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尽忠》【三本】

主要角色
李广:老生
朝臣甲:末
朝臣乙:净
朝臣丙:丑
杨国贞:旦
李广妻:旦
李文妻:旦

情节
五代时周朝之李广(并非汉之李广),因功高封为奉命侯。奉旨出外放饷,公毕回朝。及抵皇城,城门紧闭,不准入内。询问护兵,始知系要斩正宫杨国真。李广大为惊讶。当既向护兵特别通融,得以入城。迳赴法场,与监斩官石彦龙交涉,要与国母杨国真面谈。石彦龙慑于李广威名,只好应允。杨国真乃将西凉不进贡,而进美人石美容,周义王宠幸,封为西宫,荒淫无度,不理朝政,入宫进谏,反诬为有意谋反,竟问斩刑云云。李广不得已,赴宫廷见周义王,力谏国母不能斩之原因,周义王不听,反将宝剑悬于午门。再有谏者,一同问罪。李广不得已,将其弟李文从校场找回,商议营救国母,毫无良策。其家将李福等,遂劝造反。最后李广为营救国母,乃先到法场,救出国母,并换刀杀死自己妻子,杀出皇城。中途李文中箭身亡。李广保护国母逃出后,途中遇虎冲散。杨国贞行至中途,腹痛难行,避至女娲庙内,产生太子。李广与国母失散后,遇半架山大王李刚,带领喽啰下山。交战之下,被李刚擒住,缚至山岗,预备作下酒之用。李刚之母闻知哭声,询问根由,发见李广即其丈夫之子,乃令李刚与李广相见。骨肉团圆,喜出望外。一日忽一乞婆带一幼子求见,即国母与皇太子。相离已整七年,李广于是奉命发兵,杀入庆阳时,周义王已死。乃由太子即位,李广封为一字并肩王,李刚封为太平侯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1.9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广上。)

李广   (白)     好奸贼!

     (唱)     他兄妹三人皇王宠,

             常怀篡逆狗奸臣。

             撩袍端带玉阶进,

             两旁站立文武臣。

             是奸臣一边哈哈笑,

             忠良一边放悲声。

             自古道忠良不怕死,

             怕死岂保国母身?

             含悲忍泪上龙庭,

             品级台上面圣君。

     (白)     臣,李广见驾,愿吾皇万岁!

周义王  (内白)    卿家几时回京?

李广   (白)     今日回京。

周义王  (内白)    散饷一事奏来。

李广   (白)     臣边外散饷,干戈宁靖,特来交旨。

周义王  (内白)    好。卿家散饷有功,免一月不朝王见驾。

李广   (白)     臣还有本启奏。

周义王  (内白)    有何本奏?

李广   (白)     杨国母身犯何罪,推出问斩?

周义王  (内白)    她手执玉玺要将孤王打死,她要做一朝女王皇帝,故而斩首。

李广   (白)     臣启万岁:别家娘娘在朝,有三兄四弟,杨国母独自一人,要这江山何人所坐?万岁不要误听谗言。

周义王  (内白)    想是她私通哪部大臣,也是有的。不必多奏,下殿。

李广   (白)     哎呀!

     (唱)     往日里奏本,本本准,

             今日奏本王不听。

             含羞带愧下龙庭,

             只见圣谕面前存。

     (念)     “父母遗体重,朝廷发怒言”。

     (白)     哎呀,圣上不准本章,不能保全国母性命,也罢。回府与母亲问安。正是:

     (念)     世人千般语,忠孝最为先。

     (白)     且住。想本爵不能保全国母,我的忠在何处?家中不能与母亲问安,我的孝在哪里?也罢。我十大功劳不要,上殿保全国母便了!

     (唱)     拚着生死上金殿,

             二次保全国母身。

     (白)     哎哟,万岁吓!

     (念)     堂堂七尺躯,紧防三寸舌。舌尖有龙泉,杀人不见血。

             君听臣该死,父听子该灭。朋友听疏远,夫妻听离别。

     (白)     国母身怀有孕,龙凤不知,等分娩之后,再斩不迟。

周义王  (内白)    内侍!有宝剑一口,悬挂午门。有人保奏,一同问罪。

李广   (白)     呀!

     (唱)     万岁爷宝剑挂午门,

             眼见国母无救星。

             迈步且把金殿下,

二朝臣  (内同白)   李大人等着!

