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登州》

主要角色
秦琼:老生
杨林:净
王周:小生
程咬金:丑
史大奈:净
徐勣:老生
单雄信:净
尤俊达:净

《打登州》李鸣盛饰秦琼
《打登州》李鸣盛饰秦琼
情节
隋末,山东绿林英雄程咬金、尤俊达等劫夺皇杠,被靠山王杨林擒获,发交历城监禁。历城捕快秦琼与程咬金等为结拜弟兄,乃设计劫牢反狱,将他们救出来。程咬金等遂赴瓦岗寨聚义。杨林得悉,命部将王周(原名罗周)赴历城,提解秦琼到登州审讯。程咬金等闻讯,亦派史大奈暗地防护,相机解救。秦琼起解途中,宿于三家店,因受刑感叹,道出罗成,王周才知道他和自己有亲戚关系。适史大奈也赶到此处,三人乃计议约合瓦岗寨的弟兄们,于八月十五齐集登州起事,救出秦琼。史大奈带信回山,程咬金等遂化装混入登州。在八月十五那天,杨林提出秦琼,命他在校场演武,拟在演武之后,当众击毙,以便扬名立威。这时瓦岗寨的英雄们,已埋伏在校场附近,一齐杀出,打败杨林,救出秦琼,同返山寨。

注释
这个剧本是由演员杨宝森先生和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祁野耘共同整理的。整理时,就其演出本,把一些不妥善的情节和不贴切的词句,加以适当的改动和修润。

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七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贾家楼》(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三家店》(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打登州》(根据《京剧汇编》第六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3.3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军士、四将校、中军引杨林同上。)

杨林   (点绛唇牌)  血战争先,貔貅十万,威名显,掌握兵权,谁敢将令犯!

     (念)     可恨秦琼做事差,放纵响马不捉拿。知法犯法真胆大,飞签火票拿问他。

     (白)     孤,靠山王杨林。可恨响马程咬金等,两次打劫皇杠,被孤拿获,发交历城监禁;不想那些贼人,竟敢劫牢反狱。想那捕快秦琼,武艺高强,若非暗助他们,怎能逃走。不免发下牌票,命王周去至历城,提解秦琼到此,严加拷问。

             来!

中军   (白)     有。

杨林   (白)     唤王周进帐。

中军   (白)     王周进帐。

王周   (内白)    来也。

(王周上。)

王周   (念)     燕山罗家将,登州隐姓名。1

     (白)     参见父王,有何将令?

杨林   (白)     这有公文一角,命你去至历城,提解秦琼,不得有误!

王周   (白)     得令。

(王周下。)

杨林   (白)     正是:

     (念)     令出山岳动,言发鬼神惊。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王周   (内白)    走哇!

(王周上。)

王周   (白)     奉了靠山王之命,去往历城,提解秦琼,就此马上加鞭。

(王周走圆场。樊虎、连明同暗上,王周下马。)

王周   (白)     靠山王公文到!

樊虎   (白)     迎接上差。

连明   (白)     有请太爷。

(四衙役引县令同上。)

县令   (念)     历城为县令,终日理民情。

     (白)     何事?

樊虎、

连明   (同白)    靠山王杨老千岁差官到。

县令   (白)     有请。

樊虎、

连明   (同白)    有请啊!

王周   (白)     贵县请了。

县令   (白)     请了。差官到此何事?

王周   (白)     靠山王有公文到来,贵县请看。

县令   (白)     待我看来。

(县令看公文。)

县令   (白)     哦,原来为此。

             差官请至馆驿待茶。

王周、

县令   (同白)    请。

(王周下。)

县令   (白)     樊虎、连明!

樊虎、

连明   (同白)    在。

县令   (白)     命你二人速传秦琼到衙,快去!

樊虎、

连明   (同白)    遵命。

(县令、樊虎、连明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秦母上。)

秦母   (西皮原板)  我儿秦琼多贤孝,

             广结宾朋义气高。

             但愿他将来身显耀,

             不枉我教子受辛劳。

(秦妻上。)

秦妻   (西皮摇板)  天色未明公差到,

             唤去儿夫有蹊跷。

             此事教人难意料,

             左思右想心内焦。

     (白)     婆母万福。

秦母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秦妻   (白)     谢座。

(秦妻长叹。)

秦妻   (白)     唉……

秦母   (白)     儿媳为何长叹?

秦妻   (白)     啊,婆母,今日天色未明,公差到此,将我丈夫唤进衙去,至今未归,不知为了何事?

秦母   (白)     是啊,天到这般时候,还不回来,难道有什么意外之事么?

秦妻   (白)     唉,令人放心不下!

(樊虎上。)

樊虎   (念)     忙将二哥事,说与伯母知。

     (白)     参见伯母,大事不好啦!

秦母、

秦妻   (同白)    何事惊慌?

樊虎   (白)     只因靠山王杨林,有公文到来,将我秦二哥上了刑具,马上就解往登州。你婆媳二人快到十里长亭瞧瞧去吧!

(秦母、秦妻同惊。)
秦母、

秦妻   (同白)    啊?

