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彩舆》【七本】

主要角色
海瑞:老生
冯莲芳:旦
鄢懋卿:净
戚继光:老生
顾慥:丑

情节
冯莲芳、鄢懋卿二人闯入内堂求赦戚勇,戚继光仍不允。冯莲芳巧为解说,戚继光方悔,将人情卖与鄢懋卿,传令释放戚勇,重责四十。仍使持令箭往四镇调兵。并委冯莲芳以五品衔,率乡兵乘战船镇守宁波。张青原配赵咏香,为赵文华之女,因张青不附奸党,二人不和。赵咏香乃与王三通奸,张青之弟张矩乘二人欢会,前往捉奸。二人踰墙呼救,海瑞见张矩持刀追来,使认擒之,带回衙中审问。顾慥寻妻,路遇冯三元带银往赎汪彩霞,二人并为徐海所执。徐海劝降,顾慥候机逃走。戚夫人被海风吹至孤燕岛,与秦氏、汪彩霞相遇,遂将二女救回。顾慥一路乞食,胡宗宪之子胡宁夺其残羹,又剥其衣。顾慥正彷徨无计,忽与冯莲芳相遇。冯莲芳因军令在身,使顾慥往海瑞衙中暂住,然后领兵到海口。适王汝贤追戚夫人至此,冯莲芳放过戚夫人,踢王汝贤落水,王汝贤使水卒凿船,生擒冯莲芳回岛。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九集:伍月华藏本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83.8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家将、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唱)     为国家行军法事所当应,

             鄢懋卿为什么来闯辕门?

             我谅他相会事并无要紧,

             今暂且退节堂回避此人。

     (白)     可笑鄢懋卿礼仪不知,空为大臣。本督节堂办事,岂有竟闯辕门而入之理?实乃无味。

(中军上。)

中军   (白)     哎呀呀,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禀大将军:鄢大人不容分说,竟带一个行凶女子闯入内室,中军拦挡不住,只得先来跪禀将军知道。

戚继光  (白)     啊!岂有此理!

(鄢懋卿、冯莲芳同上。)

鄢懋卿  (唱)     海刚峰怂恿我失仪营救,

冯莲芳  (唱)     不匆忙怎救得戚小将军。

戚继光  (白)     鄢大人失迎了,请坐请坐!

鄢懋卿  (白)     有坐有坐!

冯莲芳  (白)     戚年伯,您哪好大眼睛,侄女在这儿请安,您老也不瞧瞧!

戚继光  (白)     哎呀呀,冯家侄女为何也来了?

冯莲芳  (白)     年伯您哪在淳安县叫我回家花烛,三日后来宁波大营,前来相见。我回去这么一想啊,是帮年伯杀贼的事大,故此不等完成花烛,我就连夜赶到此地。指望热热闹闹杀贼立功,岂知年伯见面这样的冰心冷骨啊!

戚继光  (白)     非也,我因有事在心,又未知贤侄女来到,所以失敬。请坐!

鄢懋卿  (白)     哎呀呀,冯姑娘此刻并非谈家务之时,只请教大将军要斩少爷,为了何事?

冯莲芳  (白)     不错的,我险险乎忘记了这件大事。请问年伯,为什么要斩世兄呀?

戚继光  (白)     调催兵将不到,迟误日期,理当取斩。

鄢懋卿  (白)     啊大将军,虎毒不吃子,看下官薄面,饶恕少君这次!

戚继光  (白)     岂有此理!大人,这军政非比盐政,军法不肃,将出无功。可知孙武子演阵斩姬,诸葛亮街亭执法。此时水贼正是猖獗,若徇私护短,怎能平寇成功?岂不辜负朝廷圣恩?

鄢懋卿  (白)     是啊,大将军之意,无非要学穰苴斩庄贾而立威望。

戚继光  (白)     唉,大人此言,非知我心也。

     (唱)     为将者必须要智勇忠信,

             我并非立威望以杀为能。

             蒙圣恩身授这节度重任,

             故所以不得不大义灭亲。

鄢懋卿  (白)     呵呵,依大将军之言,你是要做个齐易牙杀子媚君了?

戚继光  (白)     啊!

     (唱)     听此言恼得我双眉皱紧,

             戚继光岂肯做杀子媚君!

             我和你文武官各有应分,

             劝尊驾少开言休闹军门!

冯莲芳  (白)     哎,鄢大人,你真是不会说话呀!

     (唱)     难怪说鄢大人又奸又蠢,

             要紧事信口中讲古比今。

     (白)     啊大人,你这又不是在严太师门下,讲今比古,颠倒是非,好求升官。

鄢懋卿  (白)     这是什么话?

冯莲芳  (白)     如今我们乃是来给戚世兄求情,又非为自己之事,你何不说几句好话?难道戚年伯好意思不赏脸释放公子吗?要放出这么一点臭屁来!

鄢懋卿  (白)     咳!

冯莲芳  (白)     冲得年伯脑袋疼还不要紧哪,连胡子都熏得直了。你这不是救人,算是来怄气了。还不跪下赔不是吗?

鄢懋卿  (白)     冯小姐言得是。

             大将军,下官跪下了。

     (唱)     这是我言语间说话不逊,

             大将军须恕过世兄罪名!

戚继光  (唱)     快请起休失了同僚之份!

             为无知小奴才得罪大人。

     (白)     哎呀大人哪,非是下官忍心斩子,不听尊言。乃兵法事大,攸关重要,此事断难从命,望大人见谅!

鄢懋卿  (白)     军旅之事,下官本来不该僭越求情,因见世兄少年英俊,乃当世有用之才,斩之可惜。是以冒昧恳求,惟乞赏准释放,从轻发落!

冯莲芳  (白)     是啊,有用之才杀不得。再说戚年伯半世功名,一生劳苦,只有世兄一子啊。

(戚继光点头。)

冯莲芳  (白)     自古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今日斩了世兄,就算绝了后代,年伯就算不孝也。我想忠孝二字并立,不孝就是不忠,自古来求忠臣,与孝子之门,均此谓也。

(戚继光叹气。)

鄢懋卿  (白)     是啊,冯小姐说的话很有道理,请大将军再思再想!

冯莲芳  (白)     你怎么来?我说话你打搅,我还没说完呢。

鄢懋卿  (白)     请说完,请说完!

冯莲芳  (白)     况且斩子乃是天下第一忍心之人的行为,所以管仲对齐桓公说,人情莫如父子,易牙杀子奉君,异乎人情,不可重用。今日年伯本因军务,欲斩世兄,乃是忠心灭亲,并非你忍心沽名。有知者的说是尽忠保国,不知者还说戚大将军杀子媚君。这本是一句好话,叫鄢大人口中一说呀,比屁还臭,因此惹年伯动气。

鄢懋卿  (白)     哈哈哈,冯小姐说的是啊,派世兄调兵,大将军并没发给文凭,焉能听其指挥?大人三思!

