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尽忠》【六本】

主要角色
袁文敬:丑
李广:老生
李刚:净
杨国贞:旦
文昌帝君:末
刘来:外
王君可:外
甲乙木:生
丙丁火:末
庚辛金:小生
壬癸水:净
卧龙:小生

情节
五代时周朝之李广(并非汉之李广),因功高封为奉命侯。奉旨出外放饷,公毕回朝。及抵皇城,城门紧闭,不准入内。询问护兵,始知系要斩正宫杨国真。李广大为惊讶。当既向护兵特别通融,得以入城。迳赴法场,与监斩官石彦龙交涉,要与国母杨国真面谈。石彦龙慑于李广威名,只好应允。杨国真乃将西凉不进贡,而进美人石美容,周义王宠幸,封为西宫,荒淫无度,不理朝政,入宫进谏,反诬为有意谋反,竟问斩刑云云。李广不得已,赴宫廷见周义王,力谏国母不能斩之原因,周义王不听,反将宝剑悬于午门。再有谏者,一同问罪。李广不得已,将其弟李文从校场找回,商议营救国母,毫无良策。其家将李福等,遂劝造反。最后李广为营救国母,乃先到法场,救出国母,并换刀杀死自己妻子,杀出皇城。中途李文中箭身亡。李广保护国母逃出后,途中遇虎冲散。杨国贞行至中途,腹痛难行,避至女娲庙内,产生太子。李广与国母失散后,遇半架山大王李刚,带领喽啰下山。交战之下,被李刚擒住,缚至山岗,预备作下酒之用。李刚之母闻知哭声,询问根由,发见李广即其丈夫之子,乃令李刚与李广相见。骨肉团圆,喜出望外。一日忽一乞婆带一幼子求见,即国母与皇太子。相离已整七年,李广于是奉命发兵,杀入庆阳时,周义王已死。乃由太子即位,李广封为一字并肩王,李刚封为太平侯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1.1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来上。)

刘来   (念)     领了员外命,怎敢慢稍停。

     (白)     在下刘来。我家小姐被妖怪缠住,员外出有招帖,有人收了妖怪,将小姐许配与他。我不免将招帖贴在十字路口,有人揭去,我就带他进府。在此等候便了。

(袁文敬上。)

袁文敬  (白)     不要赶我,走走走。

     (唱)     时不至来运不通,

             拿着草把打木钟。

     (白)     自家袁文敬。吾父袁卜,昔年在朝官居首相,因奸臣所害,命丧朝阁。因此后辈儿孙,无处投奔,身落乞讨之中。天色已晚,不免去到文昌庙安宿。

             到了。待我去酒馆里要碗酒吃吃。

             掌柜的,行好的爷爷们。吃不了的好酒,把一碗与我花儿吃吃。

掌柜   (内白)    袁文敬。说个彩头,把碗酒你吃。

袁文敬  (念)     袁文敬手拿一根枪,一天卖得九十缸。

掌柜   (内白)    拿碗酒去。

袁文敬  (白)     多谢。

             醉了,待我睡一会吧。哎呀好冷。待我把天花板拆下来。有了板子,还得找个火来。

             掌柜把个火与我。

掌柜   (内白)    作什么要火。

袁文敬  (白)     烧火烤。

掌柜   (内白)    不要烧了庙。

袁文敬  (白)     烧不了庙。我的诗兴来了,待我吟诗一首:

     (念)     大雪不住纷纷落,袁文敬在庙中坐。我今到有热火烤,不知皇帝怎么过?

     (白)     火也熄了,此处倒也热火,待我扫扫地,睡下罢。

文昌帝君 (内念)    袁文敬你好大胆,乱拆吾神天花板。不看你有军师分,打你四十大阴板。

     (内白)    吾乃文昌帝君。袁文敬,醒来醒来,听吾吩咐。桌案下有墨水一碗,吃在腹内能知天文地理。赐你兵书宝剑,到刘家压妖捉怪,后来还有拜相之位。醒来,快去。正是:

     (内念)    吾神若不明指引,误了凡间许多人。

     (内白)    袁文敬!

