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捉放曹》【二本】(一名:《行路宿店》)

主要角色
陈宫:老生
曹操:净
吕伯奢:末

《捉放曹》谭富英饰陈宫、王泉奎饰曹操、哈宝山饰吕伯奢
《捉放曹》谭富英饰陈宫、王泉奎饰曹操、哈宝山饰吕伯奢
情节
汉献帝时,董卓专权,谋篡汉室。廷臣侧目,不敢撄其锋,徒作楚囚对泣。曹操请王允,假以七星宝刀,刺死董卓,以安汉室,王允慨许之。曹操怀刀入府,董卓方酣睡,正欲拔刀,而董卓已醒。急问曹操来此何为。曹操托言购宝刀,献于丞相,董卓受之不疑。既述其事于婿李儒,李儒谓曹操明系谋刺不成,托言献刀。董卓怒,下令捕曹操。行文各处,图形严索。曹操逃至河南中牟县,为关吏所获。解至县令陈宫处,曹操见陈宫,以言激之,劝其解组归里,号召豪杰,同举义师,匡扶汉室。陈宫从之,遂弃城同走。路遇吕伯奢,曹操之父执也,坚留二人,过从其家,自出沽酒,曹操甚不安。忽闻内室磨刀霍霍,曹操疑将杀己,仗剑入室,尽杀吕伯奢家属。陈宫止之不及,及至厨下,遇一豕被缚于地,方知适所闻磨刀声实为此也。陈宫乃深责曹操做事孟浪,误杀多人。曹操谓事已如此,宜速避祸。仓皇走出,适遇吕伯奢沽酒归,曹操又杀之。陈宫大不然,谓丈夫做事,一误岂容再误。曹操谓丈夫做事,宁我负人,毋人负我。陈宫知不可劝,叹息而已。夜与曹操同宿客邸,心中悔恨,决计弃曹操去。临行留书,责曹操不义,迨曹操醒见书,而陈宫去已远矣。

根据《国剧大成》第三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3.7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吕伯奢上。)

吕伯奢  (引子)    夜梦不详,叫人难防。

     (白)     老汉吕伯奢,乃陈留人氏。承父兄之业,颇有家财。昨晚三更偶得一梦,也不知主何凶吉。朝晨已过,午膳将近,并无应验。待我庄前庄后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昨晚一梦大不详,

             梦见了猛虎赶群羊。

             羊入虎口无处往,

             一家大小被虎伤。

             将身儿来至在庄头上,

             吉凶二字实难防。

曹操   (内白)    马来!

(曹操、陈宫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八月秋风桂花香,

陈宫   (西皮摇板)  行人路上马蹄忙。

曹操   (西皮摇板)  勒住丝缰用目望,

吕伯奢  (白)     哈罕。

陈宫   (西皮摇板)  见一老丈在道旁。

吕伯奢  (白)     那旁来的敢是曹操?

曹操   (白)     我乃行路之人,老丈不要认差了。

吕伯奢  (白)     贤侄不要惊慌。老汉吕伯奢,与你父有八拜之交,怎么贤侄就忘怀了么?

曹操   (白)     嗳呀,原来是吕伯父在此。侄儿不知,多有得罪。待我下马参拜。

陈宫   (白)     明公,赶路要紧。

曹操   (白)     是啊,本当进庄拜见伯母,怎奈有要事在身,不敢久停,就在此处告辞了。

吕伯奢  (白)     贵客焉有临门不入的道理?待老汉与二公牵马。

曹操   (白)     这就不敢。

吕伯奢  (白)     前面带路了。

陈宫   (白)     明公去得的么?

曹操   (白)     此乃我父的好友,去得的。

吕伯奢  (白)     请哪!

     (西皮流水板) 怪不得昨晚灯花放,

             今日喜鹊闹门墙。

             我当大祸从天降,

             贵客临门到我庄。

(家童上。)

家童   (白)     迎接家爷。

吕伯奢  (白)     将马带到后槽,多加草料。

曹操   (白)     马不要下鞍!

