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贾家楼》(一名:《三十六友》)

主要角色
秦琼:老生
程咬金:净
单雄信:净
徐勣:老生
罗成:小生
魏徵:老生
杨林:净
来忽尔:净
店主人:丑
家院:丑

情节
随末时,群雄并起,各据一方,如《贾家楼》结拜一剧诸人中,半皆唐代凌烟阁功臣,彼时均未得志,尚多作绿林豪客。程咬金(正史中称程知节),曾投尤俊达门下。尤俊达本富豪,广结天下英雄,甚相投契。程咬金感情既深,无以为报,一日带领尤之庄丁多人,在长驿岭射猎,适有解饷官,压饷银十万两,程咬金颇羡之,拟劫银献,即领众庄丁,蜂拥而上,竟将银两劫去,是时官兵无多,纷纷逃窜,内有胆大者,询及贼伙姓名,程咬金即告以“俊达、咬金,我二人,系此处山主,你等敢再胡言,定行结果你等性命。”众皆鼠窜,入城报官。值靠山王杨林,闻之,大怒,即令捕头秦琼缉捕。秦琼与诸绿林均相善,明知系程咬金所为,故意延缓,屡屡逾限,终未破案。后程咬金自行投首被获,而徐绩、魏徵辈,设计救之,竟保无恙。

注释
此剧近时仅演后本,皆由上唐壁起,前本多失传,盖以无好武花面之故。凡各剧中,以程咬金之为人,夙好诙谐,咸以丑角充之,惟此剧,则系花面装束,赤头须蓝面,类似单雄信面貌,且多说京白,所谓流口是也。前清同光年间,最出名者,为徐宝成、庆春圃,以后老穆子,诸伶皆善演之,现时都中惟钱金福,尚能勉为模仿,其余均不敢问津矣。

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录入:Snake Sui


相关剧本
《三家店》(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打登州》(根据《京剧汇编》第六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打登州》(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七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6.8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程咬金上。)

程咬金  (西皮摇板)  生就来蓝靛脸赤须红发,

             我也曾在大街卖过竹扒。

             多蒙那尤俊达将我收下,

             怎不见尤大哥我的怒气冲发。

     (白)     家院,家院。

(家院上。)

家院   (白)     参见二员外。

程咬金  (白)     我且问你:你家大员外哪里去了?

家院   (白)     这个我不知道。

程咬金  (白)     打死你个忘八肏的。

家院   (白)     慢来慢来。我家大员外与秦二爷的老太太拜寿去啦。

程咬金  (白)     可曾备有礼物?

家院   (白)     有礼物。好一份阔礼物:是黄金千两,彩缎百端,还有些零星寿礼。

程咬金  (白)     好,你与我照样备上一份。

家院   (白)     我可实实不能。

程咬金  (白)     你待怎讲?

家院   (白)     我实实备办不了。

程咬金  (白)     你不能,我就打死你个忘八肏的。

家院   (白)     你老别生气,我去看看。

程咬金  (白)     好,快快取来。

家院   (白)     二员外,这还有点散碎银子,别的可实在没有了。

程咬金  (白)     只有这一点点?

家院   (白)     你老看这子,是哪里来的?

程咬金  (白)     是哪里来的?

家院   (白)     这就是那长驿岭来的。

程咬金  (白)     赫,来来来,你与我包起来,与我背上。

家院   (白)     我跟你老这些年,我倒不知你能是个背将。

程咬金  (白)     胡说,家院与爷爷带马。

(程咬金、家院同下。)

【第二场】

(单雄信、四车辆同上。)

单雄信  (白)     某,单雄信。今有秦老伯母,寿诞之期,是某备得礼物,与秦老伯母上寿,就此趱行者。

(单雄信、四车辆同下。)

【第三场】

(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且住,今有秦老伯母,寿诞之期,各路英雄,均有厚礼,我所带礼物太薄,岂不令天下英雄耻笑?那旁有一起车辆,不免打劫他一番便了。

(单雄信、四车辆同上。)

程咬金  (白)     呔!留下买路金银,放你过去!

