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彩舆》【四本】

主要角色
海瑞:老生
鄢懋卿:净
戚继光:老生
徐海:净
冯莲芳:旦
秦氏:旦
顾慥:丑

情节
戚继光调升镇海将军,奉命来浙江剿寇,与夫人分道,水陆并进。淳安县百姓闻海瑞被劫,以为系鄢懋卿搬运金银财宝过境,引得海寇来此,乃鸣锣聚众向鄢懋卿问罪。鄢懋卿夫妻慌忙逃走,沿途舍弃金银殆尽。冯莲芳、宗礼与戚继光相遇,彼此误为遇寇,战未数合,问明原委,方知有误,并悉冯、戚原系通家之好。戚继光闻李兴力大无穷,欲留用帐下,暂使人押往淳安县收监。冯莲芳归与顾慥、汪宏、冯三元相见,告以汪彩霞被劫。冯三元、汪宏闻讯大为悲痛,共商营救之计。冯莲芳往戚营投效,顾慥得悉,亦赶往宁波。徐海劝海瑞归降,海瑞以大义相责,徐海为所动,遂释海瑞。徐海路遇鄢懋卿夫妻,遂将秦氏抢走,使备银来赎。鄢懋卿路遇海瑞,以秦氏被劫告,海瑞许为设法营救。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八集:伍月华藏本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5.8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四大铠、二中军、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引子)    节气凌霄怀儒术德行清高,胸藏六韬任封疆军民保劳。

     (念)     少年及第老元戎,挂印以来上将风。东海不波三万里,威声直透五云中。

     (白)     本镇戚继光。山东蓬莱人氏,武举出身,历任戎行,官居蓟州总镇。今闻朝廷有旨令刘铤前来接任。为此升堂准备迎候。

             中军!

中军甲  (白)     有。

戚继光  (白)     刘大人到了,速来通报!

中军甲  (白)     是。

刘铤   (内白)    刘大人到!

戚继光  (白)     有请!

(四龙套、二旗牌、刘铤同上。)

刘铤   (白)     圣旨下跪!

戚继光  (白)     万岁!

刘铤   (白)     皇帝诏曰:浙闽一带,汪直、徐海等肆行劫掠,扰乱地方,前任总督张经出师不利,已经拿回正法。今着蓟州总镇戚继光升为镇海大将军,提督浙闽军务,剿捕倭寇。所遣蓟州总镇原缺,着刘铤接任。钦此谢恩!

戚继光  (白)     万万岁!圣旨供奉。

刘铤   (白)     恭喜大将军荣膺天眷,秉节浙闽,可喜可贺!

戚继光  (白)     圣恩深重!但恐才薄不能胜任。

             中军!

中军甲  (白)     在。

戚继光  (白)     看印!

中军甲  (白)     请刘大人拜印!

刘铤   (白)     不恭了!

(刘铤拜印。)

戚继光  (白)     暂请刘大人行台歇马!容我即日收拾行装家小起程,再让衙署。

刘铤   (白)     告辞了。

戚继光  (白)     奉送。

(刘铤、四龙套、二旗牌同下。)

戚继光  (白)     转堂!

(四文堂、四大铠、二中军同下。戚忠暗上。)

戚继光  (白)     戚忠!

戚忠   (白)     有。

戚继光  (白)     请夫人、少爷出堂!

戚忠   (白)     请夫人、少爷出堂!

(周氏、四丫鬟、戚勇同上。)

周氏   (念)     助内当学孟母,簪缨必须忠君。

     (白)     老爷!

戚继光  (白)     请坐!

戚勇   (白)     参见爹爹!

戚继光  (白)     不消,坐下!

周氏   (白)     请问老爷升堂何事?

戚继光  (白)     圣旨到来,陞下官大将军提督浙闽军务。

周氏   (白)     老爷荣任军务,可喜可贺!

戚继光  (白)     夫人同喜。

戚勇   (白)     儿叩爹爹高升之喜!

戚继光  (白)     为父叨蒙圣恩,如此重用。我儿亦当努力上进,报效皇家。

戚勇   (白)     遵命!

周氏   (白)     我听说金鳌水寇徐海,骚扰州郡,出没无常,老爷当此重任,但不知从哪道而行?

戚继光  (白)     少不得走山东过南京,由陆地而去。

周氏   (白)     老爷差矣!海贼接连水寇,自台湾、宁波、嘉、湖、苏、淞、淮一带数千馀里,同时告警。太仓、上海、淞、湖、嘉兴等处常遭抢劫。今日自然由天津水路而去,以便捉拿贼寇,方是正理。

戚继光  (白)     夫人差矣!水路迟延日期,倘遇贼寇,难以交战,不如陆路行走,缓急可通。

周氏   (白)     这真是不通之话。

             戚勇!

戚勇   (白)     母亲!

周氏   (白)     你素读兵书,颇知地理,你说该走何路?

戚继光  (白)     好哇,你须秉公而言!

戚勇   (白)     依孩儿之见,爹爹若走水路,倘遇贼兵大队,难以交战,还是走旱路为妙。

戚继光  (白)     哈哈哈,议论如何?

周氏   (白)     好糊涂的蠢才!

(戚勇跪。)

周氏   (唱)     枉读了古今书全未思想,

             水与旱两条路须得参详!

             你便是赵括子何以为将?

             若出兵必须要随处提防。

戚继光  (白)     哎!

     (唱)     论军情自有我男儿志量,

             天下事岂任你妇人心肠!

             全不知轻和重一派错讲!

     (白)     戚勇!

     (唱)     快起来去收拾甲胄刀枪。

戚勇   (白)     是。

周氏   (白)     住了!

     (唱)     我也曾帮着你打过胜仗,

             我也曾读兵书通达四方。

             岂知道养孩儿和你一样,

             粟米胆怎做得国家栋梁?

     (白)     老无才,你这般胆小无用,就请你带着这孽子走旱路去,我同侍女们水路而行,都在宁波府衙署会齐。看哪个有办法。

戚继光  (白)     也好,让你这老不贤前去填那海寇的劫数!

戚勇   (白)     哎呀,母亲哪!

     (唱)     那贼寇沿海边时时来往,

             凡水路各州县俱遭兵荒。

             老亲娘乘船去并无兵将,

             况又是风浪多大海汪洋。

周氏   (白)     胡讲!

     (唱)     圣旨封大将军为平贼党,

             却为何走山路峻岭山岗?

             我偏要显奇才立功受赏,

     (白)     戚忠!

戚忠   (白)     有。

周氏   (白)     快去吩咐准备船只我要起程!

戚忠   (白)     是。

(戚忠下。)

周氏   (唱)     叫丫鬟快与我收拾行装!

     (白)     丫鬟、女兵,快快收拾!随我上船。

四丫鬟  (同白)    是。

戚勇   (白)     咳,这便怎么处?

戚继光  (笑)     哈哈哈!

周氏   (白)     你不要笑哇!

戚继光  (唱)     可笑你恃才能冒失模样!

