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珍珠塔》【四本】

主要角色
方卿:小生
陈翠娥:旦

情节
方卿改名方定,得中状元,升授七省巡按,奉旨归家。先到襄阳,扮作道人,往见其姑,其姑见状,依旧反脸无情。方卿借唱道情责其嫌贫爱富。乃及见陈连、陈翠娥,始告以身任巡按,随即前往白莲庵中接母。其姑深为羞愧,乃向方卿请罪。后方卿与二女成婚,一家团聚。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三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6.7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四挂子、四青袍、院子、门子、方卿同上。)

方卿   (引子)    志节秋霜,领玉符,紫绶金章。

     (念)     横流澎湃下淮阴,拯济穷黎天子心。秋鼎航海虽有志,济川舟楫我无能。

     (白)     下官方卿,改名方定。蒙圣恩钦点头名状元,又放我七省巡按之职。奉旨归家,打水路而行,先到襄阳,探望表姐姑丈,再看姑母行为。

             来,船只可曾齐备?

院子   (白)     早已齐备,候大人登舟。

方卿   (白)     就此吩咐,开道登舟。

院子   (白)     吓!

             大人吩咐,开道登舟。

四文堂  (同白)    吓!

(〖吹打〗,〖牌子〗。四文堂、四挂子、四青袍、院子、门子、方卿同上船。)

方卿   (白)     上得船来,好凄惨人也。

     (唱)     三年不见家乡景,

             千里行船好惨情。

             看看已到襄阳地,

             巧装改扮探姑亲。

             吩咐船手往前进,

             停船不走为何情?

院子   (白)     启禀大人:已到襄阳了。

方卿   (白)     就此停船。

院子   (白)     大人吩咐,就此停船。

方卿   (白)     取我行装过来。

(方卿披破巾富贵衣扮道人,执鱼筒板。)

方卿   (白)     将船移至城关,不许声张,打了扶手。

     (唱)     谁知暗藏黄金印,

             尚方宝剑斩无情。

(方卿下。)

院子   (白)     大人上岸,不许声张,将船移至城关。

四文堂  (同白)    吓!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方卿上。)

方卿   (唱)     巧装改扮道士样,

             看她把我怎主张?

             我把道情唱几唱,

             要学苏秦骂嫂娘。

     (白)     来此已是,我从后花园而进。

             里面有人么?

(丑丫头上。)

丑丫头  (白)     是哪个?

方卿   (白)     有烦通报,河南方大爷来了。

丑丫头  (白)     怎么,你这样子,就算是方大爷了!不要管他,上年被老爷责骂,今日不要管他大爷不大爷,待我报与夫人知道,你等着。

(丑丫头下。)

方卿   (唱)     听凭出言把我伤,

             暗唱道情笑炎凉。

(丑丫头上。)

丑丫头  (白)     夫人说:请大爷到兰云堂相见。

方卿   (白)     是,带路。

丑丫头  (白)     这里来。

方卿   (白)     带路。

丑丫头  (白)     这里来。

(二丫头、方氏同上。)

方氏   (唱)     刻来报说穷儿到,

             只怕又要把气淘。

丑丫头  (白)     夫人,方公子到。

方氏   (白)     叫这穷儿进来。

丑丫头  (白)     穷小子进去。

方卿   (白)     吓姑母大人在上,小侄方卿拜见。

方氏   (白)     嗄唷唷,勿要肉麻哉。方家门里,生出这样的穷鬼骨头来,勿知祖上做子个吏部天官,作仔啥个孽了。

方卿   (白)     吓姑母大人,小侄不过穷,有什作孽?

     (唱)     姑娘休得面嘲笑,

             并无借人半分毫。

             乐得逍遥大街上,

             切莫把我来欺嘲。

方氏   (白)     吓,我欺了哪个?

方卿   (白)     不是嗄,姑娘是大贤大德,哪敢说姑娘之短。

方氏   (白)     吓,莫非你作官哉?