樊虎   (白)     话已说明,公事要紧,我要告辞啦。

秦母   (白)     有劳贤侄。

樊虎   (白)     好说,好说,你们快点儿去吧!

(樊虎下。)

秦母   (白)     哎呀,媳妇啊!你丈夫上了刑具,解往登州,我们速速赶至十里长亭相见一面吧!

秦妻   (白)     媳妇遵命。

(秦母、秦妻同下。)

【第四场】

秦琼   (内西皮导板) 无情铁索捆蛟龙,

(四衙役、樊虎、连明、王周、秦琼同上。)

秦琼   (西皮原板)  不由秦琼怒气冲。

             俺平生交友义气重,

             侠肠义胆论英雄。

             靠山王传令山岳动,

             历城县内捉拿我秦琼。

             舍不得老母无人侍奉,

     (西皮流水板) 舍不得妻和子泪洒前胸。

             舍不得亲眷们同衙伙众,

             实难舍邻居们仁义宾朋。

             前思后想心暗痛,

     (西皮摇板)  可叹我闯荡江湖有始无终!

(秦母、秦妻同上。)

秦母   (西皮散板)  顾不得年纪迈把崎岖路上,

             皆因是为娘的爱子情长。

             眼望着长亭悲声放——

秦妻   (西皮散板)  见儿夫好一似刀刺我心肠!

秦母、

秦妻   (同哭)    (儿)(夫)啊……

秦琼   (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悲声大放,

     (白)     唉,娘啊……

     (西皮散板)  抬头只见儿的娘。

             不想灾祸从天降,

             此去恐难还故乡。

             老娘亲休将儿盼望,

             权当是未生儿一场!

秦母   (白)     哎呀儿啊!靠山王为了何事要将你解往登州?

秦琼   (白)     母亲哪!靠山王捉拿孩儿,一定是为了群雄劫牢反狱,大反山东之故。儿今此去,凶吉不保,望母亲静养身体,休要挂念你这苦命的孩儿呀!

秦妻   (白)     夫啊!有什么言语,快快嘱咐为妻几句!

秦琼   (白)     妻呀!事已至此,我纵有千言万语,一时焉能说得尽!我今此去,只恐有死无生,望你在母亲面前,多多孝敬,管教我儿长大成人,也好接续香烟。倘得生还,一家还有相逢之日!

             母亲请上,孩儿这里叩别了!

     (西皮散板)  含悲忍泪拜慈亲,

秦母   (西皮散板)  不想一家骨肉分。

秦妻   (西皮散板)  只恨苍天无灵应,

秦琼   (西皮散板)  你休要恨天怨地泪淋淋。

秦母   (哭头)    秦琼,我的儿呀……

秦琼   (哭头)    老娘亲哪……

秦妻   (哭头)    我的夫啊……

秦琼   (哭头)    贤德的妻呀……

秦母、
秦妻、

秦琼   (同哭头)   啊、啊、啊……我的(儿)(夫)(娘)啊……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2

(史大奈上。)

史大奈  (念)     虎疲瘦心在,踏破花世界。若问名和姓,俺本史大奈。

     (白)     只因秦二哥,被靠山王杨林解往登州;是俺奉了三哥将令,去往登州路上,搭救于他。看天时不早,甩开大步走遭也。

     (西皮摇板)  瓦岗寨上令旗摆,

     (西皮流水板) 豪杰独自下山来。

             秦二哥历城起了解,

             徐三哥妙计巧安排。

             因此差俺史大奈,

             不分昼夜到此来。

             甩开大步我就往前踹,

     (西皮摇板)  搭救了秦二哥方称心坏。

(史大奈下。)

【第六场】

(四衙役、樊虎、连明、王周、秦琼同上。)

秦琼   (西皮流水板) 历城县内上了桎,3

             儿行千里母担忧。

             眼看日落西山后,

             望求差爷把店投。4

樊虎、

连明   (同白)    来在店房。

王周   (白)     向前打店。

樊虎   (白)     是啦。

             店家,店家!

(店家上。)

店家   (白)     来啦,来啦。

     (念)     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

     (白)     是住店的吗?

王周   (白)     正是。可有上房?

店家   (白)     有上房。

王周   (白)     带路。

店家   (白)     是啦。

(众人同进店。)

店家   (白)     呵,原来是二位醋爷。

樊虎、

连明   (同白)    嗳,二位将爷。

店家   (白)     哎,酱醋紧相连么。哎,真个的,你们解着的这位是谁呀?

樊虎   (白)     山东好汉秦琼。

店家   (白)     好汉秦琼啊?久闻其名,未见其形,今日一见,果然英雄。

樊虎、

连明   (同白)    哎,英雄!

史大奈  (内白)    走哇!

(史大奈上。)

史大奈  (白)     且住,秦二哥在前面走,俺在后面赶,赶至此处,因何不见?来此已是三家店。想是二哥住在此店,待俺也投宿了罢。

             店家,店家,呔!店家!

