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八义图》【头本】(一名:《搜孤救孤》)

主要角色
赵朔:老生
庄姬:旦
程婴:老生
韩厥:武生
太后:老旦
屠岸贾:净
晋景公:丑
禁子:丑

情节
春秋时,晋国有佞臣屠岸贾,景公宠之。屠岸贾与赵氏不睦,诬赵盾以弑君之罪,将赵氏抄斩。赵朔之妻,公之庶妹也,怀孕走入宫中,得免。后生赵武,托门客程婴、公孙杵臼,设法保护。屠岸贾为斩草除根计,严索孤儿。程婴适生子,公孙杵臼请将婴儿伪作孤儿,应屠岸贾索。程婴许之。公孙杵臼乃抱程婴子藏于首阳山边,嘱程婴出首。屠岸贾带校尉搜山,果得公孙杵臼及孤儿,立将孤儿掷死,又命程婴举鞭击公孙杵臼,以试虚实,以程婴与公孙杵臼,同为赵氏家客也。程婴忍泪痛击公孙杵臼,屠岸贾乃信,杀公孙杵臼。后景公崩,成公立,赵武为上卿,将屠岸贾剐戮。以报昔日之仇。赵武既成立,程婴乃自杀以报公孙杵臼。赵武感二客义侠,立位宗庙,配享祖先。

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录入:小澂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1.8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校尉同上,同站门,屠岸贾上。)

屠岸贾  (引子)    虎穴龙巢谁敢押,晋君独霸朝纲。

     (念)     眉头一皱千般恨,晋室江山掌中存。若要吾把愁眉展,灭却赵氏方称心。

     (白)     老夫屠岸贾。晋室为臣,官居大司马之职。只因赵盾,屡次与老夫结仇。今已去世。他有一子,名叫赵朔,乃是东床驸马。不免上殿参奏一本,将他斩首,方消老夫心头之恨。

             校尉的,开道上朝。

四校尉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赵同、韩厥、赵括、赵婴齐同上。)
赵同、
韩厥、
赵括、

赵婴齐  (同点绛唇牌) 扶保君王,忠心朗朗,皇恩荡,定国安邦,位列朝纲上。

赵同   (白)     老夫赵同。

韩厥   (白)     下官韩厥。

赵括   (白)     下官赵括。

赵婴齐  (白)     下官赵婴齐。

赵同、
韩厥、
赵括、

赵婴齐  (同白)    列公请了。

韩厥   (白)     老大人缘何上朝甚早?

赵同、
赵括、

赵婴齐  (同白)    只因吾兄辞世,朝事繁冗,故尔来得甚早。

赵括   (白)     兄长辞世,屠贼专权,恐其暗生事端陷害我等,如之奈何。

赵同、

赵婴齐  (同白)    你我弟兄,忠心为国,何惧之有。

赵婴齐  (白)     虽则如此,还要作个防备才是。

赵同、
韩厥、
赵括、

赵婴齐  (同白)    香烟缭绕,圣驾临朝,你我分班伺侯。请。

(赵同、韩厥、赵括、赵婴齐自两边分下。四小太监同上,同站门。晋景公上。)

晋景公  (引子)    山河锦绣,帝道遐昌。

     (念)     尧舜禹汤共桀纣,胜者为王败者休。纷纷列国相争斗,各霸一方统貔貅。

     (白)     孤,晋景公。即位以来,倒也兵精粮足。今当早朝。

             内侍,展放龙门。

(屠岸贾上。)

屠岸贾  (白)     走。

     (念)     要除心头恨,思拔眼中钉。

     (白)     臣屠岸贾见驾,大王千岁!

晋景公  (白)     大司马平身,赐座。

屠岸贾  (白)     谢千岁!

晋景公  (白)     大司马上殿,有何本奏?

屠岸贾  (白)     臣有本章一道,请大王龙目观看。

晋景公  (白)     呈上来待孤一观。

(牌子。)

晋景公  (白)     大司马,当初桃园弑君,今已年深日久,还提他则甚?

