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法场换子》

主要角色
徐策:老生
徐夫人:老旦
张泰:净
薛猛:生
马氏:旦

情节
薛丁山第三子薛刚大闹花灯,误伤皇子,畏罪逃出都城;奸臣张泰趁机陷害薛家,抄斩满门;并把薛丁山次子薛猛夫妇从阳河拿进都城,一同问罪。徐勣后人徐策对薛家的遭遇甚为同情,当与妻商定,乘在法场祭奠之时,暗将己子金斗换回薛猛子薛蛟,代为抚养,以接续忠臣的后代。

注释
《法场换子》故事见于《薛家将反唐全传》,是《薛刚闹花灯》和《举鼎观画》两个剧目中间的一段故事。
这个剧本是依据一般舞台流行本校订的。

根据《京剧丛刊》第四十五集整理

录入:许炼师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9.8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徐夫人上。)

徐夫人  (念)     夫受皇家爵,妻沾雨露恩。

徐策   (内白)    开道。

(四军士、家院引徐策同上。徐夫人出迎。)

徐夫人  (白)     啊,相爷。

徐策   (白)     夫人。

(徐策、徐夫人同进入,四军士同反下。)

徐策   (白)     可恼哇可恼!

徐夫人  (白)     啊,相爷,今日回府。为何这样烦恼?

徐策   (白)     夫人有所不知,只因薛家世代忠良,今被奸臣所害,全家绑至法场问斩,可怜那不满三月的薛蛟孩儿,也要受那一刀之苦,眼见得忠良绝后,怎不叫人着恼!

徐夫人  (白)     相爷就该想一良策,搭救忠良才是啊。

徐策   (白)     计策么,倒也不难,但则一件哪。

徐夫人  (白)     哪一件?

徐策   (白)     只恐要应在夫人你的身上啊。

徐夫人  (白)     难道叫妾身替他一死不成么?

徐策   (白)     嗳,不是啊。你看我那金斗孩儿,面带七煞,日后必难以抚养。我有意将他送到法场之上,替换薛蛟,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徐夫人  (白)     嗳,相爷说哪里话来。想你我二老年过半百,只生金斗孩儿,要他替旁人一死,万万不能!

徐策   (白)     唉,夫人哪!

     (二黄正板)  恨薛刚小奴才不如禽兽,

             吃醉酒全不顾满面含羞。

             闯下了滔天祸一人逃走,

             连累了二爹娘不能到头。

             把一个两辽王午门斩首,

             樊夫人拔宝剑自刎咽喉。

             眼见得忠良臣乏嗣无后,

             这才是斩草除根,寸草不留,天地含忧,你叫我看水流舟。夫人哪!

徐夫人  (白)     相爷!

     (二黄原板)  虽然是忠良臣乏嗣无后,

             我二老年半百一脉当留。

             我岂肯把娇儿送入虎口,

             老相爷行此事大理不周。

徐策   (白)     唉!

     (二黄散板)  贤夫人往日里待人恩厚,

             为此事又何必双皱眉头。

             无奈何跪至在二堂口,

(徐策跪。)

徐夫人  (二黄散板)  老相爷快请起莫要忧愁。

     (白)     啊,相爷,妾身应允就是。

徐策   (白)     多谢夫人。

(徐策起立。)

徐策   (白)     来。

家院   (白)     有。

徐策   (白)     将你家少爷装在食盒之内,送到法场之上,看我的眼色行事。

家院   (白)     是。

徐策   (白)     拿我名帖,对那监斩官言讲,就说老夫要到法场一祭。

家院   (白)     遵命。

(家院下。)

徐夫人  (白)     啊,相爷,妾身跟随前去。

徐策   (白)     啊,夫人,那法场之上,耳目众多,你不去也罢。

徐夫人  (白)     去去无妨。

徐策   (白)     一定要去,必须看我的眼色行事。

徐夫人  (白)     是。

徐策   (白)     正是:

