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莲灯》【五本】

主要角色
傅奴:末
闵远:小生
闵觉:老生
单洪:小生
阴阳判官:净,半黑半白纱帽,半黑半白蟒,半黑半白髯口
田翠兰:旦

情节
晋时宰相何道安(前本作贺道庵)与史后有隙,遂与太监同谋,雇人装刺客冒称史侄,诬捏史后主使。闵觉审问刺客,虽未得口供,然对何道安之奸佞,则知之甚悉。故上参何道安。惜晋君不明真相,反下闵觉于狱。闵觉入狱后,自分必死。乃派其家人傅奴,往告其妻,劝彼等远逃避难。其妻闻信后,不肯远逃,反令傅奴帮同其子闵远至京都,营救闵觉。途中宿一古庙,夜半火判显灵,示意傅奴,谓闵觉被押之南牢,将遭大火,闵觉必被烧死。若欲救主人,必至昆仑莲花山仙果洞道德真君处,求取九莲灯,方得有效。傅奴救主心切。乃由闵远独自赴京,己则单独冒险,求取九莲灯。二人分手后。闵远一日因病倒卧单有缘门旁。单有女彩屏,夜梦猛虎扑门,似是吉兆,遂将闵远迎入家中,代为治疗。后单有缘见闵远人才出众,乃令与其子单洪,结为金兰。清明之日。单有缘同彩屏上坟插柳,被田尚书之子田松看见,遂托人强来求婚。单有缘畏田松势力,极端为难。单洪武艺高强,遂定计伪装其妹,嫁至田家,好将田松杀死,乃令其父妹同闵远先行远逃。为途中方便计,并令其妹与闵远结婚。惟田松将单洪接至其家,将入洞房前,忽患重病,不得已由其妹田翠兰代入洞房。单洪发现并非田松而系其妹,其妹谓恪于礼俗,未便再与他人结婚。二人遂弄假成真,但虑翌晨被其兄发现,必生问题,二人遂相偕逃出。至其乳母之妹家中暂住。傅奴往仙果洞求九莲灯,例须经过阴阳界,即阴间与阳间之分界处,有各种鬼神把守。且在途中,有种种危险及艰苦。傅奴救主心切,一切不顾,终得和合二仙等之助,安抵仙果洞,面谒道德真君。真君怜其真诚,遂允令仙子带九莲灯下凡间。适皇后产生太子。晋王大赦囚犯,十帝阎君,奏请玉帝,谓囚犯出狱,必又扰乱治安,玉帝乃令火德星君,将狱起火,烧死囚犯,闵觉自在其内。因仙子将九莲灯悬于闵觉处,得以无事。监狱官报知晋王,认为系有神保护。晋王大悟,遂将闵觉赦出,官复原职。闵觉虽赖傅奴之求得九莲灯,得不烧死,但傅奴并不知晓。在求得道德真君允派人送九莲灯后,即又照原路返回。经过阴阳界,又至曾经住宿之寺中。寺僧感其忠诚,告以前往京都,必经过某地。该地黄雄作乱,恐有危险。乃教以武艺,并授一镔铁剑,以防不测。又单洪自与田小姐逃出后,暂避其乳母之姨陈氏家中。为访求其父及闵远起见,单洪乃留田小姐于陈氏家中,独自登程。单洪至京都时,闵远已与其父闵觉见面,适遇皇家开考,单洪及闵远各中文武状元,晋王即令二人挂帅往平黄雄之乱。第一仗告捷,惟因黄雄困守山中,不肯外出。晋营中粮食不足,不得不向朝中请粮。而田小姐避留之处,又因黄雄之乱,地方不靖,遂与乳母及陈氏远逃。途中被兵冲散,只田小姐与陈氏宿一店中。店主之子,因窥田小姐美,欲逼成婚。适乱兵至,将店主全家杀死。但又将田小姐抢走。适傅奴行至该地,见田小姐情形,定系被抢,遂将贼首杀死,救出田小姐。田小姐即认傅奴为义父,约定同行赴京。又巧遇闵夫人正由原籍晋京,主仆互遇,喜出望外,遂一同晋京。黄雄困守山中,贪恋酒色,其部下某,向单洪投降。单洪遂乘机将黄雄杀死,凯旋而归。于是单有缘与单洪、田小姐及闵远与单小姐等,均得晤面。时田小姐之父田令孜正为宰相,由田小姐向其父叙述经过,田、闵两家,由是合好。并一同奏请晋王诰封傅奴云。剧中穿插细节甚多,为省篇幅,仅述其梗概如上。