屠岸贾  (白)     启奏大王:想桃园弑君,乃是赵家满门之过。宣驸马赵朔,上殿一问,便知明白。

晋景公  (白)     好。

             内臣,宣驸马上殿。

太监   (白)     大王有旨:宣驸马赵朔上殿。

赵朔   (内白)    颁旨。

(赵朔上。)

赵朔   (唱)     忽听得一声声金牌召下,

             想必是哪国中动了杀法。

             老严亲为国家命归泉下,

             一家人守灵前带孝披麻。

             未尽孝先尽忠去见王驾,

             那一厢坐的是对头寃家。

     (白)     臣赵朔见驾,大王千岁!

晋景公  (白)     平身。

赵朔   (白)     千千岁!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晋景公  (白)     孤来问你:想当初桃园弑君,可是你赵家之过?

赵朔   (白)     想桃园弑君,乃是反贼赵穿之过。那时臣父,不在朝中。千岁还提他则甚?

晋景公  (白)     是吓!

             大司马,桃园弑君,乃是反贼赵穿之过,况且他父不在朝中,还提他则甚哪?

屠岸贾  (白)     启奏大王:他父虽逃,归朝之时,未曾讨贼,岂不是有意同谋?

晋景公  (白)     着哇!

             你父虽逃,回朝未曾讨贼,岂不是有意同谋?

赵朔   (白)     虽是臣父,未曾讨贼,已经辞世。大王何必追究?

晋景公  (白)     着哇!

             大司马,他父今已辞世,孤王何必追究?

屠岸贾  (白)     想大王乃一国之主,后来国中无事便罢;倘若有事,他岂不是要照样而行?这等不忠之臣,理当斩首。

晋景公  (白)     着哇!此言越发有理。想孤乃一国之主,后来国中无事便罢;倘若有事,岂不是要照样而行?这等不忠之臣,留他终为后患。

             金瓜武士,推出斩了。

赵朔   (白)     不好了!

     (唱)     君王殿上旨下就,

             要将本宫斩人头。

             大骂奸贼是禽兽,

             巧言惑主报私仇。

             悲悲切切下殿走,

             霎时之间命难留。

(众人押赵朔同下。赵同、赵括、赵婴齐同上。)
赵同、
赵括、

赵婴齐  (同白)    刀下留人!

赵同   (唱)     这才是从空降祸事来到,

赵括   (唱)     想必是狗奸贼朦胧当朝。

赵婴齐  (唱)     我三人齐上殿去把本保,

赵同   (白)     贤弟,

     (唱)     生和死吉和凶就在今朝。

赵同、
赵括、

赵婴齐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晋景公  (白)     卿等上殿,有何本奏?

赵同、
赵括、

赵婴齐  (同白)    赵朔身犯何罪,推出问斩。

晋景公  (白)     当初桃园弑君,乃是你赵家满门之过。

赵同、
赵括、

赵婴齐  (同白)    桃园弑君,乃是反贼赵穿之过,与臣等无干。

晋景公  (白)     大司马,他等保奏如何?

屠岸贾  (白)     依臣之见,将他等一齐斩首。这等不忠的臣子,留他何来?

晋景公  (白)     武士们,将他等一齐斩首。

赵同、
赵括、

赵婴齐  (同白)    不好了!

(牌子。众人押赵同、赵括、赵婴齐同下。韩厥上。)

韩厥   (白)     刀下留人!

     (唱)     听说是赵家人一齐斩首,

             唬得我老韩厥浑身汗流。

             急忙忙上金殿去把本奏,

             想必是狗奸贼公报私仇。

     (白)     臣韩厥见驾,大王千岁!

晋景公  (白)     大夫上殿,有何本奏?

韩厥   (白)     赵家满门,身犯何罪,一齐斩首。

晋景公  (白)     桃园弑君,故尔斩首。

韩厥   (白)     当初之事,乃是赵穿之过,与他等无干。望求大王详察。

晋景公  (白)     大司马,大夫保奏如何吓?

屠岸贾  (白)     既是韩大夫保奏,将他等打入天牢。过了七日,一齐正法。

晋景公  (白)     既是韩大夫保奏,将他等打入天牢。过了七日,一齐正法。韩大夫,下殿去罢。

韩厥   (白)     嗐!

