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珍珠塔》【三本】

主要角色
方卿:小生
陈翠娥:旦
毕秀金:旦

情节
陈连以珍珠塔一案告官,襄阳县升堂审讯,方知方卿未死。方卿到毕府后,毕洪见方卿品貌不凡,乃将其女毕秀金许字,并赠金使上京赴考。方卿母杨氏日久未得方卿音信,亦来襄阳投奔陈府。偶闻众人议论方卿遭劫一事,乃投河自尽,幸为一尼姑所救,留住庵中。陈翠娥到庵中拜佛,得与舅母相会。毕秀金亦来烧香,与方母、陈翠娥相见,言语投机,互诉以往,毕秀金乃尊陈翠娥为正室。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三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0.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门子、万天祥同上。)

万天祥  (引子)    承蒙皇恩,与黎民,判断冤情。

     (念)     百里荣任政事烦,公断冤情身不闲。盗贼闻风皆丧胆,但愿国泰与民安。

     (白)     下官万天祥。蒙圣恩放我襄阳县知县,到任以来,官清民顺。适来陈府珍珠塔一案,拿来强徒,必要细细审问方卿下落。

             来,将强徒带上堂来。

四青袍  (同白)    吓,将强徒带上堂来!

(二差官押飞山虎同上。)

二差官  (同白)    强徒当面。

万天祥  (白)     强徒!何方人氏,姓什名谁?怎敢大胆劫塔,杀伤孤客,从实招来。

飞山虎  (白)     俺是绿林好汉,要杀便杀,何必多问!

万天祥  (白)     不动大刑谅你不招。

             来,夹起来。

(二差官同应,同夹。)

飞山虎  (白)     哎吓,痛杀我也。愿招。

万天祥  (白)     招上来。

飞山虎  (白)     那日大雪纷飞,俺家大王与武西施娘娘赏雪,得报下山,俺家大王亲手得此奇宝;叫小人售卖银钱。别事不晓。

万天祥  (白)     在哪里行事,那孤客落在何处?

飞山虎  (白)     俺家大王,劫此孤客,并未伤他性命,句句真情,老爷开恩。

万天祥  (白)     尔等深藏何地,聚人多少?大王叫什么名字?

飞山虎  (白)     俺大王叫邱六乔,夫人武西施。他二人俱有勇力,身为寨主,共有五百馀人。

万天祥  (白)     好大胆狗头。

             来,带去收监。

(二差官带飞山虎同下。)

万天祥  (白)     来,有供词一张,送与陈老爷那里。

门子   (白)     是。

(门子下。)

万天祥  (白)     传民壮马快上来。

四青袍  (同白)    传民壮马快。

(张虎、王龙同上。)

张虎   (念)     劫塔大案起,

王龙   (念)     定拿满天飞。

张虎、

王龙   (同白)    老爷在上,小人(张虎)(王龙)叩头。

万天祥  (白)     罢了。尔等带同营兵五百名,速将两界山邱六乔众强徒一齐捉来。

(万天祥下。四青袍同下。)

张虎   (白)     遵命。

     (念)     堂上领公文,

王龙   (念)     捉拿狗强徒。

(张虎、王龙同下。)

【第二场】

(四上手、四官兵、张虎、王龙同上。)

张虎   (唱)     太爷堂上领下文,

王龙   (唱)     要拿强徒劫塔人。

张虎   (白)     俺张虎。

王龙   (白)     俺王龙。

张虎   (白)     请了,奉了老爷之命,捉拿邱六乔,须要小心。

王龙   (白)     看前面就是两界山,必须要进山拿人。

张虎   (白)     有理,请。

     (唱)     催马加鞭上山岭,

王龙   (唱)     搜山拿寇要小心。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下手、四女兵、四头目、武西施、邱六乔同上。)

邱六乔  (唱)     终日逍遥多快乐,

武西施  (唱)     自封押寨夫人王。

邱六乔  (白)     吓娘娘,前日劫来珍珠塔,命大头目下山,当价估银,还未见回来。

武西施  (白)     吓,皇上,我今日心惊肉跳,也不知为了何事?

