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目莲记》【六本】(一名:《戏目莲》)

主要角色
目莲僧:小生
妇人:花旦

情节
傅罗卜目莲僧一心向佛,所以不怕跋涉高山沙漠,冒险而行,前往西天拜佛求经;原想修成正果,好到地狱中去超度母亲。这时文殊菩萨变一美女来试验他,目莲绝不动心,宁可在荒野之中过夜;虽遇猛虎,也不惧怕。就此一点诚心,终得达到西天。后来修道已成,特地走入地狱中,探望其母。母子既然会见,悲喜交集,刘氏将她所受痛苦,哭诉一番,教目莲救拔她出地狱。但是那些看守鬼卒不放,目莲施行佛法,终将刘氏救出。刘氏经这一番痛苦,才诚心诚意,修行信佛,后来也成正果。

根据《国剧大成》第七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5.9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云童、四幡童、四宫女、金童、玉女、韦陀引文殊大士同上。)

文殊大士 (点绛唇)   佛法无边,祥光普现,莲花遍,四海云烟,同登莲台殿。

(文殊大士上高台。)

文殊大士 (念)     家住南海罗家山,紫竹林中把身掩。一边站定白云鸟,一边杨柳串枝莲。

     (白)     吾乃文殊大士是也。只为凡世人间傅家庄有一傅员外,他妻刘青提所生一子,名叫傅罗卜,乃是大孝之子,他前身又是仙体。他父一死,他母不见子,还开了五荤。怒了阎罗,将他母打入了酆都城受罪。此子孝心太重,见他一心要往西天,前去拜佛求经,以救他母亲刘氏的弥天大罪。今日此子,从此处经过。想此处黑松林内,大虫甚多,又恐伤了此子,岂不惜哉?是吾神变一凡妇模样,试他的道心如何。他若是善心,吾就打救与他。若是有了坏心,变一大虫,将他吞吃。这才是孝心感动天和地。

             众云童!

四云童  (同白)    有。

文殊大士 (白)     你等站立两边,听吾神法旨。

四云童  (同白)    领法旨。

文殊大士 (西皮导板)  文殊佛坐莲台观看世景,

     (西皮慢板)  四部州善恶人解之不明。

             行善的自有那苍天念怜,

             作恶的阴曹府定受罪人。

             傅罗卜往西天救母求经,

             锁心猿系意马一点佛心。

             众云童催祥云忙下山岭,

(四云童、四幡童、四宫女、金童、玉女、韦陀、护法同领下。)

文殊大士 (西皮摇板)  到凡间度传那大孝之人。

(文殊大士下。)

【第二场】

目莲僧  (内白)    阿弥陀佛!

(目莲僧上。)

目莲僧  (西皮快板)  心儿内恨步下越行越慢,

             这样行何日里才到西天?

             一路上又只见一派云烟,

             满山雾望不见路在哪边。

(目莲僧放下经担。)

目莲僧  (白)     小僧目莲。为母求经,来到此地天色已夜了。看前面有一茅房,不免去到那里借宿。就此前行。

     (西皮摇板)  我这里将经担肩上担定,

             往前村寻一所好去安身。

(目莲僧下。)

【第三场】

(四云童引韦陀、文殊大士同上。)

文殊大士 (西皮摇板)  催动了瑞祥云用目观看,

             恶的恶善的善是不一般。

             按着了五色云轻身一变,

(四云童、韦陀、文殊大士同下。妇人上。)

妇人   (西皮摇板)  变一个凡妇女站立山边。

     (白)     众护法!

四云童  (同白)    有。

妇人   (白)     听我吩咐。

四云童  (同白)    吓!

妇人   (唱)     俺是个变化下凡,

             今来此与大孝人度难。

             领着这韦陀护法,

             只索到凡间指引罗卜,

             怕什么咆哮,

             怎挡俺法无边也那厉害。

             我变这小裙钗,

             哪怕他万千人马,叫他功成也那边塞。

     (白)     按着云头。

四云童  (同白)    领法旨。

(四云童、韦陀同下。)

妇人   (白)     我不免在此点化一座房屋,等他到来便了。

(妇人下。)

【第四场】

目莲僧  (内白)    走吓!

(目莲僧急上。)

目莲僧  (西皮摇板)  三步当作两步行,

             两步当作一步紧。

             急急忙忙往前闯,

(目莲僧看。)

目莲僧  (白)     哦哦。

     (西皮摇板)  只见一房面前存。

     (白)     阿弥陀佛。可看见一所茅屋了,待我向前。

             吓,里面有人么?

妇人   (内白)    来了!

