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目莲记》【四本】(一名:《滑油山》;一名:《游六殿》)

主要角色
刘青提:老旦
大鬼:净
目莲僧:小生

《滑油山》李金泉饰刘青提
《滑油山》李金泉饰刘青提
情节
目莲一门,素行善。目莲之母常诵经,戒杀放生。久之目莲之兄为佛度去,其父出门追寻,亦为佛度去。一日目莲自学塾归,途中又为地藏佛度去。其母参禅未透,不知彼等已成正果。反以为彼苍梦梦,我佛昏昏,善恶不分,竟令我家破人亡。遂大开杀戒,停止善举。经卷佛像,毁之一空。死后冥王怒其修真不果,造孽过多。令鬼卒押在酆都城,遍观刀山、剑树、油锅、血池,刳腹抽肠,剥皮割舌,以及煎熬磨碓种种冥刑。并谓冤冤相报,毫无情面。目莲之母,属目之馀,心塞胆裂,悔之无及。游至第六殿,阎王判至滑油山受苦,适目莲寻母而至,母子相见大哭。目莲弘施佛力,救母出地狱而去。

根据《国剧大成》第七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9.9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大鬼上。)

大鬼   (白)     我乃六殿阎君麾下大鬼是也。今有刘氏青提作恶多端,将她打在滑油山前受罪。

             众鬼卒,将刘氏青提押上来!

(众小鬼内同应。)

刘青提  (内二黄导板) 黑暗暗雾矇矇一路上无光,

(刘青提上。)

刘青提  (二黄回龙)  阴惨惨又来到天地无光。

     (白)     鬼哥唤我何事?

众小鬼  (内同内)   长官唤你。

刘青提  (白)     哦,长官唤我。老身今年——

     (二黄原板)  五十岁,

             才知道四十九年作事荒唐。

             悔不该在阳世打僧骂道,

             悔不该将荤油献于佛堂;

             悔不该在佛前把斋开放,

             悔不该将白骨花园埋藏。

             转面来我便把长官一问,

             你唤我受难人所为何情?

     (白)     长官唤我何事?

大鬼   (白)     只因你在阳世之间作恶多端,阎君大怒,将你打在滑油山前受罪。

刘青提  (白)     鬼哥若是将我放回,从此改过就是。

大鬼   (白)     改过改过,难免你的心头之火。

刘青提  (白)     长官此路难行。行个方便罢。

大鬼   (白)     难行也要行。众鬼卒拉着走。

(众小鬼内同应。)

刘青提  (白)     苦啊!

     (二黄导板)  刘青提未起身珠泪伤惨,

(众小鬼内同喝。)

刘青提  (二黄快三眼板)想起了当年事好不心烦。

             自幼儿吃长斋一心向善,

             十八岁进夫门配结良缘。

             遭不幸老员外黄泉命染,

             生一子无踪影绝了香烟。

             因此上心愤恨天地埋怨,

             在中年饮酒开荤打僧骂道改变心田。

众小鬼  (内同白)   走啊!

刘青提  (二黄原板)  何苦他用言语苦苦相劝,

             到如今铁树开花方可见天。

             悔不该在佛堂发下誓愿,

             从此后破了杀戒开了五荤,不信神佛咒骂青天。

(众小鬼内同喝。)

刘青提  (二黄原板)  阎罗王差五鬼白昼活现,

             才将我三魂七魄拿在阴间。

             看起来这时节后悔已晚,

             叹人生如泡如影如幻如梦,果然有报应循环。

众小鬼  (内同白)   走啊!

刘青提   (二黄原板) 在阴间见了些剑树刀山,

             在阴间见了些剥皮把草嵌;

             在阴间见了些碓捣磨研,

             行善的到阴间依旧行善。

             只见他走金桥过银桥,

             左金童右玉女,黄幡宝盖金罗伞,他好不威严。

             可怜我作恶的有谁怜念,

             到如今项带长枷身披铁练,一步一打一张一扑获罪于天。

(众小鬼内同喝。)

刘青提  (二黄原板)  今日里解酆都游过五殿,

             眼前边黄沙滚黑雾漫漫。

             大鬼恶狠狠执定铁练,

             哪管他路难行扑打向前。

             走的我遍体疼魂飞魄散,

     (二黄摇板)  又只见黑暗暗一座高山。

     (白)     长官,前面什么所在?

大鬼   (白)     前面叫做滑油山。

刘青提  (白)     你我可从此经过。

大鬼   (白)     正要打此经过。

刘青提  (白)     此山高大,有些难过。

大鬼   (白)     难过也要过。

             众鬼卒拉住走!

刘青提  (白)     苦啊!

     (二黄摇板)  听说要过滑油山,

(刘青提上桌子。)

刘青提  (二黄摇板)  不由刘氏心胆寒。

             未会迈步身先颤,

(刘青提跌下桌子。)

刘青提  (二黄摇板)  跤跌在地平川。

     (白)     哎长官,我浑身疼痛,行个方便罢。

大鬼   (白)     你这泼妇不打不行。

             众鬼卒与我拉走!

刘青提  (白)     咳,苦啊!

(大鬼拉刘青提同下。)

【第二场】

(大鬼上。)

大鬼   (白)     哽吓!

     (数板)    阎君命我作鬼头,十鬼见了九鬼愁。行善的金桥走,作恶的打不休来骂不休,哪怕小鬼作对头。

     (白)     我乃大鬼是也。阎君朝拜佛祖去了,命我看守酆都城。不免在此伺候。

(目莲僧上。)

目莲僧  (白)     阿弥陀佛。

     (二黄原板)  在仙山奉了师父命,

             来到阴曹探望娘亲。

     (白)     小生目莲僧。奉了师父之命,来到阴曹探望娘亲,就此走走。

     (二黄原板)  西方路上一只鹅,

             口含仙草念弥陀。

             扁毛倒有修行意,

             人不修来待如何?

