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水镜庄》

主要角色
刘备:老生
司马徽:老生
徐庶:老生
刘表:老生
赵云:武生

情节
刘备马过潭溪,路遇牧童,拜谒水镜先生。次日,赵云觅至,迎归新野。刘备遣孙乾致书刘表,说明蔡瑁意欲加害。刘表大怒,拟斩蔡瑁,因孙乾求情始免。刘表即派刘琦往新野谢罪。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4.9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备   (内唱)    马跳潭溪受危困,

(刘备上。)

刘备   (唱)     紧抖丝缰往前行。

             似醉如痴心思忖,

             千层浪里又复生。

             过溪犹如在睡梦,

             波翻浪阔过溪滨。

             今日不亏这匹马,

             难免身遭蔡瑁擒。

     (白)     孤,刘备。也是我命不该绝,如此阔溪,马竟一跃而过。但一时不能奔回新野,如何是好?咳,少不得信马而行。唉,看天色将晚,日已西沉,远远望见一个小小牧童,跨在牛背之上,口吹短笛而来。

(牧童上,吹笛。)

刘备   (白)     咳,我刘某东奔西驰,反不如这牧童逍遥快乐。待我勒马观之。

(牧童观看刘备。)

牧童   (白)     啊将军,莫非是大破黄巾的玄德公吗?

(刘备楞。)

刘备   (白)     哎呀,莫非我又逢绝地也!

     (唱)     定是蔡瑁安排定,

             此处又有埋伏兵。

             不然怎知我名姓,

             叫人难猜其中情。

     (白)     也罢!

     (唱)     待我向前将他问,

             便知其中就里情。

             勒马近前把话论,

             开言叫声小牧童:

             小小年纪在村野,

             怎能知道我姓名?

牧童   (唱)     将军不必心着慌,

             且听牧童说端详:

             常听师傅对我讲,

             大破黄巾姓名扬。

             相貌生来君王相,

             身高七尺精神强。

             当今皇叔人尊仰,

             汉室宗亲四海扬。

             今看将军这模样,

             想起当初事一桩。

刘备   (白)     请问令师姓甚名谁?

牧童   (白)     我师傅复姓司马名徽字德操,道号水镜先生,颍州人氏。

刘备   (白)     哦,令师与何人为友?

牧童   (白)     我师傅与襄阳庞德公、庞统为友。

刘备   (白)     庞德公是庞统何人?

牧童   (白)     乃是叔侄。庞德公字山民,长俺师傅十岁。庞统字士元,小俺师傅五岁。那一天我师傅树上采桑,偶遇庞统前来相访,坐在树下,共相议论,终日不倦。我师傅甚是爱他,因呼庞统为弟。

刘备   (白)     请问牧童,令师今在何处?

牧童   (白)     将军你看前面树林之中,有一庄院,就是我师傅居住的所在。

刘备   (白)     烦你引我前去,我正要拜访,

牧童   (白)     如此,将军随我来呀!

     (唱)     待我牵牛把路引,

刘备   (唱)     玄德今要访高人。

(牧童、刘备同走小圆场。)

牧童   (唱)     尊声将军且站定,

(幕后抚琴声。)

刘备   (白)     啊!

     (唱)     忽听里面有琴音。

(司马徽上。)

司马徽  (笑)     哈哈哈……

     (唱)     琴韵清幽音中起,

             必有英雄暗窃听。

             出得门来用目睁,

(司马徽四下看。)

牧童   (白)     我师傅来啦!

     (唱)     水镜先生出柴门。

刘备   (白)     哎!

     (唱)     我见此人非凡品,

             松形鹤骨有仙根。

             走向前来礼恭敬,

司马徽  (笑)     哈哈哈!

     (白)     明公啊!

     (唱)     今日大难已脱身。

刘备   (白)     呀!

     (唱)     听他言来眼发愣,

             他怎知我腹内情?

     (白)     水镜先生,备这里奉揖了!

司马徽  (白)     有礼相还。明公今日得免大难,皆赖坐骑之功。

刘备   (白)     这!

(刘备背供。)

刘备   (白)     我经大难,他何以知之?

牧童   (白)     这位将军就是师傅素日常提的刘皇叔。

司马徽  (白)     哦,有失迎接,多有得罪。请驾屈入寒舍待茶,叙叙素日渴望之殷。

刘备   (白)     多承先生见爱。

司马徽  (白)     明公请!

刘备   (白)     先生请!

