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武松打虎》

主要角色
武松:武生

《武松打虎》李盛斌饰武松
《武松打虎》李盛斌饰武松
情节
武松别宋江回家,路经景阳岗,在酒店饮酒,乘酒醉过岗;虎跃出,武松将虎打死。

注释
盖叫天先生《打虎》本,不带酒馆。中国京剧团根据昆曲本《打虎》(明代沈璟作《义侠记》中之一折)进行整理的本子,有此一节。籍供参考。
演出本与昆曲原本不同处,主要有下面几点:
一、原本第一场先上猎户,唱一段“水红花”后,即念下。演出本删去了这一节。
二、原本武松上场先念诗和表白。为了加强舞蹈动作,改为出场即唱“新水令”。
三、修改了原本武松饮酒后付不出钱来,以行囊作押账的情节。
四、原本《酒馆》、《打虎》是一场;为了演出方便,改为两场。又原本武松出场至剧终,共唱“新水令”、“折桂令”、“雁儿落”、“得胜令”、“沽美酒”、“太平令”、及“鸳鸯煞”等七曲,是为北曲一套。由于剧中情节的修改及舞蹈动作的丰富,演出本有所变动。

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三集整理

录入:朱旻


相关剧本
《景阳岗》(根据《戏考》第十七册整理)
《蜈蚣岭》(根据《戏考》第二十八册整理)
《武松》(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8.6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武松上。)

武松   (新水令)   老天何苦困英雄,

             叹豪杰不如蒿蓬!

             不承望奋云程九万里,

             只落得沸尘海数千重。

     (白)     俺武松呵!

     (新水令)   好一似浪迹浮踪,

             也曾遭鱼虾弄。

     (白)     呀!看酒旗上写“三碗不过岗”,这是怎么说?待俺沽饮几杯,问个明白。

             酒家!

酒保   (内白)    啊哈!

(酒保上。)

酒保   (念)     酒酒酒,有有有;赊赊赊,走走走。

     (白)     客人,您喝酒吗?

武松   (白)     正是。

酒保   (白)     请到里面。

武松   (白)     酒家,你那酒旗上写“三碗不过岗”,这是怎么说?

酒保   (白)     客人,因为小店的酒好,力量太大,您要是喝三碗,就过不去前面的景阳岗啦。

武松   (白)     俺却不信。取酒来,待俺吃它三十碗。取酒来!

酒保   (白)     好大口气。我拿酒去,您一喝就知道啦。

             好酒一壶。

(酒保取酒。)

酒保   (白)     客人,酒到啦。我给您斟上。

武松   (白)     就是这个碗?

酒保   (白)     就这碗,喝三碗就过不去岗啦!

(武松饮酒。)

武松   (白)     干。

             斟上!

酒保   (白)     给您斟哪。

(酒保斟酒,武松饮尽。)

酒保   (白)     客人,给您来点甚么酒菜?

(酒保斟酒。)

武松   (白)     酒家!

     (折桂令)   又何须炙凤烹龙。

(武松饮酒。酒保自语。)

酒保   (白)     这位客人爱喝寡酒。

武松   (白)     斟上。

酒保   (白)     没啦!

武松   (白)     怎么刚吃就无有了?

酒保   (白)     我们这酒壶就盛三碗,一滴不会多,一滴也不会少。

武松   (白)     嗳!说甚么三碗四碗,取酒来,待俺吃它一坛。

酒保   (白)     啊?

武松   (白)     取酒来。

酒保   (白)     嗳嗳,我给您取去。

             好酒一坛哪!

(酒保取酒坛放在桌上,打开泥头,吹土,武松用袖拂面。)

武松   (白)     蠢才!

酒保   (白)     您闻,喷鼻儿香。我给您斟上。

(酒保斟酒。)

酒保   (白)     客人,您瞧,真是琥珀的颜色。

武松   (白)     妙哇!

     (折桂令)   鹦鹉杯浮琥珀光浓。

(武松饮酒。)

武松   (白)     斟上!

酒保   (白)     是。

(酒保斟酒。武松饮酒。)

武松   (白)     果然好酒。斟上!

酒保   (白)     是。

(酒保斟酒。)

酒保   (白)     客人,您前后喝了五碗啦。

武松   (白)     酒家!

