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襄阳宴》

主要角色
刘表:老生
刘备:老生
蔡氏:旦

情节
刘备大破张武、陈孙,旋归襄阳。刘表赐宴,并遣关羽、张飞、赵云往巡汉中、南越、夏口等处。蔡夫人患之,进谗刘表。刘表乃迁刘备于新野。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相关剧本
《襄阳宴》(根据《戏考》第十七册整理)
《马跳潭溪》(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水镜庄》(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1.4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蓝文堂、四将官、蔡瑁、张允引刘表同上。)

刘表   (唱)     玄德贤弟领兵将,

             替孤扫灭贼强梁。

             军中探马来报讲,

             灭了二贼称心肠。

             孤也曾把那旨意降,

             预备酒宴与琼浆。

             探马二次来报讲,

             孤王迎接出襄阳。

大太监  (内白)    报!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主公:刘、关、张得胜而回,离荆州十里安营!

刘表   (白)     吩咐摆队出城迎接!

大太监  (白)     摆队出城迎接!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刘备   (内唱)    自从荆州领兵将,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四将官、赵云、张飞、关羽、刘备同上。)

刘备   (唱)     扫灭二贼姓名扬。

             一路之上威风荡,

             队伍齐整兵将强。

             诸军齐把凯歌唱,

             众将各个喜非常。

             得意鞭敲金镫响,

             马到成功回荆襄。

             十里长亭扎营帐,

             整理军务回朝堂。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使君:荆州刘主公带领文武,出城迎接,已到十里长亭。

刘备   (白)     摆队相迎!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场设荆州城门。吹打。四蓝文堂、四将官、蔡瑁、张允引刘表同出门,同下。)

【第四场】

(吹打。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四将官、赵云、张飞、关羽、刘备同上,四蓝文堂、四将官、蔡瑁、张允引刘表同上,刘表下马,刘备看。)

刘表   (白)     啊贤弟!

刘备   (白)     啊宗兄!

刘表、

刘备   (同笑)    啊哈哈哈……

刘表   (白)     左右,看酒来,我与刘族弟接风,庆贺得胜酒!

     (唱)     人来看过御酒浆,

             尊声贤弟听端详:

             全仗贤弟去扫荡,

             灭却二贼威名扬。

             非是愚兄美言讲,

             交锋还是刘、关、张。

             愚兄捧酒敬贤弟,

             敬酒略表兄心肠。

刘备   (唱)     谢过宗兄美言讲,

             交锋对垒古之常。

             仁兄洪福有天相,

             好比皓月照万方。

             也是贼子该命丧,

             多谢迎接出荆襄。

刘表   (唱)     人来看过葡萄酿,

             回头再敬赵、关、张。

             三位可称英雄将,

             感谢交锋血战场。

             手捧御酒来奉上,

             多谢三位受风霜。

关羽   (唱)     刘主恩待我兄长,

             理应效劳到疆场。

赵云   (唱)     刘公待主恩德广,

             感谢赐饮御酒浆。

张飞   (唱)     刘主深恩山海样,

             老张最喜饮琼浆。

             来、来、来将酒满斟上,

刘表   (白)     看大杯伺候!

(大太监换大杯斟酒。)

张飞   (唱)     多吃几杯有何妨!

(张飞饮酒。)

张飞   (唱)     吃得老张精神爽,

             得胜酒吃得个喜心肠、理所应当!

刘备   (白)     你就是好饮哪!

刘表   (笑)     哈哈哈……

张飞   (笑)     哈哈哈……

刘表   (唱)     好个猛勇翼德将,

             亚赛当年楚霸王。

     (白)     贤弟!

刘备   (白)     仁兄!

刘表   (唱)     此处焉能细谈讲,

             你我进城叙衷肠。

刘备   (白)     好哇!

