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莲灯》【头本】

主要角色
闵觉:老生
何道安:净
贾玉:丑
刺客:副净

情节
晋时宰相何道安(前本作贺道庵)与史后有隙,遂与太监同谋,雇人装刺客冒称史侄,诬捏史后主使。闵觉审问刺客,虽未得口供,然对何道安之奸佞,则知之甚悉。故上参何道安。惜晋君不明真相,反下闵觉于狱。闵觉入狱后,自分必死。乃派其家人傅奴,往告其妻,劝彼等远逃避难。其妻闻信后,不肯远逃,反令傅奴帮同其子闵远至京都,营救闵觉。途中宿一古庙,夜半火判显灵,示意傅奴,谓闵觉被押之南牢,将遭大火,闵觉必被烧死。若欲救主人,必至昆仑莲花山仙果洞道德真君处,求取九莲灯,方得有效。傅奴救主心切。乃由闵远独自赴京,己则单独冒险,求取九莲灯。二人分手后。闵远一日因病倒卧单有缘门旁。单有女彩屏,夜梦猛虎扑门,似是吉兆,遂将闵远迎入家中,代为治疗。后单有缘见闵远人才出众,乃令与其子单洪,结为金兰。清明之日。单有缘同彩屏上坟插柳,被田尚书之子田松看见,遂托人强来求婚。单有缘畏田松势力,极端为难。单洪武艺高强,遂定计伪装其妹,嫁至田家,好将田松杀死,乃令其父妹同闵远先行远逃。为途中方便计,并令其妹与闵远结婚。惟田松将单洪接至其家,将入洞房前,忽患重病,不得已由其妹田翠兰代入洞房。单洪发现并非田松而系其妹,其妹谓恪于礼俗,未便再与他人结婚。二人遂弄假成真,但虑翌晨被其兄发现,必生问题,二人遂相偕逃出。至其乳母之妹家中暂住。傅奴往仙果洞求九莲灯,例须经过阴阳界,即阴间与阳间之分界处,有各种鬼神把守。且在途中,有种种危险及艰苦。傅奴救主心切,一切不顾,终得和合二仙等之助,安抵仙果洞,面谒道德真君。真君怜其真诚,遂允令仙子带九莲灯下凡间。适皇后产生太子。晋王大赦囚犯,十帝阎君,奏请玉帝,谓囚犯出狱,必又扰乱治安,玉帝乃令火德星君,将狱起火,烧死囚犯,闵觉自在其内。因仙子将九莲灯悬于闵觉处,得以无事。监狱官报知晋王,认为系有神保护。晋王大悟,遂将闵觉赦出,官复原职。闵觉虽赖傅奴之求得九莲灯,得不烧死,但傅奴并不知晓。在求得道德真君允派人送九莲灯后,即又照原路返回。经过阴阳界,又至曾经住宿之寺中。寺僧感其忠诚,告以前往京都,必经过某地。该地黄雄作乱,恐有危险。乃教以武艺,并授一镔铁剑,以防不测。又单洪自与田小姐逃出后,暂避其乳母之姨陈氏家中。为访求其父及闵远起见,单洪乃留田小姐于陈氏家中,独自登程。单洪至京都时,闵远已与其父闵觉见面,适遇皇家开考,单洪及闵远各中文武状元,晋王即令二人挂帅往平黄雄之乱。第一仗告捷,惟因黄雄困守山中,不肯外出。晋营中粮食不足,不得不向朝中请粮。而田小姐避留之处,又因黄雄之乱,地方不靖,遂与乳母及陈氏远逃。途中被兵冲散,只田小姐与陈氏宿一店中。店主之子,因窥田小姐美,欲逼成婚。适乱兵至,将店主全家杀死。但又将田小姐抢走。适傅奴行至该地,见田小姐情形,定系被抢,遂将贼首杀死,救出田小姐。田小姐即认傅奴为义父,约定同行赴京。又巧遇闵夫人正由原籍晋京,主仆互遇,喜出望外,遂一同晋京。黄雄困守山中,贪恋酒色,其部下某,向单洪投降。单洪遂乘机将黄雄杀死,凯旋而归。于是单有缘与单洪、田小姐及闵远与单小姐等,均得晤面。时田小姐之父田令孜正为宰相,由田小姐向其父叙述经过,田、闵两家,由是合好。并一同奏请晋王诰封傅奴云。剧中穿插细节甚多,为省篇幅,仅述其梗概如上。

