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襄阳宴》(一名:《马跳檀溪》)(带:《水镜庄》)

主要角色
刘备:老生
蔡瑁:净
赵云:武生
司马徽:末
伊籍:末
徐庶:老生
蒯越:净
刘琦:小生
刘琮:小生
金旋:红净
刘度:副净
韩玄:末
赵范:丑
二兵丁:丑

情节
刘备依于荆州刘表处,寄居新野县。刘表后妻蔡氏暨妻弟蔡瑁,均嫉之,屡进谗言,意欲害刘备。一日,刘表大宴各郡官牧,因自己疾作,不克应酬,央刘备代做主人翁。蔡瑁乘此时机,暗伏甲士五百,拟于宴间杀之。刘备与赵云同来,赵云不离左右。众人惧其勇,不敢下手。蔡瑁命文聘、王威二人,将赵云调离,意谓可以逞志矣。不料伊籍有二心于刘备,尽情泄露。刘备推脱更衣,至后园跨马逃逸。得悉西、南、北三路俱有蔡氏兄弟把守,急出东门。而蔡瑁亲自领军追逐。前有檀溪阻隔,刘备所乘之马,名曰的卢。蒯越善相马,识得此马属千里名驹,终必妨主,不能骑乘,曾为刘表言之,刘备亦习闻此言。自信死生有定数,不族介怀。际此急迫之时,加鞭而祝曰:“的卢的卢,今日妨吾。”此马忽然涌身而起,一跃三丈,飞过对岸。刘备因此脱难。及赵云寻踪而至,将蔡瑁战败,蔡瑁退入城中。刘备过溪后,逦迤而行。遇水镜先生司马徽,邀入庄中,款留一宵。黎明时,赵云带领人马来迎,同回新野。

根据《戏考》第十七册整理

录入:CALF


相关剧本
《襄阳宴》(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马跳潭溪》(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水镜庄》(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8.9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琦、刘琮同上。)
刘琦、

刘琮   (同念)    父王镇守在荆襄,各处不敢动刀枪。

     (同白)    俺,

刘琦   (白)     刘琦。

刘琮   (白)     刘琮。

刘琦   (白)     今日请九郡四十一州官牧筵宴。父王染病,不能出堂。特请玄德叔代主,这般时候,为何还不见到来?

刘琮   (白)     想必来也。

(四上手、四马童、赵云、刘备同上。)

刘备   (西皮摇板)  来在衙前下了马,

             只见二侄相迎咱。

刘琦、

刘琮   (同白)    叔父到此,小侄等未能远迎,叔父恕罪。

刘备   (白)     自家叔侄,何须礼套?

刘琦、

刘琮   (同白)    今日特请四十一州官牧,设摆筵宴。父王旧病复发,不能出堂。特请叔父代主。

刘备   (白)     某本不敢当此。今既奉兄王之命,只好相陪。

刘琦   (白)     天气尚早,请叔父先到馆驿歇息。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蔡瑁同上。)

蔡瑁   (引子)    威震荆襄,掌兵权,四海名扬。

     (念)     相貌堂堂力超群,执掌兵权数十春。当朝国舅人人敬,各处不敢动刀兵。

     (白)     俺,蔡瑁。荆襄王驾前为臣,官拜领兵大都督之职。可恨刘备,每每在吾主面前,妄进谗言,要将俺的兵权撤去。是某怀恨在心,今当吾抚劝各州郡官僚。命他前来,代做主人。正好就此杀之,以消吾恨。

             来!

四龙套  (同白)    有。

蔡瑁   (白)     请蒯大夫进帐。

蒯越   (内白)    来也!

(蒯越上。)

蒯越   (念)     治国全凭经济,用兵须有机谋。

     (白)     参见将军。

蔡瑁   (白)     大夫少礼,请坐。

蒯越   (白)     传下官进帐,有何国事议论?

