早丧命,

             婴儿一死尸不存。

屠岸贾  (西皮快板)  婴儿本是赵家后,

             隐藏不献罪非轻!

庄姬   (西皮快板)  赵家与你何仇恨?

             苦苦害他为何情?

屠岸贾  (西皮快板)  赵盾犯了欺君罪,

             因此抄杀他满门!

庄姬   (西皮快板)  奸贼说话太欺人,

             不由本宫怒气生。

             兄王无道宠奸佞,

             害死多少忠良臣!

             有朝犯在我的手,

     (西皮散板)  杀尔的头来祭忠魂!

屠岸贾  (西皮散板)  校尉与我忙搜寻!

(急急风牌。裴豹引四校尉同下,自下场门同上。)

裴豹   (白)     无有孤儿!

(屠岸贾愕然。)

庄姬   (白)     还不走了出去!

(庄姬、卜凤同下。屠岸贾、四校尉、裴豹同出门。)

屠岸贾  (西皮散板)  不见孤儿吃一惊!

     (白)     裴豹听令!就命你张贴榜文,晓谕全国百姓:三日内献出孤儿赏赐千金;三日后无人献孤,要将这晋国中的婴儿与孤儿同庚者俱都斩尽杀绝!

裴豹   (白)     得令。

(裴豹下。)

屠岸贾  (白)     传卜凤!

四校尉  (同白)    卜凤!

(卜凤上。)

卜凤   (白)     参见大人。

屠岸贾  (白)     我来问你,公主生下是男是女?

卜凤   (白)     乃是一女。

屠岸贾  (白)     婴儿何在?

卜凤   (白)     落地而死。

屠岸贾  (白)     不肯实言!

             校尉的,将她带回府去!

卜凤   (白)     且慢!我乃太后亲赐侍奉公主,谁敢拿我。

屠岸贾  (白)     校尉的,将她带回府去!

(急急风牌。四校尉拥卜凤同下,屠岸贾随下。)

【第七场】

(程婴匆上。)

程婴   (西皮散板)  一路行来暗盘算,

             不觉来到首阳山。

             急急忙忙把公孙兄唤!

(快扭丝。程婴走圆场至台中,叩门,公孙杵臼自下场门上,开门。小乱锤。程婴进门。)

公孙臼杵 (西皮散板)  贤弟慌张为哪般?

(程婴、公孙杵臼同坐。)

公孙杵臼 (白)     贤弟为何这样惊慌失色?

程婴   (白)     仁兄有所不知,庄姬公主在宫中生下一子,被小弟盗出宫来了!

公孙臼杵 (白)     噤声!

(公孙杵臼急止程婴。撕边一击。公孙杵臼出门,左右两望,进门,关门。)

公孙臼杵 (白)     贤弟,适才听你之言,赵家有后,这三百余口的冤仇得报也!

程婴   (白)     这“报仇”二字谈何容易呀!

公孙臼杵 (白)     贤弟此话怎讲?

程婴   (白)     仁兄有所不知,那奸贼进宫搜孤,未曾搜出,因此贴出榜文:三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若无人献孤,要将晋国中全国的婴孩与孤儿同庚者俱斩尽杀绝!

公孙臼杵 (白)     真是豺狼的心肠!

             贤弟,如此说来,孤儿就无救了么?

程婴   (白)     小弟思得一计,特来与仁兄商议。

公孙臼杵 (白)     贤弟有何妙计?

程婴   (白)     我有一子命唤金哥,与孤儿般长般大。我将孤儿抱至仁兄家中,由仁兄抚养;你去出首,就说我程婴隐藏孤儿不献。那奸贼必然将我父子斩首;一来救了孤儿的性命,二来救了全国中的婴。仁兄,你看此计如何?

公孙臼杵 (白)     这?

(撕边一击。公孙杵臼站起。)

公孙杵臼 (白)     啊,贤弟!你能舍己救人,令人钦佩!贤弟这里来。

(程婴随之站起。)

公孙杵臼 (白)     这抚孤舍命,何难何易?

程婴   (白)     自然是舍命容易,抚孤难哪!

公孙臼杵 (白)     着哇!愚兄已是风烛残年,倒不如你将舍命之事让与愚兄了吧!

程婴   (白)     这?

(撕边一击。)

公孙臼杵 (白)     贤弟,你将金哥抱至我家,你去出首,就说我公孙杵臼隐藏孤儿不献,那贼将我与金哥杀死,那时你安心抚养孤儿,岂不是好吗?

程婴   (白)     这?公孙兄哪!

(程婴、公孙杵臼同跪。)

程婴   (西皮散板)  仁兄说话有远见,

公孙臼杵 (西皮散板)  此事方能两周全。

程婴   (白)     你我依计而行!小弟告辞。

(公孙杵臼开门,程婴出门,回身甩髯口,向公孙杵臼摆手示意,公孙杵臼一手扶门,一手向程婴摆动。程婴下,公孙杵臼后自上场门下。)

【第八场】

(水吟龙牌。四校尉同上,同挖门,同站大边八字。屠岸贾上,左右两看,入大座。)

屠岸贾  (念)     欲去心头恨,斩草要除根!

     (白)     校尉的!将卜凤押上堂来!