袁文敬  (白)     是谁?

             吓。

文昌帝君 (内白)    吓。

袁文敬  (白)     有人。

文昌帝君 (内白)    有人。

袁文敬  (白)     有鬼。

文昌帝君 (内白)    有鬼。

袁文敬  (白)     老子。

文昌帝君 (内白)    吓。

袁文敬  (白)     儿子。

             啊,这他不做声啦。睡梦之间,神圣点化与我,桌案下有墨水一碗,叫我吃在腹内,能知天文地理。待我观看,果有墨水一碗,待我吃在腹内吓。

             眼亮了好些。待我出去观看。

             文昌庙,庙昌文,果然不错。还有兵书宝剑,待我看来。

             果有兵书宝剑,待我拜别神圣,降妖去罢。

     (念)     快走如飞身似鸟,刘家庄上降妖去。

     (白)     来此已是。果有招帖,待我取了。

(刘来上。)

刘来   (白)     呔,袁文敬为何取了招帖?

袁文敬  (白)     我取了招帖,我会降妖。

刘来   (白)     你会讨饭,会降什么妖?

袁文敬  (白)     真会降妖。

刘来   (白)     真会降妖。随我来。

袁文敬  (白)     带路。

刘来   (白)     来此已是。请进。

袁文敬  (白)     刘来哥,拿饭来吃。

刘来   (白)     吓,饭还早。作点什么再吃饭。

袁文敬  (白)     开单子。拿笔砚来。

刘来   (白)     笔砚在此。

袁文敬  (白)     黄表一百刀。

刘来   (白)     要一百刀黄表作什么。

袁文敬  (白)     画符。

刘来   (白)     要这些。包与你吧。

袁文敬  (白)     包与我?买三两张就好。还要硃砂一百斤。

刘来   (白)     哪要一百斤?

袁文敬  (白)     画符。

刘来   (白)     也包与你。

袁文敬  (白)     包与我?买十个钱的就好。还要一百斤一个的面老虎。

刘来   (白)     也无有这大蒸笼啊。

袁文敬  (白)     一节节的蒸,蒸好了再逗上。

刘来   (白)     也包与你。

袁文敬  (白)     包与我?做一斤一个的就好。开单已毕,拿饭来吃。

刘来   (白)     伙计们,饭好了无有?

伙计   (内白)    还无有下米。

刘来   (白)     先生,还未下米啦。先作法事。

袁文敬  (白)     无有法衣法帽。

刘来   (白)     我家现在。

袁文敬  (白)     你家哪里来的?

刘来   (白)     前者有位降妖的法官,被妖怪打跑了,留下法衣法帽。

袁文敬  (白)     哎呀!

刘来   (白)     为何走了?

袁文敬  (白)     他被妖怪打走了,我未必不怕他打。

刘来   (白)     你有符法。

袁文敬  (白)     我有符法不怕他?是的。看法衣法帽过来。

刘来   (白)     是。法衣法帽到。

袁文敬  (白)     待我穿起来。还是降不成妖怪。

刘来   (白)     怎么?

袁文敬  (白)     无有家伙。

刘来   (白)     有家伙。待我取来。

袁文敬  (白)     打起来。哎,怎么乱打。

刘来   (白)     怎样打。

袁文敬  (白)     搂头打。

刘来   (白)     打!

袁文敬  (白)     怎么打我的头?

刘来   (白)     你叫搂头打。

袁文敬  (白)     我点头。你们打。

刘来   (白)     是。先生。

袁文敬  (白)     刘来哥。这都有名堂的:和尚打天盖地,道士打地盖天,姑子打扒扯扒扯。来来来,打起来。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刘来   (白)     先生,怎么哎呀?

袁文敬  (白)     道士念经要哎呀,才想起经来。

刘来   (白)     不要哎呀。

袁文敬  (白)     不要哎呀。屎呀,屎呀。

刘来   (白)     怎么又屎呀?

