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戏叔》(一名:《叔嫂反目》)

主要角色
潘金莲:花旦
武松:小生
武大:丑

《戏叔》毛世来饰潘金莲、高盛麟饰武松
《戏叔》毛世来饰潘金莲、高盛麟饰武松
情节
武松自景阳冈打虎后,阳谷县令爱其勇健,拔为捕盗都头,常川在衙门当差。路遇兄长武大,谈及别后事情,始知武大已娶潘氏金莲为妻,寄居此地。而习卖炊饼之业,以图糊口。邀武松至家中认嫂,潘氏性本淫荡,见武松气象魁梧,堂堂一表,不禁怦然心动。怂恿兄弟同居,便于照应。武松性情爽直,并不疑有他故。一诺无辞,遂下榻焉。从此早出夜归,习以为常。一日公务已毕,随至下处,而武大尚未返家,潘氏自忖趁此时机,可以遂我私愿,预备酒肴,强邀武松对饮,于眉目送情之外,复用言语勾挑,以为年轻小叔,定然识趣。殊不知武松一义侠男儿,岂肯为乱伦之事,悻悻然离坐而起。潘氏恼羞成怒,俟武大入门,反哭诉武松无礼于嫂,尽情调戏。武大不信为真,武松亦不言其故。匆促间取出行李,仍往衙门中歇宿焉。

注释
是剧即《义侠记》中,《别兄》之前一出,系花旦唱做兼全之重头戏,颇有价值,谅能合观剧者之心理。惟后半截丑角插科打诨处,较之《义侠记》中,稍有异点。

根据《戏考》第十八册整理

录入:心欤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1.4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潘金莲上。)

潘金莲  (吹腔)    痴男子假装乔,

             我馋涎一缕怎能熬?

     (白)     奴家,潘金莲。自从那日一见了武二,奴就看上他了。

     (吹腔)    奴常把眼角传情,话头勾引,

             他却撇清装假。

     (白)     他只做不知,我今日浸得一壶凉酒在此。

     (吹腔)    待他今日来家后,

             奴用心引调,

             任他是铁汉也魂消,

             须落得我圈套。

(武松上。)

武松   (引子)    挥汗归来罢早衙,何日成名扬天涯。

潘金莲  (白)     吓。叔叔回来了么?

武松   (白)     嫂嫂!

潘金莲  (白)     叔叔今日回来甚早。

武松   (白)     我公门无事,早回家,问哥哥可曾歇下。

潘金莲  (白)     你问你哥哥?还没有回来。

武松   (白)     没有回来,待我向县前去寻他。

潘金莲  (白)     吓叔叔!他是个做生意的人,你到哪里去寻他?且到家中坐了,等他到来就是了。

武松   (白)     既然如此,嫂嫂请!

潘金莲  (白)     叔叔请!

(潘金莲、武松同进门坐。)

武松   (白)     好热的天。

潘金莲  (白)     叔叔你身上穿的是几层衣服?

武松   (白)     两三层。

潘金莲  (白)     这样热天,哪里穿这许多?你看做嫂嫂的,穿得这等单薄。也罢。待我与你解下来晒晒吧。

武松   (白)     不消。俺武二日在官府是穿惯的,不劳嫂嫂费心。

潘金莲  (白)     穿惯的?好性儿吓。

武松   (白)     这桌上是什么?

潘金莲  (白)     这是奴家浸得一壶凉酒,待等叔叔回来解渴的。

武松   (白)     既有酒,等候哥哥回来,一同吃罢。

潘金莲  (白)     哪里等得及?待我与叔叔先吃一杯。等他回来再吃罢。

武松   (白)     如此多谢嫂嫂。

潘金莲  (白)     叔叔是海量,大杯罢。

武松   (白)     好。竟是大杯。

(潘金莲斟酒递。)

潘金莲  (白)     叔叔请酒。

武松   (白)     放在桌儿上。

(潘金莲放杯,看。)

武松   (白)     多蒙嫂嫂所赐,武二立饮干。

潘金莲  (白)     叔叔后生家,不要吃单杯,吃个双杯罢。

武松   (白)     嗳,有酒待武二吃便了。什么单双?

潘金莲  (白)     叔叔,我说的是酒啦。

武松   (白)     我原说的是酒吓!干!

