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彩舆》【十本】

主要角色
海瑞:老生
戚继光:老生
鄢懋卿:净
秦氏:旦
冯莲芳:旦
徐摩云:旦

情节
李兴报说海瑞押解徐海,已到辕门,戚继光当即开辕迎接。忽闻顾慥寻死,海瑞匆忙回衙查讯。冯莲芳来辕报功,见戚夫人形容憔悴,问知情由,对徐摩云婚事乃不便启齿。海瑞见顾慥思念冯莲芳,以至神思昏昏,许为二人成全。适冯莲芳来到,顾慥大喜,其病立愈。冯莲芳央海瑞为徐摩云作伐,海瑞许之,并与冯莲芳商妥,将张月娇许字胡宁。海瑞、冯莲芳为众筹备花烛,乘机使戚继光与徐摩云婚配。届时,冯三元与汪彩霞,胡宁与张月娇,把总李兴与丫鬟春秀,冯莲芳与顾慥各各交拜成亲。又诈称秦夫人为戚夫人之义女,使与鄢懋卿再结花烛。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九集:伍月华藏本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8.5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鄢懋卿同上。)

鄢懋卿  (引子)    遭遇徐海,失结发,盼巫山不归。

     (念)     古往今来食禄难,小民无事谈为官。倘有一点不到处,就被旁人冷眼看。

     (白)     下官鄢懋卿。在宁波巡监已毕,正要起身回省。忽有戚大将军之妻弟前来作媒,说大将军有一侄女,生得美而且贤,闻得我失偶,要招我为婿。我想夫人被海寇劫抢,生死不知,岂不是负义重婚?无奈周先生说的那等热闹,不觉心动,是以允许。约定前往入赘。

             左右,插花披红前往大将军衙内招亲便了!

(〖大吹打〗。鄢懋卿插花,披红。)

鄢懋卿  (白)     大将军衙门去者!

(四青袍、鄢懋卿同下。)

【第二场】

(四旗牌、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引子)    军务匆忙,偏遇他,婚姻魔障。

     (念)     咚咚战鼓闹军门,妇女无知强主婚。

     (白)     本督戚继光。昨闻李兴战败叶宗满,贼兵将退。我夫人又强要差人向鄢懋卿去说,招他为婿,真是笑话了。幸得冯三元来报,冯莲芳擒获王汝贤,夺了金鳌岛,此一大喜也,是我强逼冯三元为婿,留在书房款待。一面差官前去代替冯莲芳回来。只是李兴赶那叶宗满,未见捷报,甚为悬念!

(李兴上。)

李兴   (念)     铁甲剿贼去,红旗飞马回。

     (白)     禀大将军:李兴奉令追赶叶宗满,直抵贼营,遇见海太爷说降贼寇,押了徐海等前来投诚,已到辕门。

戚继光  (白)     哦,海知县押了徐海等前来投诚?

李兴   (白)     正是。

戚继光  (白)     吩咐开门!

李兴   (白)     戚大人吩咐开门。

(俞大猷、刘显、卢镗、宗礼同上。)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白)    参见元戎!

戚继光  (白)     少礼!众位将军,今有鄞县知县海瑞说降徐海,押到辕门!汝等须当威德并施。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白)    是。

戚继光  (白)     请海太爷!

李兴   (白)     帅爷有请,海太爷进见!

(海瑞持符剑上,徐海、叶宗满、胡宁同上。)

海瑞   (白)     胡公子,请押徐海等辕门少站!

胡宁   (白)     是。

(胡宁、徐海、叶宗满同下。)

戚继光  (白)     啊,海太爷说降巨寇,功莫大也,可敬可贺!

海瑞   (白)     圣天子洪福,大将军威望,海瑞何功之有?

戚继光  (白)     请坐!

海瑞   (白)     告坐!

戚继光  (白)     请问先生,徐海如何肯降?请道其略!

海瑞   (白)     卑职身入贼营,晓以忠义,开导愚顽。正在纷论之间,幸得前任浙闽总督胡宗宪大人之公子胡宁,闯入贼营,捉住徐海。以此收了兵符贼印,一齐归降。老元戎,此真乃天子洪福也。

     (唱)     想海瑞文弱体兵机不懂,

             只知道食俸禄报国精忠。

             虽然是仗口舌说降贼众,

             论功劳还算是胡宁之功。

戚继光  (白)     哈哈哈,先生真乃汉之张纲也。

     (唱)     浩然气塞天地无敌之勇,

             解化了妖氛气胜似元戎。

     (白)     李兴传令胡宁,押了徐海等进见!

(胡宁内应。叶宗满、胡宁、徐海同上。)

胡宁   (白)     参见大将军!

徐海   (白)     金鳌岛徐海,带领叶宗满、水卒十万前来投诚,望大将军赦罪收录!

戚继光  (白)     足下既知天命,改邪归正,本督应当申奏朝廷,你等恭候恩旨可也!

徐海   (白)     全赖大将军活命大恩!

戚继光  (白)     卢、宗二位大人!

卢镗、

宗礼   (同白)    大将军!

戚继光  (白)     领徐将军等客馆居住,以候圣旨!

卢镗、

宗礼   (同白)    得令!

徐海   (白)     谢大将军!

(卢镗、宗礼、徐海、叶宗满同下。)

戚继光  (白)     胡宁!

胡宁   (白)     在。

戚继光  (白)     幸得贤侄如此忠勇,功名真不朽也。

胡宁   (白)     谢大将军!

