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家店》

主要角色
秦琼:老生
罗周:小生
史大奈:净

《三家店》于魁智饰秦琼
《三家店》于魁智饰秦琼
情节
秦琼由罗周押解赴登州,夜宿三家店。瓦岗寨上程咬金、徐勣等特派史大奈前往搭救。当押解官罗周发觉秦琼与罗成关系时,遂与史大奈共同商议营救秦琼办法,遂由罗周代秦琼给瓦岗寨上魏徵、徐勣等写信,约定八月十五日一同往登州攻打杨林,并由罗周等里应外合。

注释
本剧之后段,即《观阵》与《打登州》。

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8.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史大奈上。)

史大奈  (唱)     光武岭上军器摆,

             豪杰一人下山来。

             弟兄结拜瓦岗寨,

             一个个齐成栋梁材。

             秦二哥不入天蓬寨,

             徐三哥八卦巧安排。

             搭救二哥上山寨,

             差咱一人下山来。

             扬长大步往前迈,

             神机妙算难解开。

(史大奈下。)

【第二场】

(罗周、秦琼同上。)

秦琼   (唱)     历城县登程往前走,

             年迈高堂泪双流。

             母子生离难忍受,

             又无兄弟奉珍馐。

             养儿本是娘身肉,

             长亭别母两忧愁,

             红日滚滚西山后,

             儿行千里母担忧。

             黄土岗上实难走,

             尊一声差官把店投。

     (白)     店家走来。

(店家上。)

店家   (念)     饭店实难开,锅内起青苔。灶里着上一把火,叽哩嘎啦跳出一个客官来!

     (白)     呀,原来是二位醋爷。

罗周   (白)     将爷。

店家   (白)     酱醋俱是一样。小老儿迎接差官老爷,请进!

(店家、秦琼、罗周同进店。)

店家   (白)     请坐,办饭。

罗周   (白)     不用,只要明灯一盏,热茶一壶,不许闲人罗唣。去吧!

店家   (白)     哦!

(史大奈上。)

史大奈  (白)     店家,店家!

店家   (白)     哪一个囚囊的这样凶头凶脑?

             哎呀,打鬼,打鬼!

史大奈  (白)     咱是个人。

店家   (白)     你是个神,为何不到庙里去?

史大奈  (白)     嗐,咱是生成的雄脸。

店家   (白)     哦,你是生成的哝脸。

史大奈  (白)     雄脸。

店家   (白)     哦,雄脸。

             唔,且慢。人人说道,有下巴的就是个人,没有下巴的就是个鬼。我到底信不过,待我摸他一摸。

             喂,客官!你是两个人,还是一个?

史大奈  (白)     咱是一个人。

店家   (白)     后面还有一个呢!

史大奈  (白)     在哪里?

(店家顶史大奈下巴,笑。)

店家   (白)     是个人,是个人。

史大奈  (白)     这作什么?

店家   (白)     你老人家不晓得,人人说道,有下巴的就是个人,没下巴就是个鬼。你老人家有下巴,是个人。我且问你,你老人家到我店中有何事情?

史大奈  (白)     老子到店中来安歇的。

店家   (白)     客官儿子,店中歇不得了。

史大奈  (白)     怎样歇不得?

店家   (白)     杨千岁皇犯在此,差官老爷吩咐不许闲杂人罗唣。你老人家前面去歇息去吧!

史大奈  (白)     店家,有道是一品的官,二品的客。他歇得,咱也歇得。

店家   (白)     实实难歇。

史大奈  (白)     又道歇店歇店。

店家   (白)     也罢,随便安歇吧。请进,请进!

(秦琼见史大奈。)

秦琼   (白)     吓,前面走的敢是史……

史大奈  (白)     住了,我与你人生面不熟,使什么?

店家   (白)     你老人家听错了,他使我店家的哦。

史大奈  (白)     好一个店家,说话很在理。我看你这个汉子面黄饥瘦,敢则是有病?

秦琼   (白)     正是有病。

史大奈  (白)     我这里有膏药两张,丸药一付,到了三更时分,内七个,外八个。

秦琼   (白)     什么为引?

史大奈  (白)     三把黄土,紧紧记在心下。店家在哪里安宿?

店家   (白)     慢些,我只道你是兽医,原来是个内科。我也有个病。

史大奈  (白)     什么病?

店家   (白)     古里古怪的病。吃饱了就不想饭吃,睡了觉就不想睡,就是这个病。

史大奈  (白)     你站过来。

店家   (白)     作什么?

史大奈  (白)     取出钢刀一把。

店家   (白)     取出钢刀作什么?

史大奈  (白)     将你这么一刀,把这个肚子破开,将你的肠子扒将出来,放在清水河中,这么洗上几洗,洒在你的肚内外,用针线缝将起来就好了。

店家   (白)     那个人可就没有命了。

史大奈  (白)     咱只要治病,不管你的命。

店家   (白)     罢罢罢,杀牛的打一下杀猪的——

史大奈  (白)     此话怎讲?

店家   (白)     饶命喝汤。

史大奈  (白)     哪里安宿?

