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捉放曹》

主要角色
陈宫:老生
曹操:净
吕伯奢:老生
店家:丑

《捉放曹》孟小冬饰陈宫
《捉放曹》孟小冬饰陈宫
情节
曹操谋刺董卓未成逃走,董卓下信捕拿,曹操逃至中牟县为关吏所获。县令陈宫敬曹操忠直,私行释放,弃官同逃,路遇曹操父执吕伯奢加以款待,曹操心疑,杀死吕伯奢及其全家。陈宫怨曹操不仁,乘夜弃曹操而去。

注释
这个剧本是在钱培荣手抄余派戏词(不含配角唱念)的基础上,由李炳莘对照孟小冬说戏录音进行校核,并请范石人对配角的唱念进行修订,最终订稿。自《行路》起,标记为“第五场”。

根据《余派戏词钱氏辑粹》:孟小冬授课钱培荣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6.4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五场:行路】

吕伯奢  (内白)    嗯哼!

(〖小锣打上〗。吕伯奢上。)

吕伯奢  (引子)    隐居山庄,广交游,人称孟尝。

(吕伯奢归小座。)

吕伯奢  (念)     芝兰君子性,松柏古人心。平生唯好客,只为适我情。

     (白)     老汉吕伯奢。乃陈留郡人氏,承父兄之业,颇有家财,交游四海有孟尝之风,看今日天高气爽,不免庄前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昨夜晚一梦大不祥,

             梦见了猛虎赶群羊。

             羊入虎口无处往,

             一家大小被虎伤。

曹操   (内白)    马来!

(曹操、陈宫同上。)

曹操   (西皮散板)  秋风吹送桂花香,

陈宫   (西皮散板)  路上行人马蹄忙。

曹操   (西皮散板)  勒住丝缰用目望,

吕伯奢  (白)     嗯哼!

陈宫   (西皮散板)  见一老丈坐道旁。

吕伯奢  (白)     那旁来的敢是孟德曹操?

曹操   (白)     这个!俺乃行路之人,老丈不要认差了。

陈宫   (白)     是啊,老丈不要认差了。

吕伯奢  (白)     老汉吕伯奢,与你父有八拜之交,难道贤侄就忘怀了么?

曹操   (白)     哦,原来是吕伯父,待小侄下马参拜。

陈宫   (白)     明公,赶路要紧啊!

曹操   (白)     晓得。

             伯父,本当进庄拜见伯母,怎奈侄儿有要事在身,不能久停,告辞。

吕伯奢  (白)     贵客临门,哪有过庄不入之理,来来来,待老汉与二公牵马。

曹操   (白)     这就不敢。

陈宫   (白)     去得的么?

曹操   (白)     家父好友,去得的。

吕伯奢  (白)     请啊!

     (西皮流水板) 怪不得昨夜灯花放,

             今日喜鹊闹门墙。

             我当是大祸从天降,

             贵客临门到我庄。

(院子上。)

院子   (白)     迎接家爷。

吕伯奢  (白)     将马带过。

(院子下。)

陈宫   (白)     嗯哼!

吕伯奢  (白)     啊,贤侄,此位是?

曹操   (白)     此乃中牟县正堂,姓陈名宫字公台,伯父见过。

吕伯奢  (白)     哦呵呀,原来是父母太爷到了,小老儿不知,多有得罪。

陈宫   (白)     岂敢!冒到宝庄,老丈海涵!

吕伯奢  (白)     岂敢,二公请坐。

陈宫、

曹操   (同白)    有坐。

吕伯奢  (白)     贤侄为何这等模样?

曹操   (白)     唉!一言难尽!

     (西皮原板)  恨董卓专权乱朝纲,

             欺天子压诸侯亚赛虎狼。

             行刺未成——

     (西皮快板)  险命丧,

             连夜逃出是非墙。

             中牟县入罗网,

             披枷带锁到公堂。

             若不是公台将我放,

             侄男早作那瓦上霜。

吕伯奢  (白)     哦!

     (西皮摇板)  老汉撩衣跪草堂,

     (西皮流水板) 多蒙太爷施恩光。

             孟德若非你释放,

             险些作了瓦上霜。

陈宫   (白)     老丈!

     (西皮流水板) 多蒙老丈美言讲,

             释放皇家一栋梁。

             七品的郎官成何样,

             同奔原为汉家邦。

吕伯奢  (白)     怪不得令尊大人在此借宿一宵,逃往他乡去了。

曹操   (白)     不好了!

     (西皮散板)  听说我父奔他乡,

             不由孟德两泪汪。

吕伯奢  (白)     贤侄不必悲泪,父子日后自有相逢之日。

曹操   (白)     但愿如此。

吕伯奢  (白)     二公请坐,待老汉去到后面分派分派。

曹操   (白)     前途用过。

陈宫   (白)     不要费心。

吕伯奢  (白)     贵客临门焉有慢待之理。正是:

     (念)     在家不会迎宾客,出外方知少主人。

     (笑)     哈哈哈哈!