     (念)     可叹薛家世代贤,

徐夫人  (念)     忠良无辜被刀残。

徐策   (念)     苍天有日睁开眼,

徐夫人  (念)     仇报仇来冤报冤。

徐策   (白)     好一个“仇报仇来冤报冤”。夫人,随我来。

(徐策、徐夫人同下。)

【第二场】

(四校尉、二刽子手、张泰同上。)

张泰   (念)     树大遮天盖地,根深哪怕狂风。任他皇亲国戚,一本斩草除根。

     (白)     老夫张泰,今奉圣命,监斩薛猛夫妇。

             校尉嘚。

四校尉  (同白)    有。

张泰   (白)     将他夫妻绑了上来。

四校尉  (同白)    啊。

(二刽子手绑薛猛、马氏腰系婴儿同上。)

马氏   (叫头)    哎呀老爷呀!

     (白)     你我一死,不甚要紧,可怜那薛蛟孩儿也受这一刀之苦哇!

     (二黄散板)  叫你反来你不反,

             叫你逃生你不行。

             你我一死不要紧,

             可怜娇儿也受苦刑。

薛猛   (白)     夫人!

     (二黄散板)  夫人不必双泪淋,

             忠良哪怕丧残生。

             回头便对奸贼论——

     (白)     贼!

     (二黄散板)  阴曹地府勾尔的魂。

张泰   (白)     校尉嘚!

四校尉  (同白)    有。

张泰   (白)     将他夫妻绑上法标,有人讨祭,报我知道。

四校尉  (同白)    啊。

(家院上。)

家院   (念)     奉了相爷命,法场走一程。

     (白)     法场之上,哪位听事?

校尉甲  (白)     什么人?

家院   (白)     徐相爷前来讨祭。

校尉甲  (白)     你候着。

家院   (白)     是。

校尉甲  (白)     启相爷:徐相爷前来讨祭。

张泰   (白)     这老儿又来多事!容他一祭,时辰一到,报我知道。

(张泰、二刽子手、四校尉同下。〖二黄小开门〗。家院提食盒内装婴儿上,暗将婴儿换掉。)

家院   (白)     有请相爷。

(家院下。徐策、徐夫人同上。)

徐策   (二黄散板)  夫妻双双到法场,

徐夫人  (二黄散板)  可叹忠良遭祸殃。

徐策   (叫头)    薛猛!

徐夫人  (叫头)    马氏!

徐策、

徐夫人  (同叫头)   儿呀!

徐策   (二黄散板)  你夫妻好比一张弓,

徐夫人  (二黄散板)  万马营中逞威风。

徐策   (二黄散板)  正要开弓把弦断,

徐夫人  (二黄散板)  到头只落一场空。

徐策   (白)     啊,夫人,你看法场之上耳目众多,你还是早早回府去吧。

徐夫人  (白)     待我别了孩儿。

     (三叫头)   薛猛,马氏,我那金……

徐策   (白)     噤声!

徐夫人  (白)     今生今世难得见的儿啊……

(徐夫人下。)

徐策   (念)     法鼓咚咚打,席棚日已斜。黄泉无客店,

     (叫头)    薛猛,马氏!

     (念)     今晚宿谁家?

     (反二黄正板) 见夫人哭出了席棚以外,

             可怜她年半百十月怀胎。

(〖鼓声〗。)

徐策   (反二黄正板) 催命鼓响咚咚魂飞天外,

(〖锣声〗。)

徐策   (反二黄正板) 救生锣仓啷响令人伤怀。

             站席棚先埋怨薛猛元帅,

             大不该命薛刚私进京来。

             进什么京来把什么寿拜,

             二爹娘爱子情又把宴排。

             三杯酒下咽喉烈性还在,

             酒壮胆胆包天惹下祸来。

             御花园众神像打成土块,

             幼主爷紫金冠打落在尘埃。

             探花郎张登荣被他打坏,

             大不该上金殿去打张泰。

             张泰贼奏一本将你来害,将你来害,我的儿啊!

