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八义图》【三本】(一名:《程婴舍子》)

主要角色
程婴:老生
屠岸贾:净
公孙杵臼:外
程妻:旦

《八义图》孟小冬饰程婴
《八义图》孟小冬饰程婴
情节
春秋时,晋国有佞臣屠岸贾,景公宠之。屠岸贾与赵氏不睦,诬赵盾以弑君之罪,将赵氏抄斩。赵朔之妻,公之庶妹也,怀孕走入宫中,得免。后生赵武,托门客程婴、公孙杵臼,设法保护。屠岸贾为斩草除根计,严索孤儿。程婴适生子,公孙杵臼请将婴儿伪作孤儿,应屠岸贾索。程婴许之。公孙杵臼乃抱程婴子藏于首阳山边,嘱程婴出首。屠岸贾带校尉搜山,果得公孙杵臼及孤儿,立将孤儿掷死,又命程婴举鞭击公孙杵臼,以试虚实,以程婴与公孙杵臼,同为赵氏家客也。程婴忍泪痛击公孙杵臼,屠岸贾乃信,杀公孙杵臼。后景公崩,成公立,赵武为上卿,将屠岸贾剐戮。以报昔日之仇。赵武既成立,程婴乃自杀以报公孙杵臼。赵武感二客义侠,立位宗庙,配享祖先。

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录入:小露686


相关剧本
《八义图》【头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八义图》【二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赵氏孤儿》(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兴赵灭屠》(根据《戏考》第二十六册整理)
《赵氏孤儿》(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5.1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公孙杵臼上。)

公孙杵臼 (引子)    赵屠结怨恨,恨奸贼,何日罢休。

     (白)     老汉公孙杵臼,曾在赵家为门客。可恨屠贼,误杀赵家三百余口。只剩庄姬一人,逃进宫去。闻得屠贼进宫搜孤,天呐天呐,看看忠良无救了。

     (二黄摇板)  可恨屠贼太欺心,

             误杀赵家一满门。

             看看忠良无救应,

             大事还要问程婴。

程婴   (内白)    走吓!

(程婴上。)

程婴   (二黄摇板)  适才屠贼传一令,

             要害晋国众儿孙。

     (白)     来此已是。

             公孙兄在家么?

公孙杵臼 (白)     哪一个?

程婴   (白)     小弟来了。

公孙杵臼 (白)     请进。

程婴   (白)     晋国之中,又出了一种奇事。

公孙杵臼 (白)     什么奇事?

程婴   (白)     屠贼进宫搜孤,未曾搜出孤儿,出下赏格在外:十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十日之内,若无孤儿下落,要将这晋国之中,与孤儿同庚者,斩尽杀绝。

公孙杵臼 (白)     愚兄早已知道,你的来意如何?

程婴   (白)     小弟来意,与公孙兄商议。

公孙杵臼 (白)     愚兄慌忙无计。

程婴   (白)     弟倒有计在此。

公孙杵臼 (白)     你有何妙计?

程婴   (白)     只要有人舍得一命,舍得一子,方能搭救孤儿。

公孙杵臼 (白)     愚兄若大年纪,死亦何惧,情愿舍命,但不知何人舍子?

程婴   (白)     小弟家中,现有一子,与孤儿同庚,将我儿藏在你家,将孤儿掉换,倘若屠贼前来搜寻,尤恐连累与你。

公孙杵臼 (白)     弟妇可曾应允?

程婴   (白)     你那弟妇那是贤德的。

公孙杵臼 (白)     快快回去商议。

程婴   (白)     告辞了。

公孙杵臼 (白)     请。

程婴   (二黄摇板)  公孙兄且把心放定,

             救孤之事我担承。

(程婴下。)

公孙杵臼 (二黄摇板)  但愿救得忠良后,

             满斗焚香谢神灵。

(公孙杵臼下。)

【第二场】

(程妻上。)

程妻   (引子)    仗义救孤身,妻随夫志行。

(程婴上。)

程婴   (念)     大事安排定,劝妻舍亲生。

程妻   (白)     官人回来了,请坐。

程婴   (白)     有座。唉!

程妻   (白)     官人,我想相国,忠心为国,爱民如子,反遭灭门大祸,眼见上天没有报应了!

程婴   (白)     卑人也是这等讲,只是那贼又出了狠毒的心了!

程妻   (白)     又出了什么狠毒的心?

程婴   (白)     搜孤不出,有赏格在外:十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便罢;若无人献出孤儿,要将晋国中与孤儿同庚者,尽行斩绝。

程妻   (白)     想屠贼如此的行事,只怕孤儿难保也!

