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莲灯》【二本】

主要角色
闵觉:老生
何道安:净
闵远:小生
傅奴:末

情节
晋时宰相何道安(前本作贺道庵)与史后有隙,遂与太监同谋,雇人装刺客冒称史侄,诬捏史后主使。闵觉审问刺客,虽未得口供,然对何道安之奸佞,则知之甚悉。故上参何道安。惜晋君不明真相,反下闵觉于狱。闵觉入狱后,自分必死。乃派其家人傅奴,往告其妻,劝彼等远逃避难。其妻闻信后,不肯远逃,反令傅奴帮同其子闵远至京都,营救闵觉。途中宿一古庙,夜半火判显灵,示意傅奴,谓闵觉被押之南牢,将遭大火,闵觉必被烧死。若欲救主人,必至昆仑莲花山仙果洞道德真君处,求取九莲灯,方得有效。傅奴救主心切。乃由闵远独自赴京,己则单独冒险,求取九莲灯。二人分手后。闵远一日因病倒卧单有缘门旁。单有女彩屏,夜梦猛虎扑门,似是吉兆,遂将闵远迎入家中,代为治疗。后单有缘见闵远人才出众,乃令与其子单洪,结为金兰。清明之日。单有缘同彩屏上坟插柳,被田尚书之子田松看见,遂托人强来求婚。单有缘畏田松势力,极端为难。单洪武艺高强,遂定计伪装其妹,嫁至田家,好将田松杀死,乃令其父妹同闵远先行远逃。为途中方便计,并令其妹与闵远结婚。惟田松将单洪接至其家,将入洞房前,忽患重病,不得已由其妹田翠兰代入洞房。单洪发现并非田松而系其妹,其妹谓恪于礼俗,未便再与他人结婚。二人遂弄假成真,但虑翌晨被其兄发现,必生问题,二人遂相偕逃出。至其乳母之妹家中暂住。傅奴往仙果洞求九莲灯,例须经过阴阳界,即阴间与阳间之分界处,有各种鬼神把守。且在途中,有种种危险及艰苦。傅奴救主心切,一切不顾,终得和合二仙等之助,安抵仙果洞,面谒道德真君。真君怜其真诚,遂允令仙子带九莲灯下凡间。适皇后产生太子。晋王大赦囚犯,十帝阎君,奏请玉帝,谓囚犯出狱,必又扰乱治安,玉帝乃令火德星君,将狱起火,烧死囚犯,闵觉自在其内。因仙子将九莲灯悬于闵觉处,得以无事。监狱官报知晋王,认为系有神保护。晋王大悟,遂将闵觉赦出,官复原职。闵觉虽赖傅奴之求得九莲灯,得不烧死,但傅奴并不知晓。在求得道德真君允派人送九莲灯后,即又照原路返回。经过阴阳界,又至曾经住宿之寺中。寺僧感其忠诚,告以前往京都,必经过某地。该地黄雄作乱,恐有危险。乃教以武艺,并授一镔铁剑,以防不测。又单洪自与田小姐逃出后,暂避其乳母之姨陈氏家中。为访求其父及闵远起见,单洪乃留田小姐于陈氏家中,独自登程。单洪至京都时,闵远已与其父闵觉见面,适遇皇家开考,单洪及闵远各中文武状元,晋王即令二人挂帅往平黄雄之乱。第一仗告捷,惟因黄雄困守山中,不肯外出。晋营中粮食不足,不得不向朝中请粮。而田小姐避留之处,又因黄雄之乱,地方不靖,遂与乳母及陈氏远逃。途中被兵冲散,只田小姐与陈氏宿一店中。店主之子,因窥田小姐美,欲逼成婚。适乱兵至,将店主全家杀死。但又将田小姐抢走。适傅奴行至该地,见田小姐情形,定系被抢,遂将贼首杀死,救出田小姐。田小姐即认傅奴为义父,约定同行赴京。又巧遇闵夫人正由原籍晋京,主仆互遇,喜出望外,遂一同晋京。黄雄困守山中,贪恋酒色,其部下某,向单洪投降。单洪遂乘机将黄雄杀死,凯旋而归。于是单有缘与单洪、田小姐及闵远与单小姐等,均得晤面。时田小姐之父田令孜正为宰相,由田小姐向其父叙述经过,田、闵两家,由是合好。并一同奏请晋王诰封傅奴云。剧中穿插细节甚多,为省篇幅,仅述其梗概如上。