戚继光  (白)     大人此言差矣!比如临阵杀贼,困于路中,身旁并无印信文凭,难道说就不差人求救么?况戚勇乃吾亲生之子,世袭男爵,军令如山,何用文凭?调兵不到,无智无能,斩之何亏?

冯莲芳  (白)     唉,鄢大人,你呀好像他妈的一个乱头乌鸦。

鄢懋卿  (白)     怎讲啊?

冯莲芳  (白)     开口就祸,真不说理。

鄢懋卿  (白)     怎么不说理?

戚继光  (白)     女子家不懂时事,大人莫怪!

鄢懋卿  (白)     唔,真不懂事!

冯莲芳  (白)     呣,我不懂事,你瞧见有几个不用印信文凭能够调动大兵?那便有印信文凭差人前去,还有个信陵君窃符救赵之疑啦。讲到父子不用文凭调兵,又有个汉刘处子弄父权之弊。喜得你是做文官的,若是做武将啊,必然骄傲自用,是第二个街亭马谡了。

戚继光  (白)     哎呀!

     (唱)     听此言真好似闻雷惊醒!

             为大将我岂可以己存心。

     (白)     贤侄女,你这片言语甚好,是谁教你说的?

冯莲芳  (白)     哈哈,我还用人教我?不瞒年伯说,当初先父在世,把一部孙武子兵书明解教我,倒背如流。不但这句话算是通权达变,临阵破敌也能奇妙把握,就是不滥杀人!

戚继光  (白)     哎呀,话虽然好,只是讲迟了。恐怕戚勇的头,早已落地了。

鄢懋卿  (白)     哎呀,我那表兄的枷,几时开得呀?

冯莲芳  (白)     不怕不怕!法场有海父台保护,决不误事。

戚继光  (白)     哦,哪个海父台?

冯莲芳  (白)     海瑞,海父台呀。

戚继光  (白)     哎呀,原来这都是海瑞的作为。也罢,这一个情放在鄢大人份上罢!

鄢懋卿  (白)     多谢大将军!

戚继光  (白)     我修文凭,中军听令!

(中军应。)

戚继光  (唱)     钦加衔大将军节制各镇,

             为海防剿贼寇急调将兵。

             文到日即发兵火速要紧!

             如迟误按军法申奏朝廷。

     (白)     令箭一支,文凭一角,飞马到法场释放戚勇。当场责打四十军棍,将令箭公文与他去调象山、定海各镇官兵,再若迟延,定斩不饶。快去!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

鄢懋卿  (白)     哎呀好了,情准下了,待我去找海瑞开放赵文华。

             啊大将军,多承放了公子,下官告辞公干去了。

戚继光  (白)     有劳大人垂训!改日登辕叩谢。

鄢懋卿  (白)     岂敢。

             冯小姐少陪了!

冯莲芳  (白)     奉送!

戚继光  (白)     请!

鄢懋卿  (唱)     我和你文武官各有国政,

戚继光  (唱)     劳台驾我必要叩谢辕门。

     (白)     开门送客!

(〖吹打〗。鄢懋卿下。)

戚继光  (白)     请问贤侄女几时到此?何处落寓?怎知我斩戚勇?又同鄢懋卿前来求情?

冯莲芳  (白)     说来倒也可笑。

戚继光  (白)     坐下谈!

冯莲芳  (白)     年伯!

     (唱)     来宁波知年伯尚未到任,

             遇海公指引我尼庵存身。

             降假妖得来的枪甲齐整,

             到辕门遇懋卿一同求情。

戚继光  (白)     巧得枪甲,天凑侄女奇功。本应留在署中,奈你伯母由水路坐船而来,尚未至此,多有不便。如今海岸一带水贼出没甚多,非要智勇双全之人前去弹压把守不可。我看侄女勇武超群,可当此任。

冯莲芳  (白)     去倒去得,只是我无职无权,难以调兵遣将,恐误军事。年伯详情!

戚继光  (白)     你在淳安县立功,我已申奏天子,日后必有旨降。权授五品职衔,统领乡兵一千名、战船廿只,镇守宁波海口。去罢!

冯莲芳  (白)     是。

戚继光  (白)     家将!

             吩咐中军官,调发义勇乡兵一千名,随冯小姐镇守海口!

家将甲  (白)     得令。

戚继光  (白)     侄女速去披挂前往!

冯莲芳  (白)     拜辞年伯。

     (唱)     谢年伯识将才付托重任,

             镇海口哪怕他鱼怪虾精。

             披甲胄从今后卸去脂粉,

             承继了先父志痛快平生。

(家将甲引冯莲芳同下。)

戚继光  (唱)     好一个有志量女子英勇!

             竟忘了她是个脂粉钗裙。

     (白)     古来花木兰、梁夫人、平阳公主、石龙洗氏,俱是闺阁英雄、女中丈夫,我总不信,今日是我亲眼得见。冯莲芳与我夫人周氏能说能道,敢作敢为,方知天地之大,无所不有。想她去守海口,必能杀贼立功。我且到内书房阅看军报,再定良策;好攻贼寇。

             戚勇啊,戚勇儿啊,这回须要催调不误方好。

     (唱)     将在谋不在勇不可任性,

             要想个巧妙计辅佐太平。

(戚继光、三家将同下。)

【第二场】

张矩   (内白)    走哇!

(张矩上。)

张矩   (唱)     人生在天地间须要志量,

             礼与义廉和耻不可废荒。

     (白)     在下张矩。诗书门第。哥哥张青,最好眠花卧柳,却是慷慨。从前聘定慈谿县赵文华之女名叫咏香为妻。过门以来,可笑这位嫂嫂擦胭抹粉,放荡风流,因此与哥哥言语不合。所以赵文华做了大官,有书信前来想接他上京谋取功名,我哥哥言岳父做了严嵩走狗,乃是天下罪人。从此翁婿断绝来往。赵文华因此大怒,如今恩断义绝。一月之前我哥哥出去游荡,许久不归,哼!我嫂嫂竟把个卖黄雀的不堪之人弄来,宿在房中,令人怒火冲天。曾记得《水浒传》上说潘金莲谋害武大郎之事,此妇不死,我哥必遭毒手。我且赶回家去,学个武松杀嫂,以除后患也。

     (唱)     杀奸夫除淫嫂去了放荡,

     (白)     啊!

     (唱)     怕的她逃一人捉奸无双。

     (白)     且住!拿贼要赃,捉奸要双,此乃丑事,又不便请人相帮,倘被他逃脱一人,如何是好?有了,我家墙后乃是杀人法场,是一块空地,她便跳墙逃走,也无藏躲之处,我从前门而进便了。

     (唱)     我一人做侠义泼天胆放,

             少时间只叫她血溅鸳鸯。

(张矩下。)

【第三场】

(赵咏香上。)

赵咏香  (白)     啊哈!

