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彩舆》【九本】

主要角色
海瑞:老生
戚继光:老生
冯莲芳:旦
徐摩云:旦
徐海:净

情节
徐海攻夺海岸,戚继光命戚勇迎敌。戚勇兵败,戚继光怒而斩之。戚夫人痛子,责其斩子以图娶妾。戚继光大悔。冯莲芳兵抵金鳌岛,与徐摩云结为姊妹。徐摩云乃与王汝贤赚关,敌将一同归降。冯莲芳又使王汝贤前往招降各岛。后问知徐摩云心事,许异日代为作伐。适冯三元因赎汪彩霞来此,与冯莲芳相见。徐摩云疑汪彩霞已投水身死,冯三元大恸。冯莲芳遂使冯三元往戚继光处报捷。徐海兵败,海瑞再度劝降,徐海心动。胡宁闯入倭营,助海瑞迫降徐海。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九集:伍月华藏本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06.9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军士、戚勇同上。)

戚勇   (唱)     读兵书十数年忠肝义胆,

             到如今才信得军令如山。

             调齐了四镇官鞭马回转,

             见父帅方免了提心胆悬。

     (白)     俺戚勇。奉父帅之命,调四镇军官速赶县辕,抵挡贼寇徐海。且喜各镇兵将俱已起程,飞马回报便了。

     (唱)     恨水贼学黄巾陆地滋蔓,

             兵将少缺缝多元戎为难。

             大丈夫趁此时拯救涂炭,

             方不负簪缨家食禄为官。

(戚勇、四军士同下。)

【第二场】

(刘显、俞大猷、卢镗、孙文炳、四大纛同上。)

刘显   (点绛唇)   志奋风云,

俞大猷  (点绛唇)   报恩丹心,

卢镗   (点绛唇)   显奇能,

孙文炳  (点绛唇)   平寇元勋,

刘显、
俞大猷、
卢镗、

孙文炳  (同点绛唇)  做国家栋梁臣。

刘显   (白)     象山总镇刘显,

俞大猷  (白)     严州总镇俞大猷,

卢镗   (白)     定海总镇卢镗,

孙文炳  (白)     处州总镇孙文炳。

刘显   (白)     请了,我等奉戚大将军之命,调赴宁波大营,征剿海寇,辕门鼓角,披执进见。

俞大猷、
卢镗、

孙文炳  (同白)    请!

(刘显、俞大猷、卢镗、孙文炳、四大纛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八文堂、众马夫、戚勇、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引子)    忧国爱民,恨鳄鱼,波浪海滨。

     (念)     为将能不思汾阳,古今曲折最堪伤。只为一股蚩尤气,怎见忠心日月光。

     (白)     本督戚继光。海寇猖獗,衷心惭愧。各镇调齐,升堂调遣。

             戚勇,传令各镇进见!

戚勇   (白)     传各镇进见!

(刘显、俞大猷、卢镗、孙文炳同上。)
刘显、
俞大猷、
卢镗、

孙文炳  (同白)    报,各镇告进!

             大将军在上,末将等参见。

戚继光  (白)     免!

刘显、
俞大猷、
卢镗、

孙文炳  (同白)    谢将军!

戚继光  (白)     本督蒙圣恩节制各镇,剿灭海寇!

孙文炳  (白)     末将前因患病,不能起床,故而迟滞。

戚继光  (白)     你患病迟误可也。为何写书阻止各镇兵将,一齐莫动,是何理也?

孙文炳  (白)     末将因小将军前去,无有文凭,不敢妄动。恐其中有假,因此致书各镇,俱是真情。

戚继光  (白)     唗!

(孙文炳跪。)

戚继光  (白)     戚勇乃本督亲生之子,世袭男爵,军务紧急,你竟敢畏缩不前?岂可致书于别人,按兵不举,违误军机?本应按军令施行,念在同寅之份,暂且解任,静候圣旨。去罢!

孙文炳  (白)     是。

             哈哈,可恼啊,可恼!

(孙文炳下。报子上。)

报子   (白)     禀大将军:叶宗满暗袭处州。鄞县海太爷去顺说徐海,被留贼营,今徐海同叶宗满领贼众十万来袭宁波。特此报知!

戚继光  (白)     再探!

报子   (白)     是。

(报子下。)

戚继光  (白)     啊,叶宗满何许人物,竟能取了处州?海瑞为何这等冒失,竟敢孤身前去说贼?忠却忠矣,智则不智。可惜!可惜!

刘显、
俞大猷、

卢镗   (同白)    海瑞死与不死,元帅何必言他。今徐海、叶宗满发贼兵十数万来围宁波,如何捕剿,请令定夺。

戚继光  (白)     处州救不及了,且退贼兵,再议收复。戚勇听令!

