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庆阳图》

主要角色
李广:老生
李刚:净
赧王:小生
马妃:旦
李虎:副净
马兰:丑

情节
李广、李刚凯旋回朝,国舅马兰在庆功筵陪宴,遭李刚殴辱。马妃殉情偏袒其兄,因之谗害李广。周赧王素宠马妃,乃竟不念李氏殊勋,立付斩刑。虽经杨太后力保获赦,遣内侍驰传口诏,而马兰诡称赦旨前来,李广已被处斩。李刚遂率部怒叛,勒逼赧王交出马妃并将其处死。

注释
这个剧本经苏连汉先生协同校正。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书香伴我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9.5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袁文郡、马兰同上。)

袁文郡  (念)     玉兔堪堪坠,

马兰   (念)     金鸡阵阵鸣。

袁文郡  (念)     文官朝金阙,

马兰   (念)     武将拜元勋。

袁文郡  (白)     下官袁文郡。

马兰   (白)     下官马兰。

袁文郡  (白)     请了!

马兰   (白)     请了。

袁文郡  (白)     今有亚父与三千岁,征战虹霓,得胜回朝。万岁登殿,把本启奏。

袁文郡、

马兰   (同白)    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分班伺候!

(四太监引赧王同上。)

赧王   (引子)    海晏河清,喜得是,四海升平。

袁文郡、

马兰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赧王   (白)     平身。

袁文郡、

马兰   (同白)    万万岁!

赧王   (念)     虹霓国内起风波,黎民涂炭受折磨。多亏亚父三千岁,鞭敲金镫奏凯歌。

     (白)     孤,大周天子赧王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只因虹霓国造反,多亏亚父与三千岁一战成功。前三日有火牌进京,今日回朝交旨复命。

             袁、马二卿!

袁文郡、

马兰   (同白)    臣。

赧王   (白)     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袁文郡  (白)     臣启万岁:今有亚父李广、三千岁李刚征战虹霓,得胜回朝,已在午门候旨。

赧王   (白)     替孤传旨,宣他二人上殿。

袁文郡  (白)     万岁有旨:李广、李刚上殿。

李广、

李刚   (内同白)   领旨!

(李广、李刚同上。)

李广   (念)     得胜回朝转,

李刚   (念)     把本奏龙颜。

李广、

李刚   (同白)    臣(李广)(李刚)见驾,吾皇万岁!

赧王   (白)     将征战虹霓之事,一一奏来。

李广、

李刚   (同白)    容奏:

     (同念)    臣奉圣命出朝堂,虹霓国内摆战场。且喜人强兵马壮,一战成功转还乡。

赧王   (白)     呜呼呀!好大功劳。李刚听封!

李刚   (白)     臣。

赧王   (白)     加封猛烈王之位。

李刚   (白)     谢主隆恩!

赧王   (白)     亚父官职大了,难以封赠,赐卿蟒袍玉带。

李广   (白)     谢主隆恩!

赧王   (白)     袁、马二卿,光禄寺大摆筵宴,为亚父与三千岁贺功。

袁文郡、
马兰、
李广、

李刚   (同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赧王   (白)     退班!

(牌子。赧王、四太监同下。)

袁文郡  (白)     圣上恩赐御宴,亚父、三千岁,请来上坐!

李刚   (白)     不敢!还是先生、大哥,请来上坐。

马兰   (白)     此乃是圣命。

李广、

李刚   (同白)    如此,有僭了!

袁文郡  (白)     亚父、三千岁,请!

李刚   (白)     先生、大哥,请!

(牌子。)

袁文郡  (白)     三千岁!

李刚   (白)     先生!

袁文郡  (白)     将征战虹霓之事,细说一遍,我等洗耳恭听。

李刚   (白)     先生不嫌絮烦,待某细说一遍。

(牌子。)

李刚   (笑)     啊哈哈……

(李刚打马兰纱帽。)

袁文郡  (白)     好大功劳也!

李刚   (白)     先生夸奖了!

马兰   (白)     哦,三千岁,你可曾读过圣贤之书?

李刚   (白)     虽为武将,何书不读?哪书不晓?

马兰   (白)     既读圣贤之书,你在酒席筵前,扬拳舞爪,将我纱帽打落尘埃,成何体统?

李刚   (白)     马兰,你在朝凭文?