     (唱)     宗兄一同雕鞍上,

刘表   (唱)     回头再叫众儿郎:

             钦赐御宴俱升赏,

             功劳簿上姓名扬。

             满营将士摆队往,

(众人同领下。)

刘表   (唱)     炮响三声进荆襄。

(刘表下。)

【第五场】

(场设荆州城门。大吹打。刘备、刘表、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四将官、赵云、张飞、关羽、四蓝文堂、四将官、蔡瑁、张允同上,同进城,同下。)
(吹打。刘备、刘表、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四将官、赵云、张飞、关羽、四蓝文堂、四将官、蔡瑁、张允同上,四上手同下,四将官同下。众人同挖门,分两边站,刘备、刘表同坐。)

刘表   (白)     贤弟剿灭贼寇,受尽风霜,兄心不忍。

刘备   (白)     弟为国勤劳,何言“风霜”二字?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主公:宴齐。

刘表   (白)     伺候了!待我在诸公面前,每人敬酒三杯。

(牌子。众人同入座。)

刘备   (白)     宗兄,只行常饮。

刘表   (白)     表乃一番敬意。

刘备   (白)     宗兄奉敬一杯也就是了!

刘表   (白)     兄遵弟之命,表落俗套了哇,哈哈哈……

(刘表与关羽、张飞、赵云各敬一杯酒。)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我等不敢当了。

刘表   (白)     贤弟,诸位将军请!

刘备、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请哪!

(众人同饮酒。牌子。)

刘表   (白)     贤弟!

刘备   (白)     仁兄!

刘表   (白)     兄有许多心事,贤弟听了!

刘备   (白)     宗兄请讲!

刘表   (唱)     各路诸侯起战争,

     (白)     贤弟请!

刘备   (白)     宗兄请!

刘表   (唱)     民遭涂炭受苦情。

             愚兄虽居荆州郡,

             内有大事在心中。

             南越时常犯边境,

             汉中张鲁要取州城。

             江东有意来吞并,

             曹操久已要交兵。

             愚兄为此常忧闷,

             怎能挡住保安宁?

刘备   (笑)     哈哈哈……

     (唱)     刘备席前笑盈盈,

             解劝宗兄免愁容。

             些许之事何足论,

             扫灭烟尘谈笑中。

             二弟关羽威风凛,

             三弟翼德惯战征。

             子龙破过金锁阵,

             万马营中有威名。

             各去分守各州镇,

             暗中抵挡各路兵。

             三弟南越把兵领,

             二弟威镇汉中营。

             三江口险要须防紧,

             四弟赵云有奇能。

             各个要路安排定,

             哪怕贼人起战争!

             调拨当否请思忖,

             宗兄还须酌量行。

刘表   (唱)     此计保守荆州郡,

             何愁军马不太平。

             贤弟安排我应允,

             果然胸中韬略精。

刘表、

刘备   (同笑)    哈哈哈……

刘表   (白)     贤弟这一调动,荆州九郡可以无忧矣!

     (笑)     哈哈哈……

刘备   (白)     弟要告辞了!

刘表   (白)     贤弟再饮几杯。

刘备   (白)     弟酒已够了,改日再饮。告辞了!

刘表   (白)     贤弟一路鞍马劳乏,理应歇息,请哪!

刘备   (唱)     宗兄从此休忧闷,

             纵有征战弟担承。

             何惧张鲁来叫阵,

             就是孙、曹哪在心!

             辞别宗兄出府门,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赵云、张飞、关羽同下。)

刘备   (唱)     闲暇你我再谈心!

     (笑)     哈哈哈!

     (白)     请哪!

刘表   (白)     请哪!

(刘备下。)

刘表   (笑)     哈哈哈……

     (唱)     看来是我真侥幸,

             扫灭二贼赖同宗。

             孤王即忙传将令,

             犒赏众将与三军。

             此一番孤王心安静,

             孤有玄德永安宁。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宫女引蔡氏同上。)

蔡氏   (唱)     适才宫娥报一信,

             玄德班师回州城。

             从此刀兵俱安静,

             全仗桃园享太平。

             将身且把后宫进,

             候主回宫问分明。

(蔡瑁上。)

蔡瑁   (白)     走哇!

     (唱)     急忙且把后宫进,

             见了贤妹说详情。

     (白)     啊贤妹!

蔡氏   (白)     啊!兄长来了,请坐!

蔡瑁   (白)     告坐。

蔡氏   (白)     兄长不在前厅,进内必有要紧之事?

