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义侠记·打虎》

主要角色
武松:武生
酒保:丑

情节
武松酒醉后,在景阳岗上只身打死猛虎。本折刻画了武松勇敢顽强的英雄性格。

注释
《打虎》原名《除凶》,即《义侠记》第四折。《义侠记》明沈璟撰,共三十六折。取材于《水浒传》好汉武松的故事,以武松“义”而“侠”得名。全剧从景阳岗打虎开始至梁山招安结束,并添有武松之妻崔氏同母亲寻访武松,路遇孙二娘等情节。

根据《侯玉山昆曲谱》整理

录入:碣石调 幽兰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1.8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虎上,虎跳,四猎户同上。)

四猎户  (同上小楼牌) 大家要抖擞精神,

             大家要抖擞精神,

             不要那猛虎伤人。

(猎户下。酒保上。)

酒保   (念)     隔壁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白)     我酒保的便是,在景阳岗边开了个小小的酒铺,看天气晴和,不免将幌儿挂出去,有吃酒的来呀!

(酒保下。武松上。)

武松   (念)     道旁车马日缤纷,行路悠悠何足云。未知肝胆向谁是,今人却忆平原君。

     (白)     俺武松,久住在柴皇亲庄上,一路探听宋兄消息。是俺别了柴大官人,去到阳谷县访俺的兄长,就此走遭也。

     (新水令)   老天何苦困英雄,

             二十年一场春梦。

             不能够奋云程九万里,

             只落得沸尘海,数千重。

     (白)     想俺武松呵!

     (新水令)   嗳好,好一似浪迹浮踪,

             任乌兔闯荡搬弄。

     (白)     哎呀且住!来此已是景阳岗,待俺沽饮几壶再走。啊呀!你看那酒幌之上写着“三碗不过岗”确是为何?我且吃酒不要管他。

             酒家!

(酒保上。)

酒保   (白)     客官要喝酒吗?

武松   (白)     正是。

酒保   (白)     如此,请里面坐。待我抹过桌儿,去取酒来。

武松   (白)     转来。

酒保   (白)     唉,客官怎么说?

武松   (白)     我来问你,那酒幌上写着“三碗不过岗”,却是为何?

酒保   (白)     客官,我这里造的酒甚高,有人吃了三碗,喏、喏、喏,可就过不去前面景阳岗了。

武松   (白)     呵,待我吃上他十来碗,看过得此岗,过不得此岗。

酒保   (白)     喔哟,好大话!待我将酒取一壶来。

             伙计们,将酒取一壶来。

             客官酒到。

武松   (白)     斟上。

酒保   (白)     唉!

(奏饮酒乐回回曲。)

武松   (白)     干!好酒。斟上!

酒保   (白)     唉!

(武松饮酒。)

武松   (白)     干!斟上!

酒保   (白)     是啦。吓客官,净吃酒吗?不用什么菜淡淡您那口么?

(吹住。)

武松   (白)     酒家!

     (折桂令)   又何须炮凤烹龙。

(奏饮酒乐回回曲,吹住。)

武松   (白)     干!斟上!

酒保   (白)     哦,斟上。没有啦!

武松   (白)     啊?怎么才吃就无有了?

酒保   (白)     客官有所不知,我这壶酒只盛得三碗,多一滴也是盛不下的。

武松   (白)     什么三碗、五碗,有酒只管取来。

酒保   (白)     我那里边还有小小一坛。

武松   (白)     好!快去取来。

酒保   (白)     是啦!

             喂,伙计们,拿坛好酒来!

             客官酒到。

武松   (白)     打去泥头。

酒保   (白)     是。乒乓噗!

武松   (白)     蠢才!

(迷武松眼,武松揉眼。)

酒保   (白)     光棍眼里着不下沙子。

武松   (白)     斟上。

酒保   (白)     唉!客官,你看我这酒犹如琥珀一般。

武松   (白)     妙啊!

     (折桂令)   鹦鹉杯浮琥珀光浓。

(奏饮酒乐回回曲。)

武松   (白)     斟上!

酒保   (白)     客官,方才三碗,如今两碗,共合五碗。

(吹住。)

武松   (白)     酒家!

     (折桂令)   却不道这五斗消醒。

(奏饮酒乐回回曲。)

武松   (白)     干!斟上!

酒保   (白)     哎,斟上。客官,方才三碗,如今有三碗,共凑六碗。

(吹住。)

武松   (白)     酒家!

     (折桂令)   三杯何道,俺自有神功。

(奏饮酒乐回回曲。)

酒保   (白)     看仔细些。

武松   (白)     斟上。

酒保   (白)     是,斟上。客官,这酒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得下去便吃,吃不下去,不要强吃。

(吹住。)

武松   (白)     呔!酒保,你这个人好碎嘴,想俺在此吃酒呵!

     (折桂令)   何劳你偏虚担怕恐。

(奏饮酒乐回回曲。)

武松   (白)     斟上!

酒保   (白)     客官,这酒也剩不多了。

(吹住。)

武松   (白)     呔!

(武松捧坛喝,掷坛。)

武松   (白)     果然好酒。

酒保   (白)     呵……哇,喔哟!险些砸碎了我的坛子,客官还喝不喝?

武松   (白)     不用了,算账!

酒保   (白)     算账。先是一壶,后是一坛,一坛一壶,一壶一坛,共合银子三钱四分五厘六毫半。

武松   (白)     多少?

酒保   (白)     三钱四分五厘六毫半。

武松   (白)     哎呀且住!多蒙柴大官人送俺的盘费,一路用来,剩也剩不多了。啊酒保,我这包里三四分银子拿去!