(店家出门看,一惊。)

店家   (白)     哎哟,老爷子!去年腊月二十三,把您送到天上去啦,您怎么又下来啦?

史大奈  (白)     嗳,俺是个人哪。

店家   (白)     神?神不在庙里头?

史大奈  (白)     嗳,俺是个人。

店家   (白)     人?您怎么这个长相儿啊?

史大奈  (白)     天生的凶脸。

店家   (白)     哦,凶脸哪?你这是干什么的呀?

史大奈  (白)     俺是住店的。

店家   (白)     哦,住店的。

史大奈  (白)     可有上房?

店家   (白)     有,被差官住啦。

史大奈  (白)     有道是“一品官,二品客”。他住得,俺也住得。带路!

店家   (白)     是。

(店家领史大奈进门,史大奈与秦琼对视。)

秦琼   (白)     来的敢是史……

史大奈  (白)     住了!俺与你人生面不熟,你要使唤哪一个?

秦琼   (白)     这……

店家   (白)     他是使唤我小店家的。

史大奈  (白)     哼,他倒会讲话呀!

             那一汉子,我看你面黄肌瘦,莫非有病么?

秦琼   (白)     病倒有,难道你会医治么?

史大奈  (白)     俺不为你的病,还不来呢。这有膏药两张,丸药一包,将膏药贴在前心一张,后心一张。再将这丸药,一更天吃下,二更天发燥,到了三更,就要动手动脚的了。

秦琼   (白)     但不知何药为引?

史大奈  (白)     三把黄土为引,里把过,外把过。记下了!

秦琼   (白)     记下了。

店家   (白)     嘿!看你不出,倒是一个兽医。

史大奈  (白)     嗳,俺是个代医。

店家   (白)     不错,不错,是代医。我问问你,我有点病儿,你可会治吗?

史大奈  (白)     你有何病哪?

店家   (白)     我呀,吃饱了不饿,喝足了不渴。

史大奈  (白)     咦!这个混帐东西,他倒耍起俺来了。待我吓他一吓。

             你近前来!

(史大奈拔刀。)

店家   (白)     干什么呀?

史大奈  (白)     看到!

店家   (白)     哎呀,您这是怎么治哪?

史大奈  (白)     将你的肚皮剥开,把肝、肺、肠、肚,取了出来,用凉水洗把洗把,再装进里面,用药针缝上,就好了。

店家   (白)     我呀,“卖羊肚儿的回家”——

史大奈  (白)     此话怎讲?

店家   (白)     “留命喝汤”。

史大奈  (白)     去你娘的!

             俺在哪里歇息?

店家   (白)     随我来。

史大奈  (白)     带路!

店家   (白)     这屋里。

史大奈  (白)     店家!今晚三更时分,若有风吹草动,你不要出来;你若出来,我就是这一刀……要了你的狗命!

(史大奈下。)

店家   (白)     喝!好家伙,真厉害!

樊虎、

连明   (同白)    店家,店家。

店家   (白)     来啦,来啦。

樊虎、

连明   (同白)    我们在哪儿睡呀?

店家   (白)     随我来。

             这屋里。

(樊虎、连明同下。)

王周   (白)     啊,店家。路上走了差事,我们担待;若是店中走了差事,就要你担待。

店家   (白)     那我可担待不起。我倒有个主意,这么办,把他两条腿、一只手,捆在一块儿,吊起来,他还跑得了吗?这还有个名堂儿——

王周   (白)     什么名堂?

店家   (白)     这叫凤凰单展翅。

王周   (白)     好,将他吊了起来。

(王周捆吊秦琼。)

王周   (二黄散板)  凤凰单翼忙吊起,

             谅他插翅也难飞。

店家   (白)     您还有什么事儿吗?

王周   (白)     唤你再来,去罢。

店家   (白)     是啦。

(店家下。王周持灯出门看,关门,入座。起初更鼓。)

秦琼   (白)     想俺秦琼,英名盖世,不想夜宿三家店内,受此酷刑,好不伤感人也!

     (二黄慢板)  在店中吊上竿威风难展,

             想起了众家兄弟结义金兰。

             马渴思饮长江水,

             人在难中有苦难言。

             魏大哥、徐三弟难得见,

             咬金、俊达、金甲、童环。

             鲁明星、鲁明月、伯党、国远,

             燕山罗成相见难!

             弟兄们若知我遭此大难,

     (二黄散板)  必定要搭救我免受熬煎。

(起二更鼓。)

王周   (白)     呀!

     (二黄散板)  听他言来心内惊,

             为何暗地道罗成?

             走向前来将他问,

             罗成是你什么人?

秦琼   (二黄散板)  差官不必将我问,

             我与罗成姑表亲。

王周   (二黄散板)  听他言来才知情,

             原来是我罗门的姑表亲。

             走向前来忙松捆,

(王周将秦琼解下。)

秦琼   (二黄散板)  问声差官是何人?

王周   (二黄散板)  二哥不必将弟问,

             罗周就是小弟的名。

秦琼   (二黄散板)  不该不该大不该,

             不该将兄吊起来!