             把军务刀兵事当作寻常。

             既然是执意去只管前往,

             到宁波但愿得见面无伤。

(戚忠上。)

戚忠   (白)     启夫人:船舟已齐。

戚勇   (白)     孩儿愿同母亲前去。

周氏   (白)     唗!谁要你同去。

     (唱)     我是女中杰性情豪爽,

             谁要你无用子马谡幼常!

             此一去也是你父子的名望,

             且看我走水路立功钱塘。

(周氏、四丫鬟同下。)

戚勇   (白)     哎,母亲哪!

     (唱)     明知道非吉兆故意前往,

戚继光  (唱)     难违她素日里气性刚强。

     (白)     我儿不必忧虑,就让她走水路去,俱是一样。不过辗转时日误期耳。

戚勇   (白)     是。

戚继光  (白)     为父君命在身,难以迟延。吩咐家将,收拾行装,备马起程。

戚勇   (白)     家将听者!收拾行装,准备起程!

(四家将同应上。)

戚继光  (白)     带马!

     (唱)     这几载秉节钺蓟州堂上,

             圣天子重贤臣又任封疆。

             周夫人虽智勇素有胆量,

             我看她难比那公主平阳!

             想古今有几个夫妇上将?

             我如今要学那世忠靳王。

             此一去浙闽地风波海上,

             托国家齐天福保佑安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喽兵、徐海同上。)

徐海   (唱)     在淳安得清官不胜幸运,

             看此人不亚似刘基伯温。

     (白)     孤金鳌大王徐海。改扮经商,劫抢淳安县顾家。谁知该县海瑞出来拦阻,被孤抬架而来。海岛有了此人,何愁大事不成。

             呔,你们背着海老爷快快的走。

(喽兵甲背海瑞上,三喽兵同扶。)

海瑞   (唱)     海老爷是英雄天大本领,

             不怕你抬上天我总有能。

徐海   (白)     你等不要听他说大话,背着快跑!

海瑞   (白)     哎呀呀,你、你、你等不要跑,莫要埃坏了我呀!

     (唱)     为什么走的是无人路径?

             骂破口恨贼子塞耳不听。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宗礼带众官兵同上,过场,同下。徐海上,四喽兵背海瑞同上,过场,同下。赵毛保打锣上。)

赵毛保  (唱)     好清官不长久令人可恨,

             聚百姓跑的我两腿皆疼。

     (白)     俺赵毛保的便是,乃是淳安县一名乡约地保头儿。县中数年以来,没有遇见好官,所来的俱是贪官污吏,地方上扰得混浊不清。上月皇天睁眼,来了一位新任太爷,名叫海瑞。这位太爷实在清廉正直。将到任遇见鄢懋卿捣乱,又是夫人被抢、又是家丁遭拿,吵的海中金鳌大王都上岸劫抢来了,劫抢绅缙富户还不要紧,竟把本县太爷抬架去了!为此我敲锣聚齐各乡村父老们前来,一齐去找鄢懋卿那个王八羔子,要他赔我们清官县太爷。走走!

     (唱)     为地方我毛保是个公正,

             邀父老必须要敲锣鸣金。

     (白)     众父老百姓听者!你们有良心、有胆量的都来同我去找鄢懋卿。要他设法去救海太爷!

(赵毛保打锣。瞎子、秃子、驼子、三老乡民同上。)

三老乡民 (同唱)    赵毛保击铜锣十分急紧!

             想必是地方上有什么新闻。

瞎子、
秃子、
驼子、

三老乡民 (同白)    赵大哥,什么事鸣锣聚众?

赵毛保  (白)     列位呀,难道你们还不知么?新任海太爷被海寇徐海抬架去了。

瞎子、
秃子、
驼子、

三老乡民 (同白)    不好了!我们淳安县刚来一位好官,怎么就闹出这事来了?

赵毛保  (白)     这都是鄢懋卿打此经过,搬运金银财宝,招摇太大,才惹得金鳌大王前来,才有这场大祸。为此鸣锣聚齐你们,大家拚着性命去到鄢懋卿公馆,问他要还我们海太爷就是。

三老乡民 (同白)    毛保兄这话有理,大家就走。

赵毛保  (白)     走哇!

     (唱)     走一步喊一声越村过岭,

     (白)     快来救清官哪!

瞎子、
秃子、
驼子、

三老乡民 (同白)    救清官去找那奸臣鄢懋卿。

(众人同下。)

【第四场】

(二丫鬟、秦氏同上。)

秦氏   (唱)     听檐前乌鸦叫行坐不定,

             我老爷去淳安是非必生。

             莫不是那海瑞捕风捉影?

             把顾慥抢亲事闹出新闻。

     (念)     为人不作亏心事,半夜叫门心不惊。

     (白)     我秦氏只因被顾慥抢去,污了我身子……

(秦氏看二丫鬟。)

秦氏   (白)     你们无事,可以站开些!

二丫鬟  (同白)    是。

秦氏   (白)     唉,虽然得了五万银子回来,生怕有人谈论,总觉着心神不安。我老爷因为鄢富被海瑞拿去,所以匹马前去解救,此刻未曾回来。别的事我都不怕,只怕顾慥那件事说出来笑话,就丢脸了。

     (唱)     这件事却是我心中暗病,

             有谁人知道我内中的苦情?

             但愿得天保佑无人谈论,

             到省衙作醮场答谢神灵。

(鄢贵、鄢懋卿同上。)

鄢懋卿  (唱)     赵二衙击堂鼓一派瞎混,

             淳安县竟成了酆都鬼门。

秦氏   (白)     好了,老爷回来了!

(鄢贵下。)

鄢懋卿  (白)     回是回来了,气煞我也!

秦氏   (白)     敢是海瑞冲撞你了?请坐下,说与我听听。

鄢懋卿  (白)     提不得了,海瑞将鄢富收了监了。

秦氏   (白)     这还了得!你怎么办的?

鄢懋卿  (白)     我到了他的县衙,正遇着汪太宰的夫人在那里告状,说她家小姐被强盗抢去了,那海瑞要去赶贼,并不理我。我问海瑞要鄢富,谁知汪家夫人就揪住我吵闹起来了。

秦氏   (白)     她怎么吵闹你?

鄢懋卿  (白)     她说我耽误了知县去拿贼,海瑞借此就跑了。

秦氏   (白)     你就该叫二衙开了监门,放出鄢富才好哇!

鄢懋卿  (白)     赵二衙执意不肯开监。

秦氏   (白)     哎呀他有多大官,敢违抗你呀!就该打他。

鄢懋卿  (白)     是我大怒,正要打他,他就击鼓乱囔说有了强盗要劫抢监狱!惊动六房、三班、书吏、民壮等人各执刀枪棍棒,蜂拥而来!我见势凶猛,只得上马逃走,不然还要吃了大亏。

秦氏   (白)     这是你时运不好。地方多得很,为什么偏走淳安县叫我来受气呢!

