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春闺梦》

主要角色
张氏:旦
王恢:小生
公孙瓒:净
丫鬟:旦
李信:丑
孙氏:丑旦
刘氏:老旦

《春闺梦》程砚秋饰张氏、俞振飞饰王恢
《春闺梦》程砚秋饰张氏、俞振飞饰王恢
情节
剧本假托汉末公孙瓒和刘虞互争权位,发动了内战,河北人民惨受征戎、流离的痛苦。壮士王恢新婚不满数月,被强征入伍,阵前中箭而死。妻子张氏,终日在家伫盼,不觉积思成梦。梦见王恢解甲归来,张氏又是欢忻,又是哀怨。倏忽间战鼓惊天,乱兵杂沓,尽都是一些血肉骷髅,吓得张氏蓦地惊醒,才知都是梦境。

注释
《春闺梦》是根据唐代诗人杜甫《新婚别》及陈陶“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诗的意境编成的。程砚秋同志在1931年,目睹当时军阀混战,人民流离失所,编演这一个戏,反映了人民反内战、渴望和平的共同心理。在结构穿插上、表演艺术上,都有很多新的试验和创造。

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天狼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6.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十六军士、四将、中军、公孙瓒同上。)

公孙瓒  (引子)    掌握雄兵,拓疆土,气吞幽并。

     (念)     扫荡乌桓旧有名,五千貂锦耀威稜。当年白马名犹震,誓缚刘虞入蓟城。

     (白)     本帅公孙瓒,汉室为臣。官拜奋威将军,统兵边塞,受那刘虞节制。可恨刘虞,有意吞并疆土,为此两家对敌;交锋以来,本部兵马不敷调用,必须派将征兵,方可兴师讨伐。

             中军,传杨威进帐。

中军   (白)     元帅有令,杨威进见。

(杨威上。)

杨威   (念)     旌旗耀日影,刁斗肃秋声。

(杨威入帐。)

杨威   (白)     参见元帅。

公孙瓒  (白)     本帅即日讨伐刘虞,命你赶往平原地方,按户征兵,送大营听用,限期两月,不得违误。

杨威   (白)     得令。

(杨威下。)

公孙瓒  (白)     众将官,随同本帅前往校场,操练人马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李信、孙氏同上。)

李信   (西皮摇板)  少小夫妻方爱恋,

孙氏   (西皮摇板)  和谐好似凤交鸾。

李信   (白)     咳,你听说没有:公孙瓒要打刘虞,日前派个军官到此,征取壮丁。倘若临到我的头上,那可怎么好?

孙氏   (白)     是啊!谁叫咱们活在这年头哪!成天打仗,打仗就拉夫!上次那一批,到今儿还没回来,还不知死活哪!这你要被征了去,可怎么好?

李信   (白)     公孙瓒征兵打刘虞,刘虞也征兵打公孙瓒;他们争权夺利,拉老百姓替他们卖命,我才不那么傻哪!再说我也舍不得你呀!

孙氏   (白)     是呀!想咱们两口子,自从结婚之后,朝欢暮乐,从来没有离开过一天;我还没有给你生养过一男半女,你若出去从军,倘有个三长两短,我守寡难受,还是小事,岂不绝了你们李家的后代,我说你想个法子不去成不成?

李信   (白)     要是不去,恐怕得拿钱打点!

孙氏   (白)     那么咱们就豁出点钱打点打点。

李信   (白)     那倒是好,只怕是花了钱还是不成。

孙氏   (白)     怎么?

李信   (白)     你想啊:这个仗一时半会是打不完的。躲了这次的征兵,还有下次哪!咱们家哪来得那么多的钱往里面填哪!

孙氏   (白)     看来此事要逃不过呀!

李信   (白)     八成是逃不过呀。

孙氏   (白)     你我夫妻怎生割舍?

李信   (白)     你倒会说风流话!别说是咱们夫妻割舍不得;我听说东邻赵老太太,已然八十多岁啦,只有一个儿子,也被那军官征去了,谁还怜她年老哪!还有西邻王恢,刚刚娶了一个美貌媳妇,不到四天也把他记下名字,要他前去当兵,谁还体谅他新婚哪?你别痴心妄想啦!他们打仗还管人家妻离子散哪!

孙氏   (白)     照你这么一说,咱们惹不起,躲得起,干脆收拾收拾逃跑罢!

(四校尉、杨威同上。)

杨威   (白)     来此已是。开门来!

(李信开门。)

李信   (白)     哪一位?