蔡瑁   (白)     贤妹,我妹丈听从刘备之言,将关、张、子龙三人分镇汉中、南越、三江夏口,我想日后恐有变乱。

蔡氏   (白)     兄长,刘玄德遣将巡边,乃是好意。

蔡瑁   (白)     贤妹有所不知,他若久居荆州,各处串遍,将来必为大患。叫他三将巡边,又必得与他兵权。再者刘备为人心术不正,乃是一个见利忘义之徒,焉能同守荆州以心腹相待?怎奈妹丈不听良言,将来必遭其害也!

     (唱)     口称贤妹听兄论,

             莫把刘备当好人。

             若不早早安排定,

             久后遗害与外甥。

             一旦玄德根基稳,

             定成大患起祸根。

             关、张犹如两只虎,

             刘备好似混江龙。

             常山赵云多骁勇,

             浑身是胆谁不闻?

             安能共保九州郡,

             有朝一日必变心。

             妹丈忠厚少学问,

             难防日后大祸生。

蔡氏   (白)     呀!

     (唱)     听兄讲的是实情,

             叫我此时心着惊。

             若依兄长你所论,

             有何妙计保安宁?

蔡瑁   (白)     依兄之见,除非叫刘备离了荆州,方保无忧。

蔡氏   (白)     就依兄长之言。少时你妹丈来时,我与他商议,赶走刘备就是。

蔡瑁   (白)     兄告辞了!

     (唱)     兄妹二人把计定,

             料那刘备难知闻。

             赶走刘备消我恨,

             不该眼空藐视人!

(蔡瑁下。)

蔡氏   (唱)     兄长之言为州郡,

             焉能袖手不尽心!

(四太监引刘表同上。)

刘表   (唱)     内侍引路后宫进,

(蔡氏迎接。)

刘表   (笑)     哈哈哈……

     (唱)     夫妻对坐说详情。

     (白)     请坐!

蔡氏   (白)     告坐。主公,妾身闻得一事,不敢不言。

刘表   (白)     你有何事?快些讲来!

蔡氏   (白)     闻将刘备留在荆州居住,又将他的三将调出巡边,日后岂不生患?

刘表   (白)     哎呀,贤妻呀!

     (唱)     刘备与我同宗姓,

             非比寻常外姓人。

             留他在此孤安稳,

             保守荆州得安宁。

蔡氏   (唱)     主公且听妾身论,

             莫把刘备当好人。

             若不早早安排定,

             久后遗害与娇生。

             我说此话你不信,

             他日必然起祸根。

             见利忘义人难定,

             遣他别处把身存。

刘表   (白)     我看刘备乃仁德之人,恐不至若是。

蔡氏   (白)     人心难测,须当防备。常言道:一潭难住二蛟龙。

刘表   (白)     如此说来,待等明日下操之期,在演武厅上,我与他暗暗调停也就是了。

             宫娥,看酒伺候!

     (唱)     多蒙一言来提醒,

             提醒南柯梦中人。

             你我一同来痛饮,

             夫妻开怀闲谈心。

     (笑)     哈哈哈……

     (白)     贤妻来呀!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大刀手、四弓箭手、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将官、蔡瑁、张允同上。)
蔡瑁、

张允   (同念)    统领貔貅数万兵,辖管荆州众水军。

     (同白)    俺、水军都督(蔡瑁)(张允)。奉了主公之命,兼管步兵人马。今当三六九大操之期,主公亲到演武厅,相请刘备一同观看操演步兵。

             众将官,人马出城,往演武厅去者!

众人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八场

(牌子。四御林军、四太监、二大太监引刘表骑马同上,蒯越随上,同出城,同下。)

【第九场】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大刀手、四弓箭手、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将官、蔡瑁、张允同上。)

众人   (同白)    来此演武厅。

蔡瑁   (白)     排齐队伍,候主公来到,一同接驾!

众人   (同白)    啊!

大太监  (内白)    主公驾到!

众人   (同白)    主公驾到!

蔡瑁   (白)     一同接驾!

众人   (同白)    啊!

(大吹打。四御林军、蒯越、四太监、二大太监引刘表同上。)

众人   (同白)    臣等接驾!

刘表   (白)     众卿平身。

众人   (同白)    谢主公!