鄢懋卿  (白)     唉,淳安县是个要路,不走不成。哪知海瑞如此的难缠哪!

     (唱)     我只望把海瑞教训一顿,

             又谁知几几乎落了陷坑。

秦氏   (白)     哎!

     (唱)     到底是你软弱无有口劲,

             不及我走一遭得来了五万两白银。

(鄢贵上。)

鄢贵   (唱)     是和非接连来令人可恨!

             淳安县又变乱百姓一群。

     (白)     老爷,夫人!大事不好!

鄢懋卿、

秦氏   (同白)    何事惊慌?

鄢贵   (白)     淳安县许多百姓鸣锣聚众而来,说道海知县被贼寇架去,前来找老爷要人。

鄢懋卿、

秦氏   (同白)    贼寇抢去海瑞,他们怎么找我要人?

鄢贵   (白)     小人也是这样讲,他们人多嘴众,不由分说,要请老爷说话。

鄢懋卿、

秦氏   (同白)    这便怎好?

(驼子、瞎子、秃子、拐子、众百姓、众妇女内同齐声大喊。)
驼子、
瞎子、
秃子、
拐子、
众百姓、

众妇女  (内同白)   我们总要捉住赃官,要他赔我的清官哪!

(〖内打锣、喊叫声〗。)

鄢贵   (白)     哎呀老爷,不好了!百姓眼看进庙来了!

鄢懋卿  (白)     哎呀鄢贵呀!有什么地方让我们躲一躲才好哇?

鄢贵   (白)     老爷你看哪,就是这个破庙,随便躲在哪里,他们也找得着。不如开了后门,一齐逃走就完了。

鄢懋卿  (白)     走是走得,但是这箱子怎么能够弄得动啊?

鄢贵   (白)     咳,这是民变,哪里还顾得金银哪!

鄢懋卿  (白)     哎呀性命要紧,金银箱笼也是要顾的,你你你快叫他们来,大家拿些走罢!

鄢贵   (白)     伙计们,快帮着搭银子!

(院子上。)

院子   (白)     哎呀不好,乱民冲进来了!

秦氏   (白)     唉,你们快收拾罢,性命要紧,银子值什么?

鄢懋卿  (白)     不用忙,不用忙!这口银箱,这衣包,都是要紧的,大家拿了走!

秦氏   (白)     哎呀,我的轿子呢?

鄢懋卿  (白)     哎,哎哎,轿子驴马都在庙前,怎么能够进来?况且又无轿夫,如何是好?只可走出后门,脱了此祸再讲啊!

秦氏   (白)     这么说就快来走罢!

鄢懋卿  (白)     是是是。快开了后门,搀着走罢!

             家丁们,这一口大箱子是最要紧的,你们怎么不拿呀?

众家丁  (同白)    我们都拿满了。

鄢懋卿  (白)     无用无用,我自己拿罢。

(鄢懋卿背上。)

秦氏   (白)     唉,走罢!

     (唱)     顷刻间遭民变无有救应,

(鄢懋卿背着箱子乱碰。)

秦氏   (白)     哎呀门在那里,你往哪里乱碰呀?

鄢懋卿  (白)     门在那边。

秦氏   (白)     咳,这里走啊!

     (唱)     为什么这时候还顾金银?

             快丢下空身走好逃性命!

鄢懋卿  (白)     哎呀哎呀丢不得,这是我的私囊呀。

(鄢懋卿跌倒,爬起,背上。)

鄢懋卿  (白)     快走,快走!

(二丫鬟同扶秦氏。)

秦氏   (白)     唉,何苦来呀?

     (唱)     若迟延只恐怕难逃残生。

(鄢懋卿乱碰,二丫鬟同扶秦氏拥下。)

【第五场】

(驼子、瞎子、秃子、拐子、众百姓、众妇女同上。)

众百姓  (同唱)    救清官拚着这几条老命!

             会一会巡监的鄢贼懋卿。

     (同白)    打进去,大家找找。

             啊,无有人呀!

拐子   (白)     后门开了!想是逃走了?

众百姓  (同白)    快快赶上前去!

拐子   (白)     慢着。他总是个官哪,咱们赶上他,难道就把他杀了不成?只好唬得他离了本县地方不去害人就够了。

众百姓  (同白)    说得有理。

拐子   (白)     神前现有鞭炮,你我从庙后送瘟神。

众百姓  (同唱)    送瘟神!送瘟神!

             炮竹扫干净,扫干净。

     (同白)    送瘟送瘟!

(众百姓同放炮竹。)

众百姓  (同唱)    从此后淳安县瘟神赶尽,

             逐去了狗赃官家家太平。

(众人同下。)

【第六场】

(二家院、众丫鬟、鄢贵、鄢懋卿、秦氏同上。)

秦氏   (唱)     心慌迫只看见树木摇影,

             步跄踉那顾得痛如刺针。

鄢懋卿  (白)     哎呀呀,银子实在沉重,打开丢些罢?

(鄢懋卿开箱丢银子,背起。)

鄢懋卿  (白)     这倒轻松一些。

秦氏   (白)     呀呆子啊!

     (唱)     那都是身外物还能再挣,

鄢懋卿  (白)     快走哇!

秦氏   (白)     哎㕭㕭!

     (唱)     走得我腰腿软两足酸疼。

鄢懋卿  (白)     还背不动啊,再丢些罢。

(鄢懋卿丢银子。)

秦氏   (白)     唉,你怎么把些银子丢的满道都是啊!

鄢懋卿  (白)     哎呀我实在拿不动啊。

鄢贵   (白)     好了好了,老爷们走出十多里路来了,谅没有什么事了。前面就是严州府地方,就有轿马雇了。

鄢懋卿  (白)     哦哦走出十馀里路来了,没有人追赶了。

鄢贵   (白)     正是。

鄢懋卿  (白)     银子不要了,快走罢!

秦氏   (白)     老爷,我实在走不动了。

鄢懋卿  (白)     走不动了?

秦氏   (白)     实在足疼,走不得了。

鄢懋卿  (白)     鄢贵,你快快到前面雇乘小轿,抬着夫人好走。

鄢贵   (白)     小人前去,老爷夫人小心了!

鄢懋卿、

秦氏   (同白)    知道,快去罢!

鄢贵   (白)     是。

(鄢贵下。)

秦氏   (白)     唉,这都是你做的事太过分,所以报应了。

鄢懋卿  (白)     怎么是我做事过分的报应呢?

秦氏   (白)     你想啊,严太师做寿,列位老爷俱送的金银珠宝,你偏偏想这个巧主意,要送卅二个活象棋。

鄢懋卿  (白)     那巧主意是你我二人想出来的法子啊,如今倒埋怨我一人了?你想啊,不是那副活象棋,怎能够得了这份美缺呀?