杨威   (白)     唗,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

(李信跪。)

李信   (白)     小人李信,年方二十一岁。

杨威   (白)     好好,本官奉令征兵;看你年轻体壮,就命你随同前往,后日启程,不得违惧!

(孙氏跪。)

孙氏   (白)     将爷!他是我的丈夫,去年才娶我过门;我们两口子,是谁也离不开谁;还求将爷大人救命!

杨威   (白)     呔!事关军情,岂容夫人多嘴!

             来,

四校尉  (同白)    有。

杨威   (白)     记下李信名字,速往前方去者。

(杨威、四校尉同下。孙氏大哭。)

李信   (白)     别哭啦!我说什么来着?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法子了!你给我收拾行囊,准备启程了罢。

(李信、孙氏同大哭,同下。)

【第三场】

(曹襄、李氏、曹子同上;四父老、四侍者端酒盘同上。)

四父老  (同白)    呵,曹相公,我们乡中父老,特背薄酒,去到十里长亭,与您同王恢、赵克奴、李信、还有诸位同乡,饯行送别,略表我乡人敬爱之意。

曹襄   (白)     多谢诸位高邻如此厚谊。

曹子   (白)     爸爸,您往哪里去?孩儿同您一块去。

曹襄   (白)     我么——儿呀!你同你母亲回家去吧,不必送了!

李氏   (白)     官人此去归期未卜,抛下我母子二人,你看孩儿年纪幼小,以后怎生度日!

(李氏哭。)

曹子   (白)     爸爸,您到底往哪里去哪?

(曹襄沉吟揩泪不语。)

四父老  (同白)    看天色不早,我们快快前往。

曹襄、
曹子、

李氏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刘氏、赵克奴同上。)

刘氏   (西皮散板)  听貔歌不由得魂飞心悸,

     (西皮流水板) 在途中一阵阵老泪沾衣;

             从此后供菽水谁来料理?

             况且我年衰迈寸步难移!

赵克奴  (西皮流水板) 恨无端起战祸生临燕地,

             别老母在家中好不伤悲!

             眼睁睁只好是忍心抛弃,

             到今朝真个是死别生离。

刘氏   (白)     儿啊!

     (西皮流水板) 最可叹你的父早年下世,

             留下了小姣儿正在孩提。

             那时节家贫穷少柴缺米,

             吃千辛和万苦把你扶携。

             实指望你成人勉供菽水,

             料不到老年人无靠无依!

             我已是年八旬余生无几,

             怕的是你生还我早西归。

赵克奴  (白)     母亲哪!

     (西皮流水板) 这都是儿不肯素无材艺,

             不能够奉娘亲远走高飞;

             到如今被征募远离乡里,

             累老母坐高堂受苦熬饥。

             没奈何临远道伤心无比,

(赵克奴走圆场。)

刘氏   (西皮散板)  顾不得年衰迈从后相随。

(刘氏走圆场。)

刘氏   (西皮散板)  听那边又一阵哭声远起,

(刘氏、赵克奴同下。李信、孙氏同上。)
李信、

孙氏   (同西皮散板) 还有我一对儿恩爱夫妻。

(李信、孙氏相抱同哭。)

李信   (白)     好一个恩爱夫妻!我想战场之上凶多吉少,我此去十有八九回不来啦,撇下娘子正在青春年少,倘若是守寡,我真是做了鬼也不放心的。

孙氏   (白)     你别胡说八道啦!哪有刚出门就这么死呀,活呀的!

李信   (白)     咳!

     (西皮散板)  我心中就只是舍不得你,

孙氏   (西皮散板)  奴只好怨命苦嫁鸡随鸡!

(孙氏哭。)

李信   (白)     娘子来呀!

(李信下。)

孙氏   (白)     来了。

(孙氏哭下。)

【第五场】

张氏   (内西皮导板) 送征人眼见得身行万里,

(张氏、王恢同上,丫鬟端酒盘随上。)

张氏   (西皮原板)  正新婚不多日便要分离;

王恢   (西皮原板)  恨无端开战衅点行相逼,

张氏   (西皮原板)  料不想为新妇先做征衣!

王恢   (西皮原板)  似鸳鸯被浪打分开比翼,

张氏   (西皮原板)  一霎时真个是沟水东西。

王恢   (白)     啊,娘子!你我二人正在新婚,忽被征募从军;使我夫妻,一旦分离,叫人如何割舍!

(王恢拭泪。)

张氏   (白)     官人此番远行,到了那边塞寒苦的地方,冰天雪地,举目谁亲;此后官人,饮食起居,务要多多保重,妾身才好放心。

王恢   (白)     我记下了!

