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辕门斩子》(一名:《白虎堂》)

主要角色
杨延昭:老生
焦赞:净
孟良:净
佘太君:老旦
赵德芳:老生
杨宗保:小生
穆桂英:武旦
穆瓜:丑

《辕门斩子》李宗义饰杨延昭
《辕门斩子》李宗义饰杨延昭
情节
宋杨延昭征剿山东穆柯寨,先被穆桂英所败,夜命儿子杨宗保,出营巡哨,为穆桂英擒逼成亲。既而杨宗保回营,杨延昭怒其临阵招亲,违犯军法,定欲处斩。焦赞、孟良苦求不下,驰报佘太君出救,杨延昭不听。适八贤王赵德芳至,又代杨宗保说情,杨延昭亦不允,甚至反颜怒争,斥赵德芳冲闹白虎法堂,即命部下,将赵德芳乘马刖去了足,以示其罪,赵德芳无知之何。正危险间,忽穆桂英至,呈献降龙木,见夫婿绑示辕门,即带怒入,硬请赦免。杨延昭始亦不允,既而畏其强,不得已乃允之。

注释
此戏去杨延昭之须生,最为吃重,颇费力量,须唱做兼工者,演时方有精彩。

根据1984年实况录音整理:李宗义饰杨延昭,袁国林饰焦赞,李全饰佘大君,李岩饰赵德芳,孙畹华饰穆桂英,李欣饰孟良,宋小川饰杨宗保,刘习中饰穆瓜;李权操琴,吴有禹司鼓。

录入:rossiwu3505


相关剧本
《穆柯寨》(根据《戏考》第二十册整理)
《辕门斩子》(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6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四龙套、孟良、焦赞同上,杨延昭上。)

杨延昭  (念)     军前把阵败,怒气满胸怀!

(杨延昭坐帐。)

焦赞   (白)     二哥,这里来。

孟良   (白)     做什么?

焦赞   (白)     元帅今日升帐,与往日大不相同。你我要小心伺候哇!

孟良   (白)     哎,你我大家都要小心。

焦赞   (白)     大家小心。

杨延昭  (白)     焦、孟二将!

孟良、

焦赞   (同白)    在。

杨延昭  (白)     宗保回营,叫他报门而进!

焦赞   (白)     喳!

             二哥,

孟良   (白)     哎。

焦赞   (白)     你我出营了望了望。

孟良   (白)     好,了望了望。

焦赞   (白)     请。

杨宗保  (内白)    马来!

焦赞   (白)     哎,小本官来了。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念)     离了穆柯寨,来此是宋营。

     (白)     参见二位叔父。

孟良、

焦赞   (同白)    罢了!

杨宗保  (白)     我父帅可曾升帐?

焦赞   (白)     你父帅升帐多时,今日与往日大不相同,你要小心了。

孟良   (白)     小心了。

杨宗保  (白)     待我转去。

焦赞   (白)     哎!且慢!大丈夫唯有向前,哪有退后之理?

             二哥!

孟良   (白)     哎!

焦赞   (白)     给他报门去!

孟良   (白)     好!

             小本官告进!

孟良、

焦赞   (同白)    小本官当面。

杨宗保  (白)     参见父帅!

杨延昭  (白)     下跪儿是宗保?

杨宗保  (白)     正是。

杨延昭  (白)     焦、孟二将!

孟良、

焦赞   (同白)    在!

杨延昭  (白)     掌起面来!

孟良、

焦赞   (同白)    啊!

杨延昭  (白)     奴才!

     (西皮散板)  怒恼杨延昭,

             蠢子听根苗:

             命尔去巡哨,

             私自把亲招。

             枪挑穆天王,

             桂英下山巢。

             将父擒下马,

             这笑哇!笑坏帐下众英豪。

             焦孟一声叫,

孟良、

焦赞   (同白)    在!

杨延昭  (西皮散板)  将奴才绑法标定斩不饶!

孟良、

焦赞   (同白)    啊!