程婴   (白)     卑人有一两全之计,可以救得孤儿。

程妻   (白)     有何两全之计?

程婴   (白)     只要有人舍得一命,舍得一子,可以救得孤儿。

程妻   (白)     何人能得舍命?

程婴   (白)     就是公孙老爷,情愿舍命。

程妻   (白)     还有何人舍子?

程婴   (白)     乃是卑人许他……

程妻   (白)     许他什么?

程婴   (白)     娘子,你我夫妻,受过赵相大恩,眼见孤儿无救。你我夫妻,所生一子,舍了也罢,替换孤儿,也好接代赵氏门中后裔。

程妻   (白)     官人此言差矣!你我所生一子,岂肯搭救他人,那是万万不能!

程婴   (白)     娘子吓!

     (二黄原板)  娘子不必太烈性,

             卑人言来听分明:

             赵屠二家结仇恨,

             三百余口命归阴。

             你今救得忠良后,

             赵家代代感你的恩!

程妻   (二黄原板)  官人说话理虽顺,

             妾身言来听分明:

             你今有了五十整,

             妾身也有四十春。

             夫妻只生一个子,

             怎肯舍子救他人?

程婴   (二黄原板)  卑人五十不算老,

             娘子年纪倒还轻。

             你今舍了亲生子,

             来年必定降麒麟。

程妻   (二黄原板)  赵家犯罪赵家受,

             为什么连累小姣生?

程婴   (二黄摇板)  再三相劝她不应,

             不舍子来孤难存。

             没奈何只得忙跪定,

             哀劝娘子舍亲生!

程妻   (二黄摇板)  你要跪来你就跪,

             叫我舍子万不能

程婴   (二黄摇板)  常言道妇人心肠狠,

             最毒不过妇人心!

程妻   (二黄摇板)  又道是虎狼不食子,

             你比虎狼狠十分!

程婴   (二黄摇板)  倒不如程婴死了罢!

程妻   (二黄摇板)  或生或死一路行!

程婴   (白)     也罢!

     (二黄摇板)  手拿钢刀取你命,

程妻   (二黄摇板)  用手带上小房门。

(程妻下。公孙杵臼上。)

公孙杵臼 (二黄摇板)  又与程婴把计定,

             不知他心与我心。

     (白)     来此已是,待我进去。

             贤弟在家么?

程婴   (白)     公孙兄来了,请坐。

公孙杵臼 (白)     有座。弟妇可曾应允?

程婴   (白)     这贱人执意不肯!

公孙杵臼 (白)     请出弟妇,愚兄相劝。

程婴   (白)     是。

             娘子哪里?

(程妻上。)

程妻   (白)     来了,官人何事?

程婴   (白)     公孙兄来了,上前见过。

程妻   (白)     是。

             公孙老爷万福!

公孙杵臼 (白)     弟夫人来了,请坐。

程妻   (白)     有座。公孙老爷,到此何事?

公孙杵臼 (白)     弟夫人听你丈夫之言,舍了亲生之子,救得忠良之后。你今日舍了亲生子,来年必定降祥麟。

     (二黄原板)  人有善念天有神,

             莫大阴功此时行。

             弟妇舍了亲生子,

             来年必定降祥麟。

程妻   (二黄原板)  公孙兄说话理难顺,

             我夫妻吵的乱纷纷。

             爱子搭救他人命,

             要我舍子万不能!

公孙杵臼 (白)     啊呀!

     (二黄摇板)  老汉的薄面情要准,

程妻   (二黄摇板)  谁能舍子救他人?

程婴   (白)     唉!

     (二黄摇板)  看起来你就是无义人

程妻   (二黄摇板)  你要尽忠奴不行。

程婴   (白)     也罢!

     (二黄摇板)  手拿钢刀来自刎,

公孙杵臼 (白)     且慢!

     (二黄摇板)  贤弟息怒慢稍停。

             走上前来言相劝,

             死了丈夫靠何人?

程妻   (白)     多口!

公孙杵臼 (白)     啊吓!

     (二黄摇板)  没奈何只得忙跪定,

             哀求弟妇舍亲生!

程妻   (二黄摇板)  他二人哭得珠泪滚,

             铁石人儿也泪淋。

             公孙老爷你请起,

             奴家情愿舍亲生。

公孙杵臼 (二黄摇板)  多谢弟妇开了恩,

             上得史书表得名!

