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莲灯》【三本】

主要角色
闵远:小生
单彩屏:旦
单有缘:老生
单洪:小生
田松:丑
单奶母:老旦

情节
晋时宰相何道安(前本作贺道庵)与史后有隙,遂与太监同谋,雇人装刺客冒称史侄,诬捏史后主使。闵觉审问刺客,虽未得口供,然对何道安之奸佞,则知之甚悉。故上参何道安。惜晋君不明真相,反下闵觉于狱。闵觉入狱后,自分必死。乃派其家人傅奴,往告其妻,劝彼等远逃避难。其妻闻信后,不肯远逃,反令傅奴帮同其子闵远至京都,营救闵觉。途中宿一古庙,夜半火判显灵,示意傅奴,谓闵觉被押之南牢,将遭大火,闵觉必被烧死。若欲救主人,必至昆仑莲花山仙果洞道德真君处,求取九莲灯,方得有效。傅奴救主心切。乃由闵远独自赴京,己则单独冒险,求取九莲灯。二人分手后。闵远一日因病倒卧单有缘门旁。单有女彩屏,夜梦猛虎扑门,似是吉兆,遂将闵远迎入家中,代为治疗。后单有缘见闵远人才出众,乃令与其子单洪,结为金兰。清明之日。单有缘同彩屏上坟插柳,被田尚书之子田松看见,遂托人强来求婚。单有缘畏田松势力,极端为难。单洪武艺高强,遂定计伪装其妹,嫁至田家,好将田松杀死,乃令其父妹同闵远先行远逃。为途中方便计,并令其妹与闵远结婚。惟田松将单洪接至其家,将入洞房前,忽患重病,不得已由其妹田翠兰代入洞房。单洪发现并非田松而系其妹,其妹谓恪于礼俗,未便再与他人结婚。二人遂弄假成真,但虑翌晨被其兄发现,必生问题,二人遂相偕逃出。至其乳母之妹家中暂住。傅奴往仙果洞求九莲灯,例须经过阴阳界,即阴间与阳间之分界处,有各种鬼神把守。且在途中,有种种危险及艰苦。傅奴救主心切,一切不顾,终得和合二仙等之助,安抵仙果洞,面谒道德真君。真君怜其真诚,遂允令仙子带九莲灯下凡间。适皇后产生太子。晋王大赦囚犯,十帝阎君,奏请玉帝,谓囚犯出狱,必又扰乱治安,玉帝乃令火德星君,将狱起火,烧死囚犯,闵觉自在其内。因仙子将九莲灯悬于闵觉处,得以无事。监狱官报知晋王,认为系有神保护。晋王大悟,遂将闵觉赦出,官复原职。闵觉虽赖傅奴之求得九莲灯,得不烧死,但傅奴并不知晓。在求得道德真君允派人送九莲灯后,即又照原路返回。经过阴阳界,又至曾经住宿之寺中。寺僧感其忠诚,告以前往京都,必经过某地。该地黄雄作乱,恐有危险。乃教以武艺,并授一镔铁剑,以防不测。又单洪自与田小姐逃出后,暂避其乳母之姨陈氏家中。为访求其父及闵远起见,单洪乃留田小姐于陈氏家中,独自登程。单洪至京都时,闵远已与其父闵觉见面,适遇皇家开考,单洪及闵远各中文武状元,晋王即令二人挂帅往平黄雄之乱。第一仗告捷,惟因黄雄困守山中,不肯外出。晋营中粮食不足,不得不向朝中请粮。而田小姐避留之处,又因黄雄之乱,地方不靖,遂与乳母及陈氏远逃。途中被兵冲散,只田小姐与陈氏宿一店中。店主之子,因窥田小姐美,欲逼成婚。适乱兵至,将店主全家杀死。但又将田小姐抢走。适傅奴行至该地,见田小姐情形,定系被抢,遂将贼首杀死,救出田小姐。田小姐即认傅奴为义父,约定同行赴京。又巧遇闵夫人正由原籍晋京,主仆互遇,喜出望外,遂一同晋京。黄雄困守山中,贪恋酒色,其部下某,向单洪投降。单洪遂乘机将黄雄杀死,凯旋而归。于是单有缘与单洪、田小姐及闵远与单小姐等,均得晤面。时田小姐之父田令孜正为宰相,由田小姐向其父叙述经过,田、闵两家,由是合好。并一同奏请晋王诰封傅奴云。剧中穿插细节甚多,为省篇幅,仅述其梗概如上。

