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尽忠》【头本】

主要角色
李广:老生
杨国贞:旦
王子甲:末

情节
五代时周朝之李广(并非汉之李广),因功高封为奉命侯。奉旨出外放饷,公毕回朝。及抵皇城,城门紧闭,不准入内。询问护兵,始知系要斩正宫杨国真。李广大为惊讶。当既向护兵特别通融,得以入城。迳赴法场,与监斩官石彦龙交涉,要与国母杨国真面谈。石彦龙慑于李广威名,只好应允。杨国真乃将西凉不进贡,而进美人石美容,周义王宠幸,封为西宫,荒淫无度,不理朝政,入宫进谏,反诬为有意谋反,竟问斩刑云云。李广不得已,赴宫廷见周义王,力谏国母不能斩之原因,周义王不听,反将宝剑悬于午门。再有谏者,一同问罪。李广不得已,将其弟李文从校场找回,商议营救国母,毫无良策。其家将李福等,遂劝造反。最后李广为营救国母,乃先到法场,救出国母,并换刀杀死自己妻子,杀出皇城。中途李文中箭身亡。李广保护国母逃出后,途中遇虎冲散。杨国贞行至中途,腹痛难行,避至女娲庙内,产生太子。李广与国母失散后,遇半架山大王李刚,带领喽啰下山。交战之下,被李刚擒住,缚至山岗,预备作下酒之用。李刚之母闻知哭声,询问根由,发见李广即其丈夫之子,乃令李刚与李广相见。骨肉团圆,喜出望外。一日忽一乞婆带一幼子求见,即国母与皇太子。相离已整七年,李广于是奉命发兵,杀入庆阳时,周义王已死。乃由太子即位,李广封为一字并肩王,李刚封为太平侯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8.6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广上,李福上。)

李广   (引子)    扶保国君,食王禄,秉正忠心。

     (念)     黑暗暗乌纱盖顶,明朗朗玉带随身。上金殿君王见喜,下金殿文武皆尊。

     (白)     本爵,李广。在周室驾前为臣,官拜奉命侯之职。奉王旨意,边外散饷,且喜干戈宁靖,不免回朝交旨,又恐众位王爷前来饯行。

             李福。

李福   (白)     有。

李广   (白)     伺候了。

李福   (白)     吓。

(兵卒上。)

兵卒   (念)     马前齐哈道,柬帖手内拿。

     (白)     来此已是。有人么?

李福   (白)     什么人。

兵卒   (白)     二位王爷拜。

李福   (白)     候着。

             启老爷:二位王爷拜。

李广   (白)     留帖。有请。

李福   (白)     留帖。有请。

兵卒   (白)     吓,有请。

(吹打。二王子同上。)

二王子  (同白)    李大人在哪里?

李广   (白)     二位王爷请。

二王子  (同白)    李大人请来,我等拜揖。

李广   (白)     还礼。二位王爷请坐。

二王子  (同白)    告坐。

李广   (白)     不知二位王爷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二王子  (同白)    岂敢。我等来的卤莽,望乞海涵。

李广   (白)     岂敢。二位王爷到此,有何贵干?

二王子  (同白)    闻听大人要回京都,我等特来饯行。

李广   (白)     本爵有何德能,敢劳二位王爷饯行。

二王子  (同白)    当得一饯。

兵卒   (白)     宴齐。

二王子  (同白)    李大人请上,我等把盏。

李广   (白)     不敢。摆下就是。

(吹打。)

兵卒   (白)     上宴。

二王子  (同白)    李大人请。

李广   (白)     二位王爷请。

(牌子。)

王子甲  (白)     李大人回京,我等无物可敬,今有一展毒帕,此宝能解百毒。奉送与大人,请收下。

李广   (白)     有何德能,怎敢领得此宝。

二王子  (同白)    大人请收下,断不可推辞。

李广   (白)     多谢二位王爷。

李福   (白)     启大人:众将营门候令。

李广   (白)     二位王爷。众将营门候令。今日回朝,多谢二位王爷。告辞了。

二王子  (同白)    奉送。

李广   (白)     请。

(李广下。)

王子甲  (白)     李大人回朝去了,你我就此去。

(二王子同下。)

【第二场】

(二大太监、周义王同上。)

周义王  (引子)    祥光紫雾开,文武拜金阶。

     (念)     平顶冠上九龙头,太阳一出照九州。蓝田玉带朝北斗,金钟一响文武愁。

     (白)     孤,周义王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可称太平景象。今日寡人心下不爽。

             内侍。摆驾西宫。

二大太监 (同白)    领旨。

周义王  (唱)     为王的坐江山风调雨顺,

             马放山甲入库乐享安宁。

             内侍臣与孤王忙把驾引,

             西宫内见石妃散散龙心。

(周义王、二大太监同下。)

【第三场】

(二宫女、大太监、杨国贞同上。)