注释
本剧剧情,与《粉宫楼》相同。惟《粉宫楼》剧,只系本剧之一部,仅至闵觉审问刺客未得真实口供即止。本剧共十本。
按此剧本原为十二本,惜稍有遗失。好在内容情节,尚可连串。兹先行付印,日后若能找得,当再补足也。

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09.4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田奶公、田奶母、田翠兰、单洪同上。)

田翠兰  (西皮摇板)  气短神虚难扎挣,

             沿路快马遍体疼。

             眼望公子把话论,

             休要催驹款款行。

     (白)     公子,我在马上显得遍体浑身骨软头疼,要慢慢催马罢。

单洪   (白)     哎呀。若是紧急催马,跑坏小姐;若是迟慢有人追来,将你赶回,你却无颜见你兄长。实在为难吓!

田奶公  (白)     哎呀公子不必着急,我想起一事。离此不远,我有一个胞妹,乃是孀妇,并无儿女,倒也方便。不免投在我妹子家中安身。公子随后再去寻找令尊,若见了员外,一同到长安找下住宅,再来迎请我家小姐,岂不两全其美?

单洪   (白)     奶公之言,甚是有理。不知小姐意下如何?

田翠兰  (白)     倒也安稳。如此大家一同前往。

单洪   (西皮摇板)  撞破玉笼飞彩凤,

             顿断金锁走蛟龙。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二车辆、闵远、单彩屏、二丫鬟、奶母、单有缘同上。)

单有缘  (唱)     前途等了三日整,

             不见我儿到来临。

     (白)     儿吓,你兄长此时三日还不见赶来,只恐有凶无吉。好叫为父心如刀搅。

闵远   (白)     岳父,吉人自有天相,何必悬挂?走差了路,也是有的。

单有缘  (白)     只好听天由命。紧紧赶路。

     (唱)     行了一程又一程,

             一路悬挂小姣生。

             不觉来到咸阳郡,

             寻一店房且安身。

闵远   (唱)     紧紧赶路往前进,

(二车辆、闵远、单彩屏、二丫鬟、奶母、单有缘同走大圆场。)

单有缘  (唱)     只见日落坠西沉。

     (白)     店家,店家。

(店家上。)

店家   (白)     啊哈!

     (念)     高挂一盏灯,安歇四方人。

     (白)     老人家敢是歇店么?

单有缘  (白)     正是。将马匹牲口带进店房,多加草料。

店家   (白)     是。老人家,看这上房倒也干净,就在这里罢。

单有缘  (白)     好。贤婿请坐。

闵远   (白)     请坐。

店家   (白)     老人家用些什么饭?

单有缘  (白)     少时自有吩咐与你,去罢。

店家   (白)     是。若是用酒用饭,老人家唤我。

单有缘  (白)     那是自然。

店家   (白)     我听信哪。

(店家下。)

闵远   (白)     岳父,小婿欲要进监睄看,探望天伦,不知尊意如何?

单有缘  (白)     既然来到京都,父子之情,岂有不睄看令尊之理。但只一件。

闵远   (白)     哪一件?

单有缘  (白)     田丞相权高势大,二来何道安的耳目甚众。此番前去,须要小心仔细吓!

     (西皮摇板)  开言便把贤婿唤,

             我有一言听根源:

             此去若把天伦看,

             须得把你名姓瞒。

             只恐田相奸毒险,

             他要闻知起祸端。

             独霸朝纲威权占,

             二来暗防何道安。

             你看今日天色晚,

             明天再去探一番。

             店家与我备酒宴,

店家   (内白)    是啦!

单有缘  (西皮摇板)  翁婿计议把话谈。

(众人同下。)

【第三场】

(禁子上。)

禁子   (白)     啊哈!

     (数板)    禁子无情,禁子无情,睁眼就认铜钱。是我爸爸我也不放松,我也不放松。

     (白)     我,南牢狱神庙内禁子便是。只因我收了一案差使,很是得钱。这位老爷名唤闵觉。因圣上听信谗言,这位老爷大概受了屈啦。时常赏我,是我不过意,任凭是谁来睄看睄看,我也不拦阻。今日天气晴和,我说闵老爷出来眼亮眼亮。

闵觉   (内二黄导板) 为国忠良不长久,

(闵觉上。)