潘金莲  (白)     好量吓。

武松   (白)     我才忘了,待武二借花献佛,回敬嫂嫂一杯。

潘金莲  (白)     奴家不会吃酒,半杯罢。

武松   (白)     就是半杯。

潘金莲  (白)     取来。

武松   (白)     闪开,待我放在桌儿上。

潘金莲  (白)     呵。又要放在桌儿上。固执得紧。

             多谢叔叔!

武松   (白)     我武二在此,多谢嫂嫂。

潘金莲  (白)     呵呀,好说。叔叔请坐。

武松   (白)     嫂嫂请坐。

潘金莲  (白)     待我关上了门。

(潘金莲关门。)

武松   (白)     青天白日,为何将门关上了?

潘金莲  (白)     关了门,稳便些。叔叔请坐。

武松   (白)     嫂嫂请坐。

潘金莲  (白)     叔叔今日无人在此。

武松   (白)     无人在此便怎么?

潘金莲  (白)     叔叔吓!

     (古轮台)   我要问你家,

             闻说你在东街,背地里恋烟花。

武松   (白)     嗳,哪有此事!

潘金莲  (古轮台)   你缘何不说知心话,

             何不唤她来家?

武松   (古轮台)   我是个风虎云龙,

             怎肯向平康入马?

(潘金莲跷脚。)

潘金莲  (白)     叔叔!

     (古轮台)   你在客邸孤单,少年狂放,

             只怕你心头不似嘴喳喳。

武松   (古轮台)   我原非虚话。

潘金莲  (白)     我不信。

武松   (古轮台)   不信是时且待兄长还家,

             把咱行事,试将来问他,可知真假。

潘金莲  (古轮台)   休说那冤家。

武松   (白)     嗳。夫妻,说什么冤家。

潘金莲  (古轮台)   这风流话,

             若还知道,怎嫌他?

武松   (古轮台)   嗟呀!好叫人悬望巴巴,

             这时候不见兄归家。

潘金莲  (白)     叔叔再请饮一杯。

武松   (古轮台)   嫂嫂,你且暂停杯盏,

             况天气炎热。

潘金莲  (白)     叔叔往哪里去?

武松   (白)     闪开!

     (古轮台)   只索向门外,临风潇洒。

潘金莲  (古轮台)   到如今把机关用尽,

             怎肯轻轻抛下?

             叔叔,且同消夏,

             怎生忒不通达?

武松   (古轮台)   只为奔驰劳顿,

             心慵意懒,好难禁架。

潘金莲  (古轮台)   此意你知么,伊休诈。

(潘金莲持杯饮酒,武松看。)

潘金莲  (古轮台)   叔叔,半杯残酒饮干咱。

武松   (白)     住了。这酒是哪个吃的?

潘金莲  (白)     是叔叔吃的。

武松   (白)     是我吃的,取来。

(武松接酒泼。)

武松   (白)     呀呸!

潘金莲  (白)     呵呀呀,啐啐啐!

(武松怒。)

武松   (扑灯蛾)   我怪你忒丧心,怪你忒丧心,

             羞耻全不怕。

             有眼睁开看,

             俺武二特地详察!

潘金莲  (白)     叔叔!

武松   (扑灯蛾)   走来,我是含牙戴发,

             顶天立地丈夫家,

             怎肯做败伦伤化!

     (白)     嫂嫂!

潘金莲  (白)     嗯。

武松   (白)     你不要想差了念头吓!我哥哥倘有些风吹草动,武二这双眼睛,认得你是嫂嫂,这拳头吓——

潘金莲  (白)     拳头便怎么?

武松   (白)     却不认得你是嫂嫂!

潘金莲  (白)     呵呀武二,你不要夸口吓!

武松   (扑灯蛾)   我非夸,是从打虎手儿滑。

潘金莲  (白)     啐啐啐!

     (扑灯蛾)   笑伊直恁村,笑伊直恁村,

             不辨真和假。

             酒后聊相戏,

             怎便将人叱诧。

     (白)     武二。你将我当做什么人看待吓?

武松   (白)     不过是嫂嫂罢了!

潘金莲  (白)     可又来!

     (扑灯蛾)   常言道:叔嫂如娘大,

             好一个知轻识重丈夫家。

     (白)     哟!

     (扑灯蛾)   只会把至亲欺压!

(潘金莲笑。)

潘金莲  (白)     叔叔!

     (扑灯蛾)   才涂抹,

             从今两意莫争差。

(潘金莲抱武松腰,武松推。)

武松   (白)     嗳!

     (尾声)    这场家丑堪羞煞!

潘金莲  (尾声)    自恨当初错认了他。

     (白)     吓叔叔!