马兰   (白)     不凭文。

李刚   (白)     论武?

马兰   (白)     也不论武。

李刚   (白)     在朝为官凭着何来?

马兰   (白)     岂不知我妹在西宫陪王伴驾?喏喏喏!我就是当朝国舅。

李刚   (白)     你待怎讲?

马兰   (白)     当朝国舅。

李刚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     我道你三弓两箭挣来的乌纱、紫袍,原来是裙边带来的官儿,有些不洁净!

马兰   (白)     这裙边带来的官儿,你家有几个?

李刚   (白)     你待怎讲?

马兰   (白)     你家有几个?

李刚   (白)     哇呀呀……

(李刚推桌子。)

李刚   (唱)     我道你三弓两箭挣,

             裙边带的狗皇亲。

             上前抓住袍和带,

             一掌打在地埃尘。

李广   (白)     三弟使不得!

袁文郡  (白)     千岁!

李刚   (唱)     不看在先生、大哥面,

             一拳要尔命残生。

             怒气不息回府门,

(李刚下。)

李广   (唱)     三弟酒醉乱胡行。

             走向前来忙赔礼,

             得罪国舅马大人。

马兰   (白)     住了!这是你纵弟行凶,你与我赔的什么礼呀?

李广   (白)     哽!

     (唱)     佯佯不睬藐视人。

             人来与爷把路引,

             我谅你也做不出什么大事情!

(李广下。)

袁文郡  (唱)     江山本是武将挣,

             你我文官享太平。

             他弟兄不是我赔礼,

马兰   (白)     住了!他弟兄将我暴打一顿,你赔的什么礼呀?你们俱是一党!

袁文郡  (白)     哽!

     (唱)     佯佯不睬藐视人。

             人来与我把路引,

             看你把我怎样行?

(袁文郡下。)

马兰   (白)     且住。被他弟兄将我暴打一顿,这便怎么处?有了。我不免进宫,与我妹商议,将他弟兄害死,方消我心头之恨!李刚啊,李刚!管教你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

(马兰下。)

【第二场】

(二宫女引马妃同上。)

马妃   (念)     身坐西宫院,陪王伴君前。

(马兰上。)

马兰   (念)     全凭三寸舌,打动娘娘心。

     (白)     来此已是宫门,待我叩环。

宫女甲  (白)     什么人?

马兰   (白)     烦劳通禀:马兰求见。

宫女甲  (白)     候着!

             启奏娘娘:国舅求见。

马妃   (白)     宣他进宫!

宫女甲  (白)     是。

             国舅,娘娘宣你进宫。

马兰   (白)     臣马兰见驾,娘娘千岁!

马妃   (白)     平身。

马兰   (白)     千千岁!

马妃   (白)     赐坐。

马兰   (白)     谢坐。可恼哇,可恼!

马妃   (白)     兄长今日进宫,为何这样烦恼?

马兰   (白)     娘娘有所不知。今有李广、李刚,征战虹霓,得胜回朝,圣上恩赐御宴,内有愚兄陪宴。可恨李刚将我乌纱打落尘埃,你道恼是不恼?

马妃   (白)     他弟兄在朝,有十大汗马功劳,兄长必须忍耐才是。

马兰   (白)     忍耐便是忍耐,只是无有脸面在朝为官。

马妃   (白)     依你之见?

马兰   (白)     必须定计而行。

马妃   (白)     大家想来!

马兰   (白)     哦,娘娘!当初国母有难,何臣保驾?

马妃   (白)     李文,李广。

马兰   (白)     李文哪里去了?

马妃   (白)     北门带箭而亡。

马兰   (白)     日后几人上路?

马妃   (白)     二人二骑。

马兰   (白)     这日间?

马妃   (白)     并马而行。

马兰   (白)     哦,娘娘!到晚来呢?

马妃   (白)     这……你且出宫去罢!

马兰   (念)     二人定计二人知,

(马兰下。)

马妃   (念)     休要走漏这消息。

赧王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引赧王同上。)

赧王   (唱)     内侍摆驾西宫进,

马妃   (白)     妾妃接驾!

赧王   (白)     平身。

马妃   (白)     万万岁!

赧王   (唱)     不由孤王笑盈盈。

马妃   (白)     妾妃参驾,吾皇万岁!

赧王   (白)     平身。

马妃   (白)     万万岁!