     (数板)    可怜花容貌,初心学小乔。岂知薄命失吹箫,做了个巫山假蓝桥。咳,辜负此良宵!辜负此良宵!

     (白)     好冷淡人也!

     (唱)     这几日却因何春心放荡,

             茶不思饭不想所为哪桩?

             夫不归叔又蠢我真是魔障,

             我只得开竹篱窃玉偷香。

     (白)     奴家赵咏香。父亲赵文华,自幼儿把我许配张青为妻。过门以来,没有几年,夫妻就不合,如今我父亲做了大官,接我上京,这天杀的张青,他就说我父亲是严嵩的走狗,不肯去相见。为此我父大怒,恩断义绝,不准来往!这也罢了。可恨这不成器的东西,出去游荡,成月不归。我一人在床上冷冷清清,叫我实在难熬。家中有叔叔名叫张矩,我心想要学个潘金莲戏叔,哪知他比武松还蠢,真叫我急得无法。且喜昨日在门前闲站,看见个卖黄雀的小子,不觉心火难禁,故意叫他进家来买他的黄雀儿,我们两个就好上了,再也舍不得分开。白天里把他养在房中。此时叔叔早出未归,不免叫他出来大大方方的吃一杯。

             喂!我的小心肝哪,你只管出房来玩玩!

(王三上。)

王三   (白)     哎呀呀!

     (念)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白)     哎呀大奶奶,我实在闷得慌,请你哪开笼放鸟,让我远走高飞!

赵咏香  (白)     哎,你嚷什么呀?

王三   (白)     我实在来不及了。

赵咏香  (白)     这是什么话呢?

王三   (白)     你不叫嚷?

赵咏香  (白)     我家叔叔出外有事去了,想必今日不回。你只管放心吃杯酒,咱们俩再亲热一番,放你出去不迟。

王三   (白)     唉,这也是件奇事,我从来不晓得什么男女之事,所以连老婆也不娶。不知怎么来,我见了你就心迷了。

赵咏香  (白)     这也是有缘罢!快来吃了酒再说。

王三   (白)     我来敬敬你!

赵咏香  (唱)     这也是天凑缘恩爱一场,

             咱俩人露水珠难得情长。

             且饮酒暂取乐开怀放量,

             到明天放你走分散鸳鸯。

(张矩暗上,偷听。)

赵咏香  (白)     怎么,我心里跳得慌?

王三   (白)     不好,我心里也是。

赵咏香  (白)     不好,只恐门外有人,待我由门缝瞧瞧看!

(赵咏香偷看,吃惊。)

赵咏香  (白)     哎呀不好,持刀杀人了!快从后墙跑出去。

王三   (白)     哎呀,杀人了,杀人了!不得了!

(张矩踢开门。)

张矩   (白)     呔,奸夫,淫妇,哪里走?

赵咏香、

王三   (同白)    哎呀!

(赵咏香、王三同跑下。)

张矩   (白)     哎呀我这两膀似被神抱住,不能自由,杀他不着,被奸夫淫妇逃走,如何是好?是了,想他二人必由后墙跳出,墙外乃是杀人法场空地,无处躲藏。唉,杀人不遂反为仇,急急追到墙外杀之,以免后患。

(张矩追下。)

【第四场】

(四刽子手、右中军、戚勇同上。)

戚勇   (唱)     为国家承父志以伸军令,

             我何敢无法纪得罪严亲。

             想萱堂泪汪汪心寒意冷,

             悲切切凄惨惨等候时辰。

             叹难见生身母黄泉遗恨,

             空负了十馀载养育之恩。

(二人役、海瑞同上。)

海瑞   (唱)     辞别了鄢大人坐马催紧!

             怕的是无罪人误受典刑。

             急匆匆进法场珠泪难忍,

             快说与戚公子请他放心。

四刽子手 (同白)    海老爷,戚公子在此。

海瑞   (白)     有劳了!

右中军  (白)     海太爷请了。

海瑞   (白)     请了。戚公子之事,有鄢大人讲情,少刻必有令箭前来释放。千万不可动刑!

右中军  (白)     是是是,知道了。

(赵咏香、王三自墙同跳下,张矩追上。)
赵咏香、

王三   (同白)    哎呀,杀了人了!

二人役  (同白)    呔!

海瑞   (白)     看看是什么人行凶杀人?快快捉住!

(四刽子手、右中军同护戚勇。)
四刽子手、

右中军  (同白)    哎呀,莫非出了劫法场的了?

二人役  (同白)    唗!本县太爷在此,快跪下!

赵咏香、

王三   (同白)    太爷快救命罢!

海瑞   (白)     唗!大胆狂徒,法场重地,竟敢持刀杀人?

             人役,拿下了!

(二人役同捉赵咏香、王三、张矩。)

左中军  (内白)    刀下留人!

(左中军上。)

左中军  (念)     龙泉宝剑重归鞘,法场英雄再转阳。

     (白)     大将军令箭来了。

右中军  (白)     寅兄可是来催斩么?

左中军  (白)     非也。

海瑞   (白)     可是来释放公子?快说快说!

左中军  (白)     大将军有令,释放戚勇死罪,活罪难饶,命就在法场大众之前,重打四十军棍,以为昭戒。另有令箭一支,公文一角,速往四镇调兵!再若迟延哪,定斩不容!

海瑞   (白)     好好好,快与公子松绑!

(右中军松绑。)

戚勇   (白)     多谢世叔垂救!

海瑞   (白)     岂敢岂敢!

左中军  (白)     军令难违,请公子下面领责!

戚勇   (白)     哦!

     (唱)     蒙慈爱不孝子今得活命,

             罚责打我只得损躯领刑。

(四刽子手押戚勇同下。)

海瑞   (唱)     戚将军秉至公令人可敬,

四刽子手 (内同白)   一十。

海瑞   (唱)     并非是假做作钓誉沽名。

四刽子手 (内同白)   二十。

海瑞   (唱)     可惜他英俊人遭此恶棍!

四刽子手 (内同白)   三十。

海瑞   (唱)     叹坏我海刚峰铁心之人。

(四刽子手押戚勇同上)

戚勇   (白)     哎呀!

     (唱)     才知道杖头苦疼痛难忍,

             别世叔我再去四镇调兵。

海瑞   (白)     公子吃苦了!

左中军  (白)     公子,令箭、公文在此,小官回复大将军去了。

(左中军下。)

戚勇   (白)     请!

             哎,海世叔哇!

     (唱)     烦代为道谢那讲情盐政!

