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登州》(一名:《秦琼发配》)

主要角色
秦琼:老生
杨林:净
王舟:小生
史大奈:净
程咬金:丑
徐茂公:老生
单雄信:净
尤俊达:净
罗成:武生

《打登州》周啸天饰秦琼
《打登州》周啸天饰秦琼
情节
隋末,靠山王杨林因记一锏之仇,命王舟前往历城县衙,逮捕秦琼。秦琼因不忍连累他人,遂辞母别妻,同往登州。途宿三家店,瓦岗寨众友派史大奈来救;秦琼仍不肯逃。王舟同谋相约于八月十五日里应外合,攻打登州。到登州后,王舟借词进言,缓期审理。届时瓦岗群雄潜入登州,杀败杨林,救出秦琼,同归瓦岗寨聚义。

根据《京剧汇编》第六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录入:Mari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5.5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杨林同上。)

杨林   (点绛唇牌)  掌握兵权,貔貅百万,威名显,血战争先,谁敢将令犯!

     (念)     可恨秦琼作事差,不该金锏伤孤家。长叶岭前仇结下,捉拿秦琼正军法。

     (白)     孤、靠山王杨林。可恨秦琼在长叶岭伤孤一锏,此仇未报。不免发下牌票,命王舟去至历城县捉拿秦琼,报那一锏之仇。

             站堂军,传王舟进账!

龙套甲  (白)     王舟进账!

王舟   (内白)    来也!

(王舟上。)

王舟   (念)     知己知彼为将士,能强能弱见奇功。

     (白)     参见父王!

杨林   (白)     这有公文一角,命你去到历城县,捉拿秦琼,不得有误。

     (念)     令出山摇动,

王舟   (念)     严法鬼神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青袍、李不通同上。)

李不通  (引子)    职受历城,秉忠心,为国为民。

     (念)     上报国家下为民,殷勤判断庶民情。但得为官秉忠正,积下阴功与子孙。

     (白)     下官、李不通。蒙圣恩受任历城。今逢三、六、九日放告之期。

             左右、伺候了。

(樊虎、连明同上。)
樊虎、

连明   (同念)    登州公文到,报与太爷知。

     (白)     靠山王杨老千岁公文到此。

李不通  (白)     知道了!

(四青袍、王舟同上。)

王舟   (白)     贵县请了!

李不通  (白)     上差到此,有何公干?

王舟   (白)     靠山王公文请看。

李不通  (白)     待我看来。如此上差请到官驿待茶。

王舟   (白)     暂时告别。

李不通  (白)     少刻奉陪。

(王舟下。)

李不通  (白)     樊虎、连明传秦琼到衙。快去!

(众人同下。)

【第三场】

(秦母上。)

秦母   (唱)     乌鸦不住当头叫,

             倒教老身心内焦。

             昨晚一梦甚蹊跷,

             未知吉凶应哪条!

(秦妻上。)

秦妻   (唱)     清晨衙内公文到,

             请去儿夫为哪条?

             此时又无音信到,

             眼跳心惊坐不牢。

     (白)     婆婆万福!

秦母   (白)     一旁坐下。嗐!

秦妻   (白)     婆婆为何叹气?

秦母   (白)     为娘昨晚偶得一梦,甚是不祥。

秦妻   (白)     清晨公差将我丈夫唤进衙内,至今未归,不知何事!

秦母   (白)     是呀,乌鸦乱叫,定是不祥之兆。

秦妻   (白)     恐怕凶多吉少。

(樊虎、连明同上。)
樊虎、

连明   (同白)    参见伯母。大事不好了!

秦母   (白)     何事惊慌?

樊虎、

连明   (同白)    今有靠山王杨林公文到来,将二哥上了刑具,解往登州。我二人与你老人家送信,速到十里长亭一叙。话已讲完,早作准备。我们告辞了!

(樊虎、连明同下。)

秦母   (白)     哎呀媳妇哇!你丈夫上刑解往登州,现在十里长亭,我们前去相见一面如何?

秦妻   (白)     只好如此。

秦母   (白)     将门带好。随我来呀!

