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目莲救母》

主要角色
刘氏:老旦
目莲:小生
大鬼:净

情节
刘氏清蒂的儿子目莲僧,既已修成佛道,闻得母亲还在阴间受罪,特地前来探望。母子们会着面不免悲喜交集。刘氏哭诉一番,要目莲救她出去。鬼卒不许,经不得目莲使起佛法,只得任他将刘氏带走。目莲又将冤魂怨鬼放跑。鬼卒一想不好交差,也就溜之大吉。刘氏经过了这次磨难,这才一心向善,终究也修成了正果。

根据《戏典》第二集整理

录入:小柒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1.8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大鬼上。)

大鬼   (白)     哽吓。

     (数板)    阎君命我作鬼头,十鬼见了九鬼愁。行善的金桥走,作恶的打不休来骂不休,哪怕小鬼作对头。

     (白)     我乃大鬼是也。阎君朝拜佛祖去了,命我看守酆都城,不免在此伺候。

(目莲上。)

目莲   (白)     阿弥陀佛。

     (二黄原板)  在仙山奉了师父命,

             来到阴曹探望娘亲。

     (白)     小生目莲僧。奉了师父之命,来到阴曹探望娘亲。就此走走。

     (二黄原板)  西方路上一只鹅,

             口含仙草念弥陀。

             扁毛倒有修行意,

             人不修来待如何?

     (白)     来此已是酆都城,待我念起咒语。唵嘛呢叭咪吽。

大鬼   (白)     啊。哪里这样惊天动地?待我看来。

             原来是小师父,姓甚名谁?

目莲   (白)     小生目莲僧。

大鬼   (白)     到此何事?

目莲   (白)     掌关听了。

     (二黄原板)  在仙山奉了师父命,

             来到阴曹探望娘亲。

大鬼   (白)     你母亲姓甚名谁?

目莲   (白)     听了。

     (二黄原板)  我的母并非是别的名姓,

             刘氏清蒂就是我娘亲。

大鬼   (白)     待我与你问来。

             众鬼卒!

(众鬼卒内同应。)

大鬼   (白)     里面可有个刘氏清蒂,她子目莲僧看望于她,有者即来答话。

刘氏   (内白)    有哇!

(刘氏上。)

刘氏   (二黄摇板)  听一言不由我喜之不尽,

             原来是小娇儿寻找娘亲。

             刘清蒂本是我老身的名姓,

             我的儿叫罗卜不叫莲僧。

             望长官你与我盘查细问,

             我母子见一面感你的大恩。

大鬼   (白)     小师父,里面有一个刘氏清蒂,她子不叫目莲僧。

目莲   (白)     叫什么?

大鬼   (白)     叫什么糖萝菔,醋萝菔。

目莲   (白)     敢是傅罗卜。

大鬼   (白)     不错,傅罗卜。

目莲   (白)     请上城楼,我母子相见。

大鬼   (白)     阎君知道,那还得了。

目莲   (白)     行个方便罢。

大鬼   (白)     使不得。

目莲   (白)     唵嘛呢叭咪吽。

大鬼   (白)     哎呦。哎呦。不要如此。

             众鬼卒,将刘氏清蒂押上都城。

(刘氏上台子。)

目莲   (二黄摇板)  一见母亲泪眼认,

             怎不叫人痛在心。

     (白)     长官,将我母亲焰火去了。

大鬼   (白)     众鬼卒,将刘氏清蒂焰火去了。

刘氏   (二黄导板)  刘清蒂站都城浑身颤抖,

     (白)     罗卜,我儿,儿啊!

     (回龙)    叫一声罗卜儿细听从头:

     (二黄正板)  儿本是阳世人相隔幽冥,

             却缘何来到了酆都城楼?

             我的儿到酆都城将娘搭救,

             看不见小娇儿我两泪交流。

             娘说道吃长斋恤老怜幼,

             竟变了那铁树开花不能保留。

             娘不该在佛前我就将誓盟就,

             娘不该在阳间打僧骂道,不济贫民,开了五荤,到如今我此幽囚。

             我的儿啊!

(〖缓锣鼓〗。)

刘氏   (二黄原板)  儿的父修正道跨鹤西走,

             为娘我被阎君地府来收。

             娘说道阴曹府报应无有,

             又谁知到了阴曹,早晚间我受的是蓬头垢面,披枷带锁,口含阴灯,等何时我才得出头。

             儿求佛尊将娘搭救,

             也不枉为娘我就盼儿在心头。

     (白)     儿啊,今当四月初八日,阎君赴龙华大会去了。你可哀告掌关,放出都城,我母子也好相见。

目莲   (白)     长官,将我母亲放出都城。

大鬼   (白)     阎君知道,那还了得?使不得。

目莲   (白)     唵嘛呢叭咪吽。

大鬼   (白)     哎呦,哎呦,不必如此。

             众鬼卒,将刘氏清蒂押出都城。

(刘氏走下,出城。)

刘氏   (哭)     罗卜,我儿,儿啊!

     (二黄摇板)  娘只说阴曹府无报应,

             天网恢恢有神灵。

     (白)     儿啊,为娘披枷带锁,如何是好?

目莲   (白)     有佛法。

刘氏   (白)     快快使来。

目莲   (白)     是。

     (二黄摇板)  对准西方身拜定,

             快将枷锁离娘身。

刘氏   (白)     为娘双目不明,如何是好?

目莲   (白)     有佛法。

刘氏   (白)     快快使来。

目莲   (白)     遵命。

     (二黄摇板)  对准西方身拜定,

             取来了甘露水付与娘亲。

刘氏   (白)     儿啊,

     (二黄摇板)  数载未见娇儿面,

             母子们相逢泪不干。

     (白)     儿啊,为娘肚中饥饿,如何是好?

目莲   (白)     还有佛法。

刘氏   (白)     快快使来。

目莲   (白)     是。

     (二黄摇板)对准西方身拜定,

             取来了干饭付与娘亲。

(众冤鬼同上。)

刘氏   (白)     儿啊,这些冤鬼,超度他们罢。

目莲   (白)     唵嘛呢叭咪吽。

(众冤鬼同下。)

刘氏   (白)     儿啊,这饭多被鬼抢了去了。

目莲   (白)     还有佛法。

刘氏   (白)     快快使来。

目莲   (白)     是,

     (二黄摇板)  二次又把身拜定,

             再取干饭付与娘亲。

(小鬼上。)

小鬼   (白)     阎君回殿来了。

大鬼   (白)     知道了。

             你母子快快分别了罢。

刘氏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听说阎君回都城,

             母子就要两离分。

     (白)     儿啊!

(刘氏、目莲同下。)

大鬼   (白)     哎呀,且住。这些冤鬼俱已逃生去了。阎君回来,如何是好。也罢,待我也逃生去罢。

(大鬼下。)
(完)


浏览次数:953 ┊ 字数:2107 ┊ 最后更新:2024-03-0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