(刘表坐。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大刀手、四弓箭手、四藤牌手、四鸟枪手、四将官同下。)
蔡瑁、

张允   (同白)    臣等参见,主公千岁!

刘表   (白)     二位都督免礼,站立两厢。

蔡瑁、

张允   (同白)    谢千岁!

刘表   (白)     二位都督,人马可曾齐备?

蔡瑁、

张允   (同白)    俱已齐备。

刘表   (白)     候刘使君驾到,一同操演观看。须要队伍整齐,听孤令下!

(牌子。)
蔡瑁、

张允   (同白)    得令!

文堂   (内白)    刘使君驾到!

蔡瑁、

张允   (同白)    刘使君驾到!

刘表   (白)     待孤出门迎接!

(吹打。四红文堂、赵云、张飞、关羽、刘备同上。)

刘表   (白)     啊贤弟!

刘备   (白)     啊宗兄!

刘表、

刘备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请!

刘表   (白)     三位将军!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啊刘主!

刘表、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笑)    哈哈哈……

刘表   (白)     请哪!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请!

刘表   (白)     贤弟请来上坐!

刘备   (白)     此乃军务大事,备怎敢上坐!

刘表   (白)     贤弟忒谦了!

刘备   (白)     如此备有罪了!

刘表、

刘备   (同笑)    哈哈哈……

(吹打。刘备坐大边,刘表坐小边。)

刘表   (白)     贤弟,队伍不整,休得耻笑!

刘备   (白)     岂敢!备要瞻仰瞻仰!

刘表   (白)     来,看宴伺候!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备酒。)

刘表   (白)     贤弟请!

刘备   (白)     宗兄请!

(牌子。刘备、刘表同饮酒。)

刘表   (白)     二位都督,吩咐操演上来!

蔡瑁、

张允   (同白)    操演上来!

(将官甲持大纛旗领四弓箭手同上,同操演,毕。)

刘表   (白)     各归队伍!

将官甲  (白)     啊!

(将官甲领四弓箭手同下。将官乙持大纛旗领四鸟枪手同上,同操演,毕。)

刘表   (白)     各归队伍!

将官乙  (白)     啊!

(将官乙领四鸟枪手同下。将官丙持大纛旗领四长枪手同上,同操演,毕。)

刘表   (白)     各归队伍!

将官丙  (白)     啊!

(将官丙领四长枪手同下。将官丁持大纛旗领四藤牌手同上,同操演,毕。)

刘表   (白)     各归队伍!

将官丁  (白)     啊!

(将官丁领四藤牌手同下。)

刘表   (白)     二位都督,吩咐众将,一起合操上来!

蔡瑁、

张允   (同白)    众将,一起合操上来!

四将官  (内同白)   啊!

(四将官各领一队自两边分上,同归中间一排。)

刘表   (白)     合操上来!

四将官  (同白)    得令!

(将军令。四将官同领四队合操,毕。)

四将官  (同白)    合操已毕!

刘表   (白)     各归队伍!

四将官  (同白)    啊!

(四将官领四队同下。)

刘表   (白)     贤弟,你看队伍如何?

刘备   (白)     真乃兵精将勇,队伍整齐!

刘表   (白)     贤弟夸奖了!请酒!

刘备   (白)     宗兄请!

(牌子。刘备、刘表同饮酒。)

刘表   (白)     贤弟!

刘备   (白)     宗兄!

刘表   (白)     贤弟今日所骑之马,并非往日所乘,但不知此马从何得来?

刘备   (白)     宗兄,这匹坐骑,乃是在江夏交锋,得那贼首张武之马。

刘表   (白)     倒是一匹好马。贤弟乘骑一趟,愚兄观看观看!

刘备   (白)     遵命。

             来,带马!

张飞   (白)     啊!

(张飞带马。)

刘备   (白)     备献丑了!

刘表   (白)     岂敢!

(刘备上马,走过场,下,上,下马。)

刘备   (白)     宗兄,你看此马脚程如何?

刘表   (白)     兄看此马跑起犹如蛟龙奔水,恶虎出林,真乃一匹骏马!