(二小军、冯莲芳同上。)

冯莲芳  (唱)     奉将令离金鳌旌旗遮拥,

             进辕门上节堂参见元戎。

     (白)     年伯在上,冯莲芳奉令而回,缴令参见!

戚继光  (白)     贤侄女免礼!可将王汝贤归顺之事,金鳌岛攻破之情由,说于我知道!

冯莲芳  (白)     年伯容禀!

(〖曲牌〗。)

戚继光  (白)     贤侄女生擒王汝贤,夺取金鳌岛,真乃女中英雄。海上从此太平矣。徐摩云已落水,王汝贤今又归顺,贤侄女功成已定。可入内衙与你年伯母相见,听候封赏。

冯莲芳  (白)     谢年伯!

(冯莲芳下。)

戚继光  (白)     海上大功告竣。相烦海先生将此情节,修成表章,申奏天子。

海瑞   (白)     遵命!

(〖曲牌〗。)

海瑞   (白)     请大将军观看!

戚继光  (白)     要写得明白恳切,就此颁发。

             左右,传赍表官进见!

四旗牌  (同白)    赍表官进见!

(赍表官上。)

赍表官  (白)     参见元戎!

戚继光  (白)     动乐拜本!

(〖吹打〗。戚继光三叩首,赍表官背表,上马,下。衙役上。)

衙役   (白)     禀太爷:了不得了,顾慥相公在衙内寻死觅活!

海瑞   (白)     这还了得!快去看守,说我即刻就回。

衙役   (白)     是。

(衙役下。)

戚继光  (白)     啊海先生,哪个顾慥在你衙内吵闹?

海瑞   (白)     就是方才表上有顾慥名字,他乃是冯莲芳的夫婿。

戚继光  (白)     既是冯莲芳夫婿,为何寻死觅活?

海瑞   (白)     卑职却也不知,告辞回衙一看便晓。

戚继光  (白)     如此请便!

海瑞   (白)     告辞!

戚继光  (白)     恕不远送。

(海瑞下。)

戚继光  (白)     正是:

     (念)     将在谋来兵在精,君王恩宽臣劳神。十年海上遭颠险,一旦成功报太平。

(众人同下。)

【第三场】

(二丫鬟、秦氏、汪彩霞、周氏同上。)

周氏   (唱)     这几日闷恹恹自觉染病,

             为想我戚勇儿悲惨在心。

             虽然是二女婿两家说允,

             怎奈我恸娇儿短了精神。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义母请坐!

(周氏、秦氏、汪彩霞同坐。二丫鬟、冯莲芳同上。)

冯莲芳  (唱)     节堂上拜领了年伯之命,

             进后衙来禀见伯母大人。

二丫鬟  (同白)    禀夫人:冯莲芳进见。

周氏   (白)     请!

冯莲芳  (唱)     到内阁果然是如花似锦,

             见伯母忙下拜叩问安宁!

     (白)     伯母请上,侄女拜见!

周氏   (白)     岂敢,有劳相救之恩,尚未酬谢,焉敢领拜!只行常礼罢!

冯莲芳  (白)     如此遵命!

周氏   (白)     有礼相还。

汪彩霞  (白)     表姐!

(冯莲芳惊。)

冯莲芳  (白)     啊,表妹因何到此?

汪彩霞  (白)     一言难尽,请坐再谈。

冯莲芳  (白)     啊,这位是谁?

周氏   (白)     鄢大人正配夫人秦氏。

冯莲芳  (白)     哎呀久仰久仰!

秦氏   (白)     冯小姐有礼了!

冯莲芳  (白)     岂敢!岂敢!

周氏   (白)     请坐!

冯莲芳  (白)     告坐。请问表妹被劫海上,到底怎生到此?

汪彩霞  (白)     表姐听告!

     (唱)     自那日被徐海劫去我身,

             收螟蛉住孤岛视如亲生。

             因同这鄢夫人相依为命,

             幸遇着戚义母带转辕门。

冯莲芳  (白)     哦,原来是年伯母救回来的。请问伯母为何形容憔悴?

周氏   (白)     只因戚勇被斩,心中忧闷所致。

冯莲芳  (白)     哎呀!年伯竟不顾中年无子么?

周氏   (白)     我别无法子想,就陪着他做绝户。

(冯莲芳惊。)

冯莲芳  (白)     喂呀,听她口气要想纳妾实不能矣,只是徐摩云我已答应她,如何是好哇?有了,这件事必须找海父台,请他做个调和人便了。

             啊伯母,我表妹多承你那厚恩救了性命,望乞早些送她回家,免得我姑父母悬念。

周氏   (白)     本该快些送她回去。只因认她二人为义女,要将她二人招了亲,配两位好女婿,我看着她们完了婚,以尽义母女之道。

冯莲芳  (白)     使不得!使不得!哎呀伯母,我表妹已许我胞弟冯三元了,不能另配呀!

周氏   (白)     我已知道。鄢夫人还是配鄢懋卿,汪彩霞仍然配冯三元,不过瞒着你年伯与鄢、冯,以试其心。洞房花烛之时,大家见面一笑,以为乐耳。

冯莲芳  (白)     伯母高才雅趣,侄女不敢泄露。

周氏   (白)     小姐言得极是。

冯莲芳  (白)     告辞。

周氏   (白)     贤侄女正好在此盘桓几天,何必他往呢?

冯莲芳  (白)     侄女有一义妹,乃是前任总督张经之女,寄居在水月庵中。我要前去看看,再来侍奉伯母。

周氏   (白)     如此贤侄女请便!

冯莲芳  (白)     告辞了!