邱六乔  (白)     你我夫妻占住两界山,官兵也不敢前来窥探,何必惊疑!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官兵杀上山来了。

邱六乔、

武西施  (同白)    吓呀不好!

(四上手、四官兵、张虎、王龙同上。)
张虎、

王龙   (同白)    呔,狗强徒,快快受死,免得老爷动手。

武西施  (白)     哈哈,我与你二人有些认识,你二人不记得了么?

张虎   (白)     我把你这个狗贱人,你在烟花馆不作生理,又来做强盗头子,快快受捆。

武西施  (白)     大老官吓!

     (唱)     你不要在马上紧紧追逼,

             俺与你刀来枪去相互刺劈。

             杀一个你身死我才能活,

             我把你这赃贼官西瓜样切!

张虎   (白)     看枪!

(张虎杀,四下手、四女兵、四头目、武西施、邱六乔同败逃下,四上手、四官兵、张虎、王龙同追下。四下手、四女兵、四头目、武西施、邱六乔同上。)

邱六乔  (白)     哎吓娘娘吓!孤家自得山河,未有如此大败,如何是好?

武西施  (白)     哎吓大王吓!

     (唱)     今日里好比那乌江大战,

             只杀得子弟兵东逃西亡。

             我与你好比那虞姬别帐,

             苦苦的在江边大哭一场。

邱六乔  (白)     哎吓娘娘吓!

     (唱)     这一阵只杀得十面难挡,

             我与你不到头好梦一场。

             今日里只怕要你我命丧,

             那时我效当年自刎霸王。

(四上手、四官兵、张虎、王龙同上,同打杀,同擒邱六乔、武西施。)

武西施  (白)     哎吓大王吓!

邱六乔  (白)     哎吓娘娘吓!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青袍、门子、万天祥同上。)

万天祥  (念)     日断民间公论事,夜看皇朝天下谋。

(张虎、王龙同上。)
张虎、

王龙   (同白)    启老爷:强徒拿到。

万天祥  (白)     带上来。

(四官兵押邱六乔、武西施同上)

万天祥  (白)     呸,大胆的狗强盗!

(四官兵同应。)

武西施  (白)     且慢,奴家好好说与你听者:

     (唱)     自奴家与大王姻缘配定,

             三个月坐江山身为绿林。

             那一日在官塘劫夺孤客,

             抢珠塔回山寨未曾伤人,

万天祥  (白)     唔,大胆的狗男女,还言未曾伤人性命,尸首尚在,有何抵赖?

邱六乔、

武西施  (同白)    大老爷吓,这是他自己冻死的,小人没有杀他。

万天祥  (白)     还敢抵赖!

             来,夹起来。

邱六乔  (白)     哎吓大老爷,今日夹死小人,也是未伤人命。

万天祥  (白)     你未伤人命?

邱六乔、

武西施  (同白)    未伤人命。

万天祥  (白)     来,带去收禁。

(四官兵带邱六乔、武西施同下。)

万天祥  (白)     来,有供状一纸,送与陈府,今日大刑细审,强徒供出来未伤人命,有供上呈,不得有误。

(门子应下。)

万天祥  (白)     退堂。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陈翠娥上,彩屏暗上。)

陈翠娥  (唱)     方卿去后终日念,

             重见珠塔两泪涟。

     (白)     吓天哪,想我翠娥,何以如此命苦也。

彩屏   (白)     吓小姐想起方公子,又添愁闷,终日三餐不想,休得伤了身子。

陈翠娥  (白)     哎吓彩屏吓,他在路上倘有不测,我终身依靠何人?

     (唱)     我想起这珠塔原来害人,

             想不到偏害了有恩之亲。

             老爹爹九松亭终身来订,

             他立志不肯回冒雪而行。

             遇强徒将他的珠塔来抢,

             在我家当铺中质价估银。

             见此宝回房来痴迷不醒,

             我二人要相会转世投生。

彩屏   (白)     小姐吓!

     (唱)     那强徒在公堂供的实在,

             他供的抢珠塔人命未害。

             说不定遇救星祸去福来,

             到后来必相逢何必愁怀!