(秦母、秦妻同下。)

【第四场】

秦琼   (内西皮导板) 自叹秦琼运不通,

(王舟、二解差押秦琼同上。)

秦琼   (西皮原板)  一腔怒气贯长虹。

             平生交友义气重,

             拿强捕盗论英雄。

             靠山王令出山摇动,

             历城捉拿我秦琼。

             舍不得年迈母无人侍奉;

             舍不得妻幼小泪洒前胸;

             舍不得好亲眷同衙伙伴;

             实难舍街坊邻居众宾朋。

             自愧难忍心暗痛,

             可叹我闯江湖十数年有始无终。

(秦母、秦妻同上。)

秦母   (唱)     哪顾得路崎岖慌忙前往,

秦妻   (唱)     这也是老娘亲怜儿心肠。

秦母   (唱)     眼望着十里亭悲声大放,

秦妻   (唱)     好一似万把刀刺我胸膛。

秦琼   (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悲声放,

     (白)     哎呀,母亲哪!

     (唱)     抬头只见生儿的娘。

             不想从空灾祸降,

             这是前生造定罪祸殃。

             老娘亲休将儿盼望,

             只当未生儿一场。

(秦妻哭。)

秦琼   (唱)     回头便对我妻讲,

             卑人有话听端详。

     (白)     只因靠山王有公文到来,捉我去到登州。

秦母   (白)     但不知为了何事?

秦琼   (白)     哎呀母亲!那杨林捉拿孩儿,一定为那长叶岭一锏之仇。儿今此去凶多吉少,望母亲静养玉体,训教你那媳妇孙儿;休要惦记你这苦命儿啊。

秦妻   (白)     你有什么言语,你、你、你、你快快嘱咐几句吧!

秦琼   (白)     哎呀妻呀!事已至此,总有满腹言语,一时焉能讲尽。此去有死无生,望娘子在母亲尊前多多孝敬,教养孩儿成人,也好接续秦门香烟。倘若老天怜悯得生,我全家还有相逢之日。母亲请上,孩儿叩别了!

     (唱)     含怨忍泪拜母亲,

秦母   (唱)     不想一家骨肉分。

秦妻   (唱)     怨恨苍天无灵应,

秦琼   (唱)     你休要恨天怨地泪淋淋!

秦母   (白)     秦琼儿啊!

秦琼   (白)     老娘亲!

秦妻   (白)     苦命夫!

秦琼   (唱)     贤德妻呀,啊老娘亲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史大奈上,走边。)

史大奈  (念)     虎瘦雄心在,踏破花世界。问俺名和姓,俺本将英才。

     (白)     俺、史大奈。只因秦二哥被杨林老贼拿到登州,要报昔年一锏之仇;今奉吾三哥之命,前往登州搭救二哥。看天已不早,就此走走也!

     (西皮导板)  广武山前旌旗摆,

     (唱)     豪杰独自下山来。

             秦二哥本是天蓬帅,

             徐三哥八卦巧安排。

             因此差俺史大奈,

             不分昼夜到此来。

             迈开大步吾就朝前摆,

             就是大罗金仙难以解开。

(史大奈下。)

【第六场】

(二解差、王舟押秦琼同上。)

秦琼   (唱)     历城县内上了肘,

             长亭别母泪双流。

             将身来在大街口,

             尊一声列位宾朋听从头:

             一不是强梁并贼寇;

             二不是歹人把城偷;

             都只为杨林与我结仇扣,

             因此上发配到登州。

             舍不得太爷好恩厚;

             难舍衙役众班头;

             实难舍街坊四邻好朋友;

             难舍夫妻不能够到白头。

             娘生儿的恩情厚,

             儿行千里母担忧。

             眼见得红日坠落到西山后,

             叫一声军爷把店投。

二解差  (同白)    来此已是三家店。

王舟   (白)     向前打店!

二解差  (同白)    店家!

(店家上。)

店家   (白)     列位可住店吗?

王舟   (白)     可有上房?

店家   (白)     有上房。

王舟   (白)     大家一同进店!

店家   (白)     有的。啊,原来是二醋爷!

二解差  (同白)    二将爷。

店家   (白)     不错将爷。二位哪儿办来的江洋大盗?