注释
本剧剧情,与《粉宫楼》相同。惟《粉宫楼》剧,只系本剧之一部,仅至闵觉审问刺客未得真实口供即止。本剧共十本。
按此剧本原为十二本,惜稍有遗失。好在内容情节,尚可连串。兹先行付印,日后若能找得,当再补足也。

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Alfred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9.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闵觉   (内白)    搀扶了。

(门子搀闵觉同上。)

闵觉   (西皮正板)  自那日朝罢归身体不爽,

             因此上染重病躺卧在床。

             这几日并未曾参王见驾,

             我朝中出刺客搅乱朝纲。

     (白)     下官闵觉。只因那日朝罢圣驾而归,不想染病在床。今日家院报道:朝中出了刺客,圣上命六部审问。我不免去往朝房观看一番。

             家院。看你老爷的冠带,带路朝房。

门子   (白)     是。

闵觉   (西皮正板)  晋王爷坐山河人称有道,

             普天下众黎民快乐逍遥。

             看起来我主爷国运不好,

             晋朝内出刺客搅乱九朝。

             叫家院你与爷忙登御道,

门子   (白)     啊。

(门子下。)

闵觉   (西皮摇板)  看一看审刺客怎样开消。

(闵觉下。)

【第二场】

(何道安上。)

何道安  (念)     执掌朝纲事,

(贾玉上。)

贾玉   (念)     全凭咱二人。

何道安  (白)     老夫何道安。

贾玉   (白)     咱家贾玉。

何道安  (白)     贾公公请了。

贾玉   (白)     大丞相请了。

何道安  (白)     今有谢二被御前侍卫拿住,倘若供招你我如何是好?

贾玉   (白)     大丞相但放宽心,少时列位大人到此,看咱家眼色行事。

何道安  (白)     全仗公公了。

贾玉   (白)     岂敢!

(四朝官同上。)

四朝官  (同白)    请!

朝官甲  (念)     事事不由人机变,

朝官乙  (念)     宰相专权何道安。

朝官丙  (念)     列位不信抬头看,

朝官丁  (念)     谁是忠来谁是奸。

四朝官  (同白)    啊大丞相。

何道安  (白)     啊列位大人。

朝官甲  (白)     朝中出了刺客一案,闵大人染病在床,但不知此案何人审问?

贾玉   (白)     列位大人,闵大人染病在床,想大丞相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此案大丞相可以审得,可以问得的。

何道安  (白)     老夫审得的?

贾玉   (白)     审得的。

何道安  (白)     问得的?

贾玉   (白)     问得的。

何道安  (白)     如此有僭了。

     (西皮摇板)  好一个贾公公颇有肝胆,

             一句话压住了文武两班。

             对列位施一礼忙登公案,

(四青袍、二皂班自两边分上。)

何道安  (西皮摇板)  带上了小刺客细问一番。

     (白)     来。带刺客。

二皂班  (同白)    啊,带刺客。

(二皂班带刺客同上,刺客做态。闵觉暗上,听,做态。)

二皂班  (同白)    刺客当堂有刑。

何道安  (白)     松刑。

二皂班  (同白)    啊,松刑。

何道安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

何道安  (白)     我朝哪部大人带你进宫,刺杀王驾?一一地招上来。

刺客   (白)     丞相容禀。

何道安  (白)     讲。

刺客   (白)     小人名叫史龙,宫中史娘娘乃是小人姑母。那日黄昏时候,将小人诱进宫去,叙来叙去,她要坐一朝女皇帝,要学当年吕太后之故事,受万代之恩荣。赐小人短刀一把,藏在那粉宫楼前,刺杀王驾。不料大事泄漏,被御前侍卫拿住。也是小人命该如此。这就是我亲口实招。

何道安  (白)     上了刑具,带下去。

二皂班  (同白)    啊。

(二皂班带刺客同下。)

何道安  (白)     刺客供招。请列位大人画押。

朝官甲  (白)     他乃弑君之徒,天子重犯。不动大刑,我等不押。

朝官丁  (白)     列位大人不押,待小官来押。

三朝官  (同白)    哦?我等不押,哪个敢押!