戚勇   (白)     在。

戚继光  (白)     带兵一千,直冲贼队,我自有接应。违令者斩!

戚勇   (白)     得令。

(戚勇下。宗礼上。)

宗礼   (白)     禀大将军:宗礼奉命祭海弹压地面,送钦差回京。中途接迎夫人,护送回衙,特此报知。

戚继光  (白)     将军辛苦了,处州总兵印信,宗将军护理,本督一面保奏升补。

宗礼   (白)     谢元戎!

戚继光  (白)     暂换盔铠。俞、刘、卢、宗四位将军听令!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白)    在。

戚继光  (白)     各带本部兵将二队,接应戚勇,分途围剿。不得有误!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白)    得令。

(刘显、俞大猷、卢镗、宗礼同下。报子上。)

报子   (白)     夫人已到辕门。

戚继光  (白)     吩咐摆队迎接夫人!

(〖大吹打〗。众女兵、秦氏、汪彩霞、周氏同上。)

戚继光  (白)     夫人辛苦了。

周氏   (白)     有劳挂念。

戚继光  (白)     此二位?

周氏   (白)     俱是妾身义女。

戚继光  (白)     从何而得?

周氏   (白)     此时不能细谈。

             儿呀,拜见你义父!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义父请上,孩儿一拜!

戚继光  (白)     哈哈哈,不消拜了!

(秦氏、汪彩霞同拜。)

戚继光  (白)     夫人带了女儿后堂歇息。下官带兵剿贼去了。

周氏   (白)     如此静候佳音!

(众女兵、秦氏、汪彩霞、周氏同下。)

戚继光  (白)     传外委李兴进见!

八文堂  (同白)    外委李兴进见!

李兴   (内白)    来也。

(李兴上。)

李兴   (念)     受得苦中苦,方知怎做人。

     (白)     参见大将军!

戚继光  (白)     李兴,你等努力随我征战,破贼之后,定有重赏。

李兴   (白)     是。

戚继光  (白)     众将官,起兵前往!

(众人同下。)

【第四场】

(众倭兵、四倭将、叶宗满、徐海同上。)

徐海   (白)     且喜叶将军得了处州。来取宁波,叶将军听令!

叶宗满  (白)     在!

徐海   (白)     带兵五千,攻打头阵!

叶宗满  (白)     得令。

徐海   (白)     众将官,奋勇当先!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戚勇、四军士同上,叶宗满、四倭兵同上,同会阵。)

戚勇   (白)     呔,来将通名受死!

叶宗满  (白)     俺乃徐大王麾下先锋叶宗满是也。

戚勇   (白)     呔,水贼听者,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猖獗!还不下马受死!

叶宗满  (白)     呔,小将通名受死!某家手中不杀无名之鬼。

戚勇   (白)     俺乃镇海大将军大公子,世袭一等男爵戚勇是也。

叶宗满  (白)     呀呀呸!我当是戚继光亲来交战,碌碌之辈,看枪!

(戚勇、叶宗满同交锋,叶宗满败下,徐海上,杀,戚勇败下,刘显、俞大猷、卢镗、宗礼同上。)

刘显   (白)     请了。我等奉命二队接应,杀上前去。

(刘显、俞大猷、卢镗、宗礼、叶宗满、徐海、四倭兵同开打,刘显、俞大猷、卢镗、宗礼同败下。)

四倭兵  (同白)    官军败走!

徐海   (白)     不必追赶!海瑞现在吾营,孤家回去劝他归降,以成大事。

             叶将军,领了大兵,镇住海口,以防戚继光攻击。

叶宗满  (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大铠、四上手、李兴、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唱)     只见这海岸旁红尘滚滚,

             旌旗号血腥气喊杀连声。

             众将官齐催马前往接应!

     (白)     啊!

     (唱)     却因何銮铃响败回官兵?

(八龙套、刘显、俞大猷、卢镗、宗礼、戚勇同上。)

戚勇   (白)     哎呀爹爹呀,贼兵势大,前敌已失,爹爹须当退保城池!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白)    哎呀老元戎!小将军前敌退回,末将等二队势不能挡,乞元戎恕罪!

戚继光  (白)     唗,好孽子!水寇猖獗,出没难测,幸得天谴其来,正好扫除干净。你竟敢畏缩退回,要你何用?

     (唱)     为父我蒙圣恩执掌帅印,

             恨不能片刻间便将贼平!

             你竟敢在前敌惧死违令?

     (白)     罢!

     (唱)     斩儿头与皇家警戒三军。

(戚继光斩戚勇下。刘显、俞大猷、卢镗、宗礼同惊,同跪。)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白)    哎呀老元戎!末将等督兵不力,望乞恕罪立功!

戚继光  (白)     军需紧急之际,难以容情,列位失机,国法何辞?本帅念在敌军在旁,暂留一线之情,请起听令!