二解差  (同白)    山东好汉秦琼。

店家   (白)     山东好汉秦琼。久闻其名,未见其面;今日见面,果然是个猩猩。

二解差  (同白)    哽!英雄。

(史大奈上。)

史大奈  (白)     走哇!秦二哥在前面走,俺在后面赶。赶到此处为何不见?来此已是三家店。想二哥住在此店,待俺投宿。

             店家,店家,呔,店家!

店家   (白)     来啦。哎哟!我的老爷子,去年腊月二十三日,把你送上天啦,怎么又下来啦?

史大奈  (白)     呸!俺是个人。

店家   (白)     人还有你这个长相么?

史大奈  (白)     天生的凶脸。

店家   (白)     天生不要脸。

史大奈  (白)     呸!凶脸。

店家   (白)     啊,凶脸。你是个作什么的?

史大奈  (白)     可有上房?

店家   (白)     上房倒有,被差官占了。

史大奈  (白)     一品官、二品客,他住俺也得住。带路!

秦琼   (白)     来的可是史……

史大奈  (白)     住了!俺与你人生面不熟,你要使哪一个?

秦琼   (白)     这……

店家   (白)     他要使唤小店家我。

史大奈  (白)     这个忘八日的,倒会讲话。

             那一汉子,我看你面黄肌瘦,你莫非有病?

秦琼   (白)     病是有,莫非你会医治么?

史大奈  (白)     咱不为你病还不来呢。这有膏药两张、丸药一包,将膏药贴在前心一张,后心一张;将丸药头更吃下,二更发烧,到三更还要冻手冻脚呢!

秦琼   (白)     不知以什么为引?

史大奈  (白)     三把黄土,里八颗,外八颗,要你记下。

秦琼   (白)     记下了!

店家   (白)     看你不出,你还是个兽医呢!

史大奈  (白)     打你这个狗娘养的,俺是太医。

店家   (白)     不错,是太医。

             有啦,耍笑耍笑他。

             你看我有点病,吃饱了不饥,喝足了不渴,吃点什么药?

史大奈  (白)     这个忘八日的,耍笑我。有了,待我吓他一吓。

             过来!

店家   (白)     作什么?

史大奈  (白)     看刀!

店家   (白)     哎呀,我的妈呀!这是怎么看哪?

史大奈  (白)     将你肚子扒开,将你肠子肝胃挖出来,洗洗,病就好了。

店家   (白)     我呀,买羊肚的回家……

史大奈  (白)     此话?

店家   (白)     还留命喝汤吧。

史大奈  (白)     去你娘的!俺在哪处安歇?

店家   (白)     随我来!

史大奈  (白)     带路!

店家   (白)     这房里。

史大奈  (白)     店家,今晚若有风吹草动,不要出来;你要是出来俺就是这一刀要你的狗命。

(史大奈下。)

二解差  (同白)    店家,我们在哪里睡呢?

店家   (白)     随我来!

(二解差同跑下。)

王舟   (白)     店家,路上走了差事我们担待;店中走了差事要你担待。

店家   (白)     这个差事小店家担待不起。小店家有个主意。

王舟   (白)     有什么主意?

店家   (白)     将双手两条腿绑在一起,吊将起来,这又一个名堂。

王舟   (白)     甚么名堂?

店家   (白)     凤凰单展翅。

王舟   (白)     好,吊起来!唤你再来。去吧!

(店家下。)

秦琼   (白)     想俺秦琼,夜宿三家店中,好不凄凉人也!

     (二黄三眼)  三家店内上了刑,

             龙困在沙滩难以滩身。

             良马渴思想那长江水,

             人在难中想宾朋。

             头一家想起了魏老道,

             二一家想起了徐茂公。

             任邱县内王君可,

             金甲、童环二弟兄。

             鲁明星来鲁明月,

             还有燕山小罗成。

             眼前若有罗成在,

             哪怕那杨林百万兵。

             老天呀啊!

王舟   (唱)     开言便把秦琼问,

             罗成是你什么人?

秦琼   (唱)     差爷不必将我问,

             罗成是我姑表亲。

王舟   (唱)     听他言来才知情,

             原是罗家一门亲。

             走向前来忙松捆。

秦琼   (唱)     问声差爷是何人?

