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铁丘坟》

主要角色
薛刚:净
徐美祖:老生

情节
薛刚闹花灯后,全家被斩,同葬铁丘坟。武后专政。徐美祖等辅太子李旦在扬州聚义。李成业奉命征剿,大破扬州,杀徐父、叔,且置首级于长安法云寺塔上。徐美祖乔装潜逃,被御前指挥王潮识破,计赚于家,拟解长安。看守人魏思泉,原系徐仆,为答旧恩,夜救之出。武三思攻破卧龙山,薛刚夫妻逃散。薛刚投前所周济之泗水总兵薛义处。薛义忘恩负义,竟解薛刚赴京领赏。路过黄草山,为吴奇、马赞劫救。时徐美祖、魏思泉来聚,五人同往长安盗取徐氏首级,祭扫铁丘坟。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集:王介林藏本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66.4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四大铠引武三思同上。)

武三思  (点绛唇)   兴周灭唐,天心正旺,民瞻仰,万国朝王,一统武皇掌。

     (念)     钦奉王命出朝班,兵贵神速无遮拦。平灭叛逆通城虎,今日班师奏凯还。

     (白)     某、中州侯武三思。奉则天皇帝旨意,带兵十万,征剿卧龙山,捉拿叛逆薛刚。不意被他夫妻逃走。是某将他山寨焚烧,在此扎营数日。曾命众将访拿,未见交令。

四将   (内同白)   人马回营!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四龙套、四将同上,同挖门。)

四将   (同白)    参见元帅!

武三思  (白)     站立两厢。

四将   (同白)    谢元帅!

武三思  (白)     薛刚夫妇可曾拿到?

四将   (同白)    末将等四处访拿,并无踪迹,特来交令。

武三思  (白)     并无踪迹?

四将   (同白)    正是。

武三思  (白)     谅他也不能成其大事。就此拔寨,班师回朝!

四将   (同白)    啊!

             众将官,班师回朝!

四龙套、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纪鸾英抱两小儿上。)

纪鸾英  (白)     唉,夫哇!

     (唱)     卧龙山栖身处已被贼剿,

             乱军中幸存留薛氏根苗。

     (白)     我,纪鸾英。昔随父母占据卧龙山,打富济贫。双亲亡故,奴家一人自为寨主。配夫薛刚,因遭大罪,连累一家惨受诛戮。我夫到长安扫祭铁丘坟,被禁军围困,多亏马登救出。不料武三思打破山寨,夫妻失散。我无处安身,只得投奔舅父丁守义,再慢慢打听丈夫的下落。一路问来,前面就是房州黑龙村。就此催马趱行便了!

     (唱)     一路上无昼夜匹马行走,

             天为帐地为毡露宿街头。

             将铠甲已变卖程途糊口,

             谁知我遭兵难万苦千愁?

     (白)     想我小时候随着母亲常到舅父家中。虽别十数馀载,却还记得这块地方。待我下马冒问一声。

             啊,里面有人吗?

丁富   (内白)    来了!

(丁富上。)

丁富   (念)     出入随家主,内外我一人。

     (白)     啊,你这女娘是哪里来的?

纪鸾英  (白)     你不是丁富老院公吗?

丁富   (白)     啊!你为何认得我呀?

纪鸾英  (白)     我是你员外的外甥女儿纪鸾英,特来相投。

丁富   (白)     啊,你就是纪家姑娘?一别多年,难以相认。我家员外常常思念。今日来了,请候片时。老奴进去禀明,就来相请!

纪鸾英  (白)     是啦。

(纪鸾英下。)

丁富   (笑)     哈哈哈……

     (白)     难得!

             员外、安人有请!

(丁守义、方氏同上。)

丁守义  (念)     昨晚灯儿花结彩,

方氏   (念)     今日定有远人来。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何事?

丁富   (白)     启员外、安人:纪家小姑娘到了。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啊!哪个纪家小姑娘?

丁富   (白)     就是纪德姑老爷膝下的小姑娘鸾英到了。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啊,我外甥女儿鸾英来了?

丁富   (白)     正是。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现在哪里?

丁富   (白)     现在门外。

丁守义  (白)     啊安人,同去看来。

方氏   (白)     员外请!

丁富   (白)     员外、安人出来了!

(纪鸾英上。)

纪鸾英  (白)     舅父、舅母!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你是鸾英?

纪鸾英  (白)     正是。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哎,儿呀!

丁守义  (唱)     已抛别十数载鱼沉雁杳,

方氏   (唱)     观形容察举止事有蹊跷。

丁守义  (唱)     我问你父和母身可安好?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鸾英!

纪鸾英  (白)     舅父、舅母!

(纪鸾英跪。)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儿呀!

方氏   (唱)     因何故只身来细说根苗。

纪鸾英  (白)     哎,舅父、舅母啊!

     (唱)     骨肉亲儿只得衷肠细表,

             若提起伤心事珠泪号啕。

             年二八儿不幸双亲丧了,

             舅父、舅母啊!

             孤单单只留儿苦命一条。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噢!你爹娘亡故了?

纪鸾英  (白)     正是。

丁守义、

方氏   (同白)    哎,妹夫、贤妹呀!

(丁守义、方氏同哭。)

丁守义  (唱)     幼年人离故乡文通武晓,

方氏   (唱)     你本是闺阁女如花多娇。

丁守义、

方氏   (同唱)    双亲死抛下儿青春幼小,

纪鸾英  (哭)     喂呀,舅父、舅母呀!

     (唱)     此乃是大限到阎君不饶。

丁守义  (白)     咳!儿呀,你坐下。

纪鸾英  (白)     告坐。

丁守义  (白)     你父母已死,不必说了。你家自离故土,一向在何处安身?

纪鸾英  (白)     我父离家带儿母女漂流海外,学了一身武艺,积有一些家财,一家还乡。行至徐州卧龙山下,遇着一伙喽兵,将我爹爹请上山去,立为寨主。

丁守义  (白)     啊!如此说来,你父做了草莽英雄了!

纪鸾英  (白)     虽然为寇,乃是劫富济贫,为此官兵并不搅扰。后来父母双亡,儿独掌山寨大事。

方氏   (白)     哎呀,外甥女是一位女英雄了!

丁守义  (白)     啊安人,别的事且慢叙谈,只问这两个小孩子是谁?

纪鸾英  (白)     怀抱的是我的孩儿。

方氏   (白)     啊,你有了丈夫了?

丁守义  (白)     姓甚名谁?

纪鸾英  (白)     昔年大唐有位功臣薛仁贵,舅父可知?

丁守义  (白)     保太宗皇上跨海征东,官拜平辽王,天下人人皆知。

纪鸾英  (白)     是我丈夫之祖。

丁守义  (白)     哎呀呀,是位大忠臣哪!

纪鸾英  (白)     他父讳丁山,官居两辽王。母亲樊氏太君。丈夫薛刚,人称通城虎。因为酒醉大闹花灯,踢死太子,惊动朝廷,连累一门抄杀。他一人出城潜逃,行至卧龙山下。儿见他乃是英雄,招他为婿,立为寨主。

丁守义  (白)     儿虽草莽,已招王侯之夫,却也难得。

方氏   (白)     他今还在卧龙山么?

纪鸾英  (白)     因为祭扫铁丘坟,惊动官兵,武三思带领人马破了山寨。我夫妻军中失散,不知存亡。儿投奔到此,乞求舅父、舅母收留。

丁守义  (白)     骨肉至亲,讲什么“乞求”二字。儿安心在此。我暗暗着人打听你丈夫下落,接他来到我家就是。

纪鸾英  (白)     多谢舅父!

丁守义  (白)     儿怀内又是何人之子呢?

纪鸾英  (白)     这是大伯薛猛之子,名唤薛蛟。因满门诛戮,朝中有一江淮侯徐敬猷,不忍薛家绝后,将亲生之子调换薛蛟。辞朝回转扬州,路过山寨,将此子交付外甥女抚养。

丁守义  (白)     哎呀!这等忠臣大义,古今少有。日后要报他的大恩!

纪鸾英  (白)     岂有知恩不报之理。

方氏   (白)     我的外孙儿叫什么名字呀?

纪鸾英  (白)     儿夫妻被贼兵冲散,我在葵花树下生产此子,取名薛葵。

丁守义  (白)     啊,薛蛟、薛葵乃忠良之后。

             啊安人,快去僱两个乳母抚养他弟兄二人。日后成人,一来可与他一家报仇,二来养我二老终身。

方氏   (白)     员外,外甥女儿程途辛苦。等她歇息过来,慢慢叙谈吧。

丁守义  (白)     言之有理。正是:

     (念)     抛别数载心两悬,

方氏   (念)     骨肉无有不相连。

纪鸾英  (念)     承恩抚养忠良后,

丁守义  (念)     好与薛家报仇冤。

方氏   (白)     儿呀,来呀!

(丁守义、方氏、纪鸾英同下。)

【第三场】

(谢映登上。)

谢映登  (念)     不计人间岁月,已忘世上春秋。争名夺利易朽,长生不老无休。

     (白)     吾乃谢映登是也。幼为绿林,聚义瓦岗。是我看破红尘,入山修炼,云游四海。可叹唐室衰败,气运归武,不免去到长安指点一番便了!

     (唱)     叹世人空自忙如同春草,

             艳阳天日色暖百鸟离巢。

             勤杜鹃叫的是年丰岁好,

             农夫汉为耕种万苦千劳。

             金风至黄叶落芳草衰老,

             眼见得光阴去霜雪难熬。

             我不贪五花马前呼拥道,

             我不贪带围腰乌纱紫袍。

             我不贪君王禄官封招讨,

             我不贪三公位势压当朝。

             俺看破红尘事无烦无恼,

             逞强暴也难逃阎君不饶。

(谢映登下。)

【第四场】

(马成上。)

马成   (白)     哎,爹爹呀!

     (唱)     可叹我命不幸慈母丧早,

             严父亲仗义气独逞英豪。

             救薛刚开城走二命已保,

             但愿得无凶险双双潜逃。

     (白)     我,马成。乃武国公之子。父亲为救薛刚,将我寄托程老千岁府中。闻听众口纷纭,说我爹爹同薛刚开城逃走,武三思拿获一名喽兵,严刑拷问,道那薛刚在卧龙山招纪鸾英为妻。武氏已命三思带兵洗山去了。但愿我父不在那里。倘在一处,定然捉获解京。哎呀,爹爹呀,那时岂不痛煞孩儿了?

     (唱)     那时节七岁儿无有倚靠,

             怎能够报冤仇把恨来消?

             薛爵主害一家何必祭扫?

             似猛虎落平阳凤掉羽毛。

             他不料长安城俱是圈套,

             笼中鸟网内鱼祸由自招。

             逃出城虽云是福星高照,

             那喽兵已直供又把祸招。

             武三思奉王旨带兵不少,

             倘若是被擒获性命难逃。

             忍悲泪向祖公直言禀告,

(程飞虎上。)

程飞虎  (唱)     我祖父封九锡爵位功高。

马成   (白)     啊,哥哥来了?

程飞虎  (白)     马成兄弟,为什么在这儿哭哪?

马成   (白)     无有啊!

程飞虎  (白)     眼中有泪,怎说没有哪?

马成   (白)     本来无有。

程飞虎  (白)     啊,我明白啦!

马成   (白)     明白何来?

程飞虎  (唱)     为你父救薛刚永无音耗,

             终日里常忧虑不展眉梢。

             是吉凶九锡宫自有信报,

             我劝你去愁容珠泪莫抛。

马成   (白)     兄长啊!

     (唱)     父和母养育恩未曾奉老,

             我马成今是个不孝儿曹。

             暗祝告过往神喜音早到,

(四太监、程铁牛、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  (唱)     披鹤发老康健寿比山高。

马成、

程飞虎  (同白)    公公来了!

程咬金  (白)     你们俩人在这儿干什么哪?

马成   (白)     不曾做什么。

程飞虎  (白)     马成在这儿哭哪,孙儿陪着他玩儿哪。

程咬金  (白)     啊马成,我的孙子!

马成   (白)     公公!