             说戚勇调兵回叩谢辕门。

(戚勇下。)

海瑞   (唱)     天作孽犹可违此时万信,

             法不能杀无罪绝嗣断根。

     (白)     人役!

二人役  (同白)    有。

海瑞   (白)     将这一干人犯押回审问!

     (唱)     我手中奇怪事接连不停,

             男和女持刀事必有奸情。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家丁同上,顾慥背包裹上。)

顾慥   (唱)     为妻子离淳安饥餐渴饮,

             受了些贼盗险无数怕惊。

     (白)     学生顾慥。只因我妻子不肯洞房花烛,竟往宁波府投军去了。是我放心不下,带了路费去往宁波与她作伴,共求功名。

             家丁,离鄞县还有多少路?

四家丁  (同白)    还有百十馀里。

顾慥   (白)     趱行者!

冯三元  (内白)    快走啊!

四家丁  (同白)    大爷,那条路上……

(四院子、冯三元同上。)

冯三元  (白)     哎呀!

     (唱)     见姐丈站道旁开言动问,

             先来者却因何还在此行?

     (白)     姐丈因何还在路上?

顾慥   (白)     我因贪看山景,走的迟慢。贤舅,你怎么也来了?

冯三元  (白)     小弟因闻姐丈与家姐都往海口徐海营中赎取表妹,二来探听姐丈与家姐的消息。

顾慥   (白)     原来如此。你我一同赶往宁波城内住下再讲。诚恐路上有失,急急前往!

冯三元  (白)     好,一同快行。

     (唱)     众家丁休辞劳赶路要紧!

             怕的是有强盗财帛动心。

顾慥   (白)     是啊!

     (唱)     此时间但不知令姐可安稳?

             到宁波必须要问戚大将军。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小卒、四倭将、王汝贤、叶宗满、大纛旗、徐海同上。)

徐海   (念)     蛟螭变化扰龙潭,

             沧海茫茫鲸吞山。

             聚众有心图社稷,

             统领义勇除贪官。

     (白)     某、金鳌大王徐海。自海上起兵以来,夺了几处城池,倒也顺当爽快。欲来夺取宁波,不知城中兵将虚实?且听报马一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宁波城中镇守将军乃蓟州总镇新升。城中兵微将寡,现在派人调处州、象山、定海各镇兵将去了。宁波知府乃原淳安县县官,名叫海瑞。

徐海   (白)     哦,鄞县又是海瑞?

报子   (白)     是戚继光保举调任。

徐海   (白)     唉,宁波城池孤家无望也。你再往处州一带探听孙文炳几时起兵?速来报知。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徐海   (白)     叶宗满听令!

叶宗满  (白)     在。

徐海   (白)     带一万人马埋伏处州城外,候孙文炳出城以后,袭取他的处州,不得有误!

(报子上。)

报子   (白)     禀大王:戚继光暗取金鳌岛,被公主大战而退。忽然公主改了男装往宁波去了,特来报知。

徐海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徐海   (白)     且住!我女儿好不知事,怎么擅离根本基地?她一人改了男装奔往宁波,为了何事?海岛事大。

             王汝贤听令!

王汝贤  (白)     在。

徐海   (白)     命你带领水兵,星夜回去,保守金鳌岛,不得有误!

王汝贤  (白)     得令。

(王汝贤下。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淳安县顾慥、冯三元抬来金银,要见大王。

徐海   (白)     拿近前来!

报子   (白)     拿近前来!

(冯三元、顾慥同上。)
冯三元、

顾慥   (同白)    恭见大王!

徐海   (白)     哪个是冯三元?哪个是顾慥?

冯三元  (白)     学生冯三元。

顾慥   (白)     学生顾慥。

徐海   (白)     你们不在淳安县,到此为何?

冯三元  (白)     舍表妹被大王劫来,故而带来金银,前来赎取。

徐海   (白)     令表妹何人?

冯三元  (白)     太宰汪宏之女,名叫汪彩霞,乃是学生未婚之妻。

徐海   (白)     好个义气节烈女子,汪小姐拜我为义父,是孤家螟蛉义女,现在孤燕岛。你既仗义前来赎取——

             水军头领听令!

头领   (白)     在。

徐海   (白)     将冯公子银两查收,领他去孤燕岛,把汪小姐交他领去!

头领   (白)     冯公子随我来!

冯三元  (白)     多谢大王!

             姐丈,少陪了。

(冯三元下。)

顾慥   (白)     大王,我是他的姐丈,怎么不叫我同他前去?

徐海   (白)     住了!你怎么是他的姐丈呢?

顾慥   (白)     冯三元的姐姐名叫冯莲芳,乃是我的妻子。

徐海   (白)     哎呀,如此冯莲芳现在何处?你因何到此?

顾慥   (白)     冯莲芳往戚大将军营中投军去了,我特接她来的。

徐海   (白)     哈哈,天眼恢恢,疏而不漏。

顾慥   (白)     啊,这是什么话?

徐海   (白)     孤家在淳安县险被冯莲芳所擒,此女英勇无比,若在戚继光帐下,大为孤之祸患。天凑顾慥落在孤手,做个质当,孤家自有道理。

             啊,顾先生!

顾慥   (白)     大王。

徐海   (白)     孤家兴兵海上,营中缺少书记,今观先生,不在宋濂、刘基之下,欲请先生作个参谋,富贵共之,意下如何?

顾慥   (白)     啊!岂有此理!我乃朝廷皇家一名秀才,岂肯同贼入伙?你休妄想!

徐海   (白)     住了!不识抬举!既不应允,休想逃走。

             来呀!将他衣服剥下,赏他半副盔甲,充当兵丁,随孤前往!趱行者。

     (唱)     孤好意敬重你富贵同享,

             却为何无知识出言把人伤?

             赏盔甲且当个小兵模样,

             随行营方知我金鳌大王。

(顾慥穿盔甲,跳。)

顾慥   (白)     哎呀,忘八羔子,怎么这样打扮我呀?

徐海   (白)     哇,不许多言!吩咐大队撤回定海去者!

四小卒、

四倭将  (同白)    是。

(顾慥假意倒下。四小卒、四倭将、叶宗满、大纛旗、徐海同下。顾慥爬起。)

顾慥   (白)     哎呀!

     (唱)     我本是读书子忠心向上,

             岂肯做水贼寇国祸民殃。

     (白)     哎呀呀,我逃么是逃出来了。我身上穿着贼盔贼甲,若是遇见官兵,不由分说拿去一刀,岂不送了命了?有心把这贼衣服脱下来,可惜我身上赤条精光,岂不冻死?好忘八羔子!是要脱下来保命要紧!冯莲芳,冯莲芳,你这八败星君,害苦了我也!