王舟   (唱)     二哥不必将我问,

             罗舟就是我的名。

秦琼   (唱)     不该不该大不该,

             不该将我吊起来。

王舟   (白)     小弟不知。

秦琼   (唱)     弟不知来兄不怪,

             弟兄对坐说开怀。

(史大奈上。)

史大奈  (白)     哎呀,且住!看天已交二更,不知二哥睡着了无有?待我三把黄土为引,里八颗,外八颗!

秦琼   (白)     待我上前,里八颗,外八颗看哪一个?

史大奈  (白)     你是二哥?

秦琼史  (白)     贤弟!

史大奈  (白)     走,走,走!

秦琼   (白)     走不得!

史大奈  (白)     怎么走不得?

秦琼   (白)     有差官在此。

史大奈  (白)     我杀了他!

秦琼   (白)     杀不得。

史大奈  (白)     怎么杀不得?

秦琼   (白)     乃是内亲。

史大奈  (白)     内亲?小弟见过。

秦琼   (白)     这倒使得,随我进来!

             罗贤弟见过史贤弟。

王舟   (白)     史兄,小弟有礼。

史大奈  (白)     看刀!

秦琼   (白)     这作什么?

史大奈  (白)     试试他的胆量如何!

秦琼   (白)     胆量是好的。

史大奈  (白)     罗爷,你与二哥是亲,为何不放他逃走?

王舟   (白)     二哥不走,也是枉然。

史大奈  (白)     二哥,罗爷放你走,你如何不走?

秦琼   (白)     愚兄若是逃去,岂不连累罗贤弟。

史大奈  (白)     就该修下书信,请众家兄弟前来搭救才是。

秦琼   (白)     愚兄两膀疼痛,难以提笔。

王舟   (白)     小弟代笔。

秦琼   (白)     无人下书也是枉然。

史大奈  (白)     小弟情愿下书。

秦琼   (白)     有劳贤弟了!

     (西皮导板)  未曾开言泪汪汪,

(史大奈打。)

史大奈  (白)     看刀。

秦琼   (白)     这作什么?

史大奈  (白)     试试他的胆量如何。

王舟   (白)     胆量是好的。

史大奈  (白)     胆量是好的。二哥你说说说,罗爷你要写。

秦琼   (唱)     三人对坐在店房。

             上写着拜上拜上多拜上,

史大奈  (白)     看刀!

秦琼   (白)     作什么?

史大奈  (白)     试试他的胆量。

王舟   (白)     胆量是好的。

史大奈  (白)     二哥你说,罗爷你要写呀!

秦琼   (唱)     拜上了瓦岗众豪强。

             头一家拜上魏老道,

(史大奈上腿。)

秦琼   (白)     这是作什么?

史大奈  (白)     咱的腿受了风寒了,有些疼痛难忍。

秦琼   (白)     你自己整顿整顿。

史大奈  (白)     待俺自己整顿整顿。

(史大奈整。)

史大奈  (白)     好了,二哥你说,罗爷你写!

秦琼   (唱)     二一家拜上徐茂公。

             望求列位发人马,

(史大奈惊。秦琼、王舟双望门,同进。)

秦琼   (白)     乃是你我的人影儿!

史大奈  (白)     人影儿。你说,罗爷你要写。哇哇呀!

秦琼   (唱)     搭救愚兄上山岗。

             一封书信忙修上,

             有劳贤弟带身旁!

史大奈  (唱)     罗爷请上礼拜托,

             三家店交与你叔宝二哥。

             我弟兄结拜下三十六个,

             还有那徐茂公是我三哥。

             昨夜灯光下袖了一课,

             去叫我杀了你搭救二哥。

秦琼   (白)     杀不得!

史大奈  (唱)     与二哥是内亲将你饶过,

             一路上还要你问饥问渴。

             江湖上双刀将不才是我,

             罗八弟使花枪亚赛阎罗。

             约定了中秋节登州放火,

             还望你作一个里应外合。

             叫二哥与罗舟随定与我!

(史大奈、秦琼、王舟同走圆场。)

史大奈  (白)     啊!

     (唱)     又只见门上闩闩上加锁。

             我这里用钢刀将门劈过!

秦琼   (白)     惊动店家那还了得!