刘备   (白)     宗兄既爱此马,小弟自当奉送。

刘表   (白)     如此,愚兄多谢了!

刘备   (白)     自己弟兄,何出此言!

刘表   (白)     操演已毕,你我进城回府一叙。

刘备   (白)     小弟遵命。宗兄就此乘骑,看看脚下快慢如如何?

刘表   (白)     愧领了!

刘备   (白)     岂敢!

刘表   (白)     蔡都督,吩咐众兵将,回家歇息。

蔡瑁、

张允   (同白)    遵命。

             主公有令,众兵将回家歇息!

众人   (内同白)   啊!

(蔡瑁、张允同下。)

刘表   (白)     人马回府。

众人   (同白)    啊!

(刘表、蒯越、刘备、关羽、张飞、赵云同上马,同走圆场,同挖门。)

刘表   (白)     贤弟,三位将军,请坐!

刘备   (白)     宗兄请坐!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谢刘主!

刘表   (白)     来,看宴伺候!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备酒。)

刘表   (白)     请!

刘备、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请!

刘表   (白)     兄有一言,贤弟请听了!

刘备   (白)     宗兄请讲!

刘表   (唱)     酒席宴上闲谈论,

     (白)     贤弟,三位将军,请!

刘备、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请!

刘表   (唱)     尊声贤弟听分明:

             贤弟久居荆州郡,

             犹恐废武疏军情。

             兄有一事安排定,

             贤弟威镇新野城。

             离此八十里路径,

             镇守那里兄放心。

             钱粮颇多官署整,

             钱粮足够养弟身。

             如有欠缺兄支应,

             不知贤弟可愿行?

刘备   (唱)     兄言此事甚为本,

             口称宗兄弟领情。

             若有要事急通信,

             小弟即至荆州城。

             兄弟今日把酒饮,

             小弟明朝早启程。

刘表   (白)     贤弟再饮几杯。

刘备   (白)     小弟酒已够了。明日携眷奔往新野,弟告辞了!

     (唱)     弟兄分手实难忍,

             再与宗兄把话云:

             你我俱是同宗姓,

             纵有不到莫记心。

             辞别宗兄足踏镫,

(四红文堂、赵云、张飞、关羽同下。)

刘备   (唱)     改日弟来问安宁。

(刘备下。)

刘表   (白)     哎呀!

     (唱)     玄德上马我泪淋,

             实实难舍骨肉情。

             进府厅前来坐定,

             再与谋士把话云。

蒯越   (唱)     眼望主公听臣禀,

             为臣有言奏分明:

             吾兄蒯良知马性,

             善识坐骑认能行。

             主公胯下好骑乘,

             四蹄如飞快脚程。

             日行千里非谎论,

             寅卯出门酉回程。

     (白)     启主公:此马虽好,只是眼内有泪,尾角之上生有白点,名叫“的卢”,最妨主人!

     (唱)     前番张武来对阵,

             此马妨他一命倾。

             劝主休骑这坐骑,

             送还刘备免承情。

刘表   (唱)     卿家之言孤深信,

             你弟兄识马本是真。

             命卿将马归原主,

             多多与我谢盛情。

蒯越   (唱)     为臣领了主公命,

             公馆送马走一程。

(蒯越上马,下。)

刘表   (唱)     蔡氏言语催得紧,

             犹恐玄德起变心。

             暗移刘备事已定,

             明日送他去登程。

(众人同下。)

【第十场】

(牌子。四文堂、四将官、蔡瑁、张允同上。)

蔡瑁   (白)     蔡瑁。

张允   (白)     张允。

蔡瑁   (白)     贤弟请了!

张允   (白)     请了!

蔡瑁   (白)     主公亲送刘备长亭饯行。

             众将官,长亭去者!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场设荆州城门。)

刘备   (内唱)    人马纷纷出荆襄,

(四红文堂、简雍、糜竺、糜芳、甘夫人、糜夫人、二车夫同上,同出城,过场,同下。)
(四御林军、四太监同上,同出城,蒯越、伊籍、赵云、张飞、关羽、刘备、刘表同上,同出城。)

刘备   (唱)     弟兄并马叙衷肠。

             回头我对宗兄讲,

             小弟有言听端详:

             休怕张鲁兴兵将,

             鸿鹄何惧小螳螂!