杨国贞  (唱)     杨国贞坐昭阳自思自量,

             吾主爷收石妃不理朝纲。

             怕的是文武臣背地谈讲,

             又恐怕效前朝无道纣王。

     (白)     本宫杨国贞。蒙圣恩封为昭阳正院。只因西凉下国,三载无宝贡进,进来石美容兄妹三人,吾主龙宠封为西宫伴驾。每日饮宴,夜夜笙歌。满朝文武本章堆积如山,圣上不理朝事。不免捧金镶玉玺,去到西宫面奏便了。

             宫娥们。摆驾西宫。

     (唱)     西凉国三年内无有贡进,

             进来了石美容兄妹三人。

             吾主爷不把这国事议论,

             日饮酒夜笙歌稳坐宫庭。

             宫娥女忙摆驾西宫院进,

             我要把朝歌事细奏明君。

(杨国贞、二宫女、大太监同下。)

【第四场】

(二宫女、丑太监、石美容同上。)

石美容  (唱)     带一顶珠翠冠乌云押鬓,

             穿一件龙凤衣现出罗裙。

             周天子宠爱我不理国政,

             我三人起不良要谋龙庭。

             石美容候圣驾西宫院等,

             耳听得金钟响圣驾来临。

(二大太监、周义王同上。)

周义王  (唱)     寡人有福坐龙庭,

             番邦进来玉美人。

             内侍臣摆驾西宫进,

丑太监  (白)     驾到。

石美容  (白)     妾妃接驾。

周义王  (唱)     梓童免礼且平身。

石美容  (白)     妾妃见驾,愿吾主万岁。

周义王  (白)     平身。

石美容  (白)     万万岁。

周义王  (白)     赐坐。

石美容  (白)     谢坐。万岁今日回宫,为何面带忧愁?

周义王  (白)     寡人今日龙心不爽,要睡卧龙床。赐你鹅毛扇一把,在一旁消凉打扇。

石美容  (白)     领旨。

     (唱)     万岁爷体不爽留神细养,

             石美容在一旁打扇消凉。

             杨国贞背地里暗把君王讲,

             怕的是起下了不良的心肠。

(二宫女、大太监、杨国贞同上。)

杨国贞  (唱)     手捧玉玺到西宫,

             我朝之事大不同。

大太监  (白)     来此西宫。

杨国贞  (白)     前去说,杨国贞有本奏。

大太监  (白)     领命。

             宫门哪位在?

丑太监  (白)     什么人?

大太监  (白)     咱家在此。

丑太监  (白)     原来是亲家么,到此何事?

大太监  (白)     烦劳亲家,杨娘娘有本启奏。

丑太监  (白)     咱家与你启奏。

             奴卑启奏娘娘:正宫杨国母有本启奏。

石美容  (白)     传话出去,有本进宫启奏,无本穿宫而过,哪个出宫迎接她不成!

丑太监  (白)     嗻。

             亲家。石娘娘传话出来,国母有本进宫启奏,无本穿宫而过,哪个出宫迎接不成!

大太监  (白)     这话是谁说的?

丑太监  (白)     石娘娘说的。

大太监  (白)     嗯,好大的一个西宫院。

丑太监  (白)     好大的一个正宫。

大太监  (白)     启奏国母:石娘娘传话出来,有本进宫启奏,无本穿宫而过,哪个迎接她不成么!

杨国贞  (白)     这话是哪个讲的?

大太监  (白)     是石娘娘说的。

杨国贞  (白)     嗯,这贱人好大胆。且自由她。

             吩咐,闪宫。

大太监  (白)     嗻,闪宫。

杨国贞  (白)     妾妃见驾,愿吾皇万岁!

石美容  (白)     平身。

杨国贞  (白)     万万岁!

石美容  (白)     妾妃见驾,国母千岁。

杨国贞  (白)     一旁坐下。

石美容  (白)     谢国母。

杨国贞  (白)     御妹,我且问你,本宫到此,你不出宫迎接,倒也罢了。反在一旁待驾平身,不知紧要。别邦闻知,岂不道我国无有君臣礼仪么?

石美容  (白)     嗯,我不待驾平身,岂不跪坏了你。

杨国贞  (白)     你这贱人果真大胆!

石美容  (白)     吓,国母。我开口一个国母,闭口一个国母,你开口一个小贱人,闭口一个小贱人,你叫得我,难道我叫不得你么?

杨国贞  (白)     你叫我什么?

石美容  (白)     我叫你杨……

杨国贞  (白)     杨什么?

石美容  (白)     杨国母。

杨国贞  (白)     称得起是杨国母。

石美容  (白)     我叫你是杨国贞!

杨国贞  (白)     哎哟,小贱人吓!

     (唱)     你本是外国毛桃女,

             敢在我朝乱胡行。

             你手摸胸膛想一想,

             本宫是你什么人?

石美容  (唱)     三宫六院你为大,

             七十二妃你为尊。

             你为大来我为小,

             以大压小是狗肺心!

杨国贞  (白)     贱人吓!