     (白)     来此已是酆都城。待我念起咒语。唵嘛呢叭咪吽。

大鬼   (白)     啊,哪里这样惊天动地,待我看来。

             原来是小师父,姓甚名谁?

目莲僧  (白)     小生目莲僧。

大鬼   (白)     到此何事?

目莲僧  (白)     长官听了!

     (二黄原板)  在仙山奉了师父命,

             来到阴曹探望娘亲。

大鬼   (白)     你母亲姓甚名谁?

目莲僧  (白)     听了!

     (二黄原板)  我的母并非是别的名姓,

             刘氏青提就是我娘亲。

大鬼   (白)     待我与你问来。

             众鬼卒!

(众小鬼内同应。)

大鬼   (白)     里面可有个刘氏青提?她子目莲僧看望于她,有者即来答话。

刘青提  (内白)    有哇!

     (内二黄摇板) 听一言不由我喜之不尽,

             原来是小姣儿寻找娘亲。

             刘青提本是我老身的名姓,

             我的儿叫罗卜不叫莲僧。

             望长官你与我盘查细问,

             我母子见一面感你的大恩。

大鬼   (白)     小师父,里面有一个刘氏青提,他子不叫目莲僧。

目莲僧  (白)     叫什么?

大鬼   (白)     叫什么糖萝菔,醋萝菔。

目莲僧  (白)     敢是傅罗卜?

大鬼   (白)     不错,傅罗卜。

目莲僧  (白)     请上城楼,我母子相见。

大鬼   (白)     阎君知道,那还了得。

目莲僧  (白)     行个方便罢。

大鬼   (白)     使不得。

目莲僧  (白)     唵嘛呢叭咪吽。

大鬼   (白)     哎唷,不要如此。

             众鬼卒,将刘氏青提押上都城。

(刘氏上台子。)

目莲僧  (二黄摇板)  一见母亲泪眼认,

             怎不叫人痛在心。

     (白)     长官,将我母亲焰火去了。

大鬼   (白)     众鬼卒,将刘氏青提焰火去了。

刘青提  (二黄导板)  刘青提站都城混身颤抖,

     (三叫头)   罗卜!我儿!儿啊!

     (二黄回龙)  叫一声罗卜儿细听从头:

     (二黄正板)  儿本是阳世人相隔幽冥,

             却缘何来到了酆都城楼?

             我的儿到酆都城将娘搭救,

             看不见小姣儿我两泪交流。

             娘说道吃长斋恤老怜幼,

             竟变了那铁树开花不能保留。

             娘不该在佛前我就将誓盟就,

             娘不该我在阳间打僧骂道、不济贫民、开了五荤,到如今我受此幽囚。

     (哭头)    我的儿啊!

     (二黄原板)  儿的父修正道跨鹤西走,

             为娘我被阎君地府来收。

             娘说道阴曹府报应无有,

             又谁知到了阴曹早晚间我受的是蓬头丐面、披枷带锁、口含阴灯,等何时我才得出头?

             儿求佛尊将娘搭救,

             也不枉为娘我就盼儿在心头。

     (白)     儿啊,今当四月八日,阎君赴龙华大会去了。你可哀告长官,将为娘放出都城,我母子也好相见。

目莲僧  (白)     长官。将我母亲放出都城。

大鬼   (白)     阎君知道,那还了得。使不得。

目莲僧  (白)     唵嘛呢叭咪吽。

大鬼   (白)     哎唷,哎唷。不必如此。

             众鬼卒,将刘氏青提押出都城。

(刘青提下台子。)

刘青提  (三叫头)   罗卜!我儿!儿啊!

     (二黄摇板)  只说娘阴曹府无报应,

             天网恢恢有神灵。

     (白)     儿啊,为娘披枷带锁如何是好?

目莲僧  (白)     有佛法。

刘青提  (白)     快快使来。

目莲僧  (白)     是。

     (二黄摇板)  对准西方身拜定,

             快将枷锁离娘身。

刘青提  (白)     为娘双目不明,如何是好?

目莲僧  (白)     有佛法。

刘青提  (白)     快快使来。

目莲僧  (白)     遵命。

     (二黄摇板)  对准西方身拜定,

             取来了甘露水付与娘亲。

刘青提  (白)     儿啊!

     (二黄摇板)  数载未见姣儿面,

             母子们相逢泪不干。

     (白)     儿啊,为娘肚中饥饿,如何是好?

目莲僧  (白)     还有佛法。

刘青提  (白)     快快使来。

目莲僧  (白)     是。

     (二黄摇板)  对准西方身拜定,

             取来了干饭付与娘亲。

(众冤鬼同上。)

刘青提  (白)     儿啊。这些冤鬼,超度他们罢。

目莲僧  (白)     唵嘛呢叭咪吽。

(众冤鬼同下。)

刘青提  (白)     儿啊,这饭多被鬼抢了去了。

目莲僧  (白)     还有佛法。

刘青提  (白)     快快使来。

目莲僧  (白)     是。

     (二黄摇板)  二次又把身拜定,

             再取干饭付与娘亲。

(小鬼上。)

小鬼   (白)     阎君回殿来了!

大鬼   (白)     知道了。

             你母子快快分别了罢。

刘青提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听说阎君回都城,

             母子就要两离分。

     (白)     儿啊!

(刘青提、目莲僧同下。)

大鬼   (白)     哎呀且住!这些冤鬼俱已逃生去了,阎君回来如何是好?也罢。待我也逃生去罢!

(大鬼下。)
(完)


浏览次数:519 ┊ 字数:3555 ┊ 最后更新:2020-07-0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