秦氏   (白)     好哇,不是你这份美缺,焉能叫你媳妇出乖露丑,光着脚走道哇。

鄢懋卿  (白)     我想起了,这都是你坐的那五彩舆轿骚扰过分,神鬼拨弄的你我颠三倒四也是有的。

秦氏   (白)     哎㕭㕭,你看看,你看看你自己做奸臣,万恶滔天,怎么说我坐五彩舆过了分,做出的祸呢?天哪,冤枉煞我了。

(秦氏哭。)

鄢懋卿  (白)     哎呀呀,好夫人哪,不要哭了!这都是我的过错。从今以后我做忠臣,老天就保佑你享福了。

秦氏   (白)     嘿,你这黑良心的,难得有好结果。

(〖内锣声〗。鄢懋卿、秦氏同害怕。)

众百姓  (内同白)   放鞭炮、赶瘟官、打扫街道哇!

(〖内放鞭炮声〗。)

鄢懋卿  (白)     不好了,乱民放枪炮追赶来了!

秦氏   (白)     哎呀,鄢贵雇轿还不见来?

鄢懋卿  (白)     等不及了,夫人你忍着点疼快走罢!

秦氏   (白)     咳,我忍不住了。

鄢懋卿  (白)     你是要忍的。

秦氏   (白)     丫鬟,扶着我向大路而走!

鄢懋卿  (白)     哎呀呀,大路人多,怕人看见走不得的。走山路小道方好!

秦氏   (白)     说得有理,奔山路去者!

     (唱)     将歇足又来了追赶的百姓!

鄢懋卿  (白)     倒头银子沉重,再丢些去罢。

秦氏   (唱)     似长江起波浪一层一层。

             咬银牙动金莲疼痛难忍,

鄢懋卿  (白)     走哇!

     (唱)     且向那森林处山路而行。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鄢贵上。)

鄢贵   (唱)     适才间走过了几处动问,

             访遍了并无有小轿一乘。

     (白)     我在四处雇遍了,并无小轿一乘。且喜众乱民各自散去。报与老爷夫人知道便了!

     (唱)     这地方官也狠百姓也狠,

             淳安县好地方风俗不纯。

     (白)     啊,老爷夫人哪里去了!

(鄢贵两望门。)

鄢贵   (白)     老爷,夫人!怎么踪影全无?是了,想是等我不及,先走去了,急急赶上前去!

     (唱)     急忙忙赶主人飞往前奔,

四官兵  (内同白)   找贼呀!

鄢贵   (白)     哎呀。

     (唱)     那一旁又来了兵马一群。

     (白)     且住,那旁来了一枝人马,好似游击宗礼同那冯莲芳的样儿,待我闪在一旁躲避躲避。

(四官兵捆李兴同上,冯莲芳、宗礼同上。)

宗礼   (唱)     追海贼昼夜里全无踪影,

冯莲芳  (唱)     猛抬头又只见树林藏人。

     (白)     宗叔父!

宗礼   (白)     贤侄女!

冯莲芳  (白)     你可看见大树林中藏得一人?

宗礼   (白)     恍惚看见,莫非是走散的海贼?

             众兵丁快去搜寻!

四官兵  (同白)    是。

(四官兵同扯鄢贵。)

四官兵  (同白)    禀将军:捉住了一个水贼!

鄢贵   (白)     哎,宗老爷,冯姑娘,我不是水贼!

宗礼   (白)     你是什么人?

鄢贵   (白)     我是鄢贵,乃是鄢府家丁。我都见过的,难道忘怀了?

宗礼、

冯莲芳  (同白)    不错是他。

宗礼   (白)     啊管家,不跟随大人,为何躲在树林?

鄢贵   (白)     大人被你的百姓,鸣锣放炮,前来打抢,逼得往山路去了。命我前来雇轿,故而落后。看见你们不好意思相见,因此藏在林中。

宗礼   (白)     怎么鄢大人被百姓逼往山路去了?

鄢贵   (白)     正是。

宗礼   (白)     哎呀呀,这还了得。冯姑娘烦你同我前去山路,若遇水贼,也好拿获。

冯莲芳  (白)     年伯既是这样说,也罢,我就化些功夫同你走一遭。

宗礼   (白)     众兵丁,快向山路追赶!

     (唱)     我奉命为武将原是坐镇,

冯莲芳  (唱)     一半是追海贼一半帮亲。

(〖内喊声〗。)

宗礼   (白)     啊!

     (唱)     又只见山谷中人马滚滚,

冯莲芳  (唱)     銮铃响马蹄忙荡起飞尘。

     (白)     宗年伯!山谷之中来了一群兵马,好像官兵模样。莫不是海寇假扮官兵前来抢劫的罢?

宗礼   (白)     正是,我们快快退回去!

冯莲芳  (白)     咳,宗年伯,你好胆小!叫兵丁押着李兴躲在小沟之内,你我埋伏在树林之中,等他到来,一齐杀出。纵然不能斩尽杀绝,也能擒他几个贼头,岂不是大大功劳?

宗礼   (白)     贤侄女说得有理。

             鄢管家烦你同众兵丁押着李兴山谷中躲藏片时!

鄢贵   (白)     遵命。

李兴   (白)     老爷,放了我吧!我也帮助你拿贼。

冯莲芳  (白)     放你妈的屁!还不快走?

宗礼   (白)     押好了!

     (唱)     快将这李兴儿山谷藏隐!

(四官兵、鄢贵押李兴同下。)

冯莲芳  (唱)     凭胆量擒贼寇埋伏山林。

     (白)     埋伏了!

(四上手、四官将、戚勇、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唱)     为军务走了些崎岖路径,

             往江南到严州暗探军情。

     (白)     本督戚继光。自离蓟州陆路而来,闻听严州府淳安县有贼劫抢,因此由山路而来,暗探贼情。难保无有贼匪躲藏。

             众将官!

四上手、

四官将  (同白)    有。

戚继光  (白)     小心提防!

     (唱)     我夫人她纵有梁氏本领,

             哪知道陆地上盗贼纷纭?

             绕山岗为的是访查路径,

             破海贼必须要大出奇兵。

宗礼、

冯莲芳  (同白)    呔,贼寇休走!

(戚继光、戚勇、四上手、四官将同惊。)

戚继光  (白)     果有贼寇。

(戚继光杀,戚继光、冯莲芳同起打,戚继光败下,冯莲芳追下。戚继光、冯莲芳连环同上架住。)

戚继光  (白)     贼寇休要动手!

宗礼、

冯莲芳  (同白)    贼寇休想逃生!

戚继光  (白)     本督见你武艺不凡,为何落草为寇?

宗礼、

冯莲芳  (同白)    唗!胆大强盗,冒充官兵反来问(本府)(姑娘)么?

戚继光  (白)     本督乃新任镇海大将军戚继光。

宗礼   (白)     哎呀呀,原来是大将军到了!游击宗礼不知,死罪死罪!

冯莲芳  (白)     且慢!待我来问问他,不要被他哄了,中了他的计。

             既是戚大将军为何不带队伍而来?