司马徽  (白)     明公请坐!

刘备   (白)     谢坐!

(牧童献茶。)

司马徽  (白)     明公请茶!

刘备   (白)     先生请!

司马徽  (白)     请!

刘备   (白)     先生,我刘备偶至贵地,多承令徒指教。今朝见面,真乃是三生有幸。

司马徽  (笑)     哈哈哈……

     (白)     尊公今朝灾消难满。从今以后,步步登高,重整事业,大称其心。

刘备   (白)     先生果然高明。襄阳赴会,蔡瑁暗设机关害我。多亏伊籍先生泄机,才得马跳潭溪,险些丧于水内。不想巧遇令徒,故尔前来拜访。

司马徽  (白)     明公被难,我一一尽知。但不知今居何职?

刘备   (白)     先生啊!

     (唱)     现在新野威声震,

             宜城亭侯左将军。

司马徽  (唱)     久已闻名少亲近,

             冢宰之职可称心?

             因何不寻存身地,

             奔走流落为何情?

刘备   (唱)     先生既然殷勤问,

             听我刘备说分明:

             命小福薄难称意,

             运未通来怎能行!

司马徽  (唱)     明公说话见聪明,

             有个缘故在其中。

             皆因无有人辅佐,

             焉能创立事业兴!

刘备   (唱)     手下之人却甚众,

             又有孙乾同简雍。

             糜竺、糜芳人忠正,

             赵云可称将英雄。

             关、张二人也英勇,

             桃园结义二弟兄。

     (白)     先生,这些人倾心吐胆辅佐于我,奈我命运不通!

司马徽  (白)     明公不是这样讲法。关、张、赵云,虽是万人之敌,却非权变之才;简雍不过白面书生,章句小儒,岂是经纶济世之人哉!

刘备   (白)     呀!备欲求高贤,奈因未遇其人耳!

司马徽  (白)     古人云:识时务者方为俊杰。

刘备   (白)     请问先生,何等人物才是俊杰?我刘备倒要领教领教。

司马徽  (白)     明公,俊杰人物古今皆有哇!

     (唱)     若论起这俊杰古今钦敬,

             却往往成事业各有相同。

             在周朝有吕望汤室伊尹,

             在齐国有管仲大显才能。

             在越国有范蠡功成退隐,

             在西楚有范增韬略颇精。

             汉高祖驾下有治国将相,

             张子房小韩信萧何三卿。

             光武爷驾前的军师邓禹,

             这些人可称得杰俊豪英。

             此等人得一位可谓侥幸,

             建帝基成伟业千秋留名。

刘备   (唱)     此前朝俊人物哪里去请?

             有一人扶刘备方称我心。

司马徽  (唱)     古人云十室邑必有忠信,

             天下人到处有奇才高明。

刘备   (唱)     最可恨备肉眼不曾识认,

             不晓得当今世俊杰何人?

             备惟愿领高教将我指引,

             顿开了备茅塞感你深恩。

司马徽  (唱)     我这里闻此言暗自高兴,

             尊一声玄德公贵耳细听:

             近年来荆襄的刘表不正,

             听后妻废长子却欠聪明。

             叹景升寿不久将归海境,

             那天命自然是归于明公。

             这如今世奇才倒有两位,

             一凤雏一卧龙都有奇能。

             玄德公如能够亲自聘请,

             我保你汉基业重又复兴。

刘备   (唱)     这凤雏与卧龙何地居隐?

             望先生快与备细讲分明。

司马徽  (唱)     此时间日坠落黄昏时分,

             暂安歇明日里再诉衷情。

刘备   (唱)     备今晚多打搅欠身从命,

司马徽  (唱)     叫小童摆水酒以待嘉宾。

             玄德公请相随草厅坐定,

刘备   (白)     请!

司马徽  (唱)     莫性急自有我与你调停。

刘备、

司马徽  (同笑)    哈哈哈……

司马徽  (白)     明公请!

刘备   (白)     请!

(司马徽、刘备同下。)

【第二场】

(起三更鼓。童儿上,打扫房,下。小吹打。童儿执灯引刘备同上。)

刘备   (唱)     听庄中打罢了三更时分,

             汉刘备思想起坐卧不宁。

             那水镜半吐言不肯指引,

             有凤雏和卧龙又不说明。

             想起了赵子龙吉凶未定,

             新野县二兄弟未知信音。

             夜静深好叫我心中烦闷,

(童儿出门,倒带门,下。)

刘备   (唱)     今夜晚守孤灯甚为惨情。

(刘备睡。)
(起四更鼓。徐庶上。)

徐庶   (白)     走哇!