管家   (白)     我说朋友,咱们是一条线上的。

程咬金  (白)     什么线上不线上,就是卖风筝的,也得拿钱来。

管家   (白)     你是新上跳板的吗?

程咬金  (白)     我自小就晕船怕水,什么跳板不跳板。

管家   (白)     咱们是一脉的人。

程咬金  (白)     什么一磨不一磨,我全不知道。

管家   (白)     这小子是个混蛋。

             启员外:打东西吧。

(单雄信开打,取程咬金包裹,程咬金、单雄信、四车辆同下。)

【第四场】

(程咬金败上。)

程咬金  (白)     只望劫夺他一番,不想没有劫成他,他倒把我的包裹拿了去啦,这便怎么好?那旁又来了一伙年轻的,待我打劫他便了。

(罗成、史大奈、众人同上。)

程咬金  (白)     呔!留下金银,放儿过去!

罗成   (白)     何方毛贼,敢挡你爷的去路?

程咬金  (白)     你且听道:

     (念)     不种桑来不种麻,全凭板斧作生涯。如有金银不留下,板斧一动定摘瓜。

罗成   (白)     满口胡言,看剑。

(史大奈踢程咬金,程咬金下。众人同下。)

【第五场】

(秦琼上。)

秦琼   (西皮原板)  秦叔宝在家中自思自想,

             想起了长驿岭好不心伤。

             尤俊达、程咬金劫脱皇扛,

             连累了我秦琼昼夜奔忙。

             将身儿坐至在草堂以上,

             这件事好叫我无有主张。

(二公役同上。)

二公役  (同白)    秦二哥:众家英雄到。

秦琼   (白)     有请。

(吹打。众人同上。)

众人   (同白)    我等与老伯母拜寿。

秦琼   (白)     秦琼这里拜谢了。

(众人同拜寿。)

秦琼   (白)     舍间窄小,请到贾家楼一叙。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店主人上。)

店主人  (念)     买卖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二公役同上。)

二公役  (同白)    众家英雄到。

家院   (白)     请在楼上吃酒。

(众人同上,同上楼,同入席。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我到秦二哥家中拜了寿,说是二哥同众英雄,均在贾家楼。呵,到啦。

             酒保,酒保,秦二哥可在楼上?

店主人  (白)     在楼上。

程咬金  (白)     斧子交与你。

(程咬金上楼。)

程咬金  (白)     二哥,你在这里。我才到家中与老伯母拜寿,听说你们都在这,那是我赶了来啦。

             众位英雄,你们都早到了,今个数我程咬金来迟,非有别的说得,先罚我三杯。

(程咬金看。)

程咬金  (白)     我说二哥,上面那个花鸡蛋,他是谁?

秦琼   (白)     此乃是单雄信,单员外。

             来来来,我与你引见引见。

程咬金  (白)     闻听人言,河南二贤庄有一单员外,就是阁下吗?

单雄信  (白)     岂敢。请问足下,尊姓大名?

程咬金  (白)     我姓程名咬金,小名叫阿丑,时才在路上,我有个小包裹,可看见了罢?

单雄信  (白)     现在此处。

程咬金  (白)     不要紧,不要紧,咱们自己哥们,什么你的我的,你的也是我的,我的也是我的,算不了什么,请坐请坐。

(程咬金看。)

程咬金  (白)     我说二哥,那边坐着一个年轻小白脸,他是谁呀?

秦琼   (白)     此乃是表弟罗成。

             来来来,请来见过咬金。

程咬金  (白)     久闻山东有一好汉,罗公子,就是足下吗?久仰得很,我说刚才在中途路上,多蒙你手下留情,就是那个黑小子,踢了我一脚,疼得很,哈哈哈,请坐请坐。

魏徵、

徐勣   (同白)    列位英雄,今日在贾家楼饮宴,可为盛会,弟与众位英雄,结为金兰之好,歃血为盟,共饮血酒,日后患难相扶,共图大事,不知列位意下如何?