注释
本剧剧情,与《粉宫楼》相同。惟《粉宫楼》剧,只系本剧之一部,仅至闵觉审问刺客未得真实口供即止。本剧共十本。
按此剧本原为十二本,惜稍有遗失。好在内容情节,尚可连串。兹先行付印,日后若能找得,当再补足也。

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0.2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闵远   (内西皮导板) 独自一身往前奔,

(闵远上。)

闵远   (西皮正板)  一心只要奔都城。

             此去吉凶难定准,

             成败祸福任苍穹。

             傅奴去闯阴阳界,

             安心要请九莲灯。

             催马气喘心不定,

             只觉遍体骨肉疼。

             只为尽孝奔路径,

     (白)     哎呀!

     (唱)     眼黑头昏不安宁。

     (白)     小生姓闵名远,字玉良。傅奴去往昆仑山仙果洞,拜求九莲灯。路过阴阳界,未知能否过去。若过不去,不知等到何时,才能回来。昨晚夜宿古庙,神圣惊梦。是我思念天伦,南牢生死未定。看前面有一村庄,只得催马到了那里,下马歇息歇息再行。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二六板) 春夏秋冬四季分,

             功名何必苦劳心。

             闲来曲指寻坟算,

             土下人多土上人。

             一阵昏迷心难忍,

     (白)     哎呀!

     (唱)     精神散乱为何情?

     (白)     哎呀!

(闵远病,下。)

【第二场】

(二丫鬟、单彩屏同上。)

单彩屏  (引子)    孝子是王祥,烈女是孟姜。

     (念)     终朝描凤费辛勤,绣阁闷坏女钗裙。堪叹人生在世景,光阴似箭日月轮。

     (白)     奴家单彩屏。年方一十八岁。爹爹单有缘,所生兄妹二人。爹爹年迈,心慈好善,念佛看经。母亲郑氏,前数载亡故。只撇得兄妹二人。兄长单洪,年交二十一岁,性烈刚强,专好习武。这且不言。母亲去世数载光景,思想起来好不伤感奴也。

     (二黄正板)  想起了我的母心内酸痛,

             不由得一阵阵珠泪盈盈。

             叹娘亲遭不幸命归幽境,

             撇下了父儿女甚是惨情。

             可叹我女钗裙缺母照应,

             终日里想亲娘睡卧不宁。

             虽说是父与兄痛爱深重,

             总不如萱堂在有恃无恐。

     (白)     丫鬟。

二丫鬟  (同白)    有。

单彩屏  (白)     看天色已晚,你二人安歇去罢。

(〖起二更鼓〗。)

二丫鬟  (同白)    是。

(二丫鬟同下。)

单彩屏  (哭)     哎呀娘吓!

     (二黄正板)  可叹亲娘早命染,

             女有委屈对谁言?

             越思越想心好惨,

             秋波杏眼泪连连。

             又悲又痛迟吁叹,

             双眉皱锁带愁烦。

             眼看夜深天色晚,

(〖起三更鼓〗。)

单彩屏  (白)     呀!

     (二黄正板)  谯楼已交三更天。

             不觉一时身困倦,

             牙床之上睡安眠。

(单彩屏困,入帐子。〖阴锣〗。烟火。虎形上,扑帐子。)

单彩屏  (二黄导板)  耳旁听得风狂荡,

(烟火。)

单彩屏  (白)     哎呀!

     (唱)     见一猛虎煞气昂。

             双睛一瞪魂胆丧,

(虎形追小圆场,虎形下。单彩屏怕。)

单彩屏  (白)     哎呀!