程婴   (二黄摇板)  多谢娘子舍亲生,

             你母子快快两离分。

程妻   (白)     啊吓!

     (二黄摇板)  一句话儿错出唇,

             把姣儿送在枉死城。

             怀抱姣儿泪难忍,

(程婴抢子,程婴、程妻、公孙杵臼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同上,屠岸贾上。)

屠岸贾  (念)     斩草不除根,萌芽依旧生。

     (白)     老夫屠岸贾,前番进宫搜孤,未曾搜出孤儿。出下赏格在外:十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今当十日已满,不见孤儿下落。

             校尉的伺候了。

(程婴上,击鼓。)

四龙套  (同白)    有人击鼓。

屠岸贾  (白)     带进来。

四龙套  (同白)    击鼓人上堂。

程婴   (白)     来了。

             参见大人。

屠岸贾  (白)     唗!为何擅击老夫堂鼓?

程婴   (白)     小人有密言告禀。

屠岸贾  (白)     有何密言,当面讲来。

程婴   (白)     这个……耳目甚众。

屠岸贾  (白)     两旁俱是老夫心腹之人,但讲何妨。

程婴   (白)     前番大人进宫搜孤可曾搜出孤儿?

屠岸贾  (白)     未曾搜出。

程婴   (白)     孤儿现在……

屠岸贾  (白)     现在哪里?

程婴   (白)     现在首阳山公孙杵臼家中。

屠岸贾  (白)     校尉的,去到首阳山将公孙杵臼拿来见我!

二龙套  (同白)    遵命!

(二龙套同下。)

屠岸贾  (白)     你怎么知道?

程婴   (白)     小人与他曾在赵家以为门客,再三相劝,他执意不肯。恐怕牵连在内,前来出首与你。

屠岸贾  (白)     可是实言?

程婴   (白)     句句实言。

屠岸贾  (白)     你叫什么名字?

程婴   (白)     小人叫程婴。

屠岸贾  (白)     站过一旁。

(二龙套同上,公孙杵臼上。)

公孙杵臼 (白)     参见大人。

屠岸贾  (白)     唗!胆大老狗,隐藏孤儿,为何不报?

公孙杵臼 (白)     小人隐藏孤儿,谁人得见?

屠岸贾  (白)     抬头观看。

公孙杵臼 (白)     呵吓大人呐!他叫程婴。他与小人旧有仇恨,乃是诬告小人!

屠岸贾  (白)     你在怎讲?

公孙杵臼 (白)     诬告小人!

屠岸贾  (白)     住了!

     (二黄摇板)  听罢言来怒气升,

             大骂老狗不是人!

             隐藏孤儿你不报,

             论皇法就该问斩刑!

公孙杵臼 (二黄摇板)  白虎堂上禀一声,

             尊声大人听分明:

             只是程婴诬告我,

             拿什么孤儿与大人?

屠岸贾  (二黄摇板)  白虎堂上开言问,

             不动大刑不招认。

             人来与我乱棍打,

(四龙套同打公孙杵臼。)

公孙杵臼 (二黄摇板)  打死小人不招承!

屠岸贾  (二黄摇板)  回头便把程婴叫,

             公堂赐你鞭一根。

             一边打来一边问,

             看他招承不招承!

程婴   (白)     遵命!

     (二黄导板)  白虎门领了大人命,

屠岸贾  (白)     你与老夫重重的打!

程婴   (二黄叠板)  可怜他为孤儿到如今连累了他白发苍苍受苦情,倒叫我好不伤心!

     (二黄原板)  背转身自思忖,

             好似钢刀刺在心。

             哪知道二人把计定,

             连累白发丧残生。

             使一个眼色把他问,

             公孙老爷你且听:

             你若说至死不招承,

             大人的王法不任情。

             手执皮鞭将你打,

             打你,打你,你不要胡言乱语诬攀好人。

公孙杵臼 (白)     好贼子吓!

     (二黄摇板)  手指程婴骂高声,

             你本忘恩负义人!

             我今一死不要紧,

     (白)     贼吓,贼吓!

     (二黄摇板)  阴曹地府等你魂!

程婴   (二黄摇板)  公孙老爷不招承,

             首阳山前去搜寻!

     (白)     何不到他家中去寻找?

屠岸贾  (白)     校尉的!

四龙套  (同白)    有。

屠岸贾  (白)     打道首阳山。

(四龙套同滑门。)

四龙套  (同白)    来此首阳山。

屠岸贾  (白)     两厢搜来!