闵觉   (二黄正板)  尽是奸贼用计谋。

             不能得见亲骨肉,

             思想叫我泪交流。

             姣儿玉良还年幼,

             想起结发好忧愁。

             合家重聚不能够,

             相逢除非梦里求。

             时常相见好良友,

             知己知彼心意投。

             大家意欲把本奏,

             同心要救活命留。

             愿作忠良名不朽,

             一但无常万事休。

             只看奸贼横行走,

             作恶焉有下场头。

禁子   (白)     闵老爷,你老人家被屈,我全然知晓。不必忧愁,自有上天保佑。你哪出来畅怀眼亮眼亮。我给你哪沏点茶去。

(禁子下。)

闵觉   (二黄正板)  这禁子待我情意厚,

             好心相劝免忧愁。

             苍天若能相护佑,

             满斗焚香把神酬。

(闵远上。)

闵远   (白)     走哇!

     (唱)     顺着大街过巷口,

             悬挂天伦暗泪流。

             来至衙署往内走,

(禁子上。)

禁子   (白)     呔!

     (唱)     你是何人说根由?

     (白)     你是作什么的?是哪里来的?

闵远   (白)     我乃河南人民。身在黉门,与刑部闵老爷乃是故土乡亲。望乞兄长方便一二,容我进去一会。多将酒资相送。

(闵远拿银子。)

闵远   (白)     来来来,吃杯酒罢。

禁子   (笑)     哈哈哈哈!

     (白)     这位相公,若论闵老爷比不得别人,既是远路来看乡亲,我们也不得不方便。

(禁子开虎头门。)

禁子   (白)     我这多谢了哇!

     (笑)     哈哈哈哈!

闵远   (白)     有劳了哇!

(闵远进门。)

禁子   (白)     跟着我走。

(禁子、闵远同走小圆场。)

禁子   (白)     闵老爷现在这狱神庙内,尊公进去罢。我到后面沏茶去啦。

(禁子下。闵远哭。)

闵远   (白)     哎呀!

     (唱)     进得庙来用目睁,

             只见天伦戴锁绳。

             子见父来疼难忍,

             不似当年旧形容。

             心中好似油烹滚,

             双膝跪在地流平。

     (白)     啊爹爹!

闵觉   (白)     啊。你是哪个?

闵远   (白)     孩儿闵远。

闵觉   (白)     啊。你是我儿闵远?

闵远   (白)     正是。

闵觉   (白)     儿是玉良?

闵远   (白)     孩儿玉良。

闵觉   (白)     哎呀,儿吓!

     (唱)     可叹为父遭险困,

             见儿叫我痛伤情。

             为父忠义刚直正,

             心怀赤胆报朝廷。

             只为奸相上参本,

             将父关入南牢中。

             天子宠信贼奸佞,

             恐怕我命活不成。

             要想你父脱此困,

             除非点石鱼化龙。

             吾儿远来父看定,

             儿尽天伦父子情。

             儿赶紧急速回原郡,

             随母度日务庄农。

             莫要妄想守本份,

             不必为官作上卿。

             我儿不信看为父,

             忠良反被奸佞倾。

闵远   (唱)     爹爹训教儿方醒,

             不由痛泪好伤心。

             为儿在家闻凶信,

             与母商议探严亲。

     (白)     启禀爹爹:孩儿在离家路途之中,夜宿古庙,梦见火判指引傅奴前往西川仙果洞莲花山,拜求九莲灯去了。为儿独自一人往前赶路,谁知不幸儿又得了暴病,巧遇单员外。奸相之子田松讹诈婚姻,单公子假扮新人。无奈儿未遵父命,招赘了单家小姐。是儿别后之事,禀知爹爹知道。

闵觉   (笑)     哈哈哈!

     (白)     好哇!

     (唱)     吾儿既然把亲允,

             胜似奸臣女钗裙。

             为父一死何足论,

             留得美名万古存。

             此地不宜欠安稳,

             你要久居祸必生。

             好好回家毋孝敬,

             发愤攻书早成名。

             龙门高跳身得中,

             写本条陈奏晋君。

             先参道安贼奸佞,

             后救为父出牢中。

     (白)     儿在途中巧遇恩人单员外搭救,又将小姐许配与你,为父甚是欢喜。那奸相佞党之女,娶之不宜。两下就此断亲,也是好的。

闵远   (白)     孩儿已经立誓不要田门之女。

闵觉   (白)     好!儿吓,此乃监牢之地,快些走罢。不必在此久恋。

闵远   (白)     如此孩儿告别了。

(闵远哭。)

闵觉   (哭)     儿吓!