张氏   (白)     丫鬟看酒,待妾身把盏,与官人饯行。

(丫鬟斟酒,张氏持杯送酒。)

张氏   (西皮散板)  劝官人饮此酒牢牢谨记,

             在战场还须要审敌知机;

             念家中要不断时通双鲤,

             可怜我薄命人只影孤栖!

             但愿得我家军战无不利,

             不多时就盼你早卜归期。

王恢   (西皮散板)  听妻言不由我心酸落泪,

             但愿得一年中策马遗回。

(行弦。)

丫鬟   (白)     时候不早,老爷夫人,不要过于伤心;前面就是十里长亭,众位乡邻都在那厢等候了。

王恢   (白)     是呀。众位乡邻都在十里长亭等候,娘子,我们就在此地分别了罢!你你你独自一人回家,不必送了。

张氏   (白)     官人不要说是十里长亭,若是有千里万里长亭,倘能够允许妾身送去,妾也要送官人去的。

王恢   (白)     终究是要分离,不必送了!

张氏   (白)     官人你我新婚才得数日,妾身尚未分明;你到军中,千万要多多寄信,免妾挂念。

王恢   (白)     你也不要时时挂念,苦坏了身体,我自然是多多寄信,娘子只管放心,你回去罢。呵呵我的妻呀!

     (西皮散板)  最可叹我两人新谐伉俪,

张氏   (白)     我的夫啊!

     (西皮散板)  这生离如死别怎不惨凄!

丫鬟   (白)     他们在那厢等久了!

王恢   (西皮散板)  从此后向边疆冰天雪地,

(王恢走圆场。)

张氏   (西皮散板)  恨不得从君去步步相随。

(四父老、四侍者端酒盘、刘氏、赵克奴、曹襄、李氏、曹子、李信、孙氏同上。)

王恢   (白)     赵兄、曹兄、李兄。

赵克奴、
曹襄、

李信   (同白)    王兄。

王恢   (白)     众位乡邻,在此相候!我们一同拜见。

赵克奴、
曹襄、

李信   (同白)    是,众位乡邻请了。

父老   (白)     各位壮士请了。我等特备酒宴,与诸位送行。

王恢   (白)     今日远劳饯行,甚是感激。

父老   (白)     此乃某等应尽之责,人役们看酒侍侯。

(四侍者斟酒,父老送酒,王恢、赵克奴、曹襄、李信同接酒。吹打。)

王恢   (白)     唉!诸位乡邻,我有几句言语,向诸位告禀:

     (念)     征战连年却为谁,涂炭生灵无是非。无故征兵来此地,两旁男女哭啼啼。

             眼看此去人千里,抛下姣妻苦无依!于今可怜只是你——

张氏   (念)     祝你平安早早归。

李信   (念)     李信无有牵挂的,心中难舍美姣妻。

刘氏   (念)     望你成人奉甘旨,战事逼迫两分离。

赵克奴  (念)     慈亲年迈难割舍,

     (白)     母亲!

     (念)     留你孤身依靠谁?

曹襄   (念)     曹门只有你这十龄子,

     (叫头)    娘子!

曹子   (白)     爹爹!

众人   (同念)    痛断肝肠惨生离。

曹襄   (西皮导板)  我曹襄只有这十龄姣子,

(曹襄揖。)

赵克奴  (西皮散板)  叹老母在家中无靠无依;

(赵克奴揖。)

王恢   (西皮散板)  感父老们远送行深情厚谊,

(王恢揖。)

四父老  (同西皮散板) 望壮士快登程切莫悲啼。

(四父老同还揖。)

四父老  (同白)    人役们与各位壮士备马。

(四侍者同备马,王恢别张氏。)

王恢   (白)     娘子呵,告别了!

     (西皮散板)  辞别了我姣妻远离乡里,

     (白)     娘子呵!

张氏   (西皮散板)  听阳关三迭曲入耳声凄!

赵克奴  (西皮散板)  辞别了老娘亲,

曹襄、

李信   (同哭唱)   小心在意!

王恢、

曹襄、  (同哭)    我的妻呀!

张氏、

李氏   (同哭)    我的夫呀!

赵克奴、

刘氏   (同哭)    我的(娘)(儿)呀!

曹襄、

曹子   (同哭)    我的(妻儿)(爹爹)呀!

李信   (哭)     我的老婆呀!

(曹襄、李信、王恢、张氏、李氏、赵克奴、刘氏、曹子同哭。王恢、曹襄、赵克奴同上马,同下,孙氏扯住李信。)

孙氏   (白)     我的心肝呀,我的宝贝呀!