(陈连上。)

陈连   (唱)     狗强盗在县堂供未伤害,

             见女儿将此事细说开怀。

陈翠娥  (白)     爹爹万福。

陈连   (白)     罢了。

彩屏   (白)     老爷,丫头叩头。

陈连   (白)     起来。

彩屏   (白)     谢老爷。

陈连   (白)     儿吓,那强徒未伤人命,想方公子必然遇救回家,日后自有好音。

陈翠娥  (白)     多谢爹爹。

陈连   (白)     彩屏,好好相劝小姐,须要当心。

彩屏   (白)     是,小姐请进去罢。

陈翠娥  (哭)     喂吓!

     (唱)     我不见方表弟心情不定,

             怕的是我性命旦夕归阴。

(彩屏扶陈翠娥同下。)

陈连   (唱)     都只为老虔婆嫌贫爱富,

             一家人老与少不得安宁。

(陈连下。)

【第六场】

(方卿上。)

方卿   (唱)     那一日在中途险遭不测,

             多亏了毕恩兄救回府门。

     (白)     小生方卿。只因家贫无奈,向姑母家借贷,不想反遭羞辱。多蒙表姐、姑丈,十分敬待,定将表姐许配与我为妻,劝我回到他家,是我不肯,故此冒雪前行,又遇强人劫夺,险伤性命,幸遇毕兄救回,此恩非小也。

     (唱)     多亏了毕恩兄救回家下,

             每日间在书房熟看书文。

             又蒙他到河南接母来到,

             未知那老亲娘几时相逢?

             又想起老姑丈表姐情义,

             有一日金榜题名再报他恩。

     (白)     唉,不要胡思乱想,只怕不能如愿。咳,母亲吓,恕孩儿不孝之罪也。

     (唱)     你孩儿独思想谁来动问?

             苦坏了我亲娘望儿回程。

(丫头、毕秀金同上。)

毕秀金  (唱)     月照山河乾坤满,

             江山银砌水晶城。

方卿   (白)     母亲呀!

(方卿哭。)

毕秀金  (白)     来在书房,何人在此啼哭?

丫头   (白)     小姐,就是那日老爷带来的方公子,在书房攻书。

毕秀金  (白)     丫头,听他讲些什么?

方卿   (白)     吓,母亲吓!

(方卿哭。)

毕秀金  (白)     原来是个孝子,在那里思念娘亲。

方卿   (白)     唉,圣人云:先齐其家,后治其国,咳,方寸乱矣!

毕秀金  (白)     吓,还在攻书。

方卿   (白)     哎吓,表姐吓,你是好义也!

毕秀金  (白)     吓,这是什么?

丫头   (白)     他在那里哭表姐。

毕秀金  (白)     唔,这倒奇吓!待我叩门进去,盘他明白便了。

(毕秀金叩门。)

毕秀金  (白)     开门来。

方卿   (白)     吓,是哪个?

(方卿开门。)

方卿   (白)     嗄,原来是小姐,方卿有礼了。

毕秀金  (白)     不敢,愚妹也有一礼。

方卿   (白)     请问小姐驾临,有何贵干?

毕秀金  (白)     不瞒公子说,是来玩月,闻公子啼哭,定有伤心之事,以此愿闻。

方卿   (白)     唉,小姐吓!

     (唱)     那一日在路途遇盗官塘,

             幸亏了毕恩兄救回书房。

             所想的老娘亲在家盼望,

             又恐怕少米炊饿死坟堂。

毕秀金  (白)     还有表姐何人?

方卿   (白)     这个,这个是姑丈家的,又蒙她临别相赠。

毕秀金  (白)     赠的何物?

方卿   (白)     是蒙她十分重赠。

毕秀金  (白)     重何物?

方卿   (白)     小小珠塔。

毕秀金  (白)     哪里去了?

方卿   (白)     唉,不要说起,在官塘被强盗劫去了。

毕秀金  (白)     唉,岂不负了你表姐之心?

(方卿揩泪。)

方卿   (白)     哎吓小姐吓!