(孟良、焦赞同绑杨宗保,杨宗保坐。)

焦赞   (白)     二哥这里来。

孟良   (白)     做什么?

焦赞   (白)     小本官犯罪,乃是你我弟兄的引诱,就该进帐与他讲个人情。

孟良   (白)     好,讲个人情。

焦赞   (白)     一同进帐。

孟良   (白)     一同进帐。

孟良、

焦赞   (同白)    请!

             焦、孟二将与元帅叩头!

杨延昭  (白)     你二人进帐何事?

焦赞   (白)     小本官犯罪,理当斩首。念我弟兄二人,鞍前马后有些小功劳,只可以赦,不可以斩哪!

杨延昭  (白)     莫非与宗保讲情?

孟良、

焦赞   (同白)    哎!元帅开恩!元帅开恩!

杨延昭  (笑)     哈哈……

焦赞   (白)     二哥,有门!

孟良   (白)     有门!

杨延昭  (白)     唗!

焦赞   (白)     哎呀!我的妈呀!

杨延昭  (白)     宗保犯罪,

孟良、

焦赞   (同白)    喳!

杨延昭  (白)     乃是你二人引诱,先斩宗保,再取你二人首级!下堂去吧!

孟良、

焦赞   (同白)    喳喳……

孟良   (白)     嘿!我说这个人情讲不下来,你说有你!

焦赞   (白)     你说有你!

孟良   (白)     你说有你!

焦赞   (白)     你说有你!

孟良   (白)     呸!招打!

焦赞   (白)     哎,二哥,你别打我。看好了小本官,我搬老太太去!

孟良   (白)     哎!去你的!

(焦赞下。焦赞搀佘太君同上。)

焦赞   (白)     哎!老太太快点走啊!

(佘太君要跌到,焦赞扶。)

焦赞   (白)     哎哟!您慢着点呀!

佘太君  (西皮摇板)  听说是斩宗保把我吓坏,

             险些儿一步跌倒尘埃。

             又只见小孙儿捆绑在帐外,

             因甚事绑辕门要把刀开?

杨宗保  (西皮摇板)  都只为招亲在穆柯山寨,

             因此上绑辕门要把刀开。

佘太君  (白)     哦!

     (西皮摇板)  劝孙儿免悲声休要急坏,

             待祖母进帐去把情讲来。

             叫焦赞你与我前把路带。

焦赞   (白)     喳!

佘太君  (白)     啊!

     (西皮摇板)  胆大的杨延昭不下位来!

(佘太君坐。)

孟良   (白)     太娘到啊!

杨延昭  (西皮导板)  忽听得老娘亲来到帐外,

焦赞   (白)     掩门!太娘到哇!

(四龙套同下,杨延昭下位。)

孟良   (白)     嗨!元帅他知道啦!

焦赞   (白)     怎么着?他知道啦?

孟良   (白)     哎!

焦赞   (白)     我原要他知道!

杨延昭  (西皮慢板)  杨延昭下位去迎接娘来。

             见老娘施一礼躬身下拜,

佘太君  (白)     不消!

焦赞   (白)     嘿!不消!

孟良   (白)     嗯!

杨延昭  (西皮慢板)  问老娘驾到此所为何来?

佘太君  (西皮慢板)  娘进帐我的儿早已知解,

             反把这假言语问娘何来?

杨延昭  (西皮慢板)  老娘亲怒冲冲愁眉难解,

             莫不是为宗保这不孝的奴才?

佘太君  (西皮慢板)  小孙儿他犯了何条律戒,

             因何故绑辕门要把刀开?

杨延昭  (西皮慢板)  儿命他领人马巡查边界,

             谁叫他穆柯寨私配裙钗?

             因此上儿将他捆绑帐外,

             问老娘儿斩他该是不该?

佘太君  (西皮慢板)  犯将令理应该斩首帐外,

孟良、

焦赞   (同白)    斩不得!

佘太君  (白)     且慢!