     (念)     忠良遭毒害,叫人泪满腮。

(韩厥下。)

晋景公  (白)     大司马,赵家兵权,付与你掌管,要用心保孤的江山。

屠岸贾  (白)     谢大王!请驾回宫。

晋景公  (白)     摆驾。

(众人同下。)

【第三场】

(程婴上。)

程婴   (念)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白)     卑人程婴,昔为赵家门客。驸马不知身犯何罪,打入天牢。不免报与公主知道便了。

(程婴下。)

【第四场】

(庄姬上。)

庄姬   (念)     眼跳心惊,坐卧不宁。

(程婴上。)

程婴   (念)     忙将驸马事,报与公主知。

     (白)     公主,大事不好了!

庄姬   (白)     吓,何事惊慌?

程婴   (白)     驸马不知身犯何罪,打入天牢。

庄姬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听说驸马遭冤横,

             好似钢刀刺在心。

             回头我把程婴问,

             有何良计救他身?

程婴   (白)     公主不必啼哭。去到天牢,问过驸马,便知明白。

庄姬   (白)     言得极是。前面带路。

     (唱)     程婴与我把路引,

             鞋弓袜小步难行。

             忍悲含泪往前进,

             去到天牢看夫君。

程婴   (白)     开监。

(禁子上。)

禁子   (白)     什么人?

程婴   (白)     公主来了。

禁子   (白)     待我开监。

程婴   (白)     请驸马。

禁子   (白)     有请驸马。

(赵朔上。)

赵朔   (唱)     心中只把奸贼恨,

             苦害赵家为何情。

禁子   (白)     公主来了。

(禁子暗下。)

赵朔   (白)     啊,公主在哪里?

             哎呀,公主呀!

     (唱)     见主公不由我悲痛难忍,

             且听我把冤枉事细说详情:

             晋主爷坐江山不理朝政,

             误听信奸贼本苦害忠臣。

             我赵朔丧黄泉不大要紧,

             抛下了贤公主所靠何人。

庄姬   (哭)     喂呀!

     (唱)     听一言不由人珠泪滚滚,

             好一似万把刀刺在我心。

             骂一声狗奸贼混乱国政,

             奴身怀十月胎就要降生。

赵朔   (唱)     可叹你玉叶体遭此不幸,

             似鸳鸯被捧打两下离分。

             狗奸贼在朝中专权乱政,

             谅大王断不能赦却残生。

庄姬   (白)     驸马不必如此。明日命程婴相邀满朝文武,共同保你无事。

赵朔   (白)     圣上耳软心活,奸贼势力甚大,想我料难活命。只是留下公主,身无所靠。你莫若逃回宫去。那奸贼大谅不敢加罪于你。

庄姬   (白)     哎呀驸马吓!你妻子身怀六甲不知是男是女。倘若分娩下来,还望驸马留下名字。

赵朔   (白)     生下是男,取名赵武;生下是女,取名赵文。公主记下了。

庄姬   (白)     为妻的记下了。

赵朔   (白)     但愿生武,不愿生文。

庄姬   (白)     却是为何呢?

赵朔   (白)     好为我赵氏满门,报仇雪恨。

庄姬   (白)     但愿苍天保佑,生下一男,以完驸马的心愿。

赵朔   (白)     哎呀公主吓!倘若生下一男,那屠贼闻知,岂不要斩草除根?苍天哪,苍天,好不痛煞我也!

庄姬   (哭)     喂呀!

(赵朔哭。)

程婴   (二黄导板)  见驸马只哭得酒醉模样,

     (唱)     贤公主在一旁涕泪悲伤。

             这都是狗奸贼行事狂妄,

             到叫我小程婴无有主张。

     (白)     且住。想赵老丞相在日,与奸贼结仇。今已去世,那奸贼又要害他的满门。公主身怀六甲,不知是男是女。倘若生下一男,那贼闻知岂不斩草除根?哎!我程婴受过赵家大恩,无从报答。倘若公主生下孤儿,我不免抱到我家,抚养成人,也好报仇雪恨。就是这个主意。

     (唱)     尊驸马与公主悲声莫放,

             保孤儿雪仇恨有我承当。

赵朔、

庄姬   (同白)    如此请上受我夫妻一拜。

赵朔   (唱)     听他言才把我愁眉展放,

庄姬   (唱)     多感你大义人有此心肠。

赵朔   (唱)     但愿得报冤仇把奸贼扫荡,

庄姬   (唱)     把你的忠义名万古传扬。

程婴   (唱)     尊驸马和公主休把泪降,

             我程婴有二意天理昭彰。

(禁子上。)

禁子   (白)     司马查监来了。

赵朔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这才是无情剑从空下降,

庄姬   (唱)     斩断了夫妻情不能成双。

赵朔   (唱)     手拉着贤公主紧紧不放,

             似钢刀斩断了凤侣鸾凰

     (叫头)    公主!