朝官丁  (白)     我也不押。

贾玉   (白)     列位大人不押,你们都没胆量,待咋家与你们代劳了罢。

闵觉   (白)     且慢!

(贾玉看,做态。)

贾玉   (白)     我也不押。

闵觉   (白)     怪道哇,哦呵呵怪道!

     (西皮正板)  站立在朝房外用目观看,

             看一看晋朝中文武官员。

             大丞相在位上颜色改变,

             看起来这内中必有牵连。

             我岂肯惧佞人门墙高险,

             既到此必须要舍身向前。

     (白)     也罢!

     (西皮正板)  我怒冲冲将大丞相扯下公案,

             审刺客何劳你宰相掌权。

何道安  (白)     唗!胆大闵觉,来在朝房抵袍撂带,你敢轻慢我当朝宰相?

闵觉   (白)     你待怎讲?

何道安  (白)     当朝宰相。

(闵觉做态。)

闵觉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大丞相,你道我轻慢你当朝宰相。你想这宰相之家,不过是燮理阴阳。翰林之家,进取文章。晋朝之中,设立六部,各有专司。吏部专管天下百官,升迁调补。户部管的是地丁钱粮。礼部管的是礼仪才能,方可参见圣上。兵部管的是武职兵马,五营四哨。工部专管宫殿修造工程,一切事物。惟有我这刑部乃督理之法堂,弑君之徒,天子重犯,理当我刑部审问。大丞相你要审问却不难,你我手挽手同上金殿,你奏道晋朝之中,不用六部,只用五部。圣上必然问道,哪部可裁,哪一部可减?大丞相你再顶上一本,你就奏道我这刑部可裁,刑部可减。圣上若是准了你的本章,裁掉了我这刑部,你方可审得。若准不了你的本章,你也审不得。此乃有王法所在,你与我站下些,你与我退后些,你与我坐下了!

贾玉   (白)     难道你不念同朝的情面?

闵觉   (白)     呸!

     (唱)     非是我不念这同朝情面,

             审刺客理当我刑部掌权。

             对列位施一礼忙登公案,

贾玉   (白)     你要审公了!

闵觉   (白)     呸!

     (唱)     若不公诸公卿面奏龙颜。

(门子暗上。)

闵觉   (白)     来,对列位大人去说:我家大人在此审问,恐刺客受刑不过,牵连不便,请列位大人将台坐升上一正步。

门子   (白)     是。

             啊列位大人。我家大人在此审问刺客,恐刺客受刑不过,牵连不便,请列位大人将台坐升上一步。

四朝官  (同白)    啊,我等将台坐升上一正步。

闵觉   (白)     来,带刺客。

门子   (白)     带刺客。

(二皂班带刺客同上,刺客做态。)

二皂班  (同白)    刺客当面上刑。

闵觉   (白)     松刑。

二皂班  (白)     啊,松刑。

何道安  (白)     啊,史龙。

闵觉   (白)     啊大丞相。你怎么知道他叫史龙?

何道安  (白)     适才招供史龙,故叫他史龙。

闵觉   (白)     他乃弑君之徒,叫不得史龙。

何道安  (白)     要叫他什么?

闵觉   (白)     要叫他刺客。

何道安  (白)     要叫他刺客?

闵觉   (白)     要叫他刺客。

何道安  (白)     要叫他刺客,就叫他刺客。

             啊刺客,适才供招言语,你要朝上回。闵大人还要开活与你。

刺客   (白)     啊。

闵觉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

闵觉   (白)     我朝哪部大人,带你进宫刺杀王驾,从实的招来,免得皮肉受苦。讲!

刺客   (白)     大人容禀:小人名叫史龙。宫中娘娘乃是小人姑母。那日黄昏时候,将小人诱进宫去,叙来叙去,她要坐一朝女王皇帝,要学当年吕太后之故事,受万代之荣恩。赐小人短刀一把,藏在那粉宫楼前,刺杀王驾。不料大事泄漏,被御前侍卫拿住,也是小人命该如此。这就是我亲口实招。

闵觉   (白)     你待怎讲?

刺客   (白)     亲口实招吓。

闵觉   (白)     尔就该掌嘴!