店家   (白)     西楼安宿。

史大奈  (白)     店家,到了三更时分,没有响动便罢;若有响动,你切不要大呼小叫。你若大呼小叫,老子就是这么一刀!

店家   (白)     哎呀!你老人家请安歇吧!

史大奈  (白)     去吧!

(史大奈下。)

店家   (白)     是。

罗周   (白)     店家走来。

店家   (念)     忽听差家叫,慌忙就来到。

     (白)     叫小的哪厢使用?

罗周   (白)     我对你说,这是杨千岁的皇犯,路途之上,这个就是我的关系;若在你的店中走了,就是你的关系。还是要用下一个计才好。

店家   (白)     啊,你老人家叫小的放上一个屁。

罗周   (白)     用下一个计。

店家   (白)     哦,用下一个计……小的有一个计。

罗周   (白)     什么计?

店家   (白)     取下门板一块,铁钉四个,将他扯直放在板上,用钉钉在门板上,好不好?

罗周   (白)     人岂不死了?

店家   (白)     只要他不走,哪还管他死?

罗周   (白)     这个计不好。

店家   (白)     啊,这个不好。

罗周   (白)     不好。

店家   (白)     唔,还有一个计。

罗周   (白)     还有什么计?

店家   (白)     叫做关门夜壶计。

罗周   (白)     怎么叫做关门夜壶计?

店家   (白)     我把这个囚囊的一关关在这个厢房内,门外放夜壶一把。

罗周   (白)     这叫做什么计?

店家   (白)     就叫做关门夜壶计。

罗周   (白)     那人岂不是跑掉了?

店家   (白)     他若是有良心的,就会送夜壶来还我。

罗周   (白)     吓,这个计不好。还要想一个妙计。

店家   (白)     哎,你老人家还要叫我放上一个屁。

罗周   (白)     用上一个计。

店家   (白)     啊啊啊,小的有一个计。

罗周   (白)     有何妙计?快快讲来。

店家   (白)     凤凰单展翅的计。

罗周   (白)     怎么叫凤凰单展翅?

店家   (白)     我把这个囚囊的秦琼连手带脚吊将起来,难道还会跑了不成?

罗周   (白)     唔,此计甚妙。快快办来。

店家   (白)     哦。

(店家将秦琼吊起。)

罗周   (唱)     凤凰单翅上了吊,

             料你插翅也难逃。

秦琼   (二黄慢板)  三家店内上了绳,

             吊得豪杰两膀疼。

             我也曾走过两京十三省,

             未曾受过这苦情。

             自幼儿在公衙办过事,

             杀得人来救得人。

             马渴思饮长江水,

             人到难中想宾朋。

             猛然想起瓦岗寨,

             瓦岗寨上众弟兄:

             头一个就是魏老道,

             第二山东徐茂功;

             王伯当,单雄信,

             还有寨主程咬金。

             罗士宣,罗士信,

             金甲、童环二弟兄。

             众家兄弟都去想一想,

             又想八弟小罗成。

             眼前若有罗士信,

             要把登州一扫平。

罗周   (唱)     听罢言来察其情,

             罗成是你什么人?

秦琼   (唱)     尊一声差爷不知情,

             罗成是我姑表亲。

罗周   (唱)     听罢言来吃一惊,

             自己反吊自己人。

(罗周将秦琼解下。)

罗周   (唱)     凤凰单翅下了吊,

             双膝跪在地埃尘。

秦琼   (唱)     一见差爷跪埃尘,

             倒把秦琼解不明。

             走上前来轻声问。

             尊一声差官爷你是何人?

罗周   (唱)     尊一声二哥不知情,

             姑表罗周是我名。

秦琼   (唱)     听说来了罗门后,

             不由豪杰怒满怀。

             开言就把罗周骂,

             骂一声奴才大不该。

             明知老贼苦害我,

             为什么绳捆索绑到此来?

罗周   (白)     小弟不知。

秦琼   (唱)     你不知来我不怪,

             尊一声贤弟请起来。

             杨林结仇如山海,

             你把为兄怎安排?

罗周   (白)     二哥但放宽心,明日再作道理。

(史大奈上。)

史大奈  (白)     看天色将近三更时分,正好下手。内七个,外八个,里面可是秦?

秦琼   (白)     外面敢莫是史贤弟?

史大奈  (白)     里面敢莫是秦二哥?

秦琼   (白)     正是。

史大奈  (白)     二哥,走,走,走!

秦琼   (白)     走不得!

史大奈  (白)     怎么走不得?

秦琼   (白)     现有罗贤弟在此。

史大奈  (白)     只有一个罗贤弟,哪里又有什么罗贤弟?

秦琼   (白)     表弟罗周。

史大奈  (白)     待咱进去杀!

秦琼   (白)     杀不得!

史大奈  (白)     怎么杀不得?

秦琼   (白)     杀了贤弟,不甚要紧,岂不连累与我?

史大奈  (白)     现在哪里?

秦琼   (白)     现在上房。

史大奈  (白)     待咱前去与他见个礼儿,可使得?