蔡瑁   (白)     只因刘备,每每与俺做对,并有吞并荆襄之意。若不及早除之,难免后患。

蒯越   (白)     倘若害了刘备,恐失民之望,众百姓不服。

蔡瑁   (白)     吾已奉了主公之命,料无妨碍。

蒯越   (白)     若要杀他,必须定一良计方可下手。

蔡瑁   (白)     吾已和吾弟蔡和,在东门带兵把守;南门命蔡中把守;北门命蔡勋把守。只有西门,不须派兵前去,由檀溪阻隔。既有万人,也难渡过。

蒯越   (白)     但是一件:那赵云勇猛非常,他竟不离左右,恐难成功。

蔡瑁   (白)     吾伏五百军在城内准备,待等宴罢之后,一齐动手。哪怕他飞上天去。

蒯越   (白)     既然如此,还须另设一席,以宴武将。命文聘、王威二人,专陪赵云,大功可成。

蔡瑁   (白)     照计而行便了。正是:

     (念)     一边撒下青丝网,

蒯越   (念)     哪怕鱼儿不上钩。

(众人同下。)

【第三场】

(金旋、刘度、韩玄、赵范同上。点绛唇牌。)

金旋   (白)     俺,武陵太守金旋。

刘度   (白)     零陵太守刘度。

韩玄   (白)     长沙太守韩玄。

赵范   (白)     桂阳太守赵范。

金旋   (白)     请了。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白)    请了。

金旋   (白)     今日荆襄王,邀我等饮宴,不免就此同往。

金旋、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白)    请。正是:

     (同念)    国泰民安君主乐,年丰岁熟万民欢。

     (同白)    来此已是。

             门上哪位将军在?

(文聘上。)

文聘   (念)     安排酒筵席,抚劝众官僚。

     (白)     吓,列位太守到了。

             有请刘使君。

(刘琦、刘琮、赵云、刘备同上。)

刘备   (白)     何事?

文聘   (白)     众位官牧到。

刘备   (白)     有请。

(吹打。)

刘备   (白)     今日我兄王有病在身,不能奉陪诸位。命备前来代主,望列位海涵。

金旋、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白)    我等久闻使君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能相逢聚会,我等不胜荣幸之至。

刘备   (白)     岂敢。

             来,看宴。

(吹打。文聘、王威同上。)
文聘、

王威   (同白)    赵将军,前面酒筵已齐,请将军畅饮。

赵云   (白)     俺赵云侍奉主公,心领了罢。

文聘   (白)     既然到此,焉有不入席之理?

刘备   (白)     子龙,去去无妨。

赵云   (白)     遵命。

(文聘、王威、赵云同下。)

刘备   (白)     当今天下大乱,刀兵四起,各处旱涝不均,黎民困苦。独我荆襄,九郡四十一州岁熟年丰,万民欢乐,四方安靖,足见列公教化有方,不胜钦佩之至。

金旋、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白)    此乃我主洪福,我等何功之有?

刘备   (白)     列公请酒。

     (西皮慢板)  我兄王请列公驾来临,

             他染病命刘备代做主人。

             今天下刀兵起百姓遭困,

             旱涝不均瘟疫流行。

             惟有我荆襄地四十余郡,

             岁熟年丰五谷收成。

             劝列公今日里须要畅饮,

     (白)     请了。

金旋、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白)    请。

刘备   (西皮摇板)  主有道民安乐共享太平。

金旋、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西皮摇板) 这也是我主公洪福天大,

             庆升平同宴饮快乐无涯。

(伊籍上。)

伊籍   (西皮摇板)  龙潭虎穴安排定,

             速对使君说分明。

     (白)     使君在此。待我将他唤将出来。

(伊籍暗用手招。)

刘备   (白)     列公请坐,备告便。

金旋、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白)    请便。

刘备   (白)     原来是伊先生。

伊籍   (白)     哎呀,使君吓,大祸将至。我伊籍特来奉告。

刘备   (白)     有何大祸?

伊籍   (白)     此地非讲话之所,你快快随我来。

(刘备、伊籍同下。)
刘琦、

刘琮   (同白)    列位长官,再饮几杯。

金旋、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白)    公子请。

金旋   (西皮摇板)  多谢公子设筵酒,

刘度   (西皮摇板)  大家齐饮太平瓯。

韩玄   (西皮摇板)  国泰民安人长寿,

(赵云上。)

赵云   (白)     俺家主公往哪里去了?

