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举鼎观画》

主要角色
徐策:老生
薛蛟:小生
书童:丑
家院:生

《举鼎观画》姜妙香饰薛蛟
《举鼎观画》姜妙香饰薛蛟
情节
徐策在法场上救回薛蛟,改名徐宗,抚养成人。一日,薛蛟偶与书童在府门游戏,将一对千斤重的石狮高举在手。这时,徐策朝罢归来,见状知薛蛟的本领已经能报家仇,遂将薛蛟带进祠堂,悬起薛氏三代图像,道破薛家的不幸遭遇,薛蛟闻言誓欲报仇雪恨,徐策立即修书,命他去往韩山邀薛刚发兵报仇。

注释
《举鼎观画》是写《法场换子》和《徐策跑城》两个剧目中间的一段故事。
这个剧本是依据一般舞台流行本校订的。

根据《京剧丛刊》第四十五集整理

录入:宣南顾曲人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3.6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薛蛟上。)

薛蛟   (引子)    幼习兵机,论韬略,谁能抵敌。

     (念)     甘罗十二,元霸幼年。男儿志量,英勇当先。

     (白)     俺,徐宗。爹爹徐策,唐室为臣,官拜当朝首相。今早上朝未归,是我独坐书房,闷闷不乐,不免将书童唤将出来,想一法儿玩耍玩耍。

             啊,书童哪里?

书童   (内白)    啊哈!

(书童上。)

书童   (念)     忽听叫书童,两腿走如风。人人都怕我,我怕大相公。

     (白)     大相公在上,书童有礼。

薛蛟   (白)     罢了。

书童   (白)     大相公,您把我唤出来,有什么吩咐吗?

薛蛟   (白)     你相爷上朝未归,是我独坐书房,闷闷不乐;将你唤出,想一法儿玩耍玩耍。

书童   (白)     想一法儿玩耍玩耍,要不咱们树上逮唧嘹儿。

薛蛟   (白)     不好。

书童   (白)     河里摸泥鳅。

薛蛟   (白)     也不好。

书童   (白)     不好,我可没主意啦。

薛蛟   (白)     你我倒不如去到府外游玩一回。

书童   (白)     相爷回来要是碰上,那我可担待不起。

薛蛟   (白)     无妨,有我担待。

书童   (白)     有您担待,那我可就不怕啦。

薛蛟   (白)     如此,书童带路!

书童   (白)     是。

薛蛟   (二黄原板)  少年志理应当青云直上,

             自幼儿在书房我苦读文章。

             叫书童忙带路府门外往,

             见一对玉石狮摆列两旁。

书童   (白)     到啦。大相公,您瞧这地方儿多豁亮呀。

薛蛟   (白)     书童,我且问你,这对玉石狮子是哪里来的?

书童   (白)     您问这个,可是小孩儿没娘,提起来话儿长。这对玉石狮子是外国进贡来的,万岁爷因为咱们相爷在朝有功,就把它赐给咱们相爷啦。

薛蛟   (白)     但不知重有多少?

书童   (白)     要问有多重啊,这一个重五百斤。

薛蛟   (白)     这一个呢?

书童   (白)     这一个重五百斤零四两。

薛蛟   (白)     啊?为何多了四两?

书童   (白)     您没瞧见这个的脚底下还踩着个小狮子哪吗?

薛蛟   (白)     噢,原来如此。啊,书童,看这对狮子,我倒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书童   (白)     哪一辈古人?

薛蛟   (白)     想当年临潼斗宝,伍子胥举鼎斗胜。你我今日学古人玩耍,你看如何?

书童   (白)     好哇!那么,谁来校将,谁来举子呢?

薛蛟   (白)     自然是我的校将,你的举子。

书童   (白)     就这么办,您就校将吧!

薛蛟   (白)     好,待我来校将。

             呔!下面听者:府门以外有玉石狮子一对,有人举起,高官得做,骏马任骑。

书童   (白)     咱,来也!

(书童上前搬石狮,搬不动。)

书童   (白)     回大相公的话,它拿我不动。

薛蛟   (白)     可是你拿它不起?

书童   (白)     对啦,我拿它不起。

薛蛟   (白)     无用的奴才!你来校将!