闵远   (唱)     父流泪来儿悲伤,

             孩儿有言听端详:

             眼睁圣上开科场,

             何愁成名姓字香。

             倘若侥幸登皇榜,

             丹墀一本奏君王。

             定然参倒何丞相,

             救父脱难免灾殃。

             那时报明父冤枉,

(闵觉、闵远同三哭。)

闵远   (唱)     满斗焚香谢上苍。

(闵远回头,三哭。)

闵远   (白)     哎呀,天伦哪!

(闵远下。)

闵觉   (哭)     儿吓!

     (唱)     狱神庙去了儿玉良,

             父子悲痛泪两行。

     (哭)     哎呀儿吓!

(闵觉下。)

【第四场】

(和圣、合圣同上。)
和圣、

合圣   (同西皮摇板) 斜眼懒观花世界,

             终日打坐在蓬莱。

     (同白)    吾乃和合二仙翁是也。

和圣   (白)     大仙请了。

合圣   (白)     请了。

和圣   (白)     你我在海岛上静坐,猛然只见西南有一股怨气冲到霄汉,原来是义仆傅奴求灯救主。路途遥远,焉能得到?你我变三个黄牛,一支猛虎阻路,你我变作两个牧童模样,使起神风,送他早到西川阴阳界,去到莲花山仙果洞,早求莲灯,救他主人出监。

合圣   (白)     大仙慈悲,你我变来。勅令。

(虎形、三牛形同变上。)

合圣   (白)     你我且到山旁等他便了。

     (唱)     相助神风指迷路,

             慈悲善念等义仆。

(和圣、合圣、虎形、三牛形同下。)

【第五场】

(傅奴上。)

傅奴   (白)     走哇!哎呀天哪!

     (二黄摇板)  行了一程又一程,

             救主拜请九莲灯。

     (白)     俺,傅奴。心怀忠义救主,行至中途,不想我这马栽倒,气绝而亡。我想这马一死,乃是小事,怎奈救主求灯,只恐耽误日期。那时节我家老爷可就一命休矣。还是我为仆的虔心不至。

(火彩。虎形上。)

傅奴   (白)     哎呀!看前面这座高山,甚是凶险,倒要小心穿山而过。

     (二黄摇板)  我傅奴救主怀忠正,

             不顾中途险与凶。

             迈步且把山口进,

(傅奴怕。)

傅奴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见一猛虎把路横。

             遍体斑斓和秀锦,

             二目圆睁令人惊。

             猛虎挡道不大紧,

             只恐救主去不成。

     (白)     哎呀也罢!

     (二黄摇板)  猛虎纵然伤了我的命,

(二牧童上同,三牛形同上,虎形下。)

二牧童  (同白)    行路的那人快些回来。那猛虎伤人!

傅奴   (白)     哎!

     (二黄摇板)  听得背后有人声。

     (白)     哎呀!原来是两个牧童。哎呀!

二牧童  (同白)    你有什么紧情?难道连死你也不怕?你将始末原由,告诉我二人。

傅奴   (白)     哎呀,二位小哥。我为我的主人身遭大难,囚禁监牢。我同少东人夜宿古庙,蒙神人指引,去往西川仙果洞莲花山拜求九莲灯,方能救主。我那少东人他往京都去了。只是我一人要去求灯,行至此山,遇见这只猛虎。我因心急,也就顾不得害怕。纵然伤了我命,也算我尽了救主之心了哇!

(傅奴哭。)

傅奴   (白)     哎呀!

二牧童  (同白)    好好好。你倒是一个义仆。人怀善念,天必加护。自有神佛保定。你这救主之心,令人可敬,我们弟兄情愿送你去往西川。不知你的心意如何?

傅奴   (白)     请问二位小哥,此处离西川路远,只恐一时未必得到。

二牧童  (同白)    你只管放心。实不相瞒,我弟兄养活得有这三只耕牛,能够日行千里之程。你我三人各骑一只,保管立时就到。

傅奴   (白)     二位小哥哥。你既养活此牛,它就会耕地,怎么还能有日行千里之程的脚力?真乃难得呀,难得呀!

二牧童  (同白)    傅管家你且上牛,必须把二目闭上,听见风响,且莫睁开,千万要紧。

傅奴   (白)     是是是。知道。

二牧童  (同白)    傅管家骑稳了。闭上二目。

傅奴   (白)     是。

二牧童  (同白)    牛哇,你要快走。

(三牛形同吼。〖风声响〗。)

二牧童  (同白)    呀!