赧王   (白)     赐坐。

马妃   (白)     谢坐。

赧王   (笑)     啊哈哈哈……

马妃   (白)     哦!万岁!今日进宫,为何这样欢乐?

赧王   (白)     梓童有所不知。只因虹霓国造反,多亏亚父与三千岁一战成功,岂不是一喜?

马妃   (白)     妾妃备得酒筵,与万岁同饮。

赧王   (白)     生受你了!

马妃   (白)     宫娥看酒!

     (唱)     我主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全凭着文武臣保定乾坤。

             文仗着袁文郡阴阳有准,

             武仗着老亚父勇冠三军。

     (白)     启奏万岁:当初国母有难,何人保驾?

赧王   (白)     李文、李广。

马妃   (白)     李文哪里去了?

赧王   (白)     北门带箭丧身。

马妃   (白)     日后几人上路?

赧王   (白)     二人上路。

马妃   (白)     日间?

赧王   (白)     并马而行。

马妃   (白)     哦!万岁,这到晚来呢?

赧王   (白)     这……唗!

     (唱)     内侍摆驾出宫门,

             不斩李广不为君!

(赧王、四太监同下。)

马妃   (唱)     兄妹定下牢笼计,

             管教李广丧残生!

(马妃下。)

【第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赧王同上。)

赧王   (唱)     内侍摆驾上龙庭,

             快宣李广见寡人。

大太监  (白)     李广上殿!

李广   (内白)    领旨!

(李广上。)

李广   (唱)     乌鸦不住叫声喧,

             叫得李广心胆寒。

             午时三刻王升殿,

             钟鼓打得闹声喧。

             莫不是哪国贼来造反,

             并无有战表到君前。

             是是是来明白了!

             想是我三弟在酒筵前打马兰。

             是与不是上金殿,

             参王驾来问王安。

(四武士同上。)

李广   (白)     臣李广见驾,吾皇万岁!

赧王   (白)     亚父你可知罪?

李广   (白)     臣知罪,但不知罪犯何条?

赧王   (白)     哽!仰面视君,还说无罪?

             殿前武士!

四武士  (同白)    万岁!

赧王   (白)     绑了!

李广   (白)     谢万岁!

     (唱)     一言未发推去斩,

             教臣有口也难言。

             因何事将老臣开刀问斩?

             说明了臣死后却也心甘。

赧王   (白)     押下殿去!

李广   (白)     嗐!

     (唱)     在金殿问昏王无言答辩,

             想必是在后宫听信谗言。

             含悲忍泪下金殿,

             看是何人保我还!

(四武士押李广同下。)

袁文郡  (内白)    刀下留人!

(袁文郡上。)

袁文郡  (唱)     迈步撩袍上金殿,

             品级台前奏龙颜。

     (白)     臣袁文郡见驾,吾皇万岁!

赧王   (白)     平身。

袁文郡  (白)     万万岁!

赧王   (白)     上殿有何本奏?

袁文郡  (白)     亚父身犯何罪,推出午门问斩?

赧王   (白)     因他藐视孤王,故而问斩。

袁文郡  (白)     念他弟兄有十大汗马功劳,只可一赦,不可一斩。

赧王   (白)     孤王龙心已定,不必多奏。

袁文郡  (白)     臣不愿在朝为官。

赧王   (白)     卿家不愿在朝为官,将幞头象简压在龙书案上。下殿去罢!

袁文郡  (白)     谢万岁!

     (唱)     金殿之上三叩首,

             好似鳌鱼脱金钩。

             早知为官不长久,

             去至深山把道修。

(袁文郡下。马兰上。)

马兰   (白)     臣启万岁:亚父犯罪,何人监斩?

赧王   (白)     难道命你监斩不成?

马兰   (白)     谢万岁!

赧王   (白)     孤王乃是一句戏言。

马兰   (白)     君无戏言!

赧王   (白)     好个君无戏言!就命你午时三刻监斩。下殿去罢!

马兰   (白)     领旨。正是:

     (念)     金殿领圣命,法场斩仇人。

(马兰下。老太监上。)

老太监  (白)     国太出宫!

(太后上。)

赧王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太后   (白)     儿呀!方才金殿之上斩斩斩,杀杀杀,但不知斩的是哪部大臣?

赧王   (白)     亚父李广。

太后   (白)     身犯何罪?