     (西皮散板)  你不要害得我想破肚皮。

(四校尉、杨威同上,冲开李信、孙氏,同下。李信急上马,跑下。)
刘氏、

李氏   (同三叫头)  啊啊啊——

张氏、

刘氏   (同哭头)   我的(夫)(儿)呀!

李氏、

孙氏   (同哭头)   我的(夫)(宝贝)呀!

张氏、
李氏、

刘氏   (同西皮散板) 有千言和万语无从说起!

(张氏、李氏、刘氏自上场门同下。)

四父老  (同白)    大家都已回去,大嫂不要啼哭,请回家吧!

孙氏   (白)     你们哪里晓得,奴家心头难受!

     (西皮散板)  最可怜我一人独守孤帷。

四父老  (同白)    难为你大嫂了!回家去罢!

(孙氏哭下,四父老、众人同叹,自上场门同下。)

【第六场】

(风人松牌。八兵士、四将、刘虞同上。)

刘虞   (白)     俺,大司马刘虞,可恨公孙瓒不受节制;为此兴兵征讨。交锋以来,互有胜负。今日定擒此贼。

             众将官,兵发无定河去者。

四将   (同白)    啊!

(风人松牌。众人同走圆场。)

四将   (同白)    来到无定河。

刘虞   (白)     人马列开——

             众将听令:四面埋伏,信炮一响,一起杀出。

八兵士  (同白)    得令!

(八兵士同下。)

刘虞   (白)     就在此背水扎营。

(刘虞下。四将同下。)

【第七场】

(四兵士、四校尉、杨威同上。)

杨威   (念)     奉了元帅令,星夜送征兵。

     (白)     俺,杨威。奉令征兵,今日回营缴令。

             来此已是大营,门上哪位在?

(中军自下场门上。)

中军   (白)     原来是杨将军。

杨威   (白)     就烦通禀元帅:说俺奉命征兵,今已征得王恢、赵克奴等多人,操练精熟,带在辕门听用。

中军   (白)     辕门听令、听点。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八场】

(急急风牌。王恢、赵克奴、曹襄、李信同上。)

王恢   (念)     被服新貂锦,

赵克奴  (念)     从军到大营;

曹襄   (念)     刘军已压境,

李信   (念)     肉跳心又惊!

王恢   (白)     诸位请了。元帅点兵攻打刘虞,我等小心侍侯。

(吹联营分队牌。十六兵士、中军、杨威、公孙瓒骑马同上,同挖门,同下马。)
王恢、
赵克奴、
曹襄、

李信   (同白)    迎接元帅。

公孙瓒  (白)     免礼。人马校场去者!

(公孙瓒上高台。普天乐牌,马队儿牌,公尺上牌。探子上。)

探子   (白)     叩见元帅。

公孙瓒  (白)     命你打探刘虞军情如何?

探子   (白)     元帅容禀:

     (念)     打听刘虞贼,屯兵无定河。布下背水阵,兵如潮水多。

     (白)     刘虞人马好不威严也!

(急三枪牌。)

公孙瓒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公孙瓒  (白)     可恨刘虞不知悔祸,反敢亲率大军前来迎敌。

             王恢、赵克奴听令!

王恢、

赵克奴  (同白)    在。

公孙瓒  (白)     刘虞贼子就在前面无定河边,安营扎寨、防守坚固,王、赵二将听令:

     (念)     敌排背水阵,已存决死心。我分两翼进,敌乱必功成。

     (白)     听我一令!

(风入松牌。)
王恢、

赵克奴  (同白)    得令。

(四兵士同带枪,王恢、赵克奴同上马,同下。)

公孙瓒  (白)     曹襄、李信听令!

曹襄、

李信   (同白)    在。

公孙瓒  (白)     命你二人带领一支人马,

     (念)     后队去接应,问警进援兵。号炮一声响,准备把功成。

     (白)     听我一令!

(风入松牌。)
曹襄、

李信   (同白)    得令。

(四兵士同带刀、枪,曹襄、李信同上马,同下。内擂三通鼓、叫喊声。)

公孙瓒  (白)     呀,战鼓震天,杀声动地;好一场恶战也!