             倘若三处兴兵往,

             自有桃园刘、关、张。

刘表   (唱)     贤弟说话兄心爽,

             全仗贤弟你承当。

             自有桃园威风长,

             何人敢来犯边疆?

             催马来在长亭上,

(众人同挖门,同下马。四蓝文堂、四将官、蔡瑁、张允同上。)

刘表   (唱)     又见众将列两旁。

     (白)     酒来!

             人来看过御宴酒浆,

             敬酒与弟表衷肠。

             到了新野民敬仰,

             贤弟必然有主张。

             但愿贤弟身无恙,

             三位将军永安康。

刘备   (唱)     弟谢宗兄恩浩荡,

             亲送长亭赐琼浆。

             回头我对宗兄讲,

             小弟言来听端详:

             愿兄寿同山岳样,

             愿兄福共海天长。

             弟兄酒罢分别往,

(四蓝文堂、四御林军、四太监、四将官、蒯越、蔡瑁、张允同下。)

刘表   (唱)     又见玄德泪两行。

             含悲忍泪把马上,

刘备   (哭)     宗兄啊!

刘表   (白)     哎呀!

     (唱)     倒叫我心中痛断肠。

(刘表下。)

伊籍   (唱)     皇叔且慢抖丝缰,

             伊籍向前话商量。

     (白)     启皇叔:此马不可骑也!

刘备   (白)     先生,何言此马不可骑也?

伊籍   (白)     昨日蒯越见府君言讲,此马有不好之处。

刘备   (白)     有什么不好之处?

伊籍   (白)     皇叔,昨日谋士蒯越言说:此马名曰“的卢”,最妨主人。言那张武乘骑,已遭不幸,因此将马又送回皇叔。皇叔须要三思!

刘备   (白)     多蒙先生指教!

     (唱)     生死只可由命闯,

             吉凶之事怎提防!

伊籍   (白)     下官失言了。告辞!

     (唱)     皇叔言语甚高强,

             令人听来快心肠!

             辞别皇叔雕鞍上,

             伊籍冒言回荆襄。

(伊籍下。)

刘备   (唱)     伊籍忠正好言讲,

             倒叫刘备自思量。

             大家随即赶车辆,

             扬鞭催动马蹄忙。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蓝文堂、四御林军、四太监、四将官、蒯越、伊籍、蔡瑁、张允引刘表同上。)

刘表   (唱)     弟兄分别珠泪降,

             二人难舍痛心肠。

             流泪眼观流泪眼,

             玄德一旁也悲伤。

             加鞭打马回府往,

             叫我一阵好凄凉。

             一路懒观好景况,

             旌旗飘荡回荆襄。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红文堂、糜竺、糜芳、简雍、孙乾、甘夫人、糜夫人、二车夫、赵云、张飞、关羽、刘备同上。)

刘备   (唱)     离了荆襄奔新野,

             兄弟分手洒泪别。

             不能开疆创基业,

             难以扶保汉金阙。

             眼望天空升皓月,

             早到新野鞍马歇。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报子   (内白)    马来!

(报子上。)

报子   (念)     身背报子旗,探事马如飞。

     (白)     我乃刘使君帐前探子是也。今有曹操领兵去征袁绍。不免前去报与使君知道,就此快马加鞭!

(报子下。)

【第十五场】

(二家将、刘备同上。)

刘备   (唱)     自到新野数日整,

             弟兄讲文细谈心。

             安抚军民行仁政,

             每逢朔望劝化民。

             合城之人俱钦敬,

             新野减税免重刑。

             只因夫人得一梦,

             口吞北斗产娇生。

             取名阿斗他名姓,

             有了坟前拜孝人。

             名扬新野纷纷论,

             各个称我颇圣明。

             将身二堂来坐定,

             思念重整汉乾坤。

(简雍上。)

简雍   (念)     探马报得紧,禀知智谋人。

     (白)     启主公:今有远探来报军情。

刘备   (白)     传他进来!

简雍   (白)     是。

(报子暗上。)

简雍   (白)     使君传你进见,小心了!