     (唱)     霎时吓倒在床旁。

(单彩屏入帐子。〖起四更鼓〗。二丫鬟同上。)

二丫鬟  (同白)    小姐醒来!

单彩屏  (二黄导板)  适才猛虎扑绣帐,

(单彩屏醒,怕。)

单彩屏  (白)     哎呀!

     (唱)     害怕着忙心内慌。

二丫鬟  (同白)    小姐为何这等惊慌?

单彩屏  (白)     我昨晚偶得一梦甚是凶险。丫鬟,快请我父出堂,与你小姐圆解。

二丫鬟  (同白)    有请员外爷!

(单有缘上。)

单有缘  (西皮摇板)  清晨起来精神爽,

             丫鬟相请为哪桩?

             迈步撩衣进绣房,

单彩屏  (白)     啊爹爹!

单有缘  (白)     啊?

     (唱)     我儿因何带惊慌?

单彩屏  (白)     爹爹请坐。待孩儿禀告。

单有缘  (白)     我儿慢慢讲来。

单彩屏  (西皮二六板) 儿得一梦大不祥,

             一块祥云遮太阳。

             有一猛虎雄又壮,

             摆尾摇头心性狂。

             遍体斑斓扑绣帐,

             双睛一蹙闪霞光。

单有缘  (白)     儿啊,细详此梦大有吉兆。病虎临门,三天内定有贵人来到。

单彩屏  (白)     爹爹圆解不差。

(单院子上。)

单院子  (念)     有事忙通报,无事不乱传。

     (白)     启员外:老奴有事回禀。

单有缘  (白)     有事快些讲来。

单院子  (白)     小人今早前去赶集,只见广外大路旁边,躺着一个年幼书生,身旁还有一匹白马。看他光景到像个富家子弟,不知为何躺在地下。

单有缘  (白)     哦。此人必得暴病,故此才坠下马来。你如今领几个长工,前去把那个相公抬到咱的家中,送在书房调养。倘若救好,岂不是一点阴功。快去抬来。

(四长工同暗上,单院子、四长工同下。)

单有缘  (唱)     适才家院来讲道,

             年幼书生坠鞍桥。

             看来此事多蹊跷,

             少时抬到问根苗。

(单院子上。)

单院子  (白)     启员外:那年幼书生,已然抬到门首。

单有缘  (白)     抬到书房之内。

单院子  (白)     是。

             长工们,将那年幼书生抬进书房。

单有缘  (白)     我儿回避。

(单彩屏、二丫鬟同下。四长工抬闵远同上,放书房。)

单有缘  (白)     家院。用姜汤救醒。

单院子  (白)     是。

             姜汤有了。

单有缘  (白)     快些灌下。

单院子  (白)     是。

(单院子灌。)

单院子  (白)     这位公子醒来!

闵远   (西皮导板)  适才昏迷坠金蹬,

单有缘  (白)     公子醒来!

闵远   (白)     啊!

     (唱)     二目睁开落泪痕。

单有缘  (白)     相公贵姓高名,家住何处?

闵远   (白)     哎!

     (西皮正板)  见一老者对面问,

             不由一阵恸伤情。

             口尊老丈听我禀,

             贵耳留神在上听:

             学生祖居河南郡,

             开封府内有门庭。

             祖上三代为官正,

             我父刑部作公卿。

             刑部大堂为重任,

             姓闵名觉保晋君。

             只为本参贼奸佞,

             直言奏主遭王嗔。

             不辨贤愚龙颜怒,

             下在南牢锢禁中。

             学生在家听凶信,

             要去救父进都京。

             救父赶路心急胜,

             忽然坠下马能行。

             一阵昏迷神不定,

             险些我命活不成。

             不知为何来至此,

             望求说与罹难人。

单有缘  (西皮原板)  公子不必细盘问,

             且听老朽说其情。

     (白)     实不相瞒,听在下说其情由:老汉单有缘,今年六十三岁。所生一男一女。犬子名唤单洪,不读诗书,最爱习武,每日舞棒弄枪,情性愚蠢。小女彩屏,身在闺门,还未出聘。今日老汉忽听家院来报,说庄外大路旁边,有一人昏倒在地。是我闻知心中不忍,故此令人把公子抬至舍下,用了些姜汤将公子灌醒。

