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马跳潭溪》

主要角色
刘备:老生
刘表:老生
蔡瑁:净
蔡氏:旦
赵云:武生

情节
蔡氏权重,拟立己子刘琮,废长子刘琦。刘表患之,请教刘备。刘备居馆驿,蔡瑁谋袭,经伊籍报信,刘备星夜奔新野。蔡瑁假托庆功,再邀刘备宴襄阳,筵前行刺未果。刘备伺机入厕,急出西门,马跳潭溪,幸免于难。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2.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备上。)

刘备   (唱)     光阴似箭催得紧,

             分别不觉整一春。

             玄德每日自思论,

             只愁汉业一旦倾。

             刘备但得一步稳,

             必整汉室锦乾坤。

             怎能除却曹奸佞,

             玄德才称智谋人。

(二家将同上。)

家将甲  (白)     启主公:荆州有书信前来,主公请看。

(家将甲呈书。)

刘备   (白)     宗兄有书信到来,待我拆开观看。

(刘备看书。牌子。)

刘备   (白)     哦,原来宗兄请我议事。

             来,对下书人言讲,说我随后就到。

家将甲  (白)     是。

(家将甲下。)

刘备   (白)     来,带马伺候!

家将乙  (白)     是。

(家将乙带马。家将甲上。)

家将甲  (白)     启主公:小人吩咐下书人回往荆州去了。

刘备   (白)     好,荆州去者!

     (唱)     宗兄来了书和信,

             必有军务大事情。

             家将与爷带能行,

(刘备上马。)

刘备   (唱)     去往荆州走一程。

(刘备、二家将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引刘表同上。)

刘表   (唱)     且喜干戈得宁静,

             难解心中肺腑情。

             命人去把玄德请,

             心腹之事对他明。

     (白)     唉!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主公:刘使君到。

刘表   (白)     哦!

     (唱)     听说玄德到来临,

             急忙出府来接迎。

(二家将引刘备同上,二家将同下。)

刘备   (白)     啊宗兄!一向可好?

刘表   (白)     有劳承问!贤弟请!

刘备   (白)     请!

刘表、

刘备   (同笑)    啊哈哈哈……

刘表   (唱)     弟兄挽手府门进,

     (白)     请!

刘备   (白)     请哪!

刘表   (唱)     许久未见兄挂心。

             人来将宴来摆定!

(大太监摆酒。)

刘备   (白)     弟又要叨扰了哇,哈哈哈……

刘表   (白)     贤弟说远了,哈哈哈……贤弟请哪!

刘备   (白)     兄长请!

刘表   (唱)     待兄亲自把酒斟。

刘备   (白)     弟不敢当了,哈哈哈……

刘表   (白)     贤弟请!

     (唱)     手擎酒杯把话论,

             说与贤弟智谋人:

             去岁劝孤攻许郡,

             曹操不在去破城。

             金石良言孤未允,

             失却机会难再寻。

             袁绍被曹遭灭尽,

             招降数万精壮兵。

             青、冀、幽、兖俱归顺,

             班师回郡显奇能。

             又差曹仁把兵领,

             命他前来镇樊城。

             眼看荆州被吞并,

             请弟商量怎样行。

刘备   (唱)     机会错过休再等,

             迟早不同自有因。

刘表   (白)     哎呀!

(刘表哭。)

刘备   (唱)     兄长如何这光景,

             为难之事向弟云。

刘表   (唱)     贤弟既然再三问,

             且听愚兄细言明:

             荆妻陈氏早丧命,

             至今留下一条根。

             长子刘琦过柔性,

             办理国事非贤能。

             自从续娶你蔡氏嫂,

             所生刘琮有雄心。

             看他行事颇聪敏,

             说出言语甚中听。

             意欲立他秉国政,

             又怕群臣心不平。

(蔡氏暗上,偷听。)

刘表   (唱)     欲待立长按本礼,

             内有事情颇难心。

             将佐兵丁甚齐整,

             执掌都是蔡家人。

             掌管军务权衡重,

             要想削除万不能!

(刘表哭。)

刘备   (白)     兄长,自古废长立幼乃取乱之道。若忧蔡氏权重,可削除之。不可溺爱幼子而废长也!