焦赞   (白)     且慢!

孟良   (白)     嗯!

佘太君  (西皮慢板)  还看他年幼小无知婴孩。

杨延昭  (西皮慢板)  娘道他年纪小孩童气概,

     (西皮快板)  讲几个年幼人娘且听来:

             秦甘罗十二岁身为太宰,

             石敬瑭十三岁拜将登台;

             三国中小周郎名扬四海,

             十岁上学道法人称将才。

             十二岁掌东吴水军元帅,

             他看那曹孟德如同婴孩。

             在赤壁用火攻神鬼难解,

             烧曹兵八十万无处葬埋。

             这也是父母生非神下界,

             难道说小奴才是禽兽投胎?

佘太君  (白)     嗯!

     (西皮快板)  听一言气得我牙根咬坏,

             骂一声杨延昭不肖奴才:

             我杨家投宋君名扬四海,

             弟兄们一个个俱是将才。

             到如今剩宗保一条后代,

             眼睁睁还要他祭扫坟台。

             倘若是小孙儿有个好歹,

             那时节我的儿悔不及来!

杨延昭  (西皮快板)  昨日里斩八将头挂营外,

             老娘亲你不把军令放开。

             今日里斩宗保娘把儿怪,

             坐帐前哭啼啼珠泪满腮。

             叫焦赞——

焦赞   (白)     在呀!

杨延昭  (西皮快板)  将宝剑悬挂帐外,

焦赞   (白)     喳!

(焦赞挂宝剑。)

杨延昭  (西皮摇板)  老娘亲再讲情儿自刎头来。

(杨延昭归坐。)

佘太君  (白)     呀!

     (西皮摇板)  杨延昭性倔强令人可恼,

             他把我年迈人哪放在心梢。

             眼睁睁小孙儿性命难保,

             孙儿啊!

孟良   (白)     太娘请至后面。

(佘太君下。赵德芳上。)

赵德芳  (白)     吁!

     (西皮摇板)  赵德芳一马儿来在法标。

             御外男把什么军令犯了?

             为什么绑辕门项戴枷着?

杨宗保  (西皮摇板)  都只为招亲事军令犯了,

             因此上绑辕门问罪开刀。

赵德芳  (白)     哦!

     (西皮摇板)  我当是把什么军令犯了,

             却原来为的是私把亲招。

             叫焦赞你与我上前通报,

焦赞   (白)     喳!

赵德芳  (西皮摇板)  杨延昭不下位藐视当朝。

(赵德芳坐。)

孟良   (白)     贤爷驾到!

杨延昭  (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贤爷驾到。

焦赞   (白)     贤爷驾到!

孟良   (白)     嗨!元帅他知道啦!

焦赞   (白)     哦!他知道啦?

孟良   (白)     啊!

焦赞   (白)     我原要他知道!

孟良   (白)     去你的吧!哼!

(杨延昭下位。)

杨延昭  (西皮原板)  驾离了南清宫所为哪条?

             走向前施一礼扬尘舞蹈,

赵德芳  (白)     平身。

焦赞   (白)     平身。

孟良   (白)     哎!

杨延昭  (西皮原板)  恕为臣接驾迟将臣恕饶。

赵德芳  (西皮原板)  赵德芳坐虎帐满脸陪笑,

             尊一声杨元帅细听根苗:

             御外男他正在青春年少,

             绑辕门犯的是军令哪条?

杨延昭  (西皮原板)  臣命他领人马巡营瞭哨,

             谁叫他穆柯寨私把亲招?

             临阵上招亲事王法犯了,

             问千岁臣斩他可合律条?

赵德芳  (西皮原板)  小宗保犯将令就该斩了,

杨延昭  (白)     遵命。

孟良、

焦赞   (同白)    斩不得!斩不得!

赵德芳  (白)     且慢!

焦赞   (白)     且慢!

赵德芳  (西皮原板)  还看在本御面将他赦饶。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八贤爷将人情理当赦了,

     (白)     且慢!

