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审刺客》(一名:《粉宫楼》;一名:《六部大审》)

主要角色
闵觉:老生
贺道庵:净
刺客:副净
太监:丑
朝臣甲:外
朝臣乙:副净
朝臣丙:末
朝臣丁:丑

情节
此剧或谓系明季事,或谓尚系晋代故事。相传晋时有权相贺道庵,因与宫中史后有隙,阴以财贿结一亡命强徒,使之混入禁内。伺晋王回宫时,突出拦驾,佯为行刺状。又故意张惶无措,令侍卫捕获。至命下法司审讯时,则令其架供诬攀,牵涉史后,以遂其陷害史后之私。刑部尚书闵觉者,清正刚直之臣也。时适有疾不出,贺道庵正欲利用此时机。即可含糊取供,免为闵觉梗阻澈究,或致真相为所败露。至其余廷臣,则皆为贺之傀儡,无足介意。贺道庵因订期会集各部臣,擅自提刺客出狱研讯。刺客遂一一如其所教唆,诈称为史后之侄,名史龙,系受后之指使,以行刺晋王云云。贺道庵方欣然取供,以为可遂据此入奏。不料审甫半,已为闵觉所知,即抱病来法堂,将贺道庵拽之去座,并痛责其侵越权限。贺道庵默然,无如闵觉何。闵觉即带病视事,自行讯问,刺客一如前供,闵觉不得已,乃下座,以甘言诱刺客。刺客为所动。方欲直供,复为贺道庵作色阻止。自是刺客乃斩钉截铁,虽备受三刑,死去复苏,而仍坚执前供不少变。闵觉大怒,疾益甚,于是始终不获要领,只得将刺客带归复讯云。

注释
此剧于下座劝诱时,其做工颇不容易,非唱、白、做三者兼备,不能入彀。

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1.4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闵觉   (内白)    搀扶了!

(院子扶闵觉同上。)

闵觉   (西皮原板)  自那日朝驾归精神不爽,

             因此上染重病睡卧在床。

             这几日我未曾参见王上,

             宫闱内出刺客扰乱朝纲。

     (白)     老夫,闵觉。晋王驾前为臣,官拜刑部尚书之职。只因我朝出了刺客,在粉宫楼前,剌王杀驾,不料被御前侍卫拿获。万岁命我审问。今日病体稍愈,不免到朝房走走。

             家院,

院子   (白)     有。

闵觉   (白)     带你老爷朝服,去往朝房走走。

     (西皮原板)  晋王爷坐江山人称有道,

             普天下众黎民快乐逍遥。

             看起来大晋朝国运衰了,

             宫闱内出刺客混乱九朝。

             叫家院忙带路前迎道,

             看一看审刺客是怎样开销?

(闵觉、院子同下。)

【第二场】

(四朝臣同上。)

朝臣甲  (念)     如今事儿颠倒颠,

朝臣乙  (念)     朝中出了贺道庵。

朝臣丙  (念)     列位不信从头看,

朝臣丁  (念)     谁是忠来谁是奸!

朝臣甲  (白)     列位请了!

三朝臣  (同白)    请了!

朝臣甲  (白)     万岁命我等会审刺客,你我同到朝房。

三朝臣  (同白)    请!

朝臣甲  (白)     远远望见,大丞相来也!

(贺道庵、太监、衙役同上。)

贺道庵  (白)     列位请了!

四朝臣  (同白)    大丞相!

贺道庵  (白)     今有闵觉,染病在床。刺客一案,何人审问?

四朝臣  (同白)    闵大人染病,我等不敢审问。

太监   (白)     既是列位大人,不肯审问,大丞相何不审问?

贺道庵  (白)     老夫可以审问得么?

太监   (白)     你身为宰相,焉有不能审问之理?

贺道庵  (白)     如此,老夫有僭了!

             来,带刺客。

衙役   (同白)    带刺客!

(衙役押刺客同上。刺客跪。)

贺道庵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

贺道庵  (白)     你是何人?将你带进宫去刺王杀驾,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刺客   (白)     丞相客禀:小人名叫史龙,后宫史娘娘,是小人姑母,小人是他的内侄。那日将小人唤进宫去,在酒席筵前,叙来叙去,赐与小人短刀一把,叫小人在粉官楼前,刺王杀驾,她想要作一朝女王皇帝。不料被御前侍卫拿住。这就是亲供实招。

贺道庵  (白)     可有虚言?