书童   (白)     好,我来校将。呔!下面听者:府门外有玉石狮子一对,若是有人举起,高官得做,骏马任骑!

薛蛟   (白)     俺,来也!

     (二黄散板)  昔日有个伍员将,

             临潼斗宝逞豪强。

             府门以外学榜样——

(薛蛟两手先后拿起一对石狮,高高举起。)

薛蛟   (二黄散板)  双手举起笑扬扬。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四随役  (内同白)   哦!

书童   (白)     了不得啦,了不得啦,老相爷回来啦。

薛蛟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哇?

书童   (白)     快跑吧!

(薛蛟在慌忙中,把一对石狮并放在中央,随书童同跑下。)

徐策   (内白)    打道!

(四随役、家院引徐策同上。)

徐策   (二黄原板)  朝罢了圣主爷转回府门——

(四随役同下。徐策看。)

徐策   (白)     啊?

     (二黄原板)  玉石狮并一处所为何情!

     (白)     家院。

家院   (白)     相爷。

徐策   (白)     府门何人值日?

家院   (白)     门官告假,书童代管。

徐策   (白)     唤书童!

家院   (白)     是。

             书童走上!

(书童上。)

书童   (念)     忽听相爷来呼唤,必定狮子犯了案。

     (白)     参见相爷。

徐策   (白)     今日可是你值日么?

书童   (白)     门官今天告假,小子代管。

徐策   (白)     我且问你:府门外玉石狮子一对,因何并在一处?

书童   (白)     这个……回相爷的话,今天早晨您上朝去啦,是小子在府门以外打扫尘土,没留神,随手儿东一笤帚,西一笤帚,可就把两个狮子扫到一块儿去啦。

徐策   (白)     噢,如此说来,是你并在一处的么?

书童   (白)     正是。

徐策   (白)     好,你与我再两下分开!

(书童无奈。)

书童   (白)     咋。

(书童故意把耳朵凑在石狮嘴边,假作听话。)

书童   (白)     启禀相爷:狮子它说了话啦。

徐策   (白)     噢,狮子还会讲话?它讲些什么?

书童   (白)     它说:

     (念)     狮子分雌雄,每日列西东。今天到一处,分开万不能。

徐策   (白)     胡说。掌嘴!

书童   (白)     别介别介,回相爷的话,狮子原是我家大相公他给并在一块儿的。

徐策   (白)     怎么,是你家大相公他并在一处的么?

书童   (白)     正是。

徐策   (白)     好,唤他前来见我!

书童   (白)     嗳!

             有请大相公。

薛蛟   (内白)    来了。

(薛蛟上。)

薛蛟   (念)     正在府门闲嬉游,爹爹回来没兴头!

书童   (念)     有兴头,没兴头,相爷问起那根由。

薛蛟   (白)     啊?问起哪根由哇?

书童   (白)     狮子案犯啦,相爷叫您去哪。

薛蛟   (京白)    哎呀,狮子案犯啦,你就说我不在书房。

(薛蛟急下。)

书童   (白)     嗳。

             启禀相爷:我家大相公说啦,他不在书房。

徐策   (白)     不像话,快快叫他前来!

书童   (白)     本来不像话嘛。

             大相公,您快来吧!

(薛蛟上。)

薛蛟   (白)     怎么样了?

书童   (白)     不成,搪不过去。叫您自己去哪。

薛蛟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书童   (白)     不要紧,到了那儿,您看我的颜色行事就是啦。

薛蛟   (京白)    你可别站远啦。

(薛蛟向前。)

薛蛟   (白)     爹爹在上,孩儿拜见。

徐策   (白)     罢了,一旁坐下。

薛蛟   (白)     告坐。爹爹,唤孩儿出来,有何训教?

徐策   (白)     为父今日下得朝来,见府门外一对狮子,缘何并在一处?

薛蛟   (白)     爹爹有所不知,只因今早爹爹上朝未归,孩儿……

(薛蛟见书童向自己呶嘴,即住口。徐策向书童。)

徐策   (白)     啊?这作什么?

书童   (白)     我这儿抽歪嘴儿疯哪。

徐策   (白)     就该掌嘴!