李广   (唱)     朝房来了二老臣。

(朝臣甲上。)

朝臣甲  (唱)     国不正奸贼来弄权,

朝臣乙  (唱)     家不幸逆子惹祸端。

二朝臣  (同白)    李大人回来了?

李广   (白)     回来了。

二朝臣  (同白)    少备夫马迎接,望乞恕罪。

李广   (白)     岂敢。二位伯父慌慌张张,为了何事?

二朝臣  (同白)    国母犯罪,我等上殿保奏。

李广   (白)     好。二位伯父的本头,是侄男的本尾。

二朝臣、

李广   (同白)    请吓!

朝臣甲  (唱)     自古道忠良不怕死,

(朝臣甲下。)

朝臣乙  (唱)     又道是怕死岂忠臣。

(朝臣乙下。)

李广   (唱)     二位伯父去保本,

             但愿保全国母身。

(二刀手押二朝臣同上。)

二朝臣  (同白)    哎呀,贤侄不好了,我二人保本,圣上大怒,将我二人推出问斩。

李广   (白)     二位伯父请上,受我一拜。

(李广拜。二朝臣同哭下。)

李广   (白)     不好了!

     (唱)     西宫院昏了周国君,

             平白无事乱杀人。

             李广正在为难处,

朝臣丙  (内白)    慢着。我来了!

李广   (唱)     那旁来了年迈人。

(朝臣丙上。)

朝臣丙  (唱)     撩袍端带出朝房,

             见了李广问端详。

     (白)     贤侄回来了?

李广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老伯父。侄男有礼。

朝臣丙  (丑)     还礼。贤侄为何这等模样?

李广   (白)     伯父朝阁之事,难道伯父也不知么?

朝臣丙  (白)     我倒也知道。

李广   (白)     伯父既知道,就该上殿保本。

朝臣丙  (白)     贤侄说那里话来,方才二家老臣前去保本,自家把自家脑袋保掉了。你又叫我去保本,你把我的吃饭家伙留一留罢。

李广   (白)     这等说来,伯父想是怕死?

朝臣丙  (白)     为人何不惜命。

李广   (白)     你既怕死。去罢。

朝臣丙  (白)     哎呀,哎呀,岂有此理!

     (唱)     叫声李广大不该,

             我与你父把香摆。

             今日没有说歹话,

             为何打下我的纱帽来,不该,不该!

(朝臣丙下。)

李广   (白)     吓,怕死的谗臣!

     (唱)     在王驾前愿王兴,

             食王爵禄报王恩。

     (白)     罢!

     (唱)     人头不要我去保本,

             李广有罪奏主听!

     (白)     臣李广有十大汗马功劳不要,愿保国母不死。

周义王  (内白)    李广,你还是忠臣,还是奸臣?

李广   (白)     臣是大大的忠臣。

周义王  (内白)    既是忠臣,午门外设下油锅数口,你跳油锅不死,寡人准你本章。

李广   (白)     不好了!

     (唱)     万岁一言出了唇,

             想救国母万不能。

             将身来在午门外,

             只见油锅在面前存。

             本待不把油锅下,

             忠良名儿化灰尘。

     (白)     罢!

     (唱)     不要性命下油鼎,

(李福上。)

李福   (唱)     大人还要三思行!

(李广、李福同下。)

【第二场】

(李广、李福同上。)

李福   (白)     老爷醒来!

李广   (西皮导板)  适才在午门扑油鼎,

     (白)     国母千岁,哎呀!国母吓。

     (唱)     未救国母险丧身。

             手指奸贼高声骂,

     (白)     奸贼吓,奸贼吓!

     (唱)     眼见得国母无救星。

     (白)     李福。有请二老爷。

李福   (白)     吓,有请二老爷。

李文   (内白)    二老爷不在府中,教场骑射去了。

李福   (白)     启爷:二老爷不在府中,教场骑射去了。

李广   (白)     李福。拿令箭吩咐一班传一班,传二老爷急速回府。

李福   (白)     一班传一班,传二老爷急速回府!

(四青袍、李文同上。)

李文   (唱)     适才教场操兵将,

             兄长的令箭鬼神忙。

             哥哥边外去散饷,

             想必是贼反要我定边疆。

     (白)     俺,李文。正在教场骑射,兄长传令唤我回府,不知为了何事。不免前去问个明白。

             兄长在上,小弟有礼。小弟有礼。

             啊,想是兄长边外散饷回来,有莫大之功。小弟见礼,故此扬秋不睬,好不轻视人也!

李福   (白)     二老爷回府。

李广   (白)     你是李文贤弟?

