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景阳岗》(一名:《武松打虎》)

主要角色
武松:武生
店家:丑
猎户甲:丑
猎户乙:丑
猎户丙:净
猎户丁:末

《景阳岗》张世麟饰武松
《景阳岗》张世麟饰武松
情节
武松因酒醉后闯祸,避在沧州柴进庄上,一年有余。想起亲兄长武大,多时不通音问,须回清河县看望一次,辞别柴进,起程前往。及至阳谷县景阳岗界首,见一酒帘飘出,写着“三碗不过岗”五字,因入肆小憩。问明五字之解说,酒保答称,店中所酿之酒,醇醲无比,名透瓶香,又名出门倒,若吃三碗,即不得过前面景阳岗,言其酒好而易醉也。武松亦向其沽买,三碗之后,酒保坚不肯添,武松定欲再吃,前后共吃十八碗。天色将晚,结算酒钞,手提哨棒出门,向景阳岗而走。其时景阳岗,有一吊睛白额虎,屡伤行旅,县令着猎户会拿,以除地方之害,并出示晓谕,往来者只准巳、午、未三时,可以经过。酒保恐武松为虎所啖,挽留住宿。武松不听,乘醉踉跄上岗。未及数里,酒力上涌,拟择一大青石,假寐片刻。忽然狂风骤起,虎已出现,武松将哨棒迎之,不意误击树上,哨棒立折为两截。虎复猛扑及身,武松用双手揪住虎项,按倒于地,脚踢虎之双目,腾出右手,尽平生之力,连打数十拳头,而极凶极恶之虎,遂当场绝气,武松仍休息在大青石上。适遇众猎户前来,告知备细情形,将死虎抬送县衙,县令赏钱一千贯,以作酬劳焉。

根据《戏考》第十七册整理

录入:西门小土包子


相关剧本
《武松打虎》(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三集整理)
《蜈蚣岭》(根据《戏考》第二十八册整理)
《武松》(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04.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二猎户同上,)

猎户甲  (念)     官府有明文,猎户受灾星。倘若速严限,我等命难存。

     (白)     我乃,阳谷县猎户是也。只因今日景阳岗上,出了一只吊睛白额猛虎,伤人无数。本县太爷,立限悬了赏格,要我们捉获,但此虎十分凶猛,我们如何能拿得他来。

             伙计,我们穿着虎皮衣服,伏在岭下,多多摆些窝弓药箭,待它自来送命。

猎户乙  (白)     好,我们就此前去,正是:

     (念)     狭路难回避,官差不自由。

(二猎户同下。)

【第二场】

(武松上。)

武松   (念)     道旁车马日纷纷,行路悠悠何足云。未知肝胆向谁诉,今日却忆平原君。

     (白)     俺,武松。久住在柴皇亲庄上,意欲投奔宋公明,为此别了柴大官人,一路直往阳谷县寻俺哥哥,不免就此走遭也。

     (新水令)   老天何苦困英雄,

             二十年一场春梦。

             不能够奋云程,九万里,

             只落得沸尘海,数千重。

             想按今日的武松,

             好一似浪迹浮踪,

             任鸟兔,枉措弄。

     (白)     迤逦行来,已是景阳岗下了。呀,你看这一酒店,酒旗之上写着“三碗不过岗”,这是怎么讲?想我行路饥渴,且进去少坐一会。

             店家哪里?

(店家上。)

店家   (白)     来哉,来哉!

     (念)     这酒酒酒,有有有,赊赊赊,走走走。

     (白)     客人敢莫是吃酒的么?

武松   (白)     正是喝酒的。

店家   (白)     如此请里边坐。

武松   (白)     店家我且问你,那酒招子上,写着“三碗不过岗”?

店家   (白)     正是。

武松   (白)     我倒不信,有如此厉害?

店家   (白)     客人不信,吃吃看,就晓得了。

武松   (白)     你去取来,待俺先吃它十几碗,看俺过得岗,过不得岗?

店家   (白)     我拿来你吃吃就晓得哉。

             喂,伙计们,拿一壶酒来吓。

             客人酒来哉。

武松   (白)     就是这个碗,待俺先吃三碗,与我斟上。

店家   (白)     斟上哉。

武松   (白)     干。

店家   (白)     吃的倒快呀。

武松   (白)     斟。

店家   (白)     客人又斟上哉。

武松   (白)     干。斟。

店家   (白)     晓得哉。

武松   (白)     燥些。

店家   (白)     客人,要拿点 菜来过酒罢。

武松   (折桂令)   令又何须炙凤烹龙?