史大奈  (唱)     惊动店家使不得。

     (白)     小弟的本领,你是知道的。

秦琼   (白)     略知一二。

史大奈  (白)     小弟现丑了!

     (唱)     俺这里忙纵身越墙面过,

             在墙外听他们讲些什么。

秦琼   (白)     贤弟,史贤弟在瓦岗寨上,不算第一,也算第二啊。

史大奈  (唱)     他二人在里面夸奖我,

             展开了飞毛腿直奔山坡。

(史大奈下。)

秦琼   (唱)     耐等到中秋节监中放火,

王舟   (唱)     那时间杀一个里应外合。

(秦琼、王舟同下。)

【第七场】

(王伯党、谢映登、单雄信、罗成、尤俊达、徐茂公同上。点绛唇牌。)

王伯党  (白)     俺、王伯党。

谢映登  (白)     俺、谢映登。

单雄信  (白)     俺、单雄信。

罗成   (白)     俺、罗士信。

尤俊达  (白)     俺、尤俊达。

徐茂公  (白)     俺、徐茂公。

王伯党、
谢映登、
单雄信、
罗成、

尤俊达  (同白)    请了!大王升帐,两厢伺候。请!

(四喽兵、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  (数板)    家住山东东路窪,半街村上是我家。别的买卖没学会,学会了长街卖竹扒。偶遇尤俊达,二人把手拉。咱到他家先吃酒后待茶,然后又把拳来比划。打开兵器库,兵器任咱拿。咱带宣花斧,他带五股叉。头次把山下,劫抢罗家窪。一帮女光棍,实实难惹她。我与她要针线,她与咱要线纱。二次把山下,劫抢皇杠银子白花花。他说三七帐,咱说倒二八。三次把山下,偶遇杨林老儿把咱拿。拿到山东历城县,披锁又带枷。多亏秦叔宝,苦苦搭救咱,定下牢笼计,放我把鸭子拿。提起当年事,一筐子烂东瓜。大笑话,哈哈不可提他。

徐茂公、
王伯党、
谢映登、
单雄信、
罗成、

尤俊达  (同白)    参见大王!

程咬金  (白)     众位贤弟少礼,请坐。

     (念)     一只草鞋一只靴,瓦岗寨上逞雄威。有人问我名和姓,就是当年偷鸡贼。

     (白)     俺、混世魔王程咬金。弟兄三十六人,在贾家楼结拜。众家兄弟大反山东,来到瓦岗寨。魏大哥传出一令,山寨立起大旗一杆。有人将旗拜倒,扶他为尊。众家兄弟俱未拜倒;孤上前连叩三首,那纛旗就花啦啦倒将下来。众家兄弟扶孤以为寨主。自从我做了寨主,烧得五脊六瘦。这且不言。闻得秦二哥有难,放心不下,命史大奈前去探听,为何不见到来?

(史大奈上。)

史大奈  (念)     忙将二哥事,报与大王知。

     (白)     参见大王!

程咬金  (白)     见过众位兄弟。

史大奈  (白)     众位兄弟!

程咬金  (白)     探听二哥之事怎么样了?

史大奈  (白)     秦二哥有书信到来,大王请看!

程咬金  (白)     上面写得黑花花的,他认得我,我认不得他。三哥你倒不知道老程不认字,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你倒是看看哪!

徐茂公  (白)     大王请看!

程咬金  (白)     你不知道我不认识字么?

徐茂公  (白)     待我观看。哎呀!

     (西皮摇板)  上写顿首多拜定,

             拜上同盟众弟兄。

             若念当年结拜义,

             搭救愚兄上山峰。

     (白)     秦二哥请大王下山搭救!

程咬金  (白)     三哥有何高见?

徐茂公  (白)     我们大家扮做买卖人模样,混进登州,再作道理!

程咬金  (白)     就依三哥,后山改扮。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杨林上。)

杨林   (唱)     可恨叔宝太不仁,

             长叶岭前伤孤身。

             我命王舟历城进,

             捉拿秦琼报冤恨。

             将身且坐宝帐等,

             等候王舟到来临。

(王舟上。)

王舟   (白)     秦琼带到!

杨林   (白)     带上来!