     (唱)     辞伯母别表妹请夫人安静,

             去求那海刚峰前来主婚。

(冯莲芳下。)

周氏   (唱)     可爱她志气刚女中英俊!

             又比那蠢男子强似十分。

(院子上。)

院子   (白)     禀夫人:老爷退堂,在花厅候夫人去叙话。

周氏   (白)     知道了。

(院子下。)

周氏   (白)     女儿们随我花厅走走!

     (唱)     既斩子失恩义何必再请,

秦氏、

汪彩霞  (同唱)    且同去看义父有何话云。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门子、顾慥同上。)

顾慥   (唱)     相思病只觉得十分沉重,

             为的是冯莲芳总在心中。

             曾记得花烛夜她把我哄,

             到今日不见面巫山万重。

     (白)     哎呀想死人了!

门子   (白)     相公安顿些罢!老爷回来,观之不雅。

顾慥   (白)     唗!谁要你多嘴!

(二衙役、海瑞同上。)

海瑞   (唱)     辞别了大将军急忙回县,

             进内衙看顾慥何等容颜。

顾慥   (白)     哎呀呀,好了好了,老父台回来了!

海瑞   (白)     闻听贤契在衙寻死觅活,不知所为何事?请道其详!

顾慥   (白)     门生闻老父台被困贼营,冯莲芳遭难海上,心急之至,不觉胡言乱语,手足舞之。今见父台回衙,似乎好了一半。

海瑞   (白)     怎么一见我回来好了一半,那一半呢?

顾慥   (白)     那一半么,必要冯莲芳回来,完了花烛,方可痊愈!

海瑞   (白)     哈哈哈,冯小姐已经得脱立功。此事完全交给我,管保你夫妻完聚。

顾慥   (白)     多谢父台!

(人役上。)

人役   (白)     冯小姐来拜!

(顾慥跳高兴。)

顾慥   (白)     冯莲芳来了哇?

人役   (白)     是。

顾慥   (白)     快快请进来!

海瑞   (白)     说我有请!

人役   (白)     太爷有请冯小姐!

(张青、罗玉、冯莲芳同上。)

冯莲芳  (唱)     水月庵见过了月娇之面,

             到琴堂来拜会大贤清官。

海瑞   (白)     小姐!

冯莲芳  (唱)     容莲芳谢教诲跪叩恩典!

海瑞   (白)     哎呀呀不敢当,使不得,请起!

顾慥   (白)     哎呀小姐呀,你可想死我了,卑人在这里陪跪。

冯莲芳  (白)     咳!

     (唱)     谁要你来陪跪胡言乱缠!

海瑞   (白)     小姐请坐!

顾慥   (白)     小姐坐稳当些,海父台的椅子俱是不结实的很哪!

冯莲芳  (白)     这做什么?

顾慥   (白)     我怕埃坏了你呀!

冯莲芳  (白)     咳,你真爱管闲事!

顾慥   (白)     我好乐哉呀,哈哈哈。

海瑞   (白)     不知小姐降临,失迎有罪。

冯莲芳  (白)     岂敢,我一来替父台道谢,请安,二来心中有一件要紧心事,求老父台成全!

顾慥   (白)     小姐莫不是要与我洞房花烛么?

冯莲芳  (白)     啐,你真胡说!

海瑞   (白)     这是必行之事,难怪顾贤契多言哪。

             啊小姐,请教所言何事?

冯莲芳  (白)     只因戚年伯临阵斩子,中年缺嗣。要纳一妾,只图生子,又恐戚伯母不允;故此我来求父台周旋其事!

顾慥   (白)     咳,正所谓黄花幼女,与人家做媒,自身难保。你我正事,你不求海父台周旋周旋,何必多管闲事呢?

冯莲芳  (白)     咳,你是怎么这样爱说话,真正讨厌!

海瑞   (白)     此乃好事,顾贤契不必拦阻,但是人不容易物色。

冯莲芳  (白)     人有倒是有一个,只是必要老父台担些利害,方可成就。

顾慥   (白)     啊,大将军纳妾,为什么叫海父台担些利害?哦,想是要老父台去担任听房吗?

海瑞   (白)     咳咳,不是不是。

             请问小姐,所找到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我担利害?

冯莲芳  (白)     有一密言相告。

海瑞   (白)     请讲!

(冯莲芳附海瑞耳私语,顾慥冷住。)

顾慥   (白)     这是一件什么奇怪事啊?

冯莲芳  (白)     父台以为如何?

(海瑞摇头。)

海瑞   (白)     此人我已会过,留下宝剑一口为聘。小姐既欲成全此事,好则好,但是要纳反叛之女为妾,若不奏明圣上,有关国法,谅戚大将军未必肯允?

冯莲芳  (白)     以前应允与她,落水无着。异日成亲,改了名姓,谅无人知?

海瑞   (白)     既然如此,我想大将军为国斩子,功成海上。东南数千里一时太平,就是收了犯女为妾,以求后嗣,亦不为过。也罢!拚着干系,成全忠臣,我必为之。

冯莲芳  (白)     好哇。海父台可称一个正人!

顾慥   (白)     老父台,你给别人出力,我的旧事,请你该替我办办了!

海瑞   (白)     哎呀,冯小姐既已到此,你还叫我替你办什么旧事啊?

顾慥   (白)     哎呀我的老父台呀,虽然小姐在此,她总不肯成就。这事么,要求老父台帮帮忙,劝劝才好!

冯莲芳  (白)     咳,你怎么如此不知羞耻!胡言乱道,就不怕父台见笑吗?