     (唱)     仙家奥妙他难解,

             霎时一阵神风来。

             引他去往阴阳界,

(二牧童、傅奴、三牛形同走大圆场。)

二牧童  (同白)    傅奴,到了。睁开二目罢。

(烟火。二牧童、三牛形同下,留柬帖。)

傅奴   (白)     哎呀!

     (唱)     二小哥不见好奇哉。

     (白)     哎呀,二小哥不见,看那旁有一字柬,待我看来。

     (西皮二六板) 我乃和合二圣仙,

             神风送你到西川。

             舍命去闯阴阳界,

             久后留名万古传。

     (白)     哎呀。原来是神圣指引路径,把我送到西川。哎,虽然至此,也不知那阴阳界现在何处?我只好往前寻找哇!

     (西皮正板)  山路崎区甚凶险,

             高高低低无平川。

             想起恩主心好惨,

             不由长叹泪连连。

             老爷怀忠秉赤胆,

             囚禁南牢甚惨然。

             可叹老爷遇灾难,

             神圣指引巧机关。

             和合二圣发慈念,

             神风送我到西川。

             绕过山头心暗叹,

(傅奴看。)

傅奴   (白)     哎呀!

     (唱)     红日坠落在西山。

             黄昏时候天色晚,

             今晚何处把身安?

(〖内木鱼响〗。)

傅奴   (白)     哎呀!忽听前面有木鱼声响,必然有着庵寺观院。待我到那里借宿一宵,岂不是好哇?

     (唱)     这是神佛睁开眼,

             念我傅奴是心虔。

             天晚只得步行慢,

(傅奴走小圆场。)

傅奴   (白)     哎呀!

     (唱)     果然庙宇在眼前。

     (白)     待我叩打山门。

             师父开门来!

(老和尚上,咳嗽。)

老和尚  (念)     扫地不伤蝼蚁命,喜爱飞蛾纱照灯。

     (白)     是哪个扣打山门,待我看来。

(老和尚开门,看。)

傅奴   (白)     吓,禅师。愚下乃是行路之人,只因天气将晚,难以走路,特到宝刹借宿,望求师父方便。

老和尚  (白)     原来行路之人。施主既来投宿,请到里面去坐。

傅奴   (白)     师父引路。

老和尚  (白)     请坐。

傅奴   (白)     请坐。

老和尚  (白)     施主。此处方近左右,尽是山径险路,并无行人来往。不知施主你今到此有何公干?

傅奴   (白)     哎呀禅师!我名叫傅奴。只为我家主人闵大人遭禁监中,我同我少东人进京探望我那主人。行至中途古庙,蒙神圣指引去往莲花山仙果洞求取九莲灯。路途遥远,又蒙和合二圣点化神风,送我到了此间,因此天色将晚。这是我心腹之事吓!

老和尚  (白)     啊施主。莲花山仙果洞,乃是清雅仙家古境吓!

     (唱)     前途有座阴阳界,

             内有恶鬼把路拦。

             阳世之人也难见,

             如何路过到阴间。

             虽然神圣来指点,

             妄想痴心是枉然。

             施主若听我相劝,

             即速趁早转回还。

             非是贫僧来轻慢,

             路隔阴阳非等闲。

傅奴   (白)     哎呀师父吓!

     (唱)     未曾开言心自叹,

             尊声师父听我言。

             多承慈悲发善念,

             感蒙指教好良言。

             我若不闯阴阳界,

             主人性命难保全。

             哪怕此去把命染,

             纵然瞑目也心甘。

             拜请莲灯神圣感,

             要留义名后人传。

老和尚  (白)     似你这等行事,看来倒是个忠心义仆,真乃世间少有。既然舍命救主,乃是一件好事,我也不便苦苦拦挡。若一定要去,待我指你一条明路。你出了这座山口,不过五里之遥,就是阴阳界。但只一件。

傅奴   (白)     哪一件?

老和尚  (白)     白昼若要前去,阴云滚滚,黑雾迷漫。再也看不出路径。须得夜晚而去。还有一座分界牌,这边为阳,那边为阴。你乃阳世之人,如何得到幽冥地府?你若前去,有许多的厉害,必须把你的来意心事,用表写上。到了阴阳界前,虔诚顶礼用火焚化。倘神佛怜念,放你过去,拜请九莲灯,也未可知。

傅奴   (白)     多蒙禅师指教,弟子尊听。就烦老师替我写一道黄表,趁此天晚,我告辞前去。

老和尚  (白)     那个不难。待我出家人方便与你。我就照你方才言语写来。

(老和尚取笔纸写。〖牌子〗。)

老和尚  (白)     将表揣在怀中,还有这纸张,将它带在身边。若到阴阳界,将火打着好焚化此表。

傅奴   (白)     多谢师父。告辞了!