(刘表沉吟。)

刘备   (白)     哎呀!

(刘备哭。)

刘表   (白)     贤弟呀!

     (唱)     谁废谁主心不定,

             不能取决故伤心。

             贤弟因何珠泪滚,

             请对为兄细说明。

刘备   (唱)     兄长既要听其情,

             且听愚弟讲分明:

             心中不爽添忧闷,

             只为汉业一旦倾。

             何时除却贼奸佞,

             何人整理汉江洪。

             刘备不觉白双鬓,

             老将至矣功未成。

刘表   (唱)     贤弟当初多侥幸,

             你在许昌兄知闻。

             青梅煮酒英雄论,

             言语到今记得真。

             能大能小亦能隐,

             须要等待时机临。

             此时求得身安稳,

             纵横四海显奇能。

     (白)     那曹操昔年青梅煮酒论英雄时,曾问贤弟:“猜一猜天下英雄是谁?”贤弟答言:“淮南袁术。”曹操说:“他乃塜中枯骨。”弟又言:“河北袁绍。”曹操说:“色厉胆薄,好谋寡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弟乃又问:“愚兄刘表,江东孙伯符,益州刘季玉,张绣、张鲁、韩遂等如何?”曹操彼时言到:“这些人皆算不了英雄。今天下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以曹操之权力,犹不敢居贤弟之先,何愁功业不建乎!哈哈哈……

刘备   (白)     宗兄,恨小弟如今无栖身之地。若有基业,天下碌碌之辈,诚不足虑也!

     (唱)     君子之心能容忍,

             大丈夫能屈也能伸。

             小弟若能有天运,

             立志整理旧乾坤。

             现无居址空亡奔,

             碌碌庸庸暂寄身。

             龙逢浅水遭了困,

             虎落平川怎能行!

             有朝一日春雷震,

             轰轰烈烈显威名。

刘表   (笑)     哈哈哈……

刘备   (白)     啊!

     (唱)     言多语失不敢论,

             默默无闻自思忖。

             告辞回馆弟安寝,

刘表   (唱)     兄送贤弟到府门。

(蔡氏暗下。二家将同上。)

刘备   (唱)     告辞兄长跨鞍镫,

             不觉红日向西沉。

     (白)     请!

刘表   (白)     请!

(二家将同下,刘备下。)

刘表   (唱)     天下英雄属使君,

             不禁腹内暗沉吟。

             骨肉相逢谈不尽,

             怎叫寰宇不三分?

             将身且把内室进,

(二宫娥引蔡氏自下场门同上。)

蔡氏   (唱)     急忙向前笑相迎。

             主公请坐同坐定,

             有语开言禀府君。

(蔡氏怒。)

蔡氏   (白)     主君,我想皇叔不过汉室宗支。自他进荆州以来,何相待如同骨肉一般!

刘表   (白)     唉!

蔡氏   (白)     常人言,他的仁义过天,四海闻名。适才妾在屏风后面听了半晌,原来传言失真。对主公不思感恩报德,反讲大话压人!

     (唱)     带笑开言尊主君,

             妾身拙言听分明:

             当言不言缺恩爱,

             没了你我夫妻情。

             你待皇叔情意重,

             可惜辜负一片心。

             说什么他乃同宗姓,

             同宗共祖一脉亲。

             方才狂语欺太甚,

             只知有己目无人。

             要对旁人还可论,

             不该在荆州乱胡云。

             英雄之气他怎称?

             未必他心似我心。

             相劝主公细思忖,

             莫把皇叔当好人。

             若不早把注意定,

             将来为患定非轻!

刘表   (白)     唉,这是哪里说起!

(刘表摇头怒,急下。)

蔡氏   (白)     呀!

     (唱)     越思越想越难忍,

     (白)     来!

     (唱)     快请蔡瑁进内厅!

二宫娥  (同白)    有请蔡都督!

(蔡瑁上。)

蔡瑁   (念)     要去心头恨,拔却眼中钉。

     (白)     啊贤妹!

蔡氏   (白)     兄长请坐!

蔡瑁   (白)     告坐。贤妹唤兄前来,有何事议?