海瑞   (白)     哈哈哈。情之所钟,难怪难怪。

             啊,顾贤契!此事交把我了,不要性急。

顾慥   (白)     叩谢父台!

冯莲芳  (白)     咳,为妻子老婆叩头,我看你不如死了好过。真真不怕人耻笑!

海瑞   (白)     请起请起!

顾慥   (白)     这是什么话?先拜媒人,姻缘必成。

冯莲芳  (白)     这事已成,还有一事相求!

海瑞   (白)     又有何事?

冯莲芳  (白)     就是水月庵住的张月娇小姐。她本官家之女,如今孤身无依无靠。求父台作主,择一个正人君子,宜室宜家的良婿。张氏先人感恩非浅!

海瑞   (白)     小姐不言,我早已放在心上。今有前任总督胡宗宪之子,名叫胡宁,此人少年英俊,尚未娶妻。我去与大将军商议,就将张月娇许他为妻。此事如何?

冯莲芳  (白)     好。总督的公子,配总督的小姐,门户相对,还有何说。就是这话,相烦父台速去周旋!我今告辞,往将军衙中去也。

海瑞   (白)     奉送!

顾慥   (白)     小姐,你怎么又要走?你我倒是何日花烛哇?

冯莲芳  (白)     顾慥哇!你真太急躁了。

顾慥   (白)     圣人云:言愿行,行言愿,君子胡不慥慥乎耳?

冯莲芳  (唱)     世上人无有你这般讨厌,

             辞父台到督府马上加鞭。

(冯莲芳、张青、罗玉同下。)

顾慥   (白)     咳,她又跑了。

     (唱)     来似风去如箭形同闪电,

海瑞   (白)     贤契呀!

     (唱)     且放心数日内保你团圆。

     (白)     贤契不必性急,且随我到大将军衙中去,保你与冯小姐洞房花烛。

顾慥   (白)     哦,父台领我到大将军衙内去,保我同她洞房花烛?

海瑞   (白)     正是。

顾慥   (白)     哎呀,老父台若得如此,你就是我的重生父母,再造爹娘。

海瑞   (笑)     哈哈哈!

     (唱)     她是个女丈夫诚恐有变,

             急速去完花烛再休绵缠。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青袍、林润同上。)

林润   (念)     海不扬波报太平,九重丹诏沐圣恩。文官加级看风雅,武将封侯耀祖宗。

     (白)     下官黄门给事林润。只因东南海口太平,奉旨加鞭驰驱前去封赏。

             催马!

(众人同下。)

【第六场】

(二旗牌、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引子)    前堂灯光照,难解心上焦。

     (念)     虽然报国立功名,无子焉能不动心。纳妾原来非本意,节堂今日画阁春。

     (白)     本督戚继光。只因斩子戚勇,颇有无子之叹。海瑞与冯莲芳与我纳妾,我恐夫人不允,生事惹祸。烦海瑞出个主意,叫我大开节堂,招赘鄢懋卿、冯三元、胡宁、顾慥为婚,入赘衙中。还有顾慥的使女春秀,赐配李兴为妻。我却趁着热闹之中,纳妾花烛。哈哈,妙倒是一件妙事,只怕头绪纷繁,他二人未必办得妥当。且待回音,再拿主意。

(海瑞、冯莲芳同上。)

海瑞   (念)     仰见玉堂文燕喜,

冯莲芳  (念)     卧看牛、女渡双星。

海瑞、

冯莲芳  (同白)    (卑职)(侄女)参见!

戚继光  (白)     请坐!所办之事如何?

冯莲芳  (白)     不用年伯费心,我海父台一料理就齐备。

戚继光  (白)     啊,贤侄女,倘若你伯母晓得了,她吵闹起来,如何是好哇?

冯莲芳  (白)     请放心罢!四五处完婚,我伯母一处一处的吃喜酒也就吃糊涂了,哪里还有心提防伯父你纳妾呢?就是以后伯母知道了,木已成舟,还能作罢吗?

戚继光  (白)     是便是。

             请问海先生,到底是谁家的女子?说与我听,我好放心哪!

海瑞   (白)     此女来历、根本,冯小姐全知。卑职实在未知细底。

戚继光  (白)     啊贤侄女,到底是何等人家之女?

冯莲芳  (白)     来历却也不小,其人美而且贤,年伯尽可不消问得。她本不愿为妾,被我再三说明了,如今藏在衙内,少时拜堂以后,年伯还要优礼相待!

戚继光  (白)     这个自然。

海瑞   (白)     众人俱已到齐,就是冯小姐今日也要重完洞房花烛,卑职皆办理停当了。

戚继光  (白)     哈哈,贤侄女也好快去收拾,好作新人。不然我也不纳妾了。

(冯莲芳羞。)

冯莲芳  (白)     咳,真是累赘事情!

(冯莲芳下。)

戚继光  (白)     哈哈哈,好个有志气、有才能的女子,相烦海先生,把这些新郎请入内堂!

海瑞   (白)     遵命!

             傧相听者!请诸位新郎入内堂相等!

傧相   (白)     大将军有令,请诸位新郎入内堂伺候拜堂啊!

(〖大吹打〗。鄢懋卿、冯三元、胡宁、李兴、顾慥同上。)

鄢懋卿  (白)     站着!站着!你跟着我走,难道说你也是新郎么?

冯三元  (白)     不敢,正是。

鄢懋卿  (白)     奇怪呀!

冯三元  (白)     请问足下你也跟着,难道你也是新郎么?