李文   (白)     正是。

李广   (白)     你往哪里去了?

李文   (白)     教场骑射去了。

李广   (白)     要他何用?

李文   (白)     习学文武艺,好保帝王都。

李广   (白)     眼前国母有罪,怎么不上殿保本?

李文   (白)     兄长为何不上殿保本?

李广   (白)     愚兄连保数本,险丧性命。

李文   (白)     却又来!兄长边外散饷,有莫大之功,圣上不准。小弟并无寸箭之功,是怎么保本?

李广   (白)     贤弟请上,受我一托。

     (扑灯娥)   贤弟请上受兄托,受兄托,

             愚兄不愿在朝歌。

             高堂老母你侍奉,

             辞官不作落快乐。

李文   (白)     哎呀!

     (唱)     听言怒发三千丈,

             太阳头上冒火光。

             袍服脱在衣架上,

             去到金殿打昏王。

(李文下。)

李福   (白)     二老爷上殿去了。

李广   (白)     带马。

(李广、李福同下。)

【第三场】

(李文上。)

李文   (唱)     昏王无道斩皇娘,

             贼兄妹起意谋龙床。

(李福、李广同上。)

李广   (白)     贤弟还要回去,定下一计,搭救皇娘便了。

李文   (白)     定要前去。

李广   (白)     贤弟若不回去,我就是……唉!

(李文、李广、李福同下。)

【第四场】

(李文、李广、李福同上。)

李广   (白)     苍天吓,苍天吓。国母犯罪不能保全,好不气气杀我也。

李文   (白)     李福,大老爷昏迷不醒,如何是好?

李福   (白)     小人有计。

李文   (白)     有何妙计?

李福   (白)     二爷与大老爷叙话,小的将大老爷的令箭盗来,逼众将造反。

李文   (白)     此计甚好。众将伺候。

李福   (白)     众将官,大堂伺候!

(众手下自两边分上。)

李文   (白)     大哥,自古道君不正臣逃外国,父不慈子奔他乡。国母犯罪不能搭救,莫若反了罢!

李福   (白)     大老爷,二老爷,还是反的好!

李广   (白)     这个!

(李福拿令箭,众手下同下。)

李广   (白)     李福,有人造反,提头来见。

李福   (白)     有人造反,提头来见。

(众手下同上。)

李文   (白)     李福,大老爷不反,如何是好?

李福   (白)     大老爷不反,将他杀了。

李文   (白)     哪有弟杀兄的道理?

李福   (白)     不过是逼他造反。

李文   (白)     有理。

李福、

李文   (同白)    众将,逼大老爷造反。

李文   (白)     兄长还是反的好。

李广   (白)     这个……

李福   (福)     大老爷还是反的为妙。

李广   (白)     这个……

众手下  (同白)    反反反!

李文   (白)     反反反!

李福   (白)     反反反。

李广   (白)     反反反。贤弟。这是反得的?

李文   (白)     反得的。

李广   (白)     反得高?

李文   (白)     反得高。

李广   (白)     李福,这是反得的?

李福   (白)     反得的。

李广   (白)     反得妙?

李福   (白)     反得妙。

李广   (白)     罢罢罢!

     (唱)     恼恨昏王莫来由,

             苦苦要斩国母头。

             李广造反心意就,

             扶保国母向外投。

     (白)     二弟听令!

李文   (白)     在。

李广   (白)     少时去到法场,先救国母回来,再作道理。

李文   (白)     得令。

李广   (白)     回头!二弟,这是反得的?

李文、

李福   (同白)    这是反得的。

李广   (白)     反得高?

李文、

李福   (同白)    反得高。

李广   (白)     反得妙?

李文、

李福   (同白)    反得妙。

李广   (白)     反反反!李福,备马伺候。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李福上,备马。李广、李文同上。)

李广   (念)     杀气腾腾贯九州,

李文   (念)     汗马功劳一笔勾。

李广   (念)     弟兄今日披甲冑,

李文   (念)     不反庆阳誓不休。

李广   (白)     二弟听令:去到法场救国母回来,不得有误。

李文   (白)     得令!

(李文下。李广下。李文、李福同上,石彦龙上,递。众手下同会阵,打两段。李福背杨国贞同下。)

【第六场】

(李广上。)

李广   (念)     眼跳心惊,坐卧不宁。

(李文、李福、杨国贞同上。)

李广   (白)     国母请至后面。

(杨国贞、李福同下。)

李广   (白)     二弟,那贼兵势如何?