蔡氏   (白)     我想刘备虽然镇守新野,此人奸诈太甚,若不早除,将来荆州九郡付与他人。刘备现在馆驿,不如及早害了刘备,荆襄可保。

蔡瑁   (白)     待我暗派五百精壮兵丁,今夜围困馆驿,哪怕刘备飞上天去!

蔡氏   (白)     只要急速行事!

蔡瑁   (白)     遵命。

蔡氏   (念)     兄妹定下牢笼计,

蔡瑁   (念)     刘备难逃掌握中。

(蔡氏、蔡瑁同下。)

【第三场】

刘备   (内二黄导板) 馆驿中打罢了初更十分,

(二家将引刘备同上。)

刘备   (唱)     因何故心不安坐卧不宁?

             白昼间言语失自悔自恨,

             酒醉后透露了腹内真情。

             想必是宗兄他心中怀恨,

             怕的是那蔡氏暗中窃听。

             刘景升若听信蔡氏讲论,

             嫉妒妇搬是非波浪自生。

             秉灯烛心烦闷难以安寝,

             到天明别宗兄急早登程。

伊籍   (内白)    走哇!

(伊籍上。)

伊籍   (唱)     适才间众兵丁纷纷议论,

             那蔡瑁设巧计起下毒心。

             急忙忙到馆驿前来送信,

             泄机关早叫那玄德逃生。

     (白)     皇叔,快些开门来!

刘备   (白)     哦!

     (唱)     耳听得有人声将门叩定,

(刘备开门,看。)

刘备   (唱)     原来是伊先生大驾光临。

     (白)     哦,伊先生,夤夜来至馆驿何事?

伊籍   (白)     哎呀皇叔啊,大事不好了!

刘备   (白)     何事惊慌?

伊籍   (白)     今有蔡瑁派兵五百,来围馆驿,欲害皇叔。是我夤夜前来送信。皇叔急速起身;若是迟慢,大祸临身!

刘备   (白)     待等辞别景升。

伊籍   (白)     皇叔若是辞别,必遭蔡瑁之害。

刘备   (白)     多谢先生救命之恩!就此拜别!

             来,快些备马!

二家将  (同白)    啊!

刘备   (白)     哎呀!

     (唱)     打开玉笼飞彩凤,

             顿断金锁走蛟龙。

(二家将、刘备同下。)

伊籍   (念)     恼恨蔡瑁贼奸佞,为何要害智谋人!

(伊籍下。)

【第四场】

(四文堂、四下手、四将官引蔡瑁同上。)

蔡瑁   (白)     俺,蔡瑁。我与贤妹定下稳军之计,去到馆驿捉拿刘备。天已四更。

             众将官,馆驿去者!

四将官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

四将官  (同白)    来到馆驿。

蔡瑁   (白)     众将官,一半人马围住馆驿,一半人马打了进去。

四将官  (同白)    啊!

(众人同挖门。)

蔡瑁   (白)     上房搜来!

四将官  (同白)    啊!

(四将官同搜。)

四将官  (同白)    上房无有。

蔡瑁   (白)     四下搜来!

四将官  (同白)    啊!

(四将官同一翻、两翻。)

四将官  (同白)    并无刘备。

蔡瑁   (白)     起过了。

             啊!想必走漏风声,连夜逃出城去。也罢!待我替他墙上写反诗一首。

(蔡瑁写诗。牌子。)

蔡瑁   (白)     等到天明,奏与主公知道。

             众将官,兵至府前伺候!

四将官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表同上。)

刘表   (唱)     孤王有道荆州掌,

             民安国泰乐安康。

             扫灭二贼凯歌唱,

             全仗桃园刘、关、张。

             何惧孙曹齐反上,

             怎当荆襄水军强。

             桃园威镇多兴旺,

             张鲁怎敢犯边疆!

             玄德足智韬略广,

             子龙、关、张威名扬。

(四文堂、四下手、四将官引蔡瑁同上。)

蔡瑁   (唱)     玄德逃出天罗网,

             纵放猛虎上山岗。

     (白)     参见主公!

刘表   (白)     都督有何军情议论?

蔡瑁   (白)     启主公:刘备有叛乱之意。在馆驿墙壁之上题了反诗四句,不辞而去!