戚继光  (白)     本督在蓟州奉旨升调而来,还未到任。因此没有带多少兵将。

冯莲芳  (白)     哦,你真是蓟州总镇戚继光么?

戚继光  (白)     正是。

冯莲芳  (白)     哎呀,又是我的年伯来了。

戚继光  (白)     你是谁家女子,认我年伯?

冯莲芳  (白)     你老忘记了,我父名叫冯如松,做过雁门关参将。

戚继光  (白)     哎呀呀不错了,果然是冯家姑娘。前数年在雁门关见过,一别许久,不料长的这般女英雄一样。

冯莲芳  (白)     可不是吗?说起来我还记得些。

宗礼   (白)     且住!冒犯大将军,这便怎处?

(宗礼跪。)

宗礼   (白)     宗礼不知节钺降临,望乞恕罪!

戚继光  (白)     哦,你是严州府镇标游击?

宗礼   (白)     正是。

戚继光  (白)     请起讲话!

宗礼   (白)     多谢大将军!

戚继光  (白)     你们因何在此埋伏,说与我知!

宗礼   (白)     容禀:

     (唱)     因徐海架去了海瑞县令,

             百姓们又逼走鄢大人懋卿。

戚继光  (白)     原来如此。但不知冯贤侄女为何也来帮助前来拿贼?

冯莲芳  (白)     不瞒年伯说,我呢本有些武艺。只为命运不好,没有出阁,因被本县海父台作合,将我许……

(冯莲芳害羞。)

戚继光  (白)     许什么?

冯莲芳  (白)     宗年伯,你该晓得!

宗礼   (白)     禀大将军:海瑞为媒,许配秀才顾慥为妻,堂上交拜,海县令派执事鼓乐送回。彼在中途闻听顾慥家中被海贼徐海劫抢,因此冯小姐夺了棍棒追赶抢强盗,现在擒住海贼李兴在此。请大将军发落!

戚继光  (白)     原来如此,本督正要访查海贼的虚实。既然擒住一贼,可带来本督讯问!

宗礼   (白)     是。

             众兵丁,将李兴押近前来!

(四官兵内同应,四官兵押李兴同上,鄢贵随上。)

四官兵  (同白)    禀大人!此贼名叫李兴,真是力大无比。

戚继光  (白)     李兴,你是哪里人氏?为海寇几年?一一照实说来,本督便不杀你!

李兴   (白)     大人哪!

     (唱)     我本是淳安县卖柴百姓,

             都只为指引路顾家抢亲。

(鄢贵惊,背语。)

鄢贵   (白)     不错是他指路。

李兴   (唱)     又恐怕鄢大人差传拿问!

             投海寇未数日句句实情。

戚继光  (白)     原来如此。

             宗游击!

宗礼   (白)     大人!

戚继光  (白)     你说此人力大无比,我看他是个浑沌无用之徒,杀之无益。不如留他以贼攻贼,你看如何?

宗礼   (白)     老元戎高见,定然不差。

戚继光  (白)     此亦军家常用之计也。

             啊贤侄女!

冯莲芳  (白)     年伯!

戚继光  (白)     你乃女中英雄,实属可敬。但是婚姻大礼,不可缺陷,你可将这李兴押去,交淳安县丞收禁监中,候令定夺。小姐速回府第,完成花烛!三日之后,可否前来本督宁波军前帮助剿贼,以继尊大人之志?

冯莲芳  (白)     侄女遵命!

     (唱)     谢年伯多夸奖把儿抬爱!

(四官兵押李兴同下。)

冯莲芳  (唱)     不负我女英雄闺中奇才。

(冯莲芳下。)

戚继光  (笑)     哈哈哈!

     (唱)     冯年兄有此女勇名还在,

             冯三元想不如闺阁裙钗。

鄢贵   (白)     小人还要求大将军,救全我老爷回衙!

戚继光  (白)     啊!此人是谁?

宗礼   (白)     鄢懋卿大人的家丁名叫鄢贵。因鄢大人巡监,被淳安县百姓逼走山路,因此寻找到此。

戚继光  (白)     既是鄢大人被百姓逼走山路,谅他去也不远,山路崎岖,恐遇海寇,必被抢劫。就此追赶前去,捉拿水寇,救回县令海瑞人等便了。

     (唱)     想海寇他必在山中藏匿,

             鄢大人走山路恐被贼擒。

(众人同下。)

【第八场】

(书童、顾慥同上。)

顾慥   (念)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白)     学生顾慥。真是命犯凶煞,好容易托魏应科访聘汪宏之女为妻,被海瑞断与冯三元去了,却将冯莲芳配与我为婚。夫妻当堂交拜,命冯三元汪宏在县令执事人等送至我家,完成花烛。行在半路,闻听家中被海寇抢劫金银,我埋怨莲芳是八败星,那个恶丫头跳下轿来,夺了棍棒,竟自赶贼去了。表岳丈与大舅冯三元十分着急,差了家丁前去保护去了,许久不见回来!我瞧人若是讨了冯莲芳丫头为妻,主持家务倒是好的。不免请汪宏、冯三元来商议商议。

             来!

书童   (白)     有。

顾慥   (白)     请汪大人、冯舅爷出来!

书童   (白)     请汪大人、冯舅爷出来。

(汪宏、冯三元同上。)

汪宏   (念)     棋下一着错,

冯三元  (念)     官断三生缘。

汪宏、

冯三元  (同白)    赶去保护,可有信息回来否?

顾慥   (白)     大人,贤舅!金银丢了却不要紧,就是姑娘这件事我在这里着急呀!特请二位出来商议,商议!

冯三元  (白)     姐丈但请放心!家姐得先父传授武艺,可敌数百人。纵遇见贼寇,管保无伤。

顾慥   (白)     哎呀,哪有这般武艺?

汪宏   (白)     舍侄女不但武艺精通,而且心雄胆壮,敢作敢当。贤契只管放心,想必就要回来。

顾慥   (白)     奇呀,这样说来,倒是我有福气了。

(众家丁同上。)

家丁甲  (念)     天凑喜事降,贵人得胜归。

     (白)     禀相公:小人等前去保护小姐,追到山中帮助宗老爷拿住一贼。又遇见大将军戚继光十分夸奖,叫小姐回来听候奖赏。差小人们飞跑回来,送个喜信。

顾慥、
汪宏、

冯三元  (同白     )哦,小姐得胜回来了?

家丁   (白)     是。

顾慥   (白)     妙哇,快快迎接!

家丁甲  (白)     是。

             下面听者!你们收拾洞房,快去迎接新人!

(冯莲芳上。)

冯莲芳  (唱)     辞别了戚将军心中荣耀,

             步匆匆来到了顾家窝巢。

冯三元  (白)     姐姐回来了!

汪宏   (白)     贤侄女辛苦了。

顾慥   (白)     小姐受累了。

冯莲芳  (白)     没有什么,有劳挂心!

顾慥   (白)     请进请进。

             使女们,快来伺候!