王周   (白)     小弟不知啊。

秦琼   (二黄散板)  你不知来我不怪,

             弟兄对坐叙开怀。

(秦琼入座。)

王周   (白)     二哥,依小弟之见,倒不如逃走了吧!

秦琼   (白)     我若逃走,岂不连累于你?

王周   (白)     唉!这……

(起三更鼓。史大奈上。)

史大奈  (白)     鼓交三更,不知二哥睡着无有?待我以三把黄土为引,里把过,外把过——

秦琼   (白)     哦!里把过,外把过。开门看看是哪个?

史大奈  (白)     啊,你是二哥?

秦琼   (白)     正是愚兄。

史大奈  (白)     走,走,走!

秦琼   (白)     走不得。

史大奈  (白)     怎么走不得?

秦琼   (白)     现有公差在此。

史大奈  (白)     待小弟结果了他的狗命!

秦琼   (白)     杀不得。

史大奈  (白)     怎么杀不得?

秦琼   (白)     他不是外人。

史大奈  (白)     是哪个?

秦琼   (白)     乃是一门内亲。

史大奈  (白)     啊,一门内亲?待小弟见过。

秦琼   (白)     这倒使得。

             罗贤弟见过史贤弟。

王周   (白)     史仁兄,小弟有礼。

(史大奈拔刀。)

史大奈  (白)     看刀!

(秦琼拦阻。)

秦琼   (白)     这做什么?

史大奈  (白)     试试他的胆量如何?

秦琼   (白)     胆量是好的。

史大奈  (白)     啊,胆量是好的?

秦琼   (白)     是好的。

史大奈  (白)     罗爷,你与二哥既是一门内亲,为何不放他逃走?

王周   (白)     二哥不走,也是枉然。

史大奈  (白)     啊,二哥,罗爷放你逃走,你为何不走?

秦琼   (白)     我若逃走,一来连累罗贤弟,二来家中还有老母妻子,如何走得!

史大奈  (白)     就该修下书信,约集众家弟兄,前往登州搭救二哥要紧。

秦琼   (白)     两膀疼痛,难以提笔。

王周   (白)     小弟代笔。

秦琼   (白)     何人下书?

史大奈  (白)     小弟将书信带回山去。

秦琼   (白)     好,有劳二位贤弟。

     (西皮导板)  三家店内把计定,

     (西皮原板)  好一似龙虎会风云。

             弟兄们同把书放进,

(秦琼、史大奈、王周同入座,史大奈坐椅背上。)

秦琼   (西皮原板)  有劳贤弟修书文。

             上写秦琼顿首拜……

(史大奈抬腿,踩王周头,踏桌上。)
秦琼、

王周   (同白)    这做什么?

史大奈  (白)     咱的腿上受了风寒,有些疼痛。

秦琼   (白)     你自己揉上一揉,也就好了。

史大奈  (白)     待俺揉把揉把。

(史大奈揉腿。)

史大奈  (白)     啊,好了。

             二哥念,罗爷写!

秦琼   (西皮原板)  拜上同盟结义人。

             八月十五登州进……

(史大奈挥刀向王周。)

史大奈  (白)     看刀!

秦琼   (白)     唉,又做什么?

史大奈  (白)     试试他的胆量如何?

秦琼   (白)     方才言过,胆量是好的。

史大奈  (白)     胆量是好的,哼,如此二哥念,罗爷写!

秦琼   (西皮原板)  搭救愚兄上山林。

             一封书信修齐整。

史大奈  (白)     啊,二哥,外面有两个人影儿,出去看来!

(秦琼出门看。)

秦琼   (白)     外面无人,乃是灯光照得你我弟兄的人影。

史大奈  (白)     哦,无有人。

秦琼   (白)     贤弟呀!

     (西皮摇板)  有劳贤弟走一程。

史大奈  (白)     拿过来呀!

     (西皮摇板)  罗爷请上受拜托,

             一路上必须要照看二哥。

             我弟兄结拜三十六个,

             惟有那徐三哥智谋多。

             昨日里在山寨吩咐于我,

             他命我杀了你搭救二哥。

秦琼   (白)     杀不得,方才言过,他乃是一门内亲。

史大奈  (西皮摇板)  是内亲我不杀将你放过,

             切莫教秦二哥再受折磨。

             约定了中秋日在登州放火,

             那时节你做个里应外合。

             叫二哥与罗爷随定于我,

     (白)     啊?

     (西皮摇板)  又只见店房门上了封锁。

             我这里用钢刀劈门而过,

秦琼   (白)     且慢。惊动店家,只恐走不成了。

史大奈  (白)     唉呀!

     (西皮摇板)  惊动了店小二又起风波。

     (白)     二哥,小弟的本领,你是知道的?

秦琼   (白)     知道的。

史大奈  (白)     俺献丑了!

     (西皮摇板)  俺这里施本领越墙而过,

             在墙外听他们讲些什么。

秦琼   (白)     啊,贤弟,史贤弟在瓦岗寨上,不算第一,也算第二,真乃英雄也!