庄姬   (叫头)    驸马!

赵朔、

庄姬   (同叫头)   哎呀!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同上,同站门。皮豹上。)

皮豹   (白)     俺,皮豹。奉了屠司马之命,搜洗赵氏满门家眷。

             众将官,打道前去。

(众人同走小圆场。)

四文堂  (同白)    来此已是。

皮豹   (白)     下面搜来

(四文堂同搜,二妇人同上。)

庄姬   (白)     不好了!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校尉、屠岸贾同上。)

屠岸贾  (白)     老夫屠岸贾。命皮豹捉拿赵氏满门家眷,未见回报。

(皮豹、四文堂同上。)

皮豹   (白)     交令。

屠岸贾  (白)     命你捉拿赵氏满门家眷,可曾拿到?

皮豹   (白)     满门家眷,俱已拿到。只有公主一人逃回宫去。

屠岸贾  (白)     我想她身怀六甲,不知是男是女。倘若生下一男,岂不是老夫大大的对头?

             皮豹,命你带领四十名校尉,把守宫门。公主生男生女,报与老夫知道。

皮豹   (白)     得令。

(皮豹下。)

屠岸贾  (白)     来,将他满门绑上来。

(赵同、赵括、赵婴齐、老夫人、二妇人同上。牌子。众人同下。)

屠岸贾  (白)     将赵朔绑上来!

赵朔   (内二黄导板) 凄惨惨出监牢心如刀绞,

(赵朔上。)

赵朔   (唱)     可叹我汗马功无有下梢。

             屠岸贾报私仇设下圈套,

             平白的苦害我所为那条。

             来至在公堂上用目观瞧,

             见奸贼不由我心似火烧。

             我赵家全精忠非为紧要,

             只恐你祸邦家国破王逃。

屠岸贾  (白)     来呀,斩了!

(众人押赵朔下。众人同上。)

众人   (同白)    斩首已毕。

屠岸贾  (白)     可曾斩得尽、杀得绝?

众人   (同白)    斩得尽,杀得绝。

屠岸贾  (白)     上殿交旨。

(众人同下。)

【第七场】

(二宫娥、太后、庄姬同上。)

太后   (唱)     你兄王宠奸贼混乱国政,

庄姬   (唱)     因甚事苦害我赵家满门!

(韩厥上。)

韩厥   (白)     太后、公主,大事不好了!

太后、

庄姬   (同白)    何事惊慌?

韩厥   (白)     驸马斩首市曹!

庄姬   (哭)     哎呀!

     (唱)     听说驸马丧了命,

             珠泪滚滚往下淋。

             哭一声驸马慢慢等,

庄姬   (哭)     喂呀!

     (唱)     身怀六甲要降生。

(庄姬、二宫娥同下。)

太后   (唱)     一见姣儿难扎挣,

             十月怀胎要临盆。

             公主扶在龙床上,

             是男是女早降生。

(二宫娥同上。)

二宫娥  (同白)    公主产生一男。

太后   (白)     好哇!

     (唱)     听说产生小姣生,

             本后又喜又忧心。

             高声叫骂贼奸佞,

             赵家出了报仇人。

(太后下。)

【第八场】

(四校尉、屠岸贾同上。)

屠岸贾  (引子)    执掌兵权,用计谋,文武胆寒。

     (念)     斩草不除根,萌芽依旧生。斩草除了根,萌芽永不生。

     (白)     老夫屠岸贾,晋臣为臣。赵盾与老夫结下仇恨,将他三百余口,斩尽杀绝。庄姬一人,逃进宫去,产生孤儿。奉了晋王旨意,进宫搜寻。

             校尉的,打道进宫。

四校尉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九场】

(太后、庄姬、二宫娥同上。)

太后   (念)     昏王无道宠奸党

庄姬   (念)     满门家眷刀下亡。

太后   (白)     儿呀,且喜你产下孤儿,忠良又有后代了。

庄姬   (白)     屠贼如此行事,只恐孤儿难保。

太后   (白)     吉人自有天相,何须忧虑。

(韩朔上。)

韩厥   (白)     走哇。

     (念)     忙将屠贼事,报与国太知。

     (白)     国太,大事不好了!