(二校尉同允,同下。急急风牌。二校尉押卜凤同上,进门,卜凤站小边台口。)

屠岸贾  (白)     大胆卜凤,见了老夫,你为何不跪?

卜凤   (白)     我无罪,跪你何来?

屠岸贾  (白)     校尉的,与我打!

(小乱锤,冷锤。二校尉同打卜凤,卜凤被迫跪下。)

屠岸贾  (白)     卜凤,我来问你,公主生下是男是女?

卜凤   (白)     乃是一女。

屠岸贾  (白)     婴儿何在?

卜凤   (白)     落地而死。

屠岸贾  (白)     尸首呢?

卜凤   (白)     被我抛到御河之内。

(撕边一击。)

屠岸贾  (白)     卜凤!

(快五锤。)

屠岸贾  (白)     公主生下是男是女?

卜凤   (白)     乃是一女。

屠岸贾  (白)     婴儿何在?

卜凤   (白)     落地而死。

屠岸贾  (白)     尸首呢?

卜凤   (白)     被我抛到御河之内,哪里还有?

(软撕边一击。)

屠岸贾  (白)     哪里是落地而死,分明你勾结外人将孤儿盗走。你道是也不是?

(冷锤。)

卜凤   (白)     你道我勾结外人,那外人是谁?今在何处?分明是血口喷人!

屠岸贾  (白)     我劝你说出实情便罢,如若不然,你来看!

(四校尉同举棍威吓。撕边一击。)

屠岸贾  (白)     这两旁的刑具,都要用在你的身上!

(冷锤。卜凤不屑,纵声大笑。撕边一击。)

屠岸贾  (白)     为何发笑?

卜凤   (白)     为了一个初生婴儿,大人竟这样大惊小怪,岂不可笑!

(撕边一击。)

屠岸贾  (白)     卜凤,你若说出实情,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卜凤   (白)     婴儿已死,我无福享受你的荣华富贵。

屠岸贾  (白)     大胆!校尉的!与我拶起来!

(九锤半。四校尉同拶起卜凤。)

屠岸贾  (白)     卜凤,你招是不招?

卜凤   (白)     方才说过,没有什么可招的!

屠岸贾  (白)     执意不招,难道你就不怕死?

卜凤   (白)     虽死无愧!

屠岸贾  (白)     校尉的!动刑!

(乱锤。四校尉同动刑,卜凤晕倒。)

校尉   (白)     晕刑!

屠岸贾  (白)     松刑!

卜凤   (二黄导板)  一阵昏迷心撩乱!

(音乐作击鼓效果三声。卜凤晕倒。)

裴豹   (白)     有人击鼓!

屠岸贾  (白)     带上堂来!

裴豹   (白)     击鼓人上堂!

程婴   (内白)    来也!

(程婴上。)

程婴   (二黄散板)  大堂好似鬼门关!

             暂忍怒容换笑脸,

(快扭丝。程婴进门,站大边台口。)

程婴   (二黄散板)  好与奸贼作周旋。

(程婴面向里跪。)

程婴   (白)     叩见大人。

屠岸贾  (白)     你叫何名字?

程婴   (白)     小人名叫程婴。

(冷锤。卜凤闻言大惊,半跪起。)

屠岸贾  (白)     到此何事?

程婴   (白)     前来——

(程婴撩起右手水袖,面向外转,单跪左腿。)

程婴   (白)     献孤!

(程婴将右手水袖翻下来,目视卜凤,卜凤激动异常。)

卜凤   (白)     啊?程婴哪!好狠心肠!

(程婴冷笑。卜凤挣扎而起,扑奔程婴,至大边台口,抓住程婴左臂狂咬,四校尉急向前拉开。卜凤向前扑,屠岸贾踢卜凤屁股坐子。卜凤起,扑向屠岸贾,屠岸贾出剑砍死卜凤倒地。程婴站在大边揉手,见卜凤被杀,大惊。)

程婴   (白)     啊?

(程婴上右腿,向外转身甩髯口,面视屠岸贾亮相。屠岸贾杀死卜凤后,向里转身,右手持剑,面视程婴亮相。)

屠岸贾  (白)     程婴!为何变脸变色?

程婴   (白)     目睹杀人,我有些害怕。

屠岸贾  (白)     不要害怕!

(冷锤。屠岸贾向四校尉。)

屠岸贾  (白)     扯了下去!

(屠岸贾悔杀卜凤过早,入座,程婴站小边。)

屠岸贾  (白)     我来问你,孤儿今在何处?

程婴   (白)     现在首阳山公孙杵臼家中。

屠岸贾  (白)     他隐藏孤儿,你是怎样知道?

程婴   (白)     小人与公孙杵臼有八拜之交,那日去至他家探望,忽见他家多了一个婴儿。我想公孙年过七十,哪有这未满一月的婴儿。是我追问此事,他言语支吾;方知他隐藏孤儿不献。我好意劝他献,他执意不肯,反将小人辱骂一场。故而前来出首。

屠岸贾  (白)     裴豹听令:去至首阳山将公孙杵臼抓来见我!

(裴豹下。)

屠岸贾  (白)     你与那公孙杵臼有仇?

程婴   (白)     无仇。

屠岸贾  (白)     有恨?