方卿   (白)     我看那世情了然,故此出家唱道情了。

方氏   (白)     什么唱道情?

方卿   (白)     就是唱这炎凉世态,忠孝节义的故事。

丑丫头  (白)     夫人就叫方大爷唱一只听看。

方氏   (白)     如此你已善唱道情,倒要请教。

方卿   (白)     是是,吓姑娘大人,那道情之中,是君子小人,欺贫重富都有,但是姑母休要见气?

方氏   (白)     有甚见气。

方卿   (白)     如此小侄奉命。

(方卿打鱼板。陈连上。)

陈连   (念)     刻报儿婿后园进,只怕不贤又欺贫。

     (白)     吓!他竟弄得这般模样,在那里做些什么?

(陈连在场口做手势,叫方卿不要唱。方卿假作不知,打鱼板。)

方卿   (道情)    想当初,有苏秦,

             一家妻嫂笑欺贫。

             父母怨,哥嫂恨,

             赶出门外去投井。

             天不绝,有恩人,救到家庭,

             到后来,掌相印,六国封赠。

(陈连点头笑。)

丑丫头  (白)     吓夫人,这妙音到好听。

方氏   (白)     唔,好吓,如此再唱。

方卿   (白)     是是。

陈连   (白)     吓贤婿,你在此唱什么?不要唱了,随我书房去罢。

方氏   (白)     不要你管,你女婿有了这妙音,算宝贝,你叫他不要唱,我定要他唱。

方卿   (白)     是是,姑母不要生气,小侄再唱便了。

陈连   (白)     吓,你定要听唱。

方氏   (白)     唔,我定要听唱。

陈连   (白)     如此看坐来。

(陈连坐。)

方卿   (唱)     那秦琼有姑娘藩领封赠,

             卖双锏售黄骠忙去投亲,

             相见后蒙姑娘提拔报恩,

             这骨肉岂比那重富欺贫?

(陈连点头笑。)

方卿   (唱)     如今人甚可恶实实小人,

             见富家即忙忙就去亲近。

             见贫士顿起个势利无情,

             全忘却一枝本骨肉大恩。

(陈连笑。)

陈连   (白)     唱得好,唱得好,好个忘却根本,好个忘却根本!

方氏   (白)     嗄,小畜生,你说我重富欺贫,我欺个哪个?忘却了什么根本,忘了什么?

方卿   (白)     吓姑母大人,小侄早早禀告,这是道曲所有。

陈连   (白)     吓,你叫唱的,你这不贤,不要脸的。

方氏   (白)     嗄,你有脸,有了这样的道情女婿,还亏你在此多口,好有脸面,有轩昂。

陈连   (白)     不要你管,亏你堂堂丞相之女,连那骨肉亲情,同气连枝的根本全无。

             贤婿不要理她,我们外面书房去。

方卿   (白)     是是。

             姑母大人,休要见气,这是小侄自己不肖,不能上进。

方氏   (白)     管我甚事,你有好丈人,你去罢。

陈连   (白)     不比你这贱人,不要脸面,看你日后有何面目见他母亲。

             贤婿,外边坐去。

方卿   (白)     是是。

(方卿下。)

陈连   (笑)     哈哈哈。

方氏   (白)     你这老猪狗,我女儿被你害得好苦,对得好亲,此刻做了道官了。你这御史难道也是唱道情唱来的?

陈连   (白)     女儿是我的,不要你这没脸畜生管账。

(陈连打。)

方氏   (白)     嗄哟,老猪狗打起来哉。

(方氏撞头,打。)

陈连   (白)     好贱人,老不贤。

(陈连打。陈宣上,劝。)

陈宣   (白)     吓老爷、夫人,不必如此,休要动气。

(陈宣劝。)

陈宣   (白)     老爷外厢去罢,外厢去罢。

(丑丫头劝,陈宣推陈连同下。)

方氏   (白)     哎吓天杀的!老畜生!你叫你好女婿唱道情骂我!杀千刀!杀万刀!老畜生!