程咬金  (白)     别哭。你父亲保定薛刚已然出了皇城,自然平安无事。闻听武三思带兵征剿。那卧龙山乃是薛刚的巢穴。就是武三思兵到,他们自会有办法,你哭什么哪?你们俩人玩儿去吧。有人问你,你就说叫程飞豹。

程飞虎  (白)     好!我叫飞虎,你叫飞豹。玩儿去吧!

马成   (白)     谢公公!

程咬金  (白)     玩耍去吧!

马成   (唱)     再啼哭怕的是公公烦恼,

程飞虎  (白)     兄弟!

     (唱)     你我到银安殿散闷逍遥。

(程飞虎、马成同下。)

程咬金  (白)     咳!

程铁牛  (白)     啊!爹爹为何长叹?

程咬金  (白)     我想这些兴唐功臣俱已死尽,唯有我这老不死的活在世上看这奇奇怪怪的事。哪有妇人做皇帝的道理?真是颠颠倒倒!大好一座江山弄得稀糊脑滥,可叹哪可叹!

程铁牛  (白)     啊爹爹,马登同薛刚杀出都城,那通城虎自然要集起义兵,中兴唐室天下,与他一家报仇。这武氏焉能坐得长久?

程咬金  (白)     咳!但愿他有报仇之日,我就是身入九泉也是含笑的!

程铁牛  (白)     爹爹万安。

程咬金  (白)     咳,难哪!

(谢映登上。)

谢映登  (念)     仙人云雾带,转瞬离蓬莱。

     (白)     门上有人么?

门官   (内白)    来了!

(门官上。)

门官   (念)     九锡功臣大,长安第一家。

     (白)     啊道家,哪里来的?

谢映登  (白)     贫道与你家千岁乃是生死之交,特来求见。

门官   (白)     请问法号?

谢映登  (白)     谢映登。

门官   (白)     请稍候。

(门官进门。)

门官   (白)     启千岁:府门有一道人,言道与千岁乃是生死之交,特来求见。

程咬金  (白)     生死之交?啊?可问过他的名姓?

门官   (白)     名叫谢映登。

程咬金  (白)     啊!

             哎呀,儿呀,这是为父结拜的好兄弟到啦。

             快快开中门有请!

门官   (白)     啊!

             开中门有请!

(〖吹打〗。程咬金、程铁牛同出迎。)

程咬金  (白)     兄弟在哪里?

谢映登  (白)     啊,老哥!

程咬金  (白)     哎哟哟,面容未改,就是文雅了一些。请进请进!

             我儿过来,拜见你谢叔叔。

程铁牛  (白)     侄儿参拜!

谢映登  (白)     贤侄少礼。

程咬金  (白)     他叫铁牛儿,比铜牛儿可厉害呀。

     (笑)     哈哈哈……

     (白)     请坐!

谢映登  (白)     请!

程咬金  (白)     啊,谢兄弟,想当年在瓦岗寨,你们立我做皇帝。后来兵进五关,就不见你啦。听人说你做了神仙啦,愚兄十分欢喜。今日重逢,面容如旧,真是做了神仙。难得难得!

谢映登  (白)     老哥,世事如同春梦。想昔日同盟诸友,俱已丧尽,只有你我弟兄二人了!

程咬金  (白)     咳,愚兄打劫皇纲之事,算来不觉数十馀年。那些后生哪里晓得!

谢映登  (白)     老哥福寿双全,子孙衍庆。小弟今日无以为敬,只有瑶池火枣数枚,与兄祝寿。

程咬金  (白)     哎哟哟,贤弟胸藏不老之法,与天地同休。愚兄好比风中之烛,光景无多。弟不弃我,情愿与你白日飞升。

谢映登  (白)     你的寿缘甚长,不必多虑。但目下唐家大变,兴废有时,不可强为。武氏杀戮太重,甚忌二十四家功臣,恐有内患,早晚必然分封外镇。老哥可着他们赴任,待时而动,不可效英王弟兄所为。切记切记!拿酒来,待弟立饮三杯,就要告辞了。

程咬金  (白)     且慢!弟兄今日相逢,哪有马上分别之理?请到后堂,还要叫儿孙们拜见,请你说些神仙的故事给他们听听。然后我叫那些功臣上本奏辞朝廷,也就是了。

谢映登  (白)     不用去辞,自有旨意颁下。仁兄不必担忧!

程咬金  (白)     谅那些王八羔子也不能奈何我老程!

谢映登  (白)     谅他们不敢。

程咬金  (白)     请到后堂!

谢映登  (念)     光阴似箭如转眼,

程咬金  (念)     贤弟已成不老仙。

谢映登  (白)     请!

程咬金  (白)     神仙请!

     (笑)     哈哈哈……

(程咬金、谢映登、程铁牛同下。)

【第五场】

(〖起初更鼓〗。)

杨氏   (内白)    苦哇!

(杨氏上。)

杨氏   (唱)     魂归地府随风荡,

             怀恨我夫狠心肠。

     (白)     我乃杨氏鬼魂是也。丈夫薛义。同到长安投亲,谁知不遇。奴卖身供养丈夫,被张天佑买进府去,得身价银三十两。谁知那奸贼强逼行奸,奴誓死不从。他将我丈夫送至府衙,要追还价银三十两。好个三爵主薛刚,疏财仗义,救了我夫妻性命,又将泗水关总兵职位让我丈夫。不想三爵主避难到此,反被锁拿。奴以好言相劝,他将我一脚踢死。今又将恩人起解长安。特此乘夜前来劝他一番。或者回心,也未可知?

     (唱)     大恩如同再生养,

             犬能救主美名扬。

             人生须当存义仗,

             富贵方能得久长。

(杨氏下。)

【第六场】

(〖起二更鼓〗。薛义上。)

薛义   (引子)    富贵功名,朝夕间,机谋用尽。

     (念)     口如青锋剑,舌似杀人刀。若是心肠好,怎穿紫罗袍?

     (白)     下官,薛义。叨蒙圣恩,威震泗水关。当日多感薛刚提拔,在此为官。不料他竟遭了灭门大祸。各路俱有图形,捉拿紧急。哈哈,他偏偏到我衙内来了。我想这八台总兵,厌烦得紧。是我用酒将薛刚灌醉,捆绑起来收在监中。不免先修本章,启奏圣上,然后将薛刚解进长安。待我修起本来!

(〖起三更鼓〗。)

薛义   (白)     咳,圣上啊圣上!这一本叫臣从哪里写起?噢,有了!

     (唱)     单呈一本奏皇上,

(杨氏上,起风。)

薛义   (白)     啊,下官正在修本,为何起阵狂风?啊,想是我的祖宗来了,待我前去迎接。

杨氏   (白)     嗯!

薛义   (白)     啊,这声音不像我的祖宗!

(薛义想。)

薛义   (白)     啊,你莫非是我妻杨氏么?

杨氏   (白)     嗯!

薛义   (白)     啊,你在生前劝我不要捉拿薛刚,被我一脚踢死。莫非今日又来劝我不要修本么?

杨氏   (白)     嗯!

薛义   (白)     呃!我的主意已定,休来阻我。去吧!

杨氏   (白)     啊!

薛义   (白)     呃!

     (念)     我从不听妇人言,

杨氏   (白)     啊!

薛义   (念)     再来不值半文钱。

杨氏   (白)     啊!

薛义   (白)     呔!你若不走,可知我的宝剑厉害?看剑!啊!鬼在哪里?

(杨氏下。〖起四更鼓〗。)

薛义   (白)     哎呀,险些丢了我一个万户侯。

             啊丫鬟、院子。他们也睡着了,鬼也走了,待我修起本来。

(〖起五更鼓〗。)

薛义   (唱)     臣受君恩感心房。

             薛刚骁勇无人挡,

             为臣舍命捉虎狼。

             特修本章求恩赏,

             精忠报国奉君王。

     (白)     天已明了!

(院子上,递茶。)

院子   (白)     大人请茶。

薛义   (白)     传旗牌来见。

院子   (白)     是。

             旗牌进见。

旗牌   (内白)    来也!

(旗牌上。)

旗牌   (念)     辕门听号令,军务不敢停。

     (白)     叩见大人!

薛义   (白)     本镇修有本章,命你进京投递!

旗牌   (白)     遵命。

薛义   (白)     看香案伺候!

院子   (白)     啊!

(〖吹打〗。薛义拜。旗牌上马,下。)

薛义   (笑)     哈哈哈……

     (白)     我的万户侯有准了!

     (唱)     坟山风水俱是谎,

             薛义居心似虎狼。

             总兵要改五侯样,

     (白)     薛刚!

     (唱)     我的福份比你强。

     (白)     嗯呵!侯爷来了!

(薛义、院子同下。)

【第七场】

王潮   (内白)    马来!

(四家丁、院子、王潮同上。)

王潮   (唱)     不做高官无烦恼,

             散淡逍遥乐陶陶。

     (白)     俺,王潮。乃晋宁人氏。父亲王庆云,是内宦首领。俺为御前指挥。是我懒得为官,告职离朝,奉父严命,掌管家业。这晋宁之地,任我横行。近闻东关内有一算卦之人,甚是灵验。不免前去卜占一课,问问我父在京身可安泰。

             小子们,带路东关!

     (唱)     有财有势无价宝,

             无智无能枉英豪。

(王潮、院子、四家丁同下。)

【第八场】

(徐美祖上。)

徐美祖  (白)     咳!

     (唱)     父为国家诛残暴,

             年老失计小儿曹。

     (白)     我——

(徐美祖两边看。)

徐美祖  (白)     英王长子徐美祖。太宗皇帝御赐姓李。如今患难之中,还归原姓。在扬州与小主李旦、三弟成孝逃出。乱军之中,三人失散,孤身漂流,卜卦算命营生。武后传旨拿我,虽然紧急,幸喜一载有馀,无人认得,倒也平安。来到这晋宁东关,开一命馆,暂度岁月,再图报仇便了!

     (唱)     我祖曾把太宗保,

             一十二载破海潮。

             随王屡建功不小,

             哪知富贵一旦抛!

(王潮、院子、四家丁同上。)

王潮   (唱)     马蹄沿路踏芳草,

     (白)     啊!

     (唱)     道长是我旧相交。

     (白)     且住!我看这道家好像英王长子徐美祖。各处拿他紧急,怎么来到此地?嗯,我自有道理。

             原来是——

徐美祖  (白)     啊兄——

王潮   (白)     不必多言。

             家丁们,将这位先生的卦棚收起,请到府内与老爷算命。

院子   (白)     是!

王潮   (白)     你老爷也不乘马了。先生,我们步行同到舍下。

徐美祖  (白)     请!

王潮   (白)     带路回府!

     (唱)     旧友重逢机关巧,

徐美祖  (唱)     暂避旁人眼目瞧。

王潮   (白)     先生请进!

徐美祖  (白)     请!

王潮   (白)     啊徐仁兄,弟见卦棚行人杂乱,不好惊动,故请到舍下。恕弟迟迎之罪!

徐美祖  (白)     岂敢!

王潮   (白)     吩咐备酒!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王潮   (白)     请坐!

徐美祖  (白)     谢坐。

王潮   (白)     你我窗下一别,闻听令尊、令叔,还有马周,在扬州保定殿下李旦,中兴唐室天下。兄为何一人至此?

徐美祖  (白)     兄难道不知家父之事么?

王潮   (白)     弟也略闻音信,未知真假。请兄细说一番!

徐美祖  (白)     家父、家叔同御史马周保主起义,被李成业等攻破扬州,父死叔亡,一家抄杀。我同三弟成孝保定殿下潜逃,中途失散。见各处拿我甚紧,为此改扮道家模样。

王潮   (白)     原来如此。在弟家中隐藏,大谅无人知觉。

徐美祖  (白)     多谢仁兄!

(院子上。)

院子   (白)     宴齐。

王潮   (白)     摆下!

             小弟略备小酌,与仁兄接风!

徐美祖  (白)     叨扰了!

王潮   (白)     岂敢!仁兄请!

徐美祖  (白)     请!

王潮   (唱)     你我同窗结义友,

             今日重逢气相投。

             隐藏寒舍事不漏,

     (白)     仁兄请!

徐美祖  (白)     请!

王潮   (唱)     报仇之计同定谋。

徐美祖  (白)     咳,仁兄啊!

     (唱)     承谢仁兄接风酒,

             千杯万盏难解愁。

王潮   (白)     看大杯伺候!