刘琦、

刘琮   (同白)    方才外出,想是天气温暖,更衣去了。

赵云   (白)     待俺前去看来。

(赵云下。)

赵范   (西皮摇板)  常言一醉解千愁。

金旋、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白)    我等酒已够了。

刘琦、

刘琮   (同白)    请列位长官后堂一叙。

金旋、
刘度、
韩玄、

赵范   (同白)    请。

(吹打。众人同下。)

【第四场】

(刘备、伊籍同上。)

刘备   (白)     伊先生,备有何大祸临身,请道其详。

伊籍   (白)     今有蔡瑁,要害使君一死:东、南、北三门皆有蔡氏兄弟把守,蔡瑁自领五百军,城中埋伏;只有西门无人看守,使君速速从西门逃走了罢。

刘备   (白)     但不知我的坐骑现在何处?

伊籍   (白)     想必在后院,使君随我来。

(刘备上马。)

刘备   (白)     多谢先生,备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先生足踏镫,

             加鞭催马奔西门。

(刘备下。)

伊籍   (笑)     哈哈!

     (白)     他走了,我也溜了罢。

(伊籍下。)

【第五场】

(赵云上。)

赵云   (白)     寻找各处,并不见主公。莫非有人传信,主公逃走了么?待我先回馆驿,带领从人,追寻便了。

(赵云下。)

【第六场】

刘备   (内西皮导板) 时才伊籍把信通,

(刘备上。)

刘备   (西皮快板)  好似飞鸟出樊笼。

             催马加鞭往前拥,

             西城果然无有兵。

(二兵卒同上。)

二兵卒  (同白)    来者不是刘使君么?你先别走,蔡将军要拿你呐。

(刘备冲下。)

二兵卒  (同白)    你看他一言也不发,他竟闯过去啦,待我报于蔡将军知道。

(二兵卒同下。)

【第七场】

(急急风牌。四龙套、四下手、二将、蔡瑁同上。二兵卒同上。)

二兵卒  (同白)    刘备单人匹马闯出西门,我等拦挡不住,特来禀报。

蔡瑁   (白)     众将官追。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刘备上。)

刘备   (白)     来此檀溪,一无舟船,二无桥梁,这便怎么处?想我得马之时,伊籍也曾言道:此马名曰的卢,善妨主人。是俺不信,今日果然应了此言。

             的卢吓,的卢,不料你今竟妨吾也!

     (西皮快板)  人言的卢生来凶,

             此马善妨主人翁。

             刘备今日果丧命,

(刘备跑。)

刘备   (西皮快板)  忽然插翅腾了空。

             四蹄如飞往前拥,

             好似海上走蛟龙。

(四龙套、四下手、二将、蔡瑁同上。)

蔡瑁   (白)     刘使君慢走,我主公有要言相告。

刘备   (白)     我已跃过溪来,怎能回转?

蔡瑁   (白)     使君为何逃席而去?

刘备   (白)     蔡瑁吓,贼子!我刘备与你往日无冤,夙日无仇,你为何设计害我?异日相逢,定不与尔甘休!

蔡瑁   (白)     看弓箭伺候。

(蔡瑁射。龙形上,放火彩,刘备下。)

蔡瑁   (白)     看隔溪一片红光,刘备不见,不免收兵便了。

(四马童、四上手、赵云同上。)

赵云   (白)     蔡瑁,可曾见我家主公?

蔡瑁   (白)     闻听小卒言道:他出了西门,我等到此,并不曾见。

赵云   (白)     你休得胡言,看枪。

(赵云、蔡瑁同起打,蔡瑁、四龙套、四下手、二将同败下,赵云、四马童、四上手同追下。)

【第九场】

(四龙套、四下手、二将、蔡瑁同上。)

蔡瑁   (白)     赵云十分骁勇,众将收兵。

(众人同下。赵云上。)

赵云   (白)     蔡瑁兵败,待我去寻主公者。

(赵云下。)

【第十场】

(刘备上。)

刘备   (西皮原板)  我心中恨蔡瑁狗奸谗,

             无故的要害我所为哪般?