     (唱)     拜请莲灯答教主,

             我若忘恩天不容。

             我今舍命全忠义,

             存亡身死任苍穹。

     (白)     走!

(傅奴下。)

老和尚  (笑)     哈哈哈!

     (唱)     这样义仆真可敬,

             看他一片虔诚心。

(老和尚下。)

【第六场】

(傅奴上。)

傅奴   (白)     走哇!

     (唱)     为救主顾不得崎区路径,

             只走得遍体乏两腿酸疼。

             出山口喘嘘嘘强打扎挣,

     (白)     啊!

     (唱)     身背后缘何有铁炼声音?

     (白)     此乃山野之境,如何有铁炼之声?待我闪在一旁,观看观看。

     (唱)     迈步儿躲至在树林藏隐,

             树林内闪目观细看分明。

(起阴锣。大鬼、四小鬼押八罪犯同上。四小鬼同拿狼牙铁棒。)

八罪犯  (同唱)    阳间造下千般孽,

             命尽归阴后悔迟。

             阎王发牌来勾取,

             大限来时谁替谁?

大鬼   (白)     呔!

     (唱)     孽镜台前分善恶,

             各人所作各人知。

             眼下就过阴阳界,

             阴风惨惨宇宙迷。

八罪犯  (同唱)    阳间瞒心昧了己,

             只因到处使心机。

             大家伤心齐叹气,

大鬼   (白)     呔!

     (唱)     只恐人依天不依。

     (白)     众小鬼,押了众鬼犯快进阴阳界。

四小鬼  (同白)    呜!

(八罪犯同哭。大鬼、四小鬼、八罪犯同下。)

傅奴   (白)     哦!

     (唱)     只见众鬼往前去,

             傅奴跟随着虚实。

     (白)     原来阴阳界,那边是幽冥地府。我如今既然答救恩主,少不得要舍这条性命。何不跻在这一起亡魂之内,闯过阴阳界,好去拜请九莲灯,搭救我家老爷的大难。我不免将火打着,把黄纸焚化了罢!

     (唱)     忙将黄纸来焚定,

             祝告天地秉虔诚。

             迈步撩衣往前奔,

             赶上亡魂一处行。

(傅奴下。)

【第七场】

(烟火彩。地方鬼、大头鬼、黑白二利见大人鬼同上,同跳,同下。〖急急风〗。八小鬼、地方鬼、大头鬼、黑白二利见大人鬼同上,同站门。阴阳判官上。)

阴阳判官 (点绛唇)   地府阴曹,明察秋毫,阴风绕,恶者难逃,天地循环报。

(阴阳判官上高台。下场拉城,上写“阴阳界”。)

阴阳判官 (念)     明明阴阳界,赫赫枉死城。赏善与罚恶,有冤到此伸。

     (白)     吾乃阴阳界判官是也。奉了阎君之命,把守阴阳界。若有新勾来亡魂,在此挂号,方能放将过去。

             嘟!众鬼卒,伺候了。

(大鬼上。)

大鬼   (白)     走哇!

             启判爷:阳间勾来亡魂,前来挂号。

阴阳判官 (白)     啊,上了号簿,放进阴阳界。

大鬼   (白)     啊。

             上了号簿,放进阴阳界。

四小鬼  (内同白)   呜!

(四小鬼押八罪犯同上,同进关,同下。〖急急风〗。傅奴上跑。)

阴阳判官 (白)     呔!阳魂休得前行,吾神在此。

(阴阳判官踢。)

阴阳判官 (白)     呔!未死阳人,大胆来闯阴阳界,莫非愿死幽冥?

(阴阳判官怒,拉傅奴。傅奴怕。土地上。)

土地   (白)     啊,上圣休要动怒。这个人来闯界牌,先就焚化一道黄表。上圣揽过,便知他的来意。

(土地呈表。)

阴阳判官 (白)     展开,待判爷观看:

             “弟子傅奴,六十岁。祖居河南汴国城人也。因主人上本参佞,遭屈被害,收在监牢。舍身闯阴阳界牌,要去拜请求灯。”

             哦,原来此人是一个忠烈的义仆,舍命前来,为救恩主。我若不容他拜见道德真君,岂不缺了慈悲善念?