(妇人上。)

妇人   (唱)     急犬吠连声,连声,

             是何人扣我柴门,柴门?

             人行少,虎纵横,

             开门看是何人?

目莲僧  (白)     吓小娘子。阿弥陀佛。

妇人   (白)     吓,原来是一位小师父。

目莲僧  (白)     吓,原来是一位小娘子。

妇人   (白)     这一小师父到此何事?

目莲僧  (白)     吾乃赶路之人,行到此地天色已晚,要借宿一宵,明早就行。

妇人   (白)     哦。你是投宿的?

目莲僧  (白)     正是。

妇人   (白)     既然要投宿,请到里面。

目莲僧  (白)     是是是,打扰了。

妇人   (白)     不必客气。

(妇人、目莲僧同进。)

妇人   (白)     小师父请坐。

目莲僧  (白)     有坐。

妇人   (白)     茅屋里暂且安身,明日即速起行。

目莲僧  (白)     那是自然。

妇人   (白)     请问小师父,你哪庙出家?你的上下?

目莲僧  (白)     不瞒小娘子,我不是出家之人。我改扮如此,只为母亲求经西去。

妇人   (白)     请问君子高姓大名?

目莲僧  (白)     小娘子听禀!

妇人   (白)     君子请讲。

目莲僧  (西皮原板)  尊娘行你听我一言奉告,

             父斋公、母刘氏,我名目莲。

妇人   (白)     作何生理?

目莲僧  (西皮原板)  我的父积功德早登仙境,

             脱凡体免轮回踏遍青云。

             我母亲她不投神圣供敬,

             一旦的入酆都罪犯幽冥。

     (白)     小娘子,受我一礼。

妇人   (白)     君子,此礼为何?

目莲僧  (白)     小娘子吓!

     (西皮原板)  望娘行行方便慈悲怜念,

             积阴德暂留吾迷路之人。

妇人   (白)     好说。

目莲僧  (白)     未请教小娘子,丈夫何在?

妇人   (白)     君子吓!

目莲僧  (白)     小娘子请讲。

妇人   (西皮原板)  蒙君子问我的丈夫何人,

             他也曾离家乡四五六春。

目莲僧  (白)     但不知,他可有书信回来与你?

妇人   (西皮原板)  他一去数年来无有音信,

             撇下了奴青年独自一人。

             提起来好叫我心中愁恨,

             姣姣的月貌儿杨柳枝嫩。

             观纱窗月影儿孤衾独枕,

             朝朝思日日想谁伴吾身?

     (白)     吓君子,你不远千里而来,吓!

     (西皮原板)  你可在巫山上云端雨行,

             休作那对孤灯无情之人。

目莲僧  (白)     哎哎!

     (西皮原板)  小娘子说此话真不中听,

             讲什么说出了云雨之情。

妇人   (白)     黑夜之间,无人知道的吓!

     (西皮原板)  黑夜间无人看事不要紧,

             望君子你不必这样的直心。

目莲僧  (白)     哎哎!

     (西皮原板)  你说黑夜无人见,

     (白)     小娘子,你看上什么?

妇人   (白)     上是青天。

目莲僧  (白)     这下呢?

妇人   (白)     浮土。

目莲僧  (白)     你看眼前。

妇人   (白)     就是你我二人。

目莲僧  (白)     却又来!

     (西皮原板)  天地监察不由人。

妇人   (白)     君子,这黑夜之间,天地不知,人也不晓得的。

目莲僧  (白)     哎哎!

     (西皮原板)  天不知人不晓报应之间,

             你可知善恶事天理难容。

妇人   (西皮原板)  你说此话无礼伦,

             不宿与我走出门。

目莲僧  (白)     哎呀!

     (西皮原板)  听一言不由我心中着急,

             这时候到哪里再投安身?

     (白)     哎呀,且住。你看这小娘子,她起下了这样的念头,这分明是不肯收留与我。也罢!我再投别处安身便了。

     (唱)     挑起经担往前行,

             且往别处好存身。

妇人   (唱)     问声君子哪里去?

             莫把奴缘误了身。

目莲僧  (白)     妄想吓,妄想吓!

     (唱)     愿立阶前到五更,

             不作违条犯法人。

妇人   (白)     君子吓!

     (唱)     君子不必这样论,

             奴家言来听分明:

             进得兰房共锦帐,

             一夜欢娱到天明。

目莲僧  (白)     阿弥陀佛!

妇人   (白)     君子,我来问你,佛在哪里?

目莲僧  (白)     现在西天。

妇人   (白)     却又来!