(四龙套同搜,抱孤儿上。)

屠岸贾  (白)     唗!胆大的老狗!隔壁墙内,婴孩哪里来的?

公孙杵臼 (白)     好贼子吓!

     (二黄摇板)  贼子做事太欺心,

             苦害忠良后代根。

             舍死忘生把孤儿抢,

(屠岸贾踢公孙杵臼。)

屠岸贾  (二黄摇板)  一足踢你地埃尘!

             人来与我忙上捆,

程婴   (二黄摇板)  这是你飞蛾投火自烧生。

屠岸贾  (白)     校尉的,将孤儿与老狗绑赴法场。

公孙杵臼 (白)     好贼子吓!

(二龙套、公孙杵臼同下。)

程婴   (白)     小人讨祭。

屠岸贾  (白)     为何讨祭?

程婴   (白)     小人与他八拜之交,如不祭奠,岂不被天下人叫骂?

屠岸贾  (白)     容你一祭。

程婴   (白)     多谢大人!

     (二黄摇板)  准备祭礼黄粱饭,

             一表当年故旧情。

(程婴下。)

屠岸贾  (白)     校尉的,打道法场。

(屠岸贾、二龙套同下。)

【第四场】

公孙杵臼 (内二黄导板) 一片好心反成恨,

(公孙杵臼上。)

公孙杵臼 (二黄原板)  年迈苍苍血染身。

             将孤儿来在法场进,

             咬定牙关等时辰。

(程婴上。)

程婴   (二黄摇板)  手捧祭礼法场进,

             只见孤儿与公孙。

     (白)     公孙兄,赵公子,你二人死在阴曹,休来怨我!

     (二黄原板)  我躬身施礼忙拜定,

             眼望孤儿两泪淋。

             法场上看的人人恨,

             个个叫骂我程婴。

             我是个负义之人,

(锣鼓。)

程婴   (二黄原板)  多道我享荣华富贵断送忠良后代根。

             可怜我好心成歹意,

             我这满腹含冤向谁明。

公孙杵臼 (二黄原板)  我见他说话不留神,

             泄漏了机关事不成。

             去掉了好言换恶语,

             开言大骂小程婴:

             你不过贪图受富贵,

             断送忠良后代根!

             我今一死不要紧,

             一桩桩一件件记在心!

程婴   (二黄原板)  公孙兄说话句句真,

             口口指教我程婴。

             我为孤儿丧了子,

             你为孤儿伤残生。

             我这里烧两把酒斟,

     (哭)     公孙兄,我的亲……

(程婴两边看。)

程婴   (哭)     亲生的儿吓!

(程婴敬酒三杯,烧纸钱。)

程婴   (二黄摇板)  但愿灵魂早讨生。

     (白)     有请大人。

(屠岸贾上,四龙套同上。)

屠岸贾  (白)     可曾祭过?

程婴   (白)     已经祭过。

屠岸贾  (白)     校尉的。将孤儿与老狗,一齐开刀!

公孙杵臼 (白)     好贼子呀!

(公孙杵臼下。起鼓,四龙套同上。)

四龙套  (同白)    斩首已毕。

屠岸贾  (白)     起过了。

             程婴,程婴!

程婴   (白)     在。

屠岸贾  (白)     呀,你为何落下泪来?

程婴   (白)     小人与他八拜之交,见他一死故而流泪。

屠岸贾  (白)     喔,是了。

             来!

四龙套  (同白)    有。

屠岸贾  (白)     与程婴看赏。

程婴   (白)     且慢,小人不愿领赏。

屠岸贾  (白)     为何愿不领赏?

程婴   (白)     小人家中,现有一子,与孤儿同庚,怨怕旁人暗害我父子。

屠岸贾  (白)     将你儿子,保在老夫面前,料来无事。

程婴   (白)     遵命。

     (二黄摇板)  辞别大人回家门,

             奸贼中了我的巧计生!

(程婴下。)

屠岸贾  (二黄摇板)  老夫的仇人俱杀尽,

             这才是剪草又除根!

(程婴抱孩儿上。)

程婴   (二黄摇板)  但愿此子成大人,

             赵家有了报仇人。

屠岸贾  (二黄摇板)  眉清目秀天平满,

             两儿垂肩是贵男。

             老夫膝下无有后,

     (白)     儿吓!

     (二黄摇板)  你就是我养老送死的男。

     (白)     程婴,你在老夫府中,吃碗安乐茶饭,并无人欺压于你。

程婴   (白)     多谢大人!

屠岸贾  (白)     校尉的,打道回府。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588 ┊ 字数:5531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