(家童应,下。)

吕伯奢  (白)     二公请。

曹操   (白)     请。

吕伯奢  (白)     贤侄,此位是谁?

曹操   (白)     此乃中牟县正堂,姓陈名宫字公台,伯父向前见过。

吕伯奢  (白)     啊呵呀,原来是父母太爷到了,恕小老儿不知,多有怠慢。

陈宫   (白)     岂敢。冒到宝庄,老丈海涵。

吕伯奢  (白)     岂敢。二公请坐。

曹操、

陈宫   (同白)    有坐。

吕伯奢  (白)     贤侄为何这等模样?

曹操   (白)     嗳,伯父!

     (西皮原板)  恨董卓专权乱朝纲,

             欺君王藐法亚赛过虎狼。

             行刺未成命险丧,

             连夜逃出了是非墙。

             中牟县入罗网,

             身捆索绑到公堂。

             若不亏了公台将我放,

             侄儿险作了瓦上霜。

吕伯奢  (西皮流水板) 老汉撩衣跪草堂,

             多蒙太爷施恩光。

             孟德不是你释放,

             险些作了瓦上霜。

陈宫   (白)     老丈!

     (西皮快板)  多蒙老丈美言讲,

             释放忠臣礼应当。

             但愿灭却贼奸党,

             同奔原为汉家邦。

吕伯奢  (白)     原来如此。贤侄你令尊前日到此,是我留住一夜,昨日一早起程,往原郡避祸去了。

曹操   (白)     哎吓,不好了!

     (西皮快板)  听罢言来两泪汪,

             年迈爹爹受灾殃。

             孩儿不能来供养,

             连累爹爹逃外乡。

吕伯奢  (白)     贤侄不必啼哭,待老汉吩咐家下人,杀猪宰羊,款待二位。

曹操、

陈宫   (同白)    家常随便,不用费心。

吕伯奢  (白)     贵客临门,焉敢轻慢。请坐。正是:

     (念)     在家不会迎宾客,出外防着少主人。

(吕伯奢下。)

陈宫   (白)     明公,闻听令尊逃奔他乡,忽然双目流泪,真乃忠孝双全!

曹操   (白)     父子之情,焉有不痛?

陈宫   (白)     明公吓!

     (西皮快板)  休流泪来免悲伤,

             忠孝二字挂心旁。

             同心协力灭奸党,

             凌烟阁上把名扬。

(吕伯奢上。)

吕伯奢  (西皮摇板)  人逢喜事精神爽,

             月到十五分外光。

曹操   (白)     伯父这等时候,往哪里去?

吕伯奢  (白)     老汉家下颇有蔬菜,怎奈没有好酒。老汉向西村,沽瓶美酒,款待二位。

陈宫   (白)     老丈不要费心。

吕伯奢  (白)     二位宽坐一时,老汉即刻就来奉陪。

     (西皮摇板)  贵客临门喜气降,

             沽瓶美酒待栋梁。

(吕伯奢下。)

陈宫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老丈亲自沽美酿,

             待人礼仪赛孟尝。

曹操   (西皮摇板)  家父与他常来往,

             当年结拜一炉香。

             曹操抬头四下望,

家人   (内白)    伙计们将刀磨快些!

曹操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听得刀声响叮当。

     (白)     公台,你可曾听见?

陈宫   (白)     听见什么?

曹操   (白)     后面刀声响亮,莫非下手你我。

陈宫   (白)     老丈一片好心,杀猪宰羊,款待你我,你不要多疑。

曹操   (白)     你我在后面看个动静如何?

陈宫   (白)     这倒使得。

曹操   (白)     请。

     (西皮摇板)  来在后堂用目望,

家人   (内白)    我们把它捆而杀之!

陈宫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言语恍惚实难防。

曹操   (白)     公台你可曾又听见?

陈宫   (白)     又听见什么?

曹操   (白)     后面言道“捆而杀之,绑而杀之”。不是你我,还有何人?

陈宫   (白)     后面的言语,难分皂白。

曹操   (白)     我心下明白了!