     (唱)     晋朝中比不得帘外小县,

             本部堂岂容你满口胡言?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

闵觉   (唱)     你不过受他人些须情面,

             为什么把性命送与九泉。

     (白)     来,问他有招无招?

二皂班  (同白)    有招无招?

刺客   (白)     无有什么招的。

二皂班  (同白)    他无招。

闵觉   (白)     唗!

     (唱)     骂一声小刺客真格大胆,

             不招供管叫你鲜血不干。

     (白)     来,打!

(二皂班同打,刺客做态。)

四朝官  (同唱)    好一个小刺客颇有肝胆,

二皂班  (同白)    一十。

四朝官  (同唱)    责打他四十板鲜血不干。

二皂班  (同白)    二十。

四朝官  (同唱)    何道安在一旁颜色改变,

二皂班  (同白)    三十。

四朝官  (同唱)    倒叫我审问官一体为难。

二皂班  (同白)    四十打完。

刺客   (白)     哎呀好板子呀!

     (唱)     上堂来责打我四十大板,

             只打得小豪杰鲜血上翻。

             自幼儿出娘胎未受此难,

     (白)     闵觉!

     (唱)     你不敢把某家送上刀山。

闵觉   (白)     住口!

     (唱)     任凭你就是那铜打铁炼,

             少时间管教你尸骨不全。

     (白)     来,将他枷起来!

(四青袍、二皂班同枷刺客。)

何道安  (唱)     铜枷棒枷得他一声叫喊,

贾玉   (唱)     唬得我战战兢兢不敢多言。

何道安  (唱)     他若是招了供你我不便,

贾玉   (唱)     咱三人这性命全凭老天。

何道安  (白)     哎!

闵觉   (白)     来。问他有招无招?

二皂班  (同白)    有招无招?

刺客   (白)     无有什么招的。

二皂班  (同白)    他无招。

闵觉   (白)     紧刑!

二皂班  (同白)    啊。

(二皂班同枷刺客。)

二皂班  (同白)    刑近。

闵觉   (白)     松刑!

刺客   (西皮导板)  铜枷棒枷得我皮开肉绽,

     (白)     哎呀!

     (唱)     险些得魂灵儿飞上九天。

     (叫头)    好一个闵大人哪,好一个闵大人!

     (白)     上得堂来一言未发。责打我四十大板。这四十大板,也放不在俺的心上。惟有这铜枷棒,乃是五刑之祖。俺受刑不过,愿有招!

二皂班  (同白)    他有招。

闵觉   (白)     叫他画供。

二皂班  (同白)    招上来。画供。

(何道安、贾玉同摆手,同做态。刺客看,做态。)

刺客   (白)     哎呀招不得,招不得!

             呔,闵觉!方才俺招的是句句实言。你叫我招些什么?招些什么?

闵觉   (白)     哎呀。

     (西皮导板)  小刺客不招供难以判断,

     (白)     哎呀!

     (西皮正板)  不由我一阵阵血往上翻。

             我只得下位去将他来劝,

(闵觉下位,做态。)

二皂班  (同白)    大人下位。

闵觉   (西皮正板)  用好言诓哄他好漏实言。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

闵觉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哇!

闵觉   (白)     哎呀!

(刺客疼,做态。)

刺客   (白)     哎呀呀!

闵觉   (白)     我看你并非真心刺杀王驾。你不过受了我朝哪部大臣之托,将你带进宫去刺杀王驾。不想你的大事洩漏,被御前侍卫将你拿住。你供招史娘娘是你姑母,你是史娘娘内侄。我想那史娘娘自进宫以来,并无有三兄四弟,哪有什么内侄行刺之理。况且那史娘娘身怀六甲,也不知是龙是凤。倘若一点龙血落地,普天下干旱三载。你一口咬定史娘娘是你姑母,那时圣上大怒,将史娘娘推出问斩,你岂不落那骂名千载。依本部堂相劝,你招了实供,本部堂邀请列位大人作一本头,本部堂作一本尾,保你在晋朝做一员大官。是何等儿不喜,是哪些儿不乐。你为报他一人之恩,岂不断送你自己的性命?刺客!