刺客   (白)     句句实言。

贺道庵  (白)     来,叫他画供。

(衙役交纸令刺客画供,押刺客下。闵觉暗上。)

贺道庵  (白)     众位大人,请来画押。

四朝臣  (同白)    闵大人未到,我等不敢画押。

太监   (白)     你们既不肯画押,待咱家,替你都画上罢!

闵觉   (白)     怪道吓,怪道!

     (西皮原板)  来至在朝房内用目观看,

             审刺客何用你宰相专权?

             怒冲冲将大丞相抓下公案,

     (西皮摇板)  我问你审刺客是哪部官员?

贺道庵  (白)     胆大闵觉,你来在朝房,抓袍掠带,敢是轻慢我当朝首相?

闵觉   (白)     你待怎讲?

贺道庵  (白)     轻慢我当朝首相!

闵觉   (笑)     哈哈,哈哈,吓哈哈哈哈!

     (白)     你道我轻慢你当朝首相,想你宰相之家,表率天下文武百官,为内外大小臣工之领袖,无非是燮理阴阳,调和鼎鼐。想那翰林之家,考取文章,兼放天下主考,开科取士。选拔人材,其余:吏、户、礼、兵、工、刑六部大堂,各有专司,各有专责。吏部:掌管百官职爵,升迁调补,以至提选咨留,参革简放,考功稽动,验封文选,征辟选举,论秀书升,才能参见当今的万岁;户部:掌管内务府库金银,天下一十八省,丁漕赋税,各项钱粮;礼部:掌管礼仪祭祀,祭坛祭庙,庵观寺院,陵寝庙宇。天地三界,十方万灵,春夏秋冬,祭祀的典礼;兵部:掌管副参游都守,千把外委,兵丁将士,人马口粮;工部:掌管三宫六院,五府六部,九卿科道,城池营垒,桥梁道路,天下大小工程。惟有我这刑部:督理刑名,掌生杀之大权,凡有人命攸关,私杀、擅杀、逼杀、格杀、谋杀、斗杀、故杀、误杀,各等案件,俱是我刑部所管。况杀君之徒,乃朝廷中第一要犯,理当我刑部所审,理当我刑部所问,何劳你大丞相审问。大丞相你要审问,却也不难,你我同到晋王驾前,奏上一本,圣上言道六部,你须奏道:不要六部,只要五部。圣上问道;哪部可裁,哪部可减?你须要奏道:刑部可裁,刑部可减。圣上准了你的本章,裁了我这刑部,你方审得,你方问得;圣上准不了你的本章,裁不了我这刑部,你也审不得,你也问不得。此乃刑部法堂之地,非是你大丞相议事之所,你要与我端端正正坐定了!

太监   (白)     难道说你不念同朝情面么?

闵觉   (白)     呸!

     (西皮原板)  非是我不念你同朝情面,

             审刺客本是我刑部在先。

             施一礼众大人听我审判,

     (西皮摇板)  审不清问不明启奏龙颜,

     (白)     带刺客!

衙役   (同白)    带刺客。

(衙役押刺客同上。)

刺客   (白)     参见大人!

闵觉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

闵觉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

衙役   (白)     你要低声些。

刺客   (白)     哦,要低声些。

闵觉   (白)     刺客,你是哪位大人,将你带进宫去,藏在粉宫楼前,刺王杀驾,被御前侍卫拿住?你要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刺客   (白)     大人容禀:小人名叫史龙,乃是后宫史娘娘的内侄,史娘娘是小人的姑母。那日将小人唤进宫去,在酒席筵前,叙来叙去,她赐俺短刀一把,叫小人藏在粉宫楼前,刺王杀驾,要坐一朝女王皇帝。不料被御前侍卫拿住。这就是亲口实招。

闵觉   (白)     你待怎讲?

刺客   (白)     这就是亲口实招。

闵觉   (白)     尔就该掌嘴!