史大奈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他二人口声声夸奖于我,

             恨不得插双翅飞上山坡。

(史大奈下。)

秦琼   (西皮摇板)  三家店内计定好,

             不由秦琼喜眉梢。

             但愿故友早来到,

王周   (西皮摇板)  搭救二哥出笼牢。

(秦琼、王周同下。)

【第七场】

(魏征、徐勣、尤俊达、单雄信、齐国远、王伯党、谢映登、罗成同上。)
魏征、
徐勣、
尤俊达、
单雄信、
齐国远、
王伯党、
谢映登、

罗成   (同点绛唇牌) 义胆侠肠,江湖闯荡,劫皇杠,聚义瓦岗,齐心把业创。

     (同白)    俺——

魏征   (白)     魏征。

徐勣   (白)     徐勣。

尤俊达  (白)     尤俊达。

单雄信  (白)     单雄信。

齐国远  (白)     齐国远。

王伯党  (白)     王伯党。

谢映登  (白)     谢映登。

罗成   (白)     罗成。

徐勣   (白)     众位弟兄请了。

魏征、
尤俊达、
单雄信、
齐国远、
王伯党、
谢映登、

罗成   (同白)    请了。

徐勣   (白)     大王排山,你我两厢伺候。

魏征、
尤俊达、
单雄信、
齐国远、
王伯党、
谢映登、

罗成   (同白)    请!

(四喽兵引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  (笑)     哈哈哈……

     (数板)    家住山东县东阿,斑鸠店上有咱家。别的买卖不会做,学会了编竹笆。拿到长街卖,偶遇尤俊达。二人拱拱手,拉我到他家。打开了兵器库,刀枪任我拿。咱使宣化斧,他使五股叉。二人把山下,长叶岭前劫夺皇杠银子白花花。弟兄们任意拿,论什么你我他。二次把山下,黄土岗上遇着杨林老儿把咱拿。拿到历城县,披锁又带枷。多亏了秦叔宝,舍命搭救咱。定下了牢笼计,牢眼里往外拉。来到了瓦岗寨,聚会众豪侠。同心合意打天下,杏黄旗儿山上插。提起了当年事,一场大笑话,大笑话。

     (笑)     哈哈哈……

(程咬金入座。)
魏征、
徐勣、
尤俊达、
单雄信、
齐国远、
王伯党、
谢映登、

罗成   (同白)    参见大王。

程咬金  (白)     众位弟兄少礼,请坐。

魏征、
徐勣、
尤俊达、
单雄信、
齐国远、
王伯党、
谢映登、

罗成   (同白)    谢座。

程咬金  (念)     昔日草鞋今日靴,瓦岗寨上聚豪杰。有人问孤名和姓,我是咬金程知节。

     (白)     孤,混世魔王程咬金。弟兄三十六人,在贾家楼结拜。只为打劫皇杠,劫牢反狱,大反山东;来在这瓦岗寨上,众家弟兄立我为王。扯起了杏黄旗,替天行道。闻得秦二哥有难,已命史大奈前去打探,也好搭救于他。真个的,怎么还不回来呀?

徐勣   (白)     这般时候,理应回来了。

史大奈  (内白)    走哇!

(史大奈上。)

史大奈  (白)     参见大王。

程咬金  (白)     打探二哥之事,怎么样了?

史大奈  (白)     秦二哥有书信一封,大王请看。

程咬金  (白)     上面黑花花,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哎,我说魏大哥,你够多么阴哪,坐在一边儿,不言不语,你倒是看看哪!

魏征   (白)     待我看来。

     (西皮摇板)  上写秦琼顿首拜,

             拜上同盟结义人。

             八月十五登州进,

             搭救愚兄上山林。

     (白)     秦二哥书中言道:望我等八月十五前往登州搭救。

程咬金  (白)     既然如此,三哥有何妙计?

徐勣   (白)     你我弟兄扮做买卖客商模样,混进登州,也好相救。

程咬金  (白)     就依三哥,大家改扮起来!

魏征、
徐勣、
尤俊达、
单雄信、
齐国远、
王伯党、
谢映登、

罗成   (同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军士、四将校、中军引杨林同上。)

杨林   (西皮摇板)  可恨秦琼行不正,

             勾结响马反历城。

             孤命王周去拿问,

             等他到此用典刑。

(王周上。)

王周   (白)     参见父王,儿臣交令。

杨林   (白)     秦琼可曾拿到?

王周   (白)     现已拿到。

杨林   (白)     押进帐来!

王周   (白)     遵命。

(王周下,带秦琼同上。)

秦琼   (白)     参见千岁。

杨林   (白)     下跪可是秦琼?

秦琼   (白)     正是。

杨林   (白)     可恼!

     (二黄散板)  恼恨秦琼做事差,

             大反山东犯国法!

秦琼   (白)     千岁将小人拿来,原来为大反山东之故!

杨林   (白)     着,着,着!

秦琼   (二黄散板)  大反山东是响马,

杨林   (白)     呸!

     (二黄散板)  你身为捕快不捉拿!