(王舟带秦琼同上。)

王舟   (白)     秦琼告进,秦琼当面。

杨林   (白)     下跪可是秦琼?

秦琼   (白)     正是小人。

杨林   (白)     为何不抬起头来?

秦琼   (白)     有罪不敢抬头。

杨林   (白)     恕你无罪!

秦琼   (白)     谢千岁!

杨林   (白)     唗!

     (二黄散板)  一见秦琼怒气发,

             长叶岭前伤孤家。

秦琼   (白)     千岁将小人拿来,敢莫为长叶岭之事么?

杨林   (白)     着,着,着!

秦琼   (唱)     长叶岭谁是谁不是?

杨林   (唱)     谁是谁非谁不仁?

             叫王舟将秦琼带到丹墀下,

             待孤家亲自审问他。

             脱袍现出了玲珑甲,

     (白)     棒来!

     (唱)     虬龙棒就在手中拿。

             王舟好一比勾命鬼,

             有秦琼好一比屈死冤家。

             甩开了虬龙棒朝下打!

(杨林打。)

杨林   (唱)     身旁为何闹喧哗?

     (白)     什么响亮?

王舟   (白)     劈稜锏!

杨林   (白)     哇哇呀,将锏撤去!

     (唱)     到如今还带甚么劈棱锏,

             只为此锏结下冤。

             二次甩开虬龙棒,

王舟   (唱)     王舟上前忙遮拦。

杨林   (白)     为何拦阻?

王舟   (白)     父王若是一棒将他打死,岂不便宜了他?

杨林   (白)     依你之见?

王舟   (白)     待等八月十五那时再将他用棒打死,岂不是名扬天下。

杨林   (白)     哪个名扬天下?

王舟   (白)     父王名扬天下。

杨林   (白)     好哇!

     (念)     我将秦琼交与你,

王舟   (念)     八月十五见高低。

杨林   (白)     掩门。

(杨林下。)

王舟   (白)     二哥醒来!

秦琼   (唱)     千层浪里翻身转,

             百尺高杆又复还。

     (白)     贤弟!教老贼一棒将兄打死,免得累及贤弟。

王舟   (白)     二哥难道忘怀了三家店之事耳?

秦琼   (白)     噤声!贤弟啊!

     (唱)     蛟龙正在沙滩困,

             忽听春雷响一声。

             但等八月十五到,

王舟   (唱)     再与老贼见输赢。

(秦琼、王舟同下。)

【第九场】

(尤俊达、谢映登、王伯党、单雄信、罗成、程咬金、徐茂公同上。)

徐茂公  (白)     请了!吾等改扮买卖之人,混进登州,就此前往!

程咬金  (白)     别忙,别忙!我先盘问、盘问。兄弟你作甚么的?

谢映登  (白)     我是卖艺的。

程咬金  (白)     行啦。

             你呢?

尤俊达  (白)     卖马的。

程咬金  (白)     可拉住喽。

             五哥你哪?

单雄信  (白)     卖膏药。

程咬金  (白)     你呢?

罗成   (白)     卖画的。

程咬金  (白)     可别卖那不好的画儿。

             三哥你哪?

徐茂公  (白)     我哇,喏喏……

程咬金  (白)     修脚的。

徐茂公  (白)     算命。大王你呢?

程咬金  (白)     小买卖……卖烧饼。

徐茂公  (白)     众位兄弟,去往登州,打探二哥消息。哪位贤弟先行一步?

程咬金  (白)     如此待孤家走走!

(程咬金下。)

徐茂公  (白)     众位贤弟,此番去到登州,举火为号!

王伯党、
谢映登、
单雄信、
罗成、

尤俊达  (同白)    记下了。登州去者,请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王舟上。)

王舟   (唱)     长叶岭前做事错,

             不该如今起风波。

     (白)     俺、王舟。今当八月十四日,众家哥弟约定明日到此,搭救二哥。不免把二哥请出去,到街市之上游玩一番。

             有请二哥!

(秦琼上。)

秦琼   (唱)     长叶岭前一朝错,

             事到头来无奈何。

     (白)     何事?

王舟   (白)     今当八月十四日,请二哥到街市之上游玩一番。

秦琼   (白)     有劳贤弟!