(方氏哭。)

方氏   (白)     天哪,天杀的!害得我女儿做道士老婆吓!

丑丫头  (白)     夫人不要哭,回房去罢。

方氏   (白)     我也勿动气了,明日吃了参汤,与他再来打架。吓唷,气死我也。

(方氏、丑丫头、二丫头同下。)

【第三场】

(陈宣、方卿、陈连同上。)

陈连   (唱)     世上总有贫和富,

             哪知不贤太蠢粗。

     (白)     贤婿请坐。

陈宣   (白)     小主人请坐罢。

方卿   (白)     姑丈大人请坐,待小婿拜见。

陈连   (白)     不要拜了,请坐。

方卿   (白)     告坐。

陈连   (白)     陈宣请小姐出来。

陈宣   (白)     是吓。

             小姐有请。

(彩屏、陈翠娥同上。)

陈翠娥  (唱)     耳听父母声喧闹,

             想是表弟把气淘。

     (白)     吓爹爹。

彩屏   (白)     老爷。

陈连   (白)     来来来,见了表弟。

方卿   (白)     吓表姐,小弟有礼。

陈翠娥  (白)     愚姐也有一礼。

陈连   (白)     坐下。

陈翠娥  (白)     告坐。

陈连   (白)     吓女儿,前者写信,打发陈宣河南探信,这是老夫所作,今日说明了。

     (唱)     只为女儿身有病,

             无法可医把计生,

             做作河南回音信,

             我女才得信为真。

             今日贤婿回家门,

             免得以后起疑心。

             你们快把前事问,

             三年何处度光阴?

方卿   (唱)     告禀姑丈老大人,

             小婿三年唱道情,

             投师学得定国策,

             要学韩信扶刘君。

陈连   (白)     哈哈,但愿如此。

陈翠娥  (白)     咳,表弟吓!

     (唱)     听他言来心头恨,

             背转身来自思忖。

             只望金榜题名姓,

             原来在外唱道情。

             又回头来把话论,

             不该害得父母争。

方卿   (白)     是,这是小弟之罪。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外面毕军门拜见老爷。

陈连   (白)     吓,有何事商议?说我出迎。

             贤婿,你们姐弟共叙一番,老夫去去就来。

方卿   (白)     姑丈大人请。

陈连   (唱)     观气相貌色光耀,

             定必金榜把名标。

(陈连下。)

彩屏   (白)     吓大爷,三年在外,未知官居何职?

陈宣   (白)     是吓,小主人,那一甲一名的方定,莫非改籍而中?

方卿   (白)     吓陈宣,彩屏姐吓!

     (唱)     自从一别有三春,

             流落江湖拜师尊。

             学得海上神仙法,

             三山访道九州行。

陈翠娥  (白)     吓,你四处云游,访道修仙,大有纯阳之气,看你怎么得了?

     (唱)     那年别母到襄阳,

             孤身到处游四方;

             今日落得道情唱,

             不该抛下你亲娘。

(陈翠娥哭。)

方卿   (白)     吓陈宣,你到河南,我母可好么?

(彩屏做手势。)

陈宣   (白)     这个这个,老夫人么?

方卿   (白)     我母亲呢?

陈宣   (白)     这,老奴到河南寻访老夫人,早已出外了。

方卿   (白)     哪里去了?

陈宣   (白)     她么?只因衣食不全,拜别坟堂,寻找小主人,如今并无音信吓!

方卿   (白)     哎吓表姐吓!

     (唱)     只为上进去求名,

             可叹我母受苦情;

             倘若我娘无处访,

             情愿一死赴幽冥。

陈翠娥  (唱)     亏你堂堂男子身,

             老娘抛下靠何人?

方卿   (白)     吓彩屏姐,总是知道的。

彩屏   (白)     哈哈,大爷,你说得好笑,你在外云游,尚且不知,我乃不出闺门之女,怎么知道?

