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目莲记》【二本】(一名:《罗卜还乡》)

主要角色
罗卜:生
李老丈:外
刘青提:老旦
金奴:小旦
樵夫:丑

情节
罗卜出外经商,倏忽三年,因思母心切,转返故里。途中遇其父执李某,告知其母破戒骂僧等事。罗卜闻听之下,不禁晕倒。其母闻子归来,匆忙赶至。见其子晕倒,以为定系李某拨弄是非,将李某大骂。罗卜醒后,极力为李某开释,谓见父执如见其父,不禁忧从中来,突然晕倒。

根据《国剧大成》第七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6.3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罗卜上。)

罗卜   (驻云飞)   归去来兮,

             路过金刚势险危。

             托赖观音庇,

             苦难相周济。

             嗏此事尚堪疑,

             此事尚堪疑。

             细思之,听得慈悲,道我亲帏事,

             多周折,应促吾曹急急归家里。

             因此上三步一拜,拜回家里,

             待萱堂资福消灾悔,消灾悔。

(罗卜下。)

【第二场】

(李老丈上。)

李老丈  (驻云飞)   日月如飞,如见梅花三五枝,

             正是雪后多佳丽。

     (念)     长安有贫者,依瑞不依多。

     (驻云飞)   贫者愁衣食。

     (白)     嗏。

(樵夫上。)

樵夫   (白)     老爷子,我上山去砍柴,看见罗卜官人,三步一拜,拜回来来咧。

李老丈  (白)     是,我晓得了。你且回避了。

(樵夫下。)

李老丈  (白)     呀!

     (驻云飞)   忽听樵子报因伊,

             忽听樵子报因伊,

             罗卜回归。

             我须是过长堤,

             待等他来,劝解伊曹,见彼慈帏,

             且自宽心,休得要争闲气。

     (念)     不为调和更待谁,不为调和更待谁。

(罗卜上。)

罗卜   (驻云飞)   难报春晖,

             定省温情叹久违。

             寸草心空系,

             百拜身何瘁,嗏。

李老丈  (夹白)    官人回来了?

罗卜   (驻云飞)   忽见父相知,

             忽见父相知。

             公公,家中事儿赖携提。

李老丈  (白)     贤侄,瞻前无僧,顾后无佛,三步一拜,为着何来?

罗卜   (白)     公公!

     (驻云飞)   听得慈悲之事,

             道我亲帏,把盟誓相欺。

             因此上三步一拜,拜回家里,

             为慈亲忏悔。

             尘缘尽,小侄别母三载今日才回来,

             奈我思亲甚切。

             归家见老母,

             来日登门拜谢公公,

             与你不及匆匆话别离,

             不及匆匆话别离。

李老丈  (白)     自从令尊亡故,不能再会遗容。

     (驻云飞)   今见你经商买卖回来,如见令尊一般,

             贤侄,你且暂立须臾,暂立须臾。

             听我一言说你知。

罗卜   (白)     公公有话请讲。

李老丈  (白)     自从贤侄去后,令堂在家啊——

罗卜   (白)     为何欲言又止?

李老丈  (白)     老夫有一言说来,不要吃恼。

罗卜   (白)     小侄不恼。

李老丈  (白)     既不吃恼,你且听了!

     (驻云飞)   令堂听信谗言语,

             便把三官毁。

     (白)     嗏。

罗卜   (白)     哎呀老娘啊!

李老丈  (驻云飞)   今劝你,慢伤悲,转庭帏,

             今劝你,慢伤悲,转庭帏。

             拜谒尊前,从容谏取,

             母子同心,自有个相依处。

     (念)     不用忙忙说是非,不用忙忙说是非。

罗卜   (白)     哎呀老娘啊!当初父在之时,曾在花台发愿。如今悔却前言,将何解誓?兀的不痛杀我也!

(罗卜坐。)

李老丈  (白)     贤侄醒来!

罗卜   (孝顺歌)   闻翁语,自怨嗟,闻翁语,自怨嗟,

             叹我不能够供子职。

             辜负了老父与孩儿命,

             持斋与供佛,如依在时,言犹在耳。

             哎呀老娘!

             今日里顿相逢,

             痛得我肝肠碎,痛得我肝肠碎。

(罗卜坐。金奴随刘青提同上。)

刘青提  (孝顺歌)   闻儿至,喜上眉,闻儿至,喜上眉,

             他那里三步一拜为母仪。

             移步过长堤,移步过长堤,

             探取儿消息。

     (白)     金奴,前面莫非是李胡子?

金奴   (白)     是李胡子。

刘青提  (白)     李公公一向有罪了。

李老丈  (白)     好说。

刘青提  (白)     可曾见我孩儿?

李老丈  (白)     那不是!

(刘青提见罗卜,嚷。)

刘青提  (白)     哈!

     (孝顺歌)   罢了我的儿,

             因甚的朦倒唤不起?

     (白)     啊,李厚德,我也晓得了!

     (孝顺歌)   向日与你言辩一场,你怀恨在心,

             今日里访得我孩儿回来,又在途中讲是谈非。

             想我孩儿一别三载,今日才回来,

             母子相逢,当加喜色,如何闷倒在地?

             不消说了,一定是你撺掇甚么言词,

             撺掇甚么言词。

             气得我的姣儿死,

             气得我的姣儿死。

(樵夫上,劝。)

樵夫   (白)     老爷子,三年前管的闲事,如今你老又管闲事。走罢,走罢。

(李老丈作诈关儿。樵夫推李老丈同下。)

刘青提  (白)     我儿醒来。老娘在此。

罗卜   (孝顺歌)   三魂渺,七魄驰,三魂渺,七魄驰,

             非翁谁与我说详细。

刘青提  (白)     儿吓。岂不闻毋以远间亲,事亲者无失其为亲才是。

     (孝顺歌)   今日里离间我娘儿,我娘儿,

             儿若疏违我,定然不放你,哼老狗,我定然不放你。

             娘到此痛得我珠泪垂,

             忽闻儿至,许多欢喜。

             今见你闷倒雪地,

             顿使我肝肠裂碎了,

             儿吓,

             可怜我欢喜无几,悲愁又至。

     (白)     儿吓,敢是你身体倦了?

罗卜   (孝顺歌)   非身倦,

刘青提  (夹白)    想是折了本钱了?

罗卜   (孝顺歌)   非亏本。

(罗卜起。)

罗卜   (孝顺歌)   非身倦,非亏本。

             因李公说与儿端底。

刘青提  (白)     他对你讲些什么?

罗卜   (白)     他不曾讲些什么。

刘青提  (白)     既不曾讲些什么,为何闷倒在地?

罗卜   (白)     哎呀,老娘啊!

     (孝顺歌)   孩儿见父之友,如见老父一般,

             因此一痛伤悲。

             闷倒在中途里,

             闷倒在中途里。

刘青提  (白)     儿吓!

     (念)     人言难足信,亲见始为真。

     (白)     啊罗卜儿吓!

     (孝顺歌)   哼儿吓,你且揾了泪,莫生疑,

             益利先自转庭帏。

             归家去便知端底,

             归家去便知端底。

     (尾声)    儿今喜自夫来至,

             打破愁肠只自知,

             拜谢天地与神祇。

(刘青提、罗卜同下。)
(完)


浏览次数:657 ┊ 字数:2279 ┊ 最后更新:2020-10-2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