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春闺梦》

主要角色
张氏:旦
王恢:小生
丫鬟:丑旦

《春闺梦》程砚秋饰张氏、俞振飞饰王恢
《春闺梦》程砚秋饰张氏、俞振飞饰王恢
情节
剧本假托汉末公孙瓒和刘虞互争权位,发动了内战,河北人民惨受征戎、流离的痛苦。壮士王恢新婚不满数月,被强征入伍,阵前中箭而死。妻子张氏,终日在家伫盼,不觉积思成梦。梦见王恢解甲归来,张氏又是欢忻,又是哀怨。倏忽间战鼓惊天,乱兵杂沓,尽都是一些血肉骷髅,吓得张氏蓦地惊醒,才知都是梦境。

注释
《春闺梦》是根据唐代诗人杜甫《新婚别》及陈陶“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诗的意境编成的。程砚秋同志在1931年,目睹当时军阀混战,人民流离失所,编演这一个戏,反映了人民反内战、渴望和平的共同心理。在结构穿插上、表演艺术上,都有很多新的试验和创造。

根据1946年12月上海天蟾舞台实况录音选场整理:程砚秋饰张氏,储金鹏饰王恢,慈少泉饰丫鬟;周长华操琴,白登云司鼓。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5.3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张氏扶几而睡,起立望门,王恢上,入门。张氏惊喜。)

张氏   (白)     我正在这里想念于你,你就回来了。

王恢   (白)     我怕夫人惦念,特地回家看望于你!

张氏   (白)     你这满面风尘,真真是可怜人也。

     (西皮摇板)  今日里见郎君形容瘦损,

             乍相逢不由得珠泪飘零。

王恢   (白)     娘子呀!

     (西皮摇板)  提起了一年事犹如梦境,

             我与你且宽怀重话前因。

张氏   (西皮二六板) 可怜负弩充前阵,

             历尽风霜万苦辛。

             饥寒饱暖无人问,

             独自眠餐你独自行。

             可曾身体蒙伤损,

王恢   (白)     倒也还好。

张氏   (西皮二六板) 是否烽烟屡受惊。

             细思往事心犹恨,

     (西皮快板)  生把鸳鸯两下分。

             终朝如醉还如病,

             苦依薰笼坐到明。

             去时陌上花如锦,

             今日楼头柳又青。

             可怜奴在深闺等,

             海棠开日我想到如今。

王恢   (白)     屈指算来又是一年多了,真真的难为你了!

张氏   (西皮快板)  门环偶响疑投信,

             市语微哗虑变生。

             因何一去无音信,

             不管我家中肠断的人。

王恢   (白)     哎,这军中寄信多有不便,我在军中也是常常惦念娘子啊!

张氏   (西皮快板)  毕竟男儿真薄幸,

             误人两字是功名。

             甜言蜜语真好听,

             谁知都是那假恩情。

王恢   (白)     啊,你不寄信于我,使我天天的挂念,反来埋怨于我,真真岂有此理!

(王恢生气,旁坐。张氏沉思。)

张氏   (白)     啊!是啊!连我也没有寄信于他,倒是我错怪他了。他乃是饱受风霜之人,不可难为于他,待我向前安慰他几句。

             啊,官人,官人,官人呐!

王恢   (白)     岂有此理!

张氏   (西皮摇板)  你回来也算是重圆破镜,

             休再要觅封侯辜负香衾。

             粗茶饭还胜那黄金斗印,

             愿此生常相守怜我怜卿。

王恢   (白)     娘子啊!

     (西皮摇板)  今日里庆团圆开怀畅饮!

张氏   (白)     喔!吃酒啊,你等着。

             丫鬟。

(丫鬟暗上,暗笑,端酒具。)

王恢   (西皮摇板)  说什么撇家园求取功名。

             从此后傍妆台安心任命,

             休再要提往事旧恨重申。

(丫鬟做手势,示意睡觉,张氏以袖拂丫鬟。)

王恢   (白)     呀!

     (西皮摇板)  见丫鬟这举动将我点醒!

     (白)     啊,娘子,我们结婚有多少日子了?

张氏   (西皮摇板)  我与你原只是三日的新婚。

王恢   (白)     啊呀,这就不错了,我们久别胜新婚!