俞大猷、
刘显、
卢镗、

宗礼   (同白)    谢元戎!

戚继光  (白)     众将官,本帅言出似箭,令下如山,你等须努力向前,剿袭贼寇!无论大小将官,再有回首而退者,以戚勇示之!

(〖急三枪〗。八倭兵、八倭将、叶宗满同上。)

戚继光  (白)     呔,来寇可是徐海?

叶宗满  (白)     非也,俺乃金鳌岛大将叶宗满,你可是戚继光么?

戚继光  (白)     既知本帅,为何不下马受死?

叶宗满  (白)     将军不死,两浙难得。俺今特取汝之首级。

戚继光  (白)     唗,好逆贼!

             李兴与我擒住!

李兴   (白)     得令。

             呔,叶宗满你可认得我么?

叶宗满  (白)     哎呀,李兴你为何反了?

李兴   (白)     呸,老子如今不做贼了,招棍罢!

(李兴、叶宗满同杀起,刘显、俞大猷、卢镗、宗礼同接杀,四倭将、四上手、四大铠同开打,叶宗满、八倭兵、八倭将同败下。)

戚继光  (白)     叶宗满逃走。李兴听令!

李兴   (白)     在。

戚继光  (白)     同四镇总兵带领大队,急速追赶!

李兴   (白)     得令。

(李兴、刘显、俞大猷、卢镗、宗礼同下。)

戚继光  (白)     收兵进城!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丫鬟、周氏同上。)

周氏   (唱)     自海上入节堂心神不定,

             但愿得大将军得胜回城!

             再叙谈别后话许多风景,

             夫荣贵子贤孝共享升平。

戚继光  (内白)    回衙!

(戚继光、旗牌同上)

戚继光  (唱)     虽然是为国家军务要紧,

             回辕门只觉得到底寒心。

周氏   (白)     老爷回来了!

戚继光  (白)     回来了。

周氏   (白)     恭喜老爷得了胜仗!

戚继光  (白)     哎呀,何喜之有?

周氏   (白)     啊,老爷既然得了胜仗,退了贼兵,为何还这样烦恼,是何原故?

戚继光  (白)     哎呀夫人哪!唉,罢了哇罢了!

周氏   (白)     老爷为何欲言又止?

戚继光  (白)     哎呀夫人,戚勇战败而回,畏死脱逃,被我斩首。

周氏   (白)     怎么讲?

戚继光  (白)     将戚勇斩了。

周氏   (白)     哎呀!

(周氏昏倒。)

戚继光  (白)     夫人醒来!

周氏   (西皮导板)  听一言吓得我心骨皆冷,

     (白)     戚勇,我儿,哎老天杀呀!

     (唱)     这是你沽名誉有心而行,

             细思想老无才实是可恨!

     (白)     罢!

     (唱)     我和你拚一个断送残生。

(周氏碰头。)

戚继光  (白)     夫人哪!

     (唱)     家事小国事大忠正为本,

             我并非斩儿子钓誉沽名,

             望夫人休悲伤保重要紧!

     (白)     夫人哪!

周氏   (白)     老无才呀!

     (唱)     你安心做绝户刻薄寡恩。

     (白)     老无才,我且问你,满营众将岂无可用之人,何必偏要戚勇去挡头阵?就是你有心将他置于死地!有道是虎毒不吃子,你可狠不狠?

戚继光  (白)     夫人差矣!戚勇乃世袭男爵,况且自幼晓畅军机,国家有事之际,正当出力报效。临阵退缩,败后不能背城借一,不斩不足鼓励将士。请夫人三思!

周氏   (白)     老无才!你既安心斩子,我拚着做绝户。你想纳妾继子,只恐万万不能!

     (唱)     虎毒狠不吃子何况人性,

             从今后你休想纳妾继子孙!

             陪着你做绝户有甚要紧,

     (白)     老无才呀!

     (唱)     你休想续香烟过继螟蛉。

戚继光  (白)     唉,夫人哪!

     (唱)     我今日受皇封官居一品,

             哪有个不纳妾图续子孙?

             望夫人恕此事不必争论!

周氏   (白)     唗!

     (唱)     听此言可见你斩子有心。

     (白)     好,老东西,听你之言,你竟是斩子有心,以图娶妾了!

     (唱)     既是你图纳妾假申军令,

             你与我有什么夫妻之情?

             怒冲冲与老无才拚了性命!

(周氏拉戚继光碰。)

周氏   (白)     我拚了你呀!

戚继光  (白)     哎呀夫人,何必如此啊!

周氏   (白)     呸!

     (唱)     这也是前世冤今拚死生。

(周氏碰戚继光。)

戚继光  (白)     夫人哪!

     (唱)     且松手休失了夫妻情份!