注释
本剧剧情,与《粉宫楼》相同。惟《粉宫楼》剧,只系本剧之一部,仅至闵觉审问刺客未得真实口供即止。本剧共十本。
按此剧本原为十二本,惜稍有遗失。好在内容情节,尚可连串。兹先行付印,日后若能找得,当再补足也。

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7.9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闵觉上,闵禄随上。)

闵觉   (引子)    忠臣孝子天加护,自然康宁福寿增。

     (念)     世人行善莫行凶,善恶有报自然明。读书总要存忠厚,富贵荣华庆满门。

     (白)     老夫姓闵名觉,字文祥。在大晋为臣,官居刑部正堂。只因前者染病在床,朝中出了刺客。是我用五刑百般拷打,并无半点口供。我想内中定是首相何道安,与贾玉二人牵连。好个奸相,蒙君作弊,霸道横行。未病之先,屡劝不醒,至今更加狂妄。想我闵觉在朝为官,若是袖手旁观,岂不负了君恩,枉食俸禄,令人谈论。是我昨晚灯下修得本章,今日一定在晋王驾前,上这道本章,参倒奸相,方显我忠心为国也。

     (西皮正板)  合朝文武无人谏,

             尽是贪官佞党奸。

             参倒佞党人罕见,

             一腔忠烈怒冲天。

             剪佞除奸灭国患,

             美名留传与世间。

             纵然尽忠把命染,

             情愿报国命归泉。

             回头我把闵禄唤,

             预备大轿进朝班。

闵禄   (白)     啊,外厢伺候。

(四青袍自两边分上。闵觉上轿。)

闵觉   (西皮摇板)  此番上殿把君见,

             定要参倒佞贼奸。

             奏本何惧凶与险,

             为国哪怕冒天颜。

(四青袍同领下,闵觉下。)

【第二场】

(四文堂、门子、王玉同上。)

王玉   (西皮二六板) 为国忠良心自叹,

             鸡鸣五鼓到朝前。

             满怀尽是不平怨,

             恼恨奸相掌威权。

     (白)     老夫,工部左堂王玉。昨闻粉宫楼前,拿住刺客,圣上命闵大人审问,内中有何道安、贾玉兼审。刺客并无半点口供。只恐闵大人受二奸臣陷害,为此今早急急上朝,暗探消息。

             左右,打道上朝。

     (西皮摇板)  只恐忠良遭颠险,

             闵觉清廉忠正官。

             左右开道把路趱,

(四文堂、门子、王玉同走小圆场。)

王玉   (西皮摇板)  只见詹事众官员。

(四青袍、闵觉同上。)

闵觉   (西皮摇板)  下得轿来用目看,

             九卿六科甚威严。

王玉   (西皮摇板)  走向前来把礼见,

     (白)     闵大人!

闵觉   (白)     王大人。

闵觉、

王玉   (同笑)    啊哈哈哈。

王玉   (西皮摇板)  莫非有本奏金銮?

闵觉   (西皮摇板)  你我朝房同盘桓,

(四文堂、四青袍当场四门。闵觉、王玉同归座。)

闵觉   (西皮摇板)  知己谈心把话言。

闵觉、

王玉   (同白)    请坐。

王玉   (白)     大人,今日上朝,来得甚早,必有事故。

闵觉   (白)     年兄,弟实不相瞒,今日有道草章,奏闻天子。

王玉   (白)     大人,本参何人?

闵觉   (白)     下官所参的,是当朝宰相何道安。

王玉   (白)     哎呀,年兄吓!

     (西皮正板)  大人不必心急性,

             低声悄语叫年兄:

             道安首相天子宠,

             调用生杀任意行。

             势大权高人尊敬,

             藐视合朝文武卿。

             独霸朝纲压官众,

             言出亚似圣旨同。

             你今上本参奸佞,

             又恐晋主他不听。

             倘若不准这道本,

             宰辅怎肯善依从?

             他若一恼怨仇恨,

             难免年兄不受惊。

             若依小弟拙言语,

             你今不可奏朝廷。

             闭口钳舌休见驾,

             免到临期有变更。

闵觉   (白)     年兄吓!

     (西皮正板)  年兄相劝甚聪明,

             承蒙指教弟感情。

             参本小弟已写定,

             岂肯胆怯怕奸雄。

             为国奉君食俸禄,

             理该舍命报朝廷。

             虽然圣上不准本,

             下官就尽忠死也安宁。

             为国亡身何足论,

             臣报君恩子孝亲。

             弟兄谈讲还未尽,

(〖内鸣锣〗。)

四校尉  (内同白)   哦!