李文   (白)     犹如潮水一般。

李广   (白)     哎呀,贤弟。保了国母,难保家眷。保了家眷,难保国母。愚兄有心换刀杀……

李文   (白)     杀什么?

李广   (白)     换刀杀妻,保全国母。

李文   (白)     小弟早有此心。

李广   (白)     好。请。

(李广、李文自两边分下。李广、李广妻同上,李广杀,同下。李文、李文妻同上,李文杀,同下。李广、李广妻同上,李广杀,李广妻死,同下。李文、李文妻同上,李文杀,李文妻死,同下。)

【第七场】

(李广、李文自两边分上。〖牌子〗。李福上。)

李福   (白)     启二位老爷:太夫人坠楼而亡。

李广、

李文   (同白)    哎呀,不好了。带路!

(李文、李广、李福同下,李广、李文同上。)
李广、

李文   (同白)    母亲,亲娘。

(扫头。李福上,哭。)
李广、

李文   (同白)    李福,你为什么啼哭?

李福   (白)     小人也把老婆杀了。

李广   (白)     好。忠在一家。李福,吩咐众将大堂伺候。

(众手下自两边分上。)

李广   (白)     有请国母。

(杨国贞上。)

杨国贞  (念)     用手捧起湘江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李广、

李文   (同白)    参见国母。

杨国贞  (白)     二卿平身。为何这等模样?

李广   (白)     我弟兄换刀杀妻,保全国母。

杨国贞  (白)     真乃忠良也。

李文   (白)     兄长好好保定国母,待小弟与李福杀出皇城,再作道理。

李广   (白)     请国母上马。

(石彦龙、石彦虎同上,会阵,同起打。李福死,下。李广、杨国贞同上。〖牌子〗。李文上。)

李广   (白)     贤弟胜负如何?

李文   (白)     大败而回。

李广   (白)     贤弟保了国母,待愚兄决一死战。

(石彦龙、石彦虎同上,会阵,同起打。李文、杨国贞同上。〖牌子〗。李广上。)

李文   (白)     兄长胜负如何?

李广   (白)     败下阵来。

李文   (白)     看四门紧闭,如何得出皇城?

李广   (白)     贤弟。北门有一水闸,去那里托闸而过。

(李文托闸。石彦龙、石彦虎、众弓箭手同上,众弓箭手同射李文,李文带箭杀下。)

石彦龙  (白)     提闸追赶。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李广、杨国贞同上。〖牌子〗。李文带箭上。)

李广   (白)     李文贤弟吓!

     (唱)     一见贤弟带雕翎,

             好似乱箭攒我的心。

             哭声二弟难得应,

     (西皮滚板)  我哭一声二弟,我叫一声李文!

     (唱)     你我弟兄在朝何等不好?

             为国母起下反心。

             换刀杀妻保定国母,

             谁知你今日身带刁翎。

             我哭哭二弟,我叫叫李文!

(众手下自两边分上,同抄下。李广两边望。)

杨国贞  (西皮导板)  适才李文带雕翎,

(众手下自两边分上,同抄下。杨国贞两边望。)

杨国贞  (唱)     二卿倒在地埃尘。

     (西皮滚板)  我哭、哭李广,我叫、叫李文,

     (唱)     卿家为本宫丧了命,

             你弟兄换刀杀妻好不伤情。

             我骂贱人恨昏君,

             叫李广,哭李文,二卿吓!

     (白)     卿家醒来。

李广   (西皮导板)  为国亡家好伤情,

(众手下自两边分上,同抄下。)

李广   (唱)     请国母将我二弟封。

杨国贞  (唱)     哀家身怀有了孕,

             我封太子早降生。

李广   (白)     叩罢头来谢龙恩,

             金枪刺地埋尸灵。

(李广埋。石彦龙、石彦虎同上,同杀。杨国贞、李广同下。)

押旨官  (内白)    圣旨下!

(押旨官上。)

押旨官  (白)     圣旨下跪:老王宴驾,娘娘有旨,请大国舅回朝议论国事。圣旨读罢,谢恩!

石彦龙  (白)     千千岁!

             二弟听令:命你追赶他君臣回朝问罪。愚兄要坐一个逍遥自在皇帝。

             带马!

(石彦龙下。)

石彦虎  (白)     众将官追赶前去!

(〖尾声〗。石彦虎下。)
(完)


浏览次数:419 ┊ 字数:5969 ┊ 最后更新:2018-08-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