赧王   (白)     因他藐视孤王,故而将他问斩。

太后   (白)     念他弟兄有十大汗马功劳,只可一赦,不可一斩。

赧王   (白)     孩儿心意已定。

太后   (白)     嗐,儿呀!

     (唱)     我的儿做事欠思量,

             为娘言来听端详:

             李广本是忠良将,

             换刀杀妻保为娘。

             我儿若要斩李广,

             只恐江山不久长。

赧王   (白)     母后啊!

     (唱)     母后道他忠良将,

             孩作道他是奸党。

             他有功,儿有赏,

             他犯罪,理当斩首在法场。

太后   (白)     呀!

     (唱)     我儿不听我言讲,

     (白)     罢!

     (唱)     不如一死见先王。

赧王   (白)     母后不必如此,孩儿情愿将他赦回。

太后   (白)     这便才是。

赧王   (白)     内侍溶墨伺候!

(牌子。)

赧王   (白)     这有圣旨一道,去到法场,将亚父赦回!

太监   (白)     领旨。

太后   (白)     转来!晓谕监斩官,只要亚父在,不要亚父坏。

     (念)     赦诏出宫门,

太监   (念)     搭救栋梁臣。

赧王   (白)     请母后回宫!

太后   (白)     摆驾!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李广   (内西皮导板) 盖世忠良一命休,

(四文堂押李广同上。)

李广   (唱)     鸟怕弯弓鱼怕钩!

             虹霓国内贼起首,

             我弟兄领人马去把贼收。

             得胜回,摆下庆功酒,

             我三弟打马兰惹下祸忧。

             西宫娘娘把本奏,

             万岁爷听谗言要斩人头。

             再不能夫妻同饮酒,

             再不能教子读《春秋》;

             再不能来把朝房走,

             再不能见驾五凤楼。

             含悲忍泪法场走,

             这是我为国下场头。

(四龙套自两边分上。马兰自下场门上,归座。)

马兰   (白)     啊,刀斧手!时辰一到,速报我知!

(四龙套同应。)

大太监  (内白)    赦旨下!

马兰   (白)     香案接旨。

(大太监上。)

大太监  (念)     一封丹凤诏,飞下九重霄。

     (白)     接旨!

马兰   (白)     万岁!

大太监  (白)     听宣读。诏曰:“今有亚父犯罪,理当斩首,念在国太讲情,死罪已免。”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马兰   (白)     万万岁!

大太监  (白)     亚父在哪里?

马兰   (白)     席棚外面。

大太监  (白)     我瞧瞧呀!

             原来是年迈老臣。

             国太有两句密旨:只要亚父在,不要亚父坏。你要动他一根汗毛,哥儿啊,哥儿!你这纱帽可就戴不牢啦。

马兰   (白)     是。

大太监  (白)     咱家复命去了。

马兰   (白)     送公公!

大太监  (白)     罢啦。

马兰   (白)     再送公公!

大太监  (白)     免啦!

马兰   (白)     还送公公!

大太监  (白)     喳!你给我送到哪儿去呀?猴崽子!

(大太监下。)

马兰   (白)     哎呀且住。正要将他斩首,不想赦旨到来。这便怎么处?有了。我不免先将他斩首,万岁若问,就说斩首在先,赦旨在后。

             刀斧手!

四文堂  (同白)    有。

马兰   (白)     时辰可到?

四文堂  (同白)    时辰未到。

马兰   (白)     管它到与不到,急速开刀!

四文堂  (同白)    请爷升天!

李广   (白)     昏王啊!

(四文堂押李广同下,四文堂同上。)

四文堂  (同白)    斩首已毕。

马兰   (白)     上殿交旨!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太后上。)

太后   (唱)     闷坐宫中心不定,

             眼跳心惊为何情。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国太!大事不好啦!

太后   (白)     何事惊慌?

大太监  (白)     亚父斩首法场。

太后   (白)     不好了!

     (唱)     内侍摆驾上龙庭,

             金殿之上问昏君。

(太后、大太监同下。)

【第六场】

(四太监引赧王同上)

赧王   (唱)     内侍摆驾龙庭进,

             不见文武朝寡人。

(大太监上。太后上,打赧王下。赧王、太后、大太监同上,过场。)

太后   (白)     儿呀!为娘怎样嘱咐于你,赦却亚父李广,你为何将他斩首?