             我岂肯为纳妾误斩亲生。

(二丫鬟同上。)

二丫鬟  (同唱)    后房中二小姐啼哭自尽,

             急忙忙到前堂报与夫人。

     (同白)    老爷、夫人不好了!

戚继光、

周氏   (同白)    啊,是什么事?

二丫鬟  (同白)    后房二位小姐啼哭,二人商量,要寻自尽。

戚继光  (白)     这是为了何事?

周氏   (白)     这还得了!老东西且小心点,候我去看了女儿,再来与你说话。

             啊儿啊!

     (唱)     可惜了英勇儿为国命尽!

             我暂到后房去看女儿身。

(周氏、二丫鬟同下。)

戚继光  (白)     唉!

     (唱)     也是我一时错本不该应,

             临阵上斩戚勇难以问心。

     (白)     看来都是我之错过,难怪夫人动怒。如今她的什么女儿要寻自尽,不知却为何事?我进内帮着夫人劝解劝解,以表我的诚心,或可买得夫人心转,也未可知。就是这个主意。我去也!

     (唱)     欲买她心意转进内问讯,

             把义女且认做自己亲生。

(戚继光下。)

【第八场】

(冯三元、倭头目、梢水摇船同上。)

冯三元  (唱)     好一个徐大王义气深远,

             收金银竟许我夫妻团圆。

             驾小舟冲风波来到孤燕,

(冯三元上岸。)

冯三元  (唱)     请头目快寻觅人在哪边?

倭头目  (白)     冯公子,这就是孤燕岛。

冯三元  (白)     有劳头目寻找!

倭头目  (白)     啊,汪小姐,你家冯相公前来寻你,快快出来相见!

冯三元  (白)     啊表妹,愚兄来了。

倭头目  (白)     汪小姐,汪小姐,哪里去了?哪里去了?

             哎呀冯公子,汪小姐不见了!

冯三元  (白)     不见了?

倭头目  (白)     连鄢夫人都不见了!

冯三元  (白)     哎呀夫人哪!

     (唱)     我表妹因何故寻觅不见?

             好叫人心如醉珠泪连连。

     (白)     且住,汪小姐为何不见?

             唗!你这强盗,统同作弊,将她隐藏,该当何罪?

倭头目  (白)     唗,冯三元,你休出口伤人!汪彩霞本在孤燕岛居住,此时我寻找不见。莫非我家公主接到金鳌岛去了,也未可知?你何得无礼,口出乱言!

冯三元  (白)     既如此,烦你带我到金鳌岛去寻如何?

倭头目  (白)     这倒使得。

             梢公,转船往金鳌岛去者!

冯三元  (白)     有劳了!

     (唱)     正所谓仗义气情重一点,

             送金银入海岛辛苦万千。

             但愿得金鳌岛相逢如愿!

             谢海神作合我夫妻重圆。

(冯三元、倭头目、梢水同下。)

【第九场】

(八小军、王汝贤、徐摩云、冯莲芳、船手同上。)

冯莲芳  (唱)     这并非冯莲芳时刻运到,

             国家福擒住了水中女豪。

             众兵丁齐努力篷舵拿好!

             这高山一定是贼的窝巢。

八小军  (同白)    禀将军,来此金鳌岛。

冯莲芳  (白)     靠岸休动!

             王汝贤!

王汝贤  (白)     怎么?

冯莲芳  (白)     你先前言说情愿降我,引上金鳌,如今已到此地。你若真心归顺,引我上岸,叫开关门,乃你进身之功。若不肯降,就要你这颗人头祭旗上岸!

王汝贤  (白)     待俺叫开关门!

徐摩云  (白)     唗!王汝贤,你真忘恩负义么?

冯莲芳  (白)     咳,妹妹你错了!人生天地之间,须要通权达变,当初钱镠王霸占钱塘,闻知赵太祖正统天下,亦献降表。今你父亲叛逆海上,已经违反天条,如今正好改过自新,投降皇帝,以赎你父之罪,方为大孝之人。况且你敬我爱,此乃千古难逢之事,你须斟酌,不可自误!

徐摩云  (白)     喂呀是啊!

     (唱)     冯莲芳这言语甚中心窍,

             可称得当世的女中英豪!

             俺今日须靠她归顺为妙,

     (白)     女将军!

冯莲芳  (白)     妹妹!

徐摩云  (唱)     望提拔求生全恩德天高!

冯莲芳  (白)     哎呀好妹子,待我与你松绑!

(冯莲芳松绑。)

冯莲芳  (唱)     你今日知权变脱离莽草,

             我情愿结一个刎颈之交。

     (白)     哎呀妹妹,你真是明白之人,从此我二人结为刎颈之交,意下如何?

徐摩云  (白)     深感厚恩之至!

冯莲芳  (白)     岂敢,岂敢!