闵觉   (白)     啊!

     (西皮正板)  又听鸣锣喝道声。

(四校尉、四青袍手执灯笼同上,何道安上。)

何道安  (西皮摇板)  前护后拥到午门,

(四文堂、四文官自两边分上。)

四文官  (同白)    门生等迎接老丞相来迟,多谢宽恕之罪。

(何道安下轿。)

何道安  (西皮摇板)  两旁迎接诸群臣。

     (白)     恕贤契等无罪,请起。

四文官  (同白)    多谢丞相。

(闵觉、王玉同看,闵觉怒气。)

闵觉   (西皮摇板)  走近前来笑盈盈,

             我有一言丞相听:

             下官今日有一本,

             龙楼谈谈辨分明。

何道安  (西皮摇板)  本相但有不周处,

             任你启奏与朝廷。

             为国谏言我不恼,

             倒要今朝领你情。

(〖内金钟响〗。)

闵觉   (西皮摇板)  又听金钟响连声,

             少刻天子驾出宫。

             抵袍撂带上九重,

             一同见驾主圣明。

何道安  (白)     老夫清早上朝,好好被你阻道,这是哪里说起!

闵觉   (白)     走哇!

何道安  (白)     走哇!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小太监、大太监同上,同站门。)

晋王   (内白)    摆驾!

(晋王上。)

晋王   (二黄正板)  金钟响玉磬鸣王出龙庭,

             且喜得干戈息孤享太平。

             文凭着何首相治理国政,

             武仗着诸大将辅保朝庭。

             有孤王坐江山洪福天定,

             普天下众黎民庆乐升平。

             昨日里粉宫楼险遭不幸,

             拿住了小刺客甚为奇情。

             命刑部去审问闵觉染病,

             孤又命何首相兼审口供。

             内侍臣摆御驾孤登九重,

     (白)     啊!

     (二黄正板)  又听得殿角下喧哗语声。

(晋王入位,坐。闵觉上。)

闵觉   (二黄摇板)  忠心要参贼奸佞,

             忙上金殿把本升。

     (白)     臣闵觉见驾,吾皇万岁!

晋王   (白)     卿家平身。

闵觉   (白)     万万岁!

晋王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闵觉   (白)     臣有本章,我主御览。

晋王   (白)     呈上龙书案。

(大太监接本章,递。晋王看。)

晋王   (白)     待孤看来。

     (西皮正板)  刑部闵觉叩首顿,

             诚惶诚恐奏当今:

             为臣屈身寒窗苦,

             一心只要辅朝廷。

             叨蒙圣恩登及第,

             荫子封妻整家门。

             承沾君恩封极品,

             深感皇恩秉忠心。

             粉身碎骨报不尽,

             怎负万岁爵禄恩。

             今有道安行不正,

             上欺天子下压臣。

             逆恶满天欺国政,

             私传假旨起亏心。

             势如天子身形响,

             出入朝臣把他迎。

             满朝文武将他顺,

             勋威侯伯各个惊。

             迎庭外蛮把贡进,

             年年献纳送金银。

             若要会会何丞相,

             胜如朝见主当今。

             受贿贪赃不大紧,

             胆大欺天不奏闻。

             上等贡物他留定,

             然后献与圣明君。

             蒙君作弊刺客问,

             内中牵连有隐情。

             恶似董卓过犹甚,

             他比曹瞒恶十分。

             圣上不准臣的本,

             我主的江山不太平。

(晋王看完,想。)

晋王   (白)     内侍,与孤传旨:宣何丞相爱卿上殿。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何丞相上殿。

(何道安上。)

何道安  (白)     领旨!

     (唱)     忽听万岁宣一声,

             想必为的参本情。

             撩袍端带金殿进,

(何道安跪。)

何道安  (唱)     宣诏为臣有何云?

晋王   (笑)     哈哈哈!

     (西皮二六板) 龙书案上笑盈盈,

             口呼宰辅何爱卿。

             内侍与孤忙搀定,

(大太监搀何道安。)

晋王   (西皮二六板) 绣墩伺候莫消停。

何道安  (白)     谢万岁。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晋王   (白)     爱卿有所不知:今有刑部闵觉参卿一本,他参你欺君误国,残害军民。假旨升官,欺压文武。兼审刺客,内有弊情。现有本章,卿家看来。

何道安  (白)     待臣看来。

(〖牌子〗。)

何道安  (白)     臣启万岁:为臣身受皇恩,官居首相,忠心报主,怎敢误国欺君?况且军国大事,俱是万岁主裁。合朝文武俱知,岂能为臣作弊?闵觉与臣素日不和,此乃一派妄奏,望主开恩深究情弊。

晋王   (白)     卿家平身。

何道安  (白)     万万岁!