     (唱)     可笑那刘景升太也愚蠢,

             他道我乃草芥无有才能。

             因此上连夜里急赶路径,

             不觉得来到了司马家门。

     (白)     童子,开门来!

童儿   (内白)    来啦!

(童儿上。)

童儿   (白)     是哪一位?

徐庶   (白)     是我来了。

童儿   (白)     哦,待我开门。

(童儿开门。)

童儿   (白)     请进!

徐庶   (白)     你师傅可曾安歇?

童儿   (白)     未曾安歇!

徐庶   (白)     请你师傅前来,说我来了。

童儿   (白)     是。

             有请师傅!

(童儿下。司马徽上。)

司马徽  (白)     哦,原来是元直!这夜静更深,从何而来?

徐庶   (白)     小弟从荆州而来。

司马徽  (白)     你到那里,有何贵干?

徐庶   (白)     只为“功名”二字,始终不得称心,小弟才往荆州而去呀!

     (唱)     进取功名心忒盛,

             投奔荆州刘景升。

             藐视小弟如草芥,

             留一小柬不辞行。

             许久未见兄长面,

             特来到此叙离情。

司马徽  (唱)     贤弟行事忒急性,

             投主不辨假和真。

             汉室将倾无人整,

             龙蛇混杂不安宁。

             贤弟胸怀忠义胆,

             待时而动显俊英。

             景升虽然承天运,

             蔡瑁专权是小人。

             岂肯容你把身稳,

             往返徒劳走一程。

徐庶   (唱)     仁兄之言弟遵命,

             承蒙指教我知闻。

司马徽  (唱)     贤弟随兄去安寝,

             抵足而眠共谈心。

     (笑)     哈哈哈……

(徐庶、司马徽同下。)

刘备   (白)     呀!

     (唱)     此人出口甚高明,

             不是凤雏定卧龙。

     (白)     唉,真高人也!但那个元直却又是谁呢?哦,非卧龙即凤雏也!

     (唱)     思想起来心不定,

             等到天明问详情。

(刘备睡。起五更鼓。童儿上。)

童儿   (白)     玄德公醒来!

刘备   (唱)     一夜未得睡安稳,

             心中有事怎安宁。

     (白)     哎呀!

(刘备困。司马徽上。)

司马徽  (唱)     元直共谈安排定,

             与他假意不知情。

童儿   (白)     我师傅出来了!

刘备   (白)     先生请坐!

司马徽  (白)     玄德公请坐!

(童儿献茶。)

司马徽  (白)     玄德公请茶!

刘备   (白)     先生请哪!

司马徽  (白)     请!

刘备   (白)     先生,昨晚借宿的那位贵宾却是何人?

司马徽  (白)     这!无知小人,今早已往他方去了。

刘备   (白)     往哪里去了?

司马徽  (白)     不知去向。

刘备   (白)     先生,那卧龙、凤雏的姓名呢?

司马徽  (白)     这个!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爷:庄外来了一支人马,想必是荆州的军兵马赶到此处。

刘备   (白)     哎呀!

     (唱)     听一言来吃一惊,

             倒叫刘备无计行。

司马徽  (唱)     玄德休要带惊恐,

             来者定是自己兵。

             大家出去来观定,

(四文堂、四上手、大纛旗引赵云同上。)

赵云   (唱)     护驾来迟——

(赵云跪。)

赵云   (唱)     罪重深。

刘备   (白)     四弟请起!

     (唱)     来了四弟常山将,

             不觉满面笑颜生。

             蔡瑁人马追赶紧,

             请问怎出荆州城?

赵云   (唱)     赶主西门无踪影,

             观见潭溪水势深。

             打量主公回新野,

             因此连夜趱路程。

             虽然主公多侥幸,

             护驾来迟有罪名。

刘备   (唱)     贤弟休要这等论,

             你是无罪有功臣。

             如何知道我在此?

赵云   (唱)     途中有人报信音。

刘备   (唱)     转面施礼辞水镜,

             备要告辞即登程。

司马徽  (唱)     玄德即速上马请,

(童儿拉马上。)

刘备   (白)     叨扰了哇,哈哈哈……

司马徽  (白)     岂敢!