袁文敬  (白)     道士进门三口屎。

刘来   (白)     唉,道士进门三扣尺。

袁文敬  (白)     不是三口屎。再来一请,奉请请请东海龙王,西海龙王,南海龙王,北海龙王,早降来临。

刘来   (白)     你请这些龙王作什么。

袁文敬  (白)     不是行雨打醮吗?

刘来   (白)     是降妖的。

袁文敬  (白)     一请,奉请、请、请南方火德星君,早降来临。

刘来   (白)     怎么又请火神爷做什么?

袁文敬  (白)     不是打火官醮。

刘来   (白)     不是的。

袁文敬  (白)     一请,奉请、请、请无牙的菩萨,早降来临。

刘来   (白)     怎么请无牙的菩萨?

袁文敬  (白)     请有牙菩萨降临,吃桌子呀。

刘来   (白)     是了。

             伙计们,三牲好了无有?

伙计   (内白)    无有。

刘来   (白)     先生。三牲无有好,把这木头全当吧。

袁文敬  (白)     是得打起来。一请,奉请奉请铜牙菩萨,铁牙菩萨,早降来临。

刘来   (白)     怎么请铜铁菩萨?

袁文敬  (白)     好吃木头啊。

刘来   (白)     伙计们,三牲好了无有。

伙计   (内白)    好了。

刘来   (白)     拿来。

             先生,三牲好了。

袁文敬  (白)     摆下。打起来。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褚卫,蒋沈韩杨,朱秦尤许,何吕施张。

刘来   (白)     吓,怎么念起《百家姓》来了?

袁文敬  (白)     我问你,你知道妖怪姓张姓李呀?我念到他的姓,他出来我好降他。

刘来   (白)     你就念。

袁文敬  (白)     我正念,被你打掉了。拿饭来吃。

刘来   (白)     伙计们,饭好了无有?

伙计   (内白)    饭好了,菜无有好。

刘来   (白)     先生。饭好了,菜无有好。再作点什么事?

袁文敬  (白)     安五方,再吃饭。

袁文敬  (白)     当当当,这点土,安在东方。这点土,安在南方。当当当,这点土,安在西方。当当当,这点土,安在北方。

刘来   (白)     先生,先生。

袁文敬  (白)     哎,我正在运庄,你为何把我叫醒?

刘来   (白)     人家运庄是扒着,你怎么仰着?

袁文敬  (白)     刘来哥,你不知道。当日道士运庄,也是扒着。有一条狗跑在火房噙了一块肉,那个火房师父拿了个通条赶来,见那道士扒着,当是个狗,照后边就是一下,那道士扒了起来,了不得了。你要不信,个个骗人捉妖的道士,都是黑眼子的。取笑了,拿饭来吃。

刘来   (白)     伙计们,菜好了无有?

伙计   (内白)    无有。

刘来   (白)     快了,收了五方,菜就好了。

袁文敬  (白)     待我收五方。

             当当当收南方,当当当收东方,当当当收西方,当当当收北方,当当当收五方已毕。拿饭来吃。

刘来   (白)     伙计们,饭菜好了无有?

伙计   (内白)    在烫酒。

刘来   (白)     在烫酒。

袁文敬  (白)     画符。呯呯当,这道符贴在大门上。

刘来   (白)     贴在大门上。

袁文敬  (白)     呯呯当,这道符贴在后门上。

刘来   (白)     贴在后门上。

袁文敬  (白)     呯呯当,这道符贴在饭甑上。

刘来   (白)     贴在饭甑上。怎么贴在饭甑上?

袁文敬  (白)     妖怪不吃饭,岂不饿死了?

刘来   (白)     好,贴在饭甑上。

袁文敬  (白)     呯呯当,这道符贴在小姐的房门上。

刘来   (白)     先生。别的符我去贴,小姐房门上,我不去。

袁文敬  (白)     怎么不去?

刘来   (白)     妖怪在房内。岂不打我。先生自去。

袁文敬  (白)     你怕妖怪打,我就不怕妖怪打?