胡宁   (白)     不敢,正是。

冯三元  (白)     奇怪呀!

胡宁   (白)     请问李兴兄,你也跟着俺走,莫非你也是娶老婆么?

李兴   (白)     不错,是的是的。

胡宁   (白)     真真奇怪了!

李兴   (白)     顾相公,你也来跟着凑份子,莫非你也是新郎官么?

顾慥   (白)     不才区区,必必真真的一位新郎官。你们想是大将军请来送亲的了?

鄢懋卿、
冯三元、
胡宁、
李兴、

顾慥   (同白)    且见大将军问问,到底谁是新郎官?谁是送亲的?

             啊,岳父大人在上,小婿等拜揖!

戚继光  (白)     少礼,今乃上吉佳期,贺喜汝等,乘龙跨凤!

鄢懋卿、
冯三元、
胡宁、
李兴、

顾慥   (同白)    得依泰山,实为万幸。但五人并进,莫非戏耍取笑?

戚继光  (白)     各有姻缘,岂可笑谈。

             傧相!

傧相   (白)     在。

戚继光  (白)     按次序赞礼上来!

傧相   (白)     是!

     (念)     乾坤定矣,钟鼓乐之。乘龙跨凤,举案齐眉。

     (白)     请新贵人交拜!

(二丫鬟扶秦氏同上。)
鄢懋卿、
冯三元、
胡宁、
李兴、

顾慥   (同白)    海父台,到底哪一位先拜堂啊?

海瑞   (白)     请鄢大人交拜!

鄢懋卿  (白)     列位有僭了。

(鄢懋卿、秦氏同拜堂,二丫鬟、鄢懋卿、秦氏同下。二丫鬟扶汪彩霞同上。)

海瑞   (白)     请冯三元贤契交拜!

冯三元  (白)     遵命。

(冯三元、汪彩霞同拜堂,二丫鬟、冯三元、汪彩霞同下。二丫鬟扶张月娇同上。)

海瑞   (白)     请胡公子交拜!

胡宁   (白)     遵命。

(胡宁、张月娇同拜堂,二丫鬟、胡宁、张月娇同下。)

顾慥   (白)     咳,海父台,我呢?

海瑞   (白)     不要着急!我会请冯小姐来的。

(二丫鬟扶春秀同上。)

顾慥   (白)     这一定是我的了。

(顾慥拜堂。)

顾慥   (白)     我好乐也!哈哈哈,啊小姐你是不怕人的,盖头可以不用盖着了。

(顾慥揭开,春秀作态。)

顾慥   (白)     哎呀呀,海父台?不、不、不、不是冯莲芳,是春秀。

             唗!春秀,你冒充我的新娘子!

海瑞   (白)     哎呀呀,你站开些吧!这是春秀姐,大将军为媒配给李把总的。你来拜的什么天地呢?

顾慥   (白)     是是是!

海瑞   (白)     请李副爷交拜!

李兴   (白)     多谢太爷!

(李兴、春秀同拜堂,二丫鬟、李兴、春秀同下。二丫鬟扶徐摩云同上。)

顾慥   (白)     这一位可该是我的了。

海瑞   (白)     还不是你的,你还早呢。

顾慥   (白)     哎,到底有冯小姐没有呢?

海瑞   (白)     自然有。

顾慥   (白)     快点啊,把我毛病急出来了。

海瑞   (白)     请站开些罢!

顾慥   (白)     是是是!

海瑞   (白)     请大将军受礼!

(徐摩云上拜,戚继光还礼。)

戚继光  (白)     海先生多谢了!少陪了。

(戚继光笑。戚继光、徐摩云、二丫鬟同下。)

顾慥   (白)     完了。咳,老父台,我那一份子有是没有哇?

海瑞   (白)     你来看,来了来了。

(二丫鬟扶冯莲芳同上。)

海瑞   (白)     顾贤契,这该你了。

顾慥   (白)     该门生吾了,哎呀义勿容辞!

(顾慥、冯莲芳同拜堂,冯莲芳揭盖头。)

冯莲芳  (白)     哎,遮着闷煞人了!

             父台,有一句话还要说明?

海瑞   (白)     请问小姐,还有何事啊?

顾慥   (白)     啊,又有什么事想要遮掩哪?

冯莲芳  (白)     请父台陪着我这个累赘东西吃杯喜酒,我要到各房中调停调停。

(顾慥没拉住,冯莲芳下)

顾慥   (白)     父台,你来看哪,她又跑了哇?

海瑞   (白)     咳,这些新人俱是她安排的,所以她不得不出去调停调停。咳,你好先随我去吃杯喜酒,请把心放宽了!管保你今晚必成百年之好。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七场】

(二丫鬟、周氏同上。)

周氏   (唱)     想人生也不过白驹泡影,

             须图个同偕老孝子贤孙。

             岂料我中年间遭此不幸,

             把我的戚勇儿平白命倾。

     (白)     唉,自从老无才斩了戚勇,惹得我坐卧不宁。所以干女儿招赘之事,我一概没管,全拜托冯莲芳照应。这时候想必拜完了堂了,诸事完毕了,怎么老爷还不进内叙话呀?

二丫鬟  (同白)    夫人哪,这事情您哪还不知道吗?

周氏   (白)     什么事啊?

二丫鬟  (同白)    老爷也在那里纳妾。这时候正在那里入洞房,吃交杯酒呢。

周氏   (白)     哦,老爷也在那里纳妾?正在那里洞房花烛呢?

二丫鬟  (同白)    可不是吗。

周氏   (白)     哎呀,可气死我了!