     (折桂令)   却不道五斗消醒,

             三杯合道自有神功。

(武松饮酒。)

武松   (白)     斟上!

酒保   (白)     客人,您怎么还喝呀?

武松   (白)     斟上!

酒保   (白)     嗳!

(酒保斟酒。武松饮酒。)

武松   (白)     嗳!

     (折桂令)   何用恁虚担惊恐。

(武松抢坛子,抱坛痛饮。酒保见酒自坛口洒在地上。)

酒保   (白)     哎呀,糟蹋啦,糟蹋啦!可惜了的,可惜了的!

(酒保急用嘴接酒。)

酒保   (白)     这酒真好,是厉害!

武松   (白)     酒家,酒钱多少?

酒保   (白)     四钱六分七厘八毫三。

武松   (白)     酒钱在此。“三碗不过岗”,俺吃了一坛,你看俺过得去岗过不去岗!

酒保   (白)     客人,您上哪儿去?

武松   (白)     景阳岗。

酒保   (白)     您真过景阳岗,那可不行。岗上出了一只吊睛白额大老虎,伤人甚众。您要过岗不是白白的送死吗?

武松   (白)     你不提猛虎,俺倒可不去;如今,你道岗上出了猛虎,俺是偏要过岗!

酒保   (白)     去不得,您这不是给老虎送点心去吗!

武松   (折桂令)   分明无事生风,

             依仗口巧舌能;

             妄想要把俺播弄,

             休看俺醉眼朦胧!

酒保   (白)     去不得,去不得!

(武松甩脱酒保,下。)

酒保   (白)     去不得,哎呀!

(酒保酒上涌,呕吐。)

酒保   (白)     噁!

(酒保抱酒坛,醉步蹒跚下。)

【第二场】

(武松上。)

武松   (沽美酒牌)  道崎岖,路不平,

             吃得个醉醺醺,

             只觉得站立不稳。

     (白)     嘿!酒家言道,这景阳岗上出了猛虎。分明是大话欺人,俺武松岂能受他的摆布!待俺趱路。

(武松呕吐。)

武松   (白)     唔……酒气上涌。那旁有一大石,待俺打睡片刻,有何不可!

(武松假寐,虎上,武松醒。)

武松   (白)     呀!好大风,好大风!

(武松见虎。)

武松   (白)     啊!

     (雁儿落牌)  觑着这泼毛团体势雄,

             狼牙棒先摧迸;

             俺这里趋前退后忙,

             这孽畜舞爪张牙横。

     (得胜令)   呀!哦呵闪——闪得它回身处扑着空,

             转眼处乱着踪。

             这才是虎有伤人意,

             狭路上冤家对面逢。

     (白)     虎啊!

     (得胜令)   你要显神通,

             便做道力有千斤重,

             管教你拳下尸骨横,拳下尸骨横。

     (白)     死了。

(武松喘息。)

武松   (白)     待俺下岗趱路。

(二猎户扮假虎同上,武松见虎欲打。众猎户急同上。)

众猎户  (同白)    且慢!

(武松呕吐。)

武松   (白)     唔……

众猎户  (同白)    你是何人?

武松   (白)     俺乃行路的。

众猎户  (同白)    这猛虎?

武松   (白)     被俺打死了。

众猎户  (同白)    哎呀呀,这样一只大虫竟被你打死,真乃英雄也!

武松   (白)     夸奖了。

猎户甲  (白)     请问壮士尊姓大名?

武松   (白)     在下武松。

众猎户  (同白)    哎呀呀,原来是武壮士。

猎户甲  (白)     就请壮士随我等一同回去,教大家看看你这打虎的英雄。

武松   (白)     这就不敢。

众猎户  (同白)    壮士请!

(众猎户同抬死虎,同走圆场。)

众猎户  (同沽美酒牌) 孽畜凶暴,路人惊恐,

             多少人丧生含痛!

             不承望今朝侥幸,

             天降下打虎英雄。

武松   (沽美酒牌)  教众口将咱称颂,

             无意中做了个打虎的英雄。

众猎户  (同沽美酒牌) 也非是肆唇舌称颂,

             活生生凶猛大虫,

             在你那拳下尸横。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048 ┊ 字数:2639 ┊ 最后更新:2006年02月1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