店家   (白)     这个朋友,他倒喜欢吃寡酒。

武松   (白)     斟来。

店家   (白)     无有哉。

武松   (白)     怎么说?

店家   (白)     没白哉。

武松   (白)     才吃怎么就说没有了?

店家   (白)     我们这个壶,有个定数,满满三碗,一滴也不多,一滴也不少。

武松   (白)     嗳,有酒只管拿来,什么三碗四碗!

店家   (白)     客人海量,吃的高兴,待我拿一瓮来。

武松   (白)     好,你快快去拿一瓮来。

店家   (白)     伙计们掇一瓮来吓。

武松   (白)     待俺吃个爽快的。

店家   (白)     客人,一瓮来哉。

武松   (白)     打开。

店家   (白)     晓得,待我打开泥头,喔呀,真正喷香扑鼻子,好琥珀颜色,

武松   (白)     妙吓!

     (折桂令)   鹦鹉杯,浮琥珀光浓。

     (白)     干,斟来。

店家   (白)     客人的喉咙,好似退光漆的,真正光滑的很!

武松   (白)     这酒,比前番却好多了。

店家   (白)     这是原瓮头,一点金生丽也没有,比先前的力量,更大多了。

武松   (白)     干。

店家   (白)     客人,已吃了五碗了。

武松   (白)     你可知那五斗消愁。斟来!

店家   (白)     吓,满哉,满哉,嗳呀,客人快拿瓶子筛子来接接罢。

武松   (白)     可惜,可惜。

店家   (白)     十粒米,才作的一滴滴,客人吃了九碗哉。

武松   (白)     店家!

     (折桂令)   三杯合道,自有神功,

     (白)     妙吓!

店家   (白)     客人吃的甚勇,舌头有些大了,还要吃么?

武松   (白)     多口,快斟来!

店家   (白)     客人吃了十二碗了。

武松   (白)     嗳!

     (折桂令)   别人吃酒,何用你虚担怕恐!

店家   (白)     有人开饭店,哪怕大肚汉。吃吃吃,没有了,倒不出来哉,瓮底朝天了。

武松   (白)     没有了么?

店家   (白)     是哉。

武松   (白)     拿了去。

店家   (白)     待我拿了去。

武松   (白)     好酒,却饮得爽快!

店家   (白)     酒钱哩?

武松   (白)     酒钱么?

店家   (白)     正是。

武松   (白)     多少?

店家   (白)     这一壶,一瓮,该银三钱六分七厘八毫。

武松   (白)     有。

店家   (白)     有就拿来。

武松   (白)     多蒙柴大官人,赐我的盘川,一路行来,剩不多了。

             店家,你拿去。

店家   (白)     阿,想是银子在这包裹里面,待我打开。

武松   (白)     店家,就将这包裹,放在此处,改日来取。

店家   (白)     连包裹当押头,待我拿进去,收好了。

武松   (白)     须放好了,改日来取。

店家   (白)     知道哉。

             伙计们,将客人的包裹收起来。

武松   (白)     好,叫俺羞涩囊空。咳,上岗赶路。

店家   (白)     你往哪里去?

武松   (白)     上岗去。

店家   (白)     去不得,去不得!

武松   (白)     怎么去不得?

店家   (白)     这岗上近日出了一只吊睛白额虎,吃人无数,官府大张告示,来往客商,必须要结伴成群,于巳、午、未三个时辰过岗,单身客人,不许行走,恐伤性命,万万去不得,

武松   (白)     住口,你不说猛虎,俺不去也罢;你说起有猛虎,俺不觉精神抖擞,毛发倒竖,俺偏要前去!

(店家拉武松。)

店家   (白)     去不得!

武松   (白)     你放手!

     (折桂令)   按不住怒气冲冲!

店家   (白)     万万去不得!

武松   (白)     呔,谁要你管!

(武松推店家,店家跌。)

店家   (白)     喔呀,老虎把你当瓜子吃,于我 个事吓。我才不管你去不去!