方卿   (白)     吓陈宣,你一定是知道的,快快讲来。

陈宣   (白)     老奴实实不知。

方卿   (白)     哎吓我的亲娘吓!

(方卿哭。)

彩屏   (白)     吓大爷不要哭,老夫人远在天边无觅处,近在眼前寸尺方。

方卿   (白)     吓彩屏姐,到底母亲在哪里?

彩屏   (白)     还是求小姐去。

方卿   (白)     吓姐姐,我母亲在哪里?

陈翠娥  (白)     你如今要什么母亲?一身飘荡,游历江湖,岂不快乐。

方卿   (白)     哎吓姐姐吓!

     (唱)     用手取出皇家印,

             尊声表姐听我云:

             改名方定南昌郡,

             七省巡按我担承。

             表姐要是不相信,

             现有印信看分明。

陈翠娥  (白)     我不信。

方卿   (白)     你不信么?

(方卿取印。)

方卿   (白)     这可信哪!

陈宣   (白)     哈哈哈,哎吓吓小姐,这是一颗九头狮子金印,御赐的,不枉我家小主人气傲烈性,苦受三年,做了七省巡按。吓哈哈。

(陈宣笑。)

陈宣   (白)     小姐放好了,看我家夫人以后如何见方老夫人。

彩屏   (白)     吓小姐,如今好了,把老夫人之事,告与大爷知道罢!

陈翠娥  (白)     唔,你好吓!

     (唱)     那年别母到襄阳,

             我母见你起不良,

             两言不合起身往,

             爹爹追赶不回厢。

             黄州遇盗险命丧,

             家中舅母靠何方?

方卿   (白)     是是,原是小弟不是,望姐姐指示,恩同山高。

陈翠娥  (白)     你问彩屏便知。

方卿   (白)     吓彩屏姐,我母亲在哪里?

彩屏   (白)     哎吓,大爷吓!

     (唱)     夫人来到襄阳城,

             投河自尽丧残生。

             多亏尼僧来救命,

             现在庵中养精神。

方卿   (白)     在哪个庵中?

彩屏   (白)     在城关外,白莲庵中。

方卿   (白)     如此多谢姐姐大恩大德。

             多谢小姐。小弟去了。

彩屏、

陈宣   (同白)    哪里去?

方卿   (白)     白莲庵去。

陈宣   (白)     老奴引路。

彩屏   (白)     是吓,老伯伯送老爷同去。

方卿   (白)     多谢小姐,陈宣带路。

     (唱)     抛母上路两泪淋,

             今日相见喜在心。

(方卿下。)

陈宣   (唱)     天赐方家门庭振,

             又掌巡按七省民。

(陈宣下。)

陈翠娥  (唱)     拜谢上苍众神圣,

             承蒙皇家一点恩。

(陈翠娥、彩屏同下。)

【第四场】

(二丫头、红云、方氏同上。)

方氏   (唱)     可恨畜生无志气,

             适来又想把我欺。

     (白)     咳,想我方氏,未知祖宗作何大孽,出此不肖穷鬼。唉天哪,这冤家何日得了!

红云   (白)     夫人不必动气,以后方穷鬼再来,哼哼,我来对付他便了。

(丫头上。)

丫头   (念)     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白)     哎吓夫人不好了。

方氏   (白)     什么大惊小怪的?

丫头   (白)     夫人吓,刻来丫头在外,闻得一桩奇事。

方氏   (白)     什么奇事?

丫头   (白)     就是那方穷鬼,做了大、大、大、大、大的官了。

方氏   (白)     什么官?你怎么知道?

丫头   (白)     方才我出门,看见军门毕老爷,还有府里老爷,县里老爷,学里老爷,还有许许多多个老爷,都来与我家老爷贺喜呢!