     (唱)     听此言怒满怀咽喉气冷,

             老无才他为何如此负心。

             侍女们带荆杖随我去问!

(周氏改装,挂剑。)

周氏   (唱)     看一看玉美人什么妖精?

(周氏、二丫鬟同下。)

【第八场】

(〖小吹打〗。丫鬟、秦氏、鄢懋卿同上,秦氏、鄢懋卿同坐帐。)

鄢懋卿  (白)     请问夫人!大将军的侄女,何其多也?小姐你是第几位,请道其详?

秦氏   (白)     家叔父无嗣,侄女倒有四五位。我乃长女,名叫阿寿。素慕鸿才,愿附丝罗!

鄢懋卿  (白)     哦哦哦夫人,你怎么也是名叫阿寿么?哎呀呀奇呀!

秦氏   (白)     阿寿之名何奇之有?

鄢懋卿  (白)     说奇不奇。我如今是戚家的女婿。夫人你又何必半遮玉貌,作出羞态!

秦氏   (白)     我不羞别的,羞的是你太无情义!

鄢懋卿  (白)     怎见得下官我无情呢?

秦氏   (白)     你忘却原配秦氏夫人,今又入赘戚府,岂不是大大的无情!

鄢懋卿  (白)     哎呀呀,实不瞒夫人你呀,前妻秦氏系被海寇抢去,杳无音信。因此大将军将小姐招赘与下官。夫人何必多心!

秦氏   (白)     如此你且看看我是谁呀?

鄢懋卿  (白)     哎呀呀,你、你、你不、不、不是我的夫人秦氏么?

秦氏   (白)     你是负心人哪!

     (唱)     自古道糟糠妻患难同享,

             你一旦图富贵忘了妻房!

             有何颜重相见自去思想,

             不由我悲切切珠泪两行。

(秦氏坐中间。)

鄢懋卿  (白)     夫人哪!

     (唱)     并非是我无情浑行狂妄,

(鄢懋卿跪。)

鄢懋卿  (唱)     求夫人恕下官原有衷肠!

     (白)     求夫人原谅!

(秦氏不理扶椅,四丫鬟、周氏同上。)

周氏   (唱)     怒冲冲寻老无才随带刀杖,

             认不清结花烛是谁的洞房。

     (白)     啊!

     (唱)     绿窗内老无才跪求入帐,

     (白)     岂有此理,这老狗跪在这里求亲,真是可笑可恨,唉,气煞我也!

     (唱)     且进房拚一个我死他亡!

(周氏进房按倒鄢懋卿,骑在鄢懋卿身上乱打。)

鄢懋卿  (白)     哎呀呀,你是何人?为了何事打起我来了?

周氏   (白)     好吓,你这老狗,这样无情无义,难道说我还不该打你吗?

秦氏   (白)     原来是义母,来替我管教这老东西,可出出我的气!打得好,义母重重的打!

周氏   (白)     哈哈,原来是干女儿的洞房?

             我把你个老没出息的,你跪在干女儿房中,你是什么意思呢?可恶可恨!

(周氏打。)

鄢懋卿  (白)     哎呀,这是你家设成圈套如此恶狠哪!

周氏   (白)     哎呀,可了不得了,你是鄢大人吗?

鄢懋卿  (白)     正是。

周氏   (白)     打错了,打错了。

鄢懋卿  (白)     丧气,霉气!

周氏   (唱)     找老狗错打了别人洞房,

             叫丫鬟快引路去拚一场。

(周氏、四丫鬟同下。)

鄢懋卿  (白)     哎呀!

     (唱)     平白地打一顿遭了魔障,

             请夫人你看我两腿是伤。

     (白)     夫人哪,我也挨了许多打,你的气还不消么?还不可怜我么?

秦氏   (白)     唉,老爷呀!

     (唱)     这都是你平日行事猛浪,

             天降责夫妻们百般祸殃。

鄢懋卿  (白)     请问夫人,你怎生来在此地?

秦氏   (唱)     且随我到房中细细言讲!

鄢懋卿  (白)     是是,我好侥倖也!

秦氏   (唱)     想不到老夫妻再进洞房。

(鄢懋卿、秦氏同下。)

【第九场】

(二丫鬟、徐摩云同上。)

徐摩云  (唱)     叹古今红颜女多遭不幸,

             细思想可惜我徐氏摩云。

             都只为情一点失了金鼎,

             对不住老严亲私奔婚姻。

(戚继光上。)

戚继光  (唱)     无子嗣方纳妾为接血胤,

             却不知此女子貌可超群?

             静悄悄入洞房把合卺酒饮,

             怕夫人知道了打碎醋瓶。

     (白)     新人见礼了!

徐摩云  (白)     啊,你是何人?

戚继光  (白)     哈哈哈,你怎么连我新郎官都不认得!我就是戚继光,是你的新郎啊。

(徐摩云吃惊。)

徐摩云  (白)     你、你、你、你是戚继光么?

戚继光  (白)     堂堂都督府,一品大将军,完婚花烛,还有假的不成?

徐摩云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错中他牢笼计移花射影,

             海船上洞房中两样身形!

             此时间进觉难退也含恨,

     (白)     罢!

(徐摩云拔剑。)

徐摩云  (唱)     倒不如学一个烈女归阴。

戚继光  (白)     嗳,这却为何?

(戚继光夺剑。)

戚继光  (唱)     有什么委屈事何必刎颈?

             且放剑休着急细说分明。

     (白)     哎呀新人哪,有什么委屈之话,只管明言!行止听从尊意,何必寻此短见?