刺客   (白)     有。

闵觉   (念)     为人学得量洪志,方显男儿大丈夫。

     (白)     本部堂相劝你的言词,你要再思吓再想!

(闵觉笑,做态。)

闵觉   (笑)     哈哈哈。

     (西皮正板)  我看你是一个英雄好汉,

刺客   (白)     小人本是英雄好汉。

闵觉   (白)     着哇!

     (西皮原板)  为什么当刺客下贱不堪。

             招了供史娘娘感你的恩德不浅,

             圣天子龙心喜封你帘外为官。

             如不然我和你把贴来换,

刺客   (白)     小人不敢。

闵觉   (西皮原板)  我为兄你为弟同在朝班。

刺客   (白)     小人越发不敢了。

闵觉   (西皮原板)  你好比行错路大大回转,

刺客   (白)     着哇,小人走错了路。

闵觉   (西皮原板)  这件事何用我替你为难。

(四青袍、二皂班自两边分上。)

闵觉   (白)     来。劝他招了实供,你等俱有重赏。

二皂班  (同白)    朋友,我家大人下得位来百般相劝与你,叫你招了实供,邀请列位大人作一本头,我家大人作一本尾,保你在晋朝之中,做一员大官。是何等儿不喜,哪些儿不乐?朋友,你想做官的好,是挨刀的好?

刺客   (白)     待俺思忖思忖。

二皂班  (同白)    哎,思忖思忖。

刺客   (白)     好一个闵大人哪,好一位闵青天!下得位来百般相劝与俺,叫俺招了实供,邀请列位大人作一本头,闵大人作一本尾,保俺在这晋朝之中做一员大官。是何等儿不喜,是哪些儿不乐?我为报他人之恩,断送俺的性命。哎,看在做官的份上,我有招,我有招!

二皂班  (同白)    招上来罢。

(刺客看,做态。何道安、贾玉同摆手,同做态。)

刺客   (白)     哎呀,招不得吓招不得!俺若招了实口供,俺的恩人岂不是一刀两断,哪里还有什么官做?咳,我想世上恩只将恩报,哪有恩将仇报之理!

             呔,闵大人!你为史娘娘乃是一忠,俺为俺主乃是一义。你做你的忠臣,俺做俺的义士,你叫我招些什么?

闵觉   (白)     吊起来。

二皂班  (同白)    啊。

闵觉   (白)     问他有招无招?

二皂班  (同白)    有招无招?

刺客   (白)     无有什么招的。

闵觉   (白)     敲牙一个。

二皂班  (同白)    啊。敲牙一个!

闵觉   (白)     问他有招吓?

二皂班  (同白)    有招无招?

刺客   (白)     无有招的。

二皂班  (同白)    他无有招的。

闵觉   (白)     再敲一个。

二皂班  (同白)    啊。再敲一个!

闵觉   (白)     问他有招?

二皂班  (同白)    有招无招?

刺客   (白)     无有招的。

二皂班  (同白)    他无招。

闵觉   (白)     上下一齐敲。

贾玉   (白)     割他的舌头!

闵觉   (白)     哎呀!

     (唱)     听说是割舌尖神魂散乱,

             唬得我一阵阵胆战心寒。

             无奈何下位去刺客来看,

(刺客吐血,做态。)

闵觉   (白)     哎呀!

     (唱)     他口内吐鲜血我心不安。

     (白)     列位大人且慢奏龙颜,待下官将刺客带回衙去审明回奏。

四朝官  (同白)    但凭大人。

闵觉   (白)     搭下去。

(二皂班抬刺客同下。)

闵觉   (唱)     对列位施一礼抽身回转,

(四朝臣自两边分下。)

何道安  (白)     刺客招的口供拿来我看。

闵觉   (白)     呸!

     (唱)     早知道这内中有你牵连。

(闵觉回头三笑,做态。吐血,做态,门子搀闵觉同下。)

何道安  (白)     贾公公,谢二被闵觉带回衙去,倘若供招如何是好?

贾玉   (白)     大丞相不必惊慌。待等明日差人与他送饭,饭内下上断肠散,与他一个死无对证,也就完了。

何道安  (白)     全仗公公了。请哪!

贾玉   (白)     请哪!

(贾玉笑,做态。何道安、贾玉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3468 ┊ 字数:6899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