     (西皮二六板) 三生有幸今会面,

             莫道无缘却有缘。

             若不嫌弃屈尊驾,

             暂在舍下住几天。

             待等贵体病无染,

             那时再去见慈严。

闵远   (西皮二六板) 多蒙老者施恩典,

             再谢员外好心田。

             如此厚德恩非浅,

             救命之恩重如山。

单有缘  (西皮二六板) 些须小事我怎敢,

             公子何须礼太谦。

             还有一事来请教,

             公子有话自请言。

     (白)     请问公子。令尊大人被朝廷风问插入南牢,相公身在书门,并无作官,又不能见驾,如何救父出监?小老儿不明,望乞说明就里。

闵远   (白)     员外有所不知:我家自幼与田丞相割下衫襟,田小姐许配学生。只因两亲家不和,故此还未过门。我如今上京,哀求岳丈在圣驾前保奏,赦放我父出险。因此要上都京。

单有缘  (白)     哎!

(单有缘叹气。)

单有缘  (白)     原来公子是田府的姣客。实不相瞒,田丞相是我们华州人民。田老爷自在京为官,他的家眷现今在此居住。丞相有位公子名唤田松,为人刁恶无比。仗着他父势力任性胡行,欺压良善。此处的军民人人切齿,谁不恨骂。众人与他起了个浑号,叫恶虎田松。若闻其名,无人不怕。实在可恨!

     (西皮正板)  提起田松情性莽,

             任性胡为太强梁。

             倚仗他父为首相,

             哪管天理与昭彰。

             将来报应他头上,

             为恶之人焉久长。

闵远   (西皮二六板) 老丈一席良言讲,

             他父子果然似虎狼。

             上苍有报难逃往,

             作恶自有五阎王。

(单洪上。)

单洪   (白)     咳嗽!

     (西皮摇板)  诗词歌赋才学广,

             苦读圣贤念文章。

(单洪进门。)

单洪   (白)     爹爹!

(闵远看。)

单有缘  (白)     公子,这就是犬子单洪。

             快来拜见闵公子。

闵远   (白)     哦,这就是令公子。请坐。

             学生观看令郎款格不俗,日后福分不小。若不嫌弃,结为昆仲。

单有缘  (白)     既是公子见爱,小老儿遵命而行。

             家院。看香案伺候。

单院子  (白)     遵命!

闵远   (唱)     来至神前身跪定,

             弟兄须要叙年庚。

单洪   (唱)     小弟二十单一岁,

             单洪在次你长兄。

闵远   (唱)     不愿同生愿同死,

             患难相交作弟兄。

             闵远二十单二岁,

             贱辰八月中秋生。

单洪   (唱)     哪个若是将心变,

             自有上苍不容情。

闵远   (唱)     盟誓已毕头叩定,

单洪   (唱)     随即焚香谢神灵。

闵远   (唱)     二次又把义父拜,

单有缘  (唱)     彼此欢喜笑盈盈。

             你弟兄相逢三生幸,

             胜似同胞一母生。

             大家归坐且安静,

             一同谈心把话明。

单洪   (白)     我看兄长你体瘦形衰,甚是虚弱。再要受了辛苦,只恐不便。依小弟主意,权且住在舍下,待等贵体痊愈,那时再进京不迟。

闵远   (白)     多蒙美意。但只一件,怎奈我父现在南牢,愚兄的心急如火,至迟不过三两天,把身体将养好些,我就要告辞进京。

单洪   (白)     兄长救父的心切,小弟也不敢多留。

单有缘  (白)     书房不便。

             家院,客厅宽阔,备下酒晏大家同饮。

单院子  (白)     遵命。

(单院子下。)

单有缘  (白)     大家转至客厅。

闵远   (白)     义父请!