陈宫   (白)     你明白何来?

曹操   (白)     想是那老狗沽酒为名,去到前村,约请乡的地保,捉拿你我,好受千金的重赏,是与不是?

陈宫   (白)     嗳,我观那老丈面带厚道,况且与令尊大人,有八拜之交,断无此心。不要多疑。

曹操   (白)     如今的人,不要看他面带厚道,内藏奸诈。依我之见,先动手来!

陈宫   (白)     哎呀明公吓,等那老丈回来,问个明白,再动手也还不迟。

曹操   (白)     嗳,等那老狗回来,他的人多,你我的人少,岂不是束手就擒?自古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西皮摇板)  可恨老贼太不良,

陈宫   (西皮摇板)  未必他有此心肠。

曹操   (西皮摇板)  明明去求千金赏,

陈宫   (西皮摇板)  求赏焉有此风光。

曹操   (西皮摇板)  手提宝剑往里闯,

陈宫   (白)     明公不要去!

曹操   (白)     撒手!

(曹操下。)

陈宫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他一家大小要遭殃!

(陈宫下。)

【第二场】

(曹操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小鬼怎挡五阎王,

             自作自受自遭殃。

             宝剑一举人头落,

(老妇、丫鬟同上,同被杀死。陈宫上。)

陈宫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吓得我三魂七魄忙!

曹操   (西皮摇板)  怒气不息厨下往,

陈宫   (西皮摇板)  陈宫上前拉衣裳。

     (白)     哎呀,明公又欲何往?

曹操   (白)     我到厨下取把火来,烧了此庄,岂不是好?

陈宫   (白)     哎吓,明公吓!你将他一家杀死,尚且追悔不及,还要烧他的村庄,断断使不得的!

曹操   (白)     咳!这是老贼不仁,莫怪我的不义。一不做,二不休,杀他个干干净净!

     (西皮摇板)  烧他的房屋,焚他的村庄,

陈宫   (西皮摇板)  你杀人还要火烧房!

曹操   (西皮摇板)  手持宝剑往里闯,

陈宫   (西皮摇板)  见一捆猪在厨房。

     (白)     明公你将他一家错杀了!老丈一片好心,杀猪款待你我,反把他一家杀害,岂不是杀错了?

曹操   (白)     有何凭证?

陈宫   (白)     上前看来。呵呵……

曹操   (西皮摇板)  曹操做事太慌忙,

             错把一家好人伤。

陈宫   (白)     吓,明公将他一家杀死,老丈回来,我看你将何言答对?

曹操   (白)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你我找寻马匹,逃走了吧!

陈宫   (白)     哈哈,事到如今,只得走了吓!

曹操   (白)     走!

陈宫   (白)     走!

曹操   (白)     走吓!

陈宫   (白)     走走走!

曹操   (西皮摇板)  出得庄来把马上,

(曹操下。)

陈宫   (西皮快板)  扭回头来自参详:

             我先前道他安邦定国将,

             却原来他是个人面兽心肠!

(陈宫下。)

【第三场】

(吕伯奢上。)

吕伯奢  (西皮摇板)  老汉亲自沽佳酿,

             满面春风转回乡。

             一步来上庄头上,

(曹操、陈宫同上。)

曹操   (白)     伯父来了,一同下马。

吕伯奢  (白)     吓!

     (西皮摇板)  二公这时何处往?

     (白)     二公这般时候,往哪方而去?

曹操   (白)     伯父,侄儿避祸事小,连累老丈事大。

吕伯奢  (白)     老汉也曾吩咐家下人等,杀猪宰羊……

曹操   (白)     不能久停。

吕伯奢  (白)     款待二公,怎样就要转去?老汉就要强留了。

曹操   (白)     这个……

陈宫   (白)     是吓,不必强留,回到家去,自然明白。你我后会有期。多谢了!

曹操   (白)     告辞了!

     (西皮导板)  辞别伯父把马跨,

(曹操下。)

陈宫   (白)     老丈呀!