(店家下。)

武松   (折桂令)   俺只是形色匆匆,

             趁着这落日微熹,醉眼的朦胧

     (白)     这虎在哪里,虎在哪里?这些人尽是胡说,连官府的榜文,也是混帐,不免下岗赶路。呵呀呀,这酒竟涌上来了!妙吓,这一块大石,俺且睡他娘一觉再走。

(虎形跳上。)

武松   (白)     呀,好风!快活,呀,果然有个大虫来了!

     (雁儿落牌)  觑着这泼毛团体势雄,

(武松打虎形,棍折两段。)

武松   (白)     呀!

     (雁儿落牌)  狼牙棍,先摧迸!

(虎形三扑,武松三躲。)

武松   (雁儿落牌)  俺这里趋前退后忙,

             这孽畜舞爪张牙横。

(虎形扑,武松躲。)

武松   (白)     呀!

     (得胜令)   闪闪得它回身处扑着空,

             转眼出乱着踪。

             这的是虎有伤人意,

             因此上冤家对面逢。

     (白)     虎吓!

     (得胜令)   你要显神通,

             便作道力,有千斤重。

     (白)     今日你遇着俺武松吓!

     (得胜令)   途也么穷,

             抵多少,花无百日红。

(武松打虎形死。)

武松   (白)     你这畜生,要来寻俺,待我先将你两眼踢瞎,看你跑到哪里!

(武松踢虎形。)

武松   (白)     吓,怎么不动了?死了么?管它死不死,下岗赶路要紧。

             呀,又有两个大虫来了!俺武松,今番死也!

     (沽美酒牌)  只嗦逞余威斗晚风,

             逞余威斗晚风。

             呀!

             原来不是虎,

             只见他双举步,两条腿。

(二猎户随猎户丙、猎户丁同上。)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呔,你是人是鬼,敢在此独自行走!

武松   (沽美酒牌)  俺便是盖世英雄,唤武松!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你可曾遇着大虫?

武松   (白)     你们问的是那大虫么?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正是,

武松   (白)     你等听着!

     (沽美酒牌)  试言它凶猛,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请讲。

武松   (沽美酒牌)  负隅处恁威风。

             身一扑,山来般重,

             尾一剪,钢刀般横。

             一声吼,千人惊恐,

             数步远众生含痛,

猎户丙  (白)     你怎么不曾被他害了?

武松   (沽美酒牌)  俺呵!

             凭着俺胆雄气雄,

             空拳儿,结果了这大虫。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原来这虎,被你打死了。多谢,多谢!

武松   (沽美酒牌)  呀!

             叫众口将俺称颂!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实不相瞒我们是阳谷县的猎户,官府立了限期,要叫我们拿这只虎,我们近它不得。今被你打死,我们却是不信。

武松   (白)     你们不信,随我来。

     (尾声)    早难道,岩前虎瘦,雄心横,

     (白)     这不是虎!

四猎户  (同白)    嗳哟哟,这样一只大虎,竟被你空拳打死。就是那卞庄、李存孝,也不如你!

武松   (尾声)    笑恁那提防镇日,也无用!

猎户丁  (白)     如今你来得,可就去不得了!

武松   (白)     怎样去不得?

猎户丙  (白)     不是吓,少不得要同你,去到县中领赏。

武松   (白)     呵,请赏?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正是。

武松   (尾声)    俺本是逆旅经商,

             谁曾望,奏绩呈功。

猎户丁  (白)     一定要去的,

武松   (白)     俺若是去呀!

     (尾声)    怕只怕三街六巷,

             前遮后拥,沸沸扬扬。

猎户丁  (白)     他说些什么呀?

武松   (白)     他道阳谷县一个大虫,没有人打得,倒被俺清河县人打死。

     (尾声)    怕你那阳谷县人,相讥讽,

猎户丁  (白)     壮士,也叫我县中人认认,你这打虎的好汉。

武松   (尾声)    好!

             俺正要到县中去寻俺的哥哥,正好相从。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伙计,把虎栓起来,先抬下岗去。

(猎户甲、猎户乙抬虎行同下。)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壮士请。

武松   (白)     二位请,俺若不去——

     (尾声)    怎当得起他们恁趋恭!

猎户丙、

猎户丁  (同白)    壮士请!

武松   (白)     二位请!

(武松、二猎户同下。)
(完)


浏览次数:4219 ┊ 字数:4221 ┊ 最后更新:2006年08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