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珍珠塔》【二本】

主要角色
方卿:小生
陈翠娥:旦

情节
方卿愤然离陈府,在九松亭歇息。陈连知夫人无理,亲自骑马赶来赔罪,请方卿回寓。方卿执意不允。陈连乃将陈翠娥终身相托,方卿推诿不得,始允婚。陈连归,责打其妻以泄忿。方卿途次欲以陈翠娥所赠茶点充饥,见其中暗藏珍珠塔一座,正自喜悦,忽被强寇抢去。方卿倒卧雪地,为三关总镇毕洪救回府。强寇持珍珠塔到襄阳典卖,店主见物生疑,送至陈连府中辨认。陈连料知方卿遭难,遂将强寇擒获。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三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7.0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陈连上。)

陈连   (引子)    叨蒙圣恩,扶皇朝,百官齐贺蟠桃。

     (念)     皇家国事日生烦,终日看章身不闲。梦恩赐假归期寿,又承同朝贺生诞。

     (白)     下官陈连。蒙圣恩钦受内帘御史之职。今日老夫寿诞,多蒙同朝齐贺,迎送之烦,未得有闲。适来闻陈宣禀道,河南方贤侄到了,闻说家遭大变,衣衫褴褛,故此叫陈宣先去与夫人相见。更换衣衫,以后再进厅堂见礼,为何不见回报?

(陈宣上。)

陈宣   (念)     夫人反目不认亲,告与老爷做主张。

     (白)     禀老爷:方公子已经去了。

陈连   (白)     吓,千里而来,缘何即去?

陈宣   (白)     方公子被夫人一番言语相辱,又将他赶出去了。

陈连   (白)     她竟敢如此无义也。

     (唱)     听此言不由我怒气难忍,

             老不贤失去了骨肉恩情。

             你是个乡宦女礼义为本,

             怎不想我一家幸亏方门。

             见贫穷欺负他乞丐比定,

             真是个势利眼赶出门庭。

     (白)     陈宣,方大爷去了几时?

陈宣   (白)     去还不远。

陈连   (白)     备马。

陈宣   (白)     是。

(陈宣下。)

陈连   (唱)     上银鬃去把那恩人相请,

             定要他回家来再作谈论。

             叫陈宣快带过能行坐马,

             赶上那方贤侄细说分明。

(陈连下。)

【第二场】

(方卿上。)

方卿   (唱)     我只望到襄阳投亲相赠,

             哪知道重富贵欺贫无情。

     (白)     来此九松亭,不免歇息再走。

(陈宣、陈连同上。)

陈连   (唱)     快催马忙加鞭急往前奔,

             赶上了方贤侄叙叙旧亲。

陈宣   (白)     老爷,来此九松亭,方公子坐在亭内。

陈连   (白)     快与我唤他。

陈宣   (白)     是。

             吓,方公子,我家老爷来了。

陈连   (白)     吓,贤侄贤侄。

方卿   (白)     唉吓,原来姑父大人。小侄赶路,未得告辞,有罪。

陈连   (白)     好说。吓,贤侄,老不贤有辱贤侄,望勿计较。老夫一闻此言,不胜大怒,上马赶来,与贤侄赔礼,请贤侄回去,安歇数日,再走不迟。

方卿   (白)     唉吓,姑父大人!小侄多蒙大人十分抬爱,不胜恩感;但是姑母反目无情。小侄人虽穷,志不穷。望姑父回去,方卿改日再来拜见。

陈宣   (白)     吓,少爷说哪里话来?老爷如此相请,不可违命。望少爷回去才是。

陈连   (白)     是吓,贤侄回去,老夫还有一番动问。

方卿   (白)     姑父,非小侄不遵好言,但志气所定,决不回去。将来登门叩谢。

     (唱)     多蒙你老姑父恩情义重,

             但是那我姑母不念旧亲。

             我此时有何言与你谈论?

             望姑丈恕小侄不孝之人。

陈连   (白)     哎吓,贤侄,如此说来,你决不回去的了?