单有缘  (白)     请!

单洪   (白)     兄长请哪!

(单有缘、单洪、闵远同下。)

【第三场】

(单彩屏上。)

单彩屏  (西皮二六板) 可叹我母亡故早,

             撇奴每日受煎熬。

             昨晚三更得一兆,

             猛虎扑帐为哪条?

             父圆贵人必来到,

             但不知应在哪一朝?

(丫鬟甲上。)

丫鬟甲  (白)     走啊!

     (唱)     进得绣阁忙禀告,

             见了小姐说根苗。

     (白)     奴婢特来回禀小姐:方才员外爷令安童带领长工,把一个有病的书生招到咱家。救醒问他,他乃是刑部大堂闵大人的公子,因为上京救父,受了点辛苦,忽然昏迷不醒,栽倒在地。他感念员外爷的救命之恩,竟与咱家的大相公叩头八拜为交,结为生死弟兄。现今在客厅内饮酒。

单彩屏  (白)     呀!

     (西皮二六板) 听她言来自沉吟,

             心中展转暗思忖:

             细想昨晚得一梦,

             一只猛虎卧街心。

             今朝果然应吉兆,

             来了闵家后代根。

             此子将来成大器,

             命大福洪是贵人。

             天伦若是有主意,

             就该与我定终身。

     (白)     丫鬟。你大爷与那闵公子在客厅饮酒,我意欲要前去隔窗偷看偷看,不知你的心下如何?

丫鬟甲  (白)     小姐既要隔窗偷看,奴婢就同小姐暗暗前去。

单彩屏  (白)     丫鬟,带路!

     (唱)     离了香阁奔前院,

             去到客厅看根源。

(单彩屏、丫鬟甲同下。)

【第四场】

(单院子上,单有缘上。〖小吹打〗。单洪、闵远同上。)

单有缘  (白)     家院,看酒。

             义父我素不食荤,你弟兄畅饮,待我亲自奉敬。

闵远   (白)     义儿不敢当了!

单有缘  (笑)     哈哈!

     (白)     使得的。

单洪   (白)     兄长请!

闵远   (白)     请哪!

单有缘  (西皮正板)  家寒菜薄不为敬,

             望乞开怀饮杯巡。

闵远   (西皮正板)  义儿蒙恩深义重,

             恩如再造一般同。

             但愿救父多侥倖,

             难忘今朝这段情。

单洪   (西皮摇板)  义气相投为昆仲,

             胜似同胞共同生。

             刚强哪怕猛虎勇,

             一腔侠义又怀忠。

             有朝一日春雷动,

             猛烈能降混海龙。

(丫鬟甲、单彩屏同上。)

单彩屏  (西皮二六板) 远远听得语声喧,

             开怀畅饮把话谈。

             舔破窗棂睁杏眼,

             慢闪秋波往里观。

             看罢一会将头点,

             暗暗夸奖两三番。

             据我观瞧闵公子,

             日后发达作高官。

             可惜奴家福份浅,

             怎能与他结良缘?

             越思越想心自叹,

             丫鬟随我转回还。

(单彩屏、丫鬟甲同下。)

单洪   (白)     兄长请哪!

闵远   (白)     贤弟请!

     (西皮二六板) 贤弟英勇武艺精,

             弟兄欢悦长笑容。

             我看贤弟品貌重,

             何愁腰玉把侯封。

             果然贤弟身荣贵,

             不枉结拜一段情。

单有缘  (西皮导板)  天色已晚同安寝,

     (唱)     且请后面饮杯巡。

单有缘、
单洪、

闵远   (同笑)    啊,哈哈哈!

(单有缘、单洪、闵远同下。)

【第五场】

(丫鬟甲、单彩屏同上。)

单彩屏  (西皮摇板)  适才离了客厅院,

             急忙款动小金莲。

             堪堪不觉天色晚,

             你我主仆且安眠。

丫鬟甲  (白)     天不早了,也该睡了哇。

(丫鬟甲进帐子。〖起初更鼓〗。单彩屏坐外场椅。)

单彩屏  (白)     哎呀亲娘吓!