     (唱)     佛在西天无人见,

             渺渺忙忙何处寻。

             夜尽更深休辜负,

             请进兰房共枕眠。

             颠鸾倒凤谁来问,

             一夜风流到五更。

             君子心中自思忖,

             莫作痴呆矇懂人。

             今日若是成其美,

             岂不良缘来从人。

目莲僧  (白)     住口!

     (唱)     听一言来心中忖,

             句句说的无耻论。

     (白)     哎呀呀,不中不中!你看这一小娘子,起下了这个无耻的念头。不息也罢,待我对天盟下誓来!

(目莲僧跪。)

目莲僧  (白)     老天爷在上,我傅罗卜在下,我若有他之念,叫我死在了那虎口之内。

妇人   (白)     好吓。我不提了虎,他倒提了虎来了。我不免点化了一只猛虎,惊吓与他便了。

             天灵灵,地灵灵,猛虎出现。

(虎形上)

目莲僧  (白)     哎呀!

     (唱)     又只见一大虫林中来现,

             一霎时在阶前来抖雄威。

             猛虎嚎如神吼果然是险,

             你念我吃斋人把素无荤。

             天堂上降下你报应分明,

             我就是纵一死有何难言。

妇人   (白)     呀!

     (唱)     一见君子心秉正,

             千言万语化了风。

     (白)     君子吓!

     (唱)     阶前的那猛虎好有一惊,

             请进了这兰房躲避虎身。

             我和你共鸳枕颠鸾倒凤,

             若不从我这件你丧残生。

             来来来你随我牙床来进,

     (白)     来吓,来吓!

目莲僧  (白)     哎呀,撒手!

妇人   (白)     吓!

     (唱)     你这人不必辞放些宽心。

     (白)     你可随我来吓!

目莲僧  (白)     哼哼。我情愿死在虎口,我也是不能从了你。

妇人   (白)     呀!

     (唱)     他一心念佛经要归仙境,

             见此行不由我有计难生。

             背地里称道他真是正经,

             他言说不作那犯法之人。

     (白)     哎呀,且住。我看他道心一定,不免助他成功便了。

             天灵灵,地灵灵,猛虎速速退去。

(虎形下。)

目莲僧  (白)     呵呵!

     (唱)     开眼看天和地神怪有应,

             又只见那大虫入了山林。

             我这里且把那一心放正,

             随她便生何计我不乱心。

妇人   (白)     吓君子,你看那猛虎去了,我这儿有酒有菜,又有馒首,与君子压惊。

目莲僧  (白)     哦哦!

     (唱)     我生来不饮酒也不食荤,

             每日里吃素斋还念佛经。

             一心想成正果寻着双亲,

             任凭你使何计我不动心。

妇人   (白)     君子吓!

     (唱)     君子你说此话我不来问,

             难道说你从此站到天明?

目莲僧  (唱)     小娘子你不必十分逼行,

             有一辈千古人细听分明:

             汉朝中有一位关羽忠正,

             他也曾伴孤灯等到天明。

             小娘子休学那文君意境,

             有负了相遇时欢娱之情。

妇人   (白)     哎呀,看他毫无别样。有了,待我假意作肚内疼痛的模样便了,再试试他一回。

     (唱)     我这里作肚痛将他来哄,

             再试试他的那是何道心。

(妇人作痛。)

妇人   (白)     哎哟……

目莲僧  (白)     吓,小娘子,你这是怎么样了?

妇人   (白)     哎呀君子!我也不知怎么一霎时肚内疼痛,不知是何道理?哎哟,痛死人也!

     (唱)     一霎时不由我疼痛难忍,

             这时候倒叫我有口难分。

目莲僧  (白)     还是新起吓,还是旧有的?

妇人   (白)     乃是旧病复发。哎呀,痛坏了!

目莲僧  (白)     既是旧病,就该用旧方调治。

妇人   (白)     有吓!

     (唱)     往日里我丈夫他在家时,

             他用手摸一摸就能去根。

目莲僧  (白)     你何不自己摸上一摸吓?

妇人   (白)     哎呀,君子吓!

     (唱)     我本是有病人两手难动,

             无气力怎能够自己手伸?

             你本是修西方佛门弟子,

             何不把奴腹手上救命?

     (白)     吓,君子如何?

目莲僧  (白)     不成。

妇人   (白)     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目莲僧  (白)     这男女授受不亲吓!

妇人   (白)     哎呀!

     (唱)     岂不闻柳下惠千古事,

             他曾伴一美人到天明。

目莲僧  (白)     你既道柳下惠,你可知道鲁男子?

妇人   (白)     鲁男子便怎么样呢。

目莲僧  (白)     你且听了!