刘表   (白)     孤王不信。

蔡瑁   (白)     主公不信,即请主公亲到馆驿观看,便知真假。

刘表   (白)     好,孤亲去观看。

             内侍摆驾,馆驿去者!

大太监  (白)     遵旨!

(众人同走圆场,同进馆驿。)

蔡瑁   (白)     墙上现有诗句,主公请看!

刘表   (白)     待孤看来。唔呼呀!

     (念)     “数年徒守困,空对旧山川。龙岂池中物,乘雷欲上天!”

(刘表怒。)

刘表   (白)     咳:誓杀无义之徒!

(刘表悟省。)

刘表   (白)     哎呀,我与玄德相处,不曾见他作诗。

(刘表背供。)

刘表   (白)     此必外人离间之计。唉!

(刘表按剑。)

刘表   (白)     待孤用剑尖削去此诗。

蔡瑁   (白)     启主公:军士俱已点齐,即往新野去擒玄德。

刘表   (白)     呃!不可不可,慢慢商议。

             内侍,带马回府!

(四太监、大太监、刘表同下。)

蔡瑁   (白)     且住!看主公迟疑不决,回府去了!哦呵有了,待我与妹子商议,正厅设宴,其名“襄阳会宴”。暗中派军五百,埋伏两廊,就请刘备前来赴宴,席前杀之。他若席前逃走,东北南三门俱有军卒五百把守,只有西门以外,有一道潭溪阻路,料他插翅难以飞过潭溪。正是:

     (念)     我与妹子计议定,然后再奏主公知。

     (白)     众将官,带马回府!

四将官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太监同上,同站门。刘表上。)

刘表   (唱)     玄德与我同宗姓,

             焉能题写反诗文?

             不辞而去新野奔,

             叫人难信假和真?

             此事叫孤心忧闷,

     (白)     哦!

     (唱)     离间之计久自明。

(蔡瑁上。)

蔡瑁   (唱)     昨夜与妹把计定,

             今日早朝奏主君。

     (白)     臣,蔡瑁参见主公千岁!

刘表   (白)     都督平身!

蔡瑁   (白)     千千岁!

刘表   (白)     都督有何本奏?

蔡瑁   (白)     臣启主公:自玄德征剿江夏回郡,未曾庆贺功臣。理当召集文武,襄阳设宴,以示抚慰。

刘表   (白)     孤气疾作痛,实实难忍,坐卧不宁,怎能筵宴群臣?可命刘琦、刘琮陪宴,如孤一样。

蔡瑁   (白)     启主公:公子年幼,恐失于礼节。

刘表   (白)     这也言之有理。也罢!可往新野,请玄德为孤侍客。

蔡瑁   (白)     领旨。臣即差人去往新野,相请玄德公来荆州。请驾回宫!

刘表   (白)     退班!

(刘表、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蔡瑁   (笑)     哈哈哈……

     (白)     正中某家之计也!

     (唱)     即速差人玄德请,

             料他难逃计牢笼。

             刘备中计迷不醒,

             叫他还在梦寐中。

     (笑)     哈哈哈……

(蔡瑁下。)

【第七场】

(孙乾、赵云、张飞、关羽、刘备同上。)

刘备   (唱)     多亏伊籍来相告,

             险些中了计笼牢。

             自知失言语颠倒,

             馆驿之内起风涛。

             心中恼恨贼蔡瑁,

             要害玄德为哪条?

             侥幸未中贼圈套,

             细想此事甚蹊跷。

             未得辞别兄刘表,

             星夜乘马新野逃。

             景升一定心着恼,

             且听荆州信音耗。

(家将上。)

家将   (白)     启主公:荆州差人前来,相请主公去襄阳会宴。

孙乾   (白)     昨日臣见主公星夜匆匆而回,意甚不乐。愚意度之,主公在荆州必有事故。今请赴宴,不可轻往。

刘备   (白)     我在荆州与景升饮宴,酒后自知失言。哪想蔡瑁心中记恨,带兵围困。幸喜先有伊籍先生前来泄机,是孤夤夜乘马逃回新野。今日请我赴会,想是蔡瑁暗设巧计,也未可知。

关羽   (白)     兄长自己疑心语失,刘荆州并无嗔怪之意。外人之言,不可轻信也!

