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珍珠塔》【头本】

主要角色
方卿:小生
陈翠娥:旦

情节
开封人方卿之父,曾任吏部尚书,因奸相陷害,死于非命。方卿家道破落,乃至襄阳寻访姑父陈连御史。其姑见方卿衣衫褴褛,反目不认,奚落一番,赶出门外。方卿忿极,欲离去。陈女翠娥得悉,命丫鬟彩屏请方卿至绣房叙话,赠送茶点一盒,并以好言勉励,方卿遂辞别而去。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三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了溪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0.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方卿上。)

方卿   (引子)    迢迢路途,凄惨景,风霜受尽。

     (念)     单身缺带路需银,历尽山水长途行。千里投亲为饥饿,家道贫寒真伤心。

     (白)     小生,姓方名卿,字元音,乃河南开封府祥符县人氏。先祖天爵,官居首相。我父方敬,职投授吏部尚书。母亲杨氏,早受诰命。只为奸相罗通串通魏党,将我满门抄拿,均遭非命,留下母亲与我,苦守坟堂。咳,好不凄惨人也。

     (唱)     在家中遵奉了老母之命,

             到襄阳见姑母细说原因。

             将身儿且把那城门来进,

             又只见车轿马路上纷纷。

     (白)     且住。进得城来,倒也热闹,你看前而,高大房屋,未知那家乡宦?不免待我借问一声便了。

             吓,店家请了。

店家   (内白)    何事?

方卿   (白)     此地河南城中,有个陈连御史,住在哪里?

店家   (内白)    前面高大房廊便是。

方卿   (白)     有劳了。

             嗄,那座高大房屋就是,待我整衣前去便了。

     (唱)     原来是气昂昂御史家庭,

             又只见两道旁轿马纷纷。

             但不知结灯彩有何喜庆?

             俺不免到他家再问分明。

(方卿下。)

【第二场】

(〖牌子〗。四龙套、四朝官同上。)

朝官甲  (白)     列位请了。今当陈府寿诞之期,你我前去拜寿。

三朝官  (同白)    一同前往。

(四龙套、四朝官同下。二门军同上。)

门军甲  (念)     三品京堂府,

门军乙  (念)     赫赫御史家。

门军甲  (白)     请了。今当老爷寿诞之期,列位大人,前来拜寿,在此伺候。

四朝官  (内同白)   众位大人到。

门军甲、

门军乙  (同白)    有请。

(四青袍同上,县令、府尹分两边立,呈帖,二门军同接帖请进,四青袍、县令、府尹同下。四门枪同上,守备、中军同上,呈帖,二门军同接帖请进,四门枪、守备、中军同下。四龙套、四朝官同上,呈帖,二门军同接帖请进,四龙套、四朝官同下。方卿上。)

方卿   (唱)     急急走进城来用目观定,

             不觉地来到了陈府门庭。

     (白)     吓,你看文武毕至,轿马纷纷,未知何事?不免待我一问,便知明白。

             门上有人么?

(门军甲不应。方卿走过另一边问。)

方卿   (白)     门上有人么?

             吓,看这两个狗头:只管自在,问之不应。哦,我一定要问的。

             你们这两个人在此,所管何事?

二门军  (同白)    呸,你这要饭的,真眼都瞎哩。此地什么地方,你竞敢在此大呼小叫,滚你妈的蛋!

方卿   (白)     吓,我好好问你,你们把我当做什么样人看待?

二门军  (同白)    哈哈!你?谁不知道,一个伸手大将军。

方卿   (白)     吓,什么叫伸手大将军?

二门军  (同白)    吓,你不明白?

方卿   (白)     不明白。

二门军  (同白)    叫化子。

方卿   (白)     咳,你看这两个狗头,竟如此欺贫重富。吓,有了,不免待我说与他们听,便知明白。

             吓,门公听者:

     (唱)     俺本是开封府姓方名卿,

             与你家太夫人骨肉之亲。

             快通报你老爷在此立等,

             免得你疑心我求食府门。

(二门军对看。)

二门军  (同白)    哈哈,我家老爷没有你这样的亲戚。

方卿   (白)     嗄,没有我这样的亲戚?