王舟   (白)     二哥何出此言?

秦琼   (二黄导板)  登州城闷坏了秦叔宝,

(尤俊达、谢映登、王伯党、单雄信、罗成、程咬金、徐茂公同跑上,过场,同下。秦琼、王舟双望门。)

秦琼   (唱)     走过来又转去好不心焦。

             十三省中拿强盗,

             英雄四海美名标。

             这屋漏又遭连夜雨,

             船到江心失了篙。

(徐茂公上。)

徐茂公  (白)     算命,算命!

秦琼   (白)     来者敢是茂公?

徐茂公  (白)     你冒了风就该调治。

秦琼   (白)     我是秦琼。

徐茂公  (白)     你穷我也不富。

秦琼   (白)     你要救我一救。

徐茂公  (白)     大街之上披枷带锁,不要连累好人。你与我往下站,往下站!

(徐茂公下。)

秦琼   (白)     嗐!

     (唱)     徐茂公阴阳算得好,

             袖里机关暗下摇。

             既是为我前来到,

             何不救我出笼牢?

             是是来我明白了,

             内中定有巧计着。

(尤俊达上。)

尤俊达  (白)     卖马,卖马!

秦琼   (白)     来者敢是尤……

尤俊达  (白)     我卖马不卖牛。

秦琼   (白)     我是秦琼。

尤俊达  (白)     你穷我也不富。

秦琼   (白)     你要救我一救!

尤俊达  (白)     住了!大街之上披枷带锁,不要连累好人。往下站,往下站!卖马!

(尤俊达下。)

秦琼   (白)     嗐!

     (唱)     尤俊达反山东劫库宝,

             官兵拿获未脱逃;

             此事多亏我秦叔宝,

             我也曾放他往外逃。

(单雄信上。)

单雄信  (白)     卖膏药,卖膏药。

秦琼   (白)     那旁敢是雄信?

单雄信  (白)     俺这膏药原本有信。

秦琼   (白)     我是你二哥秦琼。

单雄信  (白)     你穷我也不富。

秦琼   (白)     你要救我一救!

单雄信  (白)     大街之上披枷带锁,不要连累好人。往下站,往下站!卖膏药!

(单雄信下。)

秦琼   (白)     嗐!

     (唱)     单雄信他本是江洋大盗,

             枣阳山前称英豪。

             被我一锏来打倒,

             我也曾饶过性命一条。

(罗成上。)

罗成   (白)     卖字画!

秦琼   (白)     来者敢是表弟?

罗成   (白)     俺这画原本裱的。

秦琼   (白)     我是你二哥秦琼。

罗成   (白)     你穷我也不富。

秦琼   (白)     你要救我一救!

罗成   (白)     大街之上披枷带锁,不要连累好人。往下站,往下站!卖字画!

(罗成下。)

秦琼   (唱)     好一个大胆小罗成,

             不念秦门姑表亲。

             站在阳关心头闷!

王舟   (唱)     小弟再去探一程!

(王舟下。)

秦琼   (白)     好哇!

     (唱)     罗舟生来性情好,

             他与秦琼似同胞。

             站在阳关心头燥!

程咬金  (内白)    卖烧饼!

秦琼   (唱)     那旁来了程英豪。

(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卖烧饼,卖烧饼。

秦琼   (白)     来者敢是程……

程咬金  (白)     刚出炉不陈。

秦琼   (白)     咬金?

程咬金  (白)     论个儿不论斤。

秦琼   (白)     大王!

程咬金  (白)     大黄,药铺有。

秦琼   (白)     我是你二哥秦琼。

程咬金  (白)     你穷我也不富。

秦琼   (白)     你要救我一救!

程咬金  (白)     住了!大街之上披枷带锁,不要连累好人。往下站,往下站!

(程咬金亮腰牌。)

程咬金  (白)     卖烧饼!

(程咬金下。)

秦琼   (唱)     好一个伶俐程咬金,

             他把救字暗藏身。

             哪知秦琼心不稳,

(王舟上。)

王舟   (唱)     报与二哥得知情。

     (白)     启奉二哥:众家兄弟俱已到齐,在暗地保护二哥。

秦琼   (白)     有劳贤弟!