     (唱)     口尊兄长脸带笑,

             弟有一言听根苗:

             若论荆州兄刘表,

             相待兄长如同胞。

             兄长自疑言颠倒,

             莫把旁人记心梢。

             有约不往惹人恼,

             赴会焉能起祸苗?

刘备   (唱)     二弟讲的兄方信,

             所言不差句句真。

张飞   (白)     大哥呀!

     (唱)     大哥休听二哥论,

             常言知面不知心。

             虽然刘表同宗姓,

             只恐旁人巧计生。

     (白)     大哥,岂不知宴无好宴,会无好会?总是不去为妙!

刘备   (白)     三弟,愚兄若是不去,岂不叫他人看兄无有胆量!

张飞   (白)     这个——

赵云   (白)     主公,俺赵云愿带领三百步兵保护主公前去,管保一路无事。

刘备   (白)     既然如此,不可迟延,急速前往荆州赴会。贤弟即刻派兵,你一人保我前去。

赵云   (白)     遵命。

     (念)     急选兵和将,保主赴襄阳。

(赵云下。)

刘备   (白)     二弟、三弟,你二人后面饮酒,兄同子龙前往荆襄。

关羽、

张飞   (同白)    大哥请!

刘备   (白)     请哪!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四将官、四文官、蔡瑁、张允、伊籍、蒯越、刘琦、刘琮同上。)

刘琦   (念)     摆齐御酒浆,文武赴襄阳。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二位公子:新野刘使君到。

刘琦   (白)     哦,刘皇叔到了。

             众文武,一同出迎!

蔡瑁、
张允、
伊籍、
蒯越、
四将官、

四文官  (同白)    啊!

(吹打。四文堂、四上手、赵云引刘备同上,四文堂、四上手同下。)
刘琦、

刘琮   (同白)    啊皇叔!

刘备   (白)     啊二位公子!

刘琦、

刘琮   (同白)    皇叔请!

刘备   (白)     二位贤侄请!

刘琦、

刘琮   (同白)    皇叔请上,侄男参拜。

刘备   (白)     二位贤侄少礼,请坐。

刘琦、

刘琮   (同白)    侄男告坐。

刘备   (白)     二位贤侄,为何不见你父王?

刘琦、

刘琮   (同白)    我父皇气疾发作,不能行动。特请皇叔在此待客。

刘备   (白)     本不敢当此重任。既有兄命,不敢不从。

蔡瑁   (白)     启使君、二位公子:九郡四十二处文武官员俱已到齐。

刘琦   (白)     看酒宴伺候!

四文堂  (同白)    啊!

刘琦   (白)     皇叔请来上坐!

刘备   (白)     备斗胆了哇,哈哈哈……

(刘备中坐,刘琦、刘琮分两边坐,蔡瑁、张允、伊籍、蒯越、四将官、四文官依次两边坐。)
刘琦、

刘琮   (同白)    皇叔请!

刘备   (白)     二位贤侄请!

(刘备、刘琦、刘琮、蔡瑁、张允、伊籍、蒯越、四将官、四文官同饮酒。牌子。文聘、王威同上。)
文聘、

王威   (同白)    我二人相请赵将军外厅赴席。

赵云   (白)     俺赵某此来,焉敢擅去饮酒!

刘备   (白)     四弟只管前去,不必多疑。我宗兄相待恩重,料无别情。

赵云   (白)     臣遵命!

文聘、

王威   (同白)    将军,随我二人来呀,哈哈哈……

(文聘、王威、赵云同下。)

刘琦   (白)     皇叔请!

刘备   (白)     贤侄请!

刘琮   (白)     众卿请!

蔡瑁、
张允、
伊籍、
蒯越、
四将官、

四文官  (同白)    请!

(刘备、刘琦、刘琮、蔡瑁、张允、伊籍、蒯越、四将官、四文官同饮酒。牌子。)

蔡瑁   (白)     启皇叔:我主吩咐,今日会集文武,有一人善舞双锤,席前献艺,为的是劝众饮宴。

刘备   (白)     如此甚好。叫他席前演习演习。

蔡瑁   (白)     遵命!