焦赞   (白)     哎!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宋王爷降下罪哪个承招?

赵德芳  (西皮原板)  慢说是我叔王降旨来到,

             就是那塌天祸有本御承招。

杨延昭  (西皮原板)  斩宗保本是我行军令号,

     (西皮快板)  为什么坐帐中絮絮叨叨?

             八千岁休得要把事看小,

             并不曾犯千岁哪些律条!

赵德芳  (西皮快板)  曾记得你七弟打死潘豹,

             潘仁美在金殿启奏当朝。

             我叔王龙颜怒降旨一道,

             要将你一满门拿去开刀。

             若不是本御我将你来保,

             焉有你今日里玉带紫袍!

杨延昭  (西皮快板)  曾记得天庆王打来战表,

             他要夺我主爷锦绣龙朝。

             我大哥替宋王把忠尽了,

             我二哥短剑下命赴亡曹;

             我三哥被马踏尸骨难找,

             我四哥失番邦无有下梢;

             我五哥弃红尘剃度修道,

             我七弟被仁美箭射芭蕉。

             可怜我杨家将尸骨难找,

             杨延昭才挣下这玉带蟒袍!

赵德芳  (白)     哼!

     (西皮摇板)  臣有功君有赏乃是正道,

             本御面岂容你卖弄功劳?

杨延昭  (西皮摇板)  你把那南清宫看太大了,

赵德芳  (白)     本来的不小哇!

杨延昭  (西皮摇板)  又不把本元戎放在心梢。

赵德芳  (白)     哼!

杨延昭  (西皮摇板)  闯辕门犯将令救该斩了,

孟良、

焦赞   (同白)    斩不得!斩不得!斩不得!斩不得!

杨延昭  (西皮摇板)  看在了宋王面将你恕饶。

     (白)     八贤爷!

赵德芳  (白)     杨元帅!

杨延昭  (白)     赵德芳!

赵德芳  (白)     六郎大胆!

杨延昭  (白)     哼!来此什么所在?

赵德芳  (白)     不过是小小的白虎节堂!

杨延昭  (白)     既知白虎节堂,也是你摆来摆去的不成?

赵德芳  (白)     慢说是小小的白虎节堂,就是我叔王金銮宝殿,我也要摆上一摆。

杨延昭  (白)     闯辕门犯将令就该处斩!

孟良、

焦赞   (同白)    哎!斩不得!斩不得!斩不得!

杨延昭  (西皮摇板)  我虽然掌兵权难以执法,

             只气得杨延昭心乱如麻。

             怒冲冲将印信营门交下,

(杨延昭举印。)
孟良、

焦赞   (同白)    使不得!使不得!使不得!

杨延昭  (西皮摇板)  看在了宋王爷将你恕饶!

(杨延昭下。)

赵德芳  (西皮摇板)  杨延昭交帅印孤心害怕,

             破天门保江山还须用他。

             眼睁睁御外男不能救下,

             御外男哪!

孟良、

焦赞   (同白)    贤爷请至后帐。

(赵德芳下。)

焦赞   (白)     唉!

孟良   (白)     嘿!

(穆瓜扛降龙木引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  (西皮摇板)  穆桂英下山来报效皇家。

             耳边厢又听得锣鸣鼓打,

             宋营中摆刀枪剑戟如麻。

             叫穆瓜你与我前去搭话,

             是斩兵或斩将细问根芽。

穆瓜   (白)     喳!

     (西皮摇板)  姑娘将令忙传下,

             穆柯寨来了我大将穆瓜。

             我这里向前去观看真假,

     (白)     哎呀呀!不好了哇!

     (西皮摇板)  辕门外绑的是我的姑爷、你的他,他、他、他的脑袋要搬家呀!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听一言吓得我离鞍下马,

     (白)     将军,

     (西皮摇板)  走向前唤一声恩爱冤家。

             回营来见爹爹怎样答话?

             为什么绑辕门要把头杀?