太后   (白)     啊,为何这等模样?

韩厥   (白)     今有屠贼,带领校尉,进宫搜寻孤儿。

(韩厥下。)

太后   (白)     不好了!

     (唱)     听说屠贼搜宫庭,

             倒叫本后心内惊。

             开言便把我儿问,

             快用良谋救姣生。

庄姬   (白)     母后!

     (唱)     母后只管放宽心,

             孩儿自有巧计生。

             将孤儿藏在罗裙内,

             料他不敢搜儿身。

太后   (唱)     姣儿大事安排定,

             屠贼难解其中情。

(四校尉同上,挖门。急急风牌。屠岸贾上,进宫。)

屠岸贾  (白)     臣屠岸贾见驾,国太千岁!

太后   (白)     平身。

屠岸贾  (白)     谢国太!

太后   (白)     无旨宣召,进宫何事?

屠岸贾  (白)     庄姬逃进宫来,产生孤儿。奉王旨意,进宫搜寻。

太后   (白)     公主产生一女,落地而亡了。

屠岸贾  (白)     国太此事瞒得为臣,瞒不得晋主。

太后   (白)     你待怎讲?

屠岸贾  (白)     难瞒晋主。

太后   (白)     唗!

     (唱)     指着屠贼骂高声,

             苦害赵家一满门。

             公主产生本是女,

             有什么孤儿在宫庭。

屠岸贾  (唱)     国太不必发雷霆,

             哪个大胆敢欺君。

             为臣奉了晋主命,

             搜寻孤儿出宫庭。

庄姬   (唱)     赵家与你有何恨,

             苦苦害他为何情?

             三百余口俱斩尽,

             阴曹地府勾你魂!

屠岸贾  (唱)     听一言来怒生嗔,

             庄姬公主乱胡云。

             隐藏孤儿你不报,

             论国法就该问斩刑。

太后   (白)     住了!

     (唱)     那晋主本是我的子,

             君不君来臣不臣!

屠岸贾  (唱)     搜孤原本奉主命,

             为臣焉敢逆旨行。

太后   (唱)     任你搜来任你洗,

             免得贼子生疑心。

屠岸贾  (白)     校尉的,四下搜来。

(四校尉同搜。)

四校尉  (同白)    无有。

屠岸贾  (白)     啊,起过了。

     (唱)     搜寻孤儿无踪影,

             难道说上天入地去不成?

     (白)     且住,搜寻孤儿,不见踪影。想是藏在别家抚养。国太、庄姬,十日之内,有了孤儿便罢;若是无有,管你碎尸万段。

             来呀。打道出宫。

(四校尉、屠岸贾出宫,同下。)

庄姬   (白)     好奸贼!

     (唱)     一见屠贼出宫庭,

             咬牙切齿骂几声。

             浑身上下难扎挣,

     (白)     哎!

(庄姬倒。)

太后   (白)     哎呀!

     (唱)     见姣儿昏倒在地埃尘。

             宫娥速速忙扶定,

(二宫娥扶庄姬同下。)

太后   (唱)     这才是平空祸来临。

     (白)     来,传韩厥进宫。

二宫娥  (同白)    国太有旨:韩厥进宫。

(韩厥上。)

韩厥   (念)     忽听国太宣。进宫把驾参。

     (白)     韩厥见驾,国太千岁!

太后   (白)     公主身得重病,请太医院前来诊脉。

韩厥   (白)     领旨。

(韩厥下。)

太后   (唱)     但愿姣儿平安稳,

             满斗焚香谢神灵。

(太后下。)
(完)


浏览次数:19659 ┊ 字数:666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