方卿   (白)     小侄断断不回去。

陈连   (白)     不回去也罢,但是有一言相告,还肯允否?

方卿   (白)     请大人明示。

陈连   (白)     贤侄吓!

     (唱)     都是那老不贤言语古怪,

             得罪了方贤侄气怒心怀。

             还看在我陈连年纪高迈,

             方贤侄回家去自有安排。

             你表姐终身事要你担待,

             九松亭与贤侄定婚说开。

             但愿你题金榜名扬四海,

             那时节看贱人怎认亲来!

方卿   (白)     哎吓,姑父大人,小侄怎敢当此婚姻大事?岂不被人笑话。家贫如洗,朝饥暮寒,还敢望此定亲二字,有害表姐终身,望姑父与表姐再选高门便了。

陈连   (白)     吓贤侄,你都不允了。也罢,我就撞死九松亭下。

陈宣   (白)     吓老爷,待老奴相劝。

陈连   (白)     陈宣你去说来。如其不允,我就撞死此地。

陈宣   (白)     是。

             吓,大爷,想老爷一马赶来,乃为小姐婚姻之事,望小主人切勿记那夫人之辱,老爷相劝,你要听其一二。小主人,不要说看老爷之面,那小姐也不负与你。

     (唱)     劝小主切不可志高烈性,

             也要想俺老爷小姐之心。

             听老奴回头来岳父相认,

             也免得我老爷松亭亡身。

方卿   (唱)     老陈宣站定了听我言论,

             贫穷家怎得有高门之亲?

             老姑母闻此言必定怨恨,

             岂不是害小姐百年终身?

陈宣   (白)     小主人,贫富岂有长定,只要金榜题名,那就是富贵不尽了。

     (唱)     姻缘事本是那前生造定,

             岂有那嫌贫穷懊悔之心!

             这叫做老爷愿小姐心肯,

             为的是亲上亲报却前恩。

方卿   (白)     吓陈宣,蒙姑丈之情,何日得报?

陈宣   (白)     说哪里话来。这叫做已定翁婿之情,岂有恩怨之别?来来来,拜见你岳父大人。

方卿   (白)     岳父请上,受小婿一拜。

     (唱)     多蒙你老大人情高义盛,

             有一日得功名再报此情。

陈连   (白)     罢了。贤婿既不回去,稍有黄金相赠,聊作攻书之资。

             陈宣奉上少爷。

     (唱)     你回家奉尊嫂聊表微敬,

             休得要提贱人反目无情。

             一路上休耽误赶路要紧,

             还须将功名事牢牢记清。

方卿   (白)     多谢岳父大人。婚姻之事,再造之恩,结草图报。这黄金决不敢受,小婿拜别。

陈连   (白)     且慢。一路之上,岂能无钱,快些带去。

陈宣   (白)     是吓,少爷,此去千里路程,岂得不带盘费?快些拿去。

方卿   (白)     吓陈宣,你少爷还有盘费,决不敢受。

             小婿告辞。

     (唱)     辞别了老岳丈忙回家奔,

             但愿得有一日再报恩情。

(方卿下。)

陈连   (唱)     今日里相别离心惨不忍,

             此一去何日里才得相逢。

     (白)     陈宣,你看他志气高昂,不受黄金而去,可羡可羡?

陈宣   (白)     是吓,老爷你看他竟不回头,匆匆而去,好有志气!老爷请回府去罢!

陈连   (白)     带马。

     (唱)     恨贱人大不该内亲不认,

             她竟然将贤侄赶出府门。

             全不念祖与宗先人情面,

             欺贫穷重富贵岂能算人。

(陈连、陈宣同走圆场。陈连下马。)

陈连   (白)     快叫上房众丫头见我。

陈宣   (白)     是。

             丫鬟姐,快来,老爷来了。

(陈宣送马鞭下,上。四丫头、红云同上。)

红云   (念)     忽听老爷唤,急忙到堂前。

     (白)     丫鬟们叩头。

陈连   (白)     我把你们这班该死的丫头!河南方公子到来,冷言笑话,有慢公子,将他赶出,是何道理?