程婴   (白)     无恨。

屠岸贾  (白)     唗!

(程婴跪当中。)

屠岸贾  (白)     你与他无仇无恨,前来出首,分明有诈。

             来呀!与我绑了!

(四校尉同亮相。)

程婴   (白)     且慢!

(程婴双手拦。)

程婴   (白)     小人有下情回禀。

屠岸贾  (白)     讲!

程婴   (白)     小人与公孙杵臼原无仇恨,只因大人有榜文在外:三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若有知情不举者罪上加罪。小人怕牵连在内,特地前来密告。

屠岸贾  (白)     嗯!程婴!

程婴   (白)     有。

屠岸贾  (白)     公孙老儿到此,你可敢与他质对?

程婴   (白)     情愿质对。

屠岸贾  (白)     起过一旁。

(程婴站起,立大边。急急风牌。裴豹、四校尉带公孙杵臼同上。公孙杵臼进门,站小边。)

公孙臼杵 (白)     请了!

屠岸贾  (白)     唗!大胆的老狗,隐藏孤儿不报,你该当何罪?

公孙臼杵 (白)     道我隐藏孤儿,何人得见?

屠岸贾  (白)     你抬头观看!

(屠岸贾指程婴,程婴与公孙杵臼对视。)

公孙臼杵 (叫头)    哎呀!大人哪!

     (白)     程婴与我旧有仇恨,此乃是诬告。

屠岸贾  (白)     怎么讲?

公孙臼杵 (白)     乃是诬告。

屠岸贾  (白)     住口!

     (二黄散板)  隐藏孤儿你不献,

             论王法就该问斩刑!

公孙臼杵 (二黄散板)  程婴与我有仇恨,

             拿什么孤儿献大人?

屠岸贾  (二黄散板)  校尉与我乱棍打!

(乱锤。四校尉同乱棍打公孙杵臼,程婴不忍,面转向里。)

公孙臼杵 (二黄散板)  纵然打死我也不知情!

屠岸贾  (二黄散板)  回头再把程婴叫,

             老夫赐你鞭一根;

             一边打来一边问,

             看他招承不招承!

(校尉甲将皮鞭掷地上,程婴向外蹉步,右手拾起皮鞭,亮相。)

程婴   (二黄导板)  在白虎大堂奉了命!

屠岸贾  (白)     你要与我着实地——

(屠岸贾掏翎子,程婴抱皮鞭回身。)

屠岸贾  (白)     打啊!

程婴   (回龙)    都只为救孤儿,舍亲生,连累了年迈苍苍受苦刑,眼见得两离分!

(程婴甩髯。往左看,甩胡子往右看,站当中。)

程婴   (二黄原板)  我与他人定巧计,

             到如今连累他受苦刑!

             开言便把公孙兄问,

             小弟言来你是听:

             你若是再三地不肯招认,

             大人的王法不容情。

             手持皮鞭将你来打——

(程婴站大边台口处。撕边一击。程婴从右向左甩髯口,双手抡鞭,从左向右打下。撕边一击。程婴从右向左甩髯口,从左向右打下,放下皮鞭,双手撩髯口,左右手一前一后摆动。)

程婴   (二黄散板)  你……莫要胡言攀扯我好人!

公孙臼杵 (白)     好贼!

     (二黄散板)  我今一死无别恨,

             阴曹地府勾尔的魂!

程婴   (二黄散板)  公孙老儿不招认,

             首阳山前去搜寻。

屠岸贾  (白)     裴豹!

     (二黄散板)  带领校尉忙搜寻,

裴豹   (白)     得令!

(急急风牌。裴豹引二校尉同下。)

屠岸贾  (二黄散板)  少时要你的命残生。

(急急风牌。裴豹引二校尉同上,校尉甲抱婴儿。)

裴豹   (白)     搜出孤儿!

屠岸贾  (白)     起过了!

(屠岸贾出位。)

屠岸贾  (二黄散板)  我将孤儿摔在地!

(屠岸贾摔死婴儿。程婴站小边,心中思虑万千,左望,右望,翻水袖障面。公孙杵臼站大边,见婴儿被摔死,径向屠岸贾扑去,屠岸贾抓住公孙杵臼右手。)

屠岸贾  (二黄散板)  飞蛾投火你自烧身!

(屠岸贾拔剑杀死公孙杵臼,程婴惊呆。)

屠岸贾  (白)     程婴,程婴,程婴哪!

程婴   (白)     啊!大人。

屠岸贾  (白)     你献了孤儿,大功一件!

             来,与程婴看赏!

程婴   (白)     小人不愿领赏。

屠岸贾  (白)     愿者何来?

程婴   (白)     我将孤儿献与大人,恐被人陷害,小人有子名唤程武,望求大人另眼看待我父子才是。

屠岸贾  (白)     好!老夫膝下无子,就将你子拜在老夫膝下,以为螟蛉义子,你夫妻二人在我府中吃碗安乐茶饭。

程婴   (白)     多谢大人。

屠岸贾  (白)     程婴!随我来呀!