             王汝贤你可愿降?

王汝贤  (白)     公主已经归顺,俺又何辞!

冯莲芳  (白)     既愿归降,左右松绑!

王汝贤  (白)     谢冯将军!

冯莲芳  (白)     趁此上去叫关,就是二位功劳。

徐摩云、

王汝贤  (同白)    如此一同上岸。

冯莲芳  (白)     众兵丁,小心上岸者!

     (唱)     入虎穴进龙潭小心防保!

             好一座美关山险而又高。

     (白)     王汝贤,前去叫关!

王汝贤  (白)     呔,关上人听者,俺王汝贤保护公主回岛!快快开关!

(众倭将同上,同看。)

众倭将  (白)     果然是王将军送公主回来了,快快开关!

(八小军、王汝贤、徐摩云、冯莲芳、众倭将同进城下。八小军、王汝贤、徐摩云、冯莲芳、众倭将同上,众倭将同叩头。)

冯莲芳  (白)     众将官!我今入金鳌岛,若有胡乱杀人者斩首示众!

             王汝贤,把此事告诉他们!

王汝贤  (白)     众头目听者!俺同公主已蒙冯将军提拔,今已归降。如有不遵者,即时斩首!

众倭将  (同白)    我等俱愿归降!

王汝贤  (白)     他等俱愿归降。

冯莲芳  (白)     王汝贤听令!

王汝贤  (白)     有。

冯莲芳  (白)     你今既归顺,便是皇家之人。你可孤舟去往各岛招降立功!俺必禀明大将军,保奏赦罪封官。快快去罢!

王汝贤  (白)     得令!

(王汝贤下。)

冯莲芳  (白)     妹妹,你且坐下!

徐摩云  (白)     告坐。

冯莲芳  (白)     你我既为刎颈之交,当将心腹剖露。请问妹妹,为何改装到宁波去?说与我听。

徐摩云  (白)     女将军听道!

     (唱)     都只为戚继光来劫杀金岛,

             一语合往宁波欲求鸾交。

             水月庵访贤姐被海瑞知晓,

             留佩剑做赠定我却潜逃。

冯莲芳  (白)     哎呀,你原来是为戚年伯去的。这样说起来,你是我的戚年伯母了?你既把佩剑留于海瑞做媒,他非失信之人,必有定件。这件事伯母交着我,保证你成就。

徐摩云  (白)     此乃小事也。我父亲身犯大逆,统兵海上。我又不孝,私献金鳌,种种苦情,务望女英雄鼎力成全才好!

冯莲芳  (白)     你尽管放心!我决不负你。

徐摩云  (白)     如此感谢不尽!

(报子上。)

报子   (白)     禀将军:关外来了一位冯三元相公,前来寻找汪小姐!

冯莲芳  (白)     哎,那是我兄弟,快快请进!

报子   (白)     是。

             呔,快快放冯相公进见!

(龙套内应。冯三元上。)

冯三元  (唱)     受尽了风波险来在金岛,

     (白)     啊!

     (唱)     进关来见兵马俱是天朝!

             放大胆向前去寻问姑表!

冯莲芳  (白)     果然是我兄弟。哎呀兄弟呀!

冯三元  (白)     啊!

     (唱)     却怎么我姐姐披甲悬刀?

     (白)     哎呀姐姐,你、你因何戎装在此?

冯莲芳  (白)     你且坐下,说与你听。

冯三元  (白)     是。

冯莲芳  (白)     我蒙戚年伯暂赏五品军功官衔,如今得了金鳌岛。兄弟因何到此地?

冯三元  (白)     我是送金银与徐海,来赎表妹的。

冯莲芳  (白)     表妹可曾见面?

冯三元  (白)     说在孤燕岛,我寻找不见,故而来此。

冯莲芳  (白)     啊,徐妹妹,可知汪小姐今在何处?

徐摩云  (白)     闻得此女贞烈,我父认为义女。因恐男女不便,同着什么鄢夫人一并送在孤燕岛居住。如今寻找不见,想是投水身死?

冯三元  (白)     唉,表妹呀!

     (唱)     实指望迎接回同归偕老!

             又谁知我无福你赴波涛!

             论情理留着我也觉耻笑,

     (白)     罢!

     (唱)     倒不如寻一死相见阴曹。

冯莲芳  (白)     哎,兄弟呀!

     (唱)     仗情义拚一死大义可晓,

             断绝了冯门嗣骂名难逃。

     (白)     兄弟呀!亏你还是个读书的秀才,岂不知死有重如太山,死有轻如鸿毛,你今为妻一死,还算个什么人!快快与我回上宁波,报与戚年伯,说我已得金鳌岛,叫他好好招降徐海!也算是你的功劳。年伯奏折上添上一笔,得一官半职,与父增光,岂不是好?