     (唱)     都只为家寒苦襄阳去往,

             谁想那老姑母欺贫不良,

             因此上将小生羞辱脸上,

             那表姐气不平赠塔还乡。

毕秀金  (白)     吓!

     (唱)     听他言不由我心中暗想,

             赠珠塔许终身匹配鸾凰。

     (白)     吓公子,你表姐赠你珍珠塔,乃是好心。

方卿   (白)     是吓,乃是好心。

毕秀金  (白)     只怕还有终身之托?

方卿   (白)     唉,方卿饥寒逼迫,岂敢望此?

毕秀金  (白)     咦,我早已知道你了。

方卿   (白)     知道何来?

毕秀金  (唱)     为求婚将珠塔当做盟证,

             赠公子归家去伺奉娘亲,

             但愿得早登科金榜名震,

             岂不是夫妻荣显耀门庭。

     (白)     可是么?

方卿   (白)     但愿如此,多谢小姐。

毕秀金  (白)     不敢。

(丫头上。)

丫头   (白)     老夫人叫丫头来,寻小姐安睡,快些去,走罢。

毕秀金  (白)     吓公子少陪了,请吓。

方卿   (白)     请。

毕秀金  (白)     公子请。

方卿   (白)     请。

(毕秀金、方卿双看下。〖小过门〗。)

丫头   (白)     哈哈,我看他二人倒有些恩爱,不免待我回去,戏弄他一番。正是这个主意。

             吓,公子!

方卿   (白)     咳,又是哪个来了。

丫头   (白)     是我吓。

方卿   (白)     小姐你进去安睡罢。

丫头   (白)     我还睡不着哩,快些开门。

方卿   (白)     开门则甚?

丫头   (白)     有要紧话说。

方卿   (白)     小姐,有话明日再讲。

丫头   (白)     不能,今日一定要讲的。

方卿   (白)     咳,我正在思家,更添忧愁。

(方卿开门。丫头向方卿作眉眼。)

方卿   (白)     咳,你这丫头,好不规矩?

丫头   (白)     唷唷,你看他多不知好歹。

(丫头下。)

方卿   (白)     想这丫头,可恶得紧。

     (唱)     这叫做丑人态也想起淫,

             哪知我心儿乱哪有此情。

(方卿下。)

【第七场】

(洪氏上。)

洪氏   (唱)     我的儿蒙圣恩高官爵显,

             镇三关为总兵天下扬名。

     (白)     老身洪氏。丈夫早已去世,所生一子,名叫云显,镇守三关为总镇。蒙圣恩已经诰封一品,好不荣耀也。

(毕秀金上。)

毕秀金  (唱)     适才间书房内猛虎出现,

             到房中见母亲细说分明。

     (白)     母亲万福。

洪氏   (白)     罢了,坐下。

毕秀金  (白)     告坐。

洪氏   (白)     不在闺中刺绣,来此则甚?

毕秀金  (白)     吓母亲,孩儿适才经过花园,听书房中啼哭之声,原来方公子思母情切。

洪氏   (白)     儿吓,你进房去罢,为娘自有道理。

毕秀金  (白)     是。

(毕秀金下。)

洪氏   (白)     想此子如此孝顺勤读,日后必是皇家栋梁,倒不如招他为婿,吾女终身定矣。

     (唱)     听此言不由我心中暗忖,

             方贤侄定必是伴驾之臣。

             待我来告孩儿两家亲订,

             岂由他不允承我儿终身!

     (白)     吓有了,待我当面许亲,不怕他不允便了。

(毕云显、方卿同上。)

毕云显  (念)     只为秋试文场近,

方卿   (念)     要辞恩母赴皇城。

毕云显  (白)     吓母亲。

方卿   (白)     伯母。

洪氏   (白)     贤侄少礼,请坐。

方卿、

毕云显  (同白)    告坐。

洪氏   (白)     吓贤侄,朝夕勤读,实为可敬。

方卿   (白)     小侄蒙恩扶养,不得不努力发奋。

洪氏   (白)     说哪里话来。有慢公子。

             吓儿吓,想公子年青,谅未婚配,为娘意欲将你妹许配公子为妻,公子料无推辞。

毕云显  (白)     是吓,贤弟不嫌舍妹丑陋,当允母命。

方卿   (白)     吓伯母大人,小侄蒙恩,本当应允,奈家母无有音信,岂敢有害贤妹?小侄今日上京赴试,若得功名成就,再当应允。

洪氏   (白)     吓贤侄此言差矣。倘若功名不就,难道终身不娶么?