     (白)     将军,将军,呀!

     (西皮摇板)  我这里对他言低头不答,

             莫不是为山寨的招亲的事发?

             整一整乌云鬓紧紧铠甲,

             转面来叫一声大将穆瓜。

穆瓜   (白)     三千担粮草?

穆桂英  (西皮摇板)  营门堆下,

穆瓜   (白)     五百名勇家丁?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四下里安扎。

穆瓜   (白)     降龙木?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交与我——

穆瓜   (白)     那我哪?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你且退下。

穆瓜   (白)     喳。

(穆瓜交降龙木,下。)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他那里问一声再把话答。

(穆桂英跪。杨延昭上。)

焦赞   (白)     二哥,

孟良   (白)     贤弟。

焦赞   (白)     宋营中的事有些个难管,你我不要管他,回营吃酒去!

孟良   (白)     吃酒去!

焦赞   (白)     吃酒去!

孟良   (白)     吃酒去!

焦赞   (白)     吃!

孟良   (白)     女将跪帐!

杨延昭  (西皮原板)  适才间与贤爷一处讲话,

             只气得杨延昭咬碎钢牙。

             睁开了昏花眼观看帐下,

焦赞   (白)     女将跪帐!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宝帐下跪的是女将娇娃。

     (白)     焦赞,

焦赞   (白)     在!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叫焦赞你与我上前去问,

             谁家眷哪家女在何处有家?

焦赞   (白)     喳!

             啊,这一女子,家住哪里?姓字名谁?你要与我讲来。

穆桂英  (白)     你且听了。

焦赞   (白)     你讲。

穆桂英  (西皮原板)  家住在山东省穆柯寨下,

             我的名穆桂英——

焦赞   (白)     啊!

穆桂英  (西皮原板)  宗保的浑家。

焦赞   (白)     哎呀!元帅!她就是穆桂英到了!杀人的祖宗来了哇!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听说是那穆桂英吓得我心中害怕,

焦赞   (白)     哎!二哥!

孟良   (白)     哎!

焦赞   (白)     咱家元帅听说穆桂英来啦,嗓子眼儿都吓小啦!

孟良   (白)     去你的吧!

焦赞   (白)     哎!又大啦!

杨延昭  (西皮原板)  我帐下来了个杀人夜叉!

     (白)     焦赞!

焦赞   (白)     哎!

杨延昭  (西皮原板)  问小姐她不在那山东潇洒,

             来至在宋营中她有什么话搭?

焦赞   (白)     喳!

             啊,穆小姐,不在山东穆柯寨,来到宋营中做什么来了?

穆桂英  (白)     听了!

焦赞   (白)     元帅,听了——她说的。

穆桂英  (西皮原板)  三千担干粮草营门堆下,

             五百名众兵丁四下里安扎。

             降龙木它本是至宝无价,

             特带到宋营中献与皇家。

焦赞   (白)     哦!元帅!她是进宝的呀!

杨延昭  (白)     哦!

     (西皮原板)  听罢言来笑开怀,

     (笑)     哈哈哈……

焦赞   (白)     啊!哈哈哈……

孟良   (白)     嘿!

杨延昭  (西皮摇板)  焦赞将宝呈上来。

(穆桂英交降龙木,焦赞舞降龙木,呈上。)

杨延昭  (西皮快板)  我为你山东把阵败,

             我为你要斩小奴才。

             焦赞将宝后帐摆,

(焦赞抗降龙木下,上。)

杨延昭  (西皮快板)  候我五哥下山来。

焦赞   (白)     三千担粮草?

杨延昭  (西皮快板)  营门堆下,

焦赞   (白)     五百家丁?

杨延昭  (西皮快板)  四下安插。

焦赞   (白)     穆小姐?

杨延昭  (西皮快板)  暂且回穆柯寨下,

             奏明了宋天子定把功加。

焦赞   (白)     喳!