众使女  (内同白)   来了。

(众使女同上。)

众使女  (白)     小姐回来了。

汪宏   (白)     啊侄女,你是怎么擒贼,又遇戚大将军?说来大家一听。

冯莲芳  (白)     这话说起来真真好笑。我跳下轿来,赶出三十多里路,遇见宗游击与贼战不得胜,是我帮他捉了一个大力贼将,叫做李兴。

汪宏   (白)     好胆量!

冯莲芳  (白)     可惜其馀架着海太爷去了。

汪宏、

冯三元  (同白)    海瑞怎么碰着海贼,被他们架去的呢?

冯莲芳  (白)     太爷因我表妹被劫,出城赶救。

汪宏、

冯三元  (同白)    哎呀呀,哪个表妹?

冯莲芳  (白)     不要拉,让我说!

汪宏、

冯三元  (同白)    快讲!快讲!

冯莲芳  (白)     就是姑爹家中彩霞表妹,被海贼抢了去了!

汪宏   (白)     吾女被水贼抢去了?

冯三元  (白)     表妹被水贼抢去了?

冯莲芳  (白)     真抢去了,还是假的不成么?

汪宏、

冯三元  (同白)    哎呀!

(汪宏、冯三元同僵。)

冯莲芳  (白)     我急同宗年伯追赶去了——

(冯莲芳看。)

冯莲芳  (白)     哎,姑爹你、你、你怎么啦?

顾慥   (白)     哎呀,舅爷也昏过去了。

冯莲芳  (白)     哎呀哎呀兄弟呀,你也跟着吓唬我吗?

(冯莲芳扶冯三元。)

冯三元  (西皮导板)  听此言不由我三魂飘渺!

     (白)     表妹呀!

     (唱)     平地里起风波水湧蓝桥。

冯莲芳  (白)     好了,好了,兄弟醒过来了。待我看看姑爹。

             不好了,姑爹!姑爹!

(冯莲芳掐汪宏人中。)

汪宏   (白)     哎呀!

冯莲芳  (白)     好了。

汪宏   (白)     掐得我嘴疼,

     (唱)     想女儿在绣阁我来时尚好,

             却怎么被海寇抢劫而逃?

汪宏、

冯三元  (同白)    你要想个主意搭救表妹才好!

冯莲芳  (白)     我也没有法子,只好是姑爹赶紧回家,问个明白,打点主意相救表妹便了。

冯三元  (白)     哎呀表妹呀!

汪宏   (白)     唉,本是遵了海父台之命,送你回家完成花烛的。今我不能久留,我要回家办理我女儿之事去了。

(汪宏哭。)

冯莲芳  (白)     哎,我倒忘了,我还是个新娘子哩。

(冯莲芳羞。)

冯莲芳  (白)     哎,好臊,好臊。

顾慥   (白)     事已至此,哭也无益。就请老大人在我家消停片时,吃了喜酒再去!

汪宏   (白)     等不得了,我去也。

     (唱)     年半百只一女爱如珍宝!

             忙回家去查问寻找多姣。

(汪宏下。)

冯三元  (白)     姐姐呀!

     (唱)     好容易遂心愿结亲姑表,

             岂忍得拆散了凤友鸾交。

     (白)     哎呀姐姐呀,兄弟本应该在此伺候花烛。无奈表妹之事,姑母待我恩重如山,岂有坐视不理。我要往姑母家中打听信息去了!

(冯莲芳作羞态。)

冯三元  (白)     告辞了。

     (唱)     慢说是为婚姻美玉失掉,

             便是她遭劫抢也该去瞧。

(冯三元下。)

冯莲芳  (唱)     他姑侄悲切切连忙去了,

             却叫我无主张心中暗焦。

     (白)     哎呀,他姑侄二人是送亲来的人哪,这都走了,一个黄花闺女怎么好意思洞房花烛哇?

顾慥   (白)     小姐请入洞房!

冯莲芳  (白)     咳,我想人生在世,须要烈烈轰轰,花烛不花烛有什么要紧哪!

顾慥   (白)     啊小姐,这正是要紧的事啊。

冯莲芳  (白)     我已蒙年伯戚继光委差押送李兴收监,三日后叫我到军前立功。我如今已将李兴交于赵二衙收监了,怎么好意思花烛三日才走哇?此时何不赶到宁波大将军营中报效,帮助他剿捕海寇,救我表妹,岂不是名扬后世吗?

顾慥   (白)     哎呀小姐,断断去不得!

冯莲芳  (白)     呸,你好累赘!

     (唱)     做夫妻不过是百年名号,

             结花烛与成亲何在今朝?

             让我去显奇能何等荣耀!

顾慥   (白)     小姐呀!

     (唱)     好时光休错误琴瑟和调。

     (白)     哎呀小姐,这是你我终身之事,定要洞房成亲,断断不可远行!

冯莲芳  (白)     哦,你一定要洞房成亲?

顾慥   (白)     自然是周公之礼。

冯莲芳  (白)     也罢,就到洞房中去。

顾慥   (白)     请!

冯莲芳  (白)     走哇,

     (唱)     说什么入洞房令人可笑,

             好夫妻哪在乎衾枕之交。

顾慥   (白)     请进!

冯莲芳  (唱)     只见这床帐中十分精巧,

             无奈我心儿里不在这条。

顾慥   (白)     丫鬟们,拿酒来斟上!规矩礼行要放好些!

冯莲芳  (白)     我不晓得规矩礼行,快拿酒来我二人喝便了!

顾慥   (白)     是是是,快斟酒来!

丫鬟   (白)     恭喜相公小姐,请饮交杯酒!

顾慥   (白)     小姐!

     (唱)     我细想这姻缘福份非小,

冯莲芳  (唱)     今日是好良宵沉醉酕醄。

     (白)     看大杯请相公吃了。

顾慥   (白)     哎呀小姐,你好高兴,我饮我饮。

冯莲芳  (唱)     劝郎君且把这几杯饮了。

(顾慥饮。)

冯莲芳  (唱)     醉三分也好去凤友鸾交。

顾慥   (白)     小姐,我的量小,已经醉了。请睡去罢!

冯莲芳  (白)     交杯酒也吃了,你去睡罢。

顾慥   (白)     哎,请小姐先上床!

冯莲芳  (白)     哎,请你先睡,我还有事呢。

顾慥   (白)     得罪了!

(顾慥脱衣。)

顾慥   (唱)     我好比会巫山襄王容貌,

             却好似上秦楼跨凤吹箫。

(顾慥入帐。)

冯莲芳  (白)     咳!

     (唱)     可笑他上牙床中吾圈套,

             叫丫鬟备路费去冲波涛。

     (白)     你们二人都来呀!

丫鬟   (白)     是。

冯莲芳  (白)     我说话哪一个不听,我先打哪一个。

丫鬟、

春秀   (同白)    小姐吩咐怎敢不听?

冯莲芳  (白)     我如今要往宁波府戚大将军那里立功报效,你快收拾银子路费来。快去!