             吉成,席前舞锤!

(吉成抱锤上。)

吉成   (白)     小人吉成叩头!

蔡瑁   (白)     快些舞锤!

刘备   (白)     下面演来!

吉成   (白)     小人遵命!

(吉成舞锤。)

吉成   (唱)     小人即忙身站定,

             席前舞锤门路分。

             先拉四门慢慢舞,

             次舞锤法紧又精。

             上三路锤撒花盖顶,

             下三路锤枯树盘根。

             前三锤乌龙探爪舞,

             后三锤黄龙三转身。

             越耍越近步步紧,

             相离刘备数步零。

             耍着眼色心意狠,

             手抡双锤下绝情。

(吉成打刘备,刘备惊,刘备拉刘琮挡。)

刘备   (白)     贤侄休怕,有为叔在此!

(蔡瑁使眼色。)

蔡瑁   (白)     唉,舞锤人退下!

吉成   (白)     是!是!是!

(吉成下。)

刘备   (白)     贤侄,随我这里来!

(刘备拉刘琮同下,伊籍随下,刘琦、张允、伊籍、蒯越、四将官、四文官自两边分下。蔡瑁恨。)

蔡瑁   (白)     嘿!

(蔡瑁下。)

【第九场】

(刘备拉刘琮同上。)

刘备   (白)     公子在此等候,愚叔小解就回。

刘琮   (白)     叔父,要快些来呀!

(刘琮下。刘备走圆场,伊籍上。伊籍低声。)

伊籍   (白)     皇叔啊,蔡瑁设计害君,城外东、南、北门三处,皆有兵马把守,只有西门可走,请公即速逃去!我伊籍去也!

(伊籍下。)

刘备   (白)     哎呀,竟有这等事!待我寻马逃走!

(刘备上马,走小圆场。)

刘备   (白)     哎呀!

     (唱)     鳌鱼脱去金钩钓,

             摆尾摇头潜身逃。

(刘备下。)

【第十场】

(场设城门。二兵丁同上,刘备上。)

刘备   (白)     马来!

     (唱)     刘备逃出天罗网,

             犹如蛟龙下长江。

             催马且把西门闯,

二兵丁  (同白)    玄德公,要往哪里去?

刘备   (唱)     并不答言抖丝缰。

(刘备出城,下。)

兵丁甲  (白)     伙计,刘皇叔闯出西门,必有缘故。你我紧急报与蔡都督知道便了!

兵丁乙  (白)     走哇!

(二兵丁同下。)

【第十一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四将官、蔡瑁同上。急急风牌。二兵丁同上。)

二兵丁  (同白)    启都督:今有刘皇叔匹马单人闯出西门,我等阻拦不住,特来报知。

蔡瑁   (白)     知道了。与尔等无干。待我追赶擒拿,料他插翅难飞。

             众将官!

四将官  (同白)    有!

蔡瑁   (白)     往西门追赶!

四将官  (同白)    啊!

蔡瑁   (唱)     闯出西门想逃生,

             料他插翅难飞腾。

             锤下未曾丧了命,

             要想过溪万不能。

             众将与我朝前赶,

             捉住刘备除祸根。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刘备骑马上。)

刘备   (唱)     锤下险些遭不幸,

             多亏伊籍泄牢笼。

             三弟劝孤孤不信,

             幸有四弟赵子龙。

             勒住丝缰来观定,

(水声。)

刘备   (白)     哎呀!

     (唱)     一道大溪横路中。

             宽有半箭水势涌,

             波浪滚滚甚是凶。

             襄阳会上逃出命,

             苍天哪!

             莫非溪水送了终?

     (白)     啊呀且住!无有摆渡船只,又无桥梁可过,俺意欲涉水而过,不知水的深浅?

(内喊杀声。)

刘备   (白)     哎呀,看城内尘土飞空,无数追兵,看看追上。哎呀,此乃是天绝我也!天哪!苍天!我刘备倘能日后恢复旧业,重整江山,今日马跳潭溪,逃命过去;不然只有死在水中,焉肯落在贼人之手也!