书童   (白)     嗳,好啦。

徐策   (白)     哼!

             儿啊,往下讲!

薛蛟   (白)     是。今早爹爹上朝未归,孩儿独坐书房,心中……

(薛蛟见书童摆手,住口。徐策向书童。)

徐策   (白)     啊?这又作什么?

书童   (白)     哪儿呀,我这儿抽鸡爪儿疯哪。

徐策   (白)     打手!

书童   (白)     好啦,好啦。

徐策   (白)     哼,还不与我滚了下去!

书童   (白)     是。

             嗳,相公,我可顾不了你啦。

(书童下。)

徐策   (白)     我儿慢慢讲来。

薛蛟   (白)     是。孩儿独坐书房,心中闷闷不乐,去到府门玩耍,见这对玉石狮子,孩儿倒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徐策   (白)     哪辈古人?

薛蛟   (白)     想起当年临潼斗宝,伍子胥举鼎斗胜,儿学古人玩耍,不料爹爹下朝回来,孩儿一时惊怕,分之不及,故尔并在一处。望乞爹爹饶恕。

徐策   (白)     如此说来,是我儿并在一处的?

薛蛟   (白)     正是。

徐策   (白)     好,今当为父面前,将这狮子两下分开!

薛蛟   (白)     儿遵命!

     (二黄散板)  堂前领了爹爹命,

             要把狮子两离分。

             二次举鼎威风凛,

(薛蛟搬起石狮,左右摆开。)

薛蛟   (二黄散板)  项羽、乌获乞算能!

徐策   (笑)     哈哈哈……

     (二黄散板)  他父是英雄儿好汉,

             强将手下无弱兵。

             张泰贼是你的对头到,

             薛家又出了报仇人。

     (白)     儿啊,自从长大成人,还不曾拜过祖先;今日随为父祖先堂一祭!

薛蛟   (白)     孩儿遵命。

徐策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徐策   (白)     打扫祖先堂,附耳上来!

(徐策向家院耳语。)

家院   (白)     是是是。

(家院下。)

徐策   (白)     儿啊,随为父的来呀。

     (笑)     哈哈哈……

薛蛟   (白)     来了。

(徐策、薛蛟同下。)

【第二场】

(〖二黄小开门〗。家院上,打扫祖先堂,挂画。)

家院   (白)     有请相爷。

(徐策、薛蛟同上。)

徐策   (白)     我儿向前拜过,儿要多拜上几拜!

薛蛟   (白)     是。

(薛蛟跪拜。徐策、薛蛟同入座,家院献茶。薛蛟看画。)

薛蛟   (白)     啊,爹爹,想我家世代书香,为何悬挂这武将的真容?

徐策   (白)     我儿哪里知道,只因有一家忠良,被朝中奸臣陷害,全家问斩,后辈无人。为父与他交厚,不忍他断绝香烟,故尔与他代祭祖先。

薛蛟   (白)     原来如此。啊,爹爹,这头一排有一员将官,头戴炼银盔,身穿白铠甲,胯下白龙战马,手持方天画戟;威风凛凛,他是何人?

徐策   (白)     此人姓薛名礼,字表仁贵。乃山西绛州龙门县人氏。此人英雄盖世,武艺超群,保定唐主,跨海征东,有十大汗马功劳。到后来,官封平辽王之位。

薛蛟   (白)     噢,平辽王之位。

(薛蛟看。)

薛蛟   (白)     啊,爹爹,这第二排有男女二人,身穿大红,他是何人?

徐策   (白)     此乃是仁贵之子,名唤丁山,那旁樊氏梨花;夫妻二人保定唐王征西有功。到后来,官封两辽王之爵。

薛蛟   (白)     原来如此。这第三排又有男女二人,有尸无头,他是何人?

徐策   (白)     此乃丁山之长子,名唤薛猛,那旁就是双刀马氏夫人;他二人镇守阳河,被奸臣所害,斩首金阶,故尔有尸无头。

薛蛟   (白)     那旁有一黑汉,手执大棍,怒气不息,为着何来?

徐策   (白)     黑汉在哪里,黑汉在哪里?