二门军  (同白)    唔,我家老爷的亲戚,那摆道的,坐轿的,骑马的,穿靴的,摇摇的,摆摆的,哪有你这样倒运的,破烂的,无衣的,缺袜的,要饭的这亲戚么?放你娘的屁!滚罢。

(二门军同推方卿出。方卿跳足哭。)

方卿   (白)     哎吓,我的母亲吓吓吓……

二门军  (同白)    你叫老子都没用。

方卿   (白)     哎吓母亲吓!早知如此,千里而来则甚哪?

     (唱)     谁想到来襄阳恶奴反上,

             他把我当作了讨饭化郎。

(陈宣上。)

陈宣   (唱)     又听得大门外人声喧哗?

             急忙忙上前去细看端详。

二门军  (同白)    老伯伯出来了。

陈宣   (白)     吓,兄弟们,外面何事喧哗?

二门军  (同白)    不要说起。门外有一个化子,要来认老爷的亲戚,你想这王八,吵得该死不该死?

陈宣   (白)     唔。吓,你们进去奉茶,待我在此。

二门军  (同白)    是是是。

     (同念)    敬酒奉茶茗,伺候不留停。

(二门军同下。)

方卿   (白)     先祖吓,我方门素来清正,为何不幸于后吓?

     (唱)     奉母命见姑娘千里来奔,

             到此地难相叙姑侄之情。

             可恨那恶奴仆欺我太甚,

             为只为我贫穷破衣遮身。

陈宣   (唱)     听他言不由我暗中思忖,

             莫不是方公子来到门庭?

     (白)     待我看来。吓,你不是河南方公子么?

方卿   (白)     吓,老院公,你莫非就是陈宣么?

陈宣   (白)     哎吓吓,小主人到了。

(陈宣跪。)

陈宣   (白)     老奴该死该死!接待来迟,望乞恕罪。

方卿   (白)     吓,陈宣,你起来。

陈宣   (白)     是是是,老夫人在家可好?

方卿   (白)     哎吓,不瞒陈宣说,自从被害之后,一家罄尽。故此奉了母亲之命,特来拜见姑丈大人的。

陈宣   (白)     吓,原来如此。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吓,小主人,已到此地,就不妨事了。今日老爷寿诞,请小主人去到后园,先见夫人,更衣以后,再见老爷便了。

方卿   (白)     是,多谢陈宣。

陈宣   (白)     说哪里话来。这里来,这里来,咳!

     (念)     十年遭大变,

方卿   (念)     三载觅封侯。

(方卿、陈宣同下。)

【第三场】

(四丫头、红云、方氏同上。)

方氏   (引子)    喜得富贵,受皇封,不胜耀荣。

     (念)     头带金珠宝,身穿绫罗袄。香阁无心伴,自在乐逍遥。

     (白)     奴家方氏。院夫陈连,官居内廷御史。今日老爷寿诞,这些文武官儿,多来拜寿,好热闹也。

     (唱)     可喜得我老爷命运通显,

             伴皇驾安民事不差毫分。

             我未曾育麟儿甚是可恨,

             单只有翠娥女尚未定婚,

             但愿得配一个高门富贵,

             那时我两家里喜结官亲;

             又恐怕我老爷弃妻娶妾,

             那时我定与他一命相拼。

红云   (白)     夫人,今日老爷寿诞喜事,为何要与老爷拼命?

方氏   (白)     你这个臭丫头,我早已知道,你天天与老爷眉来眼去,你这贱人,莫非要想做个二夫人?你要成了这事,我要你好看。

红云   (白)     哎吓夫人,这话从哪里来的,丫头怎敢呢?

方氏   (白)     住口,还敢多嘴!

(红云下,陈宣上。)

陈宣   (念)     旧主今日到,报与夫人知。

     (白)     吓,夫人在上,陈宣叩头。

方氏   (白)     哈哈,有赏。

陈宣   (白)     赏什么?