             多亏了伊籍把信传,

             因此上逃出了虎穴龙潭。

             西门以外,

     (西皮二六板) 有檀溪险,

             既无桥梁又无渡船。

             幸有的卢好坐战,

             一跃跳过了檀溪边。

             想是有鬼神暗助俺,

             理当焚香谢苍天。

             红日西沉天色晚,

(小童暗上。)

刘备   (西皮摇板)  见一童子在庄前。

     (白)     来此一座大庄院,待我下马过问路径。

(刘备下马。)

小童   (白)     来者莫非是刘玄德么?

刘备   (白)     吓,你小小年纪,我与你夙不相识,为何你知道我的名字?

小童   (白)     我家师父,曾对俺言讲:今日有英雄刘玄德到此,此人生得两耳垂肩,双手过膝,两眼能自视其耳。我看相貌如此,故尔晓得。

刘备   (白)     但不知你家师父,姓甚名谁?

小童   (白)     俺师傅,复姓司马名徽,字德操,道号水镜先生。

刘备   (白)     但不知今在何处?

小童   (白)     现在庄内不远。

刘备   (白)     我正要拜庄,你与我带路。

小童   (白)     随我来。

刘备   (白)     来了。

     (西皮摇板)  何处仙人在此隐,

             未过先知算得真。

             童儿与我把路引,

             去到庄中看分明。

小童   (白)     有请师父。

(司马徽上。)

司马徽  (西皮快板)  昨晚窗前占一卦,

             应有豪杰到我家。

             适才弹琴声音高大,

             待我前去看根芽。

小童   (白)     刘使君来了。

司马徽  (白)     说我出迎。

小童   (白)     师父出迎。

刘备   (白)     先生在哪里?

司马徽  (白)     将军你受惊了。

(刘备诧异。)

司马徽  (白)     请坐,将军从哪道而来?

刘备   (白)     久闻先生大名,今日到此,特来拜谒。

司马徽  (白)     将军休说谎话哄我,定是有人加害于你,你逃难到此,是与不是?

刘备   (白)     这……先生未过先知,备亦不敢多言了。

司马徽  (白)     将军英雄盖世,早应飞黄腾达,不想如今仍是潦倒风尘,依然落魄。

刘备   (白)     奈备运途多舛,东颠西倒,流荡天涯。一事无成,功业不建,真惭愧也。

司马徽  (白)     自古英雄创业,必须左右有人辅弼,方能成功。将军你却缺人扶助耳。

刘备   (白)     先生吓。

     (西皮原板)  先生说话理欠通,

             刘备言来你听心中:

             我虽然才学浅无有大用,

             文武之材却早相逢:

             文孙乾和简雍、糜子仲,

             武有关、张、赵子龙。

             他随我数年间颇能效命,

             你怎说他不曾建立奇功?

司马徽  (西皮原板)  自盘古创基业须有良相,

             左辅右弼才定家邦:

             周文王开国基全凭姜尚,

             那伊尹他也曾扶保成汤。

             想当年汉高皇把基业开创,

             有萧何和陈平,韩信、张良。

             那孙乾、简雍辈书生一样,

             他怎能用经济治国安邦?

             倘能够得良佐兵权执掌,

             也可以调遣那赵云、关、张。

刘备   (西皮原板)  先生的言和语甚实可信,

             但不知到何处可得贤臣?

             深山岩谷备曾访尽,

             并不见有定国安邦之人。

             望求先生来指引,

             刘备也好去访寻。

司马徽  (西皮原板)  十室之邑必有忠信,

             哪怕海内少贤人?