秦琼   (白)     使得。

             罗贤弟,史贤弟与你见礼,你却要小心些。

罗周   (白)     晓得。

史大奈  (白)     罗贤弟在哪里?

罗周   (白)     史大哥在哪里?

史大奈  (白)     咱这里有礼。

罗周   (白)     有礼相迎。

史大奈  (白)     呔,看刀!

秦琼   (白)     呔,这却为何?

史大奈  (白)     咱试试他的胆量。

秦琼   (白)     他乃将门之子,胆量是好的。

史大奈  (白)     罗老爷,我且问你,你与二哥还是内亲外亲?

罗周   (白)     是内亲。

史大奈  (白)     既是内亲,二哥有难,就该搭救,放了他才是。

罗周   (白)     小弟实有此心,奈二哥说道又恐连累小弟。

史大奈  (白)     贤弟还要用下一计方好。

罗周   (白)     小弟倒有一计。只要秦表兄修下书信一封,命人送上瓦岗,搬请众家兄弟来到登州,搭救二哥,岂不是好?

秦琼   (白)     怎奈无有带书之人,也是枉然。

史大奈  (白)     咱带。

秦琼   (白)     如此看文房四宝过来。

     (唱)     听罢言来心上喜,

             猛虎离山抖雄威。

             好一个神机妙算徐三弟,

             算人生不差半毫厘。

             三人同宿店房里,

             表弟罗周请代笔。

(史大奈力劈罗周,罗周惊,走开。)

史大奈  (白)     写,写,写!

罗周   (白)     这却为何?

秦琼   (白)     他与你玩呢,只管放心。

     (唱)     上写拜上多拜上,

             拜上瓦岗众兄弟。

             头一拜就是魏老道,

             二拜沔阳徐三弟;

             王伯当,单雄信,

             又拜寨主程咬金。

             众家兄弟都拜到,

             再拜八弟小罗成。

             愚兄解粮登州去,

             辕门高挂免战旂。

             杨林不解其中意,

             要与八弟比高低。

             悔不该辕门来发笑,

             悔不该帐前把印追。

             龙牌来到历城县,

             拿我秦琼比高低。

             弟兄们若念结拜访义,

             早发人马到登州;

             弟兄们若还不念结拜情,

             稳坐瓦岗休要提。

             一封书信忙修起,

             再写虎男十贤弟。

             三人跌跪店房里,

     (白)     贤弟!

     (唱)     愚兄把搬兵大事交与你。

史大奈  (唱)     用手儿接过书和信,

     (白)     二哥!

秦琼   (白)     贤弟!

史大奈  (唱)     搬兵大事咱担承。

     (白)     罗老爷!

罗周   (白)     史大哥!

史大奈  (唱)     上前来受咱一腿,

(史大奈打罗周,罗周反将史大奈打倒。)

史大奈  (白)     哦,好的,好的。

罗周   (白)     史大哥休怪。

史大奈  (白)     不怪,不怪!

罗周   (白)     史大哥有何吩咐小弟?

史大奈  (唱)     三家店将二哥交与你。

             咱弟兄们结拜有三十六个,

             内有一个徐三哥。

             他的八卦威名真不错,

             昨晚在灯前卜下一课。

             差豪杰下山来杀……

罗周   (白)     杀什么?

史大奈  (唱)     杀了你搭救咱的二哥,

             还念你是亲朋将你饶过。

             路途上若再有差错,

             那时节撞着咱休想命活。

             江湖上耍朴刀不才是我,

             罗贤弟耍长枪亚赛阎罗。

             弟兄们中秋八月来到登州放火,

             那时节难为你杀他娘的一个里应外合。

             你二人一个个随定了我,

             又只见店房门前后上锁。

             恨不得用朴刀将门劈破,

秦琼   (白)     使不得。

史大奈  (白)     怎么就使不得?

秦琼   (白)     恐怕店家走漏了风声。

史大奈  (白)     不错。

     (唱)     又恐怕天明了惹下风波。

     (白)     罗老爷,秦二哥。

秦琼   (白)     贤弟。

罗周   (白)     史大哥。

史大奈  (唱)     我这里拍一掌越墙而过,

             且听他两姑表说些什么。

秦琼   (白)     罗贤弟。

罗周   (白)     秦二哥。

秦琼   (白)     史大奈贤弟,乃是瓦岗寨上第一条好汉。

罗周   (白)     果然算得是第一条好汉。

史大奈  (白)     着,着,着!

     (唱)     听二人在里面夸奖于我,

             夸奖俺史大奈乃是第一个好汉哥哥。

             迈开大步往前走,

             咱要学一个矮脚虎逃上山坡。

             瓦岗寨搬动了那众家兄和弟,

             搭救咱的秦二哥。

(史大奈下。)

秦琼   (唱)     尊一声罗贤弟听我说,

             我和你在此且等着。

             史贤弟到瓦岗搬动人和马,

             那时节到登州杀一个里应外合。

(秦琼、罗周同下。)
(完)


浏览次数:29643 ┊ 字数:4889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