刘来   (白)     先生有符法。

袁文敬  (白)     我有符法。你带我去。

刘来   (白)     我带你去。随我来。

             到了。先生请进。

袁文敬  (白)     刘来哥不要走,等我一路走。

(公子暗上。)

袁文敬  (白)     呔,你怪刘来哥他不怪我。

刘来   (白)     那是缠小姐的妖怪。

袁文敬  (白)     哎呀,你是缠小姐的妖怪。咦,这是个母妖怪,我把肚子一挺,他就走了。哦是了,想是怕我这本书,待我看来。

             一请东方甲乙木。

(甲乙木上。)

甲乙木  (白)     有何法旨?

袁文敬  (白)     降妖。

甲乙木  (白)     领法旨。

袁文敬  (白)     二请南方丙丁火。

(丙丁火上。)

丙丁火  (白)     有何法旨?

袁文敬  (白)     降妖。

丙丁火  (白)     领法旨。

袁文敬  (白)     三请西方庚辛金。

(庚辛金上。)

庚辛金  (白)     有何法旨?

袁文敬  (白)     降妖。

庚辛金  (白)     领法旨。

袁文敬  (白)     四请北方壬癸水。

(壬癸水上。)

壬癸水  (白)     呔!

袁文敬  (白)     有块煤,拿到水内洗白。

壬癸水  (白)     无事莫戏神。

袁文敬  (白)     降妖。

壬癸水  (白)     领法旨。

袁文敬  (白)     这又怪了,有这些东西。待我前去收服与他。

(甲乙木、丙丁火、庚辛金、壬癸水同杀,同打,同擒公子。)

袁文敬  (白)     慢些。待我来问他。

             你是什么妖怪?

公子   (白)     九尾狐仙。

袁文敬  (白)     在哪里安身?

公子   (白)     在半架山安身。

袁文敬  (白)     怎不在半架山,到此为何?

公子   (白)     只因杨国母产生后朝阙龙,不敢冲撞,因此来到此地。

袁文敬  (白)     太子可曾出世?

公子   (白)     出世已有七载。

袁文敬  (白)     你修了多少馀年?

公子   (白)     千数馀年。

袁文敬  (白)     念你是个好妖怪,将你尾把去掉。去罢。来日法台相谢。

(公子下。)

袁文敬  (白)     刘来哥,将这个尾巴烧成灰,用水与小姐吃了就好了。

刘来   (白)     员外说还是要小姐配婚,还是要金银相谢。

袁文敬  (白)     也不要小姐配婚,也不要金银相谢,只有铁板桥的房户,与我一间也就是了。

刘来   (白)     想那铁板桥的房户,都是员外的,任凭你住。

袁文敬  (白)     如此多谢了。我要去也。

(袁文敬下,刘来下。)

【第二场】

(李广、李刚同上。)

李广   (念)     每日习刀枪,

李刚   (念)     准备夺庆阳。

     (白)     兄长请坐。

李广   (白)     请坐。

李刚   (白)     兄长来到山岗,每日闷闷不乐,为了何事?

李广   (白)     只因国母失散,不能相会。故而忧闷。

李刚   (白)     兄长。铁板桥有一道人,算卜如神。不免到那里算卜一课,问问国母可能相见?

李广   (白)     如此带马。

     (唱)     去了李文有李刚,

             一个倒比一个强。

(李广、李刚同下。)

【第三场】

(袁文敬上。)

袁文敬  (唱)     将身来在桥头上,

             等候朝中一栋梁。

(李广、李刚同上。)

李广   (唱)     摧动马来上前往,

             问问吉凶在哪厢?

李刚   (白)     来此已是。

李广   (白)     待我进去。

袁文敬  (念)     左却达在乾字上,来的敢是李广将?

李广   (白)     吓,先生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袁文敬  (白)     家父常常讲过。

李广   (白)     尊父是谁?

袁文敬  (白)     吾父袁卜。

李广   (白)     原来是世兄。

袁文敬  (白)     不敢。请坐。

李广、

李刚   (同白)    有坐。

袁文敬  (白)     将军到此,敢是为的国母?