     (西皮摇板)  草肥马壮弓刀劲,

(内喊声。)

公孙瓒  (西皮摇板)  震天战鼓听分明。

(内喊声。)

公孙瓒  (西皮摇板)  料是吾军去陷阵,

(内喊声。)

公孙瓒  (西皮摇板)  定然马到庆功成。

(内喊声。探子上。)

探子   (白)     报:我军赵克奴阵亡,王恢身带箭伤,请元帅速发救兵。

公孙瓒  (白)     再探。

(探子下。)

公孙瓒  (白)     呀,贼军好不厉害!王恢身带箭伤,恐怕性命难保。

(探子上。)

探子   (白)     王恢伤重回营。

公孙瓒  (白)     扶他进帐。

(八兵士扶王恢同上。)

王恢   (白)     末将身受重伤,不能向前冲锋,望求元帅恕罪。

公孙瓒  (白)     将军伤重,待本帅与你起箭!

(鼓声。公孙瓒起箭,王恢痛抖。)

王恢   (白)     王恢不能与元帅效力了!

(王恢死。)

公孙瓒  (白)     搭了下去。

             且住,刘虞如此猖狂,待本帅亲自出马。

             众将官,迎敌者。

(公孙瓒上马,下。众人同下。)

【第九场】

(乱锤。李信上,回头望门。)

李信   (白)     哎呀,我哪儿见过这个呀!我军连败数阵,死伤俱多,我眼瞧着赵克奴阵亡了,王恢带着箭伤还在那里傻干;我看也是凶多吉少!我才犯不上替公孙瓒卖命哪!对,丢下兵刃,趁这时候,

(李信左右望。)

李信   (白)     敌军越杀越远,赶快溜之乎也罢!

(李信下。)

【第十场】

(杨威上。)

杨威   (白)     俺杨威。我军大败,王恢等都已阵亡,元帅现被敌军围困,明我去至蓟城,再次征兵;就此前往!

(杨威下。)

【第十一场】

(李信上。)

李信   (西皮摇板)  且喜阵前逃活命,

             急忙星夜转回程。

     (白)     来此已是家门,待我上前叫门。

(孙氏上。)

孙氏   (西皮摇板)  耳边忽听门环震,

             你是何人来叫门!

     (白)     何人叫门?

李信   (白)     你那一口子回来啦!

孙氏   (白)     这个年头,蒙事的很多,可别冒失了;倘若来一个假充字号的,一开了门,小奴家可就上当了!待我隔着门缝瞧一瞧。

(孙氏偷瞧。)

孙氏   (白)     可不是他么!

(孙氏开门。)

孙氏   (白)     你怎么回来了?

李信   (白)     前敌打了败仗,死的死,亡的亡,我是犯不上替他们卖命,所以跑了回来。

孙氏   (白)     这倒是你有见识!我可放了心了!瞧你这个狼狈样儿,快快跟我进房去养伤吧!

李信   (白)     正是:

     (念)     逃回性命真可庆,

孙氏   (念)     只怕二次又征兵。

李信   (白)     少说丧气话。

(李信、孙氏同下。)

【第十二场】

(场上布家庭景。张氏上。)

张氏   (念)     夫郎一去无音信,到今生死不分明。闺中孤影多凄冷,肝肠望断盼征人。

(张氏坐。)

张氏   (白)     我夫从军,一去年余,杳无音信,朝思暮想,实在放心不下!今值春光明媚,对景伤情;更觉难以排遣。我不免走到左右邻家,探听消息,或有音信回来,也未可知!

             丫鬟哪里?

丫鬟   (内白)    夫人何事?

张氏   (白)     我想往左右邻家,打听你家官人消息,在家仔细看守门户,我去去便回。

丫鬟   (内白)    夫人只管前去,待我在家看守便了!

(张氏开门,出门。)

张氏   (白)     我想赵家离此不远,不免先到他家,探问便了。

(张氏走圆场。)

张氏   (西皮原板)  为儿夫无消息心神不定,

             因此上到邻家去问分明。

(行弦。张氏到右边看。)

张氏   (白)     来此已是赵老伯母家中,待我向前叫门。

(张氏叫门。刘氏上。)

刘氏   (西皮原板)  这几日为吾儿军前丧命,

             老年人怎禁得痛苦伤情!

     (白)     外面何人叩门?

张氏   (白)     是奴家张氏。

(刘氏开门相见。)

张氏   (白)     伯母为何面带泪痕?

刘氏   (白)     我的儿子他、他、他,在阵前阵亡了!

(张氏惊叹。)

张氏   (白)     怎么讲?阵亡了么!是谁告诉你的?

刘氏   (白)     是李家嫂嫂告诉我的。

张氏   (白)     我家官人怎么样呢?

刘氏   (白)     这却不曾听见。

     (哭)     儿呀,儿呀!