酒保   (白)     什么?这三四分银子不够哇。

武松   (白)     怎么不够?也罢,将这包儿留下,改日再取。

酒保   (白)     哦。客官敢是要留当头的意思么?

武松   (白)     正是。

酒保   (白)     如此……我上账去。客官贵姓?

武松   (白)     姓武。

酒保   (白)     姓鲁?

武松   (白)     姓武。

酒保   (白)     哦,姓卜。

武松   (白)     呔!俺姓武。

酒保   (白)     是啦,姓武。听错了。

             喂伙计们,上了武客官的账!

(伙计内应。)

武松   (白)     咳!好羞惭人也。

     (折桂令)   好叫俺羞杀囊空。

     (白)     看天色已晚,不免上岗趱路。

酒保   (白)     吓,客官,您要往哪里去呀?

武松   (白)     上岗趱路。

酒保   (白)     您来得去不得了!

武松   (白)     怎么说,来得去不得?

酒保   (白)     客官有所不知,我们景阳岗,出了一只吊睛白额虎,拦路伤人,来往客商,不知被它害了多少。故此,官府写下榜文,不许客人单身行走,倘若前去,被衔去一口,岂不痛苦哀哉!

武松   (白)     呔!不提起猛虎便也罢了,若提起猛虎恼得俺精神抖擞,头发欲竖,俺如今偏要去!

酒保   (白)     去不得!

武松   (折桂令)   按不住怒气冲冲,行色匆匆。

酒保   (白)     去不得!

武松   (白)     放手!

酒保   (白)     客官,当真去不得!

武松   (白)     谁要你多管!

酒保   (白)     不管就不管。

武松   (折桂令)   趁着这落日熹微,似俺这醉眼朦胧。

     (白)     呔!虎在哪里!虎在哪里!呀呸!哪里来的虎,你看官府榜文,也是无用了。一路上岗,酒也涌上来了。呀!看那边有块大石,俺不免打一盹睡,起来再走。

(虎啸,跳上。)

武松   (白)     好大风,好大风!呔!果然一只大虫来也!

     (折桂令)   我觑,觑着这破毛团虎势凶。

(急急风牌。武松、虎同打。)

武松   (折桂令)   狼牙棒先催进。

(开打。)

武松   (折桂令)   俺这里前退后忙,

             这孽畜舞爪张牙横。

(虎扑,武松躲。)

武松   (得胜令)   呀!哎呀闪、闪得它回身扑着空,

             转眼处乱着踪。

             这的是虎有伤人意,

             因此上冤家对面逢。

             再显神通,

             怎知俺力有千斤重。

     (白)     虎啊虎,今番遇俺武松呵!

     (得胜令)   途穷,

             管教你花开没有百日红,

             花开无有百日红。

(武松将虎打死。)

武松   (白)     这只大虫,被俺打了几下,竟自死了。将它扔下岗去。下岗趱路,下岗趱路。呀!

(众猎户同上。)

武松   (白)     看那边又有两只大虫来也!

     (沽美酒牌)  须索要,

             逞余威斗晚风,

             逞余威斗晚风。

     (白)     不是虎,

     (沽美酒牌)  只见它双挪踪。

众猎户  (同白)    什么人?

武松   (沽美酒牌)  俺,俺本是盖世英雄,

             唤武松。

猎户   (白)     你是武松,可见那只猛虎?

武松   (白)     虎在那里!

猎户   (白)     看枪!果然将猛虎打死。你是怎样将猛虎打死?

武松   (白)     听者。

     (太平令)   试言它凶猛,

             负虎恁威风。

             身一扑山来般重;

             尾一剪钢刀般横;

             数步远众生哀痛。

             俺呵!

             恁着俺胆雄气雄,

             空拳儿结果了大虫。

             呀!教众口将咱称颂。

猎户   (白)     那只猛虎被你打死,我等不信。

武松   (白)     随我来。

     (鸳鸯煞牌)  早难道,

             岩前虎兽雄心横。

猎户   (白)     虎在哪里?虎在哪里?

武松   (白)     那不是虎!

猎户   (白)     看枪!果然一只大虫被他空拳打死,就是卞庄、存孝也不如你。

武松   (白)     哎呀!

     (鸳鸯煞牌)  俺笑那卞庄、存孝全无用。

武松   (白)     下岗趱路。

猎户   (白)     且慢!来得去不得。

武松   (白)     怎么去不得?

猎户   (白)     随我们到县上请功受赏。

武松   (白)     请功受赏?

猎户   (白)     正是。

武松   (白)     哎呀!

     (鸳鸯煞牌)  俺本是逆旅经商,谁承望奏捷陈功。

武松   (白)     吓,列位,俺去只去。只是一件。

猎户   (白)     哪一件?

武松   (白)     列位。

猎户   (白)     壮士!

武松   (鸳鸯煞牌)  我怕,

             怕只怕六巷三街,

     (白)     前遮、

     (鸳鸯煞牌)  后拥,沸沸扬扬。

猎户   (白)     沸沸扬扬怎么样?

武松   (白)     你们阳谷县的虎,被俺清河县人打死!

     (鸳鸯煞牌)  怕恁那阳谷县的人讥讽。

猎户   (白)     壮士随我们到县上,叫那满城百姓,认认你是打虎的好汉。

武松   (白)     怎么,一定要去?

猎户   (白)     一定要去。

武松   (白)     好,将虎扛起来!

     (鸳鸯煞牌)  怎当他们把俺来恁趋奉。

(武松、众猎户同下。)
(完)


浏览次数:4002 ┊ 字数:3550 ┊ 最后更新:2006年01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