冯三元  (白)     姐姐言之有理。

冯莲芳  (白)     来呀!快派船只送冯相公往宁波去者!

冯三元  (白)     小弟告辞了。

     (唱)     贤姐姐提醒我痴迷颠倒,

             赴宁波见年伯图立功劳。

(二倭将引冯三元同下。)

冯莲芳  (白)     咳!

     (唱)     可怜他书呆子令人可笑!

     (白)     贤妹!

徐摩云  (白)     女将军!

冯莲芳  (唱)     这是我亲手足不及吾曹。

(众人同下。)

【第十场】

(二丫鬟、汪彩霞、秦氏同上。)

秦氏   (唱)     在海岛已经是风霜受尽,

             实指望认义母夫妻圆成。

             又谁知进帅府不提不问,

汪彩霞  (白)     夫人哪!

     (唱)     好一似乐昌女身入侯门。

     (白)     唉,夫人哪,指望你我蒙义母相救,成全归家,谁想拘留在此,家中仍无音信,如何是好呢?

秦氏   (白)     告诉你说,咱二人承望义母成全,一家团圆,谁想义父临阵斩子,义母嚎啕大哭,岂不把你我之事耽搁下了。

汪彩霞  (白)     耽搁你我乃是小事,夫人何必寻死?

秦氏   (白)     寻死虽然是一句气话,也是一半真情。那两个使女竟飞报义母,义母必来询问。你我将计就计,放赖定要回家,她必然应允送我们去也。

汪彩霞  (白)     夫人高见不差!义母想必要来了,你我照计而行便了。

(二丫鬟、周氏同上。)

周氏   (唱)     哭亲生怜义女珠泪难忍!

             且再到画阁中劝解痴情。

     (白)     二位女儿,昨日我在此劝解,今天为什么又哭哭啼啼?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义母啊,我二人在海岛拚着一死,多蒙义母救回,指望一家团圆,谁知身入侯门呀!

周氏   (白)     哎呀,你们原来为此悲伤,我必要成全你们。但是必得做得周到。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全赖义母照应!

周氏   (白)     丫鬟,快请老爷进房!

二丫鬟  (同白)    老爷已在门外。

周氏   (白)     快请进来!

二丫鬟  (同白)    夫人请老爷!

戚继光  (内白)    来了。

(戚继光上。)

戚继光  (唱)     进房内并不闻喧闹之声,

             见夫人深施礼细问底情。

     (白)     夫人!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爹爹万福!

戚继光  (白)     因甚垂泪?

周氏   (白)     老无才,你来了。

戚继光  (白)     特为劝女儿来的呀。

周氏   (白)     你也不用假惺惺,如今我这两个女儿,你快杀了她们,倒也干净。

戚继光  (白)     夫人哪,你这不是成了笑话了?我是乱杀的不成么?

周氏   (白)     既不能乱杀,该给她找个富贵清高的门户嫁她二人!

戚继光  (白)     这却易事,配与谁家?

(秦氏、汪彩霞同羞。)

周氏   (白)     告诉你,闻听鄢懋卿现在失了亲事,他还算个富贵之人。我要将这大女儿许嫁与他。

戚继光  (白)     是是是。就派人前去说媒。

周氏   (白)     我闻得淳安县秀才冯三元是个饱学清高之人,未完婚姻,我要将这小女儿配他。这两件事,你可能替我办好?

戚继光  (白)     下官能办能办。冯三元乃是我的年侄,管保一说就准。

周氏   (白)     休先夸口,且说妥了,再来讲话。

(旗牌上。)

旗牌   (念)     饱学旧家子,拜谒节越门。

     (白)     丫鬟姐!

丫鬟甲  (白)     怎么?

旗牌   (白)     转禀老爷:有淳安县秀才冯三元,自海上而来,有重要机密大事面禀。

丫鬟甲  (白)     禀老爷:有淳安县秀才冯三元,自海上而来,有重要机密大事面禀。

戚继光  (白)     知道了。说我出堂相见!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戚继光  (白)     啊夫人,你方才提及冯三元,冯三元就来了,可算得天凑奇缘,待我出去面谈其婚姻。一面差人去对鄢懋卿提媒,招他为婿便了。

周氏   (白)     有劳费心!

戚继光  (白)     咳,夫人哪!

     (唱)     想义女即亲生我必如命,

             出外堂见冯郎并说懋卿。

(戚继光下。)

周氏   (唱)     老无才做事毒心愿可悯,

             我女儿团圆事尽可放心。

     (白)     女儿们,你义父出堂与你们料理去了,你们夫妻园聚。且随我到花亭散步去罢!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有劳义母了!

周氏   (白)     唉,戚勇亲儿啊!