     (二黄正板)  一更三点月东升,

             思想亡母好伤情。

             独坐绣阁心烦闷,

             思想终身靠何人?

             可叹亲娘早丧命,

             撇得一家两分离。

(〖起二更鼓〗。)

单彩屏  (二黄正板)  星移斗转交二更,

             彩屏心中不安宁。

             夜梦猛虎多侥倖,

             父意定有贵人临。

             奴观公子好貌品,

             后来必然荣耀身。

(〖起三更鼓〗。)

单彩屏  (二黄原板)  听庙中打罢了三更时分,

             一轮明月照窗明。

             翻来覆去自盘问,

             可叹奴家守孤灯。

             夜尽更深俱肃静,

             只恐错过奴终身。

(〖起四更鼓〗。)

单彩屏  (二黄原板)  我听庙中打罢了四更整,

             只见丫鬟睡沉沉。

             奴有心事对谁论,

             好叫我一阵痛悲声。

             终身之事有天定,

             何必妄想思婚姻。

(〖起五更鼓〗。)

单彩屏  (二黄原板)  鸡鸣犬吠交五更,

             一夜无眠到天明。

             想起娘在多欢庆,

             到如今娘故赴幽冥。

             无奈何只得奴安寝,

(单彩屏进帐子。)

单彩屏  (二黄摇板)  苍天不负红颜人。

(〖亮更〗。单有缘上。)

单有缘  (二黄摇板)  备办祭礼多齐整,

             清明佳节祭坟茔。

     (白)     丫鬟,开门来!

(丫鬟甲醒。)

丫鬟甲  (白)     哎呀,天不早了。

单有缘  (白)     丫鬟,开门来!

丫鬟甲  (白)     员外来了。待我开门。

(丫鬟甲开门。)

丫鬟甲  (白)     员外爷真起得早。

单有缘  (白)     今乃清明佳节,家家俱各祭扫坟茔。你家小姐可曾梳洗了?

丫鬟甲  (白)     小姐还睡哪。

单有缘  (白)     将你小姐唤醒,说我来了。

丫鬟甲  (白)     是。

             小姐醒来,员外爷来了。

单彩屏  (二黄导板)  耳旁听得人唤醒,

     (白)     哎呀!

单有缘  (白)     儿吓!

单彩屏  (唱)     原来爹爹到来临。

     (白)     爹爹为何今日起得这般甚早?

单有缘  (白)     儿吓,今日乃是清明佳节,为父的要同你到你母亲坟前拜祭,不知儿意下如何?

单彩屏  (白)     爹爹之言,正合儿意。还有一事,我想此去离坟不远,又是乡村小道,不必坐车,只领丫鬟、乳母步行前去。

单有缘  (白)     既然如此,不用车轿,与儿一同步行。少时我到客厅对你兄长言讲,为父同儿前去祭扫坟茔,叫你兄长陪伴闵公子照管家下。

(四单家丁、安童、单院子、丫鬟乙、单奶母自两边分上。)

单有缘  (白)     安童抬着食盒,丫鬟仆妇人等跟随小姐前去祭扫坟茔。

四单家丁、
安童、
单院子、
二丫鬟、

单奶母  (同白)    遵命!

单有缘  (白)     我儿即速梳粧,随为父前往。

单彩屏  (白)     遵命。

单有缘  (白)     大家用些点心,早去早回。

             安童,听我吩咐。

     (二黄摇板)  备办祭礼要齐整,

             大家一同祭坟茔。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田家丁、丑院子、田松同上。)

田松   (西皮摇板)  我父在朝为首相,

             全凭势力镇朝纲。

     (白)     我,田松。爹爹在朝身为首相。也是我一生最喜浪荡,爱惜吃酒取乐。今乃春光明媚,为此带领家丁们郊外游春。

             小子们,带路!