院子   (白)     是。

王潮   (白)     仁兄请!

徐美祖  (白)     请!

     (唱)     一家仇恨恐难报,

(徐美祖吐。)

徐美祖  (白)     哎呀!

     (唱)     马行狭路遇朽桥。

院子   (白)     先生醉了?

王潮   (笑)     哈哈哈……

     (白)     醉了。

             家丁们,徐先生是我同窗好友,扶到书房安宿,将门紧锁。牢记牢记!

四家丁  (同白)    是。

(四家丁扶徐美祖同下。)

王潮   (白)     哎呀,妙啊!如今武后皇帝正在拿他,今日偏偏就遇着了我。我自有道理。

             来!

院子   (白)     有。

王潮   (白)     唤冯斗文、魏思泉进见。

院子   (白)     冯斗文、魏思泉进见!

冯斗文、

魏思泉  (内同白)   来也!

(冯斗文、魏思泉同上。)

冯斗文  (念)     有志无处用,

魏思泉  (念)     暂做门下人。

冯斗文、

魏思泉  (同白)    叩见老爷!

王潮   (白)     不消。

冯斗文、

魏思泉  (同白)    有何吩咐?

王潮   (白)     今日来的道人,姓徐名美祖,乃是英王李敬业的长子。

魏思泉  (白)     啊?

冯斗文  (白)     他父李敬业,儿子怎么姓徐呢?

王潮   (白)     乃是太宗皇上御赐姓李。

冯斗文、

魏思泉  (同白)    如今便怎么样?

王潮   (白)     因他父亲保定李旦中兴大唐,要灭武后,被李成业打破扬州,将他一家抄斩。只有美祖、成孝保定李旦逃出避难,中途又各失散。天下大小衙门行文拿他,如今竟遇着了我。我已将他诓进府来,现在书房安歇。就命你二人看守。明日将他打入囚车,解送长安。我封万户侯,大小前程与你们每人一个。

冯斗文  (白)     老爷官星显耀。既蒙提拔,小人感恩匪浅。徐美祖既在书房,有俺冯斗文一人看守,谅他也难以逃走!

魏思泉  (白)     啊冯兄,老爷方才言道,得了万户侯,你我俱有前程。为何你要一人看守?未曾做官,就先要夺功么?

             哎呀老爷,小人愿守,也愿解送。

王潮   (笑)     哈哈哈……

     (白)     魏思泉、冯斗文,你二人不要为老爷升官,伤了和气。这有现成的酒菜,多吃几杯,同去看守。

冯斗文、

魏思泉  (同白)    是。

王潮   (笑)     哈哈哈……

     (念)     只道消闲身自在,哪知王侯送得来。

(王潮、院子同下。)

冯斗文  (白)     啊魏贤弟,方才是我的错了。老爷赏有酒菜在此,愚兄敬酒赔礼。

魏思泉  (白)     小弟不会饮酒!

冯斗文  (白)     啊贤弟,不必生气,愚兄先吃一大杯赔礼。你看,请干!来呀!

魏思泉  (白)     冯兄连饮三大杯,小弟方可奉陪。

冯斗文  (白)     先吃这杯?

魏思泉  (白)     不算。

冯斗文  (白)     不算,再饮三杯,可使得?

魏思泉  (白)     待弟斟酒。

冯斗文  (白)     有劳,有劳。你看一大杯。干!

魏思泉  (白)     小弟再斟。

冯斗文  (白)     又是一大杯。啊干!还有一大杯?

魏思泉  (白)     又一杯。

冯斗文  (白)     干!

魏思泉  (白)     冯兄不要吃醉了,难以看守钦犯。

冯斗文  (白)     什么叫“钦犯”?

魏思泉  (白)     就是徐美祖。

冯斗文  (白)     啊,徐美祖就叫钦犯。你怕我吃醉了看守他不住?告诉你:我有事在心,就是百杯也不能醉!

魏思泉  (白)     好,既不能醉,待弟再敬几杯。

冯斗文  (笑)     哈哈哈……

     (白)     你真敬,我真喝。

魏思泉  (白)     待我斟来。

冯斗文  (白)     拿酒来!

     (笑)     哈哈哈……

魏思泉  (唱)     我心忧愁他欢笑,

             若洩机关祸先招。

             醉倒斗文再计较,

     (白)     冯兄,还是连饮三大杯!

冯斗文  (白)     使得使得。拿来,干!哎呀,好像醉了。不喝了,不喝了!

魏思泉  (白)     冯兄量如沧海。明日同解钦犯,将来你我同在一处为官。我要敬冯兄一个连升三级。

冯斗文  (白)     啊,你我将来是年兄年弟,要敬我一个连升三级。

     (笑)     哈哈哈……

     (白)     魏贤弟,来,你也来一级,凑成一个四级。

魏思泉  (白)     我陪冯兄。请!

冯斗文  (白)     哎,吃不得了,吃不得了。我睡了恐误差事。

魏思泉  (白)     天色尚早。兄在这内书房暂睡一时,二更时分你我同去看守。

冯斗文  (白)     二更你要叫醒我,不要独占功劳!

魏思泉  (白)     小弟不敢。

冯斗文  (笑)     哈哈哈……

     (白)     好兄弟,我喝一大杯。

魏思泉  (白)     是。斟满了,请!

冯斗文  (白)     请!

(冯斗文吐。)

魏思泉  (白)     好,暂睡一时。

(魏思泉扶冯斗文同下。魏思泉上。)

魏思泉  (白)     呀!

     (唱)     要救蛟龙出笼牢。

     (白)     想我魏思泉,昔在长安侍奉英王,待我十分恩重。因他出镇扬州,我未随任,来到晋宁,投入这王潮门下。如今英王一家老幼皆亡,只有大爵主美祖潜逃被难。这狠心的王潮不念同窗学友之情,反要拿他,爵主焉能活命?且喜冯斗文已睡。我且去到内书房见过爵主,同设计较。(唱)忍耐等到三更后,自去舍身救王侯。

(魏思泉下。)

【第九场】

(〖起初更鼓〗。四家丁引徐美祖同上。)

四家丁  (同白)    啊,先生在此安歇,我们去了。

徐美祖  (白)     去吧!

四家丁  (同白)    是。

(四家丁同锁门。)

四家丁  (同白)    走!吃酒去,吃酒去。

(四家丁同下。)

徐美祖  (白)     咳,想我徐美祖被难一载有馀,并无人认识。且喜天遂人愿,今遇王潮。他是我同窗好友,念我一家惨遇,留住家中。咳,王兄啊,你这等仁义待我,但愿老天开眼。我徐美祖若能中兴唐室,王潮兄,我定要报答于你也!

     (唱)     堪叹事业如花柳,

             春草青青最惧秋。

             我祖功成名已就,

             如今时衰反转忧。

             王侯爵禄今已朽,

             富贵功名土一丘。

             可惜满腹藏锦绣,

             今做浮萍随风游。

             王潮今念同窗友,

             义气相投将我留。

             这样好人天必佑,

             愿他王侯世不休。

(〖起二更鼓〗。)

徐美祖  (唱)     太公未遇垂钓钩,

             文王时衰也受囚。

             子胥临潼把宝斗,

             力举千斤各国愁。

             只为平王贪色酒,

             父纳子妻纲纪丢。

             伍奢忠良屡谏奏,

             满门家眷刀割头。

             伍员弃楚私奔走,

             吴国借兵报父仇。

             抛别忠心单存孝,

             也曾吹箫把食求。

             鞭击平王尸已朽,

             可叹孝义一王侯。

             我避灾难年馀久,

             且喜藏身免祸忧。

(徐美祖入睡。〖起三更鼓〗。魏思泉上。)

魏思泉  (唱)     鼓已三更人烟少,

             要救忠良后代苗。

     (白)     呀!

     (唱)     门环加锁风不透,

(魏思泉扭锁。)

魏思泉  (唱)     圆睁二目细观瞧。

             杀身之祸他不晓,

     (白)     咳,爵主啊!

     (唱)     安心贪睡忒逍遥。

     (白)     爵主睡着,我就是将他杀了,也难找对头也。待我将他惊醒。

             啊,徐爵主醒来!

徐美祖  (唱)     单身好似失林鸟,

魏思泉  (白)     爵主!

徐美祖  (白)     哎呀!

     (唱)     灯下一人勇如彪。

     (白)     啊,你是何人?

魏思泉  (白)     小人姓魏名思泉。

徐美祖  (白)     啊,待我看来。果然不错。你因何在此?

魏思泉  (白)     昔在老千岁府中。因王爷去镇扬州,小人为老母染病难以分离,未随王爷同行。后来母亲亡故,我才投在王潮门下。

徐美祖  (白)     既然在此安乐,为何身带利刃?更深来到书房,所为何事?

魏思泉  (白)     哎呀爵主啊!你的杀身之祸到了。

徐美祖  (白)     怎见得?

魏思泉  (白)     王潮贼子不念同窗之谊,要将你解进长安去见武后!

徐美祖  (白)     哎呀!

(徐美祖、魏思泉对跪。)

魏思泉  (白)     爵主请起!

徐美祖  (唱)     道他待我情义厚,

             哪知诓我吞钓钩。

             身在罗网难脱漏,

     (白)     罢!

     (唱)     生死存亡定去留。

     (白)     魏思泉,我今一死倒也罢了,只是一家冤仇未曾得报!既是王潮要将我解进长安去见武氏,定是先用严刑拷问,然后将我斩首。也罢,不如死在此间。你身上现有利刃。来来来,你就杀了我吧!

魏思泉  (白)     哎呀爵主啊,小人若要杀你,也就早杀了,岂肯先通凶信?王潮贼子命我同冯斗文将你紧紧看守。斗文被我灌醉,睡卧不醒。我已将盘费银子随带身旁,特来陪伴爵主一同逃走。

徐美祖  (白)     如此说来,你真是俺徐某大大的恩人。相伴同行,弟兄相称。且受愚兄一拜。

(徐美祖跪。)

魏思泉  (白)     哎呀,折煞小人了!

徐美祖  (唱)     得志将你义名表,

             不杀王潮气不消。

魏思泉  (白)     哎呀爵主啊!

徐美祖  (白)     贤弟!

魏思泉  (白)     现有王潮宝剑在此,请爵主带在身旁。贼子已吩咐前后封锁。且随小人开了后花园门一同逃走。

徐美祖  (白)     但凭贤弟。

魏思泉  (白)     随我来!

徐美祖  (白)     走哇!

魏思泉  (唱)     天凑奇缘月光照,

(魏思泉开花园门。)

徐美祖  (唱)     患难之中识故交。

魏思泉  (唱)     轻步莫惊黄犬叫,

徐美祖  (唱)     弟兄舍命过朽桥。

(徐美祖跌倒。)

徐美祖  (白)     哎呀!

魏思泉  (白)     啊,走哇!

(魏思泉搀徐美祖同下。)

【第十场】

(〖起四更鼓〗。)

冯斗文  (内白)    哎呀!

(冯斗文上。)

冯斗文  (念)     酒醉睡不醒,耳听鼓四更。

     (白)     我被魏思泉灌得大醉,险些误了我的差事。

             啊魏贤弟,哎呀!

             桌上灯光未熄,魏贤弟哪里去了?嗯,不要被他夺了我的功劳。待我掌灯去到书房。哎呀,酒误大事呀!

(冯斗文下。)

【第十一场】

(魏思泉、徐美祖同上。)

魏思泉  (唱)     喜出贼府无人晓,

徐美祖  (唱)     迅步何惧路途遥。

(魏思泉、徐美祖同下。)

【第十二场】

(冯斗文上。)

冯斗文  (白)     好兄弟,好朋友,想一人独占功劳。

             啊!书房门开了,待我进去看来。

             老魏!徐先生!

             哎呀!他二人不见,想是逃走?此事不敢隐瞒,即报老爷知道。

(冯斗文走圆场。)

冯斗文  (白)     有请老爷!

(王潮上。)

王潮   (念)     一夜修起钦犯表,解进长安讨封侯。

     (白)     啊,我命你同魏思泉看守徐美祖,为何这等惊慌?

冯斗文  (白)     哎呀老爷,徐美祖不在书房!

王潮   (白)     我命你二人看守!