众人   (同白)    我等奉陪。

程咬金  (白)     拜把子,好好好。

             酒保,酒保!

(店主人上。)

程咬金  (白)     你们这可有香烛纸马?

店主人  (白)     有,要它作什么?

程咬金  (白)     拿一大盆酒来,我们喝血酒,拜把子。

店主人  (白)     有有有,拜把子要算我一份。

(店主人取香烛。众人同拜。)

魏徵   (白)     弟魏徵齿长,行大;徐勣行二;秦二爷行三;单员外行四;众家弟兄,以年齿相排,日后患难相济,各无反悔。

程咬金  (白)     好,待我与众位英雄斟个门杯。

             大哥你干一盅。

             二哥你也来。

             我说单员外,你来你来。今日贾家楼饮宴,内中有一个人,说是你不懂交情。

单雄信  (白)     但不知是哪一个?

程咬金  (白)     你顺着我的手儿看,就是那个小白脸。

单雄信  (白)     就是他?

程咬金  (白)     你醉啦不是,别嚷别嚷,你记在心里,就得啦。

(单雄信坐。)

程咬金  (白)     我说罗表弟,你这来。今日在此饮酒,有一个人,说你的二话。

罗成   (白)     但不知他讲些什么?

程咬金  (白)     他说你是个兔子。

罗成   (白)     就是他?

程咬金  (白)     你真是年轻,没有涵养不是,请坐请坐。

单雄信  (白)     列位英雄,

众人   (同白)    员外。

单雄信  (白)     想我单通,在二贤庄上,广结绿林好汉,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今日贾家楼上,有那无名小子,藐视于我,真道岂有此理。

罗成   (白)     住了,想我罗成,世代公侯,扬名天下,今日竟有无名之辈,敢在背地,诬造黑白,是何理也?

单雄信  (白)     哪个是无名之辈?

罗成   (白)     你就是无名之辈。

单雄信  (白)     你是无名之辈。

(单雄信、罗成同打。众人同劝。)

秦琼   (白)     二位休得鲁莽,此话从何而起?

单雄信  (白)     此乃是程咬金贤弟所讲。

罗成   (白)     此言亦是咬金所说。

秦琼   (白)     呔,胆大咬金,你为何搬动是非?

程咬金  (白)     二哥,你不知道:是我在路上,要打劫他们二位,因我打不过他们,我脸上怪抹丢的,我为遮遮羞脸,看个热闹。

秦琼   (白)     还不上前与他二位赔礼。

程咬金  (白)     这我会。

             我说刚才的话,全没有那么回事,我咬金与你们二位磕头啦。

(二公役同上,向秦琼耳语。秦琼、二公役同下。众人同下。)

程咬金  (白)     想那长驿岭之事,乃是我一人所作,岂肯连累了秦二哥,我不免自行投案便了。

             酒保酒保,拿我的斧子来。

(程咬金下。)

【第七场】

(杨林、四龙套、四上手同上。)

杨林   (念)     恼恨江洋寇,时时挂心头。

     (白)     老夫,杨林。今有长驿岭贼寇,劫去饷银十万,也曾命秦琼缉捕,未经拿获来。

             秦琼进帐。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秦琼进帐。

秦琼   (内白)    来也。

(秦琼上。)

秦琼   (西皮紧板)  忽听一声宣秦琼,

             不由得胸中胆战惊。

             是是是来明白了,

             想必是为的那长驿岭劫脱饷银大事情。

             尤俊达,程咬金,

             害得我时时刻刻无计行。

             大胆且把宝帐进,

             问我一言我答一声。

杨林   (白)     秦琼,我命你捉拿长驿岭贼寇,限期已过,怎么样了?

秦琼   (白)     想那长驿岭贼寇,既然劫脱饷银,必然远走高飞,叫小人往哪里去寻找?