(阴阳判官想。)

阴阳判官 (白)     傅奴心怀忠义,怎奈未死的阳人,难入幽冥地府。尊神看守他的尸首。吾神引领傅奴魂魄,前去拜请道德真君。傅奴三魂七魄架在了一处,跟定吾神。

(傅奴进关。)

傅奴   (唱)     红日无光黑惨惨,

             阴云密雾空中悬。

             凉风扑面浑身战,

             体似洒糠一样般。

(二小鬼押曹操同上,过场,同下。)

傅奴   (白)     弟子斗胆动问上圣:这个人不知他身犯何罪,如此这等光景?

阴阳判官 (白)     你有所不知:此乃是三国的曹操。只因他逆恶滔天。自汉室命尽,他就归阴受罪至今。就是奸逆权臣,逼迫受禅台,造下永世千年万般之苦。因此永在阴间,不能转世。

傅奴   (白)     请问上圣:历朝万代的奸臣,也都是一样吗?

阴阳判官 (白)     各有分晓吓!

     (唱)     万恶滔天行奸佞,

             仗势欺压汉室根。

             只因职高权衡重,

             忠良吉平毒药终。

             逼死董妃丧了命,

             满朝文武俱怕惊。

             生前之事若追问,

             恶贯满盈赴幽冥。

傅奴   (白)     这逆恶的奸贼,该当受这无限的罪孽。人人愤恨。自己就是受了几日的荣幸,造下偌许恶端。就是把他斧剁锤颠,难以解恨。

     (唱)     惟恨汉室奸曹操,

             误国欺君霸当朝。

             有劳上圣前引道,

(阴阳判官、傅奴同走小圆场。)

傅奴   (唱)     耳边只听风声高。

             这座城池甚然好,

             再与上圣问根苗。

     (白)     请问上圣:这又是哪里了?

阴阳判官 (白)     你看前面这座城池,与阴阳界相连。你从关口出去,直通仙界莲花山不远。只要你义秉虔诚,包管真君相见。你且出关,吾神不便前去。我在此等候与你,好送你还阳转世。

傅奴   (白)     多谢上圣。我出关去了。

阴阳判官 (白)     小心了。

(阴阳判官下。)

傅奴   (白)     是,我知道。

(傅奴出关。)

傅奴   (白)     看,出得关来,祥云笼罩,好一派清香也。

     (唱)     只为救主前来到,

             何惧中途道路遥。

             竟是一路平川道,

             观见祥云甚可睄。

(傅奴看。二道童自下场门同上。)

二道童  (同白)    傅奴听者:吾奉道德真君差遣,命你前去参拜。跟我们快走哇!

傅奴   (白)     是、是、是。

(二道童同引路。)

傅奴   (唱)     虚虚飘飘神不定,

             犹如身在半悬空。

             绕过山岭用目睁,

             一座高山把路横。

             云霄峰岭冲霄汉,

             瑞气祥云绕眼明。

             奇花野草好美景,

             翠绕祥云遮碧空。

             香风阵阵扑人面,

             浑身气爽又神清。

             越岭登峰来观定,

             一座宫殿盖居中。

             走向前来忙动问,

             再与仙长把话云。

     (白)     二位仙长,此乃是紫府圣界,弟子不敢擅入,烦劳通禀。

二道童  (同白)    你且随我们来,与你通禀。

     (同唱)    遵奉道德真君命,

             引路随定一同行。

(二道童、傅奴同下。)

【第八场】

(十二仙童各手执九莲灯同上,同站门。中间一大九莲灯。〖小吹打〗。道德真君上。)

道德真君 (新水令)   笼光华,瑞霭,散清天,

             莲花山,法身齐现。

             万殊归一本,三教总同源,

             宗派相传,有与那天地共悠远。

(〖吹打〗。道德真君升尘。)

道德真君 (念)     悟彻菩提证妙通,齐家治国有儒宗。五千道德元门祕,圣主恩深喜并崇。

     (白)     吾乃道德真君是也。先事而虑,谓之先觉。后事而虑,谓之后觉。世人昩昩,何由先觉。想如来智慧,诚为先觉。我今所虑,亦因向日镇压妖魔,在这莲花山中,形虽未彰机已渐露。救护生灵,我今当然相护。善哉呀善哉。今有义仆傅奴,闯过阴阳界,特来到莲花山,救主求灯。先已知觉,亦命仙童唤他。远远见傅奴来也!