(屠岸贾得意大笑。程婴望着地上的公孙杵臼和婴儿暗地垂泪。众人同下。)

【第九场】

(急急风牌。魏忠、栾纠、荀宾、籍偃双抄上,同亮相。大开门。八马童、中军双进门上。四击头。魏绛上。)

魏绛   (引子)    奉命镇守在边关,扫荡烟尘奏凯还。

(水吟龙牌。魏绛入大座。)
魏忠、
栾纠、
荀宾、

籍偃   (同白)    参见大将军!

魏绛   (白)     站立两厢。

魏忠、
栾纠、
荀宾、

籍偃   (同白)    啊!

魏绛   (念)     奉命镇守在边关,贼兵闻名心胆寒。血染征袍十五载,不觉须白两鬓斑!

(魏绛归位。)

魏绛   (白)     老夫,魏绛。镇守边关一十五载,昨日圣旨到来,新主登基,调我回朝,此番进京,定与赵家报仇雪恨!

             栾纠、荀宾,带领本部人马小心镇守。

             中军,人马可齐?

中军   (白)     俱已齐备。

魏绛   (白)     班师还朝!

中军   (白)     众将官,人马班师还朝!

(栾纠、荀宾同暗下。五马江儿水牌。魏绛、魏忠、籍偃同上马,上场门斜一字。急急风牌。魏绛加鞭下,魏忠、籍偃加鞭同下,中军加鞭下,八马童同拥下。)

【第十场】

(慢长锤。四宫女、春来引庄姬同上。)

庄姬   (西皮慢板)  宫廷静寂影孤单,

             不堪回首话当年。

             为报冤仇熬岁月,

             要学松柏耐冬寒。

(庄姬归小座。长锤。四马童同上,一条边,魏绛骑马上。)

魏绛   (西皮散板)  朝罢大王公主见,

(魏绛下马。四马童同溜下。)

魏绛   (西皮散板)  魏绛向前叩门环。

(魏绛扣门。小锣作门环效果。春来出门。)

春来   (白)     何人叩环?

魏绛   (白)     烦劳通禀:魏绛求见公主!

春来   (白)     候着。

(春来进门。)

春来   (白)     魏绛求见公主。

庄姬   (白)     哦?那魏绛将军他回朝来了?

(庄姬向春来。)

庄姬   (白)     宣他进宫!

春来   (白)     魏绛进宫。

魏绛   (白)     领旨!

(住头。魏绛进入,见庄姬。)

魏绛   (白)     魏绛参见公主!

庄姬   (白)     平身!看座!

魏绛   (白)     谢座。

(住头。庄姬欲言,见旁有人,止。小锣一击。庄姬向四宫女、春来。)

庄姬   (白)     你等退下!

(四宫女、春来同下。庄姬向魏绛。)

庄姬   (白)     魏将军此番回朝,可知赵氏满门之事?

(大锣一击。)

魏绛   (白)     嗳!公主啊!

     (西皮原板)  晋国之中人谈论:

             赵家冤仇海样深!

             特地进宫来探问,

             程婴献孤可实情?

庄姬   (白)     魏将军!

     (西皮二六板) 提起来此事肝肠断,

             都是我不能辨愚贤。

             只说程婴忠义胆,

             谁知此贼心更奸。

             盗孤又把孤儿献,

             绝了赵家后代香烟。

             我在宫中泪洗面,

     (西皮快板)  过一日如同过一年!

             卿家此番回朝转,

             杀死奸贼报仇冤。

魏绛   (西皮流水板) 闻言怒发三千丈,

             熊熊烈火满胸膛。

             一个是献孤贪重赏,

             一个是残暴害忠良。

             公主但把宽心放,

             臣岂能容忍这乱臣贼子霸朝纲!

             辞别公主某就回府往,

(长锤。庄姬下。四马童自两边分上,马童甲带马。魏绛、四马童同走圆场,至小边,魏绛下马,进门,四马童同暗下,魏忠自下场门上,见面。)

魏忠   (白)     参见爹爹!

魏绛   (西皮散板)  恼恨程婴变心肠。

             低下头来暗思想,

(魏绛向魏忠。)

魏绛   (西皮散板)  请他过府我有主张。

(魏忠下。)

魏绛   (西皮散板)  满江洒下金丝网,

             鱼儿到此遭祸殃!

(冲头。魏忠上,进门,站大边。)

魏忠   (白)     程先生少时就到。

魏绛   (白)     程婴少时至此,看我眼色行事!附耳上来!

(魏绛附魏忠耳语。魏忠颌首。)

魏忠   (白)     遵命!

龙套   (内白)    程老先生到。

魏忠   (白)     程老先生到。

魏绛   (白)     有请。

(大锣五击头。程婴上。)

程婴   (念)     见魏绛我且用言语试探,但愿他是忠良好报仇冤。

(魏绛离座迎接程婴。)

魏绛   (白)     程老先生!

程婴   (白)     大将军!

(程婴、魏绛同进门,程婴归大边,魏绛归小边。)

魏绛   (白)     来,与程老先生看座!

(魏忠搬椅,自上场门下。)

程婴   (白)     且慢,大将军在此,哪有小人的座位。

魏绛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坐吧!

(魏绛坐八字大边,程婴坐小边跨椅。)

魏绛   (白)     恭喜程老先生,贺喜程老先生!