冯斗文  (白)     魏思泉将小人灌醉。想是他二人一同逃走了。

王潮   (白)     哼!我现成的万户侯断送你手,岂肯轻饶于你!看他从哪里逃走?

冯斗文  (白)     啊,大门未开!

王潮   (白)     吩咐众家丁走上!

冯斗文  (白)     众家丁走上!

(四家丁、院子同上。)

四家丁  (同白)    老爷有何吩咐?

王潮   (白)     徐美祖、魏思泉不见。大门未开,看他们从何处逃走!

四家丁  (同白)    啊!

(四家丁同下。)

王潮   (白)     可恼哇可恼!

     (唱)     富贵功名人难料,

             到手侯爷如雪消。

(四家丁同上。)

四家丁  (同白)    府内无人,乃是开了花园门逃走的。

王潮   (白)     从花园门而去?谅他去之不远。众家丁,与我备马,各带利刃,掌起火把,同去追赶!

     (唱)     黑夜步行谅难走,

     (白)     冯斗文!

     (唱)     回来斩你项上头。

(王潮、四家丁、院子、冯斗文同下。)

【第十三场】

魏思泉  (内白)    走哇!

(魏思泉、徐美祖同上。)

魏思泉  (唱)     同行已有四更后,

徐美祖  (唱)     心中放下一半愁。

王潮、
四家丁、
院子、

冯斗文  (内同白)   赶哪!

魏思泉、

徐美祖  (同白)    哎呀!

魏思泉  (唱)     火光照耀如白昼,

徐美祖  (唱)     今作杨花随水流。

     (白)     走、走、走!

(魏思泉、徐美祖同下。)

【第十四场】

(四家丁、院子、冯斗文、王潮同上。)

王潮   (唱)     马蹄催急风声吼,

             不避崎岖路荒郊。

四家丁  (同白)    赶哪!

(王潮、四家丁、院子、冯斗文同下。)

【第十五场】

(李靖上。)

李靖   (唱)     干戈不息英雄斗,

             武氏专国夺唐朝。

     (白)     吾乃香山李靖是也。昔仕隋炀,后扶唐室。不愿为官,入山学道,拜老祖林淡然为师,云游四海。今见大唐江山被武氏夺占,庐陵王与殿下李旦一时难以中兴,忠良不能出头,不免往黄草山指点一番便了!

     (唱)     不愿一品身荣受,

             不愿匍匐拜冕旒。

             不愿随王屡谏奏,

             不愿忠名麟阁留。

             不愿伴君随王走,

             不愿亲登五凤楼。

             不愿受君隆恩厚,

             不愿争功觅封侯。

             不愿儿孙名利就,

             不愿辛苦到白头。

             红尘事业俱看透,

             弃职修仙乐无忧。

(李靖下。)

【第十六场】

四将   (内同白)   马来!

(四将同上。)

四将   (同白)    吾乃泗水关薛总兵麾下四营将官是也。

将甲   (白)     列位将军请了!

三将   (同白)    请了!

将甲   (白)     元帅昨日令下,叫你我今日齐集辕门,不知所为何事?一同前往!

三将   (同白)    请!

(四将同下。)

【第十七场】

(四短刀手、四长枪手、中军、薛义同上。)

薛义   (引子)    人有善念,天必从之。

     (念)     时来运也来,拜将即登台。不是心肠坏,怎做栋梁才?

     (白)     本帅,薛义。拿住叛逆薛刚,今解长安献功讨赏。

             中军,传众将进帐!

中军   (白)     众将进帐!

四将   (内同白)   来也!

(四将同上。)

四将   (同白)    参见元帅!

薛义   (白)     站立两厢。众将官,今解薛刚进朝,须要小心。刀枪锐利,铠甲鲜明。一路之上,谨防强人劫抢。将薛刚打入囚笼抬了上来!

中军   (白)     啊!

             下面听者:将薛刚打入囚笼,抬进大堂!

(四车夫、薛刚同上。)

薛义   (白)     薛刚,这是你自投罗网。休怪本帅无义了。

薛刚   (白)     好贼子!

     (唱)     看你官高负心寇,

             看你荣升万户侯。

             薛刚自愧未尽孝,

     (白)     薛义!

     (唱)     看你报应哪一朝?

薛义   (笑)     哈哈哈!

     (白)     我今日将你解进长安,总兵官封万户侯,就是我的报应。

             众将官,押着钦犯趱行者!

四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四喽兵、四头目、吴奇、马赞同上。)
吴奇、

马赞   (同点绛唇)  黄草山高,聚义英豪,锄强暴,义旗兵招,何日奸佞扫?

吴奇   (念)     赤发冲冠声如雷,豹头环眼放光辉。

马赞   (念)     拔山举鼎无人敌,万马军中任所为。

吴奇、

马赞   (同白)    俺——

吴奇   (白)     吴奇。

马赞   (白)     马赞。

吴奇   (白)     贤弟,你我在这黄草山打劫经商,官兵不敢骚扰。无忧无愁,好不逍遥自在。

马赞   (白)     虽然如此,但是不能出仕朝廷!

吴奇   (白)     日前,李靖大师对我二人言道:今乃集义之期,怎么不见动静?

马赞   (白)     且听喽兵一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山下来了一支人马,押着囚车,有许多将官保护。

吴奇、

马赞   (同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吴奇   (笑)     哈哈哈……

     (白)     李靖大师真乃活神仙也,果然不误时刻。你我就此下山,断住道口。

马赞   (白)     兄长传令。

吴奇   (白)     众喽兵!杀下山去!

四喽兵、

四头目  (同白)    啊!

(吴奇、马赞、四喽兵、四头目同下山,同走圆场。)

吴奇   (白)     埋伏松林!

四喽兵、

四头目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短刀手、四长枪手、四车夫、中军、薛义押囚车,薛刚上,站一条龙。〖内喊声〗。)

薛义   (白)     哪里人马呐喊?

四短刀手、
四长枪手、

四车夫  (同白)    强人挡道。

薛义   (白)     囚车搭入后队。

四车夫  (同白)    啊!

(四车夫押囚车、薛刚同下。)

薛义   (白)     杀上前去!

(四喽兵、四头目、吴奇、马赞同上,同会阵。)

吴奇   (白)     呔!来的官兵,留下三千黄金买路,放你过去!

薛义   (白)     大胆强盗,既要买路钱也应打听明白。俺薛义押解钦犯上长安讨赏,哪有银钱与你?

马赞   (白)     呔!俺知你是泗水关总兵。既有路资去送钦犯,怎说无有银两?

薛义   (白)     我是献功讨赏的,哪有什么金银?

吴奇   (白)     你既无银钱,可将钦犯留下,做个质当,你再拿金银前来赎取。

薛义   (白)     唗!大胆强盗,好生无理!

             众将官,与我拿下了!

吴奇、

马赞   (同白)    放马过来!

(四短刀手、四长枪手、中军、四喽兵、四头目自两边分下。吴奇、马赞与薛义起打。薛义败下,吴奇、马赞同追下。四短刀手、四喽兵同上,同起打。四喽兵同杀四短刀手,同下。四将、四头目同上,同起打,同下。马赞、四长枪手同上。马赞杀四长枪手,下。吴奇、薛义同上,同起打。薛义倒地被擒。马赞、四喽兵、四头目同上。)

吴奇   (白)     押上山寨!

四喽兵  (同白)    啊!

(四喽兵押薛义同下。)
吴奇、

马赞   (同白)    去到松林将囚车打开,请薛爵主出来!

四头目  (同白)    啊!

(四头目同下。四头目、薛刚同上。)

薛刚   (白)     多谢众位英雄搭救!

吴奇、

马赞   (同白)    相救来迟,爵主恕罪!

薛刚   (白)     岂敢!

吴奇、

马赞   (同白)    请爵主同上山寨。

薛刚   (白)     可曾拿住薛义?

吴奇   (白)     押上山去了。

薛刚   (白)     有劳二位!

吴奇、

马赞   (同白)    岂敢!

             众家兄弟请爵主一同上山!

四喽兵、

四头目  (同白)    啊!

吴奇、

马赞   (同白)    爵主请!

薛刚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四将同上。)

将甲   (白)     列位将军,元帅被擒,薛刚被强盗劫去,这便怎么处?

三将   (同白)    我等难胜贼寇,转回关内再定计较。

将甲   (白)     言之有理。催马回关!

(四将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喽兵押薛义同上,同进寨,同下。四头目、吴奇、马赞引薛刚同上。)
吴奇、

马赞   (同白)    爵主请坐!

薛刚   (白)     有坐!请问二位大名?

吴奇   (白)     吴奇。

马赞   (白)     马赞。

薛刚   (白)     怎么知道俺薛刚到此?

吴奇   (白)     日前李靖大师言道:有泗水关总兵薛义,负义忘恩。叫我等在此相救爵主,暂避此山。后整唐室天下,许我二人蟒袍玉带!

薛刚   (白)     哎呀呀,感谢李靖大师之恩。又蒙二位搭救,薛刚何以为报?

吴奇、

马赞   (同白)    我弟兄意欲与爵主结为异姓兄弟。不知意下如何?

薛刚   (白)     承蒙不弃,俺薛刚敢不从命。

吴奇、

马赞   (同白)    好!按年庚而论,你是兄长。

             来!杀猪宰羊,香案伺候!

四头目  (同白)    啊!

薛刚   (白)     啊二位贤弟,愚兄为祭铁丘坟,被武三思带兵围困,多感武国公马登相助出城。某的卧龙山又被他等扫尽,我妻纪鸾英失散。俺还要去到长安祭扫,相烦二位贤弟同行。

吴奇   (白)     我等愿随三哥祭扫坟台。

马赞   (白)     且等招齐人马,杀上长安,与三哥一家报仇。

薛刚   (白)     多谢贤弟!

吴奇   (白)     请问三哥,将薛义怎样发落?

薛刚   (白)     将贼子绑上来!

四头目  (同白)    将贼子绑上来!

四喽兵  (内同白)   啊!

(四喽兵押薛义同上。)

四喽兵  (同白)    薛义当面。

薛刚   (白)     好贼子!

(薛刚打薛义。)

薛刚   (唱)     昧心负义将我害,

             尔是人面兽投胎。

             得了富贵忘恩债,

     (白)     贼子啊!

     (唱)     紫袍乌纱从何来?

     (白)     贼子呀贼子!你不记得在长安沿街乞食,将身卖与张天佑为奴,得身价银三十两?只因奸贼看上你妻杨氏花容,强迫为妾。你妻不从,天佑将你送到法堂,五刑拷打,追逼身价银子。你妻身背哀单,街坊求告仁人君子。俺薛刚一马近前,细问情由。你妻哭诉。俺即起怜念之心,出银三十两,还你身价,放你出监。将你认做同宗兄弟,带进王府见我母亲——

吴奇、

马赞   (同白)    三哥,见了太夫人讲些什么?

薛刚   (白)     我说:母亲,孩儿遇着同宗哥哥名叫薛义,也是绛州龙门人氏,带妻杨氏前来投奔爹爹。爹爹不看顾他倒也罢了,连面也不容他一见。今欲回家乡,又无盘费。孩儿将他夫妻带到我府。望母亲救苦救难,另眼看顾!

吴奇、

马赞   (同白)    太夫人讲些什么?

薛刚   (白)     我母亲言道:既是同宗,带他夫妻进来。我即将他二人领进内堂。我母道杨氏贤德。

吴奇、

马赞   (同白)    道这薛义呢?

薛刚   (白)     我母当面不好实言,背后言道:这贼子龟鼻蛇眼,兔耳鹰腮,当面成人之美,背后有杀人之心。母亲彼时还道——

吴奇、

马赞   (同白)    对三哥说些什么?

薛刚   (白)     我母亲言道:薛刚儿呀!你既有好心对待同宗,为娘与他几百两银子,叫他夫妻回去吧。

吴奇、

马赞   (同白)    太夫人贤德!

薛刚   (白)     是我言道:啊母亲,常言道得好:救人救到底。哪有回去之理?就将孩儿的荫袭总兵让与薛义去做,他后来必报大恩。请母亲行文兵部,将儿的名字换了薛义。母亲见我再三哀求才得应允。

吴奇、

马赞   (同白)    三哥的恩义!