     (西皮摇板)  陈宫心中似刀扎。

             多蒙老丈美义大,

吕伯奢  (白)     款待不周。

陈宫   (西皮摇板)  好意反成了恶冤家。

吕伯奢  (白)     这是哪里说起?

陈宫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难说知心话,

             你休怨我陈宫你怨他。

(陈宫下。)

吕伯奢  (白)     哦!

     (西皮摇板)  孟德上马意恍惚,

             陈宫为何泪如麻?

             莫不是家下人说了闲话,

             言语不周得罪了他?

             教人难解真和假,

     (白)     啊!

     (西皮摇板)  回得家去问根芽。

(吕伯奢下。)

【第四场】

(曹操、陈宫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勒住丝缰且住马,

陈宫   (西皮摇板)  他人不走必有差。

     (白)     明公为何停马不走?

曹操   (白)     我忘了嘱咐老丈几句言语。

陈宫   (白)     什么言语!你就放他一条老命去罢!

曹操   (白)     嗳,你少管俺的闲事。

陈宫   (白)     唉,天地良心哪!

曹操   (白)     什么天地良心!

             伯父请转!

(曹操、陈宫同下马。吕伯奢上。)

吕伯奢  (白)     喔呵,回来了。

     (西皮摇板)  适才未说知心话,

             再与孟德把话答。

     (白)     啊,贤侄可有回转之意?

曹操   (白)     不错。回转之意倒有,伯父你看身后何人?

吕伯奢  (白)     在哪里?

(吕伯奢回头望。)

曹操   (白)     看剑!

(曹操杀死吕伯奢,吕伯奢下。)

陈宫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陈宫一见咽喉哑,

             白发老丈染黄沙。

             你一家大小丧剑下,

     (哭)     老丈啊!

(曹操狞笑。)

曹操   (笑)     哈哈哈……

陈宫   (白)     呸!

     (西皮摇板)  再与孟德把话答。

     (白)     明公,你既将他一家杀死,尚且追悔不及。又将老丈剑劈道旁,是何理也?

曹操   (白)     曹操做事要干干净净。

陈宫   (白)     你这样疑心杀人,岂不被天下人笑骂于你?

曹操   (白)     这个……公台,俺曹操一生,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陈宫   (白)     吓吓!

曹操   (白)     哽!

陈宫   (西皮慢板)  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

             背转身自埋怨自己作差。

             我先前指望他宽洪量大,

             却原来贼是个无义的冤家。

             马行在夹道内难以回马,

             这才是花随水水不能恋花。

             这时候我只得暂且忍耐在心下,

             既同行共大事必须要劝解与他。

曹操   (白)     你的言语多诈!

陈宫   (白)     明公!

     (西皮二六板) 休道我言语多必有奸诈,

             你本是大意人把事作差。

             吕伯奢与你父相交不假,

             为什么起疑心杀他的全家?

             一家人被你杀也就该罢,

             出庄来杀老丈是何根芽?

曹操   (白)     公台!

     (西皮导板)  陈公台休埋怨一同上马,

(曹操、陈宫同上马。)

曹操   (西皮流水板) 坐雕鞍听孟德细说根芽:

             吕伯奢与我父相交不假,

             错把他当作了对头冤家。

             哪怕那哗啦啦泰山倒下,

             五阎君撞着俺也要杀他。

陈宫   (西皮摇板)  好言语劝不醒蠢牛木马,

             看此贼好一比井底之蛙。

曹操   (西皮摇板)  紧加鞭催动了能行跨下,

陈宫   (西皮摇板)  大不该从此贼海走天涯。

曹操   (白)     公台,天色已晚,你我就在旅店安歇了罢!

陈宫   (白)     任凭于你。

(曹操、陈宫同下马。)

曹操   (白)     店家哪里?

(店伙上。)

店伙   (白)     来了!

     (念)     高挂一盏灯,安歇四方人。

     (白)     二位敢是下店么?