红云   (白)     哎吓老爷,这是夫人之命,丫头怎敢?既是老爷之侄,即是红云之侄。

陈连   (白)     放屁!老夫侄儿,怎么是你的侄儿?

红云   (白)     老爷要收我作二房,岂不是我的侄儿?

陈连   (白)     放屁!

             陈宣,将红云重责!

陈宣   (白)     是。

(陈宣打红云。)

红云   (哭)     哎吓,疼煞了,痛煞了。

(方氏上。)

方氏   (唱)     忽听得大堂上哭声大震,

             急忙忙向前去看个分明。

     (白)     吓,老爷回来了。为了何事?责打红云?

陈连   (白)     放屁!我把你这老不贤,为何将方公子赶出,是何道理?

方氏   (白)     吓,关你的什么事?他这般光景,亏你还要叫化子的亲戚哩。

陈连   (白)     哎吓老贱人!你骨肉之情,都已忘了不成?还敢与我饶舌。

(陈连打。)

方氏   (白)     哎吓不好了!这老杀千刀的,今日竟敢如此动手;要打就打,打罢!

(方氏脱衣,相打,乱骂。)

陈连   (白)     好贱人,这还了得!

             把这贱人与我赶了出去!气死我也!气死我也!

陈宣   (白)     老爷不要动气,外厅去罢。

陈连   (白)     好贱人,气死我也。

(陈宣、陈连同下。)

方氏   (哭)     哎吓吓,老杀千刀,我的天……

红云   (白)     吓夫人进去罢。打已打了,哭什么?

方氏   (白)     不错,不要哭,我且吃饱了寿面,再与老杀才算账……

(方氏、红云、四丫头同下。)

【第三场】

(毕洪上。)

毕洪   (引子)    镇守三关,威名振,四海扬名。

     (念)     执掌三关年数久,威振四海鬼神愁。尽忠报国心胆赤,永扶皇朝美名留。

     (白)     下官,姓毕名洪,字云显。蒙圣恩职受三关总制。只为告假养亲,命家院催舟回籍,尚未回复。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禀老爷:水陆舟车,俱已齐备。

毕洪   (白)     吩咐船家开行。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毕洪   (唱)     食君禄报君恩忠心秉正,

             喜的是一家人骨肉同行。

             到江西祭祖墓合家高兴,

             这也是天保佑毕门重兴。

(毕洪下。)

【第四场】

(方卿上。)

方卿   (唱)     千里路到襄阳为把亲认,

             有谁知老姑母爱富嫌贫。

     (白)     唉!想我方卿,奉母亲之命,襄阳拜望姑母,不想反遭一场恶气。幸表姐与姑丈十分恩待,又蒙表姐相赠茶点,还叫彩屏送出园门。我看天空阴云密布,不久就要下雪。天哪,天!倘若飞雪满地,怎么行路?我这肚中饿了,将表姐所赠干点,稍稍充饥便了。

     (唱)     这些些小包儿礼重义物轻,

             表姐姐关怀我未婚夫君。

(方卿看。)

方卿   (白)     吓,这包内我道是些干点,不想表姐将珍珠塔相赠!哎吓,此物怎可取得?倘一查问,如之奈何?嗄,有了。不免待我回到家中,禀过母亲,送还便了。珠塔,珠塔,你原是闺阁千金之宝,今日一旦落于寒士之手,只怕你有所不愿也。休得胡思乱想,赶路要紧!