程婴   (白)     喜从何来?

魏绛   (白)     你献出孤儿,甚得大司寇恩宠,如今享荣华、受富贵,岂不是一喜!

程婴   (白)     这?

(软撕边一击。)

魏绛   (白)     想当年我在桃园与大司寇争吵几句,此番回朝,还望程老先生在大司寇面前多多美言几句,与我二人解和。

程婴   (白)     哦!原来为此!

(软撕边一击。程婴作诧异状。)

魏绛   (白)     老先生乃大司寇之近人,此事料无推却,事成之后,我也是千金奉赠!

(撕边一击。程婴苦笑。)

程婴   (白)     嘿嘿!大将军,恕我程婴老迈昏庸,此事万难从命!

(程婴拱手而起。)

程婴   (白)     告辞!

(程婴欲行,魏绛向前拦阻。)

魏绛   (白)     你慢些走!

(大锣五击头。魏绛将程婴推向小边台口,魏忠持皮鞭上,魏绛站正中,指程婴。)

魏绛   (白)     想你贪图富贵,卖友求荣;今日见了老夫,还是这样洋洋得意,真乃是无耻之辈!

(魏绛向魏忠。)

魏绛   (白)     皮鞭伺候!

     (西皮散板)  贪图富贵把心变,

             卖友求荣理不端。

             皮鞭打下皮开肉绽!

(魏忠将程婴推倒,持皮鞭打程婴后背,程婴单腿跪走,直向大边台口,转身作欲说话状。魏绛拿过皮鞭将程婴打向小边,程婴双腿跪走向台口,往外转身,斜着,右手按地,连摆左手,坐在台口正中,面向魏绛。程婴突然纵声大笑。)

程婴   (西皮散板)  拨开云雾见青天。

             十五载未把愁眉展,

             满腹的心事我对谁言!

     (白)     将军哪!

     (西皮散板)  将军的皮鞭打得好,

             方知你是忠不是奸!

(魏绛欲打下,程婴拦阻。)

程婴   (白)     啊,我有话讲!

魏绛   (白)     讲!

程婴   (白)     大将军,那孤儿他不曾死!

魏绛   (白)     今在何处?

程婴   (白)     现在小人家中。

魏绛   (白)     呸!分明是你的儿子,怎说是孤儿?

程婴   (叫头)    将军哪!

     (白)     当年我与公孙杵臼定下一计:他舍性命,我舍姣儿,方能保全孤儿的性命。首阳山搜出摔死的乃是我的儿子名叫金哥,如今孤儿已然长大成人,改名程武。

魏绛   (白)     此话当真?

程婴   (白)     将军若不如此,我焉敢吐露实言!

魏绛   (白)     这?

(魏绛骇然,急掷皮鞭,踢蟒,抓蟒,趋前搀程婴双手,魏忠至程婴身后扶之起。魏绛站大边台口,程婴站小边台口,魏忠站小边里边。)

魏绛   (汉调原板)  我魏绛闻此言如梦方醒,

             却原来这内中还有隐情:

             公孙兄为救孤丧了性命,

             老程婴为救孤你舍了亲生!

             似这样大义人理当尊敬,

             反落得晋国上下留骂名;

             到如今我却用皮鞭拷打,

             实实的老迈昏庸我不知真情。

(小拉子。)

魏绛   (白)     是我不知真情,一时鲁莽,先生莫怪!

(魏绛赔礼。)

魏绛   (汉调原板)  望先生休怪我一时懵懂,

             你好比苍松翠柏万古长青!

程婴   (二黄散板)  将军打我我不怪,

             你不打我怎敢说出来!

(魏忠扶程婴坐大边椅,魏绛坐小边椅。程婴就座时,作痛楚状。)

魏绛   (白)     啊,先生,孤儿未死,为何不报与公主知道?

程婴   (白)     公主幽居深宫,无法送信,万一走漏风声,岂不前功尽弃!

魏绛   (白)     原来如此!

程婴   (白)     大将军,自从你离朝之后,那屠岸贾奸贼横行霸道,民不聊生,将军此番回朝,就该灭却奸贼,一来与万民除害,二来与赵家报仇的才是。

魏绛   (白)     必须定计而行。

程婴   (白)     全仗大将军。

魏绛   (白)     此事望老先生对孤儿说明,方可行事。

程婴   (白)     大将军但放宽心,说明孤儿,诺,诺,诺,包在我的身上。

魏绛   (白)     二堂摆宴,与老先生压惊。

程婴   (白)     这就不敢。告辞!

(程婴站起。)

魏绛   (白)     敢莫是见怪老夫!

程婴   (白)     如此说来,恭敬不如从命了。

魏绛   (白)     啊!

程婴   (白)     啊!

魏绛   (笑)     哈哈哈……

程婴   (笑)     哈哈哈……

(程婴痛楚,向后闪二步,魏忠急搀扶。)

程婴   (白)     哎哟!

魏绛   (白)     搀扶了!

(程婴、魏绛互相谦让同下,魏忠随下。)

【第十一场】

(急急风牌。四小军、四校尉同斜一字上,赵武上,加鞭奔至台口,亮相,拉开回。四击头。屠岸贾骑马上,与赵武一抄,赵武归大边,屠岸贾归小边。扭丝。四小军同站大边,四校尉同站小边。)

屠岸贾  (西皮散板)  豺狼虎豹俱丧胆,

             我儿武艺果不凡!