薛刚   (白)     我的好母亲!

吴奇、

马赞   (同白)    太夫人又讲什么?

薛刚   (白)     我母亲言道:儿呀,你这片好心看待薛义,恐他后来不认得你!

吴奇、

马赞   (同白)    太夫人倒有先见之明!

薛刚   (白)     是我言道:母亲放心,薛义后来必不忘义。就将我的总兵让他去做,镇守泗水关。谁知俺为酒醉闯下灭门大祸,一家杀绝。独我孤单出城,行至卧龙山,招赘纪鸾英。又被武三思带兵打破山寨,夫妻拆散,不知生死。

(薛刚对薛义。)

薛刚   (白)     我逃到你的关前,你不思将恩报恩,倒也罢了。反将我诓进衙内,用酒灌醉,捆绑解京,贪图万户侯封赏。你妻子贤德,劝你报恩,你竟将她一脚踢死!

吴奇、

马赞   (同白)    唉,好狠心的贼子!

薛刚   (白)     不料天理昭彰,俺命不该绝,有人搭救于俺。俺虽烈性,待你却是恩厚,为何反要害我?你说!你讲!

薛义   (白)     我还说什么呢?只好把这总兵的官职还你就是。

薛刚   (白)     呸!

(薛刚打薛义。)

薛刚   (白)     好贼子!

     (唱)     人心险毒蛇样坏,

             螳螂捕蝉反受灾。

             上苍不绝薛门后代,

     (白)     贼子呀!

     (唱)     你我冤仇难解开。

吴奇   (白)     三哥,这等忘恩负义之人,碎尸万段也难息恨。

马赞   (白)     将他带至剥皮亭,绑在将军柱上,听凭三哥发落。

薛刚   (白)     好。

             众喽兵,将薛义绑在将军柱上!

四喽兵  (同白)    啊!

(四喽兵绑薛义同下。)
吴奇、

马赞   (同白)    三哥请!

薛刚   (白)     请!

     (唱)     奇逢又蒙情义待,

吴奇、

马赞   (同唱)    山寨有屈栋梁才。

(薛刚、吴奇、马赞、四头目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喽兵押薛义同上。)

薛义   (白)     哎呀!

     (唱)     指望富贵长久在,

             哪知无福做八台。

             纵有黄金命难买,

             呜呼哀哉又哀哉!

(四头目、吴奇、马赞、薛刚同上。)

薛刚   (唱)     江山也有兴和败,

             吉人岂可久藏埋。

     (白)     贼子啊!

     (唱)     你我冤仇深似海,

             某今将你粉尸骸。

吴奇、

马赞   (同白)    三哥,将贼如何发落?

薛刚   (白)     某要看看贼的心肝五脏生在何处?刀来!

     (唱)     八台总兵你不爱,

             又想封侯拜御阶。

             害人害己报应快,

             杀你万刀也应该。

(薛刚杀死薛义。)

薛刚   (白)     哎!

     (唱)     你想富贵享万载,

             哪知要由命安排。

     (白)     众喽兵,将薛义尸首砍碎,喂了猪羊犬马!

四喽兵  (同白)    啊!

(四喽兵搭薛义同下。)
吴奇、

马赞   (同白)    后赛备有香案。我等焚香结盟,选个吉日同上长安。

薛刚   (白)     请。

(薛刚、吴奇、马赞、四头目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文堂、四大铠、罗章、秦文、马政、童升、薛腾、刘英、柴武、李跃同上。)
罗章、
秦文、
马政、
童升、
薛腾、
刘英、
柴武、

李跃   (同点绛唇)  出镇封疆,龙心展放,威权掌,聚草屯粮,保定唐兴旺。

     (同白)    某——

罗章   (白)     燕山节度使、罗章。

秦文   (白)     金墉节度使、秦文。

马政   (白)     幽州节度使、顺国公马政。

童升   (白)     宁州节度使、成国公童升。

薛腾   (白)     莱州节度使、蓝国公薛腾。

刘英   (白)     陈州节度使、护国公刘英。

柴武   (白)     青州节度使、然国公柴武。

李跃   (白)     渔阳节度使、燕国公李跃。

罗章   (白)     列公请了!

秦文、
马政、
童升、
薛腾、
刘英、
柴武、

李跃   (同白)    请了!

罗章   (白)     我等先祖俱是开唐功臣。而今武氏专权,篡夺大位,改唐为周。心疑二十四家王侯公伯,恐为内患。为此出旨,令各镇一方。我等且同往九锡宫辞别程老千岁。

秦文、
马政、
童升、
薛腾、
刘英、
柴武、

李跃   (同白)    理当如此。

罗章   (白)     打道九锡宫!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魏思泉、徐美祖同上。)
魏思泉、

徐美祖  (同白)    走啊!

徐美祖  (唱)     遭困龙闯不出金钩铁网,

魏思泉  (唱)     恨王潮贪爵位不念同窗。

徐美祖  (白)     哎呀魏贤弟呀!想我父、叔为保殿下李旦,在扬州起义,灭武兴唐。不料被贼兵将城池攻破,可怜一家俱已丧命。我同兄弟成孝,保定殿下一同避难,又在中途分散。偶遇王潮,指望他仁义待我。谁知他不念同窗之情,反要将我解进长安。若不亏你搭救,俺徐美祖定做刀头之鬼了。

魏思泉  (白)     哎呀爵主啊!俺魏思泉受过王爷大恩,恨未答报。今逢爵主,乃是天缘相遇,理当相伴同行。

徐美祖  (白)     但王潮贼子紧紧追赶,这便怎么处?

魏思泉  (白)     你我舍命而逃。

徐美祖  (白)     好。走啊!

     (唱)     暗祝告在天父阴灵下降,

魏思泉  (唱)     忠良臣遭国难愿保无伤。

(魏思泉、徐美祖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家丁、冯斗文、王潮同上。)

王潮   (唱)     入笼鸟竟潜逃岂能擅放?

             要追获又何惧峻岭山岗。

     (白)     俺,王潮。指望将徐美祖解进长安,献上武后,官封万户。我命你同魏思泉看守,谁知你贪杯好饮,反被魏思泉带他逃走。我追赶得上便罢。若是不能捉获,冯斗文哪冯斗文,我定要杀你!

冯斗文  (白)     老爷既命小人看守徐美祖,为何又要赏酒呢?

王潮   (白)     我赏酒也错了么?

冯斗文  (白)     错倒不错。无奈我却醉了。

王潮   (白)     谁叫你吃醉?

冯斗文  (白)     小人的脾气难道老爷还不知道么?

王潮   (白)     知道什么?

冯斗文  (白)     不醉不收头。

王潮   (白)     赶之不上,这便怎么处?

冯斗文  (白)     老爷骑马,他二人步行。你骑马赶之不上,想是官星不现。依我说还是回去吧。

王潮   (白)     呃!现成的万户侯我岂肯不要?

             家丁们,紧紧追赶!

     (唱)     龙归海终难免不起风浪,

             饿猛虎出深山定把人伤。

四家丁  (同白)    追呀!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二金童、二玉女、四神将引女娲娘娘同上,同站高台。魏思泉、徐美祖同上。)

徐美祖  (白)     走哇!

     (唱)     欲潜逃遭追赶身无去向,

四家丁  (内同白)   追呀!

魏思泉、

徐美祖  (同白)    哎呀!

魏思泉  (唱)     喊声近也只好舍命相当。

徐美祖  (白)     喊声在耳,王潮追来。今往何处躲避?

魏思泉  (白)     这便怎么处?啊爵主,这里有座庙宇,庙门大开。你且进去藏躲,我在庙旁听其动静。若是爵主被拿,俺魏思泉当舍命相救。

徐美祖  (白)     哎呀魏恩人,你要救我呀!

魏思泉  (白)     那个自然。

徐美祖  (唱)     既救我且不要献功求赏,

魏思泉  (白)     哎呀爵主呀!

     (唱)     魏思泉岂做那负义儿郎?

徐美祖  (唱)     得活命全仗你忠肝义胆,

魏思泉  (唱)     做一个大义人分所应当。

     (白)     小心了!

(魏思泉下。)

徐美祖  (白)     待我看是什么庙?

             “女娲祠”。待我进去!

     (唱)     冷清清并不闻人声喧嚷,

             阴森森寒风起心胆俱凉。

             此时间魂飞魄散已游荡,

     (白)     啊,有僧家么?可有道长?哎呀!

     (唱)     是一座孤单庙少纸无香。

             神台上坐的是娘娘神像,

     (白)     哎呀娘娘啊!

     (唱)     听弟子徐美祖哭诉衷肠。

     (白)     哎呀神圣啊!弟子徐美祖,爹爹敬业,叔父敬猷。为保殿下李旦,聚起义兵,恢复大唐。不料被武氏弟兄李承业等攻破扬州,一家丧命。弟子同弟成孝,保主避难,中途失散,今已一载有馀。偶遇同窗王潮。谁想他不念旧交,起心害我。事已燃眉,求娘娘搭救弟子性命啊!

     (唱)     上写有补天宫神通法广,

             求娘娘发慈悲大显威光。

             可怜我一家人乱军命丧,

             小唐王遭失散不知何方?

             救灾难出罗网神恩速降,

     (白)     哎呀娘娘啊!

     (唱)     施法力快将我难人隐藏。

     (白)     哎呀!

     (唱)     庙堂上哪是我藏身方向?

     (白)     待我往里藏躲,哎呀!

     (唱)     围墙内尽都是一片平阳。

     (白)     罢!

     (唱)     到后殿僻静处暂躲风浪,

(徐美祖下。四家丁、冯斗文、王潮同上。)

王潮   (唱)     远观见徐美祖行路仓忙。

             众家丁紧催趱急急赶上,

(四家丁、冯斗文、王潮同过场,同下。徐美祖上。)

徐美祖  (白)     哎呀!

     (唱)     并无有隐身处我命该亡。

     (白)     这便怎么处?啊,有了!借娘娘神桌案暂作屏障,哎呀天哪!

     (唱)     这才是生与死难测难防。

(徐美祖藏神案下。四家丁、冯斗文、王潮同上。)

王潮   (唱)     拿钦犯进长安封侯拜将,

             俺王潮要做个国家栋梁。

四家丁  (同白)    追赶不上。

王潮   (白)     啊!他二人在前面行走。追赶到此,为何不见?

             啊!“女娲祠”!想是藏在庙内。一同进去。

四家丁  (同白)    啊!

王潮   (白)     众家丁,我在前殿把守,你们后殿搜寻!

四家丁  (同白)    啊!

(四家丁同抄下。)

王潮   (白)     徐美祖,你好好出来,俺王潮有好生之德,不将你起解长安。若是隐藏不出,那时就休怪俺的心狠了!

     (唱)     施好心积阴德盛情相让,

             你为何反疑我不念同窗?

             公侯子为什么全无志量?

             身不现俺王潮要拆毁庙堂。

(四家丁自两边分上。)

四家丁  (同白)    后殿无有。

王潮   (白)     站立两厢。

             啊,后殿无有?

             冯斗文、众家丁,你们出庙再赶一程,老爷在此等候。

冯斗文、

四家丁  (同白)    啊!

(冯斗文、四家丁同下。)

王潮   (白)     这又奇了!

     (唱)     莫非有隐身法将人骗谎?

             徐美祖未必是再世张良。

     (白)     啊,常言道得好:搜远不搜近。他一定藏在神台底下。待我观看。

     (唱)     你无有腾云法难把天上,

             神台下亦非是峻岭山岗。

             防身剑拿在手万军难挡,

(王潮搜神案下。)

女娲娘娘 (唱)     死临头在吾殿任意癫狂。

(火彩。四神将同鞭打王潮倒地。冯斗文、四家丁同上)

冯斗文  (白)     走哇!哎,找寻不见。

             啊老爷!哎呀,老爷死在地上,想是被徐美祖、魏思泉打死。他二人必藏庙内。你我再搜。

四家丁  (同白)    啊!

(火彩。四神将同推冯斗文、四家丁倒地。)

冯斗文  (白)     哎呀,不必搜了,快将老爷尸首抬了回去。

(四家丁抬王潮同下。冯斗文下。)

女娲娘娘 (白)     众神将,看徐美祖可曾惊醒?