(吕伯奢下。)

陈宫   (白)     啊,明公,方才老丈提起令尊大人,忽然泪下,真乃忠孝双全。

曹操   (白)     父子之情,焉有不痛之理?

陈宫   (白)     明公啊!

     (西皮流水板) 休流泪来免悲伤,

             忠孝二字天下扬。

             同心协力把业创,

             凌烟阁上把名扬。

(吕伯奢上。)

吕伯奢  (西皮摇板)  人逢喜事精神爽,

             月到中秋分外光。

曹操   (白)     伯父这般时候,手提酒壶意欲何往?

吕伯奢  (白)     家中菜蔬俱有,只是缺少美酒,老汉去到前村沽来美酒,款待二公。

曹操   (白)     家常随便。

陈宫   (白)     不要费心。

吕伯奢  (白)     二公稍坐,老汉沽酒回来,还要把敬二公三大杯,请啊!

     (西皮摇板)  辞别二公出草堂,

             沽来美酒待忠良。

(吕伯奢下。)

陈宫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老丈亲自沽佳酿,

             他人的礼义似孟尝。

曹操   (白)     公台!

     (西皮散板)  家父与他常来往,

             当年结拜一炉香。

             孟德抬头四下望,

             又听刀声响叮当。

曹操   (白)     公台!

陈宫   (白)     明公!

曹操   (白)     你可曾听见?

陈宫   (白)     听见什么?

曹操   (白)     后面刀声响亮,莫非下手你我?

陈宫   (白)     那老丈与令尊大人有八拜之交,焉有此事,你不要见差了。

曹操   (白)     你我后面看个动静如何?

陈宫   (白)     这倒使得。

曹操   (白)     请啊!

     (西皮散板)  将身来在二堂上,

陈宫   (西皮散板)  言语恍惚实难防。

曹操   (白)     公台!

陈宫   (白)     明公!

曹操   (白)     你又可曾听见?

陈宫   (白)     又听见什么?

曹操   (白)     后面言道,捆而杀之,绑而杀之,不是下手你我,还有哪个?

陈宫   (白)     那老丈临行之时,也曾言道,家中菜蔬俱有,缺少美酒,亲自去到前村,沽酒回来,还要把敬你我三杯,你不要多疑呀!

曹操   (白)     公台!

陈宫   (白)     明公!

曹操   (白)     想是那老狗沽酒为名,去至前村,找来乡约地保,捉拿你我,分明要求那千金重赏,你道是与不是?

陈宫   (白)     我看那老丈为人长厚,岂是贪赏之辈?

曹操   (白)     如今的人儿,不要看他面带忠厚,他内藏奸诈,不如你我动起手来!

陈宫   (白)     哎呀明公呵!等那老丈沽酒回来,问上他个三言两语,他若无言,那时你再动手,也还不、不、不迟呀!

曹操   (白)     等那老狗回来,他们的人多,你我的人少,岂不束手被擒!

陈宫   (白)     依你之见呢?

曹操   (白)     有道是先下手的为强,这后下手的……遭殃!

陈宫   (白)     使不得!

曹操   (白)     不要你管!

     (西皮散板)  恼恨老狗太不良,

陈宫   (西皮散板)  未必他有此心肠。

曹操   (西皮散板)  分明要求那千金赏,

陈宫   (西皮散板)  求赏焉有此风光?

曹操   (西皮散板)  宝剑出鞘往后闯,

(曹操下。)

陈宫   (白)     使不得!

     (西皮散板)  他一家大小要遭祸殃。

(陈宫下。)

【第六场】

(曹操上。)

曹操   (西皮散板)  自作自受自遭殃,

             小鬼怎挡五阎王?

             宝剑一举全家丧,

(陈宫上。)

陈宫   (西皮散板)  吓得我三魂七魄忙。

曹操   (西皮散板)  怒气不息向后闯,

陈宫   (西皮散板)  陈宫向前扯衣裳。

陈宫   (白)     明公!你将他一家杀死,手执宝剑,又欲何往?

曹操   (白)     取把火来,烧他的庄院。

陈宫   (白)     杀人放火岂是你我所为?

曹操   (白)     不要你管,闪开了!

陈宫   (白)     使不得!

曹操   (西皮散板)  取把火来烧他的庄,

陈宫   (西皮散板)  杀人还要火焚房。

曹操   (西皮散板)  宝剑一举厨下往,

陈宫   (白)     嘿嘿!