晋王   (白)     唔,闵觉欺孤家也!

     (西皮二六板) 妄参首相该拿问,

             因为私仇怀恨心。

             藐视欺君妄奏本,

             先皇法度不容情。

             孤王金殿传旨命,

             三法司内定口供。

(四校尉自两边分上,四校尉同与闵觉摘纱帽、脱蟒。)

闵觉   (白)     罢了哇,罢了!

     (唱)     我主宠爱贼奸佞,

             贼比赵高一般同。

             微微冷笑下龙庭,

             螃蟹焉能久横行!

(四校尉押闵觉同下。)

晋王   (白)     丞相与孤传旨:晓谕三法司将闵觉押入南牢,候旨发落。领旨下殿。

何道安  (白)     臣领旨。请驾回宫!

晋王   (白)     退班。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王玉上。)

王玉   (白)     咳!

     (唱)     闵年兄不听我相劝,

             果是飞灾在眼前。

             料你难脱这场难,

             性命残生难保全。

     (白)     哎呀闵年兄,闵年兄!是我再三相劝与你,你执意不听小弟之言,事到如今,如何是好?真真的可惜你为国忠良吓!

     (唱)     可叹你十载苦寒窗,

             可叹你苦读念文章。

             好容易龙门登金榜,

             头顶乌纱姓名扬。

             报君恩须得当思量,

             你不该性傲自逞强。

             刚强性烈参首相,

             惹火烧身遭灾殃。

             龙颜动怒将你绑,

             这就是为官好下场。

             看破红尘心暗想,

             回到家下务农庄。

             养亲教子孝为上,

             心乐安泰不着忙。

             富贵荣华再不想,

             再也不图姓名香。

             辞王本章已修上,

             告职还乡永久长。

(王玉笑,下。)

【第五场】

闵觉   (内二黄导板) 将身儿且进了虎头门,

(四青袍、四校尉押闵觉同上。禁子迎上。)

闵觉   (二黄正板)  我抬头举目细看分明:

             只见那监场甚是严紧,

             看两边群房内囚犯人。

             耳边厢只听得锁子响振,

             这叫苦哀哉不住声音。

             有哭娘来也有哭父,

             有呼弟来也有唤兄。

             这个说太阳不照如地狱,

             恶味潮湿透衣衿。

             这些言词心难忍,

             不由仰面长叹声。

             跟随禁子往前进,

             阴风扑面冷如冰。

             将身来到狱神庙,

             再与禁子把语云。

     (白)     老爷乃是为官之人,虽然犯法,不便身入囚牢,与诸犯都在一处。

禁子   (白)     就请老爷在这狱神庙暂时居住,等候圣上开恩放赦。大人那时节也就脱离此难了。

闵觉   (白)     咳,倒也罢了。

(闵觉进门。闵禄上。四校尉、四青袍自两边分下。)

闵禄   (白)     走哇!

     (二黄摇板)  将身且把狱庙进,

             抬头举目看分明:

             寒风扑面阴风滚,

             太阳不照雾沉沉。

闵觉   (白)     咳!

闵禄   (二黄摇板)  一见主人心难忍,

             不由恸泪好伤情。

             急忙向前来跪定,

     (白)     老爷,小人来了吓!

闵觉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一阵伤心珠泪淋。

     (二黄正板)  开言便对闵禄论,

             老爷言来你是听:

             因我上本参奸佞,

             剪佞除奸要尽忠。

             圣上偏心护奸佞,

             逆耳忠言总是真。

             反说妄奏身有罪,

             押入南牢项戴刑。

             谏言难免杀身祸,

             只恐残生活不成。

             就便天子不归罪,

             佞党奸贼他不容。

             怎肯相饶我的命,

             不定早晚赴幽冥。

             你今不可身安稳,

             连夜即刻逃出京。

             急速早早回原郡,

             对着夫人细言明。

     (白)     叫你主母好好看守公子,安分守己家中度日。不必想着一家团圆。

(闵觉哭。)

闵禄   (白)     恩主不想遭此大祸,这便如何是好?