     (唱)     你看那四处里雪下满地,

             衣单薄身寒冷难走难行。

(方卿下。)

【第五场】

(四喽兵、四下手、四坐虎、武西施、邱六乔同上。)

邱六乔  (粉蝶儿)   威振山林,威振山林,神鬼号,不怕那官兵搜山。

     (念)     占住山林独称王,打劫孤客与行商。

武西施  (念)     今日大赏群臣宴,雪中开兵称豪强。

邱六乔  (白)     俺,两界山公道大王邱六乔是也。

武西施  (白)     正宫娘娘武西施是也。

邱六乔  (白)     哎吓,我的娘娘。

武西施  (白)     哎吓,我的皇上。

邱六乔  (白)     你我夫妻二人,占住此山,倒也逍遥自在。官兵不敢前来扫探。你看今日,大雪纷纷,必有孤客前来,我与正宫娘娘先饮酒取乐,然后下山,发个利市。

武西施  (白)     多谢大王。

邱六乔  (白)     喽啰的,看宴伺候。

(摆酒,唱小曲,唱完。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大王:山下有一孤客来了,请令定夺。

邱六乔  (白)     唉,夫人,与你一同下山。

武西施  (白)     请。

邱六乔  (白)     众头目,一齐下山!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六场】

(方卿上。)

方卿   (唱)     满路上尽都是淤泥难走,

             叫苍天我方卿何处身投?

(方卿跌。)

方卿   (白)     哎吓!

(方卿爬起。)

方卿   (白)     天吓,只怕方卿再不能回转河南了!

     (唱)     昏沉沉天将夜难把路认,

             在中途黑夜里无处藏身。

(方卿跌爬。四喽兵、四下手、四坐虎、武西施、邱六乔同上。)
邱六乔、

武西施  (同白)    呔!前面慢走,留下买路钱来,放你过去。

方卿   (白)     哎吓,大王爷饶命吓!小生落难之人,哪有银钱奉送?大王饶命!

邱六乔  (白)     我把你这个死囚,好好言语不听,夫人将他搜来。

武西施  (白)     众头目,搜来!

头目   (白)     有珠塔一个。

邱六乔  (白)     如此将他打在一边,回山去者。

(四喽兵、四下手、四坐虎、武西施、邱六乔同下。四文堂、二船夫、中军、毕洪同上。)

毕洪   (唱)     天降下鹅毛雪登舟前进,

             忽然间火光起所谓何情?

     (白)     哪里走火,吩咐停船。

中军   (白)     吓。停船!

毕洪   (白)     你等上岸探看,为何火光大起?

中军   (白)     是。

             尔等上岸探看,为何火光大起?

二船夫  (同白)    是。

(二船夫同上岸看。)

船夫甲  (白)     兄弟,雪中有人在内,快禀老爷知道。

             启老爷:雪中有人在内。

毕洪   (白)     扶上船来,快用姜汤救醒。

二船夫  (同白)    是。

(二船夫扶方卿同上船,同救。)

二船夫  (同白)    启老爷:汉子醒了。

毕洪   (白)     放着。

方卿   (白)     哎吓大王爷,饶命吓!

二船夫  (同白)    此乃是总镇大人。

方卿   (白)     哎吓大人吓!晚生蒙大人恩救,实感再生之恩。

毕洪   (白)     那一汉子,哪里人氏?

方卿   (白)     大人吓!

     (唱)     家住在开封府太平庄上,

             我的父方天敬曾掌朝纲。

             魏贼子奏一本全家尽丧,

             可怜我同老娘逃出门墙。

             因此上奉母命襄阳前往,

             见姑母为的是告贷求帮。

             不料想她说我乞丐模样,

             气得我急忙忙转回家乡。

             中途路被强人将我路挡,

             抢去了珍珠塔推在道旁。

毕洪   (唱)     听他言不由我心中暗想,

             原来是方贤弟遇着强梁。

     (白)     原来是恩人之子,快快看衣更换。

(〖吹打。方卿换衣。)

方卿   (白)     大人,晚生感蒙如此恩德,何日得报?

毕洪   (白)     岂敢。

方卿   (白)     请问大人尊姓大名,现任何职?

毕洪   (白)     吓贤弟,愚兄姓毕名洪,字云显。蒙圣恩镇守三关总镇。只因退职养亲,以此赶程回家,适遇恩人,理当重报?