             勒住丝缰用目看,

(雁鸣效果。屠岸贾、赵武同仰望天空。大锣凤点头。)

赵武   (西皮散板)  大雁成行在天边。

     (白)     弓来!

     (西皮散板)  马上放出雕翎箭,

(赵武向下场门射箭,小军甲随下。赵武笑。)

赵武   (西皮散板)  箭射双雁落平川。

(冲头。小军甲自下场门上。)

小军甲  (白)     双雁落到阴陵园内,小人不敢去取。

赵武   (白)     却是为何?

小军甲  (白)     陵园之内有老王的陵墓,无旨不能擅入。

赵武   (白)     真真可恼!

(冷锤。)

屠岸贾  (白)     我儿不必烦恼,莫说阴陵,就是金銮宝殿,我儿只管前去。有人阻拦,抓来见我!

赵武   (白)     孩儿遵命。

屠岸贾  (白)     我儿要早些回来!

(屠岸贾引四校尉自上场门同下。水底鱼牌。赵武、四小军同走圆场,归小边一条边,赵武下马。五击头。赵武进门,站小边。春来托双雁引庄姬、四宫女自下场门同上,四小军自上场门同下。)

春来   (白)     唗!你是何人,胆敢擅闯阴陵!

             宫娥们,与我赶了出去!

庄姬   (白)     且慢!你与何人讲话,唤他上前答话。

春来   (白)     我家庄姬公主在此扫墓,还不上前见过。

赵武   (白)     哦!庄姬公主在此,待我向前见过。

             公主在上,小将有礼。

庄姬   (白)     小将免礼。

(慢撕边一击。庄姬上下打量赵武。)

赵武   (白)     谢公主。

庄姬   (白)     你到此何事?

赵武   (白)     方才有双大雁被末将一箭射死,不想落在阴陵,我为寻雁而来。

庄姬   (白)     敢没是这一双么?

赵武   (白)     不错,正是这一双。

庄姬   (白)     你一箭能射双雁落地,但不知你今年多大年纪?

赵武   (白)     一十五岁。

庄姬   (白)     哦,一十五岁了?

(庄姬回忆,再看。行弦。)

庄姬   (西皮流水板) 这少年他言说十五岁整,

             不由得触动了我想子的心情!

             实可叹我的儿早年丧命……

赵武   (白)     那双大雁乃是我的,请把还我吧!

庄姬   (西皮流水板) 如不然定与他一般相同。

             见此子,想娇儿,心中悲痛,

     (哭头)    我的儿啊!

赵武   (西皮散板)  公主落泪为何情?

庄姬   (白)     把还与他。

赵武   (白)     请问公主为何落泪呀?

庄姬   (白)     这——是你不知,我有一子与小将军年纪相似,不幸他早年丧命。今见小将军,引起了想子之情,故而落泪。

赵武   (白)     但不知他得何病症而死呢?

春来   (白)     不是病死,是叫奸臣害死的。

庄姬   (白)     你是哪家大人的公子?

赵武   (白)     我生父并无官职,我义父在朝乃是司寇之职。

庄姬   (白)     你义父他叫何名字?

赵武   (白)     屠岸贾!

庄姬   (白)     你生父呢?

赵武   (白)     程婴!

庄姬   (白)     唗!

     (西皮快板)  原来你是程家子,

             又拜奸贼作螟蛉。

             往事思来心头恨,

             快快赶走这小畜生!

(乱锤。庄姬怒下,四宫女随下,春来将雁掷地,随下。赵武不知所措,呆痴。撕边一击。赵武向下场门望。四小军同一条边上。)

赵武   (西皮散板)  方才提起我父名,

             公主为何发恨声?

             此事叫我心不定,

     (白)     回府!

(小军甲拾雁,小军乙带马,赵武上马,四小军同下。)

赵武   (西皮散板)  回家去见爹爹细问分明。

(赵武下。)

【第十二场】

(程婴上,右手持画册,回身望。小锣一击。程婴在台口正中进门,坐大边椅。大锣一击。程婴忽站起,扒门,左右两望。小锣一击。程婴关门,扦门。小锣一击。程婴入座,启画册,提笔准备作画。)

程婴   (反二黄散板) 老程婴提笔泪难忍,

(程婴站起。)

程婴   (反二黄散板) 千头万绪涌在心!

             十五年屈辱俱受尽,

             佯装笑脸对奸臣。

     (反二黄原板) 晋国中上下的人谈论,

             都道我老程婴贪图那富贵与赏金;卖友求荣,害死了孤儿,是一个不义之人!

             谁知我舍却了亲儿性命!亲儿性命!我的儿呀!

             抚养了赵家后代根。

             为孤儿我已然把心血用尽,

             说往事全靠这水墨丹青。

             画就了雪冤图以为凭证,以为凭证!

(撕边一击。赵武上,叩门。)

赵武   (白)     开门来!