曹操   (白)     正是,将马带下。

店伙   (白)     是了。

陈宫   (白)     不要下了鞍镫,明日早行。

店伙   (白)     是。

(店伙牵马,店伙、曹操、陈宫同进店。)

店伙   (白)     二位用些什么?

陈宫   (白)     前面用过,只用孤灯一盏。

曹操   (白)     暖酒一壶。

店伙   (白)     是。

             伙计们烫酒一壶。

             酒到灯到。

陈宫   (白)     唤你再来。下去。

(店伙应,下。)

曹操   (白)     公台,请来用酒。

陈宫   (白)     鞍马劳顿,吞吃不下。

曹操   (白)     哪里是鞍马劳顿吞吃不下,分明是见我杀了吕家,你心中有些不服。是与不是?

陈宫   (白)     既已同行,有什么心中不服?你那疑心太重了。

曹操   (白)     俺曹操一生一世就是这疑心太重。

     (西皮摇板)  逢人只说三分话,

             常在虎口去拔牙。

             沽饮几杯安宿罢,

             梦里阳台到故家。

(曹操入睡。〖起初更鼓〗。)

陈宫   (白)     明公,明公。

             睡着了。咳,好悔也!

     (二黄慢板)  一轮明月照窗下,

             陈宫心中乱如麻。

             悔不该心猿意马,

             悔不该随他人到吕家。

             吕伯奢可算得义气大,

             杀猪沽酒款待于他。

             又谁知此贼疑心太大,

             拔出剑就将他的满门杀!

             一家人俱丧在宝剑之下,

             年迈老丈命染黄沙。

             屈死的冤魂休要怨咱,

             自有那神灵儿天地鉴察。

(〖起二更鼓〗。)

陈宫   (二黄快三眼)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下,

             越思越想把事来做差。

             悔不该把家属一旦撇下,

             悔不该弃县令抛却了乌纱。

             我只说贼是个宽洪量大,

             汉室后来贼是个惹祸的根芽。

(〖起三更鼓〗。)

陈宫   (二黄原板)  观此贼睡卧真个潇洒,

             安眠好比似井底之蛙。

             贼好比蛟龙未生鳞甲,

             又好比猛虎未曾生牙。

             虎落笼中我不打,

             我岂肯放虎归山又把人抓?

     (二黄摇板)  拔宝剑将贼的头割下,

(曹操翻身。)

陈宫   (二黄摇板)  我险些把事又作差。

     (白)     哎呀且住!我若将他一剑杀死,待到天明岂不连累店家?有了。

(陈宫一望桌。)

陈宫   (白)     现有笔墨,待我题诗一首,点动此贼。

(陈宫思索。〖起四更鼓〗。)

陈宫   (白)     就以四更为题。正是:

     (念)     鼓打四更月正浓,心猿意马归故踪。误杀吕家人数口,方知曹……

(陈宫试问曹操。)

陈宫   (白)     明公?

(曹操不应。)

陈宫   (白)     睡熟了啊。

     (念)     曹操是奸雄!

     (白)     陈宫题。看天已明亮,不免寻找行囊马匹,我就逃走了罢!

     (二黄摇板)  这是我陈宫作事差,

             平白无故走天涯。

             落花有意随流水,

             流水无心恋落花。

(陈宫下。〖起五更鼓〗。)

曹操   (二黄导板)  梦作阳台归故家,

     (二黄摇板)  不见陈宫事又差。

     (白)     天已明了,为何不见陈宫?桌上现有诗句,待我看来:

     (念)     鼓打四更月正浓,心猿意马归故踪。误杀吕家人数口,方知曹操是奸雄!

     (白)     陈宫题。呀,他有意留诗在此叫骂于我。陈宫呵陈宫,我日后若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啊,店家,店房钱在此,俺赶路去了!

     (二黄摇板)  可恨陈宫作事差,

             不该留诗叫骂咱。

             约会诸侯兴人马,

             拿住陈宫我不饶他!

(曹操下。)
(完)


浏览次数:770 ┊ 字数:6362 ┊ 最后更新:2020-05-22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