方卿   (白)     伯母大人,非小侄推托,恐其有害令媛,岂不是小侄之过也!

     (唱)     并非是违尊命好言不听,

             都只为身无主岂得定婚。

             有一日佐皇朝必当应允,

             望大人休误了小姐终身。

毕云显  (白)     贤弟吓!

     (唱)     劝贤弟休得要过于谦逊,

             老娘亲终日里为女终身。

             你若是不应允恐难违命,

             望贤弟向前来岳母相称。

洪氏   (白)     吓公子!

     (唱)     你若是今日里当面不允,

             莫非是寒贱家不配高门!

             你今日赴都场金榜题姓,

             须得要将小女婚姻定成。

方卿   (白)     哎吓伯母大人,小侄有言相告。

洪氏   (白)     贤侄请讲。

方卿   (白)     小侄在家,奉了母命,去到襄阳姑母家里借贷,反受姑母之气。蒙姑丈追赶我到九松亭,将女定婚,又蒙表姐将珠塔相赠。小侄行至中途,大雪纷纷,被强人劫去珍珠塔,又蒙恩兄救命之恩,尚未答报;今日又将小姐许我为妻,断不敢两处允亲。

洪氏   (白)     贤侄吓!

     (唱)     官宦家都有那三房四妾,

             一夫男二妇人古之常礼。

毕云显  (白)     是吓,贤弟,不必推辞,拜见岳母。

方卿   (白)     如此恩重,何日得报?

     (唱)     多蒙承老岳母恩情又重,

             暂把这碧玉钗以为定亲。

洪氏   (白)     贤婿请起。

方卿   (白)     多谢岳母。

毕云显  (白)     贤弟请坐。

方卿   (白)     告坐,岳母,小婿今日要上京赴试。

洪氏   (白)     如此家院带了银两,随方公子上京赴试,路途之上,须要小心。

(家院暗上。)

家院   (白)     吓。

方卿   (白)     小婿告辞了。

     (唱)     辞别了老岳母忙把路上,

             老天爷保佑我重整方门。

(方卿下,家院随下。)

洪氏   (唱)     但愿得此一去高中金榜,

毕云显  (唱)     插金花赐御酒早报家门。

(洪氏、毕云显同下。)

【第八场】

(杨氏上。)

杨氏   (唱)     都只为家贫穷饥寒难忍,

             命我儿到襄阳借贷无音。

     (白)     老身杨氏。所生一子,名叫方卿。丈夫方敬在朝,官高一品;奸相罗通,陷入魏党,将我满门抄斩,丈夫在监身亡,我同方卿逃往他乡。命我儿去到襄阳姑母家借贷,一去无有音信,为此老身赶到襄阳,寻找孩儿。天哪天哪,我好苦也。

     (唱)     每日里少三餐饥饿难忍,

             因此上孤单单拚命前行。

     (白)     咳,来此已到他家门首,待我进去。哎呀,且慢,我衣衫褴褛,若是不肯相留,叫我脸面何在?咳,进退两难,如何是好吓!

     (唱)     身褴褛怕陈家不肯相见,

             人不熟地生疏何处安眠?

             身寒冷腹中饥浑身抖战,

             看起来我性命定要归天。

(四官兵、四挂子、四下手押邱六乔、武西施同上,二总兵同上,过场,同下。)

杨氏   (白)     吓!

     (唱)     来到了襄阳城这等热闹,

             众官兵押人犯所为哪条?

     (白)     哎吓且住。看这众将官押着二人,不知身犯何罪,待我赶上,看个明白。

(二闲人同上。)

闲人甲  (白)     阿哥。

闲人乙  (白)     兄弟。

闲人甲  (白)     阿去杀人。

闲人乙  (白)     啥格案?