             叫王周将秦琼押至在丹墀下——

(秦琼被按倒。)

杨林   (二黄原板)  有孤王下位去亲自问他。

             脱袍——现出了玲珑铠甲,

     (白)     棒来!

     (二黄原板)  虬龙棒在孤的手中拿。

             骂声秦琼真胆大,

             放纵响马犯王法。

             手持着虬龙棒朝下打——5

(王周拦阻。)

王周   (二黄原板)  急忙拦阻把话答。

杨林   (白)     我儿为何拦阻?

王周   (白)     若是一棒将他打死,岂不便宜了他!

杨林   (白)     依你之见呢?

王周   (白)     将他押在后山石洞之内,待等八月十五,提出监来,押至校场,命他演武之后,再将他一棒打死,岂不扬名天下!

杨林   (白)     哪个扬名天下?

王周   (白)     父王扬名天下。

杨林   (笑)     哈哈哈……

     (念)     孤将秦琼交与你,

(杨林下,四军士、四将校、中军同下。)

王周   (念)     八月十五见高低。

(王周扶起秦琼。)

秦琼   (二黄导板)  千层浪里翻身转,

     (二黄散板)  百尺高竿得命还。

     (白)     哎呀贤弟呀!适才教那老贼一棒将兄打死,也免得贤弟你挂心哪!

王周   (白)     二哥,难道忘了三家店内修书之事么?

秦琼   (白)     噤声!

(秦琼双望门。)

秦琼   (白)     贤弟呀!

     (二黄散板)  蛟龙正在沙滩困,

             切盼春雷响一声。

             耐等八月十五到,

王周   (二黄散板)  再与老贼见输赢。

(秦琼、王周同下。)

【第九场】

(程咬金、徐勣、尤俊达、单雄信、罗成、王伯党同上。)

程咬金  (白)     众位弟兄,扮好了没有哇?

徐勣、
尤俊达、
单雄信、
罗成、

王伯党  (同白)    扮好了。

程咬金  (白)     别忙,我得问问。

(程咬金向徐勣。)

程咬金  (白)     三哥,你是干什么的?

徐勣   (白)     算命的。

程咬金  (白)     哦,算命的。

(程咬金向尤俊达。)

程咬金  (白)     你是干什么的?

尤俊达  (白)     卖马的。

(程咬金向单雄信。)

程咬金  (白)     五哥,你是卖什么的?

单雄信  (白)     卖膏药的。

(程咬金向罗成。)

程咬金  (白)     八弟,你哪?

罗成   (白)     卖字画的。

(程咬金向王伯党。)

程咬金  (白)     王贤弟,你哪?

王伯党  (白)     卖艺的。

徐勣、
尤俊达、
单雄信、
罗成、

王伯党  (同白)    大王,你呢?

程咬金  (白)     我呀,小买卖人儿,卖烧饼的。

徐勣   (白)     众家弟兄,此去到了登州,看我放火为号。记下了!

程咬金、
尤俊达、
单雄信、
罗成、

王伯党  (同白)    记下了。

徐勣   (白)     哪位贤弟,先行一步?

程咬金  (白)     待我老程,先去走走。烧饼得啦!

(程咬金下。)
徐勣、
尤俊达、
单雄信、
罗成、

王伯党  (同白)    请!

(徐勣、尤俊达、单雄信、罗成、王伯党同下。)

【第十场】

(王周上。)

王周   (念)     眼看中秋到,盼望众英豪。

     (白)     今乃八月十四,明日众家弟兄,必定前来搭救二哥。俺不免暗地请他出来,去往大街之上,也好与众家弟兄相见。

             有请二哥。

(秦琼上。)

秦琼   (二黄散板)  为救朋友惹下祸,

             腕带桎锁受折磨。

王周   (白)     今乃八月十四,众家弟兄必定应约前来。请二哥去到大街之上,也好相见。

秦琼   (白)     正合我意。就烦贤弟先行,打探瓦岗弟兄的消息便了。

王周   (白)     遵命。

(王周下。)

秦琼   (二黄导板)  登州城闷坏了秦叔宝,

     (回龙)    行过来、走过去、大街之上、腕带桎锁、倒教我好不心焦!

     (二黄原板)  十数载英名谁不晓,

             不想今日陷监牢。

             这才是屋漏偏遭连阴雨,

             船到江心失了篙!

(行弦。徐勣上。)

徐勣   (白)     算命,算命哪。

秦琼   (白)     那旁来的敢是茂……

徐勣   (白)     你冒了风寒,我有药与你医治。

秦琼   (白)     我是你二哥秦琼。

徐勣   (白)     你穷,我也不富。

秦琼   (白)     贤弟莫非救我来了?

徐勣   (白)     嗳,大街之上,腕带桎锁,不要连累好人,你往下站。

             算命哪。

(徐勣下。)

秦琼   (二黄原板)  徐茂公夙日智谋好,

             为何不救我出笼牢?

             是是是来明白了,

             其中定有巧计高。

(行弦。尤俊达上。)

尤俊达  (白)     卖马,卖马!