     (唱)     鲁男子他把那门户紧闭,

             一夜间不许那妇人进门。

             小娘子文君夜奔,

             我只好有负你欢娱之情。

             你若是要我从,我宁死断不从命,

妇人   (白)     哎呀呀!

     (唱)     天将明鸡又鸣翻来复去。

     (白)     哎呀呀,痛死人呀!

目莲僧  (白)     等到天明,自有人相救与你。

妇人   (白)     等不及了。

     (唱)     三千里路途遥无人得见,

             哪有个悯念人来救奴身。

             还望求公子你行个方便,

             借你的修道手摸一摸安宁。

目莲僧  (白)     我想这个恻隐之心,人人皆有。也罢。我与小姑娘隔衣一摸,你看如何?

妇人   (白)     哎呀呀,隔衣一摸,那可难以救了我的命了。

目莲僧  (白)     哎呀呀,这这这……哦哦,有了。

             吓小娘子,你看我的经担之上,有一张纸,隔纸一摸,你看如何?

妇人   (白)     如此,君子快快取来。

目莲僧  (白)     是是是。

(妇人下。)

目莲僧  (念)     毫光闪闪电光明,四山猛虎归山林。纸上张张大士相,我便高叫大士尊。

(目莲僧坐地。千里眼、顺风耳、四值功曹、四大金刚、四云童、四幡童、四宫女、金童、玉女、韦陀、文殊大士同上。)
千里眼、
顺风耳、
四值功曹、
四大金刚、
四云童、
四幡童、
四宫女、
金童、
玉女、

韦陀   (同唱)    无摩无摩大士尊。

文殊大士 (白)     目莲,你且抬头观看,听吾神吩咐。

     (唱)     只待你忍耐温存。

             一睁眼神圣儿揾着牙而苦也,咳咳呀,

             哪处曾相见,

             相会看严威然。

             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

     (白)     正是:

     (念)     祥云内现大士相,争名夺利如汪洋。如人哪个无父母?哪个儿女孝爹娘?

千里眼、
顺风耳、
四值功曹、
四大金刚、
四云童、
四幡童、
四宫女、
金童、
玉女、

韦陀   (同唱)    南无相云汉,嗳嗳嗳,阿摩阿艮。

文殊大士 (唱)     又只见这孝子思念爹娘,

             抛了家弃了子前去修行。

             他那里一声爹又一声娘,

             共佛一声喊,

             一路上忘不了一里的经卷。

千里眼、
顺风耳、
四值功曹、
四大金刚、
四云童、
四幡童、
四宫女、
金童、
玉女、

韦陀   (同唱)    那目莲他本是修行子弟,

             他为的他亲娘命赴幽冥。

             落只在地狱府苦楚难尽,

             渺渺的茫茫无处去寻。

文殊大士 (唱)     横挑着这经担无处寻找,

             堪堪地来到这黑松内林。

             黑松林内寻渡虎豹,

             我今渡你过关津。

千里眼、
顺风耳、
四值功曹、
四大金刚、
四云童、
四幡童、
四宫女、
金童、
玉女、

韦陀   (同唱)    今日里送到你十万馀里,

             今日里为了你来下凡尘。

             行一步如同行十步,

             行十步如同百里程。

             行百步如同行千里,

             行千里如同万里。

             今日里再赐光明现,

             一路上护住了你的身。

             倘若是前途上有了凶险,

             高叫了数十声大士佛尊。

文殊大士 (白)     目莲,想你道心一定,速速往西奔走。这也是你为人一世之孝心,感动了天地。吾神要归班去矣。赐你的法言,必须劳劳紧记。

             众云童。

四云童  (同白)    有。

文殊大士 (白)     收了威严者。

四云童  (同白)    领法语。

千里眼、
顺风耳、
四值功曹、
四大金刚、
四云童、
四幡童、
四宫女、
金童、
玉女、
韦陀、

文殊大士 (同唱)    耳听得一派洞仙音,

             齐齐地跨鹤登鸾上碧云。

             着花柳仗天风雨顺风调,

             指日里管叫你正果一成。

(千里眼、顺风耳、四值功曹、四大金刚、四云童、四幡童、四宫女、金童、玉女、韦陀、文殊大士同下。目莲僧醒,看。)

目莲僧  (白)     哎呀,且住!适才行到此处,遍地房阁,霎时昏倒在地,耳边听得有人言语之中指引,叫我速速去往西行。我不免速速挑起经担,奔西方而去便了。

(目莲僧下。)
(完)


浏览次数:343 ┊ 字数:6001 ┊ 最后更新:2020-07-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