四神将  (同白)    蒙矓未醒。

女娲娘娘 (白)     将他生魂引了出来。

四神将  (白)     领法旨。

             徐美祖叩见娘娘。

(徐美祖钻出桌。)

徐美祖  (白)     是。

             徐美祖愿娘娘圣寿无疆。

女娲娘娘 (白)     徐美祖,如今王潮已死,不必害怕。吾赐你天书一卷。读通此书能行兵布阵,自然竹帛垂名。你今先到黄草山会过薛刚,后辅庐陵王中兴唐室天下。保你封妻荫子,为中兴唐室功臣。

             侍女们,将天书放在神案。

玉女甲  (白)     领法旨。

(玉女甲放书于神案。)

徐美祖  (白)     多谢娘娘活命之恩!又蒙圣赐。受弟子一拜!

女娲娘娘 (白)     众神将,引美祖生魂归位!

四神将  (同白)    领法旨!

徐美祖  (白)     谢娘娘!

(徐美祖钻桌下。)

魏思泉  (内白)    走啊!

(魏思泉上。)

魏思泉  (唱)     隐藏在僻静处偷眼细望,

             家丁道王潮贼已被人伤。

             徐爵主未必能有此胆量,

             俺大胆进禅堂谅无祸殃。

             观神像威凛凛如生一样,

             却不知避难主何处隐藏?

     (白)     啊!

     (唱)     神案下狂风起冲开幔帐,

     (白)     哎呀爵主呀!

     (唱)     贼已去凶化吉转祸呈祥。

     (白)     爵主醒来!

徐美祖  (唱)     与王潮正相遇忽闻雷响,

             指引我就是那女娲娘娘。

             赐天书一任我提兵调将,

魏思泉  (白)     爵主!

徐美祖  (白)     哎呀!

     (唱)     徐美祖死复生再世还阳。

魏思泉  (白)     爵主受惊了。

徐美祖  (白)     哎呀魏贤弟呀!我躲在神案底下,被王潮看见,就要杀我。不想他反被娘娘治死。我一惊吓,恍惚睡去。娘娘言道:王潮已死,叫我不要害怕。

魏思泉  (白)     啊,王潮真个死了!我已看见家丁将贼子抬出庙门。这真是天理有报。

徐美祖  (白)     娘娘赐我天书一卷,叫我先到黄草山会过薛刚,后保庐陵王中兴唐室天下。言道天书现在神前,待我看来。

(徐美祖看。)

徐美祖  (白)     唔呼呀,果有天书在此。一同观看。

魏思泉  (白)     娘娘所赐天书有何用处?

徐美祖  (白)     照着此书行兵布阵,提将调兵,能保唐室中兴。你可知道黄草山在于何处?

魏思泉  (白)     黄草山离此有八百里之遥。寨中为首闻听乃是薛刚,还有两个好汉吴奇、马赞。三人聚在一处,颇有人马。

徐美祖  (白)     哎呀,娘娘之言果然不错。通城虎薛刚是我好友,今去投他,大事成也。你我一同前往!

魏思泉  (白)     小人理当侍奉爵主。

徐美祖  (白)     好。你我一同拜别神圣。

魏思泉  (白)     一同拜别。

(魏思泉、徐美祖同跪拜,同起。)

徐美祖  (白)     哎呀娘娘啊,弟子若能辅保庐陵王中兴唐室,与全家报仇,定要重修庙宇,再塑金身!

     (唱)     谢娘娘发慈悲亲临下降,

             赐天书又指引中兴大唐。

             保弟子灭武氏一朝奸党,

(魏思泉、徐美祖同出门。〖马嘶声〗。)

魏思泉  (白)     啊爵主!

     (唱)     有坐骑也免受路途奔忙。

     (白)     爵主,王潮已死,马还在此。想是他家丁们慌忙忘了带去。爵主何不乘骑而走?

徐美祖  (白)     你呢?

魏思泉  (白)     到了前面再做商议。请爵主上马。

徐美祖  (白)     有劳了!

     (唱)     贼王潮想封侯自招命丧,

             这才是天有眼善恶昭彰。

(魏思泉、徐美祖同下。)

女娲娘娘 (唱)     指引罢建功臣辅唐兴旺,

             众神将收威仪闭掩祥光。

四神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四校尉、二堂侯、狄仁杰同上。)

狄仁杰  (念)     当朝一品,位列三公。

     (白)     老夫,狄仁杰。幼登科甲,奉君三朝。今武氏改唐为周,专权夺国。此乃天意,一时难以挽回。今恢复有定,但是不敢泄露。老夫在西凉和番数载,已回任朝堂。闻听一党奸臣无所不为,外面风声传入我耳。若不勤修国政,死后怎对先皇?今日上朝理事。

             校尉们,打道!

四校尉  (同白)    啊!

(〖六么令〗。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四青袍、院子、张昌宗同上。)

张昌宗  (唱)     每日里伴王驾出入宫禁,

             仗君宠全不惧国戚皇亲。

     (白)     下官,张昌宗。蒙则天皇帝恩宠,官居显爵。今在圣主台前请假一日,回府料理家事。

             左右,打道回府!

四青袍  (同白)    啊!

张昌宗  (唱)     女为帝男封官我称侥幸,

             爵禄高权位重得意春风。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四校尉、二堂侯同上,同挖门。狄仁杰上。)

狄仁杰  (唱)     进朝门有军人报知我信,

             张昌宗已奉旨出了宫廷。

             众校尉暂停歇听候号令,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二堂侯同站斜门。)

狄仁杰  (唱)     淫乱贼似雀鸟难以飞行。

(四青袍、院子引张昌宗同上。)

张昌宗  (唱)     龙庭上众朝臣谁好谁正,

             浑浊中鲢与鲤哪得分明?

院子   (白)     狄相爷在此。

张昌宗  (白)     噢!狄相爷在此!哎呀呀!这端午门乃是太宗皇上所制,非台阁名臣不许在此出入。今日我张昌宗时衰运蹇,偏偏又遇着狄仁杰在此,这便怎么处?呃,我是皇上的宠臣,谅他也不敢欺我。

             左右,只管大胆过去!

     (唱)     他不过一朝臣忝居极品,

             奈何我得意人天子宠臣?

狄仁杰  (白)     那是何人?与我拿下!

四校尉  (同白)    啊!

张昌宗  (白)     呔!你们这些瞎眼的奴才。我是皇上贵人,谁敢拿我?

四校尉  (同白)    啊!

狄仁杰  (白)     胡说!谁不认得你这无耻奸贼?与我抓了过来!

四校尉  (同白)    呔!下马!

(四青袍、院子同暗下。)

张昌宗  (白)     哎呀,好撒野!好撒野!

狄仁杰  (白)     你是甚等样人,见我不跪?

张昌宗  (白)     你我俱是朝中大臣,谁来跪你?

狄仁杰  (白)     打磕膝!

四校尉  (同白)    跪下!

张昌宗  (白)     哎呀,反了!反了!

狄仁杰  (白)     这端午门乃是太宗先帝所制,非台阁重臣不许在此出入。岂是你献媚小人走得的?

张昌宗  (白)     皇宫内院也任我进出,何况这座中门?你今打我,竟是欺辱神皇天帝。

狄仁杰  (白)     你这奸贼,拿神皇天帝势压老夫么?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狄仁杰  (白)     与我掌嘴!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打张昌宗。)

狄仁杰  (白)     奸贼呀!

     (唱)     戴乌纱巧装扮搽上脂粉,

             无羞耻禽兽辈扰乱宫廷。

             我本是掌朝臣当理国政,

             雀鼠贼食君禄玷辱斯文。

四校尉  (同白)    打完。

张昌宗  (白)     哎哟!

     (唱)     满脸上鲜血淋胸中暗恨,

             狄仁杰真大胆逆理欺君。

             我和你进皇宫一同面圣,

             定叫你斩首级悬挂午门。

狄仁杰  (笑)     哈哈哈……

     (白)     你要面见圣上,难道老夫还惧怕于你不成?

张昌宗  (白)     叫你死在顷刻!

狄仁杰  (白)     我想你这奸贼,横行朝野,全无忌惮,倒是国法难容。

             校尉的,将他推去斩了!

四校尉  (同白)    啊。

张昌宗  (白)     哎呀,我好冤也!

     (唱)     你竟比皇帝旨将军令胜,

             要伴君除非是投胎来生。

     (白)     完了!完了!

(四校尉押张昌宗同下。武成业上。)

武成业  (白)     刀下留人!

             狄相国接旨。

狄仁杰  (白)     万岁!

武成业  (白)     诏曰:张昌宗有罪当诛。看朕面上,暂饶一死。望诏谢恩!

狄仁杰  (白)     万万岁!

武成业  (白)     此乃圣上意旨,望乞老相国饶恕。

狄仁杰  (白)     这奸贼目无君父,藐视大臣,理应斩首。既是神皇有旨,老夫将他减除一等就是。

武成业  (白)     多谢老相国!

狄仁杰  (白)     朝中还有多少奸佞?若犯我手,定斩不饶。你复旨去吧!

武成业  (白)     是是是!

             哎呀,好厉害呀!

(武成业下。)

狄仁杰  (白)     将张昌宗放回来!

四校尉  (内同白)   啊!

(四校尉押张昌宗同上。)

狄仁杰  (白)     你这奴才!死罪已免,活罪难饶。

             校尉的,打他四十大棍!

四校尉  (同白)    啊!

狄仁杰  (唱)     骂奸贼出宦门行事愚蠢,

(四校尉同打张昌宗。)

狄仁杰  (唱)     骂奸贼枉读那诗书五经。

             骂奸贼全不知仁义智信,

             衣冠中一禽兽道理不清。

             狄仁杰施宽恩饶你性命,

     (白)     放过一旁!

     (唱)     进皇宫见天子你我同行。

             狄仁杰若不把奸党扫尽,

             辜负了先帝爷圣德隆恩。

             我先到朝房内目视耳听,

     (白)     打道!

四校尉  (同白)    啊!

狄仁杰  (唱)     你无羞你无耻怎对圣君?

(狄仁杰下。四校尉、二堂侯同随下。四青袍、院子同上。)
四青袍、

院子   (同白)    老爷醒来!

张昌宗  (唱)     狄仁杰言一出亚赛军令,

             两腿上鲜血淋两眼昏昏。

             不骑马搀老爷急把宫进,

             要报仇须哭诉有道朝廷。

(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四太监、四宫女引武则天同上。)

武则天  (唱)     妇人专权掌国政,

             励精图治做明君。

             可叹先皇龙归境,

             薛家满门俱归阴。

             皇儿不能承天命,

             谪贬房州为庐陵。

             朕掌大唐皇王印,

             逐出开基众公卿。

             但愿江山尧舜景,

(张昌宗上。)

张昌宗  (白)     哎呀!

     (唱)     两腿疼痛步难行。

             圣驾台前忙奏禀,

     (白)     喂呀万岁呀!

武则天  (白)     呀!

     (唱)     死罪已赦何伤心?

张昌宗  (白)     哎呀万岁呀!狄仁杰无故要将为臣斩首。不是赦旨赶到,险做刀头之鬼。哎呀万岁呀,他毒打为臣四十大棍,将为臣两腿都打烂了!

武则天  (白)     寡人不信。

张昌宗  (白)     万岁不信,请看。

武则天  (白)     哎,卿家呀!

     (唱)     面貌五官俱伤损,

             不该擅闯端午门。

             可怜两腿受军棍,

张昌宗  (白)     为臣这面部的伤势才厉害呀!

武则天  (白)     在哪里?

张昌宗  (白)     在这里。

武则天  (白)     哎,卿家呀!

     (唱)     良药赐你治伤痕。

张昌宗  (白)     哎呀,他欺了万岁了!

武则天  (白)     卿家不必啼哭,寡人有药与你医治就是。

张昌宗  (白)     何药调治?

武则天  (白)     命太医院诊断监制。

张昌宗  (白)     多谢陛下。

武则天  (白)     狄相国乃是社稷老臣,忠正直耿,就是寡人也惧怕几分。你为何大胆惹他?

张昌宗  (白)     啊,万岁也怕他?这样说来,不能与为臣我报仇了。哎,我就死在万岁面前吧!