方氏   (白)     赏你一个大元宝。

陈宣   (白)     夫人说哪里话来?老奴不是讨喜封的。

方氏   (白)     你来干什么?

陈宣   (白)     老奴特来报事。

方氏   (白)     报什么事,你说你说。

陈宣   (白)     禀夫人:河南方大爷到了。

方氏   (白)     河南方公子来了?

陈宣   (白)     来了。

方氏   (白)     还是轿来的呢?还是马来的?

陈宣   (白)     轿亦无,马亦无,走来的。

方氏   (白)     在哪里?

陈宣   (白)     在后花园桂花亭上。

方氏   (白)     怎么大门进不来,打后园进来?

陈宣   (白)     不是吓,只为公子身上衣衫不整,故此老爷叫老奴引进后园,先见夫人的。

方氏   (白)     放屁放屁,你在那里见了鬼!我家方府门中,有这么衣衫不正的人么?吓,不是我夸口,我家侄儿来,非轿即马,穿袍戴帽,这么摇摇摆摆的才是。

陈宣   (白)     夫人,这是十余年来,家遭大故,才致如此。

方氏   (白)     嗄,据你说,是我的侄儿?

陈宣   (白)     老奴还认错了么?

方氏   (白)     叫他进来。

陈宣   (白)     是。

     (念)     领下夫人命,急请小主人。

(陈宣下。红云上。)

红云   (念)     忙将公子事,报与夫人知。

     (白)     哎吓夫人吓。我在桂花亭,看见方公子,好打扮!

方氏   (白)     你看见他穿带得怎么?

红云   (白)     他头上带一顶牡丹花的方巾,身上穿的四川来的一件蓝衫,足上穿的通州的靴子!

方氏   (白)     哎吓吓天天!

红云   (白)     方公子快来!

(红云下。方卿上。)

方卿   (念)     十年未见姑母面,今日骨肉又相逢。

     (白)     吓姑母在上,小侄方卿拜见。

方氏   (白)     你是何等样人?

方卿   (白)     小侄方卿拜见。

方氏   (白)     唔,我家无有你这样亲戚!

方卿   (白)     姑母说哪里话来?小侄在家,奉了母亲之命,千里而来,拜望姑父、姑母二位大人,怎说不认至亲,是何道理?吓是了,你莫非嫌小侄家贫身穷,以致反脸不认么?

方氏   (白)     好畜生!

     (唱)     方门中素作善不生亏心,

             出你这穷酸骨乞儿下人?

             把这些家财产败完干净,

             有什么脸与面探望姑亲?

     (白)     丫头们,把这个穷骨头,与我赶了出去!

方卿   (白)     哎吓,姑母大人吓!小侄奉母亲之命,特来探望。怎说把我当作乞儿赶出?想姑母虽则豪富,也要思量从何而起?况且我母亲常说,姑母出嫁襄阳,陪嫁不少,难道抚养之恩,都已忘却不成么?

方氏   (白)     哎吓吓,你这万穷的穷酸吓!

     (唱)     此事情谁叫你当面嘲笑,

             激得我心头火透上云霄。

             你这个小穷骨口硬奸巧,

             众丫鬟快把他拖出乱敲!

     (白)     嗄唷,气死我也,好气吓,吓吓,气坏了,气坏了!

方卿   (白)     吓,你看世上,欺贫重富,竟有如此!

     (唱)     今日里方元音虽则身贫,

             胸腹中早藏那锦绣之文。

             常言道富与贵岂有一定?

             但愿得西方路车载黄金!

             犬儿眼睁大了试看贫富,

             俺元音只求得金榜提名。

             那时节看尊长怎得相见?

             只怕你礼义上难解难分。

     (白)     吓姑母,你虽不认方卿,那姑嫂之情,难道也不认了么?

方氏   (白)     哎吓畜生吓!

     (唱)     这官府岂是那皇朝施赈,

             也亏你老脸面指望功名!

             你若是做高官乞丐不剩,

             大街上要饭的尽作大臣。

     (白)     畜生,奋生!你若做了高官,姑娘嘴上定生胡子哩!