闵觉   (白)     闵禄,你也不必如此。我嘱咐你的言词,你可牢牢紧记。急速起身回家报信去罢!

闵禄   (白)     禁大哥。我这里有二十两银子,吃杯酒罢。早晚要多多照应。

禁子   (白)     多谢了。

闵禄   (白)     老爷,老奴就此告辞了哇!

     (唱)     难割难舍心酸痛,

             劝主且自免愁容。

             急忙出狱奔路径,

             戴月披星出都京。

(闵禄三哭,下。闵觉哭。)

闵觉   (三叫头)   闵禄!家院!哎呀!

     (唱)     一见闵禄出狱门,

             主仆难舍又难分。

             只好在此听天命,

             口念弥陀叩苍穹。

     (哭)     哎呀儿吓!

(闵觉下。)

【第六场】

(二丫鬟、李氏同上。)

李氏   (引子)    老爷为官清正,合家俱受皇恩。

(李氏坐。闵禄上。〖水底鱼〗。)

闵禄   (白)     马来!

             来此已是家门,待我下马,即速进入后堂,面见主母。

(闵禄进门。)

闵禄   (白)     主母在上,老奴叩头!

李氏   (白)     罢了。闵禄起来。

闵禄   (白)     谢主母。

李氏   (白)     你为何这样惊慌而回?

闵禄   (白)     哎呀主母啊。老爷在京本参何首相,天子大怒,将老爷送交三法司问罪。小人星夜赶回报信。

李氏   (白)     怎么讲?

闵禄   (白)     老爷三法司问罪。

李氏   (白)     哎呀!

闵禄、

二丫鬟  (同白)    主母醒来!

李氏   (二黄导板)  听说老爷遭凶信,

(李氏三哭。)

李氏   (三叫头)   老爷!夫君!哎呀!

     (唱)     浑身上下冷似冰。

             眼含落泪心酸痛,

             连连叫夫不住声。

             老爷为官秉忠正,

             一腔赤胆报朝庭。

             越哭越痛魂不定,

     (白)     哎呀老爷呀!

     (唱)     惨惨凄凄大放声。

(闵远上,傅奴上。)

闵远   (唱)     果然后堂悲声振,

             好叫闵远心怕惊。

             适才傅奴报一信,

             且进房中问分明。

             连忙拉住生身母,

             劝母不必痛伤情。

             我父虽然遭拿问,

             不过暂时浮灾星。

             孩儿一心把京进,

             寻个妙计救父亲。

傅奴   (白)     主母,老爷在京遭屈被害,公子若不前去相救,躭误日久,恐其生变。老奴情愿跟随公子进京搭救老爷。

李氏   (白)     呀!

     (唱)     听罢此话自沉吟,

             叫声傅奴你是听:

             既是公子要救父,

             事出无奈我依从。

傅奴   (唱)     主母但把心放定,

             千斤重担奴担承。

             即速备办沿途费,

             打点行李莫消停。

     (白)     主母。老奴与公子急速起身,早到京中一日,早救出老爷一日。

李氏   (白)     好。我有一言,你要听了!

     (唱)     你主仆此番把京进,

             一路之上加小心。

             我把公子交与你,

             同去同回算有功。

傅奴   (叫板)    哎!

     (唱)     主母待老奴恩义重,

             岂有不报主人公?

             嘱咐言词我遵命,

             何必主母细叮咛。

(闵禄上。)

闵禄   (白)     启主母:行李马匹齐备,即请公子上路。

闵远   (白)     母亲请上,孩儿拜别了哇!

李氏   (哭)     哎呀,儿吓!

     (唱)     向前手拉亲生子,

             不由一阵好伤心。

             母子分别珠泪滚,

             你主仆即早去登程。

(闵远哭。)

闵远   (唱)     拜别娘亲身站定,

             母子分别大放悲声。

             悲悲切切出家门,

李氏   (唱)     娘送我儿到前厅。

闵远   (唱)     眼含落泪跨能行,

             难舍慈母好痛情。

(闵远回头。)

闵远   (哭)     母亲!

李氏   (哭)     吾儿!

闵远   (哭)     娘吓!

李氏   (哭)     闵远!

闵远、

李氏   (同哭)    哎呀,罢!

(闵远、傅奴同下。李氏三哭)

李氏   (唱)     此去祸福难定准,

             吉凶成败任苍穹。

             但能老爷出牢狱,

             满斗焚香谢神明。

(李氏下。)
(完)


浏览次数:487 ┊ 字数:7107 ┊ 最后更新:2019-08-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