武则天  (白)     卿家何必如此?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陛下:狄相国有本面奏。

武则天、

张昌宗  (同白)    啊!

张昌宗  (白)     哎呀,他打进宫来了。救命啊!

武则天  (白)     哎呀!

     (唱)     相国进宫面奏本,

             紧皱蛾眉愁在心。

     (白)     哎呀卿家呀!

     (唱)     暂且回避免争论,

张昌宗  (白)     领旨。哎哟!哎哟!

(张昌宗下。)

武则天  (唱)     言谈举动要留神。

             去了男衣女装整,

(武则天改女装。)

武则天  (唱)     娇娇滴滴女钗裙。

四太监、

四宫女  (同白)    万岁还有胡须。

武则天  (白)     哎呀!

     (唱)     女君还要须做甚?

     (白)     呃!

(武则天摘须。)

武则天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唱)     快请当朝一品臣。

     (白)     请狄相国进宫!

狄仁杰  (内白)    领旨!

(狄仁杰上。)

狄仁杰  (唱)     奸佞误国常怀恨,

             浑浊玉石俱不分。

     (白)     陛下万岁!

武则天  (白)     内侍搀起老相国。

大太监  (白)     领旨。

狄仁杰  (白)     万万岁!

武则天  (白)     赐坐!

狄仁杰  (白)     谢坐!

武则天  (白)     相国进宫有何本奏?

狄仁杰  (白)     张昌宗不理朝事,不修国政,理应斩首。蒙君赦旨,臣已掌责。乞陛下将他废为庶民,以正大道。

武则天  (白)     这……

狄仁杰  (白)     万岁呀!

     (唱)     为臣须当理国政,

             昌宗何德与何能?

             罪犯十条乱宫禁,

             灭除大逆贬为庶民。

武则天  (白)     呀!

     (唱)     既掌山河非愚蠢,

             无奈难舍心腹臣。

             若是违拗他直问,

             寡人脸面何处存?

狄仁杰  (白)     请陛下传旨,即废张昌宗出朝。

武则天  (白)     朕已知道。相国不必再奏。

狄仁杰  (白)     有道明君!

武则天  (白)     相国请回。从今不必拜朕。倘有本章,着人送进宫来,寡人即准。

             内侍,送老相国回府。

狄仁杰  (白)     老臣不敢。有事还要面见。就此别驾了!

武则天  (白)     内侍相送。

狄仁杰  (唱)     虽是女皇天星顺,

             老夫不敢扭乾坤。

(狄仁杰下。)

武则天  (白)     啊,朕见狄仁杰,浑身寒战,是何缘故啊?

     (唱)     屡奏本章谏言正,

             答时自愧我无能。

(武则天戴须。武承嗣、武三思同上。)

武承嗣  (念)     满怀机关无人识,

武三思  (念)     暗地伤人天地知。

武承嗣、

武三思  (同白)    臣,(武承嗣)(武三思)见驾。愿陛下万岁!

武则天  (白)     平身。

武承嗣、

武三思  (同白)    万万岁。

武则天  (白)     赐坐。

武承嗣、

武三思  (同白)    谢坐!

武则天  (白)     二卿进宫有何本奏?

武承嗣  (白)     大唐开基功臣之后,俱已封藩外任,出了长安。特来交旨!

武则天  (白)     去了寡人内患。朝中军务大事,尽归你二人掌管。

武承嗣、

武三思  (同白)    谢主隆恩!

武三思  (白)     启奏陛下:前者泗水关总兵薛义有本进京,拿住叛逆薛刚。

武则天  (白)     朕已见过本章,也曾传旨命薛义亲身解押薛刚来京。莫非到了么?

武三思  (白)     非也。行至黄草山,被一伙强人救去。薛义被擒,不知生死。微臣清晨接报,特奏主知。

武则天  (白)     啊!何方强寇擅敢劫夺寡人钦犯?且待秋凉之后,朕赐大兵,命卿前去剿灭贼寇,捉拿薛刚。

武三思  (白)     领旨。

武承嗣  (白)     臣启陛下:敬业、敬猷二人首级收藏在法云寺内室塔顶之上。七月盂篮大会乃是亡魂受飨之日。请陛下当日传旨,命臣设下比箭大会,每月一次箭射敬业、敬猷首级,以做剿灭他家后人的香饵。

武则天  (白)     二卿也曾奏过,那徐美祖同兄弟成孝军中逃走。寡人命卿画影图形各府州县一体捉拿,怎么还未曾复旨?

武三思  (白)     臣已行文天下,未曾拿获,故而不敢复旨。

武则天  (白)     也罢。谅他弟兄也不能成其大事。

武承嗣  (白)     启奏陛下:记得许敬宗掘开徐懋功的坟墓时,忽有飞沙走石,金龙出现。臣察此情,徐美祖弟兄后来定为害不浅。

武则天  (白)     既然如此,二卿再行文书,各处缉拿就是。七月十五日即作比箭大会,月月照此施行。出宫去吧!

武承嗣、

武三思  (同白)    臣领旨!

武承嗣  (念)     常言害人当绝命,

武三思  (念)     削草留根春又生。

(武承嗣、武三思同下。)

武则天  (白)     哎呀,寡人只顾议论国事,把个张昌宗丢在殿后候久了。

             宫娥们,摆驾!

四宫女  (同白)    啊!

武则天  (唱)     朝罢且把后宫进,

             明朝再坐五龙庭。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四喽兵、四头目、薛刚同上。)

薛刚   (念)     胸中怨气冲斗牛,世袭公侯隐山丘。

(吴奇、马赞同上。)

吴奇   (念)     腰悬三尺无情剑,

马赞   (念)     斩尽武氏一脉流。

薛刚、
吴奇、

马赞   (同白)    某——

薛刚   (白)     薛刚。

吴奇   (白)     吴奇。

马赞   (白)     马赞。

薛刚   (白)     可恨武氏杀我薛家满门,薛义贼子忘恩负义。多蒙二位贤弟搭救,聚义此山。但我妻纪鸾英、侄儿薛蛟被武三思兵马冲散,不知下落,爹娘坟台无人祭扫。俺意欲再往长安。二位贤弟可愿同往?

吴奇   (白)     三哥,嫂侄失散,自有相逢之日,何必挂心!

马赞   (白)     三哥前者祭坟,被武贼兵马围困,多亏武国公马登救出。如今有我二人同行,保管无事而回。

薛刚   (白)     全仗二位贤弟。

吴奇、

马赞   (同白)    岂敢!

薛刚   (白)     如此你我打点,明日起行。

吴奇、

马赞   (同白)    遵命!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山下来了二人,一个姓徐名美祖,一个姓魏名思泉。要见大王,已到寨门。

薛刚   (白)     起过。

报子   (白)     啊!

吴奇、

马赞   (同白)    三哥,徐美祖、魏思泉是何等样人?

薛刚   (白)     徐美祖乃英王敬业长子,魏思泉是他府内之人。今日到此,天助我杀尽武氏,为一家报仇。

             快快请来相见!

报子   (白)     啊!

             有请二位英雄!

(报子下。魏思泉、徐美祖同上。)

薛刚   (白)     啊仁兄!

徐美祖  (白)     贤弟!

薛刚   (白)     请进!

徐美祖、

魏思泉  (同白)    请!

薛刚   (白)     俺薛刚未曾远迎,二位恕罪!

徐美祖、

魏思泉  (同白)    请问此二位——

吴奇   (白)     吴奇。

马赞   (白)     马赞。

薛刚   (白)     是我结义兄弟。

徐美祖、

魏思泉  (同白)    失敬了!

吴奇、

马赞   (同白)    岂敢!

薛刚   (白)     二位此来,天助俺起义中兴,得报一家之仇了。

徐美祖  (白)     啊贤弟要起义兵,报一家之仇么?

薛刚   (白)     正是。

徐美祖  (白)     喂呀!

(徐美祖哭。)

薛刚   (白)     啊,提起中兴,为何落泪?

徐美祖  (白)     弟讲起义兴师,不由我想起了先父、先叔保定殿下李旦在扬州起义,满门受戮,不知骸骨落于何方。因此伤心落泪。

薛刚   (白)     原来为此。仁兄一番言语,打动我心。俺薛刚曾受令尊、令叔之恩,自恨不能相报万一。早闻二位大人之变,弟已差人到长安打听。小军报道:武氏痛恨令尊、令叔,并将二公首级放在法云寺内塔顶之上,每月箭射首级,名为比箭会,与我家铁丘坟一般惨伤!

徐美祖  (白)     哎呀,痛煞我也!

     (唱)     父起义兵已被斩,

             反将首级解长安。

             箭射父叔魂魄散,

     (三叫头)   爹爹、叔父,哎,爹爹呀!

     (唱)     要报仇恨今生难。

马赞   (白)     啊,徐爵主不必啼哭。方才薛三哥与我弟兄商议,正要到长安祭扫。如今五人同行,先到法云寺盗取二位老千岁首级,然后同祭铁丘坟。若是惊动官兵,有俺杀他个落花流水!

徐美祖  (白)     多谢贤弟!

薛刚   (白)     你我各自准备,明日起行。请到后寨!

徐美祖、

魏思泉  (同白)    请!

薛刚   (念)     冤仇未报常怀恨,

徐美祖、

魏思泉  (同念)    杀尽武氏草绝根。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起初更鼓〗。)

狄仁杰  (内唱)    金乌西坠天色晚,

(二院子、狄仁杰同上。)

狄仁杰  (唱)     一轮明月上碧天。

             星斗朗朗浮云散,

             大地乾坤水共山。

(〖起二更鼓〗。)

狄仁杰  (唱)     大唐失业俱心惨,

             老夫为国屡愁烦。

             武后一心除内患,

             世袭功臣俱封藩。

(〖起三更鼓〗。)

狄仁杰  (唱)     怕的江山难复返,

             察看天机免后难。

             仰面星斗细观看,

(狄仁杰上高台,仰望。)

狄仁杰  (唱)     帝星早已降人间。

             光明大帝君李旦,

             庐陵接位应运还。

(〖起四更鼓〗。)

狄仁杰  (唱)     长空将星时隐现,

(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上,过场,同下。)

狄仁杰  (白)     呀!

     (唱)     早有将士把民安。

             强兵猛将数十万,

(狄仁杰下高台。)

狄仁杰  (唱)     诛武兴唐杀奸谗。

(〖起五更鼓〗。)

狄仁杰  (白)     家院,吩咐守门军士,这三日不许闲人进府。牢牢谨记!

     (唱)     且喜帝星不昏暗,

             听候君召拜登坛。

(二院子、狄仁杰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上。)

薛刚   (唱)     离了黄草紧催趱,

             一路平安无阻拦。

     (白)     前面就是长安。众喽兵,你们在城外寻一客店住下,且候黄昏。我五人步行进城。明日店中相会。一同趱路。

四喽兵  (同白)    啊!

薛刚   (唱)     众军暗地勤窥探,

             祭罢坟茔再归山。

(众人同下。)

【第三十四场】

(徐敬业、徐敬猷同上。)

徐敬业  (唱)     兴唐灭周空嗟叹,

徐敬猷  (唱)     满门遭杀被刀餐。

徐敬业、

徐敬猷  (同白)    吾乃——

徐敬业  (白)     英王徐敬业鬼魂是也。

徐敬猷  (白)     江淮侯徐敬猷鬼魂是也。

徐敬业  (白)     贤弟,你我保定殿下李旦,在扬州起义,灭周兴唐。不想被武氏弟兄奸贼承业统领兵将,攻破城池,全家尽忠尽节而死。你我被姚铁头谋害,尸骨暴露。首级解来长安,收在这法云寺内塔顶之上,每月设下比箭大会。今日又是我二人的难日了!

徐敬猷  (白)     为国尽忠,死之当然。但愿殿下李旦有吉无凶,早承大唐帝位。你我弟兄虽在阴曹也得瞑目也!

徐敬业  (白)     咳,贤弟呀!

     (唱)     生前不能诛国患,

徐敬猷  (唱)     死后也念唐江山。

徐敬业  (唱)     你我之惨谁惜叹?