方卿   (白)     姑母大人,此话不能一定,穷富岂有千年之定,看你一生富贵定了!

方氏   (白)     富贵不富贵,不与你相干!你快替我出去!

方卿   (白)     好势利,你要保定了你不穷吓!

     (唱)     她将那骨肉亲抛却不认,

             我此去再不到富贵门庭。

(方卿下。)

方氏   (白)     哎唷哎唷,气坏了!不想正在欢乐,出这场恶气。

             丫鬟们,快扶我进去!阿弥陀佛。

(方氏、四丫头同下。)

【第四场】

(彩屏上。)

彩屏   (念)     合树同根花三色,这叫骨肉有高低。

     (白)     奴家彩屏,深闺侍奉千金,犹如同胞姐妹。奉小姐之命,来到花园采花,耳听楼下喧闹,谁想河南方公子到来,未知如何,这般狼狈?好笑夫人,不念骨肉之情,反说他乞丐之辈,将公子赶出门去,我不免报与小姐知道便了。

     (唱)     可叹那方公子千里来奔,

             老夫人不念那骨肉之情。

             急忙忙到绣楼前去通禀,

             见小姐把此事细说分明。

(彩屏下。)

【第五场】

(陈宣上。)

陈宣   (唱)     十载至亲难得见,

             今日骨肉又相逢。

     (白)     老奴陈宣,方公子今日到来,与夫人相见,谅必他们定有一番长谈,待我小心侍候。

(方卿上。)

方卿   (唱)     恨姑母不相认变了脸面,

             叫丫头赶出我所为哪般!

陈宣   (白)     吓,小主人为何这般光景?

方卿   (白)     哎吓陈宣,你好好回复姑父大人,说我去了,改日再来相见。

陈宣   (白)     小主人,你千里而来,为何就去,是何道理?

方卿   (白)     陈宣不要说起,适才相见姑母大人,她不认我,倒也罢了;将我当作乞丐,叫丫头们,将我赶出。吓,陈宣,我方卿再也不来了。

     (唱)     我本是奉母命千里来奔,

             谁想到方姑母变脸无情。

             大不该到襄阳来把亲认,

             她说我穷骨头妄攀官亲。

陈宣   (白)     小主人,你不必动怒。今日夫人想是吃了早酒,言语冲撞小主人,得老奴禀与老爷知道,自有道理。

     (唱)     小主人你且把愁眉放了,

             听老奴把话儿细说根苗:

             此一番见老爷忠言奉告,

             看姑父他把你怎么开消。

     (白)     小主人,你不思张良与黄石公之事么?忍耐为是。

方卿   (白)     吓陈宣,我宁死九泉,岂肯受辱于人!常言道,人穷志不短,山荒树木荣。我怎肯受此恶气,你好好回复我姑父老爷,我去了。

陈宣   (白)     小主人,你且少歇,老奴去去就来。

方卿   (白)     不劳了,我一定去了。

(彩屏上。)

彩屏   (唱)     奉小姐叮咛语不敢迟慢,

             见了那方公子细说根源。

     (白)     方大爷,方大爷,我家小姐相请有话说,快快进去。

陈宣   (白)     好吓,小主人,彩屏姐奉小姐之命,请少爷相见,快快随彩屏姐进去,待老奴禀与老爷,再请小主人,快进去罢。

方卿   (白)     陈宣,我决不进去了。有云:好马不吃回头草,烈女岂从二夫君?我去了。

彩屏   (白)     大爷,我家小姐大贤大德,非比夫人之忘情无义。她知道夫人言语得罪大爷,故而命我追下楼来,请公子,还有话讲,快快进去。

陈宣   (白)     小主人,我家小姐是大贤大德之人,你们一见,必然会有一番姐弟之情相叙,快些与彩屏姐进去罢。

方卿   (白)     哎吓彩屏姐,我适来受了夫人一番恶语,今见表姐,又恐也是如此,那时我怎能忍得了?望姐姐回复,改日再见罢。

彩屏   (白)     哎吓相公,你不要负了小姐一片好心,她与老夫人大不相同,若有言需冒犯,再走也不迟。为何这等执迷!相公吓,走走。

陈宣   (白)     是吓相公,倘若小姐有半语不合,再走不迟,快进去。

彩屏   (白)     随我来罢。

(彩屏扯方卿同下。)

陈宣   (白)     咳!