刘备   (唱)     凤雏、卧龙不知名。

     (白)     先生,刘备至此,多承先生相留指教,不知何以为报。再请问先生,卧龙、凤雏到底是何人也?望求先生说姓名与刘备。

司马徽  (白)     唉,好好好!

     (念)     汉室三足立,伏龙并凤雏。二人得一位,大事可成矣!

刘备   (白)     告辞了!

     (唱)     先生不肯说名姓,

             无可奈何暂辞行。

             辞别先生足踏镫,

(赵云、四文堂、四上手、大纛旗同下。)

刘备   (唱)     改日再来问安宁。

     (笑)     哈哈哈……

(刘备下。)

司马徽  (唱)     玄德执意问名姓,

             被我遮掩不说明。

             大事自有天注定,

             叫他难解其中情。

             闲来抚琴多安定,

             不染红尘苦修行。

(司马徽、童儿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四上手、大纛旗、赵云、刘备同上。)

刘备   (唱)     水镜先生来指引,

             凤雏、卧龙两奇能。

             因何不说名和姓,

             此事叫我解不明。

             只见旌旗空飘定,

             迎面来了一支兵。

(四月华旗引关羽同上。)

关羽   (唱)     听得子龙报一信,

             弟兄分兵将兄寻。

     (白)     大哥受惊了!

刘备   (白)     二弟也来了,哈哈哈……

关羽   (白)     大哥从何处而来?

刘备   (白)     二弟,那蔡瑁果有埋伏,多亏伊籍先生泄机,愚兄牵马闯出西门,马跳潭溪,方脱此难。巧遇牧童指引,得见水镜先生,在他庄中安宿一夜。清早四弟至此,我辞了水镜先生,才同四弟转回新野。

关羽   (白)     真乃兄之幸也!三弟也带兵寻找兄长,想必就到。

刘备   (白)     远望旌旗招展,想是三弟人马来也!

(四蓝文堂引张飞同上。)

张飞   (白)     啊大哥,你老人家受惊了哇,哈哈哈……

刘备   (白)     三弟也来了,哈哈哈……

张飞   (白)     你老人家无事还则罢了;倘有一点不好,俺与二哥还要这两条命么?

             来呀,回转新野城中去者!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场设城门。刘备、关羽、张飞、赵云、四文堂、四上手、四月华旗、四蓝文堂同上,同进城,同下。)

【第五场】

(糜竺、糜芳、简雍、孙乾同上,赵云、张飞、关羽、刘备同上。)

刘备   (白)     大家请坐!

糜竺、
糜芳、
简雍、

孙乾   (同白)    主公受惊了!

刘备   (白)     请坐!

糜竺、
糜芳、
简雍、

孙乾   (同白)    谢坐!

张飞   (白)     大哥,你是怎样逃出虎穴龙潭?

刘备   (白)     哎呀三弟,果不出你所料,那荆州城内蔡瑁暗伏人马,多亏伊籍先生泄机,愚兄闯出西门,马跳潭溪,才脱此难。巧遇水镜先生,在他家安宿一夜。四弟中途得信,相请愚兄转回新野。路上又遇见你二哥,大家才得一同回来。

张飞   (白)     哇呀呀!

     (唱)     听一言来心头恼,

             蔡瑁敢设计笼牢!

             诓俺大哥入圈套,

             害我兄长为哪条?

             兵伐荆州拿蔡瑁,

             要灭刘表恨方消!

刘备   (白)     蔡瑁乃宗兄的妻兄,如何擅自杀得!

孙乾   (白)     若依三将军之言,太急了些。

刘备   (白)     先生便有何计?

孙乾   (白)     若依臣之见,先讲礼仪,必须主公修书一封,告知景升,把这以往的情节,分解明白,再看景升如何。千万莫失了同宗之礼,也辜负了他收留之义!

     (唱)     劝主公不要心急躁,

             尊声列位听根苗:

             收留之义情非小,

             休叫他人恶语嘲。

             一封书信送刘表,

             皂白分明两开消。

刘备   (笑)     哈哈哈……

     (唱)     孤王闻言哈哈笑,

             这番议论可算高。

             人来看过文房宝,

(刘备写书。)

刘备   (唱)     已往之事写分毫。

             一封书信忙写好,

             烦劳先生走一遭。

孙乾   (白)     遵命!

     (唱)     食王爵禄当报效,

             为臣当得效马劳。

             辞别主公登路道,

             为臣哪怕路途遥!