     (唱)     可惜了十馀载教养本领,

             一旦间空碌碌赴了幽冥。

     (白)     儿啊。

(周氏、秦氏、汪彩霞同下。)

【第十一场】

(胡宁带剑上。)

胡宁   (唱)     一路上商贾稀无人来往,

             宁波城被贼困四野兵荒。

     (白)     我胡宁。只望到戚大将军台前投军效力,短了路费,剥了那顾慥衣服,以作食用。谁知时运不济,偏偏染病数日,幸而痊愈。方才在酒店吃了个大醉,前面有座营盘,甚是威严,不知哪一镇兵将在此扎营?俺不免趁着酒兴,闯上前去,投营报效,杀贼立功便了!

(胡宁歪斜走。)

胡宁   (唱)     要做个栋梁才千古名将,

             必须要奋志勇男儿自强。

(胡宁下。)

【第十二场】

(四美女、海瑞同上。)

海瑞   (唱)     受国家载复恩无时或忘,

             恨海寇害黎民扰乱猖狂。

             我今日入贼巢拚着命丧!

     (白)     啊!

     (唱)     为什么徐海贼不来商量?

四美女  (同白)    海太爷,你不过是一位穷县官,如今大王封你为丞相,有我们歌童舞女,朝欢暮乐,何等不好?请你老再思再想!

海瑞   (白)     呣,你们死活不知,还敢多口?天兵已到,你们死在目前。

四美女  (同白)    太爷既不耐烦,何不陪我们进去作乐作乐?

(四美女同拉海瑞。)

海瑞   (白)     唗!唗!唗!岂有此理!海太爷岂是美色能动摇的么?

     (唱)     可恨你淫妇辈全不思量,

             海刚峰岂是那贪色儿郎?

             快叫那徐海贼急速进帐!

             若迟延必放火焚烧一光。

(二倭将、徐海同上。)

徐海   (唱)     只听得宝帐内一片吵嚷,

     (白)     啊!

     (唱)     海太爷因何故怒坐一旁?

海瑞   (白)     好徐海,你来了,休想用美人计愚弄与我?若知时识事。快快随我进城归降,保你不死!

徐海   (白)     美女退下!

四美女  (同白)    是。

(四美女同下。)

徐海   (白)     咳,海太爷请息怒。有话坐下讲。

海瑞   (白)     坐下亦可,有话快说。

徐海   (白)     孤非不肯归降,总为严嵩父子当道,天下人民切齿,孤今兴兵,为扫除君侧之恶,此也是正理,请足下谅之!

海瑞   (白)     徐海,你拿此话哄骗世人,此乃曹操之故技也,你且安心稳坐!听本县将国家的恩德,君臣的名分,说与你听,你就醒悟了。

徐海   (白)     孤家本不愿听书生的陈话,不听你要生气,且听你讲来罢!

海瑞   (白)     你且听了!

     (唱)     从开辟有人群才有世上,

             分君臣论政教礼乐纲常,

             尧、舜、禹、周、汉、秦我都不讲,

             也不说蜀、魏、吴、梁、晋、隋、唐。

             自宋朝与辽金征战杀场,

             元太祖忽必烈应运逞强。

             传到了顺帝时酒色所伤,

             激反了天下兵百姓遭殃。

             那时节干戈乱妻离子散,

             鸡犬无水火多世界慌慌。

             我太祖起义师扫除孽党,

             行仁德设礼义拯救万方。

             二百年载复恩天高地广,

             大凡是有心人须保君王。

             你好比当年的伪陈友谅,

             岂不知到后来可有下场?

             我劝你把雄心从今轻放!

             归朝廷还保你四海名扬。

徐海   (白)     足下之言,未必不是,待吾三思而行。

海瑞   (白)     好哇,快快打算!

(报子上。)

报子   (白)     禀大王:营外来了一汉子,名叫胡宁。醉眼朦胧,擅闯大营,众将拦挡不住。他说是前来投军的。

徐海   (白)     既是投军之人,叫他进来问话!

报子   (白)     是。

             呔!大王有令,既是投军之人,不必拦阻,引他入见!

(二倭卒、胡宁同上,海瑞惊看。)

海瑞   (白)     哼哼,竟有这种人来贼营投军哪?

胡宁   (唱)     醉醺醺闯进了节钺营帐,

             哪一位总兵官会会何妨。

     (白)     大人,你既领重兵,理当谦恭下士,如何不容投效入营,是何理也?

徐海   (白)     啊,你既来投军,当知营伍的规矩。为何酒醉混闯?兵将自然拦阻。你且报名上来!是何等人物,姓甚名谁,孤好斟酌收用。

胡宁   (白)     在下乃前任浙闽总督胡公宗宪之子胡宁,特来报效杀贼。

徐海   (白)     既是将门之子,与谁家有仇?投顺孤家,欲杀何人?