     (反二黄原板) 因此上薛门中降下祸灾。

             这边厢哭坏了薛猛元帅,

             转面来再埋怨马氏裙钗。

             在阳河你就该反出了边界,

             为什么将娇儿带进京来。

             你夫妻双双死无计可解,

             最可叹小薛蛟未满三月绑赴法场也把刀开。

             只为你薛门中无有后代,

             是老夫舍亲生调换下来。

             可怜我年半百绝了后代,绝了——

     (反二黄散板) 后代,

(薛猛、马氏同向徐策跪拜。)

徐策   (反二黄散板) 恨不得把张泰贼斧斫刀开。

             这边厢搀起了薛猛元帅,

             马夫人我不便搀你、你……你自己起来。

             悲切切哭出了法场以外,

             霎时间大炮响再收尔的尸骸。[1]

     (哭)     儿呀!

(徐策下。张泰、四校尉、二刽子手同上。)

张泰   (白)     校尉嘚,时辰可到?

四校尉  (同白)    时辰已到。

张泰   (白)     拿去开刀!

薛猛、

马氏   (同白)    好贼子!

(二刽子手绑薛猛、马氏同下。斩毕。二刽子手同上。)

刽子手甲 (白)     斩首已毕,现有一婴孩。

张泰   (白)     呈上来。

             唔呵呀!这一婴孩生得是眉清目秀,不免带回府去,收为义子……嗳呀!

     (念)     斩草不除根,萌芽依旧生。斩草除了根,萌芽永不生。

     (白)     校尉嘚!

四校尉  (同白)    有。

张泰   (白)     将这婴孩腰铡三节!

四校尉  (同白)    啊。

(刽子手甲接婴儿下,行刑,上。)

刽子手甲 (白)     行刑已毕。

张泰   (白)     打道上殿交旨。

四校尉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
1. ^ 此处另有一种唱词,可供参考。

徐策   (反二黄正板) 见夫人哭出了席棚以外,

             可怜她抛撇下十月怀胎。

             催命的鼓响咚咚魂飞天界,

             勾命的锣仓啷响魄散泉台。

             这壁厢绑的是薛猛元帅,

             那壁厢绑的是马氏裙钗。

             马夫人使双刀名扬四海,

             女将中可算得出类的英才。

             你夫妻原本是镇守边塞,

             为什么一心心转回京来,尔好无才,我的儿啊!

             千不该万不该是尔的不该,

             大不该命薛刚私进京来。

             那奴才二堂上把寿来拜,

             二爹娘一见娇儿当溺爱不明,把酒戒来开。

             三杯酒下咽喉劣性不改,

             酒壮胆胆包天闯下祸来。

             探花郎张登荣被他踢坏,

             太子爷紫金冠也打落在尘埃。

             保驾的官文武臣一齐打坏,

             大不该举香炉又打张泰。

             张泰贼奏一本皇王宠爱,

             将尔的一家人绑出御街。

             你夫妻双双死难把人怪,

             最可叹断送了未满三月的小婴孩,捆绑到御街,刀下赴泉台,尔好无才,冤哉冤哉,令人悲哀,好不伤怀。我的儿啊!

     (反二黄原板) 我也曾送尔信尔怎生不解,

             书信中藏密语尔解之不开。

             我命你夫妻们反出了边界,

             为什么一心心闯进网来?

             老徐策见此事无计可奈,

             舍亲生将薛蛟调换下来。

             待老夫替你家抚养几载,

             将养起忠良后祭扫坟台。

             可怜我年半百绝了后代,绝了后代!

     (反二黄散板) 他夫妻双双跪尘埃。

             用手儿搀扶起薛猛元帅,

             马夫人我不便搀,你……你自己起来。

             悲切切哭出了法场以外,

             霎时间大炮响收尔的尸骸。



浏览次数:223 ┊ 字数:3697 ┊ 最后更新:2022-08-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