徐敬猷  (唱)     留名万载铁心丹。

(徐敬业、徐敬猷同下。)

【第三十五场】

(四兵丁同上。)

兵丁甲  (念)     果见国法紧,鬼神不留情。

     (白)     伙计们,今儿个是比箭会。你我奉了武三思侯爷之命,将徐敬业、徐敬猷首级要装成人形,方好挡箭。且喜装成。侯爷怎么还不到哪?

三兵丁  (同白)    想必来也。

(四校尉、伞夫、武三思同上,同上高台。)

武三思  (白)     众兵丁!

四兵丁  (同白)    有!

武三思  (白)     敬业、敬猷首级可曾装成人形?

四兵丁  (同白)    早已装成。

武三思  (白)     抬了上来。

四兵丁  (同白)    啊!

(四兵丁抬尸同上。徐敬业、徐敬猷同上。)

四兵丁  (同白)    请侯爷观看。

武三思  (白)     果然像活人一样。吩咐众将起射!

四兵丁  (同白)    众将起射!

(〖泣颜回〗。八将同上。)

武三思  (白)     起射。

(八将同射箭,射毕,同下。)

四兵丁  (同白)    箭射已毕。

武三思  (白)     校尉的,将他等首级取了下来。

四校尉  (同白)    啊!

武三思  (白)     依然收藏塔顶之上,好好看守。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下。)

武三思  (白)     众兵丁、众校尉听者!

四兵丁、

四校尉  (同白)    啊!

武三思  (白)     前者叛逆薛刚前来偷祭,看看捉获,又被马登救出。本爵今日派你们巡更守夜看守铁丘坟,须要小心。

四兵丁、

四校尉  (同白)    遵命!

武三思  (白)     本爵赏你们酒一坛、肉一方,府内去领。

四兵丁、

四校尉  (同白)    谢侯爷!

武三思  (白)     打道回府!

四兵丁、

四校尉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十六场】

(〖起初更鼓〗。九和尚同上。)

九和尚  (同唱)    一炷明香超度往西方,

             功德圆满跨鹤上天堂。

(九和尚同下。)

【第三十七场】

(〖起二更鼓〗。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上。)

薛刚   (唱)     满城中尽听得钟鸣鼓响,

             拜经忏超亡魂齐上天堂。

     (白)     仁兄,适才听人言讲,日间比箭会,乃是箭射令尊、令叔。

徐美祖  (白)     哎!

(徐美祖哭。)

薛刚   (白)     不要啼哭,恐泄机关。且候街上人尽,同到法云寺盗取尸骨。你我暂在僻静之处躲避一时。

马赞   (白)     哎,趁热闹前去,将二位老千岁首级请下来就是了。何必又要候什么人尽?

薛刚   (白)     啊贤弟,都城内非比山寨,休要造次。你们随我来!

     (唱)     我前番来祭扫性太鲁莽,

             若不亏马登救难出围墙。

(众人同下。)

【第三十八场】

(〖起三更鼓〗。二小和尚同上。)

小和尚甲 (白)     师弟,好月光,真是万里无云。焰口完啦,人也散啦,师父叫关门哪!

小和尚乙 (白)     唉!关上山门,上了门闩。

(小和尚乙关门上闩。)

小和尚甲 (白)     宝塔上还有几盏灯没吹灭,师弟你去。

小和尚乙 (白)     哎,塔顶上放着敬业、敬猷的首级。我不敢去!

小和尚甲 (白)     你不敢去?

小和尚乙 (白)     不敢。

小和尚甲 (白)     你把塔搬来,我吹。

小和尚乙 (白)     别玩笑啦,一块儿去吧。

小和尚甲 (白)     好!走、走、走。

(二小和尚同下。)

【第三十九场】

(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上。)

薛刚   (唱)     月光照如同那白昼一样,

     (白)     哎呀!

     (唱)     山门闭俺心内自有主张。

     (白)     列位请站一时。待我飞身进去开了山门,然后一拥而进。

吴奇、
马赞、
魏思泉、

徐美祖  (同白)    小心了!

薛刚   (唱)     俺推倒五凤楼无人敢挡,

             飞身进院墙内何足为强?

(薛刚跳墙入院,开门。)

薛刚   (白)     列位请进!

吴奇、
马赞、
魏思泉、

徐美祖  (同白)    请!

马赞   (白)     哎呀,好大庙宇!

薛刚   (白)     不要高声。

(二小和尚同上。)

二小和尚 (同白)    好,灯也吹灭啦。干脆咱们回房睡觉去。

薛刚   (白)     呔!哪里走!

二小和尚 (同白)    打强盗!

薛刚   (白)     呔!俺非强盗,乃是五殿阎罗天子。

二小和尚 (同白)    既是阎王爷,为什么吓唬我们出家人?

薛刚   (白)     你们今晚设坛拜忏,念佛看经,不请孤王。为此带了神将前来拿你。

二小和尚 (同白)    哎呀阎王爷!小和尚不会念经。你饶了我们吧!

薛刚   (白)     饶你不难。孤且问你,二位徐千岁的首级收藏何处?

二小和尚 (同白)    我们不知道。

薛刚   (白)     啊,你二人不知?

             众神将,带至酆都。

二小和尚 (同白)    哎呀阎王爷,我说实话。在宝塔顶上哪。

薛刚   (白)     啊,在宝塔顶上?带我神将同去请来。

吴奇、

马赞   (同白)    走!

二小和尚 (同白)    随我来。

(二小和尚同下。吴奇、马赞同随下。)

薛刚   (白)     好机会也!

徐美祖  (白)     多谢贤弟!

(吴奇、马赞、二小和尚抱人头同上。)

徐美祖  (白)     哎呀!

(徐美祖抱人头哭。吴奇、马赞同杀二小和尚。)

薛刚   (白)     徐仁兄且莫悲啼,将二位老千岁首级带在身旁。俺的香烛纸马放在那僻静之处。同去取来到我家坟前祭过,明日也好混出都城。

吴奇、
马赞、
魏思泉、

徐美祖  (同白)    请!

薛刚   (唱)     老千岁魂归天忠灵不散,

徐美祖  (唱)     仗贤弟虎狼威感念心间。

(众人同下。)

【第四十场】

(二兵丁同上。)

兵丁甲  (念)     一醉胆天大,

兵丁乙  (念)     小心把夜查。

兵丁甲  (白)     什么“把夜查”!这京城所在,还怕有什么歹人吗?

兵丁乙  (白)     你没有听见侯爷吩咐吗?叫你我小心看守铁丘坟,谨防通城虎前来偷祭。

兵丁甲  (白)     谁叫通城虎?

兵丁乙  (白)     薛刚的外号。

兵丁甲  (白)     你怕他呀?

兵丁乙  (白)     谁敢不怕?

兵丁甲  (白)     你可知道我的外号?

兵丁乙  (白)     你有什么外号?

兵丁甲  (白)     我叫“天下狼”。虎来啦,看见我,谅他也走不了。

兵丁乙  (白)     有你我就放心啦。

兵丁甲  (白)     你放心吧,天大的事都有我哪。咱们先喝几杯再来查夜。走、走、走!

(二兵丁同下。)

【第四十一场】

(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上。)

薛刚   (唱)     五虎将军无识认,

             豪杰二扫铁丘坟。

             石碑前番被我损,

             又立此物挡府门。

     (白)     哎!

     (唱)     推墙击石如齑粉,

             一时遍地起烟尘。

             殿亭拆毁某心恨,

     (三叫头)   爹娘!兄嫂!哎,爹娘啊!

     (唱)     逆子薛刚祭忠魂。

徐美祖  (白)     贤弟不必啼哭。将祭礼摆开。

马赞   (白)     待我拿出火镰、火石来。

薛刚   (白)     将二位老千岁首级也摆在坟台,我等一同祭奠。

吴奇、
马赞、
魏思泉、

徐美祖  (同白)    我等一拜。

薛刚   (白)     不敢。

             哎,爹娘、兄嫂啊!

(二兵丁同上。)

二兵丁  (同白)    是时候啦,你我巡查巡查。走着!

薛刚   (唱)     久欲报仇势未成,

             空有一腔气凌云。

二兵丁  (同白)    啊,铁丘坟前有人说话。咱们听听。

薛刚   (唱)     虽霸山寨难定准,

马赞   (白)     哎,祭坟不放炮,太冷淡了。待我放它一炮。

二兵丁  (同白)    哎呀!

薛刚   (白)     哎呀贤弟呀!

     (唱)     休要惹火自烧身。

马赞   (白)     三哥,可惜你还叫通城虎哪!

二兵丁  (同白)    哎哟,我的妈呀!

(二兵丁同下。)

马赞   (白)     有我弟兄在此,还怕谁来?

薛刚   (白)     还是小心为妙。

马赞   (白)     不妨,有我。

薛刚   (白)     将祭礼拿到墙下去吃。

吴奇、
马赞、
魏思泉、

徐美祖  (同白)    请!

薛刚   (唱)     王侯世子谁顾问?

             只有明月照愁人。

(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下。)

【第四十二场】

(二兵丁同上。)

兵丁甲  (白)     哎呀救命啊!

兵丁乙  (白)     你嚷什么?

兵丁甲  (白)     你没有听见吗?通城虎薛刚来啦。哎,吓死我啦!

兵丁乙  (白)     你刚才不是说不怕他吗?

兵丁甲  (白)     我怎么不怕呀?

兵丁乙  (白)     他是通城虎,你是天下狼。他怕你呀!

兵丁甲  (白)     哎,我不是那个狼!

兵丁乙  (白)     你是什么狼?

兵丁甲  (白)     我是见人家好东西就要。我是那个狼,不是山里头的野狼!

兵丁乙  (白)     这怎么好哇?

兵丁甲  (白)     各衙门报信。

兵丁乙  (白)     走走。

(二兵丁同下。)

【第四十三场】

(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上。)

薛刚   (唱)     酒入愁肠心烦闷,

             醉眼睁横怒火生。

             何日灭周唐室整?

(四龙套、四大铠、武三思同上,同抄下。)

薛刚   (白)     哎呀!

     (唱)     耳内听得喊杀声。

             豪杰一怒山岳震,

             猛虎何惧犬一群?

(四龙套、四大铠、武三思同上,同会阵,四龙套、四大铠、武三思、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自两边分下。武三思、薛刚同上,同起打。武三思败下,薛刚追下。四龙套、四大铠、李孝业、武仁业、武智业、武承嗣同上,过场,同下。武三思、薛刚同上,同起打。武三思败下,薛刚追下。马赞、武仁业同上,同起打。武仁业败下,马赞追下。吴奇、李孝业同上,同起打。李孝业败下,吴奇追下。魏思泉、武智业同上,同起打。魏思泉败下。薛刚上,打武智业下。徐美祖、武承嗣同上,同起打。徐美祖败下。薛刚上,打武承嗣下。武三思上,接杀。八龙套、八大铠、李孝业、武仁业、武智业、武承嗣、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上,总攒。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下,八龙套、八大铠、武三思、李孝业、武仁业、武智业、武承嗣同追下。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上。)

薛刚   (唱)     武贼兵多难取胜,

             黑夜怎出长安城?

(八龙套、八大铠、武三思、李孝业、武仁业、武智业、武承嗣同上,追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下。四喽兵、吴奇、马赞、魏思泉、徐美祖、薛刚同上。)

薛刚   (白)     哎呀!

     (唱)     满街摆的杀人阵,

             你我插翅难逃生。

     (白)     此乃绝地。这便怎么处?哎呀列位呀,这里不知是谁家院墙?你我越墙过去,躲避一时。

吴奇、
马赞、
魏思泉、

徐美祖  (同白)    言之有理。

薛刚   (唱)     翻身且把院墙进,

吴奇、
马赞、
魏思泉、

徐美祖  (同唱)    事急只得暂藏身。

(众人同下。)

【第四十四场】

(八龙套、八大铠、李孝业、武仁业、武智业、武承嗣、武三思同上。)
八龙套、

八大铠  (同白)    追赶不见。

武三思  (白)     啊!这是一条绝路。明明见他五人到此,为何不见?

             众将官!

八龙套、

八大铠  (同白)    有!

武三思  (白)     传令晓谕各城将士,不许开城,明日沿家搜寻,违令者斩。收兵啊!

八龙套、

八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倒脱靴,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7 ┊ 字数:3万2158 ┊ 最后更新:2021-05-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