(顾慥脱盔甲。)

顾慥   (唱)     这都是冯莲芳连累可想,

             弄得我财百万今日身光。

             悲切切竟做了花郎模样,

             赶到那宁波府才有下场。

(顾慥下。)

【第七场】

(秦氏、汪彩霞同上。)

秦氏   (唱)     望波浪一层层心神不定,

             见高峰碧葱葱几点青云。

             叹家乡在何处流泪不尽,

             方信得如浮游人世飘零。

汪彩霞  (白)     夫人哪!

     (唱)     叹人生果然是白驹泡影,

             我和你遭风波误了青春。

     (白)     夫人哪,你我遭此不幸,不知家中怎么牵挂?也不知何日才得出去还家呀?

秦氏   (白)     小姐你也这么想,咱们俩可就活不成了。

汪彩霞  (白)     怎么就活不成了?

秦氏   (白)     我说与你听:你我生长在富贵之家,享不尽的富贵荣华之福。忽然被贼劫抢在海岛,这就叫作月满则亏,乐极生悲的果报。

汪彩霞  (白)     哦,夫人说得是。

秦氏   (白)     再说给你听:幸喜得徐海是个正大光明贼头,好比柳下惠一般,才保全住你我的白玉无瑕,乃是不幸中之大幸。若是徐海是个元顺帝,你我也就成了武则天了。

汪彩霞  (白)     谁肯如此?

秦氏   (白)     难说呀,事到头来不自由。且喜住在这孤燕岛,清闲自在,无是无非。把心一稳,好比神仙一般。你若想回家夫荣妻贵,万万不能。越想形消骨瘦,岂不是活不成了。

汪彩霞  (白)     夫人言得有理。只是心中烦闷,无处消遣。

秦氏   (白)     我教给你个主意,此时只可寻欢乐,身体养得好,倘有机会回家,尚可以容貌娇人。

汪彩霞  (白)     好便好,怎么可以取乐?夫人教我个方法!

秦氏   (白)     你问怎么取乐呀?有了,待我唱一个太平歌与你开心好不好哇?

汪彩霞  (白)     夫人,你怎么还会唱啊?

秦氏   (白)     做夫人要是不会唱歌,老爷们必要讨妾,你打听打听吧!夫人必得会唱。不会唱老爷必不爱她。

汪彩霞  (白)     原来如此。我也学学,只是怕人听见笑话?

秦氏   (白)     你瞧瞧,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怕什么呢?就是有人听见,他必定可怜我两个,指点一个法子救咱们。

汪彩霞  (白)     请教妙音听听!

秦氏   (白)     见笑了。

     (太平歌)   越生聪明越多情,

             拙妇愚夫哪惯经?

             世界三千孰作伴?

             文章七步懒求名,

             只缘得识梅花貌,

             愿破方知明月身。

             色即是空空是色,

             卿须怜我我怜卿。

汪彩霞  (白)     果然唱得好听,待我也来学学!

秦氏   (白)     好,你也歌歌。

汪彩霞  (白)     恐夫人见笑哇。

     (太平歌)   越生聪明越多情,

周氏   (内白)    梢公掌稳了舵!

(秦氏吃惊。)

秦氏   (白)     不好了,有一只大船奔我岛来了!莫不是徐海回来放咱们回去?下去看看,若是他来寻事生端,必要拿出点志气来才好!

汪彩霞  (白)     那是自然。

秦氏   (白)     先站在高处看看,到底是谁?

汪彩霞  (白)     请!

(秦氏、汪彩霞同上坡,众女兵、船夫、周氏同上。)

周氏   (唱)     我本意袭金鳌船开得胜,

             又谁知飓风吹失散裙钗!

             拢孤岛暂别这波浪滚滚,

(周氏上岸。)

周氏   (白)     梢家,船靠好了!

     (唱)     峰岚上因何有美女二人?

     (白)     哎呀奇怪呀!孤岛之上因何有两个美女在此?莫非是海市蜃楼?

             众兵,你们可曾看见?

众女兵  (同白)    我们看见了,真是两个女子。

周氏   (白)     待我问来。

             唗!高坡之上,两个妇人,是人是怪,快些讲!如若不然,放箭射你。

秦氏   (白)     汪小姐,你看他们俱是中原人打扮,不像贼寇。问问他便了。

汪彩霞  (白)     就依夫人。

秦氏   (白)     呔,来人听真!我乃鄢懋卿大人之正配秦氏夫人,这是汪宏太宰之女汪彩霞,都被徐海劫抢而来,执贞守节,寄居此岛。你是何人?因甚至此?说与我听!

周氏   (白)     哎呀,怎么说你们是鄢夫人,汪小姐!都被徐海劫抢而来么?幸而遇见了我,若不然,岂不误事。鄢夫人,汪小姐听者!吾乃戚大将军之正配周氏夫人,因与金鳌岛女子交战,忽被飓风吹散,刮到此岛,幸遇二位,快请下来同我回去!

秦氏   (白)     住了!你既是戚夫人,为何男子装扮?

周氏   (白)     我因水路破贼,女装不便,故而叫这些女兵皆扮男装。鄢夫人不信,仔细看来!

(秦氏、汪彩霞同看。)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哎呀,夫人,果然不假。

(秦氏、汪彩霞同下坡。)

秦氏   (唱)     我只说孤燕岛今生莫问,

汪彩霞  (唱)     又谁知风波中遇见贵人,

周氏   (唱)     这也是天注定三生有幸,

             才叫我顿然间水路而行。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夫人万福!

周氏   (白)     鄢夫人、汪小姐受惊了!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苦情一言难尽。只求夫人搭救,感恩非浅!

周氏   (白)     救夫人小姐不难,只是有一事不好启齿。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不知夫人有何吩咐?

周氏   (白)     在蓟州临出发之时与我大将军商议,水旱两路行动之事,意见不合,口角相争,所以老爷旱路而行,我乘船南下。心想袭取金鳌岛,倘得侥倖,岂不名响天下!谁知那金鳌岛女子十分英勇,幸得狂风吹散,刮到此岛。虽然救得夫人、小姐,也算不了大功。愚妇有意……

(周氏笑。)

汪彩霞  (白)     夫人之意如何?

周氏   (白)     也罢,说了罢,意欲收二位做干女儿,不知允否?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夫人不言,我们早有此意,干娘请上,受儿们一拜!

周氏   (白)     说过就是,不拜也罢!

(秦氏、汪彩霞同下拜。)

秦氏   (唱)     蒙搭救拜膝下理所当应,

汪彩霞  (唱)     从今后回乡园再报深恩。

周氏   (唱)     此一番我算得不幸之幸,

             叨天福收义女千金夫人。

     (白)     哎呀呀,我乃一句戏言,敢收夫人、小姐为女吗?