(撕边一击。程婴闻声大惊,急向右转身,甩髯口,左手掩桌上画册,脸向外场,战抖。)

程婴   (二黄散板)  扣门声吓得我胆战心惊。

(程婴欲开门,回身整理画册。)

赵武   (白)     爹爹!孩儿回来了。

(程婴开门,上下打量赵武,面现悲苦之状。)

赵武   (白)     啊,爹爹!

(程婴示意赵武进入,程婴坐原位,示意赵武关门,赵武站小边。)

赵武   (白)     孩儿参见爹爹!

程婴   (白)     坐下!

赵武   (白)     儿谢座。

(五击头。赵武坐小边。)

程婴   (白)     儿啊,你往哪里去了?

赵武   (白)     孩儿今日前去打猎,在阴陵遇见庄姬公主。

程婴   (白)     唔!你遇见了庄姬公主?她与你讲些什么?

赵武   (白)     是她言道:她有一子被奸贼所害。

程婴   (白)     后来呢?

赵武   (白)     是我提起爹爹和义父的名字,公主大怒,将我赶出来了!

(程婴闻言,不由长叹。)

赵武   (白)     爹爹,她子被害之事,爹爹可知么?

程婴   (白)     为父知道!为父这里有画图一册,你拿去看来。

(程婴将画册交赵武,赵武连连翻阅。)

赵武   (白)     原来是个故事!

(赵武站起。)

程婴   (白)     不错,是个故事。

赵武   (白)     好像穿红袍的与穿白袍的不和,穿红袍的把穿白袍的杀死了么?

程婴   (白)     我儿看得不差!

赵武   (白)     又为何有许多人被杀呢?

程婴   (白)     我儿若问,听父道来:穿红袍的乃是一个奸臣,他用酒色诱惑君王,弹打百姓取乐。这个穿白袍的是一个大大的忠臣,他劝说君王,咒骂奸贼!奸贼怀恨在心,在金殿之上用恶犬将穿白袍的咬伤,是他言道:穿白袍的有欺君之罪。君王昏庸,就降旨将穿白袍的满门家眷三百余口俱都斩尽杀绝了!

(赵武渐现急躁之状,追问。)

赵武   (白)     爹爹,后来便怎么样?

程婴   (白)     这穿绿袍的官儿乃是穿白袍的儿子,也被奸贼所害。他的妻子乃是君王的胞妹,当时身怀有孕,故而未被斩首,被带进宫去,在宫中生下一个婴儿。

(程婴站起。)

赵武   (白)     她生下个男儿,还是女的呢?

程婴   (白)     乃是一男儿。

赵武   (白)     叫何名字?

程婴   (白)     他、他、他……叫“孤儿”!

赵武   (白)     这个男孩长大成人,定与他一家报仇哇?

程婴   (白)     难、难、难啊!这个穿红袍的,他要斩草除根,带领校尉进宫搜孤!

赵武   (白)     哎呀!那孤儿莫非也被杀了吗?

程婴   (白)     那孤儿他——

赵武   (白)     死了!

程婴   (白)     他、他、他……不曾死!

赵武   (白)     谁救了他?

程婴   (白)     被一个穿青衣的人儿将他救出宫去了!

赵武   (白)     这就好了!

程婴   (白)     这个奸贼又张贴榜文:有人献孤,赐赏千金;无人献孤,便将晋国中全国的婴孩与孤儿同庚者俱要斩尽杀绝!是那个穿青衣的人儿,愿将亲生的儿子假扮孤儿,藏在穿黄衣裳的人儿家中,前去出首。穿青衣的言道:穿黄衣的隐藏孤儿不献。这奸贼大怒,前去搜查,搜出那个假扮的孤儿,他就摔——摔死了!

(程婴拭泪。)

程婴   (白)     这个穿黄衣的上前拼命,又被这个奸贼狠毒地一剑杀死了!

     (二黄散板)  实可叹一家人被贼抄斩,

             那时节血成河尸骨堆山。

             狗奸贼做此事天怒人怨,

             这冤仇到如今一十五年!

赵武   (白)     好奸贼!

     (二黄散板)  听一言气得我浑身打战,

             这真是千古恨万载奇冤!

     (白)     听爹爹之言,那孤儿还在么?

程婴   (白)     在呀!如今已然长大成人,文武双全。

赵武   (白)     既是文武双全,为何不与他全家报仇?

程婴   (白)     怎奈那奸贼势力浩大!

赵武   (白)     呵?他、他、他、他的势力浩大?

程婴   (白)     正是。

赵武   (白)     孩儿情愿替他全家报仇!

程婴   (白)     我儿愿替他全家报仇?

赵武   (白)     爹爹也曾言过“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程婴   (白)     好!我就对你实说了吧!这个穿白袍的是你祖父赵盾,这个穿绿袍的是你父赵朔,穿红袍的就是奸贼屠岸贾,穿青衣的就是我,庄姬公主是你亲生之母,你就是那奸贼屡害不死的孤儿赵武!

(撕边一击。)

赵武   (白)     哎呀!

(赵武跺脚,僵尸。程婴蹉步奔向赵武,扶起赵武。)

赵武   (二黄导板)  听此言不由我肝肠痛断,

     (叫头)    祖父!爹爹!恩父哪!

(赵武双蹉步。)

赵武   (二黄散板)  咬牙切齿泪不干!

