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捉放曹》【头本】(一名:《过关公堂》)

主要角色
陈宫:老生
曹操:净
王升:末
捕头:丑

《捉放曹》王泊生饰陈宫
《捉放曹》王泊生饰陈宫
情节
汉献帝时,董卓专权,谋篡汉室。廷臣侧目,不敢撄其锋,徒作楚囚对泣。曹操请王允,假以七星宝刀,刺死董卓,以安汉室,王允慨许之。曹操怀刀入府,董卓方酣睡,正欲拔刀,而董卓已醒。急问曹操来此何为。曹操托言购宝刀,献于丞相,董卓受之不疑。既述其事于婿李儒,李儒谓曹操明系谋刺不成,托言献刀。董卓怒,下令捕曹操。行文各处,图形严索。曹操逃至河南中牟县,为关吏所获。解至县令陈宫处,曹操见陈宫,以言激之,劝其解组归里,号召豪杰,同举义师,匡扶汉室。陈宫从之,遂弃城同走。路遇吕伯奢,曹操之父执也,坚留二人,过从其家,自出沽酒,曹操甚不安。忽闻内室磨刀霍霍,曹操疑将杀己,仗剑入室,尽杀吕伯奢家属。陈宫止之不及,及至厨下,遇一豕被缚于地,方知适所闻磨刀声实为此也。陈宫乃深责曹操做事孟浪,误杀多人。曹操谓事已如此,宜速避祸。仓皇走出,适遇吕伯奢沽酒归,曹操又杀之。陈宫大不然,谓丈夫做事,一误岂容再误。曹操谓丈夫做事,宁我负人,毋人负我。陈宫知不可劝,叹息而已。夜与曹操同宿客邸,心中悔恨,决计弃曹操去。临行留书,责曹操不义,迨曹操醒见书,而陈宫去已远矣。

根据《国剧大成》第三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5.9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曹操上。)

曹操   (唱)     实指望除贼定朝歌,

             谁知事漏惹风波。

             称王霸业俱抛却,

             星夜逃出是非窝。

     (白)     俺,曹操。可恨董卓,误国专权,我与司徒王允定下一计,不料被他镜中看破,彼时假称献剑被我哄过一时。是俺心中害怕,连夜逃出皇城。谁知那贼差吕布带兵捉拿于我。前面已是中牟县,俺不免假扮卖绸缎的客人,混进城去,再作道理。天色尚早,马上加鞭。

     (唱)     曹孟德在马上痛恨董卓,

             欺天子压诸侯恶事颇多。

             实指望献宝剑将他结果,

             又谁知天不佑惹下风波。

(曹操下。)

【第二场】

(王升上。)

王升   (念)     领了一句话,千金不敢移。

     (白)     在下王升的便是。我等奉太爷之命,画影图形捉拿刺客曹操。

             伙计们,将图形挂起来。有人出入须要盘查明白。

(曹操上。)

曹操   (唱)     远望这中牟县城池一座,

             且喜得上钩鱼逃出网罗。

             俺这里忙加鞭城池经过,

王升   (白)     拿曹操!

曹操   (唱)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拿我。

     (白)     且住。耳听城门之下喊叫“捉拿曹操”,俺不是逃生,反是送死,待俺转回;呀叱呸!大丈夫只有向前,哪有退后之理,待俺闯进城去。

王升   (白)     作什么的?

曹操   (白)     进城去的。

王升   (白)     进不得城了。

曹操   (白)     为何进不得城了?

王升   (白)     只因日前董太师行文,叫各府州县画影图形,捉拿刺客曹操。有腰牌放你进去。

曹操   (白)     你拿曹操与俺什么相干?俺是卖绸缎的客人,有什么腰牌?

王升   (白)     没有腰牌,要拿你去见我家太爷。

曹操   (白)     你家太爷姓甚名谁?

王升   (白)     我家太爷姓陈名宫,字公台。

曹操   (白)     少待。久闻陈宫素有贤名,我不免趁此机会,前去见了陈宫,用言语打动于他,管叫他弃职而逃,会合天下诸侯,共灭董卓,方遂吾愿。

             呔!把城的儿郎,俺便是曹操。见了你家太爷,难道他有斩人剑,将俺斩了不成?

王升   (白)     既是曹操,带上刑具。

曹操   (白)     这刑具不带也罢。

王升   (白)     朝廷的王法。

曹操   (白)     要带,拿过来!

     (唱)     我本待刺董卓与国除祸,

             好一似抢食鱼自入网罗。

             到今日我这里反戴项锁,

             见陈宫我和他自有话说。

(曹操、王升同下。)

【第三场】

(四衙役、门子引陈宫同上。)

陈宫   (引子)    身受皇恩,与黎民,判断冤情。

     (念)     头戴乌纱忠孝先,慈祥愷悌万民欢。嘉言犹如壶中地,德霈汪洋水底天。

     (白)     本县姓陈名宫,字公台。幼年科甲出身。蒙主恩特授中牟县正印。前日接到董太师钧旨,上面写道:曹操相府行刺不成,惧罪脱逃。因此命各州县,画影图形,捉拿刺客曹操。我也曾差王升等四门巡查,未见交签。今日升堂理事。

             来,伺候了。

(捕头上。)

捕头   (念)     捉拿曹操事,报与太爷知。

     (白)     太爷在上,小人叩头。

陈宫   (白)     罢了。

捕头   (白)     恭喜太爷,贺喜太爷!

陈宫   (白)     喜从何来?

捕头   (白)     曹操被小人们拿获了。

陈宫   (白)     有何为证?