秦氏、

汪彩霞  (同白)    名份当然,干娘不必过谦!

周氏   (白)     如此说来,为娘的谨领了!

(周氏看海。)

周氏   (白)     看风息浪稳,正好上船,回转宁波去罢。

(王汝贤内喊。)

王汝贤  (内白)    呔,水军听者,好好防守,不要放走官船!

(周氏、秦氏、汪彩霞同两望门。)

周氏   (白)     不好,那旁无数贼船来了,大有喊杀之声。

             女兵们!

众女兵  (同白)    有。

周氏   (白)     快快上船开行!

(众女兵同应。)

周氏   (唱)     谅必是金鳌岛水贼得信,

             发来了鱼虾辈鼓浪兴兵。

             众女兵快开船将舵拿稳!

(周氏看。)
秦氏、

汪彩霞  (同唱)    愿干娘站船头加意小心!

(众水贼、众船夫、王汝贤同上。)

王汝贤  (白)     呔,何处船只,敢来金鳌岛私劫鄢夫人、汪小姐?好好留下!放尔逃走。

周氏   (白)     唗!水贼听者,吾乃镇海大将军戚继光,特来剿尔的巢穴,好好弃戈投降,饶你不死!

王汝贤  (白)     哦,原来你就是戚继光!正要拿你,看枪!

(周氏、王汝贤同杀起,众女兵、船夫、周氏、秦氏、汪彩霞同下。)

王汝贤  (白)     哎呀!戚继光能识水性,他似飞而去。

             众水将!拿稳篷舵,紧紧追赶!

(众水贼、众船夫、王汝贤同下。)

【第八场】

(胡宁上。)

胡宁   (唱)     含父仇我岂肯埋名隐姓,

             恨煞那赵文华误国的奸佞。

     (白)     俺胡宁,字寿春。先父宗宪公,总督浙闽军务,被钦差赵文华参奏,将兵不利,拿问晋京,仰药而死。奉旨将俺世袭子爵革去,原籍为民。俺想卧薪尝胆,哭坟守墓,不过庸人之见。若能扬名显亲,洗白父怨,史册流芳。因此俺将巾挂剑,欲投宁波军前立功,以继先志。不想一路辛苦,旅店荒凉,两日未曾用饭,饥饿难当,如何是好?

顾慥   (内白)    咳。

胡宁   (白)     哎呀,那旁来了一汉子,手捧一碗,必有馀饭,待我向前与他要些充饥便了。正是:

     (念)     人生无别恨,最苦是饥寒。

(胡宁暗藏一边。顾慥挂乞丐砂锅上。)

顾慥   (白)     天哪!天哪!

     (唱)     可叹这循环理天地报应,

             平日间享富贵今日受贫。

             富贵客做乞儿谁人肯信,

胡宁   (白)     请了!

     (唱)     借重你碗中的饭度我饥人。

     (白)     哎呀大哥!请你把碗中的饭送我充饥如何?

顾慥   (白)     大哥呀,圣人有云:割不正不食,况且这是些残饭剩菜,更不可食乎。

胡宁   (白)     大哥啊,我已三日不知肉味,将就些都吃得下去。

顾慥   (白)     大哥呀,使不得!途有残菜,只可狗彘食,人食而不知羞哪?

胡宁   (白)     住了!

     (唱)     穷途中求一餐无甚要紧,

             为什么道四书借典骂人?

             俺做个伍子胥借食一顿,

(胡宁夺碗吃。)

顾慥   (白)     大哥呀,君子但求一饱,请口角留情!

胡宁   (笑)     哈哈哈!

     (唱)     果然是饱与暖满腹精神。

     (白)     大哥多谢了!

顾慥   (白)     唗!唗!唗!孟子云:可以取,可以无取,取伤廉,你怎强取起来?可以与,可以无与,与伤惠,我岂平白施舍?且尔穷途中得此一碗,愿亦足矣。怎么你竟脍不厌精,食不厌细,这样吃个干净,好狠心的忘八羔子!

胡宁   (白)     住了!你既会论语,四书有云:君子济急不济富,想一客不烦二主,俺还想借重你这件衣服,做个路费,好去投军。

顾慥   (白)     哎呀呀,这更胡说了,你要哪里去投军,怎么好来剥我身上的衣服呢?

胡宁   (白)     听了!

     (唱)     俺胡宁显宦家挂帅本领,

             遭困苦今要往宁波去投军。

             借重你破蓝衫稍可御冷,

(胡宁剥顾慥衣服。)

顾慥   (白)     大哥呀,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胡宁   (白)     唗!

     (唱)     有一日再相逢谢你千金!

(胡宁下。)

顾慥   (白)     好忘八羔子,竟成水浒的李逵了。

     (唱)     这是我倒了运遇见光棍,

             碰着这不讲理蠢儿蛮行。

     (白)     顾慥哇顾慥,你在淳安县好好的,为什么要寻冯莲芳这八败星君,只弄得我穷斯滥矣。还被打劫,真是恨事!本当赶上前去,打这强盗一顿,拚了性命!盖夫子有云:可以死,可以不死,死伤勇。唉,如今缺少衣食,这可是真叫我要讨饭了。但是在家中读书都怕高声,怕伤了元气,今日怎会高声叫街呢?也罢,让我来试试喉咙,喊喊嗓子,洪亮不洪亮!

     (花子腔)   圣人云素富贵行乎富贵,

             素贫贱行乎贫贱。

             一箪食,一瓢饮,

             在陋巷人不堪其忧,

             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白)     学生顾慥,乃淳安县人氏。昔日无骄,今朝无谄。不过是在陈绝粮,不得已而为之。伏乞君子、淑女,能发恻隐之心,周济粮食。哈哈哈,还有音调,就此叫化便了!

(冯莲芳内喝道。)

顾慥   (白)     哎呀,我刚试好了嗓子,那旁就来了一伙人马轿夫,一定是大官员前来。我把嗓子亮开,出声喊叫。他听见必然可怜我,周济我!正是:

     (念)     盗驴岂无士君子,乞丐原来有丈夫。

(四龙套、四上手、四马夫、张青、罗玉同上。大纛旗、冯莲芳同上。)

冯莲芳  (唱)     讲人情讲出了军功五品,

             真果是显威风福至心灵。

             旌旗瓢钺斧摇光华似锦,

顾慥   (白)     大老爷呀,学生昔日无骄,今朝无谄,不过是在陈绝粮啊,大老爷啊!

冯莲芳  (白)     啊!

     (唱)     叫化声好像是顾家郎君。

顾慥   (白)     伏乞淑女、君子,能发恻隐之心,周济粮食啊!

冯莲芳  (白)     哎呀,这个叫化的声音真像顾慥,慢着!

             张青啊!