(刘氏下。)

张氏   (西皮原板)  我便到李嫂家再行探问,

(行弦。张氏叫门。孙氏上。)

孙氏   (西皮原板)  又听得叩门声吓掉了魂!

             莫不是搜逃兵前来问信,

     (白)     哎呀,外面有人叩门,莫不是来搜逃兵的么?待我给他一个下马威。

             呸!外面何人叫门?不管人家睡午觉不睡午觉,你们来鸡猫子喊叫的!

张氏   (白)     嫂嫂是我呢!

孙氏   (白)     是个娘们的声音,想来不是搜逃兵的。

(孙氏开门。)

孙氏   (白)     原来是王家嫂嫂,我当是他们跟我闹着玩呢。

张氏   (白)     敢问嫂嫂,你家官人有书信回来么?

孙氏   (白)     有书信回来,是他自己亲口带来的。

张氏   (白)     莫不是你家官人已回来了么?

孙氏   (白)     我们那口子他惦记着我,已经偷跑回来了。

张氏   (白)     他说我丈夫怎么样?

孙氏   (白)     他说赵克奴和你家官人,跟随元帅打进贼营,那赵克奴已阵亡了。

(张氏焦急。)

张氏   (白)     我家官人呢?

孙氏   (白)     他说他逃跑时,还看见你家官人在那里奋勇杀敌呢!

(张氏略喜。)

张氏   (白)     还在那里奋勇杀敌么?以后如何?

孙氏   (白)     以后就不知道了!

(孙氏关门,下。张氏呆愣。)

张氏   (西皮原板)  听他言不由得暗地心惊。

             想必是我大军输赢未定,

     (西皮散板)  这件事到叫我真假难凭。

(张氏转家门。丫鬟迎上,开门,张氏入门,坐。)

丫鬟   (白)     夫人打听消息如何?

张氏   (白)     我先到赵家伯母家中;不想他老人家正在哭他的儿子,说是阵前丧命了!

丫鬟   (白)     哎呀!可惜那么一个汉子,怎么一下子白白的死啦!后来怎么样?

张氏   (白)     后来我到李嫂嫂家中;他正在欢天喜地,说他丈夫已由军前逃回来了。

丫鬟   (白)     没想他倒能够这么做!

张氏   (白)     唉!一家啼哭,一家欢笑;悲喜的境遇就大大的不同!

丫鬟   (白)     甚么境遇同不同呀哇!这还不是打仗打的!咱们老爷怎么样了?

张氏   (白)     听李嫂嫂言道:赵家兄弟同你家老爷随同元帅打进贼营,赵家兄弟阵亡了!他还看见你家老爷在那里奋勇杀敌呢!丫鬟,我看你家老爷或尚有生还的希望,你看如何?

丫鬟   (白)     要是老爷也能象李信那样,一定过两天就回来啦!

张氏   (白)     你说的话也有道理。但我心中总觉不安、今日身体劳乏,不觉困倦起来;就在此打睡片时,你也歇息去罢。

丫鬟   (白)     不错,应该养养心神。我也去打个盹儿,回来伺候。

(丫鬟下。张氏呆愣。)

张氏   (念)     可怜废寝忘餐久,尽在胡思乱想中。

(张氏扶几而睡,起立望门。王恢上,入门。张氏惊喜。)

张氏   (白)     官人,你回来了么?我正在想念,却好官人就回来了。

王恢   (白)     娘子有所不知,下官辅佐公孙瓒,打败刘虞,天下已然太平,特地解甲归田,探望于你。

张氏   (白)     这就好了!多亏你们一战成功,两州百姓才得安居乐业,庆享太平。官人如此英勇,真不枉我盼你一场。

王恢   (白)     为民除害,分所当然。

(张氏大喜,牵王恢手。)

张氏   (白)     呀,官人,你形容消瘦,与从前大不相同;想你身在军中,受尽了千辛万苦。今日回来,还带着满面风尘,真是可怜人也!

     (西皮散板)  今日里见郎君形容瘦损,

             乍相逢不由得珠泪飘零。

王恢   (西皮散板)  提起了一件事有如梦境,

             你与我且宽怀重话前因。

张氏   (白)     官人哪!

     (西皮二六板) 可怜负弩充前阵,

             历尽风霜万苦辛;

             饥寒饱暖无人问,

             独自眠餐独自行!

             可曾身体受伤损?

王恢   (白)     没有受伤。

张氏   (西皮二六板) 是否烽烟屡受惊?