             奸贼做事人恨怨,

             拔剑杀他报仇冤!

程婴   (二黄散板)  你一人此去难称愿,

             定计杀贼方周全。

     (白)     此事不可莽撞,必须定计而行。

赵武   (白)     怎奈孩儿恶气难消!

程婴   (白)     暂忍一时,为父自有安排。唉!

(赵武开门。)

程婴   (念)     被屈含冤十五秋!

(程婴出门,赵武随出门。)

赵武   (念)     杀贼定要报冤仇!

(赵武拔剑欲去杀屠岸贾,程婴拦阻,赵武哭。)

程婴   (白)     耳目甚众,忍耐了罢!

(赵武搀程婴同下。)

【第十三场】

(急急风牌。四军士、魏忠、籍偃双抄,四军士同下,魏忠、籍偃双进门下。)

【第十四场】

(汉东山牌。二家院捧酒同上。)

家院   (同白)    有请老爷。

(程婴上,检视。)

龙套   (内同白)   大司寇到!

家院   (同白)    大司寇到。

程婴   (白)     有请!

家院   (同白)    有请。

(长锤。屠岸贾引四校尉同上。)

屠岸贾  (西皮散板)  程婴请我来赴宴,

程婴   (白)     大司寇!

(屠岸贾、程婴同进门,屠岸贾归大边,程婴归小边,校尉挖进去。屠岸贾张望。)

屠岸贾  (西皮散板)  你又何必礼太谦。

     (白)     今日相请为了何事?

程婴   (白)     今当清明佳节,小儿打来野味,一来祭奠先灵,二来共赏佳味。

屠岸贾  (白)     但不知还有何人?

程婴   (白)     并无外人。

屠岸贾  (白)     你等退下。

(四校尉自两边分下。屠岸贾、程婴同入大座坐,屠岸贾坐大边,程婴坐小边。)

程婴   (白)     大司寇请!

(牌子。急急风牌。赵武自下场门气势汹汹上,进门。)

赵武   (白)     参见爹爹!

程婴、

屠岸贾  (同白)    罢了,一旁坐下。儿啊,入席同饮。

(赵武苦笑,坐大边跨椅,暗中拔剑欲杀屠岸贾,程婴摆手暗止。)

程婴   (白)     请!

(牌子。屠岸贾、程婴、赵武同饮酒。急急风牌。魏绛上,进门,站小边。程婴离座。)

魏绛   (白)     大司寇也来了!

屠岸贾  (白)     老夫早就来了!

(屠岸贾疑虑,出座欲去。)

屠岸贾  (白)     告辞!

魏绛   (白)     且慢,老夫还要与大司寇痛饮几杯!

程婴   (白)     是啊,还要与大司寇痛饮几杯,请坐!

(屠岸贾、程婴、魏绛、赵武同入座。屠岸贾坐大边,赵武坐大边跨椅,魏绛坐小边,程婴坐小边跨椅。屠岸贾惊惶不定,频频目视赵武,赵武暗中以右手拍胸,并竖拇指向后指,示以尽管宽怀安坐,可保无虑。)

魏绛   (白)     来,来,来!敬大司寇一杯!

(牌子。众人同饮酒。)

魏绛   (白)     我出镇边关一十五年,为何不见赵家父子在朝奉君?

屠岸贾  (白)     再休提起,只因赵盾欺君误国,先王在世将他全家斩首。

魏绛   (白)     新主登基,可曾问过赵家的功劳么?

屠岸贾  (白)     虽有些功劳,也功不抵过!

魏绛   (白)     啊,大司寇,那赵家可有后代?

屠岸贾  (白)     那庄姬公主曾生下一子,也在首阳山死了!

魏绛   (白)     斩草除根,干净得很哪!

程婴   (白)     干净的很!请!

屠岸贾  (白)     天已不早,老夫告辞了。

(屠岸贾离座,程婴、魏绛、赵武站原位。)

程婴   (白)     且慢!还有一位贵客要见大司寇。

屠岸贾  (白)     哪位贵客?

程婴   (白)     来,来,来!你抬头观看!

(蝴蝶幕启。庄姬端坐正场大座,魏忠、籍偃拱卫,四宫女、四军士分站两侧,屠岸贾大惊。)

庄姬   (白)     老贼,你的死期到了!

(屠岸贾急呼侍从救护。急急风牌。四校尉自两边分上,魏忠、籍偃分头迎出,架四校尉自两边分下。)

屠岸贾  (扑灯蛾牌)  今日仇人见了面,

魏绛   (扑灯蛾牌)  叫你这老贼尸不全!

(屠岸贾急呼赵武。)

屠岸贾  (扑灯蛾牌)  我儿快快将他斩,

(赵武出剑刺屠岸贾头。)

屠岸贾  (扑灯蛾牌)  刺杀为父为哪般?

程婴   (扑灯蛾牌)  我为救他把子换,

赵武   (扑灯蛾牌)  我就是你害不死的赵氏孤儿报仇冤!

(赵武刺死屠岸贾。乱锤。程婴蹴屠岸贾,一看,两看,三笑。尾声。赵武拜庄姬,拜程婴。)
(完)


浏览次数:28155 ┊ 字数:24412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