丫鬟   (白)     是。

(丫鬟下。)

冯莲芳  (白)     你叫什么名字?

春秀   (白)     我叫春秀。

冯莲芳  (白)     看你聪明伶俐,也走得动,你就跟吾去!

春秀   (白)     是。

(丫鬟上。)

丫鬟   (白)     小姐银子有了。

冯莲芳  (白)     春秀把银子拿好。

春秀   (白)     是。

冯莲芳  (白)     丫鬟听我吩咐!我同春秀去往军前杀贼立功。令你假装我不要做声,爬上床去与相公睡了。倘若相公知觉起来问你,你就说我往宁波府投军去了,叫他只管放心!我做了官,必然回家相会。

丫鬟   (白)     是。

冯莲芳  (白)     春秀,随我走罢!

     (唱)     想人生转瞬间光阴如跑,

             奇肯在洞房中酒色暗消。

             立一个盖世名后人知晓,

             也不枉天生我女中英豪。

(冯莲芳、春秀同下。)

丫鬟   (白)     妙哇!

     (唱)     这件事凑油瓶算我合巧,

             乐得个上牙床尝尝辣椒。

(丫鬟上床,顾慥、丫鬟同出帐,丫鬟低头。)

顾慥   (白)     小姐呀!

     (唱)     多谢你好风流滋味才晓,

             出罗帏重梳妆细看娇娇。

     (白)     呸呸呸,你怎么大胆跑上我的床来?

丫鬟   (白)     冯姑娘带着春秀往宁波府戚大将军营中去了。叫我不要做声上床陪陪你。

顾慥   (白)     呸,好无廉耻!哎呀且住,看冯小姐这般行为,真乃女中丈夫,将来必有名望,也是我顾慥的体面。我不免赶到宁波府陪伴与她,岂不是好?就是这个主意。

             丫鬟!

丫鬟   (白)     在。

顾慥   (白)     收拾路费,我也要往宁波去了。

丫鬟   (白)     哎呀,咱们方才成亲,你就出外,叫我如何舍得呀!

顾慥   (白)     呸,快去收拾!

丫鬟   (白)     哎呀呀,你好没良心哪。

(丫鬟下。顾慥换装,丫鬟取包裹上。)

顾慥   (唱)     想当年梁红玉成名不小,

             我要学韩世忠同立功劳。

(顾慥、丫鬟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

(四喽兵同上,海瑞骑在喽将肩上,徐海上。)

海瑞   (唱)     胆大贼敢抬官瞎走乱奔!

             全不知犯王法任意横行。

             须知我海老爷也有本领,

(海瑞打喽将头。)

喽将   (白)     哎呀,我受不了了!

(喽将跌倒。)

海瑞   (白)     啊!

     (唱)     岂惧你水中贼虾须鱼鳞。

徐海   (白)     众将,来在什么所在?

喽将   (白)     熊耳山。

徐海   (白)     离淳安县多少路了?

喽将   (白)     走了一百馀里了。

海瑞   (白)     哎呀,走得好快!

徐海   (白)     海太爷,你看山路崎岖,四顾无人,你若归顺孤家,同归海岛。保你一生富贵!

海瑞   (白)     好强盗哇!

     (唱)     听此言怒冲霄火烧双鬓,

             你把我海刚峰当作何人?

             虽然是百里侯朝廷勅命,

             秉忠心作郎官上应天星。

     (白)     胆大徐海,本县久知你是个豪杰。不幸在那金鳌岛上,兴风作浪,违反天条,今日既被本县拿住……

徐海   (白)     我倒被他拿住了?

海瑞   (白)     你就该俯首归降,方是正理。怎么反叫我归降你海贼,你岂不是罪上加罪?

     (唱)     似这等反叛言令人可恨!

             今被擒还敢来唐突我身。

             好哀求保安生改过归正!

徐海   (笑)     哈哈哈哈!

     (唱)     听此言不由我大笑连声。

     (白)     哈哈海太爷,你倒会说大话,怎么我倒被你捉拿了?

海瑞   (白)     你们这些强盗,既不被我拿住,为何还在陆路爬走?

徐海   (白)     这是你被我劫抢而来,已离淳安县一百馀里了。你可知道俺海中金鳌岛上的景致?

海瑞   (白)     哎,强盗,不过是狗洞鼠穴而已。

徐海   (白)     俺这岛上有长生之草,四季不谢之花。你若肯去,那颗丞相大印付你执掌,真是活神仙一般,快乐无涯。岂不胜你在淳安县做那穷知县么?

海瑞   (白)     好贼子!

     (唱)     犯天条夸什么海岛风景,

             造谣言怎能够惑乱我心。

             如不降我和你拚个性命!

(海瑞捆徐海。)

海瑞   (白)     贼子!

徐海   (白)     呔!

海瑞   (唱)     你休想波浪中再去存身!

徐海   (白)     呔,海瑞!

     (唱)     今日乃用武地休想任性!

海瑞   (白)     好贼子,你杀了我罢!

(海瑞碰头,徐海怒,按剑。)

徐海   (唱)     且叫你试一试跨下的青锋。

     (白)     呔,海瑞!你真不怕死么?

海瑞   (白)     呀呀呸!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大丈夫生在世上,生而何欢,死而何惧?

     (唱)     你不是虬髯公海上名正,

             比不得钱缪王归附朝廷。

徐海   (唱)     我看他忠勇志令人可敬,

             要杀他却叫我又不忍心。

     (白)     海太爷,非是我不来杀你,只因爱你是个清官。

海瑞   (白)     既知我是清官,就该归顺!

徐海   (白)     非也,我如今情愿把金鳌岛王让位与你,我同众将称臣,扶保你海中为王,共享富贵。你看如何?

海瑞   (白)     越发胡说了!

(徐海下拜。)

徐海   (唱)     我情愿学唐尧让位虞舜,

             君请上受我拜俯首称臣。

海瑞   (白)     哎,好逆贼呀!

     (唱)     你休想诱骗我身入贼境,

             海刚峰岂是那不忠之人。

     (白)     徐海,我对你实说了吧,你休要妄想!海太爷赤胆忠心,威武不屈,岂是富贵所动摇的。你若不信,快快把我杀了,破出了我的肝胆来一观,便知不能从贼之志。

徐海   (白)     孤家也是个义气男儿,也曾对天发咒立誓,不杀清官好人。

海瑞   (白)     你既不杀清官良民,若肯归顺,我能保你不死。

徐海   (白)     咳,海太爷!孤家自知严嵩当道专权,即看破功名来在海岛为王。今日再三劝你不信,也是你我无缘聚首,我等怕了你的忠正了,请走罢!

     (唱)     我和你三生石无有缘份,

             你回县我回海各奔前程。

海瑞   (白)     住了!

     (唱)     你抢了汪家女休想逃遁!

             快交还方免你现实罪行。

     (白)     啊徐海,你抢了汪太宰之女,快快交还海老爷,免你一死!