             丫鬟,你呀,也劳乏了,安歇去吧。

(丫鬟做手势,等酒盘。)

王恢   (白)     这酒宴么?明日再来收拾吧。

张氏   (白)     啊,官人,这……

(丫鬟点头,下。王恢牵张氏衣,张氏不理。)

王恢   (白)     娘子啊!

     (西皮摇板)  料不想今日里重温梦枕,

             喜相逢怕离别是梦非真。

             趁天色正好是月明如镜,

张氏   (西皮摇板)  劝痴郎莫情急且坐谈心。

     (白)     你与我坐在这里等我,待我去到房中收拾一番,我再来唤你!

王恢   (白)     你呀!忒意地麻烦了啊!

张氏   (白)     啊呀呀!你看你如此情急,羞也不羞啊。

王恢   (笑)     啊!哈哈哈!

(张氏搬椅。王恢作不悦色,旁坐,假睡,偷看。)

张氏   (南梆子)   被纠缠陡想起婚时情景,

             算当初曾经得几晌温存。

             我不免去安排罗衾绣枕,

(张氏收拾床帐。)

张氏   (南梆子)   莫负他好春宵一刻千金。

(张氏见王恢睡状。)

张氏   (南梆子)   原来是不耐烦已经睡困,

(张氏端酒盘下,上,收拾床帐。)

张氏   (南梆子)   待我来再与你重订鸳盟。

(王恢偷看而笑,张氏扶王恢入帐。内鼓噪声。张氏惊出帐。)

张氏   (白)     丫鬟,有人问起你家老爷,说他不曾回来。

(张氏开门,出门。内鼓噪声。王恢出帐,出门,下。张氏惊,拦阻。)

张氏   (白)     莫非他又到军前去了,待我将他赶回。

(张氏走圆场。王恢上,张氏碰见,张氏扯住王恢衣。内喊声。张氏恍惚迷离,一扑两扑,倒地。王恢下。)

张氏   (二黄导板)  一霎时顿觉得身躯寒冷,

(张氏起立。)

张氏   (回龙)    没来由一阵阵扑鼻风腥。

(场上换无定河边、尸首纵横布景。张氏惊看。)

张氏   (二黄快三眼) 那不是草间人饥乌坐等,

             还留着一条儿那青布衣巾。

             见残骸竟裹着模糊血影,

             最可叹箭穿胸刀断臂粉身糜体,临到死还不知为着何因。

(张氏到场左看。)

张氏   (二黄快三眼) 那不是破头颅目还未瞑,

             又见那死人须还结坚冰。

             寡人妻孤人子谁来存问?

             这骷髅几万千全不知名。

             隔河流有无数鬼声凄警,

             听啾啾、和切切,似诉说、冤魂惨苦,愿将军罢内战及早休兵。

             耳边厢又听得刀声响震!

(十六兵士自两边分上,同绕场,同下。王恢随上,点头招手。)

张氏   (白)     你不要走哇,你不要走!

(四兵同赶上,张氏急下。四兵绕场同下。台上忽黑,换闺房布景,张氏扶几坐。丫鬟上。)

丫鬟   (白)     想不到刚才打了一个盹儿,做了一好梦,报与夫人知道。哟,睡着了——

(张氏醒,揉眼,沉思,喜。)

丫鬟   (白)     乐了——

(张氏怒。)

丫鬟   (白)     生气,哎哟!夫人,我家老爷回来了!

张氏   (白)     哦,你家老爷回来了?

丫鬟   (白)     你们见面,让我端酒,又是说又是笑,往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张氏   (白)     哎,你家老爷今在何处?

丫鬟   (白)     夫人,我说的是一个梦。

张氏   (白)     哦?

丫鬟   (白)     虽然是梦啊,也算是个喜兆,我这个圆梦的法子十分灵验着呢!您就往开了想就得啦。我家老爷一定衣锦荣归的。

张氏   (白)     丫鬟你说老爷回家,怎么静悄悄的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丫鬟   (白)     我还想好一个法子呢。

张氏   (白)     有何妙策?

丫鬟   (白)     您还是回房去做梦。

张氏   (白)     哎!

丫鬟   (白)     您就想开着点得啦。

张氏   (西皮散板)  今日等来明日等,

             哪堪消息更沉沉。

             明知梦境我凭准,

             无聊还向梦中寻。

(张氏、丫鬟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114 ┊ 字数:264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