     (念)     世态人在人情在,人亡家贫富抛亲。

     (白)     人穷不得吓!

(陈宣下。)

【第六场】

(陈翠娥上。)

陈翠娥  (引子)    深锁香闺十六春,未见风月透窗帘。

     (念)     深闺只读春秋志,闲时挑绣懒作诗。不喜寿堂寻消遣,独赏名花忘愁思。

     (白)     奴家陈氏翠娥。爹爹陈连、官拜御史之职。母亲方氏,已受诰命。单生奴家一人,并无兄弟姐妹。父母年过五旬,缺少子嗣,思想起来,好不忧闷人也。

     (唱)     思想起二爹娘年过五旬,

             单生奴陈翠娥宗接嗣承。

             我的父为官宦忠心为正,

             为什么身无子绝了后根?

(彩屏上。)

彩屏   (念)     相请落难书香子,绣阁相叙中表情。

     (白)     小姐,方相公请到了。

陈翠娥  (白)     快快有请。

彩屏   (白)     有请公子。

(方卿上。)

方卿   (念)     饱受姑母几刺语,再见表姐看原因。

     (白)     吓表姐在上,小弟有礼。

陈翠娥  (白)     吓表弟,为姐还礼了。请坐。

方卿   (白)     有坐。

陈翠娥  (白)     恕愚姐接待来迟,望勿见责。

方卿   (白)     哎吓吓,表姐说哪里话来?小弟一贫如洗,身上衣衫褴褛。故此不敢冒昧进见,亦望恕罪。

陈翠娥  (白)     吓贤弟,此话从何说起!贫富贵贱,岂有千年定例?只要表弟金榜一响,那时富贵已极,一时贫穷何必丧气!

彩屏   (白)     是吓,公子休得心焦,功名一得,富贵就有了。

方卿   (白)     是,多谢表姐。

陈翠娥  (白)     好说,吓表弟,舅母在家好么?

方卿   (白)     好。表姐一向好?

陈翠娥  (白)     好。请问表弟,因何遭此大变?

方卿   (白)     哎吓表姐吓!

     (唱)     魏贼党谗害后一家苦尽,

             又遇了祝融星满门火焚,

             只剩得老母亲家业罄尽,

             暂宿那先祖墓苦守坟门。

             幸喜得去秋间黉门侥幸,

             读诗书哪里来养家之银?

             奉母命千里路襄阳告贷,

             哪知道老姑母不认旧亲。

     (白)     哎吓表姐吓,小弟千里来此,拜望姑母大人,谁想姑母大人,反目不认至亲,到也罢了,反将我比作乞丐,叫众丫头打出厅门,那时我真气得万箭穿胸心之痛也。

     (唱)     那姑母道小弟乞儿下品,

             大不该抛却了姑嫂之恩。

             这家业非是我食懒败尽,

             都只为被奸党参奏灭门。

陈翠娥  (白)     是吓。吓,表弟休得动气。老母一时不明礼义,看愚姐与爹爹之情,还望恕罪。

彩屏   (白)     是吓,公子看老爷、小姐之面,包涵一二。你等且坐,待我奉点心伺候。

(彩屏下。)

方卿   (白)     岂敢。

陈翠娥  (白)     吓表弟,想奴家与贤弟,十年未曾见面,如今两下长大,可还记得小时同学,同玩,尤如同胞无二。不想如今贤弟遭此大变,咳,好恨吓!

方卿   (白)     表姊所恨何来?

陈翠娥  (白)     所恨者,天不从人之愿也。

方卿   (白)     咳!

陈翠娥  (白)     贤弟吓!