(徐策向画图。)

徐策   (白)     呀呀呸!大胆黑汉,只因你吃酒带醉行凶,闯下塌天大祸,你还站在那里怒气不息,怎不气、气……

薛蛟   (白)     啊,爹爹,孩儿提起这黑汉,爹爹为何这等的发怒?

徐策   (白)     我儿有所不知,那黑汉乃丁山之三子,名叫薛刚,只因他吃酒带醉行凶,打伤人命,连累全家被害。叫为父怎的不气,怎的不恼!

薛蛟   (白)     如此说来,可气,可恼!啊,爹爹,那旁有一孩童,不知身犯何罪,为何腰铡三截?

徐策   (白)     孩童在哪里?

薛蛟   (白)     喏喏喏,这不是么!

徐策   (三叫头)   金斗,我儿,咳,儿啊……

(徐策哭泣,看薛蛟,转悲为喜。)

徐策   (笑)     哈哈哈……

薛蛟   (白)     啊?爹爹为何悲中带喜?

徐策   (白)     儿啊,那一孩童虽然腰铡三截,他并不曾死啊。

(薛蛟奇怪。)

薛蛟   (白)     哎呀……爹爹怎么说起呆话来了?

徐策   (白)     怎见得?

薛蛟   (白)     我想一人既然腰铡三截,又怎么不会死?

徐策   (白)     我儿哪里知道,只因有一家忠良,与他们薛门交好,将他自己亲生的儿子,在法场之下调换下来,抱回家中,抚养成人。故尔此子还在。

薛蛟   (白)     但不知此子有多大年纪?

徐策   (白)     我儿站起来!

薛蛟   (白)     是。

(薛蛟起立。徐策故意地观察薛蛟高矮。)

徐策   (白)     坐下!

薛蛟   (白)     是。

(薛蛟坐。)

徐策   (白)     与我儿般长般大。

薛蛟   (白)     但不知他的膂力如何?

徐策   (白)     若论膂力么,他能力举千斤。

(薛蛟气愤。)

薛蛟   (白)     噢!他……他能力举千斤!

徐策   (白)     正是。

薛蛟   (白)     既能力举千斤,为何不替他父母报仇?

徐策   (白)     有道是:单丝不线,独木不林。纵有血海冤仇,他一人是怎能得报。

薛蛟   (白)     啊,爹爹,既与他家交好甚厚,何不将此子唤进府来,对他说明此事,待孩儿帮助,替他父母报仇。

徐策   (白)     怎么讲?

薛蛟   (白)     孩儿替他报仇。

徐策   (白)     呀呀呸!你自己有血海冤仇不报,还替人家报的什么冤仇!

薛蛟   (叫头)    爹爹呀!

     (白)     孩儿前堂有父,后堂有母,慢说无有冤仇,纵有冤仇,说将出来,孩儿即刻就报。

徐策   (叫头)    哎呀儿啊!

     (白)     你道你前堂有父,后堂有母,慢说无有冤仇,纵有冤仇,说将出来,儿即刻就报。怎奈你不是我的亲……

薛蛟   (白)     亲什么?

徐策   (白)     哎呀儿呀!为父下得朝来,饮了几杯水酒,言语颠倒,你、你快快攻书去吧!

薛蛟   (叫头)    爹爹呀!

     (白)     说明此事便罢,如若不然,我就跪、跪死在此啊……

(薛蛟哭。)

徐策   (二黄导板)  父子们在祖先堂珠泪滚滚,

徐策、

薛蛟   (同三叫头)  (薛蛟)(爹爹),我(儿)(父),咳,(儿啊)(爹爹呀)……

徐策   (回龙)    待为父细说那已往的原因。我的儿啊!

薛蛟   (夹白)    这第一排?

徐策   (二黄原板)  第一排儿曾祖薛仁贵,

             跨海征东立下了功勋。

薛蛟   (夹白)    第二排?

徐策   (二黄原板)  第二排儿祖父丁山元帅,

             那一旁樊梨花樊氏夫人。

薛蛟   (夹白)    双尸无头是孩儿的什么人?

徐策   (二黄原板)  双尸无头是儿的亲生父母,亲生父母,我的儿啊!