徐摩云  (白)     咳,我对你实言了罢!我徐摩云,在金鳌岛曾见官船上一人自称镇海将军戚继光,欲来问聘。故而我便属意留心,因此被冯莲芳一说便允了。今见足下非船上见面之人,如今只可以求速死,了我痴情之愿也。

     (唱)     前日是今朝非自羞自恨!

             我不死活人间却待怎生?

戚继光  (白)     哎呀!

     (唱)     听此言好一似大梦方醒,

             她原是金鳌岛徐氏摩云。

     (白)     哎呀呀,这还了得!冯莲芳你好冒失!怎么把这个逆犯的女儿,假说落水不知生死,改名换姓要我纳她为妾,大胆哪大胆!

徐摩云  (白)     我好苦也!

戚继光  (白)     咳,看他月貌花容,举止端方,倒是个厚福之相,吾现无嗣,何妨收之再行奏闻天子,亦不为罪,就是这个主意。

             啊新人!下官有句良言对你言讲,听与不听呢?

徐摩云  (白)     请教有何言语?

戚继光  (白)     你在海上见者必是我的夫人改装破贼,打着我的旗号,道着我的名讳,被你误认。如今你木已成舟,事难追悔。况且我夫人不能生育,你若生得一男半女,岂不是诰封夫人,安享富贵。何必拘泥短见!

徐摩云  (白)     唉,摩云哪,摩云!

     (唱)     你昔日金鳌岛威风凛凛,

             一旦间为情迷跳入红尘。

             天伦在我只得低头认命,

(徐摩云下拜。)

徐摩云  (唱)     望大人垂青盼莫认小星!

(戚继光扶起。)

戚继光  (唱)     这都是三生缘事由天定,

             劝解你休忧虑保管放心!

     (白)     且请三杯,安宿了罢!

(四丫鬟、周氏同上。)

周氏   (唱)     那房中这房中寻查无影,

(周氏看见。)

周氏   (白)     好了!

     (唱)     原来在小书斋如此闹哄。

(周氏打上。)

周氏   (白)     好奴才招打吧!

徐摩云  (白)     喂呀!

(周氏看徐摩云。)

周氏   (白)     哟!你不是金鳌女吗?

(徐摩云看周氏。)

徐摩云  (白)     哦,原来是她。

             禀夫人,奴家正是。

周氏   (白)     哎㕭更不得了!

(周氏相打,戚继光拦阻。)

戚继光  (白)     住手!夫人不必动怒!纳妾之事,我固不愿,俱是别人撮合,下官情愿领罪。该打该责,但凭夫人。只求你千万不要作践此女!

周氏   (白)     既知罪就好办了。

             丫鬟们,把老爷按倒与我打!

四丫鬟  (同白)    喳。

             请老爷躺下!

戚继光  (白)     不用你们拉拉扯扯,吾自己愿意挨打。

(戚继光伏地。)

周氏   (白)     丫鬟,与我着实的打!

丫鬟甲  (白)     不好了,老爷挨打了,我到外面与他们送信,请他们来救!

(丫鬟甲下。)

周氏   (白)     老强盗哇!

     (唱)     斩戚勇先怀着纳妾的根本,

     (白)     一五!

     (唱)     所以你今日里偷着成亲,

     (白)     一十!

     (唱)     打你个假惺惺故意恭敬!

     (白)     十五!

     (唱)     为什么犯王法竟纳罪人?

     (白)     二十!

徐摩云  (白)     请住手!

(徐摩云跪护戚继光,戚继光起坐。)

戚继光  (白)     哎呀,哎呀!

徐摩云  (白)     夫人!

     (唱)     这都是奴不是情愿把罪领,

             望夫人且恕过镇海大臣!

周氏   (白)     咳!

     (唱)     大凡事必须要以理而论,

             再责打四十棍不为薄情!

(冯莲芳上。)

冯莲芳  (唱)     大将军惊动了统兵四镇!

             忙匆匆请伯母暂且消停!

     (白)     哎呀伯母啊,四镇总兵官闻得年伯受杖,鼓噪而入,都在二堂要见大将军。请年伯快快出去安抚众总官,迟者恐怕误事。

周氏   (白)     唉,非是怕人鼓噪,但是这老无才脸面要紧。

             侍女们放他起来!

戚继光  (白)     多谢夫人的责!

周氏   (白)     你快快出去安抚众军官,摩云我会照管。你快去罢!

戚继光  (白)     是是是,遵命。

     (唱)     我只为求子嗣把杖头痛忍,

             大将军倒做了扫地斯文。

(戚继光下。)

冯莲芳  (白)     伯母吓!

     (唱)     望恕我做媒的未曾告禀!

徐摩云  (白)     夫人!

     (唱)     生和死请夫人及早施行!

周氏   (白)     贤妹、侄女请起!

冯莲芳、

徐摩云  (同白)    请,(伯母)(夫人)。

周氏   (白)     都是那老蠢才的不是,我因此借此打他者,为恨他忍心杀子,我已拚着做个绝户,既有贤妹这段良缘,想必是天赐,不绝戚门之后,请贤妹放心同冯小姐到上房饮酒叙话!

冯莲芳、

徐摩云  (同白)    是。

周氏   (白)     请哪!

     (唱)     忧绝嗣得贤女喜不自胜,

             我岂肯碎醋瓶误了夫君。

             贤侄女同贤妹把喜酒畅饮!

冯莲芳、

徐摩云  (同白)    谢夫人!