王恢   (白)     倒也还好。

张氏   (西皮二六板) 细思往事心犹恨,

     (西皮快板)  生把鸳鸯两下分。

             终朝如醉还如病,

             苦依熏笼坐到明。

             去时陌上花如锦,

             今日楼头柳又青!

             可怜侬在深闺等,

             海棠开日到如今。

王恢   (白)     屈指算来,又是一年余了,真真的难为你!

张氏   (西皮快板)  门环偶响疑投信,

             市语微哗虑变生;

             因何一去无音信?

             不管我家中肠断的人!

王恢   (白)     军中寄信不便,我也是朝思暮想,惦记娘子的。

(张氏微怒。)

张氏   (西皮快板)  毕竟男人多薄幸,

             误人两字是功名;

             甜言蜜语真好听,

             谁知都是假恩情。

(王恢不悦。)

王恢   (白)     娘子呀!

     (西皮摇板)  听你言无非是满怀怨愤,

             怎知我惨生离岂是甘心!

             都只为在军中疲于奔命,

             都怪我一年来鱼雁消沉。

     (白)     娘子只管埋怨下官,你为何也不寄我一信?叫我天天的挂念,我不来怪你,反来埋怨于我,真真岂有此理!

(王恢生气,旁坐。张氏沉思。)

张氏   (白)     是呀,我也没有寄信与他,倒是错怪他了!

(张氏看王恢,笑。)

张氏   (白)     看他在那旁生气!今日方才回家,怎么就斗起口来?想他是饱受风霜之人,不可难为于他。待我安慰几句。

             官人,你离家一载,怎么连性情都变了!你可记得我们结婚时候,你说过什么话来?难道忘了么?

(王恢一笑。)

张氏   (白)     官人哪!

     (西皮摇板)  你回家也算得重圆破镜,

             休再要觅封侯辜负香衾;

             粗茶饭还胜那黄金斗印,

             愿此生常相守怜我怜卿。

王恢   (白)     好好,下官从此后就不在出门了。

张氏   (白)     丫鬟与老爷看酒!

(丫鬟暗上,暗笑,端酒具。)

王恢   (白)     是呀,娘子不要旧事重提,我们快快饮酒。

     (西皮摇板)  今日里庆团圆开怀痛饮,

             说什么弃家园贪取功名;

             从此后伴妆台安心认命,

             休再要提往事旧恨重申。

     (白)     娘子请——

(张氏喜,举杯。)

张氏   (西皮摇板)  我于今也不把前情再论,

             只愿你从此后难舍难分。

(丫鬟做手势,示意睡觉,张氏以袖拂丫鬟。)

王恢   (白)     是呀!

     (西皮摇板)  见丫鬟催安寝将我提醒,

     (白)     娘子,我与你去年结婚多少日子呀?

(张氏羞。)

张氏   (西皮摇板)  我与你原只是三日新婚。

王恢   (白)     是啊!如今久别胜新婚了!

(王恢看丫鬟。)

王恢   (白)     丫鬟,你也劳乏了,快去安憩吧。

(丫鬟做手势,等酒盘。)

王恢   (白)     这酒宴么——明天再来收拾吧。

(丫鬟点头,下。王恢牵张氏衣,张氏不理。)

王恢   (白)     娘子啊!你看房里无人,我们快快安憩。

     (西皮摇板)  料不想今日里重寻鸳枕,

             喜相逢还恐怕是梦非真!

             趁良宵正好是月明人静,

     (白)     待我关起房门。

(张氏暗笑。)

张氏   (西皮摇板)  可笑他疯癫样自起关门。

(张氏故作不理。)

王恢   (白)     你到底睡是不睡呀?

     (西皮摇板)  劝娘子莫迟疑速速安寝,

(王恢牵张氏衣,温存。张氏笑。)

张氏   (西皮摇板)  劝痴郎莫情急且坐谈心。

王恢   (白)     你谈你的我不听,明日不好谈么?

(王恢牵张氏衣。)

张氏   (白)     你急的是什么?

(张氏看床帐。)

张氏   (白)     你看这丫头连被铺都不曾收拾,你老老实实的在那边坐着。

(张氏搬椅。王恢作不悦色,旁坐,假睡,偷看。)

张氏   (白)     呀!

     (南梆子)   被纠缠陡想起婚时情景,

             算当初曾经得几晌温存。

             我不免去安排罗衾绣枕,

(张氏收拾床帐。)

张氏   (南梆子)   莫辜负好春宵一刻千金。

(张氏见王恢睡状。)

张氏   (西皮散板)  原来是不耐烦已经睡困,

     (白)     丫头去了怎么好!