薛蛟   (哭)     啊啊啊……

(薛蛟跪拜,起身。)

徐策   (二黄原板)  他夫妻双双问典刑。

薛蛟   (夹白)    那黑汉呢?

徐策   (二黄原板)  那黑汉是儿的三叔父,

             都只为他进都城逛花灯,吃醉了酒打伤人,连累他一家大小,三百余口俱丧残生,是一个惹祸的根!

薛蛟   (夹白)    腰铡三截呢?

徐策   (二黄原板)  腰铡三截是我的亲生子,换掉你,我的儿啊!

薛蛟   (白)     孩儿的仇人是哪一个?

徐策   (二黄散板)  张泰贼是儿的对头人!

薛蛟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听一言来咬牙恨,

             血海冤仇才知情。

             手持宝剑出府门——

徐策   (白)     儿啊,哪里去?

薛蛟   (二黄散板)  孩儿去杀狗奸臣。

徐策   (白)     我儿单丝不线,独木不林,你一人怎能报得冤仇?

薛蛟   (白)     难道就罢了不成?

徐策   (白)     无妨,儿三叔父现在韩山,招兵聚将,屯粮买马。待为父修书一封,我儿去到那里搬兵求助,大事可成。

薛蛟   (白)     如此——

     (念)     爹爹修书信,

徐策   (念)     我儿换衣巾!

(薛蛟下。)

徐策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徐策   (白)     溶墨伺候!

     (二黄碰板)  说明了十七载的冤仇恨,

             血海冤仇要报清。

             老徐策在薛氏堂上修书信,

             打发姣儿早早登程。

(徐策修书。)

徐策   (二黄原板)  未曾提笔珠泪滚,

             拜上韩山三将军。

             下书人并非是别家子,

             他就是薛门后代根。

             如今成人有本领,

             命他前来搬大兵。

             见信速发人和马,

             血海冤仇要报清。

             一封书信忙修定——

(薛蛟换衣上。)

徐策   (二黄散板)  我儿此去要当心。

(薛蛟接信。)

薛蛟   (二黄散板)  用手接过一封信,

             去到韩山搬大兵。

             辞别爹爹足踏镫——

徐策   (白)     我儿转来!

薛蛟   (二黄散板)  爹爹有话快说明!

徐策   (白)     我儿此番前去搬兵,不定三年五载才得回来,儿来看,为父年迈,倘若我二老百年之后,你要买上几百纸钱,去到坟前烧化,也不枉我二老抚养儿一场啊……

(徐策哭。)

薛蛟   (白)     如此,孩儿不去了。

徐策   (白)     啊?为何不去?

薛蛟   (白)     等你二老百年之后,孩儿再报此仇,也还不迟。

徐策   (白)     嗳,为父虽然年迈,倒还康健,我儿报仇要紧。

薛蛟   (白)     孩儿是不去的了。

徐策   (白)     儿当真不去?

薛蛟   (白)     当真不去。

徐策   (白)     果然不去?

薛蛟   (白)     果然不去。

徐策   (白)     如此,为父就要打。

薛蛟   (白)     爹爹!打死孩儿,也是不去的了哇……

(薛蛟哭。)

徐策   (白)     嗳!徐策呀徐策!你好没来由,放着自己亲生儿子不养,反来抚养人家的孩儿,如今就是这等倔强;倘若我那金斗儿在,他是焉敢如此呀……

薛蛟   (白)     爹爹不必如此,孩儿前去就是。

徐策   (白)     好,快快上马去罢!

薛蛟   (白)     遵命。

(〖扫头〗。薛蛟上马。)

薛蛟   (三叫头)   爹爹,我父,咳,爹爹呀……

     (白)     罢!

(薛蛟决然,下。)

徐策   (叫头)    徐宗,薛蛟!

     (哭头)    啊,我的儿啊!

     (二黄散板)  一见我儿出府门,

             好似开弓放雕翎。

             但愿得到韩山大兵接应——

             冤冤相报杀仇人。

(徐策下。)
(完)


浏览次数:3162 ┊ 字数:6501 ┊ 最后更新:2023-03-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