李广   (白)     正是。

袁文敬  (白)     你君臣明日午时就要相会。

李广   (白)     太子可曾出世?

袁文敬  (白)     出世已有七载。

李广   (白)     倘若我君臣相见,还望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袁文敬  (白)     必然前来走走。

李刚   (白)     先生看看俺的八字。

袁文敬  (念)     不用看,不用看,半架山前偷牛汉。

李刚   (白)     放你娘的屁!

李广   (白)     他是爱奉承的。

袁文敬  (白)     吓,三千岁后来封王封侯。

李刚   (白)     怎么讲?

袁文敬  (白)     封王封侯。

李刚   (笑)     啊呀,哈哈哈!

李广   (白)     先生。我等告辞了。

袁文敬  (白)     请。

李广   (唱)     但愿君臣来相见,

             满炉焚香谢苍天。

(李广、李刚同下。)

袁文敬  (唱)     袖内八卦早已算,

             午时三刻见君前。

(袁文敬下。)

【第四场】

(杨国贞上。)

杨国贞  (唱)     手拉姣儿往前行,

             不知何日得安宁。

     (白)     哀家,杨国贞。自从君臣分别,不知李广身落何所,思想起来好不焦闷人也。

     (唱)     这也是哀家无福分,

             连累忠良不安宁。

(杨国贞下。)

【第五场】

(李刚上,起霸。)

李刚   (念)     威风凛凛志气昂,豹头环眼须似钢。胯下一骑乌骓马,半架山前自为王。

     (白)     俺李刚。兄长升帐,在此伺候。

(四大铠、四龙套、四上手、李广同上。〖点绛唇〗。)

李广   (念)     风吹花烛浪悠悠,一点仇恨在心头。若要我把愁眉展,杀却奸贼方罢休。

     (白)     本爵,奉命侯李广。袁先生算定,今日午时三刻我君臣相会,因此身坐大帐。

             来,传三千岁进帐。

四大铠、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请三千岁进帐。

李刚   (白)     报,李刚进见。小弟有礼。

李广   (白)     少礼。兄弟,今日国母相会之日,命你辕门伺候。

李刚   (白)     得令。

(袁文敬上。)

袁文敬  (念)     一路多行程,来此是辕门。

     (白)     来此已是。三千岁在此。三千岁。

李刚   (白)     原来是扁先生。

袁文敬  (白)     唉,袁先生。

李刚   (白)     呔,要你圆就圆,要你扁就扁。

袁文敬  (白)     扁扁扁。

李刚   (白)     到此何事。

袁文敬  (白)     闻听大千岁兴师,特来相凑。

李刚   (白)     候着。

袁文敬  (白)     是。

李刚   (白)     兄长,袁先生到。

李广   (白)     有请!

李刚   (白)     有请!

李广   (白)     先生在哪里?

袁文敬  (白)     大千岁在哪里?

             请。有礼。

李广   (白)     还礼。请坐。

袁文敬  (白)     三千岁请。

李广   (白)     先生驾到,少迎有罪。

袁文敬  (白)     岂敢。来得慌忙,望乞海涵。

李广   (白)     岂敢。请问先生,但不知我的盔铠,失落何方?

袁文敬  (白)     少时有人送盔铠到此。

(王君可上。)

王君可  (念)     千里来路远,扬鞭恨马迟。

     (白)     来此已是。哪位在?

李刚   (白)     作什么?

王君可  (白)     送盔铠人求见。

李刚   (白)     候着。

             兄长。送盔铠人要见。

李广   (白)     传见。

李刚   (白)     传见。

王君可  (白)     送盔铠人告进。

             小人叩头。

李广   (白)     站起来讲话。

王君可  (白)     谢千岁。

李广   (白)     盔铠收下。姓甚名谁?