(探子上。)

探子   (白)     长驿岭贼寇讨战。

杨林   (白)     再探。

(探子下。)

杨林   (白)     秦琼,你说他远走高飞,为何前来讨战?

秦琼   (白)     这……

杨林   (白)     就命你前去拿获。

秦琼   (白)     得令。

(秦琼下。)

杨林   (白)     来,带马城楼。

(杨林、四龙套、四上手同上城。程咬金、秦琼自两边分上。)

秦琼   (白)     胆大咬金,前来作甚?

程咬金  (白)     想那长驿岭之事,乃是我一人所作,我岂肯连累二哥,来来来,我与你作个脸,绑上绑上。

(秦琼、程咬金同下。杨林、四龙套、四上手同下城,杨林坐帐。秦琼上。)

秦琼   (白)     长驿岭贼寇拿到。

杨林   (白)     绑上来。

秦琼   (白)     绑上来。

(四上手绑程咬金同上。)

杨林   (白)     大胆贼寇,见了老夫,为何不跪?

程咬金  (白)     俺乃天下好汉,岂能跪你?

杨林   (白)     你是俊达,还是咬金?

程咬金  (白)     我姓程,名达,字咬金。

杨林   (白)     你还有多少余党?

程咬金  (白)     就是你老子一个人。

杨林   (白)     来,将他钉枷收禁。

(程咬金、四上手同下。)

杨林   (白)     此贼被擒,城外定有余党。

             来,拿我火牌,调唐壁捉拿众贼,不得有误,掩门。

(众人同下。)

【第八场】

(狱官上。程咬金上,订枷收监,狱官、程咬金同下。)

【第九场】

(徐勣、金甲、童环、薛云登、王伯党、周奇、单雄信、众人同上。公役甲上。)

公役甲  (白)     程咬金被擒。

徐勣   (白)     再探。

(公役甲下。)

徐勣   (白)     金甲、童环、薛云登、王伯党听令:命你四人在城外讨战,故意被缚,收禁后,准备越狱,以救咬金。

金甲、
童环、
薛云登、

王伯党  (同白)    得令。

徐勣   (白)     周奇听令:命你明晚,在狱后放火,不得有误。

(周奇下。)

徐勣   (白)     单雄信听令:命你执此书信,在东门柳林里面埋伏,等唐壁到来,挡他回去。

(单雄信下。)

徐勣   (白)     众英雄俱在监牢左近准备便了。

众人   (同白)    得令。

徐勣   (白)     安排已毕,你我饱餐战饭,一同前往。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上手引来忽尔同上,来忽尔坐,四上手同下。吹打。四龙套、四大铠同上,唐壁上。牌子。点绛唇牌。)

唐壁   (念)     堂堂丈夫立帝基,身为大将挂铁衣。战鼓咚咚惊天地,杀气腾腾鸟怕飞。

     (白)     吾,唐壁。隋帝驾前为臣,官拜山东节度使。今有靠山王,火牌到来,只因长驿岭贼寇,劫去饷银十万,命吾追捕。

             中军,传来将军进帐。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来将军进帐。

来忽尔  (白)     来也。

             来忽尔参见。

唐壁   (白)     命你带领三千人马,捉拿长驿岭贼寇,不得有误,老夫大兵随后即至。

来忽尔  (白)     得令。

(来忽尔、四上手同下。)

唐壁   (白)     少时拿获长驿岭贼寇,收监入禁,不可疏虞,吩咐掩门。

(唐壁、四龙套、四大铠同下。)

【第十一场】

(金甲、童环、王伯党、薛云登同上。来忽尔上,擒金甲、童环、王伯党、薛云登。狱官上,收禁。周奇上,放火。唐壁上,起打,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单雄信上,众人同败上,唐壁追上。)

单雄信  (白)     唐将军请了,现有书一封,一看便知,你我后会有期,请了。

(单雄信下,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937 ┊ 字数:529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