     (唱)     蒙令尊保举我三关总镇,

             到如今作高官四海扬名。

             十年来山遥远少来通信,

             久不到恩相府去问安宁。

             魏贼子掌朝纲屡害忠正,

             今日里见贤弟如见先人。

     (白)     贤弟,今日你我相逢,三生有幸,你姑母既不相认,何妨同我回去。

方卿   (白)     多谢恩兄。只因老母在家,未敢远隔,容小弟改日登门叩谢。

毕洪   (白)     贤弟不必推辞,今日一同回家,愚兄差人迎接老夫人到来同住,岂不是好?

方卿   (白)     此恩难报,请上受小弟一拜。

     (唱)     今日里承尊兄扶危济困,

             有一日犬马报定谢恩情。

毕洪   (白)     贤弟吓!

     (唱)     这叫作祖有德家有馀庆,

             说什么犬马报要谢我恩。

             尊大人待毕洪恩情义重,

             劝贤弟休心焦重整门庭。

     (白)     吩咐开船。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飞山虎上。)

飞山虎  (唱)     结聚山林身为盗,

             打抢孤客与富豪。

     (白)     俺飞山虎是也。在邱大王帐前听用头目。前日雪夜纷纷,俺家大王与夫人赏雪,正在欢乐之时,有客人在山下经过,不想,他身上虽无银钱,但有珍珠宝塔一个。俺家大王好运气吓,好运气!此塔,真乃无价之宝!今日命俺城中脱售,不免趱路前往。

     (唱)     上得大路马蹄紧,

             要把珠塔换金银。

(飞山虎下。)

【第八场】

(陈元和上。)

陈元和  (念)     清晨上柜无休歇,代主勤心把利生。

     (白)     在下陈元和。当了一个上柜。这几日终日忙忙碌碌,好不烦恼也。

(小二上。)

小二   (白)     启禀老先生:外面柜上,有个客人,要当珠塔一座,故请老先生法眼一看。

陈元和  (白)     此客有了珍珠宝塔,必非下贱之人。请他里头相见。

小二   (白)     有请宝客。

(飞山虎上。)

飞山虎  (念)     重门深锁如铁铸,哪怕高强下手难。

陈元和  (白)     吓老客,闻得有珍珠宝塔,在小当估价,还是当,还是售?乞借一看。

飞山虎  (白)     要售与你家,取去看,看你娘的。

陈元和  (白)     吓,此人为什么硬头硬脑?

飞山虎  (白)     你好好看真,休得杀价。

陈元和  (白)     哎唷!这人倒有些邪气。吓,待我看来。

             吓?那年我东家配就珍珠穿就一塔,与这珠塔一般无二!吓有了,不免待我细问根由便了。

             吓客人,这宝贝你是哪里来的?

飞山虎  (白)     放屁!难道你老子抢来的不成?

陈元和  (白)     不是嗄,小可问得明白,好代你作价。

飞山虎  (白)     俺偷来的,你做价罢。

陈元和  (白)     吓,这人好不厉害。待我骗他饮酒,将珠塔送与陈府相认便了。

             吓客人,这宝塔价值非小,待我相请东家出来,与你定价,请客人后堂小饮片时。

飞山虎  (白)     如此快去。

陈元和  (白)     请。

飞山虎  (笑)     哈哈!

     (唱)     足买黄金千百两,

             方助山中数百人。

(飞山虎下。)

陈元和  (白)     哈哈,我看珍珠塔,一定是东家之物,待我叫人送去,再与他饮酒。

             来!

小二   (白)     有。

陈元和  (白)     你好好将宝塔送到陈府一认,速来回复。

小二   (白)     是。

(小二下。)

陈元和  (白)     正是:

     (念)     哪知暗中先通信,要捉强徒事可明。

(陈元和下。)

【第九场】

(陈连上。)

陈连   (唱)     方卿此去无音信,

             终日心焦不安宁。

(陈宣上。)

陈宣   (白)     启老爷:当中有人要见。

陈连   (白)     叫他进来。

陈宣   (白)     当中人进来。

(小二上。)

小二   (白)     小人叩见老爷,有珠塔一座呈上,请老爷一认。

陈连   (白)     吓,此塔从何而得?