     (西皮原板)  朝房内比不得荒野小县,

             本部堂岂容你信口胡言。

             叫人来重责他四十大板,

             少时间管叫你皮肉难全。

(衙役打。)

衙役   (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刺客   (西皮摇扳)  上堂来先打我四十大板,

             打得我这两腿鲜血不干。

闵觉   (白)     有招无招?

刺客   (白)     无有什么招的!

闵觉   (白)     大胆!

     (西皮摇板)  好一个小刺客真真大胆,

             上堂来他竟敢信口胡言。

             叫人来看过了铜夹板,

             一霎时管叫你性命不全。

(衙役上夹板。)

闵觉   (白)     有招无招?

刺客   (白)     无有什么招的。

闵觉   (白)     收!

刺客   (白)     哦呀!哦呀!

     (西皮导板)  铜夹板夹的我高声叫喊,

     (西皮摇板)  不由得灵魂儿飞上九天。

             自幼儿出娘胎未受此难,

             要叫我招口供难上加难。

闵觉   (白)     住口!

     (西皮摇板)  这件事倒叫我难以审断,

             用尽了百般刑不吐真言。

             无奈何下位来将他来劝,

             叫刺客进前来细听我言。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

闵觉   (白)     刺客!

刺客   (白)     有!

衙役   (同白)    要低声些。

刺客   (白)     哦,低声些。

闵觉   (白)     你是何人将你带进宫去,刺王杀驾?你供招史娘娘是你的姑母,你是史娘娘的内侄。我想史娘娘,自进宫以来,并无三亲六眷,哪有什么内侄。你供招史娘娘,万岁大怒,将史娘娘推出斩首,况且史娘娘,身怀龙胎六甲。自古道:一点龙血落地,天下要干旱三载。你岂不怕天下人,咒骂于你?你若招出真情,请列位大人,作一本头,老夫作一本尾,保奏你在朝,大大作上一官,你是何等不喜,何等不乐?你若是不招出真情,一刀将你杀死,想你乃是天下英雄,岂能作这刀头之鬼?有道是:

     (念)     要学天下奇男子,方显男儿大丈夫!

     (西皮原板)  我看你是一个英雄好汉,

             为什么当刺客下贱不堪?

             招实供史娘娘感你的恩德非浅,

             众公卿保奏你在廉外为官。

     (白)     来,你们慢慢地解劝于他。

衙役   (同白)    刺客,你若是招出真实口供,列位大人,作一本头,闵大人作一本尾,保你在朝,做上一官。你是何等不喜,何等不乐?你要再思吓,再想。

刺客   (白)     好一个闵大人,下得位来,百般相劝,叫我招出真情,保我在朝,做上一官。我不免招了罢。

             哦,我有招。

闵觉   (白)     招上来!

(刺客看贺道庵,贺道庵摆手。)

刺客   (白)     招不得呀,招不得!想当年,我茌黄河渡口,打伤人命,不是恩公搭救,焉有今日?招不得。

             闵觉呀,闵觉!你作你的忠臣,我作我的义士。若要真实口供,就有你在内!

闵觉   (白)     来,将牙齿敲掉一个!

太监   (白)     将他的舌头割了!

闵觉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听说是割舌根心惊肉震,

             吓得我战兢兢遍体汗淋。

             下位来我这里把话来论,

             尊一声众大人细听分明。

     (白)     列位大人,

四朝臣  (同白)    大人。

闵觉   (白)     今将刺客,调上堂来,刑法用尽,并无半点口供。下官有意,将他带回衙去,背审背审。不知列位大人,意下如何?

四朝臣  (同白)    全凭大人。

闵觉   (白)     告辞了。

     (西皮摇板)  小刺客咬牙关不吐真言,

             用尽了各刑法也是枉然。

             辞别了众大人回衙转,

             这件事你二人定有牵连。

(闵觉、衙役、刺客同下。)

四朝臣  (同白)    我等告辞了。

(四朝臣同下,吹打。)

贺道庵  (白)     贾公公,你看闵觉,将刺客带回衙去。倘若审出其情,你我均有不便。

太监   (白)     等到今天晚上,与他送饭之时,将饭中下上毒药,将他药死。给他个死无对证。

贺道庵  (白)     好,全凭公公。请。

(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373 ┊ 字数:4134 ┊ 最后更新:2002年12月2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