秦琼   (白)     来的敢是尤……

尤俊达  (白)     俺卖马,不卖牛。

秦琼   (白)     我是你二哥秦琼。

尤俊达  (白)     你穷,俺也不富。

秦琼   (白)     贤弟敢是救我来了?

尤俊达  (白)     哼!大街之上,腕带桎锁,不要连累好人,你往下站。

             卖马!

(尤俊达下。)

秦琼   (二黄原板)  尤俊达反山东劫国宝,

             官兵捉拿他难脱逃。

             若不亏我秦叔宝,

             何人放他出监牢!

(行弦。单雄信上。)

单雄信  (白)     卖膏药。

秦琼   (白)     那旁来的敢是雄信……

单雄信  (白)     俺这膏药里面原有“信”。6

秦琼   (白)     我是你二哥秦琼。

单雄信  (白)     你穷,俺也不富。

秦琼   (白)     贤弟莫非念在结拜之情,救我来了?

单雄信  (白)     嗳,大街之上,腕带桎锁,不要连累好人,你往下站。

             卖膏药!

(单雄信下。)

秦琼   (二黄原板)  二贤庄单通谁不晓,

             枣阳山前逞英豪。

             被我一锏来打倒,

             我也曾饶过他性命一条。

(罗成上。)

罗成   (白)     卖字画!

秦琼   (白)     来的敢是表弟……

罗成   (白)     俺这画原是裱的。

秦琼   (白)     我是你二哥秦琼。

罗成   (白)     你穷,哪个富啊?

秦琼   (白)     想是贤弟念在姑表之亲,救我来了?

罗成   (白)     哼!大街之上,腕带桎锁,不要连累好人,往下站。

             卖字画!

(罗成下。)

秦琼   (白)     唉!

     (二黄散板)  罗成与我是亲姑表,

             不认秦琼为哪条?

             越思越想心头恼!

(王周上。)

王周   (二黄散板)  二哥为何心内焦?

     (白)     二哥为何这样烦恼?

秦琼   (白)     哎呀,贤弟呀!适才众家弟兄,俱不相认愚兄,如何是好?

王周   (白)     待小弟再去打探。

(王周下。)

秦琼   (白)     有劳了。

     (二黄散板)  罗贤弟此一去定见分晓。

程咬金  (内白)    烧饼得啦!

秦琼   (白)     啊?

     (二黄散板)  又来了咬金旧故交。

(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烧饼得啦,烧饼得啦!

秦琼   (白)     来的敢是程……

程咬金  (白)     刚出炉的,不陈。

秦琼   (白)     咬金?

程咬金  (白)     论个儿卖,不论斤。

秦琼   (白)     我是二哥秦琼。

程咬金  (白)     你穷啊,我也不富啊!

秦琼   (白)     你我幼年相交,想是救我来了!

程咬金  (白)     得啦吧!大街之上,腕带桎锁,别连累好人。你呀,往下站吧!

(程咬金翻盘子底,露出“救”字示意秦琼。)

程咬金  (白)     烧饼得啦……

(程咬金下。)

秦琼   (白)     呀!

     (二黄散板)  他暗藏“救”字我把心放了,

             乔装搭救我出笼牢。

(王周上。)

王周   (白)     参见二哥。

秦琼   (白)     打探瓦岗弟兄之事如何?

王周   (白)     众家弟兄,俱在暗地保护二哥。

秦琼   (白)     好哇!

     (二黄散板)  待等明日中秋到,

             要与老贼比英豪。

(秦琼、王周同下。)

【第十一场】

(牌子。四军士、四将校、中军引杨林同上。吹打,杨林上高台。)

杨林   (念)     人道秦琼是英雄,生死在孤掌握中。任他金锏多神勇,难逃虬龙棒下终。

     (白)     来!

四将校  (同白)    啊!

杨林   (白)     将秦琼押上来!

(王周带秦琼同上。)

秦琼   (白)     参见千岁。

杨林   (白)     罢了。闻得你秦门双锏,盖世无双,耍来孤家观看!

秦琼   (白)     不足千岁一观。

杨林   (白)     不必多言,去了刑具,付与他双锏!

秦琼   (西皮二六板) 老杨林校场令传下,

             不由秦琼怒气发。

             既然他疑心我通响马,

             到此为何不把我来杀?

             今日里校场试锏法,

             只恐其中事有差。

             我今既在矮檐下,

     (西皮快板)  生死二字何惧他!

             约定了瓦岗弟兄把山下,

             救出秦琼把老贼拿。

             减头去尾耍一耍——

(秦琼耍锏。)

秦琼   (西皮摇板)  倒教千岁耻笑咱。

杨林   (白)     依孤看来,不足为奇。

王周   (白)     此人马上武艺却好,何不命他演习一番。

杨林   (白)     恐他逃走。

秦琼   (白)     小人不敢。

杨林   (白)     量你也不敢。

             王周,与他挑选老马一骑,背插红灯三盏,他若逃走,照灯追赶!