(孙乾下。)

刘备   (笑)     哈哈哈……

     (唱)     孙乾忠义实可表,

             不辞路远与山遥。

             后面酒宴安排好,

             大家齐饮乐陶陶。

     (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孙乾骑马上。)

孙乾   (唱)     新野奉了主公命,

             去见刘表说详情。

             到了荆州将城进,

             来至府门下书文。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门官上。)

门官   (白)     什么人?

孙乾   (白)     烦劳通禀:就说孙乾奉了玄德公之命,前来求见刘主。

门官   (白)     候着。

             有请主公!

刘表   (內唱)    玄德陪宴私逃遁,

(四太监引刘表同上。)

刘表   (唱)     相请抚慰武共文。

             半席而逃因何故,

             岂不辜负一片心!

             将身且把大厅进,

门官   (唱)     为臣有事来禀明。

     (白)     启主公:今有孙乾奉了玄德公之命,前来求见主公。

刘表   (白)     将他带进府来!

门官   (白)     遵旨。

             孙先生,我主请你进府。

孙乾   (白)     有劳了!

(孙乾进门。)

孙乾   (白)     刘主在上,孙乾参见千岁!

刘表   (白)     先生平身。

孙乾   (白)     千千岁!

刘表   (白)     先生请坐。

孙乾   (白)     谢坐!

刘表   (白)     孤王请你主陪宴,抚慰州县四十二城文武,为何逃席不辞而去?

孙乾   (白)     刘主有所不知,我主是今早方归。若提起昨日之事,内中有段隐情。今有我主的书信一封,刘主一看,自然明白。

刘表   (白)     既有族弟书信,拿来我看。

孙乾   (白)     刘主请看。

(孙乾呈书,刘表看书。)

刘表   (白)     “宗兄景升台启”。待我拆来观看:“族弟备,字奉宗兄台览:自弟投至荆州,承蒙收留。奈废长立幼一事,蔡瑁偏向外甥,几欲相害。昨日设宴暗藏埋伏,被弟识破,故尔半席而逃!

     (唱)     废长立幼事一宗,

             蔡瑁自然不称心。

             暗起嫉妒也未定,

             怀恨谋害玄德身。

             小弟识破其中故,

             逃席方得脱灾星。

             蔡瑁提兵追赶紧,

             潭溪阻路无处行。

             马跳潭溪险丧命,

             苍穹保佑得了生。

             蔡瑁害我兄必晓,

             施恩自扫为何情?

             修书辩明其中事,

             小弟意欲另投人。”

             孤王看罢书和信,

             不由一阵动无名。

             骂声蔡瑁贼奸佞,

             害我族弟为何情?

             忙将蔡瑁上了捆,

             立刻开刀问斩刑!

(四武士押蔡瑁同上。)

蔡瑁   (唱)     为臣犯了何条令?

             开刀问斩要说明!

刘表   (唱)     孤王闻言心头恨,

             骂声蔡瑁奸佞臣。

             自作自受休再问,

             死到临头休怨人!

     (白)     我且问你,刘玄德因何而走?你又为何带兵追赶?

蔡瑁   (白)     玄德,因酒力不胜,半席而逃。末将追之是真,因怕主公嗔怪!主公不信,有西门的门军可证。

刘表   (白)     我弟是何等人物,焉有半席而逃之理?西门外的潭溪,水深难测,他若不到危急为难之处,焉肯舍命跳水?

             左右,把贼推出,速速斩首来献!

四武士  (同白)    哦!

(四武士推蔡瑁同下。蔡氏上。)

蔡氏   (白)     刀下留人!

     (唱)     急急忙忙上大厅,

             妾身有言主开恩。

             蔡瑁虽然犯死罪,

             望主开恩暂免刑!

刘表   (唱)     蔡瑁行事太毒狠,

             杀我同宗一姓人。

             你今讲情孤不准,

             誓无更改按律行!

蔡氏   (唱)     我今求情主不准,

             可叹吾兄丧残生。

             含悲忍泪内室进,

             实实难救同胞人。

     (哭)     喂呀!

(蔡氏哭,下。)

孙乾   (唱)     刘主暂息雷霆怒,

             此事还要三思行。

             斩了蔡瑁不要紧,

             我主再来无面存。

             望乞开恩情准定,

             我主来往好尽心。

刘表   (唱)     先生讲情孤应允,

             暂且饶他命残生。

             替我传下一道令,

             赦却蔡瑁解去绳。

孙乾   (白)     解下桩来!

(蔡瑁上。)

蔡瑁   (白)     谢主公不斩之恩!