赧王   (白)     哎呀母后哇!斩首在先,赦旨在后。

大太监  (白)     我去他还活着啦!

太后   (白)     讲道什么斩首在先,赦旨在后。他弟李刚,若是杀上金殿,慢说是江山,就是你我母子性命难保!

     (唱)     昔日有个商纣王,

             女娲庙内去降香。

             风吹帘栊露身像,

             昏王题诗粉壁墙。

             比干丞相挖心丧,

             黄家父子反朝纲。

             儿今斩了忠良将,

             只恐江山不久长。

(太后下。大太监随下。)

赧王   (唱)     今日斩了忠良将,

             只恐江山不久长。

(赧王下。)

【第七场】

(李刚看书上。)

李刚   (唱)     李刚闷坐在二堂,

(李虎上。)

李虎   (唱)     李虎前来报端详。

     (白)     参见王爷,大事不好了!

李刚   (白)     何事惊慌?

李虎   (白)     大王爷不知身犯何罪,绑赴法场!

李刚   (白)     你待怎讲?

李虎   (白)     绑赴法场!

李刚   (白)     哇呀呀!大哥,兄王,哎呀!

(李刚气死。)

李虎   (白)     王爷醒来!

李刚   (西皮导板)  听说大哥绑法场,

     (叫头)    大哥!兄王啊……

     (唱)     好似钢刀刺胸膛。

             叫李虎……

李虎   (白)     有。

李刚   (唱)     带路法场上,

(扫头。李刚、李虎同下。文堂甲执彩头自下场门上。李虎自上场门上,抢头。文堂甲下。李刚上,望门抱头哭。)

李刚   (哭)     哎呀!哥哥呀!

     (唱)     催命鼓来救命锣,

(李刚踢李虎抢背。)

李刚   (唱)     见人头不见咱的哥。

             叫李虎忙用白绫裹!

(扫头。李刚、李虎同下。马兰上。李刚、李虎同上。李刚打马兰,劈腿,马兰死。李刚、李虎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引赧王同上。)

赧王   (唱)     内侍摆驾上龙庭,

             不见文武朝寡人。

(李刚、李虎同上,同进殿打。赧王惊下。李刚、李虎同追下。赧王上。李刚追上夺袍。赧王下。李刚追下。赧王上。四太监同上。李刚、李虎同追上。赧王关门下。)

李刚   (白)     昏王啊,昏王!想俺大哥身犯何罪,你为何将他斩首?今日还俺大哥便罢。如若不然,你休想进宫!

李虎   (白)     王爷!今日天色已晚,暂且回府。明日早朝,再与那昏王辩理。

李刚   (白)     李虎回府!

(李刚、李虎同下。)

【第九场】

(李刚、李虎同上。)

李刚   (白)     哎呀!李虎,有请你二位少王爷!

李虎   (白)     有请二位少王爷!

(二少王同上。)

二少王  (同白)    来也。

             参见叔父!

李刚   (白)     儿啊!你爹爹被那昏王斩首了!

二少王  (同白)    不好了!

(牌子。二少王同下。)

李虎   (白)     二位少爷反朝。

李刚   (白)     李虎!传我将令,吩咐大小三军,与爷反!反!反!

(李刚下。)

李虎   (白)     下面听者:三千岁有令,大小三军,与爷反!反!反!

(李虎下。)

【第十场】

(四文堂、李虎、李刚、二少王同上。急急风牌。四文堂、李虎、李刚、二少王同站门,带马同下。旨官背旨上,过场,下。)

【第十一场】

(赧王、马妃同上。)

赧王   (唱)     内侍摆驾龙庭上,

             眼跳心惊为何情。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李刚反朝!

赧王   (白)     哎呀!

(赧王吓倒,马妃扶起。赧王、马妃同上城。四文堂、李虎、李刚、二少王同上。)

李刚   (白)     快快开城!

赧王   (白)     可是要孤江山?

李刚   (白)     不要。将奸妃放下城来!

(赧王推下马妃,李刚刺死马妃,同下。旨官、二青袍同上,同跑过场,同下。四文堂、李虎、李刚、二少王同上,同挖门。旨官上,交旨,下。李刚接旨翻倒脱靴。乱锤。李刚叼旨哭。四击头。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84 ┊ 字数:7131 ┊ 最后更新:2017年08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