     (西皮摇板)  自幼生来多浪荡,

             喜爱美貌女娇娘。

             郊外游春闲散逛,

             游春玩景乐心肠。

             小子们带路朝前往,

             春风春月好风光。

(四田家丁、丑院子同领下,田松下。)

【第七场】

(四单家丁、二丫鬟、单奶母抬食盒子同上,安童上,单彩屏、单有缘同上。)

单有缘  (西皮正板)  时逢三春天气暖,

             已过蟠桃三月三。

             四野春景真好看,

             万紫千红最可观。

             阵阵和风扑满面,

             桃红似火柳如烟。

             初生蝴蝶白一片,

             来往穿花把蕊鲜。

             远望坟台路不远,

(众人同走小圆场。)

单有缘  (唱)     不觉来到坟茔前。

     (白)     安童,将祭礼摆下。

四单家丁、

安童   (同白)    啊!

(单彩屏拜,哭。)

单彩屏  (三叫头)   母亲!亲娘!哎呀娘吓!

     (西皮导板)  眼望坟台跪平川,

     (三叫头)   我母!亲娘!喂呀娘亲吓!

     (唱)     不由一阵恸伤惨。

             口中只把亲娘唤,

             可叹你无常丧黄泉。

             儿交八岁母命染,

             幼女无娘实可怜。

             世人命苦谁比我,

             自古薄命是红颜。

             绣户闷坐长思叹,

             跟着父兄受熬煎。

             想起萱堂恩非浅,

             总因无娘苦难言。

             女儿前来空祭奠,

             犹如利刃把心捥。

             泪似珍珠如雨点,

     (白)     也罢!

     (唱)     不如随娘鬼门关。

单有缘  (白)     儿吓!

     (唱)     为父向前来解劝,

             哪有人死能复还?

             纵然你母寿命短,

             儿止悲痛免泪连。

             儿哭娘来父悲惨,

             为父也觉心痛酸。

     (白)     儿不必哭了。哭到多时,也不过如此。你我父女回去罢。

单彩屏  (白)     喂呀娘吓!

单有缘  (唱)     家丁们引路回故道,

(四田家丁、丑院子、田松同上,田松看。)

田松   (白)     哟!

     (唱)     迎头正遇女多姣。

             我看此女真俊俏,

             风流难画又难描。

             柳眉杏眼容颜好,

             银牙相衬小樱桃。

             湘裙半露金莲翘,

             令人一见把魂消。

             汉室貂蝉差不少,

             好比嫦娥下天曹。

             看罢一会真美貌,

单有缘  (白)     回去罢!

(四单家丁、二丫鬟、单奶母、安童、单有缘、单彩屏同下。)

田松   (白)     哎呀!

     (唱)     意马心猿舍不牢。

     (白)     我看此女长的十分美貌,真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叫我心猿难安。

             你们可看见这个女子没有?

四田家丁、

丑院子  (同白)    我等没看见。公子爷竟是为何发愣?

田松   (白)     我倒不是发愣。我竟看着这个美貌女子,要是与我成了夫妇,哪怕就是气绝而死,落一个惜花之鬼,我也情愿哪!

     (西皮二六板) 犹如痴呆心暗想,

             一心要娶女容粧。

             眼望尔等把话讲,

             大爷有言听端详:

             此女风流绝色样,

             压倒翠芳世无双。

             愿费资财银万两,

             愿与此女配鸾凰。

丑院子  (唱)     公子爷竟是心妄想,

             何必枉费这心肠。

田松   (白)     哎!

     (唱)     尔等引路回家往,

(四田家丁、丑院子、田松同当场出门回家。)

田松   (白)     哎呀!

     (唱)     大家一同话商量。

     (白)     小子们,你等可知这女子,她是谁家的小姐?

丑院子  (白)     离此不远有一村庄,名叫单家庄,此人姓单名有缘,家中颇有银钱。大爷不必妄想。他不过是寻常愚蠢之人。

田松   (白)     哎!