     (同唱)    谢夫人多贤达古今超群。

(周氏、冯莲芳、徐摩云同下。)

【第十场】

(海瑞上。)

海瑞   (唱)     在书房饮喜酒忽听嘈嚷!

             大将军受内杖失了夫纲。

     (白)     下官海瑞。正在书房饮酒,忽听丫鬟报道,大将军被夫人杖责,惊动四镇官弁,辕门鼓噪而入。我只得站立二堂替他拦止!

     (唱)     因小事激变了四镇兵将,

             安抚他急忙忙站立二堂!

(俞大猷、刘显、卢镗、宗礼同上。)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唱)    大将军岂能够反受妻杖?

             特此来调停他夫妻的纲常。

海瑞   (白)     列位大人,为了何事如此喧哗?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唱)    闻得大将军为纳妾受杖,周夫人忒觉得横蛮了。我等特来问讯。

海瑞   (白)     未见其实,列位大人不可冒昧!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唱)    隔墙须有耳,窗外岂无人,若不是真,我等怎鼓噪?

海瑞   (白)     我已禀请大将军,想必来也。

(戚继光上。)

戚继光  (唱)     惧内人汉朝有画眉张敞,

             出内堂见四镇这又何妨?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唱)    大将军出来了!

戚继光  (白)     列位大人,为何鼓噪?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唱)    我等闻得大将军被夫人见侮,为此进内救护,以安强悍。

戚继光  (白)     哈哈,有劳列位费心,受杖却是有的。只因吾纳妾之过,如今业已完全无事了。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唱)    岂有此理,大将军功盖寰宇,哪有纳妾受杖之事,末将等实是不服。

戚继光  (白)     事已过去,何必再来深究。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唱)    既然如此,末将等又何敢多言。

戚继光  (白)     有劳列公垂爱!

(中军上。)

中军   (白)     禀大将军:钦差林大人奉旨前来封赏,前站已到。请大将军将折内所奏的文武官员传齐伺候!接读圣旨诏书。

戚继光  (白)     既如此,速传文武前来接旨!

中军   (白)     是。

(中军下。)

戚继光  (白)     哈哈,列位大人,如今诏书又到,列位不必退归,伺候!

海瑞、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唱)    遵命!

(中军上。)

中军   (白)     禀大将军:各官传齐,钦差已到辕门。

戚继光  (白)     吩咐开门接旨!

中军   (白)     开门!

(戚继光、俞大猷、刘显、卢镗、宗礼、众手下自两边分上。)

戚继光  (白)     香案接旨!

(戚继光、俞大猷、刘显、卢镗、宗礼、海瑞同站齐,四龙套、四青袍、林润同上。)

戚继光  (白)     戚继光带领各镇文武官员迎接钦差!

林润   (白)     公堂听读!

戚继光、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海瑞   (同白)    是。

中军   (白)     文武官员大堂听旨!

(鄢懋卿、冯三元、顾慥、胡宁、李兴、秦氏、汪彩霞、冯莲芳、周氏、张月娇、春秀、徐摩云同上。)

林润   (白)     圣旨到,皆下跪!

戚继光、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海瑞、
鄢懋卿、
冯三元、
顾慥、
胡宁、
李兴、
秦氏、
汪彩霞、
冯莲芳、
周氏、
张月娇、
春秀、

徐摩云  (同白)    万岁!

林润   (白)     皇帝诏曰:东南水贼滋事,宵旰悬望捷音,兹尔大将军戚继光宁谥,实慰朕怀。虽天恩之庇佑,亦将臣之勇武。功懋山河,勋扶社稷。徐海、王汝贤、叶宗满、李兴,本该加诛,既已投诚,朕体好生之德,免死减等,交与戚继光留于伍营,以千总试用,效力赎罪,其馀匪徒,减等安插。戚继光加恩赏太子太保衔。镇海大将军极品可嘉,所奏徐海之女徐摩云落水无着,候查明赏给戚继光为妾,以肇螽斯之庆。其妻周氏,海上出征,颇有勤劳,着封一品夫人,加赐戚勇将军之职衔。冯莲芳袭金鳌岛,实是女中英俊,封为武懿将军一品夫人。伊弟冯三元、其夫婿顾慥,俱着恩赐举人。胡宁乃胡宗宪之子,着世袭男爵。张经着礼部恤封追赠。海瑞自任取来京,以户部主事升用。鄢懋卿官声平常,着出任来京。其馀人等着戚继光查明复奏,再加恩赏。朕亲恩赐“义勇忠贞”四字,以加元老,以励臣工。钦此谢恩!

戚继光、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海瑞、
鄢懋卿、
冯三元、
顾慥、
胡宁、
李兴、
秦氏、
汪彩霞、
冯莲芳、
周氏、
张月娇、
春秀、

徐摩云  (同白)    万岁!

林润   (白)     请过圣旨!

戚继光  (白)     香案供奉。有劳大人跋涉而来,备有太平筵宴,请赐畅饮!

林润   (白)     润当面致贺。请!

     (念)     世界升平天地宽,

鄢懋卿  (念)     无才銮舆起波澜。

戚继光  (念)     今后要报君恩典,

海瑞   (念)     忠奸贤良叫人看。

林润、
戚继光、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鄢懋卿、
冯三元、
顾慥、
胡宁、
李兴、
秦氏、
汪彩霞、
冯莲芳、
周氏、
张月娇、
春秀、

徐摩云  (同白)    好哇,好一个忠奸贤良叫人看。

             请到席上畅饮!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53 ┊ 字数:1万4172 ┊ 最后更新:2024-02-0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