     (唱)     此时叫我心忙乱,

             好似钢刀把心穿。

             溪河水势多凶险,

             令人一见心胆寒。

             襄阳邀请来赴宴,

             谁知设下巧机关。

             只望同心共扶汉,

             心如日月义同天。

             越思越想心好惨,

             活活拆散我桃园。

             纵马下溪催走战,

(刘备三打马。)

刘备   (唱)     波浪滔滔往上翻。

     (白)     哎呀,果应伊籍所说,此马妨主,此马不可骑也!

     (唱)     此话今日方应验,

             只恐性命难保全。

(刘备三打马。)

刘备   (唱)     马跳潭溪身纵起,

             恰似云雾一样般。

             飞身一纵过西岸,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唱)     跳过了潭溪回头观。

(四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四将官、蔡瑁同上。)

蔡瑁   (白)     啊使君,请公作陪,抚慰群臣,何故逃席而去?岂不辜负我主公待公一片好心!

刘备   (白)     将军哪!

     (唱)     蔡将军不必假殷勤,

             你自己做事自己明。

             我与你无仇又无恨,

             两次三番害我身。

             你主待我多亲近,

             刘备并无生异心。

             还望将军细思忖,

             谁是谁非谁不仁?

             不是逃席是逃命,

             险些溪内丧残生。

             请回不必多言论,

             他年相逢再补情。

     (白)     备失陪了哇,哈哈哈……

(刘备下。)

蔡瑁   (唱)     只见刘备他逃命,

             众将拨马进西门。

             本督马上传将令,

             回转城中捉赵云。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文堂、四上手引赵云同上。)

赵云   (白)     马来!

     (唱)     适才外厅把酒饮,

             只听一阵喊杀声。

             保驾前来暗防定,

             不敢贪杯加小心。

     (白)     且住!果然蔡瑁内有奸计,寻我主公不见。听说主公乘马向西门逃走,蔡瑁带兵追赶。不免紧紧奔往西门去者!

     (唱)     手提银枪上白龙,

             前去保驾莫消停。

             追寻主公无踪影,

             急往西门外面行。

(内喊杀声。)

赵云   (唱)     又听对面杀声起,

(四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四将官、蔡瑁同上。)

赵云   (白)     呀!

     (唱)     蔡瑁带来许多兵。

     (白)     呔!蔡瑁看枪!

蔡瑁   (白)     将军休要动手,有话请讲!

赵云   (白)     蔡瑁,我主公哪里去了?

蔡瑁   (白)     使君逃席而去。

赵云   (白)     蔡瑁,我且问你,我主公赴宴,何故引着军马追来?

蔡瑁   (白)     将军,我奉主公之命,请皇叔作陪。二位公子不知事物,恐于礼有失,故此特请皇叔款待文武,抚慰公卿,不知皇叔何故逃席而走!

     (唱)     相请皇叔来宴饮,

             抚慰朝中武共文。

             将军休要胡思论,

             蔡瑁并无别的心。

             俺在水军为头领,

             上将之中我为尊。

             四十二州人烟盛,

             特带兵马来查城。

赵云   (唱)     蔡瑁不必胡讲论,

             谁问你这些闲事情?

             我主哪里把身定,

             快快对俺早说明。

蔡瑁   (唱)     适才我把军门问,

             言说你主出西门。

             蔡某随后赶来请,

             至此不见你主君。

赵云   (白)     呀!

     (唱)     听一言来吃一惊,

             好叫赵云难解情。

             为何到此无踪影?

             众军与爷四下寻。

(四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四将官、蔡瑁同上同下。四文堂、四上手同找寻。)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并无踪影。

赵云   (白)     众将官,蔡瑁哪里去了?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已然进城。

赵云   (白)     带门军上来!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同下。四上手押二兵丁同上。)

赵云   (白)     我主皇叔今在何处?快快讲来!

二兵丁  (同白)    我们不敢撒谎。刘皇叔出了西门,我家的水军都督赶出城去啦。此乃句句实言。

赵云   (白)     饶了尔等。去吧!

(二兵丁同下。)

赵云   (白)     众将官,追赶蔡瑁去者!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163 ┊ 字数:949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