闲人甲  (白)     阿哥你不晓得。

闲人乙  (白)     不晓得。

闲人甲  (白)     就是陈御史,旧年来了河南方卿,是陈御史内侄,前来借银,贤德小姐将珍珠宝塔,借赠方卿,走到路途中被邱六乔强盗抢去,公子丧命,今日杀这个狗强盗。

闲人乙  (白)     嗄,就是这个案。

闲人甲  (白)     是个。

闲人乙  (白)     去看去看。

(二闲人同下。)

杨氏   (白)     哎吓且住,听他们之言,我儿死在强人之手。哎天哪,我好命苦也!

     (唱)     听他言不由我三魂飘荡,

             倒叫我年迈人无有主张。

     (白)     且住。我儿命丧,老身活着无趣,来此河边,不免投河一死罢!

     (唱)     谁知道我的儿到此命丧,

             大不该叫我儿来到襄阳。

             我哭声小姣儿尸首何往?

     (哭)     我的儿呀!

     (唱)     拚老命投河死去见阎王。

(尼姑上。)

尼姑   (白)     喂,死不得,你这老人家为何寻死?

杨氏   (白)     哎吓师父吓,老身决不能活了。

尼姑   (白)     为何呢?家住哪里?你姓什么?

杨氏   (白)     咳,师父吓!

(杨氏哭。)

杨氏   (西皮流水板) 未曾开言珠泪落,

             尊声师父听我说:

             家住开封河南过,

             我夫一品掌山河。

             姓方名敬尚书做,

             奸相罗通起风波。

             抄斩满门把头落,

             我儿带娘逃出窝。

             襄阳求助飞来祸,

             儿被强盗把头割。

             老身到此无下落,

             不如一命见阎罗。

尼姑   (白)     这么说来,倒是一个老夫人了。

杨氏   (白)     不敢。

尼姑   (白)     咳,不要苦恼。这样罢,你也不要自尽,且到我庵中,朝香暮烛,且度光阴;如若你儿子没有死,还可见面,你道如何?

杨氏   (白)     如此多谢师父!

     (唱)     多谢师父美意厚,

             我儿见面把恩酬。

尼姑   (白)     随我来?

杨氏   (白)     吓,来了!儿吓!

(杨氏哭。)

尼姑   (白)     不要哭。

(杨氏、尼姑同下。)

【第九场】

(陈翠娥、彩屏同上。)

陈翠娥  (引子)    只为珠塔人不见,险些一命入幽冥。

     (白)     奴家陈翠娥。只为方公子遇盗之后,日夕忧心,竟成大病,险些命赴冥途。幸喜陈宣打听回来,我心始定。今日病痊,庵中佛会,不免前去拜佛。

             彩屏,香盘可齐?

彩屏   (白)     俱已齐备。

陈翠娥  (白)     如此搭轿。

彩屏   (白)     是。

陈翠娥  (唱)     只为方卿身忧病,

             险些一命赴幽冥,

             彩屏带路往前进,

             但愿表弟早回程。

(陈翠娥、彩屏同下。)

【第十场】

(众尼姑同上,做道场摆台念经完。彩屏、陈翠娥同上。)

陈翠娥  (唱)     佛祖圣会亲身拜,

             保佑我夫身康宁。

尼姑   (白)     迎接小姐。

陈翠娥  (白)     罢了。

尼姑   (白)     请小姐上香。

             佛婆送茶。

(杨氏上。)

杨氏   (念)     诰封一品空如梦,送茶庵中苦命终。

     (白)     小姐茶放在此。姐姐,茶在此。吓!

(彩屏暗听。)

杨氏   (白)     刻来闻得陈家小姐还愿,如今长大成人,这等标致清雅,她怎知你舅母落难此地吓!

     (唱)     一见甥女心头惨,

             想起我儿泪涟涟。

             都怨陈家多势利,

             方门绝了后代传。

     (白)     咳,儿吓!