(张氏端酒盘下,上,收拾床帐。)

张氏   (西皮散板)  待我来搀扶你重订鸳盟。

(王恢偷看而笑,张氏扶王恢入帐。内鼓噪声。张氏惊出帐。)

张氏   (白)     外面喧哗,莫非是来找我丈夫么?待我吩咐丫头,叫他看守门户,说我丈夫还不曾回来。

(张氏开门,出门。场内鼓噪。王恢出帐,出门。)

王恢   (白)     啊呀,外面敌兵来了!待我看来。

(王恢出门,下。张氏惊,拦阻。)

张氏   (白)     官人你哪里去?外边无事,快回来呀!

(张氏立等。)

张氏   (白)     官人,外边风大,不要去呀!

(张氏等。)

张氏   (白)     怎么不回来呀!

(张氏出大门,左右看,惊讶。)

张氏   (白)     官人,你哪里去呀?敢莫是又到军前去么?哎呀,他去了!待我赶他回来。

(张氏走圆场。王恢上,张氏碰见,张氏扯住王恢衣。)

张氏   (白)     啊官人,你此番千万不要去了!

王恢   (白)     快些放手。

张氏   (白)     我是万万不能放手的。

(内喊声。)

王恢   (白)     哎呀,敌人来了,俺要交锋去了。

张氏   (白)     哎呀!

(张氏恍惚迷离,一扑两扑,倒地。王恢下。)

张氏   (二黄导板)  一霎时顿觉得身躯寒冷,

(张氏起立。)

张氏   (回龙)    没来由一阵阵扑鼻血腥。

(场上换无定河边、尸首纵横布景。张氏惊看。)

张氏   (二黄快三眼) 那不是草间人饥乌坐等,

             还留着一条儿青布衣巾;

             见残骸都裹着模糊血影,

             最可叹箭穿胸,刀断臂,临到死还不知为着何因?

(张氏到场左看。)

张氏   (二黄快三眼) 那不是破头颅目还未瞑,

             更有那死人髯还结坚冰!

             寡人妻孤人子谁来存问?

             这骷骸几万千全不知名。

             隔河流有无数鬼声凄警,

             听啾啾和切切似诉说冤魂惨苦,怨将军,全不顾涂炭生灵。

     (二黄散板)  耳边厢又听得刀枪响震,

(十六兵士自两边分上,同绕场,同下。王恢随上,点头招手,四兵士同赶上,张氏急下。四兵士同绕场,同下。台上忽黑,换闺房布景。张氏扶几坐,醒,揉眼,沉思,忽喜,忽嗔,忽怒,忽怕。丫鬟上。)

丫鬟   (白)     我刚才去打个盹,做了个好梦,快快报与夫人知道。

(丫鬟入门,张氏沉思。)

丫鬟   (白)     夫人。

(张氏不理,沉思,东西看,沉思。)

丫鬟   (白)     夫人你愣什么?我来报喜信。

张氏   (白)     丫鬟你说什么?

丫鬟   (白)     夫人,老爷真个回来了!

(张氏喜。)

张氏   (白)     怎么讲?

丫鬟   (白)     老爷回家,还是我端过酒来;你们见面,又喝酒,又埋怨,又和好,又撵我出去;又要……又要……

(丫鬟止住不说。)

丫鬟   (白)     我都看得明明白白的。夫人你们以后做什么事情,我可就不知道了。

张氏   (白)     于今你老爷哪里去了?

丫鬟   (白)     我说的是个梦呀!

(张氏急。)

张氏   (白)     原来是个梦。

(张氏拭泪。)

丫鬟   (白)     虽说是梦,也许倒是个喜信。

张氏   (白)     这怕未必。

丫鬟   (白)     我想老爷一准回家了。

(张氏东西看。)

张氏   (白)     丫鬟你说老爷回家,怎么静悄悄的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丫鬟   (白)     奴婢有一个最好的法儿。

张氏   (白)     有何妙法?

丫鬟   (白)     还是去做梦——

(张氏一愣,沉思。)

丫鬟   (白)     这乱哄哄的年头,咱们醒着都不舒坦,只好作梦吧!

张氏   (白)     做梦么?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丫鬟掌灯。

丫鬟   (白)     有。

(丫鬟掌灯。)

张氏   (西皮摇板)  今日等来明日等,

             那堪消息更沉沉;

             明知梦境无凭准,

             无聊还向梦中寻。

(轻轻闭幕。)
(完)


浏览次数:28951 ┊ 字数:1173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