王君可  (白)     吾父王俊,小人王君可。吾父昔年在朝官居中郎将,因为奸臣所害,隐住林下。拾了千岁盔铠,特来献上。

李广   (白)     公卿之后。请坐。

王君可  (白)     谢坐。

李广   (白)     本爵兴师夺取庆阳,凑我一膀之力。

王君可  (白)     情愿効劳。

李广   (白)     先生。但不知国母可能相见?

袁文敬  (白)     少时有人来报。

(乞老上。)

乞老   (白)     有人么?

李刚   (白)     什么人?

乞老   (白)     乞老要见千岁。

李刚   (白)     候着。

             兄长,乞老要见。

李广   (白)     传见。

李刚   (白)     传见。

乞老   (白)     小人叩头。

李广   (白)     所报何事?

乞老   (白)     有一妇人携带婴孩,要千岁头顶香盘,下山迎接。

袁文敬  (白)     这就是国母到了。

李广   (白)     赏银一锭。去罢。

乞老   (白)     谢千岁。

李广   (白)     三弟,看香盘伺候。

(杨国贞上。)

李广   (白)     国母千岁!

杨国贞  (白)     卿家。

李广   (白)     臣见驾国母千岁。

杨国贞  (白)     卿家平身。

李广   (白)     谢国母。三弟前来参驾。

李刚   (白)     臣见驾。

杨国贞  (白)     平身。

李刚   (白)     谢国母。

杨国贞  (白)     卿家还要大破庆阳。

李广   (白)     就请先生发令。

袁文敬  (白)     才疏学浅,恐误国家大事。

李广   (白)     休要过谦。

             三弟打扫将台。

李刚   (白)     小弟遵命。

袁文敬  (念)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白)     王君可听令。

王君可  (白)     有。

袁文敬  (白)     逢山开路。

王君可  (白)     得令。

袁文敬  (白)     三千岁听令。

李刚   (白)     有。

袁文敬  (白)     带领人马大破庆阳。

李刚   (白)     得令。

袁文敬  (白)     大千岁听令。

李广   (白)     有。

袁文敬  (白)     保定千岁驾坐庆阳。

李广   (白)     得令。

袁文敬  (白)     众将官。兵发庆阳。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四将、石彦龙同上。〖点绛唇〗。)

石彦龙  (念)     日出山头起,乌鸦就地飞。百鸟来朝凤,龙虎见高低。

     (白)     孤石彦龙。探子来报,李广兴兵大破庆阳,岂可容尔猖獗。

             众将官,杀上前去!

(四大铠、四龙套、四上手、王君可同上,同会阵。四将杀王君可下。李刚上,杀死石彦龙,四将死。)

李刚   (白)     收兵。

(众人同下。)

【第七场】

(李广、袁文敬同上。〖点绛唇〗。卧龙上。)

卧龙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母难走天涯,父王染黄沙。李广相扶助,依然旧邦家。

     (白)     小王卧龙。多亏众卿夺了庆阳。

             先生可降国号。

袁文敬  (白)     天降国号,兰王在位。

卧龙   (白)     李广进位听封。

李广   (白)     臣。

卧龙   (白)     封为一字并肩王,亚父相称。

李广   (白)     谢主龙恩。

卧龙   (白)     李刚进位听封。

李刚   (白)     臣。

卧龙   (白)     封为太平侯,三皇叔相称。当殿赐爵。

李刚   (白)     谢万岁。

卧龙   (白)     袁文敬听封。

袁文敬  (白)     臣。

卧龙   (白)     封为护国军师。当殿赐爵。

袁文敬  (白)     谢万岁。

卧龙   (白)     王君可听封。

王君可  (白)     臣。

卧龙   (白)     封为镇殿将军。

刘来   (白)     谢万岁。

卧龙   (白)     封不到改日再封。二皇叔为国亡身,封为阴列侯。午朝门外立忠臣庙,小王春秋二祭。众卿,金殿摆宴,与众卿贺功。

李广、
李刚、
袁文敬、

王君可  (同白)    臣等把盏。请驾。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87 ┊ 字数:7812 ┊ 最后更新:2018-08-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