徐海   (白)     汪小姐孤家已派人送回海岛去了,自有汪夫人送金银来赎取,不与你相干。快请走罢!

海瑞   (白)     不还我汪小姐,你休想逃走!

徐海   (白)     海太爷,孤真真怕了你了。

     (唱)     我也曾见过了多少拗性,

             没见过海太爷这样无情。

海瑞   (白)     你快还我汪小姐来呀!

徐海   (白)     唉!

     (唱)     且暂别容后会算我怕狠,

海瑞   (白)     你往哪里去?

徐海   (白)     我回海岛,你我后会有期。

海瑞   (白)     不还我汪小姐,你想逃走!万万不能。

徐海   (白)     海太爷!

     (唱)     但愿你做清官步步高升!

(徐海摔海瑞,下。)

海瑞   (白)     海贼休走!

     (唱)     只见他慌张张如飞而奔,

             顷刻间被树遮不见一人。

     (白)     可惜可惜,不曾拿住他,被他逃走了。不免赶上前去,寻个机会,救回汪小姐便了!

     (唱)     事到此必须要主意拿稳,

             学一个定军山老将才能。

     (白)     徐海休走!

(海瑞下。)

【第十场】

(二院子、众丫鬟、秦氏同上,鄢懋卿背箱上。)

鄢懋卿  (白)     慢些走哇!

秦氏   (唱)     走了些崎岖路剑峰峡岭,

(鄢懋卿丢银子。)

秦氏   (唱)     是鬼道少庄村并无人行。

             我只得强挣扎把路来奔,

(鄢懋卿丢银子。)

秦氏   (唱)     为什么还不到严州府城?

(秦氏坐地。)

秦氏   (白)     哎呀,我实在走不动了。

鄢懋卿  (白)     哎呀,我实在背不动了。待我看看箱内有多少金银?只剩下一两锭金元宝了,白费我一场之难,金银都丢完了。原来只剩这个箱子沉重了。

秦氏   (白)     你这叫做孙猴子端辣椒,费力不落实。

鄢懋卿  (白)     可不是吗。

秦氏   (白)     我来问你,到底到严州府还有多少路?

鄢懋卿  (白)     我哪里知道路之多少。

             你们可晓得?

二院子  (同白)    小人们也不晓得。

鄢懋卿  (白)     完了,都不知道路径,只顾瞎跑。倘若山中跑出一个大老虎来,那休想活命了。

秦氏   (白)     哎呀,可吓死我了!老爷,快把箱子丢了,背着我走吧!

鄢懋卿  (白)     待我来背你!

(鄢懋卿背秦氏。)

鄢懋卿  (唱)     三十年寒窗下读书学问,

             今日里头一遭见鬼见神。

秦氏   (唱)     我和你美夫妻鸳鸯交颈,

             要看这万难中方算是真。

(四喽兵、徐海同上。)

徐海   (白)     且住!那人背一美貌妇人。

             众喽兵,抢!

四喽兵  (同白)    看刀!

鄢懋卿、

秦氏   (同白)    哎呀有了强盗了!

(徐海、四喽兵同杀二院子、众丫鬟。)

鄢懋卿  (白)     好强盗,竟自动手杀人!

徐海   (白)     呔,俺乃金鳌大王,你是什么样人,背着妇人山路而走?必是奸情淫奔,拐来妇女。

鄢懋卿  (白)     哎、哎、哎大、大、大王爷爷我、我、我是鄢懋卿。

秦氏   (白)     我们是总理监政的家眷,你不要劫抢!情愿送你些金银,让我们走路!

徐海   (白)     孤家乃是公平大王,不做奸淫匪类,原为金银而来。谅你身边现在没有,请夫人到我海岛居住几天,等鄢大人取纹银廿万前来赎你就是。

鄢懋卿、

秦氏   (同白)    大王,这却使不得呀!

徐海   (白)     啊!

     (唱)     不怕你口悬河飞天本领!

             撞着孤要逃脱只怕不能。

鄢懋卿、

秦氏   (同白)    哎呀大王啊,我们有无数金银寄在别处,你且在此等候,我们去将银子搬来,奉送就是。

徐海   (白)     住了!

     (唱)     这时候夸豪富谁肯相信?

海瑞   (内白)    呔!贼寇休走!海老爷赶来了。

徐海   (白)     不好了,海疯子又赶来了!快将美妇人背起快走!

鄢懋卿、

秦氏   (同白)    大王饶命啊!

徐海   (白)     众喽兵!

     (唱)     快背起美妇人留下鄢懋卿。

(徐海三拉踢鄢懋卿倒,背秦氏下。鄢懋卿起追,走圆场。海瑞上,海瑞、鄢懋卿同走圆场。)

海瑞   (唱)     海老爷今日里定把忠尽,

             叫海贼休逃脱早早投诚!

(海瑞碰倒鄢懋卿,海瑞抓起鄢懋卿,乱打乱骂。)

海瑞   (白)     好水贼,你敢来在旱地闹事?

鄢懋卿  (白)     哎呀,大、大、大王爷呀,打死了我,我也要求你放了我的夫人哪!我多多送你金银就是了。

(海瑞怔。)

海瑞   (白)     啊,你是什么人?

鄢懋卿  (白)     我叫鄢懋卿,大王爷爷呀!

海瑞   (白)     啊,鄢大人你怎么来到此地?为何叫我大王呀?

鄢懋卿  (白)     你是何人哪?

海瑞   (白)     我是淳安县知县海瑞。

(海瑞、鄢懋卿对看。)

鄢懋卿  (白)     哎呀呀!

海瑞   (白)     哈哈哈!

鄢懋卿  (白)     海太爷,百姓传说你被海寇抢去了,怎生来到此地?

海瑞   (白)     卑职是追贼来的,并未被贼擒去。

鄢懋卿  (白)     你没被贼擒去,我的夫人被贼抢去了。

海瑞   (白)     什么时候抢去的呢?

鄢懋卿  (白)     方才抢去了。

(鄢懋卿哭。)

海瑞   (白)     如此一同赶上前去!

鄢懋卿  (白)     有劳了!

     (唱)     真是我鄢懋卿走了鬼运,

海瑞   (白)     大人!

     (唱)     连累我淳安县闹个不清。

(〖内虎啸声〗。)
鄢懋卿、

海瑞   (同白)    哎呀猛虎来了!

鄢懋卿  (唱)     吓得我战兢兢魂飞无影,

             山谷中出猛虎口似血盆。

(虎形上。)

鄢懋卿  (白)     哎呀观音大士,吃了海瑞留下我吧!念弟子是个清官哪。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菩萨呀!

海瑞   (白)     好孽畜啊!

     (唱)     求什么南海佛前来渡命!

             海刚峰心无愧在天神灵。

(虎形扑。)

海瑞   (白)     好孽畜,竟敢来呀!

(海瑞、鄢懋卿同跑下,虎形跳下。)
(完)


浏览次数:1401 ┊ 字数:1万7315 ┊ 最后更新:2023-11-22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