张青   (白)     在。

冯莲芳  (白)     你去问问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张青   (白)     叫什么名字?

顾慥   (花子腔)   学生顾慥昔日无骄,今朝无谄,

             在陈绝粮,可怜可怜!

张青   (白)     你这个疯癫乞丐,念的什么东西?

(顾慥大声。)

顾慥   (白)     学生顾慥,淳安县人氏。

张青   (白)     这就是了。

             启小姐:他叫顾慥,淳安县人氏。

冯莲芳  (白)     哎呀呀!

(冯莲芳跳下轿。)

冯莲芳  (唱)     听一言唬得我浑身是汗!

             你为何到此地这样凄惨?

顾慥   (白)     你、你、你是冯莲芳妻子么?

冯莲芳  (白)     天杀的呀!

     (唱)     见形容又可怜又是可恨!

(冯莲芳脱斗篷与顾慥披上,四上手、四马夫、张青、罗玉同怔看。)
四上手、
四马夫、
张青、

罗玉   (同白)    小姐,他是何人?

冯莲芳  (白)     唉!

     (唱)     斯文人倒做了烈火一盆。

顾慥   (白)     阿弥陀佛,我可找着你了。

(冯莲芳气恨。)

冯莲芳  (白)     你、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丢我的脸,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顾慥   (白)     怎么你反说这样的话!我好好的一个大财主,自从与你当堂拜堂以后,我的家财就被海寇抢去了一半。洞房花烛,你又不肯,带了春秀而走。是我放心不下,赶来与你做伴,一路遇见徐海,要将我留住要作书记。是我趁空逃走,路上又遇见一个蠢贼名叫胡宁,抢我的饭,剥我的衣,几乎性命不保,这都是你害得我颠沛流离,怎么倒说我来丢你的脸?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四上手、
四马夫、
张青、

罗玉   (同白)    原来是姑相公!

冯莲芳  (白)     唉,我有我的事。我又不是私奔改嫁,谁叫你赶来的呀?

顾慥   (白)     哎,这是什么话?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怎么说我不该赶来呀?

冯莲芳  (白)     夫妇是必定要跟着跑的吗?

顾慥   (白)     这是古典哪,妇随夫唱吗?

冯莲芳  (白)     怪不得你在这里叫街唱歌哩。

顾慥   (白)     这也是我的遭遇。请问你怎么就如此的威风?

冯莲芳  (白)     我的话一时说不完,只这么讲:如今我蒙戚年伯提拔,尝给军功五品官衔,带领乡兵一千名,前去镇守海口,走马上任。可巧遇着你这体体面面的样儿,替我增些光彩。

顾慥   (白)     哎呀呀,恭喜贺喜!我如今是夫老爷了。哈哈哈,请同行上任!

冯莲芳  (白)     哎呀罢了,你要同行,只怕不能够罢?

顾慥   (白)     哎呀哎呀,罢了,你还要再丢下我跑,只怕不能够罢!

冯莲芳  (白)     唉,你这个人哪,好不明白。

顾慥   (白)     我怎么不明白?

冯莲芳  (白)     自古道:上床夫妻,下床客气。如今我出外便是世界的人。男女一块,是个什么样子?我差人送你到海父台那里居住,求他给你谋干功名,你看如何?

顾慥   (白)     海父台今在哪里?

冯莲芳  (白)     调了鄞县,现在宁波城中。

顾慥   (白)     既是海父台在此,我也爱去,只是我舍不得你,如何是好哇?

冯莲芳  (白)     哎呀呀,臊死我了,请站开些!

             张青、罗玉,你夫妻二人谁有外衣,脱下一件,来与顾老爷穿上,送他进城交与海父台。替我拜上海老爷,说我求他照应顾老爷!再到水月庵告诉春秀,叫她好生侍奉张小姐!

张青、

罗玉   (同白)    是。

             请老爷穿衣!

顾慥   (白)     哎呀,我的活宝贝,你真能干,让我来穿好衣服再说。

冯莲芳  (白)     唉,好麻烦。

(顾慥换衣服。)

顾慥   (白)     哎!

     (唱)     我顾慥可称得大福大命,

             八败星换作了月德星君。

             我越看越爱看娘子聪敏,

冯莲芳  (白)     张青、罗玉,快领着他走罢!

张青   (白)     是。老爷快走罢!

顾慥   (白)     哎!

     (唱)     要作别只恐怕你我不能。

(顾慥看冯莲芳,不肯走。)

冯莲芳  (白)     快走罢!

顾慥   (白)     走?只怕不能,我好容易找着你,讨米要饭也在一块。

冯莲芳  (白)     好丧气,你不肯走?

顾慥   (白)     我不肯。

冯莲芳  (白)     张青、罗玉,替我拉住了他!让我走。

(张青、罗玉同应,同拉顾慥,顾慥吵。)

顾慥   (白)     要走不能。

冯莲芳  (白)     相公!

     (唱)     可笑你读书人有些呆性,

             绊住我女英雄却待怎生?

             叫张青和罗玉送交县令,

     (白)     众兵丁,趱行者!

顾慥   (白)     你不能走!

冯莲芳  (唱)     镇海口事要紧各奔前程。

(冯莲芳、四龙套、四上手、四马夫、大纛旗同下。)

顾慥   (白)     不能走,你别跑!你别跑!哎呀。

     (唱)     似这等无情义真正可恨,

             倒叫我心凄凉珠泪飘零。

     (白)     我的心肝哪,竟丢了我跑了。

(顾慥大哭。)
张青、

罗玉   (同白)    老爷你好痴呆!太太她是个英雄行为,你就跟她也是讨厌。不如快到县衙海太爷那里,倒也安然潇洒。等候太太功名到手,一同衣锦还乡,岂不是好,何必啼哭?

顾慥   (白)     说不得了。烦你二人引我到县衙,去见海太爷去罢!

     (唱)     自幼儿读诗书行事端正,

             到今日被色迷难乎为情。

             去见那海刚峰求他照应!

     (白)     莲芳!小姐!你好狠心哪!

     (唱)     从今后苦发奋男儿超群。

(顾慥、张青、罗玉同下。)

【第九场】

(四官兵、贾化同上。)

贾化   (白)     马来!

     (唱)     为将官数十年威风凛凛!

             镇海口今忽要迎拜钗裙?

     (白)     俺贾化。行伍出身,屡次立功,如今做镇海大将军标下把总官,可算祖上有德,奉命分防,镇守海口。昨日接得大将军檄文,新放了一位五品军功女将军冯莲芳前来镇守此地,理当披挂迎接。

官兵甲  (白)     老爷,我们是堂堂丈夫,怎么去跪接冯女子,恐怕笑话罢?