方氏   (白)     红云你去看来。

红云   (念)     如若真把皇梁做,叫我夫人快缩头。

(红云下。)

方氏   (白)     哎吓,这小畜生难道真做了官了?乔装来试我的!唉,我倒是与老爷大闹一场,如何是好呢?

(红云上,带脸子。)

红云   (白)     哎吓,夫人!真有此事。厅上府县老爷,还在说,怎么做了七省巡按,钦赐尚方宝剑,要斩这些势利之人。

方氏   (白)     红云,如此怎么好?

红云   (白)     我红云也没有主意了。喏喏,老爷叫我拿件东西与你。

(红云拿脸子。)

方氏   (白)     什么东西?

红云   (白)     叫夫人带了这脸子,可以遮瞒了脸,就不要紧了。

方氏   (白)     咳,这这不好。有了,从今以后,闭门不见,姑嫂一概全然不见,岂奈我何?

红云   (白)     夫人,这个主意倒好,一个都不见,天尊见他!

方氏   (白)     丫头,快快将门闭上。

红云   (白)     是。

方氏   (念)     谁知他竟官一品,当今圣上失眼睛。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彩头白莲庵。老佛婆上。)

老佛婆  (唱)     晨钟暮鼓弥陀念,

             送茶伺候把香拈。

     (白)     待我闭上山门,打扫佛殿便了。

(老佛婆扫。陈宣、方卿同上。)

方卿   (唱)     青山绿水仍旧在,

             富贵更换三千番。

陈宣   (白)     吓小主人,此地就是白莲庵。

方卿   (白)     陈宣,如此你先回去,倘有府县官迎拜,叫他各守己职便了。

陈宣   (白)     是。

(陈宣下。)

方卿   (白)     你看数株杨柳,松柏围绕,倒也十分清雅。

     (唱)     耳听百鸟乱啼鸣,

             小桥流水澈底清。

             四路往来行人少,

             木鱼寂寂静修行。

     (白)     里面有人么?

老佛婆  (白)     是哪个?

             此间是释家尼庵,并不与那道教往来,小师父来此何事?

方卿   (白)     吓婆婆,贫道是行道江湖,路过此地,特来探访母亲的。

老佛婆  (白)     哎吓小师父你差了,这里是清净尼庵,不要乱嘴胡说,哪有什么你的母亲在这里?

方卿   (白)     吓婆婆,我母亲一定在这里的。

老佛婆  (白)     吓,坏了吓,坏了。大师太生下的,原是我亲手收拾的。二师太是生了两个女儿,三师太养的是还小。吓,这是哪里来的呢?况且又是一个游方的道士,我家师太,并未有与道士往来,与和尚倒二三个有进出,这倒奇了?

             吓小师父,你的母亲,几时出家的?

方卿   (白)     没有出家。

老佛婆  (白)     吓没有出家,来在这里做什么呢?

方卿   (白)     就是方夫人。

老佛婆  (白)     嗄,就是方夫人?

方卿   (白)     正是。

老佛婆  (白)     如此大爷请进。

方卿   (白)     是。

老佛婆  (白)     这里来。

方卿   (白)     是。

     (唱)     三年不见亲娘面,

             一番苦楚泪涟涟。

(众人同下。)

【第六场】

(杨氏上。)

杨氏   (唱)     朝来鹊噪连声闹,

             未知喜报或祸苗!

(尼姑上。)

尼姑   (白)     恭喜老夫人,贺喜老夫人。

杨氏   (白)     当家的,喜从何来?

尼姑   (白)     你大爷回来了,

杨氏   (白)     吓?

尼姑   (白)     你儿子老爷回来了。

杨氏   (白)     吓,我儿回来了?

尼姑   (白)     是,

杨氏   (白)     在哪里?

尼姑   (白)     在这那。

(尼姑下。方卿上。)

方卿   (白)     吓母亲!

(方卿哭。)

杨氏   (白)     我儿!