胡宁   (白)     俺乃世职男爵,与谁有仇?不过要继先父之志,进营报效,扫除水贼徐海,以报国恩耳。

徐海   (白)     呣,这厮吃醉未醒。既来投孤,却又当面叫骂。

             来,将醉汉叉了出去!

海瑞   (白)     啊,你是胡公子,怎么来投贼营?

胡宁   (白)     呸!谁来投贼?答话者何人?

海瑞   (白)     我是鄞县海瑞,前来顺说徐海的。

胡宁   (白)     哦,他是何人?

海瑞   (白)     他就是徐海。

胡宁   (白)     哎呀!

     (唱)     醉朦胧我只当官兵营帐,

             又谁知误入了水寇的营房!

             趁此时学周处斩蛟胆量,

             擒水寇保朝廷万古流芳。

             秉忠心拔佩剑水贼何往?

(胡宁擒住徐海。)

二倭卒  (同白)    呔,休要动手!

胡宁   (白)     唗!谁向前先杀哪个!

     (唱)     俺劝你休逞雄及早归降!

     (白)     呔,水贼及早归降!若不归降,吃俺一剑。

徐海   (白)     公子休得动手!容我商量。

胡宁   (白)     快快投降!若是迟延,先剁你为肉酱。

海瑞   (白)     若是不降,我也拚着一死,杀却水贼!

徐海   (白)     哇呀,他竟学单刀赴会,曹沫劫齐的故事了。

             公子请放手,我愿降就是。

海瑞   (白)     放不得!放不得!要他兵符令箭,将大小贼队一齐唤来,俱愿归降,再来放手不迟。

胡宁   (白)     徐海,快快献出兵符令箭来!

徐海   (白)     是。

             大小头目听者!快快将兵符令箭呈上!

(众头目同上。)

众头目  (同白)    兵符令箭在此。

海瑞   (白)     大小头目听者!你主徐海今已归降,尔等须要俯首听命!倘若违拗,先斩徐海首级示众。

胡宁   (白)     呀呔,徐海招剑!

徐海   (白)     公子住手!

             众将官,我等盘踞海上,终非了局,幸遇海太爷、胡公子劝降,汝等须当归顺,勿得违犯!

众头目  (同白)    我等俱已愿降。

海瑞   (白)     既已归降,个人安分守己,听候戚大将军,奏明赏赐。

众头目  (同白)    多谢洪恩!

海瑞   (白)     起去!

众头目  (同白)    是。

徐海   (白)     众军已降,这该放我说话?

海瑞   (白)     胡公子,暂可松放。

胡宁   (白)     徐公请起!

徐海   (白)     此乃天意,该当吾降明也。

(叶宗满上。)

叶宗满  (唱)     怒冲冲步跄忙急入营帐,

             军前事失机宜报与大王。

徐海   (白)     叶将军回来了?

海瑞   (白)     叶宗满来得正好。

叶宗满  (白)     大王为何这等模样?

徐海   (白)     叶将军,我今蒙海太爷劝论,已降朝廷。你可跟我归降,去见戚大将军去罢!

(叶宗满怔。)

叶宗满  (白)     嗳,叶宗满原是良民,受冯莲芳之辱,故而致此。大王既然归降,俺也愿降。

海瑞   (白)     好哇,知时务者方为俊杰也。如今徐公你二人快带刑具,随我去见戚大将军!

徐海   (白)     哎哟!原说赦却无罪,为何又带刑具?

海瑞   (白)     此乃国家法度,古来熟套子,大将军一见,自然忧礼相待!

徐海、

叶宗满  (同白)    如此刑具拿来!

(众倭卒同上。)

众倭卒  (同白)    报禀大王:四镇官军,将营围住!

徐海   (白)     我已归降。官军围营,海太爷速去调停!

海瑞   (白)     传话出去!说我海瑞请各镇总兵官进营相见,大兵不可乱动!

众倭卒  (内同白)   海大人请各镇总兵官进营相见,大兵不可乱动。

(八龙套、刘显、俞大猷、卢镗、宗礼、李兴同上。)
刘显、
俞大猷、
卢镗、
宗礼、

李兴   (同白)    海太爷!

海瑞   (白)     众位将军,徐海已经归顺,一同押定,齐赴宁波去见大将军!

刘显、
俞大猷、
卢镗、
宗礼、

李兴   (同白)    请!

海瑞   (白)     正是:

     (念)     自古英雄梦黄粱,

徐海   (念)     事业不及名留芳。

刘显、
俞大猷、
卢镗、
宗礼、

李兴   (同念)    今后海上息风浪,

徐海   (白)     海太爷!

     (念)     劝降美名万古扬!

刘显、
俞大猷、
卢镗、
宗礼、

李兴   (同白)    兵回宁波!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30 ┊ 字数:1万2312 ┊ 最后更新:2024-02-0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