探子   (白)     是。

             报!探子告进!使君在上,探子叩头。

刘备   (白)     探听哪路军情?一一报来!

探子   (白)     是。启使君:今有曹操领兵去征袁绍。特来禀报。

刘备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刘备   (白)     且住!今有曹操领兵去征袁绍,许昌城中空虚,并无兵将。我不免去往荆州,与宗兄商议,发兵攻取,一定成功。

             来,将马备好,随我往荆州走走!

二家将  (同白)    啊!

刘备   (唱)     二次再回荆州郡,

             我与那景升定计行。

             人来带过银鬃马,

             趁空虚发人马夺取许城。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六场】

(四太监引刘表同上。)

刘表   (唱)     自从那日离长亭,

             回转荆州闷在心。

             每日弟兄闲谈论,

             讲今比古评诗文。

             时常开怀多畅饮,

             不由我思念同宗人。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主公:新野刘使君已到府门。

刘表   (白)     待我亲自出迎。

(二家将引刘备同上,刘表迎,二家将同下。)

刘备   (白)     啊宗兄!

刘表   (白)     啊贤弟!

刘备、

刘表   (同笑)    啊哈哈哈……

刘表   (白)     请!

刘备   (白)     请!

刘表   (白)     贤弟请坐!

刘备   (白)     宗兄请坐!

刘表   (白)     贤弟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刘备   (白)     岂敢!少来问安,宗兄海涵!

刘表   (白)     岂敢!贤弟自离荆州,一向安否?

刘备   (白)     有劳宗兄动问。自与宗兄分别之后,弟时刻挂心。

刘表   (白)     有劳贤弟挂念!

刘备   (白)     岂敢!

刘表   (白)     贤弟今日至此,有何事议?

刘备   (白)     小弟蒙兄之恩,分手住居新野,感之不尽。今日一来看望宗兄、宗嫂;二来有要紧之事前来与宗兄商议。

刘表   (白)     有何要紧之事?贤弟请讲!

刘备   (白)     宗兄啊!

     (唱)     宗兄有所不知情,

             小弟言来听分明:

             曹操不在许昌郡,

             去征袁绍动刀兵。

             趁此机会把兵领,

             发兵攻取许昌城。

             兄长若肯来应允,

             即发兵将莫消停。

             此番奇袭必得胜,

             乘虚而入把功成。

刘表   (唱)     听弟之言笑盈盈,

             内有一件却难应——

             现今徐州方安稳,

             不敢妄自动刀兵。

             人不征我为侥幸,

             我不征人两太平。

刘备   (唱)     仁兄说话欠思量,

             不图大事为何因?

             兄想荆州永安定,

             只恐孙、曹要来争。

刘表   (唱)     刘表心中自沉吟,

             内侍忙摆酒盈樽。

             我与贤弟开怀饮,

             畅叙一番别离情。

(太监斟酒。)

刘备   (白)     宗兄请!

刘表   (白)     贤弟请!

     (唱)     饮酒之间眼发愣,

     (白)     唉!

     (唱)     不由刘表烦在心!

     (白)     咳!

刘备   (白)     宗兄为何咳声叹气?只管对小弟言来,倘有用我之处,弟万死不辞!

刘表   (白)     咳,贤弟,我有一件天大的心事,不能自决!

刘备   (白)     宗兄到底有什么心事,只管对弟言来,我与兄长分忧解愁。

(刘表摇头。)

刘表   (白)     咳!

刘备   (白)     如此,宗兄请!

刘表   (白)     请!

刘备   (唱)     宗兄只是心愁闷,

             好叫小弟难在心。

             弟要转回新野郡!

(二家将同上,与刘备带马,同下。)

刘表   (白)     贤弟请!

刘备   (白)     请!

     (唱)     改日再来叙寒温!

(刘备下。)

刘表   (白)     咳!

     (唱)     饮酒忽然心不顺,

             大事难以对他云。

             思想蔡氏心暗恨,

             只为二子难在心。

             荆州重地无人整,

             谁是孤的心腹人!

(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刘表   (白)     咳!

(刘表下。)
(完)


浏览次数:2083 ┊ 字数:9745 ┊ 最后更新:2012年07月3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