(杨氏哭。)

杨氏   (西皮导板)  那年别母到襄阳,

     (唱)     音信全无抛老娘。

             陈、毕两家恩德广,

             两家亲事怎能当?

             停妻再娶该何样,

             饿死老娘在庵堂!

             三件大事无孝敬,

             有何面目见老娘!

方卿   (白)     母亲!

     (唱)     孩儿别母见姑娘,

             谁知姑娘起不良。

             幸遇表姐恩义广,

             又赠珠塔奔还乡。

             姑父赶在中途上,

             定将表姐配鸾凰。

             黄州遇贼险命丧,

             多亏毕兄带回乡。

             每日书房文章念,

             又将小姐配成双。

杨氏   (唱)     幸喜双媳大贤良,

             否则错事做一桩。

             日食衣穿把娘养,

             比儿贤孝胜孟姜。

     (白)     儿今日回来,功名如何?

方卿   (白)     多谢母亲之庇,孩儿改名方定,得中状元,蒙圣恩放任七省巡按,又赐尚方宝剑,先斩后奏。

杨氏   (白)     哈哈,好了。谢天谢地,我方门又要重兴门庭了。

     (唱)     拜谢苍天有灵应,

             诸神不负善良人。

(尼姑上。)

尼姑   (白)     启老爷、老夫人:外面陈御史大人带领府县文武官员,正殿迎接。

方卿   (白)     说我出接,母亲暂避。

(众人同下。)

【第七场】

(〖牌子〗。四文堂、四挂子、四青衣、四官兵、千总、把总、守备、县官、府官、毕云显、陈连同上。)

陈连   (白)     列位大人请了。

千总、
把总、
守备、
县官、
府官、

毕云显  (同白)    大人请了。

陈连   (白)     我等迎接方大人。请吓。

(四文堂、四挂子、四青衣、四官兵、千总、把总、守备、县官、府官、毕云显、陈连同走圆场,方卿上。)

方卿   (念)     只因急把母亲见,未遑接待诸州县。

     (白)     吓众位大人。

千总、
把总、
守备、
县官、
府官、
毕云显、

陈连   (同白)    不敢,卑职等迎接大人来迟,望乞恕罪。

方卿   (白)     岂敢。

陈连   (白)     贤婿更衣。

(〖吹打〗。方卿换衣。)

陈连   (白)     请嫂嫂到家暂住。

方卿   (白)     有请母亲。

(杨氏上。)
千总、
把总、
守备、
县官、
府官、
毕云显、

陈连   (同白)    卑职等叩见老夫人。

杨氏   (白)     不敢。

方卿   (白)     众位大人请起。

(千总、把总、守备、县官、府官、毕云显、陈连同起。)
千总、
把总、
守备、
县官、
府官、
毕云显、

陈连   (同白)    请大人、老夫人就此起行。

方卿   (白)     开道!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八场】

(二丫头、方氏同上。)

方氏   (唱)     只恨生就势利眼,

             欺贫爱富悔已迟。

(红云上。)

红云   (白)     哎吓夫人不好了。

方氏   (白)     怎么大惊小怪?

红云   (白)     外面多少官员,护送老夫人与姑爷大人来了,

方氏   (白)     在哪里?

红云   (白)     在外厅伺候,听说姑爷请出皇帝伯伯御赐尚方宝剑,供在厅上,要斩势利之人。

方氏   (白)     斩哪个?

红云   (白)     听说是以前说他没有翻身之日这个人。

方氏   (白)     莫非我说了这小畜生,今日要斩我么?

红云   (白)     岂敢岂敢!

方氏   (白)     吓丫头,这怎么处呢?

红云   (白)     依我不要紧,这时候,我家老爷,同众位老爷都在厅上,你跪行出去,倘姑老爷要斩,还是有众位大人讲情,你道好不好?

方氏   (白)     咳,我是长辈,怎得拜他?

红云   (白)     这个叫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方氏   (白)     不能,不能!