(二道童引傅奴同上。)

二道童  (同白)    启真君:傅奴唤到,已在殿外候旨。

道德真君 (白)     唤他进见。

二道童  (同白)    领法令。

             真君有命,传你进去。要小心了。

傅奴   (白)     遵命!

(傅奴看。)

傅奴   (西皮二六板) 忽听真君法令传,

             傅奴心中暗堆欢。

             站立殿外来观看,

             殿中仙气甚威严。

             仙童执灯两边站,

             道德真君坐中间。

             将身进殿忙叩见,

             尊声真君听我言:

             只为恩主遭凶险,

             特来求灯到仙山。

道德真君 (西皮正板)  你的主人官高显,

             忠心剪佞要除奸。

             参本怒恼龙颜面,

             闵觉拿问南牢监。

             夜宿古庙遇火判,

             指引与你洩机关。

             闯过阴阳把吾见,

             拜清莲灯你心虔。

             我今若不发慈善,

             你主人焉能命保全?

     (白)     傅奴,你今舍命前来,答救恩主。我若不发慈悲,岂不负你一片忠心?但只一件:这九莲灯非同儿戏,焉能落在凡人之手?况且昨晚,有玉帝传旨,后日就要火焚监牢。纵然付你九莲灯,亦不能赶到。岂不有误大事?

傅奴   (白)     哎呀,圣祖佛爷,大发慈悲,救护生灵罢!

道德真君 (白)     善哉呀善哉。你也不必痛哭,紧紧的哀告。你乃凡夫俗子,岂知佛家的宝灯,就使你将九莲灯随带,你得多日到那京都,此事也就误了。如何能够救得你的主人?我今大发慈悲,可怜你一腔的忠义,你方能来到此方。怜悯你这番舍命之义,我今差遣黄巾力士,将九莲灯拿去,到那刑部之内牢狱安挂,可能救全你的恩主灾难,随时能够出狱。再命仙童,将你引到界关交那判官,好送你还阳。你的难满全消。

傅奴   (白)     多谢真君慈悲!

     (西皮二六板) 恩赐莲灯救主命,

             慈悲浩大广阴功。

             若得救主深为幸,

             不枉舍命来求灯。

道德真君 (唱)     傅奴且把心放定,

             暗中赐你九莲灯。

             义胆忠心人可敬,

             万古千秋流美名。

     (白)     二仙童把这义仆傅奴,引下山岗。将他的阴魂,交与酆都鬼王,好叫他还阳转世。不可迟误。

             义仆,你就随他下山去罢。

傅奴   (白)     叩谢老祖,多发慈悲。

道德真君 (白)     掩闭了宝阙。

(十二仙童、道德真君自两边分下。二道童、傅奴同下山。)

傅奴   (唱)     叩谢老祖出殿门,

二道童  (同唱)    随我下山一路行。

傅奴   (唱)     古洞仙山见老祖,

二道童  (同唱)    恩主南牢有救星。

傅奴   (唱)     平安无事身安乐,

             一家骨肉重相逢。

二道童  (同唱)    急忙同绕山后岭,

(阴阳判官上,四小鬼同上。)

阴阳判官 (白)     啊,仙童爷!

     (唱)     小神特来把驾迎。

二道童  (同白)    真君有命:烦劳尊神,把义仆送回阳世。

阴阳判官 (白)     小神晓得。

二道童  (同白)    我要回山交旨去了。

阴阳判官 (白)     有劳了。请!

二道童  (同白)    请!

(二道童同下。)

阴阳判官 (白)     傅奴,快些走哇!

(〖急急风〗。阴阳判官、四小鬼、傅奴同走大圆场,同进城,同自上场门下。上场门拉城。阴阳判官、四小鬼、傅奴同上,同出城。)

阴阳判官 (白)     呔!傅奴你还不起来,等待何时?

(〖烟火彩〗。四小鬼、阴阳判官同下。)

傅奴   (西皮导板)  适才闯过阴阳界,

(傅奴醒。)

傅奴   (白)     哎呀!

     (唱)     梦见莲花山老真君。

             老祖慈悲发善念,

             坐上赐我九莲灯。

             大料老爷多侥幸,

             不在火内丧残生。

             惟有一事心不忍,

             未知公子吉与凶?

             幸喜今日还阳世,

             随后追赶进都京。

             站起身形奔路径,

             去见公子诉前情。

     (笑)     哈哈哈哈!

     (白)     我有了救了哇哈哈哈!

(傅奴下。)
(完)


浏览次数:257 ┊ 字数:11412 ┊ 最后更新:2019-08-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