刘表   (白)     若不看孙先生之面,定斩不饶!下去!

蔡瑁   (白)     唉,惭愧呀惭愧!

(蔡瑁下。)

刘表   (白)     来,有请大公子!

太监   (白)     有请大公子!

(刘琦上。)

刘琦   (念)     忽听父王宣,忙步到厅前。

     (白)     孩儿参见父王!

刘表   (白)     罢了。

刘琦   (白)     唤儿臣有何教训?

刘表   (白)     我儿,你同孙先生去到新野,见你叔父玄德,说我有病尚未痊愈,不能亲往;差你前去与你叔父请罪。

刘琦   (白)     孩儿遵命。

刘表   (白)     我儿备宴,与孙先生厅前共饮。歇息一夜,明日跟随先生奔往新野,不可迟误!

孙乾   (白)     谢刘主!请驾歇息!

刘表   (白)     请!

(刘表下。四太监同下。)

刘琦   (白)     先生,你我厅前饮酒!

孙乾   (白)     请!

(刘琦、孙乾同下。)

【第七场】

(四文堂、四大铠、简雍、糜竺、糜芳、赵云、张飞、关羽引刘备同上。)

刘备   (唱)     我命孙乾下书信,

             诉说刘备腹内情。

             虽然与我同宗姓,

             看他此事怎样行?

             孙乾去了一日整,

             此时未见信和音。

             来在二堂且坐定,

             等候孙乾转回程。

(孙乾上。)

孙乾   (唱)     刘表行事比尧舜,

             看来他是有道君。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少礼,请坐!

孙乾   (白)     谢坐!

             众位将军!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先生!

刘备   (白)     先生去往荆州,那刘景升看信之后行事如何?

孙乾   (白)     那刘景升看罢书信,十分动怒,立即就要将蔡瑁斩首。蔡氏讲情不准。下官讲情,才得赦却蔡瑁。刘景升又差公子刘琦来到新野,面见主公,替父前来请罪。

刘备   (白)     哦,那公子刘琦今在何处啊?

孙乾   (白)     现在衙外。

刘备   (白)     待我出迎。哈哈哈……

     (唱)     听说刘琦到新野,

             不由玄德面生春。

             出得衙来忙迎定,

(刘琦上。)

刘琦   (白)     啊叔父!

刘备   (白)     贤侄请起。

刘琦   (唱)     叔父一向可安宁?

刘备   (唱)     贤侄随我后衙进,

             见礼已毕把话云。

刘琦   (白)     叔父请上,待侄男参拜!

刘备   (白)     贤侄免礼,哈哈哈……

刘琦   (白)     谢叔父!

             众位叔父,侄男参拜!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公子远路而来,少礼请坐。

刘琦   (白)     告坐。

刘备   (白)     贤侄,这几日你父病体可好些么?

刘琦   (白)     照常一样。叔父,我父命小侄请罪来了!

     (唱)     叔父请上侄男禀,

             已往之事讲分明:

             现今我父身有病,

             全靠叔父保荆城。

             焉能心怀不良意,

             尽是蔡瑁嫉妒心。

             那日小侄全不晓,

             叔父逃席不知闻。

             后来方知这些事,

             蔡瑁早把巧计生。

             昨日书到父生怒,

             要将蔡瑁付斩刑。

             继母讲情父不准,

             孙先生讲情我父听。

             特差小侄把罪请,

             望叔父须看同宗情。

刘备   (唱)     些许小事焉记恨,

             摆宴叔侄细谈心。

     (白)     摆宴伺候!大家请哪!

(刘备饮宴。)

刘备   (唱)     贤侄因何愁容带?

             要对叔父说心怀。

刘琦   (唱)     此事把侄心难坏,

             且听侄男说明白:

             小侄犹恐继母害,

             提防不到丧阳台。

刘备   (唱)     只要心里忠孝在,

             继母教训也应该。

             倘有祸事叔担代,

             叔父与你计安排。

             贤侄宽心把酒饮,

             免去愁容喜自来。

     (白)     看天色已晚,我同贤侄书房安歇。本当留住几日,惟恐你父盼望。明日贤侄且回荆州,待为叔亲自送行。

刘琦   (白)     谢叔父!

刘备   (唱)     书房之内把宴摆,

             再与贤侄说开怀。

             继母跟前多忍耐,

             又无烦恼又无灾。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79 ┊ 字数:8591 ┊ 最后更新:2013年07月1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