     (西皮摇板)  无精打采心不爽,

             抵耳挠腮心着忙。

             低下头来把计想,

(田松想。)

田松   (白)     哦,有了!

     (唱)     忽然一计上心旁。

     (白)     小子们。你大爷倒有一计。

四田家丁、

丑院子  (同白)    大爷有何妙计?

田松   (白)     你们拿我名帖,把那单员外请到我家。见面之时,我只说他与老爷幼小作下儿女亲家,将他女儿许配与我,从小定下亲事。老爷现在朝中伴驾,不能回家,故此耽延,还未过门。若依了亲事,万事皆休。倘若不依,重打一顿,然后把他送到州衙,监禁起来。他家内无人,把那女子抢来,成其婚配,岂不是好?家院拿了我的名帖快去,即请单员外前来。

丑院子  (白)     是。遵命。

(丑院子下。)

田松   (笑)     哈哈哈哈!

     (唱)     家中安排设罗网,

             要与他女配鸾凰。

             吩咐家丁安停当,

             千万不可漏形藏。

(丑院子、单有缘同上。)

单有缘  (白)     走哇!

     (唱)     我与他素日无来往,

             平白相请为哪桩?

丑院子  (白)     到了。你老人家略站片刻,待我进去回禀一声。

单有缘  (白)     有劳了。

丑院子  (白)     启大爷:单员外请到。

田松   (白)     待我亲自出去迎接。

(田松出门,看。)

田松   (白)     啊,单员外!

单有缘  (白)     啊,公子爷!

(田松笑。)
田松、

单有缘  (同笑)    啊哈哈哈!

田松   (白)     员外请。

单有缘  (白)     公子爷请。

田松   (白)     员外请坐。

单有缘  (白)     请坐。

田松   (白)     员外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单有缘  (白)     岂敢。少来与公子爷问安,望乞海涵。

田松   (白)     岂敢。

单有缘  (白)     请问公子爷呼唤小老儿前来,不知有何见谕?

田松   (白)     员外听了!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喜气生,

             尊声员外听分明:

             晚生斗胆把驾请,

             有个缘故在其中。

             老爷京中捎书信,

             内有一事写分明。

             曾与员外结秦晋,

             令爱许配我学生。

             老爷在京数年整,

             故此耽搁数载春。

             奉请前来通家信,

             眼下聘请把婚成。

单有缘  (白)     哎呀,公子爷吓!

     (唱)     听罢言来吃一惊,

             尊声公子听分明:

             此事叫我心纳闷,

             老汉一点不知情。

             令尊本是官高品,

             百姓结亲礼不通。

             你信口之言无凭证,

             图赖亲事万不能。

田松   (白)     啊!

     (唱)     不由动怒手指定,

             你今错认定盘星。

             昔日既然把亲允,

             今朝如何不应承?

             你若执迷不肯醒,

             性命残生眼下倾。

             吩咐家丁将他捆,

             绑这老儿送官厅。

四田家丁 (同白)    捆捆捆,打打打!

单有缘  (白)     哎呀!

     (唱)     这公子强暴太烈性,

             不由着忙胆怕惊。

             左思右想主意定,

             暂且只可顺他行。

             老朽今朝把亲允,

             慢慢商议好调停。

     (白)     哎呀公子爷!当初我与令尊老爷定亲,原是有的吓。日久我就忘记了。

田松   (白)     着哇!哪个还诈你的亲事不成?本月初八日一准要娶亲过门。老岳父暂且回家安排安排。我也不远送了哇。

单有缘  (白)     小老儿告辞了。

             哎呀!

     (唱)     这是我家门多不幸,

             无故平地风波生。

(单有缘下。)

田松   (笑)     哈哈哈哈!

     (唱)     耀武扬威将他镇,

             只为红粉美佳人。

             姻缘本是前生定,

             月老拴就红线绳。

             且喜亲事他应允,

             要想追悔万不能。

     (笑)     哈哈哈哈!

(众人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115 ┊ 字数:10160 ┊ 最后更新:2019-08-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