     (西皮散板)  见一捆猪在厨房。

     (白)     明公!你将他一家错杀了。

曹操   (白)     怎见得?

陈宫   (白)     分明是那老丈吩咐家下人等,杀猪宰羊款待你我,岂不是错杀了?

曹操   (白)     我却不信!

陈宫   (白)     你自己看来!

(曹操看。)

曹操   (白)     嘿嘿!

     (西皮散板)  孟德做事太莽撞,

             错把一家好人伤。

陈宫   (白)     明公!你将他一家杀死,等那老丈沽酒回来,你拿何言答对?

曹操   (白)     这个……公台!你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不如寻找马匹逃走了吧!

陈宫   (白)     事到如今,也只好是一走。

曹操   (白)     走啊。

陈宫   (白)     走啊。

曹操   (白)     走。

陈宫   (白)     走。

曹操   (白)     走啊!

陈宫   (白)     走、走、走!

曹操   (西皮散板)  出得庄来把马上,

(曹操下)

陈宫   (西皮快板)  背转身来自思量,

             只道他是个定国的安邦将,

             却原来贼是人面一个兽心肠。

(陈宫下。)

【第七场】

(吕伯奢上。)

吕伯奢  (西皮摇板)  老汉亲自沽佳酿,

             眼跳心惊为那桩?

             将身来在庄头上,

(曹操、陈宫同上。)

曹操   (白)     遇见了!

吕伯奢  (西皮摇板)  又见二公走慌忙。

     (白)     二公,这般时候,意欲何往?

曹操   (白)     侄男避祸事小,连累伯父事大,告辞了。

吕伯奢  (白)     且慢!老汉也曾吩咐家下人等杀猪宰羊,款待二公。

陈宫   (夹白)    如何?

曹操   (夹白)    嘿!

吕伯奢  (白)     怎么就要走去,如若不然,老汉就要强留了。

曹操   (白)     这个!

陈宫   (白)     啊!老丈不必强留,回到家去自然明白。你我后会有期,我这里谢谢了!

曹操   (白)     告辞了!

     (西皮散板)  辞别伯父把马跨,

(曹操下。)

陈宫   (西皮散板)  陈宫心中似刀扎。

     (夹白)    老丈!

     (西皮散板)  多蒙老丈你的美意大,

             好意反成恶冤家。

吕伯奢  (夹白)    这从哪里说起?

陈宫   (西皮散板)  急忙里难说你我的知心话,

             你莫怨我陈宫你怨他!

(陈宫下。)

吕伯奢  (白)     啊?

     (西皮摇板)  孟德上马急喳喳,

             陈宫为何泪如麻。

             莫不是家下人说了错话,

             言语不周得罪了他?

             叫人难解真和假?

     (白)     哦!

     (西皮摇板)  回到家去问根芽?

(吕伯奢下。)

【第八场】

(曹操、陈宫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勒住丝缰停住马,

陈宫   (西皮摇板)  他人不走事又差。

陈宫   (白)     明公,为何停马不走啊?

曹操   (白)     忘了嘱咐那老狗几句言语。

陈宫   (白)     什么言语,你就放他一条老命去吧!

曹操   (白)     休要你管。

陈宫   (白)     天地良心啊!

曹操   (白)     伯父请转!

吕伯奢  (内白)    来了!

(吕伯奢上。)

吕伯奢  (西皮摇板)  相逢未说知心话,

             再与孟德把话答。

     (白)     贤侄莫非有回转之意?

曹操   (白)     回转之意倒有,伯父你看身后何人?

吕伯奢  (白)     在哪里?

曹操   (白)     看剑!

陈宫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陈宫哭得咽喉哑,

             年迈老丈染黄沙。

             一家大小丧剑下,

     (哭)     老丈!

曹操   (笑)     啊哈哈!

陈宫   (白)     呸!

     (西皮散板)  再与孟德把话答。

     (白)     明公!你将他一家大小杀死,尚且追悔不及,出得庄来,又将老丈剑劈道旁,是何理也?

曹操   (白)     杀死老狗,以除后患。

陈宫   (白)     是你这样疑心杀人、岂不怕天下人咒骂于你?

曹操   (白)     这个!陈宫!俺曹操一生作事,宁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来负我!

陈宫   (白)     哦!

     (西皮慢板)  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

             背转身自埋怨我自己作差。

             我先前只望他宽洪量大,

             却原来贼是个无义的冤家。

             马行在夹道内我难以回马,

             这才是花随水水不能恋花。

             这时候我只得暂且忍耐在心下,

             既同行共大事必须要劝解于他!

曹操   (白)     你的言多、语诈!

陈宫   (西皮二六板) 休道我言语多必有奸诈,

             你本是大义人把事作差。

             吕伯奢与你父相交不假,

             为什么起疑心杀他的全家?