贾化   (白)     我也是这样想,但是古来平阳公主,锦辙夫人,惊天动地,男子都不如她。这样看来,女子不可不敬重。

官兵甲  (白)     这是古人的事,如今人怎比得?

贾化   (白)     候冯莲芳来一看便知分晓。旌旗招展,女将来也!

(四上手、四女兵、大纛旗、冯莲芳同上,贾化跪。)

贾化   (白)     分防海口镇守海口贾化,迎接女老爷!

冯莲芳  (白)     免!

(冯莲芳入座。)

贾化   (白)     把总参见。

冯莲芳  (白)     免!

四官兵  (同白)    马、步、水、陆兵丁叩见!

冯莲芳  (白)     站立两厢!听我吩咐。

四官兵  (同白)    是。

冯莲芳  (念)     国家重海防,女子图无双。虹霓三千丈,半惜太阴光。

     (白)     贾总爷,我看你这年纪,是老练营务,怎么这样不懂事?

贾化   (白)     请教女老爷,把总怎么不懂事?

冯莲芳  (白)     你听!凡为武将者,一要智勇仁义,二要谨慎威严,海防算国家第一件要事,你虽把总微职,也是朝廷官弁。既然汛守地方,怎么海寇出没,你反退避,放贼进来?欲盖罪愆,虚张声势。名为退寇,实乃纵贼。似你这行为,只可瞒大将,怎么能瞒得我呢?我这话是与不是,你想想看?

贾化   (白)     好明白的女子!好厉害的女将!真果洞见肺腑。

             女老爷之言未尝不是,但海寇出没,小队数千,大队数万,把总只带五百弱兵,焉能对敌?

冯莲芳  (白)     哇,你这话不但该杀,而且还该剜心。

贾化   (白)     怎么该剜心?

冯莲芳  (白)     兵法运用一心,做官弁的人心里一糊涂,必然误尽天下百姓之生命,国家存亡之安危。还不该剜心吗?

贾化   (白)     何至如此?

冯莲芳  (白)     你说兵力单薄,当初岳武穆八百背嵬军破金兀术百万之众,刘琦以三万军,两败龙虎大王十万雄师。兵在人调用,哪在多寡?

贾化   (白)     那是前辈古人,我等焉能比得?

冯莲芳  (白)     岂不知颜渊夫子曰:尧舜何人也?余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你食皇家俸禄,不论官之大小,国家有事之秋,必当舍死忘生,精忠报国。况且你连礼仪称呼都不晓得,怎么称我个女老爷?我奉命前来汛守,官职虽是将军,暂署律法,当替国家认真办事,既已道破你的心病。

             来!将他推出斩首示众!

(四官兵同绑贾化。)

贾化   (白)     留头讲话!

冯莲芳  (白)     讲!

贾化   (白)     把总斩是该斩,只是将军初到任,先斩自己人,与军中不利,乞求饶恕!带罪立功。

冯莲芳  (白)     这话说得倒也可听,松绑!这有令箭一支,命你出洋探听水寇情形,速来报知!

贾化   (白)     得令!叩谢将军。

             好厉害,吓死我也。

(贾化下。)

冯莲芳  (白)     众将官,我今带兵前去,你等休以女子轻视!

四官兵  (同白)    我等不敢。

冯莲芳  (白)     刀枪顺利,器械鲜明,船马捷快,队伍整肃,自有一定章程。我还有几句紧要,你等须要谨遵将令!

     (唱)     有技艺趁此时施展本领,

             三齐王也曾做吃粮小军。

             能奋勇擒贼寇海防安静,

             又何愁青史上不书姓名。

四官兵  (同白)    谨遵嘉言。

(贾化上。)

贾化   (白)     禀将军:把总刚要出海,只见官船一只飞奔而来!后面无数贼船追赶,把总不敢轻敌,特来报知。

冯莲芳  (白)     哦!官船在先,贼船在后,定是海寇闻我到来,假充官船,劫我不备之计。

贾化   (白)     正是此计。

冯莲芳  (白)     命你带领兵丁五百,乘船先绕水路去至海套南岸埋伏!看我与贼船交战,你可后面杀来,擂鼓呐喊,前来助战,不可有误!

贾化   (白)     得令。

             呔,众将官,拨五百兵丁随我海套埋伏去者!

(四官兵同应,同跟下。)

冯莲芳  (白)     呔,众兵丁,随我上船迎敌者!

(四上手、四女兵同应,船夫上,四上手、四女兵、冯莲芳同上船。〖风入松〗。众官兵、四女兵、大纛旗、周氏、秦氏、汪彩霞、二水手同上,同会面。)

冯莲芳  (白)     呔,来船休走!我戚大将军麾下女将冯莲芳在此。快快投降,免汝一死!

周氏   (白)     哦,我老爷麾下,哪里有这位女将?哎呀莫非纳了妾了?

             呔,你既是大将军之兵将,快替我杀后面贼船!

冯莲芳  (白)     呔,你姓甚名谁?官居何职?说明来历,再作定夺。

周氏   (白)     我乃戚大将军正配改装剿贼而回。

冯莲芳  (白)     既是戚伯母,快快将船开过来!待我抵挡来贼。

周氏   (白)     众女兵,进海口去者!

(众官兵、四女兵、大纛旗、周氏、秦氏、汪彩霞、二水手同下。众喽兵、二倭兵、船夫、王汝贤同上。)

冯莲芳  (白)     呔,贼将休走!女将冯莲芳在此,快快投降!

王汝贤  (白)     久闻冯莲芳之名,幸得相见,果然丰彩可爱。

             呔,丫头听了!我乃金鳌岛大将王汝贤是也,正少一个内助,天缘凑巧,你自送来了。

冯莲芳  (白)     哈哈贼种!你是好汉子,敢跳过我船上来,算你是英雄。

王汝贤  (白)     要我跳过你船?别人不敢,俺便不惧!

             众水卒!将舵拿稳!

众喽兵  (同白)    是。

王汝贤  (白)     唗!冯莲芳,俺来也!

(王汝贤跳船。)

冯莲芳  (白)     看枪!

(王汝贤接枪,被冯莲芳足踢下水,王汝贤在水中浮沉指点,冯莲芳欲杀。冯莲芳杀二倭兵,众喽兵同下水。)

冯莲芳  (白)     哎呀不好了!这些水贼都跑下水去了,提防他凿穿船底!

四上手、

四女兵  (同白)    不好了,船底凿穿了,漏进水来了!

冯莲芳  (白)     快用衣服补起!

四上手、

四女兵  (同白)    补不及了。

(船沉。王汝贤、众喽兵同擒冯莲芳上船。)

王汝贤  (白)     哈哈,冯莲芳,你可被擒住了?

             众兵丁,回岛去者!

(众喽兵同应。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78 ┊ 字数:1万7326 ┊ 最后更新:2024-01-2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