(杨氏下。)

彩屏   (白)     吓小姐,适来那老佛婆,见了小姐,两眼掉泪。我留意听她言语,好生奇怪,何不叫来一问。

陈翠娥  (白)     吓,众师父们退下。

(众尼姑同下。)

陈翠娥  (白)     老师父。

尼姑   (白)     小姐。

陈翠娥  (白)     方才送茶老婆婆怎么来的?请道其详。

尼姑   (白)     小姐,那日佛事已毕,回庵之时,见她奔河投水,是我问她,说是来寻儿子的。

陈翠娥  (白)     可曾问她孩儿姓名,到此投亲哪家?

尼姑   (白)     她说河南人氏,儿子名叫方卿。

彩屏   (白)     吓小姐,正是老夫人到了。

陈翠娥  (白)     有烦师父相请。

尼姑   (白)     吓,有请老佛婆。

(杨氏上。)

杨氏   (念)     忽闻当家一声请,忙到佛殿问分明。

     (白)     当家何事?

尼姑   (白)     小姐请你。

杨氏   (白)     吓,贤小姐呼唤来了。

             参见小姐。

陈翠娥  (白)     请问婆婆,尊府何处?丈夫姓甚?孩儿何名?请道其详。

杨氏   (白)     咳,小姐吓!

     (唱)     家住河南方家姓,

             丈夫方敬作朝臣。

             孩儿元音名方卿,

             罗通奸谄害满门。

陈翠娥  (白)     吓!

     (唱)     听说母舅到来临,

             不由翠娥喜在心。

             久念舅母无音信,

             表弟回家奉娘亲。

     (白)     舅母大人失敬了。

杨氏   (白)     吓小姐请起。

彩屏   (白)     叩见老夫人。

杨氏   (白)     哎吓请起。

陈翠娥  (白)     舅母请坐。

杨氏   (白)     有坐。

陈翠娥  (白)     舅母为何隐避在此?

杨氏   (白)     穷得如此,有什么脸面相见?

陈翠娥  (白)     穷富岂有定例,哪里话来。

杨氏   (白)     是。

陈翠娥  (白)     师父。

尼姑   (白)     有。

陈翠娥  (白)     你今好好侍奉老夫人,所用银钱物件,我来资助。

尼姑   (白)     是,多谢小姐。

陈翠娥  (白)     舅母,我与你内堂叙话。

杨氏   (白)     贤甥女请。

陈翠娥  (白)     舅母请。

     (唱)     今日相逢出意外,

杨氏   (唱)     谢天谢地谢神来。

(陈翠娥、杨氏、彩屏同下。院子、丫头、毕秀金同上。)

毕秀金  (唱)     丈夫上京去求名,

     但愿得中早回程。

尼姑   (白)     迎接小姐。

毕秀金  (白)     罢了。

尼姑   (白)     请小姐上香。

毕秀金  (白)     看香来。

     (唱)     一枝清香保母康,

             二枝清香保夫郎;

             三枝婆婆家宁旺,

             四枝我夫早还乡。

尼姑   (白)     小姐请茶。

毕秀金  (白)     吓老师父,今日为何这等热闹?

尼姑   (白)     今日乃是陈小姐前来还愿。

毕秀金  (白)     那小姐可曾来庵?

尼姑   (白)     说也奇事,陈小姐来庵,就遇见了她舅母。

毕秀金  (白)     她舅母是谁?

尼姑   (白)     就是那方卿的母亲。

(毕秀金惊。)

毕秀金  (白)     吓,如今在哪里?

尼姑   (白)     在后堂叙话。

毕秀金  (白)     如此引道一见。

尼姑   (白)     是。

毕秀金  (白)     带路。

     (唱)     听说婆婆到来临,

             喜在眉头笑在心。

             师父带路后堂进,

             见了婆婆说分明。

(毕秀金、尼姑同下。)

【第十一场】

(彩屏、陈翠娥、杨氏同上。)

杨氏   (唱)     千里相逢今日见,

陈翠娥  (唱)     十载未遇有万言。

     (白)     舅母请坐。

彩屏   (白)     老夫人请坐。

杨氏   (白)     小姐请坐。

陈翠娥  (白)     吓舅母,千里长途,怎能到此?

杨氏   (白)     说来苦矣!