             一家人被你杀也就该罢,

             出庄来杀老丈是何根芽?

曹操   (白)     公台!

     (西皮摇板)  陈公台休埋怨一同上马,

     (西皮流水板) 跨雕鞍听孟德细说根芽:

             吕伯奢与我父相交不假,

             错把他当作了对头怨家。

             既杀人哪怕他泰山倒下,

             五阎君撞着俺也要杀他。

陈宫   (西皮摇板)  好言语劝不醒蠢牛木马,

             把此贼好一比井底之蛙。

曹操   (西皮摇板)  紧加鞭催动了能行跨下,

             黑暗暗雾沉沉有户人家。

     (白)     天色已晚,你我安歇了吧!

陈宫   (白)     但凭于你。

曹操   (白)     店家!

(店家上。)

店家   (白)     啊哈!

     (念)     高挂一盏灯,安歇四方人。

     (白)     二位客官敢是住店的吗?

曹操   (白)     可有上房?

店家   (白)     有上房。

曹操   (白)     将马带过。

陈宫   (白)     不卸鞍辔明日早行。

店家   (白)     二位客官用些什么?

陈宫   (白)     明灯一盏。

曹操   (白)     暖酒一壶。

店家   (白)     是啦。

             明灯一盏、暖酒一壶啊!

             二位还用些什么?

曹操   (白)     唤你再来,去吧。

店家   (白)     是啦。

(店家下。)

曹操   (白)     公台请来用酒。

陈宫   (白)     鞍马劳顿、吞吃不下。

曹操   (白)     哪里是鞍马劳顿吞吃不下,分明是见俺杀了吕伯奢的全家,你那心中有些不忿,是与不是?

陈宫   (白)     既与同行共图大事,说什么忿与不忿,只是你的疑心忒大了哇!

曹操   (白)     俺曹操一生,就是疑心忒大!

     (西皮摇板)  孟德遇事疑心大,

             常在虎口去拔牙。

             多饮几杯安歇罢,

             昏昏沉沉倒卧下。

(曹操睡。〖起初更鼓〗。)

陈宫   (白)     明公、孟德!

             他睡着了。唉!我陈宫好悔也!

     (二黄慢板)  一轮明月照窗下,

             陈宫心中乱如麻。

             悔不该心猿并意马,

             悔不该随他人到吕家。

             吕伯奢可算得义气大,

             杀猪沽酒款待与他。

             又谁知此贼的疑心太大,

             拔出剑将他的满门杀。

             一家人俱丧在宝剑之下,

             年迈的老丈命染黄沙。

             屈死的冤鬼魂休来怨咱,

             自有那神灵儿天地鉴察。

(〖起二更鼓〗。)

陈宫   (二黄原板)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下,

             越思越想把事来做差。

             悔不该把家属一旦撇下,

             悔不该弃县令抛却了乌纱。

             我只说贼是个宽洪量大,

             汉室后来贼是个惹祸的根芽。

(〖起三更鼓〗。)

陈宫   (二黄原板)  观此贼睡卧真潇洒,

             安眠好似井底之蛙。

             贼好比蛟龙未生鳞甲,

             贼好比猛虎未曾长牙。

             虎在笼中我不打,

             我岂肯放虎归山又把人抓?

     (二黄散板)  持宝剑将贼的头割下,

(曹操翻身。)

陈宫   (二黄散板)  险些儿把事又作差。

     (白)     哎呀且住!如今一剑将他杀死。岂不被天下人疑心我与董卓同党。将剑入库。不免题诗一首,打动此贼。但不知以何为题?

(〖起四更鼓〗。)

陈宫   (白)     就以四更为题。

     (念)     鼓打四更月正浓,心猿意马归旧踪。误杀吕家人数口,方知曹……

     (白)     明公、孟德。

     (念)     方知曹操是奸雄。

     (白)     陈宫题。天即明亮,不免寻找马匹逃走了吧!

     (二黄散板)  这是我把事来做差,

             悔不该随贼奔天涯。

             落花有意随流水,

             流水无情空恋花。

     (白)     我好悔也!

(陈宫下。〖起五更鼓〗。)

曹操   (二黄散板)  一梦阳台到故家,

             不见陈宫事有差。

     (白)     哎呀且住!陈宫不见,桌案现有柬帖,待我看来!

     (念)     鼓打四更月正浓,心猿意马归旧踪,误杀吕家人数口,方知曹操是奸雄。

     (白)     陈宫题。呀呸!陈宫题诗咒骂于我,日后若不杀他,誓不为人。

             店家,银两放在桌案之上,俺去也!

(〖扫头〗。曹操打马下。)
(完)


浏览次数:1239 ┊ 字数:5996 ┊ 最后更新:2021-07-3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