武松   (白)     好没廉耻!

潘金莲  (白)     啐!蠢才!

(潘金莲下。)

武松   (尾声)    嗳呀哥哥呀,

             只恐终须作话把!

(武大上。)

武大   (念)     清晨出去犹嫌晚,下午回来汗未消。

武松   (白)     哥哥回来了?

武大   (白)     兄弟回来哉!家里坐。

武松   (白)     咳!

武大   (白)     兄弟!

     (五更转)   你甚时来家里?

     (白)     可曾吃点心来。若是不曾吃,呵,哥盘里,还有两个烧饼,拿去吃了罢!

     (五更转)   敢是点心见你尚未吃,

             缘何频问你多不应?

     (白)     哦,我晓得哉。想是嫂……

潘金莲  (内白)    嫂什么?

武大   (白)     不是吓,我要扫扫地呀!兄弟。

     (五更转)   敢是嫂嫂跟前慢待着你?

     (白)     哦喝是了。

     (五更转)   莫非你受了官司气?

武松   (白)     咳。本县太爷,何等待我,什么官司气?快把我的行李拿来,俺不住在这里了!

武大   (白)     兄弟呀!

     (五更转)   你若是怪我,我就先赔礼。

     (白)     做阿哥的跪下哉!

武松   (白)     哥哥请起!

武大   (白)     哪个得罪了你?你对我说明,哥哥才能起来。

武松   (白)     哥哥起来,我说便了。

武大   (白)     你肯说,我就起来。

武松   (白)     呵呀,哥哥吓!

     (五更转)   你若问起根由,

             与你装些幌子。

武大   (白)     你从哪里来呀?

武松   (白)     方才兄弟在县前回来,多蒙嫂嫂浸得一壶好酒,饮酒中间,说什么“单”呐“双”吓。哥哥吓,哥哥!

武大   (白)     我今天做成的饼,是三十三个,乃是个单,两个三十三,就是六十六,岂不是个双?

(武松推武大倒。)

武松   (白)     咳!

(武松下。)

武大   (白)     嗳哟哟,二官人怒气冲冲去了,道是为着煞个事情?待我叫出老婆来问问看。

             哈,我那贤妻!拙荆!内人!老婆娘吓!

(潘金莲上。)

潘金莲  (白)     呀啐!你还是勾魂,你还是叫命呐?

武大   (白)     一个气出,一个气进。我且问你:二官人为了何事,怒气冲冲的呀?

潘金莲  (白)     啐!只为你!

     (五更转)   那蠢才不争气,

             累奴家吃了亏。

武大   (白)     谁欺负你,对我说。我定不与他干休!

潘金莲  (五更转)   情知只有武二来家里,

             见他冒暑归来,备些酒浆茶水。

武大   (白)     无茶有水,是个好意。

潘金莲  (白)     可是好意!

     (五更转)   谁想他不太仁,将奴戏,

武大   (白)     这话我不信,我那兄弟,吃酒打老虎是他的本等。况他正直无私,向不喜爱妇人。你要知道他,还是个童男子。还靡有出过身子呢。这话我算是靡有听见。

潘金莲  (白)     大郎吓!

     (五更转)   也无颜在此,必要迁居矣。

武大   (白)     自家的兄弟,哪有不住在屋里的?

潘金莲  (五更转)   若要兄弟同居,

     (白)     也罢!

     (五更转)   还我休书一纸。

武大   (白)     你住了罢!开口休书,闭口休书,就是个兄弟,住在一处,又有什么要紧?

(潘金莲哭。)

潘金莲  (白)     天吓!

(潘金莲拍桌。)

潘金莲  (白)     还我休书来!

武大   (白)     说说她又哭起来了。是了,我明日叫兄弟搬出去就是了。

潘金莲  (白)     这便才是。

武大   (白)     正是:

     (念)     花消纷碎恨难禁,

潘金莲  (念)     可恨狂徒强逼人。

武大   (念)     堪信路遥逢马利,

潘金莲  (念)     方知日久见人心。

(潘金莲下。)

武大   (白)     我把你个臭花娘!

(潘金莲上。)

潘金莲  (白)     你骂哪一个呀?

武大   (白)     我说你的花样。

潘金莲  (白)     啐!

(潘金莲下。)

武大   (白)     我把你个臭骚毯养的吓!

(武大下。)
(完)


浏览次数:400 ┊ 字数:4091 ┊ 最后更新:2018-08-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