     (二黄平板)  母子双双守坟堂,

             三餐全无度时光。

             怎得攻书功名望,

             尊府告借好惨伤。

             无音无信倚门望,

             身背包裹找四方。

             到此闻得姣儿丧,

             看我凄凉不凄凉?

陈翠娥  (唱)     听得此言好伤惨,

             尊声婆婆听根源:

             方门不能香烟断,

             总要归家俱团圆。

(尼姑上。)

尼姑   (白)     启夫人、小姐:毕小姐要见。

杨氏、

陈翠娥  (同白)    有请。

尼姑   (白)     吓,有请。

(尼姑下。毕秀金、丫头同上。)

毕秀金  (唱)     听说方家母亲到,

             此中事儿有蹊跷。

     (白)     吓夫人!

杨氏   (白)     小姐。

毕秀金  (白)     吓姐姐。

陈翠娥  (白)     贤妹。

杨氏   (白)     小姐请坐。

毕秀金  (白)     有坐。

杨氏   (白)     请问小姐尊姓?

毕秀金  (白)     姓毕。

杨氏   (白)     令尊在朝,官居何职?

毕秀金  (白)     爹爹在朝,兵部多年,早逝;兄长军门。只有家母在堂。

杨氏   (白)     好一位千金,终身可定?

丫头   (白)     吓夫人,我家小姐许配方门。

(杨氏惊。)

杨氏   (白)     哪个方门?

丫头   (白)     夫人吓!

     (唱)     我家老爷回家转,

             路过黄州小沙滩。

             耳边听得喊救难,

             问他情由住河南。

             父名方敬旧乡宦,

             代代为官书香传。

             回家叫他把书念,

             夫人定把小姐攀。

杨氏   (白)     他可在尊府?

丫头   (白)     上京赶考去了。

杨氏   (白)     如此说来,小姐是大恩人了。

毕秀金  (白)     不敢。

杨氏   (白)     这小畜生抛母抛妻,恩德难报,看他如何得了吓!

     (唱)     姑丈早已把女定,

             又与恩人系红绳。

             两位千金这样论,

             怎分大小先进门。

陈翠娥  (白)     舅母,毕家姐姐恩同再造,理该为先。

毕秀金  (白)     吓姐姐原配,理当为先。

丫头   (白)     吓夫人,朝中官员,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但是二位小姐,大恩大德,日后岂不是双双诰封么?

杨氏   (白)     好一个伶俐姐姐,但是老身落难,蒙恩搭救,我儿何日可报也!

     (唱)     听说我儿赴京考,

             不由老身喜眉梢。

     (白)     来来来!

     (唱)     你们姐妹来相叫,

     (白)     丫鬟姐!

     (唱)     义气贤孝美名标。

陈翠娥  (唱)     贤妹恩德山海倒,

毕秀金  (唱)     公子皇榜永在朝。

陈翠娥  (唱)     但愿姐妹受封诰,

杨氏   (唱)     难得双媳奉年高。

             多蒙圣神来福保,

             方家不绝后根苗。

陈翠娥  (白)     彩屏,请当家的。

彩屏   (白)     有请师父。

(尼姑上。)

尼姑   (念)     陈、毕两家大乡宦,怎不低头把腰弯。

     (白)     小姐有何吩咐?

陈翠娥  (白)     当家的,好好伺奉夫人,庙中所用,我当资助。

杨氏   (白)     怎好贤甥女费心。

毕秀金  (白)     姐姐不必,理当小妹补贴。

陈翠娥  (白)     一家姐妹,何分彼此?

毕秀金  (白)     哪里话来,理当如此。

陈翠娥  (白)     舅母,儿告辞了。

     (唱)     这样奇缘从天降,

             前因后果不虚传。

(陈翠娥、彩屏同下。)

毕秀金  (唱)     辞别夫人再相见,

             待选良辰拜堂前。

(毕秀金、丫头、院子同下。)

杨氏   (唱)     这是祖先阴灵显,

             不往老身苦一番。

(杨氏下。)
(完)


浏览次数:151 ┊ 字数:1万0281 ┊ 最后更新:2021-12-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