             并不必到深山幽谷去问,

             离襄阳城不远就有奇人。

             童谣言八九年衰了运气,

             文臣武将大半凋零。

             泥途中有蟠龙向天奔,

             天命有归就应在将军。

     (白)     近日襄阳城外,童谣四起,谣曰:“八九年间运始微,到十三年各东西。天命到头有所归,泥中蟠龙向天飞。”四句谣词,起在建安初年,八九年间,刘景升丧了前妻,家事紊乱,所谓运始微也;至十三年景升弃世,文武四散凋零,所谓各东西也;泥中蟠龙、天命有归二句,就应在将军身上了。

刘备   (白)     备有何德能,焉敢当此?但不知先生所言奇人,今在何处?

司马徽  (白)     这襄阳左近,有卧龙凤雏,若得一人辅佐,天下定矣。

刘备   (白)     但不知此二人,是何等样人,居在何处?

司马徽  (白)     此二人好得很,好得很。天已不早,将军歇息在此,明日再行。

刘备   (白)     初次相逢,怎好搅扰?

司马徽  (白)     山人得会将军,也是三生有幸。少陪了。

(司马徽下。)

刘备   (白)     看此人童颜鹤体,飘飘似仙。他言道什么卧龙凤雏,若得一人,即可安邦定国矣。看他这样清高,他所道之人,定必不差。可惜他未说出此二人的来历,待我明日细细的问来便了。

(起初更鼓。)

刘备   (白)     夜已深了,不免安歇了罢。

     (西皮摇板)  水镜先生把话论,

             我求贤若渴挂在心。

             明日定要仔细盘问,

             刘备即刻去访寻。

(徐庶上。)

徐庶   (西皮摇板)  夜静更深酒方醒,

             水镜与我们快开门。

(司马徽上。)

司马徽  (西皮摇板)  夜深何人敲庄门,

             急忙向前看分明。

(司马徽开门。)

司马徽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元直,黑夜之间,

(刘备暗听。)

司马徽  (白)     因何到此?

徐庶   (白)     人言刘景升,善善恶恶,礼士招贤。今日我与他相见,甚是平常,盖好善而不能用恶恶而不能去者也。徒有虚名,并无实迹。我与他留一柬帖,不辞而去。是以到此。

司马徽  (白)     刘表之辈,焉能容纳足下?你此番见他未免看自己也太轻了。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眼前就有英雄,你为何不往役之?

徐庶   (白)     我明日定要前去。

司马徽  (白)     贤弟,你同我来,吃酒去罢。

(司马徽拉徐庶同下。)

刘备   (白)     方才听他二人言语,莫非所来之人,就是卧龙凤雏不成?待我去到后堂,会他一会。嗳,且住,想我今日,与水镜先生,乃是初次见面,深夜闯入人之后堂,未免造次。待等明日,再问也还不迟。

     (西皮摇板)  踏破草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工夫。

(起五更鼓。赵云、四马童、四上手同上。)

赵云   (白)     来此一座庄院,待我向前问来。

(赵云下马,童子暗上。)

赵云   (白)     那一童子,昨日有一人乘骑白马,可曾从此经过?

小童   (白)     你问的敢是那刘使君?

赵云   (白)     正是。

小童   (白)     现在我家。

赵云   (白)     你引我等前去一会,

小童   (白)     随我来。

(小童、赵云同转场。)

小童   (白)     刘将军,开门来。

刘备   (西皮导板)  身疲力倦将就枕,

     (西皮摇板)  耳旁又听有人声。

             急忙开门来观定,

(刘备开门。)

刘备   (西皮摇板)  又只见子龙到庄门。

赵云   (白)     主公受惊了。

刘备   (白)     幸喜逃出罗网,尚得无恙,可谓邀天之幸也。

赵云   (白)     蔡瑁那厮,回得城去,恐不甘心,只怕他带兵,到新野厮杀。主公速速回县要紧。

刘备   (白)     待我见过水镜先生再走。

小童   (白)     我家师父,天未开亮,同一朋友上山游玩去了。

刘备   (白)     真可算得是高士也。

     (西皮摇板)  叫子龙快快上能行,

(刘备、赵云同上马。)

刘备   (西皮摇板)  急速转回新野城。

(刘备、赵云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661 ┊ 字数:673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