捕头   (白)     有宝剑为证。

陈宫   (白)     呈上来。

捕头   (白)     是。

(陈宫接宝剑,细看。)

陈宫   (白)     自要尔等拿得不差,解进京去,俱有千金重赏。

捕头   (白)     小人们不愿领赏,愿太爷禄位高升。

陈宫   (笑)     哈哈哈!

     (白)     官升隶赏,分所当然。吩咐将刺客曹操,押上堂来。

捕头   (白)     伙计们,将曹操押上堂来。

捕头副  (内白)    哦!

(捕头副押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流水板) 跳龙潭出虎穴逃灾避祸,

             又谁知中牟县又入网罗。

             怒冲冲站立在滴水檐过,

             看陈宫他把我怎样发落。

陈宫   (西皮摇板)  曹孟德进衙来齐声威喝,

             书吏们站两旁虎占山坡。

             观刺客面貌上带定凶恶,

             见本县不下跪却是为何?

     (白)     下站可是曹操?

曹操   (白)     既知我名,何必动问?

陈宫   (白)     见了本县,为何不跪?

曹操   (白)     我这双金膝,上跪天子,下跪父母,岂肯跪你这小小县令?

陈宫   (白)     岂不知王子犯法,与民同罪。

曹操   (白)     我身犯何法?

陈宫   (白)     你行刺董太师,还说无罪?

曹操   (白)     我行刺董太师,可是你亲眼得见?

陈宫   (白)     虽非亲眼得见,现有董太师钧旨,捉拿于你,还敢强辩不成?

曹操   (白)     吓!

     (西皮流水板) 听他言吓得我心似刀割,

             心问口口问心自己揣摩。

             说几句巧言语将他哄过,

             管叫他弃县令随我逃脱。

     (白)     公台,你可知朝中谁忠谁奸?

陈宫   (白)     我在廉外为官,怎知朝中之事?

曹操   (白)     却又来!

     (西皮原板)  你本是外省官怎知朝歌,

             哪知道董卓贼奸雄作恶?

             刺死了丁建阳文武胆破,

             满朝中文共武木雕泥塑。

             到如今收吕布作事太错,

             一心要谋取那汉室山河。

             我看你做的事广有才学,

             细思量董卓贼奸恶如何?

陈宫   (白)     哦!

     (西皮二六板) 曹孟德休得要谤毁董卓,

             董太师他倒有治国的韬略。

             破黄巾虽无功却也无过,

             十常侍乱宫门扫荡群魔。

             收下了吕奉先威镇海角,

             传将令好一似山倒海落。

             你好比扑灯蛾自来投火,

             又好比抢食鱼你自投网罗。

             你本是出山虎把路来投错,

             既擒虎焉能够放虎归窝?

             擒住了你反放你必来伤我,

             擒虎易放虎难你自去揣摩。

曹操   (西皮快板)  你将我解进京献与董卓,

             那时节见太师自有话说:

             刺董卓是陈宫修书与我,

             管叫你遍体排牙难以分说!

陈宫   (白)     哦!

     (西皮快板)  听他言吓得我双眉皱锁,

             这件事倒叫我无可奈何。

             若放他只恐怕罪归于我,

             若不放又恐怕惹出风波。

             思一思想一想无计安妥,

     (白)     哦,有了!

     (西皮快板)  学苏秦放张仪计上心窝。

             既被拿放不放全凭于我,

             就放你也说个言投意合。

曹操   (西皮快板)  陈公台说此话真个软弱,

             小县令怎能够名标烟阁?

             依我劝弃县令随定与我,

             约诸侯带人马杀进朝歌。

             到那时灭谗臣除奸剿恶,

             管叫你换朝衣封官受爵。

             陈公台人道你才似王佐,

             细思量想一想心下如何?

陈宫   (西皮摇板)  曹孟德出此言如梦初觉,

             七品县岂不负经纶才学。

             倒不如弃县令从你入伙,

             奔天下约诸侯重整朝歌。

             下位来与明公亲解扭锁,

四衙役  (同白)    哦!

陈宫   (西皮摇板)  衙役们且退避也有发落。

(四衙役、捕头、捕头副同下。)

陈宫   (西皮摇板)  手挽手与明公二堂内坐,

             驾光临少奉迎望乞恕却。

     (白)     明公到此,衙役们得罪,望乞宽恕。

曹操   (白)     岂敢。多蒙释放,日后必当重报!

陈宫   (白)     久闻明公献剑为名,刺杀董卓。天意不随,今欲何往?

曹操   (白)     我有意奔走天涯,颁来五路诸侯,灭却董卓。

陈宫   (白)     下官有意随同明公,奔走天涯,不知意下如何?

曹操   (白)     若得公台同去便好。只是连累宝眷不便。

陈宫   (白)     不妨。老母、妻子,俱在东郡。仆人、使女,不在衙署。料无妨碍。

曹操   (白)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你我连夜出城,以遮百姓耳目。

陈宫   (白)     请至书房待茶。下官料理公案,即便同行。

曹操   (白)     暂且告别。

(曹操下。)

陈宫   (白)     少刻奉陪。

             来!

门子   (白)     有。

陈宫   (白)     将印信付与右堂代管。说老爷领了上司公文,下乡查旱,多则十日,少则一日就回。你附耳上来。

(门子附耳听,点头。)

陈宫   (白)     备马伺候。

(门子、陈宫同下。)
(完)


浏览次数:761 ┊ 字数:3479 ┊ 最后更新:2020-05-22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