王周   (白)     遵命。

(程咬金、徐勣、尤俊达、单雄信、罗成、王伯党同上。军士给秦琼背插红灯,王周带过老马,被罗成踢下,罗成带过黄骠马,秦琼上马。)

秦琼   (西皮摇板)  鹞子翻身上黄骠,

     (西皮快板)  来了瓦岗众英豪。

             斜跨雕鞍高声叫,

     (白)     杨林哪,老贼!

     (西皮快板)  敢与你秦爷比枪刀?

(秦琼、程咬金、徐勣、尤俊达、单雄信、罗成、王伯党同下。)

杨林   (白)     啊?

     (西皮摇板)  孤王校场来观定,

(秦琼、程咬金、徐勣、尤俊达、单雄信、罗成、王伯党同上,过场,同下。)

杨林   (西皮快板)  瓦岗寨来了众贼兵。

             别的人儿不打紧,

             只怕燕山的小罗成。

             人来与孤把马顺,

(杨林下高台,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秦琼上,望门,四将校同上,同追下。)

【第十三场】

(徐勣上。)

徐勣   (白)     待我放起火来!

(程咬金、尤俊达、单雄信、罗成、王伯党同上。)

徐勣   (白)     众位贤弟!秦二哥身背红灯三盏,哪位贤弟将灯射去?

王伯党  (白)     待小弟射他一箭!

徐勣   (白)     须要小心。

王伯党  (白)     遵命。

(王伯党下。)

徐勣   (白)     众位贤弟!阵前见了杨林,俱要通罗贤弟的名姓。

程咬金、
尤俊达、
单雄信、
罗成、

王伯党  (同白)    我等记下了。

             请!

(程咬金、尤俊达、单雄信、罗成、徐勣同下。)

【第十四场】

(杨林上,王周追上。)

杨林   (白)     王周,随为父的杀呀!

王周   (白)     杀哪个?

杨林   (白)     杀瓦岗寨的贼寇!

王周   (白)     哼!俺取尔的老命来了!

杨林   (白)     呸!

(杨林、王周同开打,王周下。单雄信上。)

杨林   (白)     来将通名受死!

单雄信  (白)     老爷罗成。

杨林   (白)     放马过来!

(杨林、单雄信同开打,单雄信下。尤俊达上。)

杨林   (白)     来将通名!

尤俊达  (白)     老爷罗成。

杨林   (白)     放马过来!

(杨林、尤俊达同开打,尤俊达下。程咬金上。)

杨林   (白)     来将通名!

程咬金  (白)     老爷罗……

             嗳!我焉能通那娃娃的名姓。

             你老爷程咬金,看斧!

(杨林、程咬金同开打,程咬金下。罗成上。)

杨林   (白)     来将通名!

罗成   (白)     老爷罗成。

杨林   (白)     啊?来一个是罗成,来两个是罗成,难道孤王真真怕你不成!

罗成   (白)     看枪!

(杨林、罗成同开打,杨林败。)

杨林   (白)     哎哟!这才是真罗成哪!

(杨林败下,罗成追下。)

【第十五场】

(秦琼上,四将校上,同开打。王伯党上,射灯,下。四将校同下,秦琼下。杨林上,军士甲随上。)

杨林   (白)     且住!罗成杀法骁勇。

             来呀!

军士甲  (白)     有。

杨林   (白)     看看还有多少人马。

军士甲  (白)     只剩君臣二人。

杨林   (白)     嘿!

秦琼   (内白)    哪里走!

(秦琼上,与杨林开打,军士甲下,杨林败下。程咬金、徐勣、尤俊达、单雄信、罗成、王伯党、王周同上。)

秦琼   (白)     多谢众位贤弟搭救!

徐勣   (白)     二哥何出此言。弟等已将伯母、嫂嫂接上瓦岗寨,就请二哥一同上山,共图大事!

秦琼、
程咬金、
徐勣、
尤俊达、
单雄信、
罗成、
王伯党、

王周   (同白)    请哪!

(完)

——————————
1王周本名罗周,是罗艺(罗成之父)的养子,因犯过离开幽州,改换名姓,在杨林部下为将。

2一般演出,因时间关系,有时只从本场演起,不演前四场;第七场则改为杨林坐帐。

3“桎”读如“肘”。

4按老本此段只唱四句。另有词句较多的唱法,兹附录于下:

秦琼   (西皮流水板) 将身儿来在大街口,

             尊一声列位听从头:

             我不是歹人并贼寇,

             也非是响马把城偷。

             杨林道我私通贼寇,

             因此上起解到登州。

             舍不得太爷待我的恩德厚,

             舍不得衙役们众班头,

             舍不得街坊四邻的好朋友,

             实难舍老娘白了头。

             娘想生,难聚首,

             儿行千里母担忧。

             眼看红日坠落在西山后,

             望求公差把店投。


5原本,此处是王周暗将双锏垫于秦琼身上,杨林一棒打下,将锏碰响,乃命撤锏,再打,为王周拦阻。因不甚合理,故删去。

6“信石”是药名,即“砒霜”,简称为“信”。


浏览次数:13628 ┊ 字数:1335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