红云   (白)     夫人快些去罢,若是迟了,尚方宝剑嗐擦一刀,不管丫头之事,快去!

方氏   (白)     如此快去吓,咳,晦气晦气!

(方氏下。)

红云   (白)     今日看来,夫人要叩头哉。

(红云下。)

【第九场】

(四文堂、四青袍、县官、府官、守备、千总、把总、毕云显、陈连同上,同凹门,院子、陈宣、杨氏、方卿同上,院子、陈宣同将宝剑供厅上,方卿拜剑完。县官、府官、守备、千总、把总、毕云显、陈连同拜完。)
县官、
府官、
守备、
千总、
把总、
毕云显、

陈连   (同白)    参见大人。

方卿(白)不敢。
县官、
府官、
守备、
千总、
把总、

毕云显  (同白)    参见老夫人。

杨氏   (白)     各位大人少礼。

县官、
府官、
守备、
千总、
把总、

毕云显  (同白)    多谢老夫人。

方卿   (白)     众位大人,回衙理事。

县官、
府官、
守备、
千总、
把总、

毕云显  (同白)    谢大人。

(县官、府官、守备、千总、把总、毕云显同下。)

方卿   (白)     岳父大人请上,待小婿拜见。

陈连   (白)     免了罢。

(方卿拜完。)

杨氏   (白)     姑丈大人,请姑娘出来一见。

陈连   (白)     这老不贤见她则甚?

杨氏   (白)     是要见的,一家骨肉,岂有不见之理!

陈连   (白)     来,请老不贤出来。

陈宣   (白)     请夫人。

(红云、方氏同上。)

红云   (白)     夫人跪仔出来哉。

方氏   (白)     这就跪下么?

             姑老爷,我不好,恕我罢。

方卿   (白)     哎吓吓,何得如此,岳母大人请起。

方氏   (白)     吓,贤婿大人,真真量大福大。

陈连   (白)     亏你老不贤面皮厚。

方氏   (白)     嗄,难道你的女婿,不就是我的么?

陈连   (白)     你可要唱道情?

方氏   (白)     不要你管。

             吓嫂嫂,吓嫂嫂。

(方氏跪。)

杨氏   (白)     不敢!吓姑娘请起。

方氏   (白)     这是理该如此。

陈连   (白)     那欺贫重富,也是理该的么?

方氏   (白)     不要你管账,我们嫂嫂是贤惠的。

             吓嫂嫂,原是我的不是,喏喏,我这里叩头了。

杨氏   (白)     吓,姑娘!

     (唱)     贫富怎能看得定,

             三年五载定翻身。

             谁家没有贫富眷?

             怎能一派乱胡行!

方氏   (白)     哎吓吓,嫂嫂,下次再也不敢的了。

陈连   (白)     唔,亏你有什脸面,在众人面前出丑,滚下去罢。

方氏   (白)     老杀才,休得如此,我那嫂嫂贤婿都罢了,你也少说些罢。

杨氏   (白)     姑丈大人。

     (唱)     姑娘一时少主见,

             今日劝你休记嫌。

             幸得孩儿身荣显,

             快将前事付云烟。

陈连   (白)     是,多谢嫂嫂。

杨氏   (白)     儿吓,拜见岳母。

方氏   (白)     嫂嫂,不要拜了。

杨氏   (白)     理当的。

方卿   (白)     岳母大人请上,小婿拜见。

(〖吹打〗。方卿拜完。)

陈连   (白)     吓嫂嫂,内房歇息去罢。

杨氏   (白)     大家请。

方卿、
陈连、

方氏   (同白)    请。

杨氏   (念)     难得寒门又登天,

陈连   (念)     钦赐七省把民安。

方氏   (念)     三年鱼龙又得水,

方卿、
杨氏、
陈连、

方氏   (同念)    一榜题名天下传。

(方卿、杨氏、陈连、方氏同笑。〖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92 ┊ 字数:8848 ┊ 最后更新:2021-12-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