小二   (白)     今早有一大汉,前来质当。

陈连   (白)     此人还在否?

小二   (白)     现在骗他饮酒。

陈连   (白)     好吓,此物真是我家之宝,快快与我报县,带兵拿住,说我亲自勘问。

小二   (白)     是。

(小二下。)

陈连   (白)     陈宣,快请小姐。

陈宣   (白)     是。

(陈宣下。)

陈连   (白)     吓,此塔久藏女儿之处,为何落与外人?哦哦是了,想是女儿相赠方贤侄,以为攻书之资,一问便知明白。

     (唱)     这珠塔乃是我自己串定,

             为什么落外人典质价银?

(陈翠娥上,彩屏随上。)

陈翠娥  (唱)     听说是老爹爹有事相问,

             急忙忙向前去细问分明。

     (白)     吓,爹爹万福。

陈连   (白)     罢了,坐下。

陈翠娥  (白)     谢爹爹。

陈连   (白)     儿吓,这珍珠塔如何落与外人之手?

陈翠娥  (白)     哎吓,珠塔珠塔,好害人也!

     (唱)     听说是珍珠塔三魂不定,

             想必是方公子遇着强人!

             都只为救贫寒珠塔相赠,

             有谁知反害你一命归阴!

     (白)     哎吓爹爹呀……

陈连   (白)     儿吓,不要哭,彩屏讲来。

彩屏   (白)     老爷,那日方公子到我家,老夫人不认亲,反将公子赶出门去,是我家小姐生下恻隐之心,将珠塔藏在点心之内,送与方公子,以表寸心,不想反害了公子。

陈连   (白)     如此好心,使他反遭不测!女儿不必啼哭,待为父发官严问,就知下落。

陈翠娥  (白)     爹爹吓!

     (唱)     你孩儿见珠塔心惨难忍,

             定是那方公子一命归阴。

             老爹爹快差人河南打听,

             开封府哭坏了舅母娘亲。

陈连   (白)     儿吓,待为父细细勘问。强徒下落,若有根底,再差人到河南接你婆婆前来,决不误儿终身也。

     (唱)     叫孩儿快将这珠塔收定,

             待为父差人去河南探亲。

             尔不必苦坏了千金玉体,

             但愿得天保佑重振方门。

陈翠娥  (白)     多谢爹爹。

陈连   (白)     彩屏。

彩屏   (白)     老爷。

陈连   (白)     扶了小姐进去。

彩屏   (白)     是。

             小姐进去罢。休得悲伤,吉人自有天相,小姐好心,天不相负。

陈翠娥  (白)     哎吓彩屏吓!

     (唱)     只怕是我终身如同泡影,

             鬼门关幽冥府早有我名。

(陈翠娥、彩屏同下。)

陈连   (唱)     见女儿这时间哀伤过甚,

             恨强徒劫夺了我婿元音。

             且把他用严刑当堂勘问,

             要追问好寻找方门后人。

(陈连下。)

【第十场】

(飞山虎、陈元和同上。)

飞山虎  (唱)     在山寨遵奉了大王之命,

             来在这襄阳城估价当银。

陈元和  (白)     客人吃得可快活?

飞山虎  (白)     哈哈,好快活。

(飞山虎吐酒。四官兵、二差官同上)

二差官  (同念)    领了太爷命,捉拿大盗人。

     (同白)    里面有人么?

陈元和  (白)     吓军爷们来了,他正在那里自在,请拿。

飞山虎  (白)     哈哈,好快活。

二差官  (同白)    呔,强盗快快受捆,免你老爷动手。

飞山虎  (白)     你们这狗头,敢来与我动手!

二差官  (同白)    着打。

(二差官同打。飞山虎吐酒,被拿住下。)

陈元和  (白)     这强盗拿去了,把他好有一比。

     (唱)     看此人生就了凶神一样,

             好比那当年的赤发刘唐。

(〖尾声〗。陈元和下。)
(完)


浏览次数:478 ┊ 字数:7708 ┊ 最后更新:2021-12-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