(秦琼、王舟同下。)

【第十一场】

(杨林上。)

杨林   (念)     金锏结下恨,今日报冤情。

     (白)     老夫、杨林。今当八月十五日,要报一锏之仇。

             来!带秦琼!

(王舟、秦琼同上。)

秦琼   (白)     与千岁叩头!

杨林   (白)     抬起头来!

秦琼   (白)     谢千岁!

杨林   (白)     啊,为何这样肥胖?

王舟   (白)     狂风吹得浮肿。

杨林   (白)     尔的好辩。闻得你双锏到处名扬,耍来孤家一观!

秦琼   (白)     不足大王一观。

杨林   (白)     松了刑具。王舟将锏付过。

秦琼   (唱)     老大王在校场令传下,

             不由叔宝怒气发。

             早知老贼势力大,

             不该辕门戏耍他。

             我本当不把这锏拿来耍……

(秦琼耍锏。)

秦琼   (唱)     千岁台前请罪罚。

杨林   (白)     久闻双锏无敌,今日一见,不足为奇。

秦琼   (白)     小人马上还好。

杨林   (白)     啊,敢是有逃走之意?

秦琼   (白)     小人不敢!

杨林   (白)     量你也不敢。

             王舟与他老马一匹,背插红灯三盏,若要逃走,照灯追赶。

王舟   (白)     遵令!

秦琼   (唱)     豪杰纵身上黄骠,

(尤俊达、谢映登、王伯党、单雄信、罗成、程咬金、徐茂公同跑上,过场,同下。秦琼上马。)

秦琼   (唱)     来了瓦岗众英豪。

             坐在雕鞍高声叫,

     (白)     杨林哪,贼子!

     (唱)     敢与秦爷动枪刀?

(秦琼下。)

杨林   (唱)     坐在校场用目睁,

(尤俊达、谢映登、王伯党、单雄信、罗成、程咬金、徐茂公同上,秦琼上,过场,同下。)

杨林   (唱)     来了瓦岗众贼人。

             尤俊达、单雄信,

             徐茂公保定程咬金。

             别的人儿我不怕,

             怕的燕山小罗成。

             人来与爷带能行,

(杨林下。尤俊达、谢映登、王伯党、单雄信、罗成、程咬金、徐茂公同上。)

徐茂公  (白)     放起火来!

程咬金  (白)     三哥何事?

徐茂公  (白)     看二哥背有红灯三盏,哪位贤弟灭了此灯方好!

王伯党  (白)     待小弟将红灯射去。

(王伯党下。)

徐茂公  (白)     众位贤弟,此番与杨林交战,同道罗成贤弟名姓。

王伯党、
谢映登、
单雄信、
罗成、
尤俊达、

程咬金  (同白)    记下了。

(秦琼上,走过天堂上楼,王伯党上,射灯下。杨林、尤俊达同上,碰头。)

杨林   (白)     来将通名?

尤俊达  (白)     罗成。

杨林   (白)     看枪!

(单雄信上。)

杨林   (白)     来将通名!

单雄信  (白)     罗成。

杨林   (白)     看枪!

(王舟上。)

杨林   (白)     你敢是反了?

王舟   (白)     特来取你首级。

杨林   (白)     看枪!

(程咬金上。)

杨林   (白)     来将通名!

程咬金  (白)     老子罗成。

             哎呀,岂肯道那娃娃的名姓。

             老子程咬金。吃吾三斧!

杨林   (白)     看枪!

(程咬金下。)

杨林   (白)     啊,来一个是罗成,来两个是罗成,难道老夫怕那罗成?

(罗成上。)

罗成   (白)     看枪!

杨林   (白)     来将通名!

罗成   (白)     罗成。

(罗成打杨林败。)

杨林   (白)     这才是真罗成。

(杨林下。秦琼、尤俊达、谢映登、王伯党、单雄信、罗成、程咬金、徐茂公同上。)

秦琼   (白)     搭救愚兄,当面谢过。

徐茂公  (白)     二哥多有受惊,大家山寨一叙。请哪!

秦琼、
王伯党、
谢映登、
单雄信、
罗成、
尤俊达、

程咬金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1594 ┊ 字数:10762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