     (唱)     好马不可槽头喂,

             养起膘来就伤人。

             金镶玉玺望下打!

石美容  (唱)     你敢与我把本升?

     (白)     杨国贞,你敢与我面奏?

杨国贞  (白)     我就与你面奏!

石美容  (白)     请!

杨国贞、

石美容  (同白)    哎呀,万岁吓!

周义王  (念)     寡人睡朦胧,何人把驾冲。睁开龙凤眼,

杨国贞、

石美容  (同白)    万岁吓!

周义王  (念)     原来二梓童。

     (白)     你二人为何这等模样?

石美容  (白)     妾妃有本启奏。

杨国贞  (白)     妾妃有本启奏。

石美容  (白)     妾妃有本启奏。

杨国贞  (白)     妾妃有本启奏。

周义王  (白)     唉。我朝有大有小。石梓童低头,杨梓童奏来。

杨国贞  (白)     启奏万岁:满朝文武本章堆积如山,恐万岁误了国家大事。妾妃手捧玉玺来到西宫,她不出宫迎接倒也罢了。反在一旁待驾平身,不知紧要,恐别邦闻知,岂不道我国无有君臣礼仪?万岁详情。

周义王  (白)     是吓!梓童,你国母到了西宫,你不出宫迎接倒也罢了,反在一旁待驾平身,是何道礼?

石美容  (白)     哎呀万岁吓!她哪里是到西宫议论国事,分明手执金镶玉玺,她想一印将万岁打死,她要做一朝女皇帝!

(周义王嗔。)

周义王  (白)     这话寡人就不信了。

石美容  (白)     万岁不信,现有玉玺为证。

周义王  (白)     唗!胆大杨国贞,哪是议论国事,分明手执玉玺,要将寡人打死,你要坐一朝女王皇帝。这还了得!

             内侍。传金瓜武士进宫。

(二刀手同上。)

周义王  (白)     将皇后与我绑了!

杨国贞  (唱)     西宫院内上了刑,

             犯罪之事解不明。

             含悲忍泪忙跪定,

             妾妃有本奏明君。

     (白)     启万岁:别家娘娘在朝有三兄四弟,妾妃孤身一人,要这江山何用?万岁详情!

石美容  (白)     启万岁。想是他私通哪部大臣,也是有的。

周义王  (白)     是吓。想是你私通哪部大臣,也是有的。不必多奏。

             金瓜武士。将她推出斩了!

杨国贞  (白)     不好了!

     (唱)     昔日有个商纣王,

             女娲庙内去降香。

             风吹罗帐现神像,

             昏王题诗粉壁墙。

             女娲一见冲冲怒,

             天降妲己乱朝纲。

             昏王学了前朝样,

             诚恐江山不久长。

             含悲忍泪出宫往,

             我好似阳台梦一场。

(杨国贞下。)

石美容  (白)     启万岁:国母犯罪,命何人监斩?

周义王  (白)     命大国舅监斩。

石美容  (白)     内侍,宣大国舅进宫。

丑太监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大国舅进宫。

(石彦龙上。)

石彦龙  (白)     领旨!

     (念)     西凉下国是我家,兄妹三人进中华。鸡鸣犬吠皆相似,言差语差字不差。

     (白)     臣,石彦龙见驾,愿吾皇万岁。

周义王  (白)     平身。

石彦龙  (白)     万万岁。宣臣进宫,有何国事议论?

周义王  (白)     杨国贞犯罪,命你午时三刻监斩回奏。

石彦龙  (白)     领旨。

     (念)     西宫领圣命,法场斩仇人。

(石彦龙下。)

石美容  (白)     万岁,国母一死,但不知封哪一宫为昭阳正院?

周义王  (白)     难道封你不成?

石美容  (白)     谢主龙恩。

周义王  (白)     诺诺诺,寡人未曾封你。

石美容  (白)     君无戏言。

周义王  (白)     好吓,好个君无戏言。就封梓童为昭阳正院。

石美容  (白)     谢万岁。

周义王  (白)     昭阳大摆筵宴,与梓童贺喜。摆驾。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李广上,李福上。)

李广   (引子)    夜宿连营,得梦兆,心不安宁。

     (白)     本爵,李广。适才偶得一梦,梦见二凤却口,不知主何吉凶。我想此二凤必定应在哪家娘娘身上。

             李福。

李福   (白)     有。

李广   (白)     听谯楼打了几鼓?

李福   (白)     吓,启爷:谯楼鼓打三更。

李广   (白)     嗯。我想一更是睡梦,二更乃是混梦,三更乃是正梦。鼓打三更,得此梦兆,必定国家有不祥之事。不免连夜回京,看是如何。

             李福!

李福   (白)     有。

李广   (白)     吩咐众将,灯笼火把,即刻起程回京。

李福   (白)     吓,众将官,灯笼火把,即刻回京。

(李广、李福同下。)
(完)


浏览次数:260 ┊ 字数:4850 ┊ 最后更新:2018年06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