     (唱)     恕愚姐苦留你一言相告,

             看情面切不可记在心梢。

             老母亲欠礼义愚姐陪笑,

             要照看我母亲大度容包。

             满门中感舅父恩德不小,

             我两家恩情好岂能撇抛?

             老爹爹少后代无子可靠,

             但愿得贤表弟金榜名高。

             那时候愿两家香烟永耀,

             方、陈门原是那旧族世交。

             劝贤弟多忍耐休得烦恼,

             禀爹爹赠银两进京赴考。

方卿   (白)     多谢表姐。不劳禀知姑父,多蒙表姐相请一见,铭感无极,哪怕最穷,也不敢相受,改日再见,告辞了。

陈翠娥  (白)     吓表弟差矣。你千里而来,岂可不见爹爹一面,就此而去?表弟少坐片时,待我禀知爹爹,那时你再去不迟。

方卿   (白)     多谢表姐。并非小弟不肯遵命,人无志气,畜类不及,小弟告别了。

陈翠娥  (白)     且慢!表弟一定要去,为姐不能强留,少有茶点,待为姐预备,给你带去,以表为姐之情。

(陈翠娥下。)

方卿   (白)     吓,表姐休得费心。

(彩屏上。)

彩屏   (白)     吓公子,想我家小姐,一片好心,倒是你这心如此狠耳。你要去,小姐也不能强留,但是小姐之终身如何?

方卿   (白)     哎吓,姐姐此言差矣。你家小姐,是贵家千金,岂能配与寒士?问起终身,自有姑父作主,姐姐怎么问起我来呢?

彩屏   (白)     咳,公子吓!

     (唱)     我看你未遇时相貌不凡,

             以后来定必是官高大权。

             并非是私下里小婢攀属,

             与小姐暗牵丝鸾凤相关。

             劝公子对表姊休执己见,

             也免得辜负了真情婵娟。

             老夫人言语重休恨怠慢,

             回家去代小姐叩请母安。

方卿   (白)     是,多谢姐姐。

(陈翠娥上。)

陈翠娥  (白)     吓表弟,这是为姐备办的茶食,望勿见笑,收下。

方卿   (白)     小弟怎敢相受?

彩屏   (白)     公子,这是小姐的心,我彩屏的意,何必推却,收下罢。

方卿   (白)     多谢表姐,彩屏姐。

陈翠娥、

彩屏   (同白)    岂敢。

方卿   (白)     告辞了。

     (唱)     今日里感谢了表姐恩赠。

             以后来结草环必当酬情。

陈翠娥  (唱)     劝贤弟回家去勤读书本,

             但愿得金榜捷改换门庭。

彩屏   (白)     吓公子,此茶点是小姐真心,须要仔细。

方卿   (白)     是,多谢姐姐。

             表姐,小弟去了。

陈翠娥  (白)     表弟请。

             彩屏相送公子。

(陈翠娥下。)

方卿   (白)     不劳了。

彩屏   (白)     公子吓!

     (唱)     今日里与小姐终身已定,

             回家去须记了一片恩情。

             指望你读书史学业大进。

             免得那贵千金挂肠牵心。

方卿   (白)     是。

彩屏   (白)     吓公子,就是我翠屏嗄。

方卿   (白)     姐姐怎么?

彩屏   (白)     哎吓公子吓!

方卿   (白)     吓?

彩屏   (白)     咳。

方卿   (白)     吓?

彩屏   (白)     我的终身也要靠....

方卿   (白)     靠什么?

彩屏   (白)     靠靠靠你。

方卿   (白)     姐姐放心,我有日改换门庭,必当酬恩与你。

彩屏   (白)     是,多谢公子。

     (唱)     在路上早晚间须要谨慎,

             切不可赶途程遇了歹人。

方卿   (唱)     感姐姐恩情厚不敢忘本,

             有一日上金榜答报深恩。

(方卿下。)

彩屏   (唱)     你看他此一去匆匆路奔,

             但愿他天保佑早伴帝君。

(彩屏下。)
(完)


浏览次数:688 ┊ 字数:7670 ┊ 最后更新:2021-12-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