             啊,穆小姐,我家元帅言道:让你先回转穆柯寨,奏明宋天子,再把你接进营来。

穆桂英  (白)     我还有话讲。

焦赞   (白)     你讲。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小将军因何故犯了军法?

             为什么绑辕门要把头杀?

焦赞   (白)     问得对!

             啊!元帅!她是为小本官而来呀!

杨延昭  (白)     哦!

     (西皮快板)  斩宗保本是我宋营责罚,

             女将军这桩事休要管他。

焦赞   (唱)     我告诉她。

     (白)     穆小姐,俺家元帅言道:叫你少管闲事!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小将军犯将令理应斩杀,

             还看我献宝功饶恕于他。

焦赞   (白)     对!

             啊!元帅!要念她进宝的功劳啊!

杨延昭  (西皮快板)  若不念投宋营进宝功大,

             定要与杨宗保一起斩杀。

焦赞   (唱)     我告诉她,一个俩仨。

     (白)     啊,穆小姐,不看你进宝功劳大,连他带你一块儿杀!我可告诉你,咱们家元帅就怕这个!

(焦赞抽宝剑与穆桂英看。)

穆桂英  (白)     呀!

     (西皮摇板)  老公公若不把人情准下,

     (白)     罢!

     (西皮摇板)  宋营中杀一个寸草无芽。

(穆桂英起,舞宝剑。孟良、焦赞同抽宝剑拦。)
孟良、

焦赞   (同白)    啊!元帅!她、她、她杀进来了!

杨延昭  (西皮导板)  叫孟良和焦赞与我招架,

孟良、

焦赞   (同白)    招架不住喽!

杨延昭  (西皮快板)  这女将在帐下舞爪张牙。

             赦去了杨宗保人情准下,

             怎奈这天门阵无人去杀。

焦赞   (唱)     我去问她,能不能去杀。

     (白)     啊,穆小姐,俺家元帅言道:赦了小本官,天门阵可无人去杀呀!

穆桂英  (白)     听了!

焦赞   (白)     讲!

穆桂英  (西皮摇板)  老公公若把我人情准下。

焦赞   (白)     嗯!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天门阵有儿媳一人去杀。

焦赞   (白)     好的!

             啊!元帅!天门阵都由她一人去杀!

杨延昭  (白)     哦!

     (西皮快板)  天门阵一百单八,

             难道说阵阵她都能去杀?

焦赞   (唱)     我再问她。

     (白)     穆小姐,天门阵一百单八,难道说你阵阵都能杀吗?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一千阵一万阵哪放心下,

焦赞   (白)     嗯!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何况那天门阵一百单八!

焦赞   (白)     呵!好样!

             啊,元帅,慢说是一百单八,就是一千阵,一万阵,她都能杀。

杨延昭  (白)     噢!她都能去杀呀!

焦赞   (白)     嗯!她都能啊!

杨延昭  (白)     焦赞!

焦赞   (白)     啊!

杨延昭  (白)     你呢?

焦赞   (白)     我呀!我是饭桶啊!那么元帅!你呢?

杨延昭  (白)     嗯!

孟良   (白)     哎!怎样讲话?

焦赞   (白)     你更饭桶啊!

杨延昭  (西皮快板)  这女将在帐下夸口甚大,

             无奈何出帐中仔细观察。

(杨延昭下位。)

杨延昭  (西皮快板)  这女将果然是威风浩大,

             破天门灭萧邦还须用她。

焦赞   (白)     啊,元帅,这就是穆桂英。前者在山东,她把您就这么一挟,嘿!您就下了马啦!

孟良   (白)     嘿!

杨延昭  (哭头)    穆桂英哪!我那智勇双全的儿啊!

焦赞   (唱)     我的儿啊!

孟良   (白)     嘿!怎样讲话?

杨延昭  (西皮快板)  你不该将为父擒于马下,

             宋营中大小将无不笑咱。

             罢罢罢看在了国事为大,

             看女将饶恕了宗保冤家。

焦赞   (白)     赦啦!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多谢了老公公人情准下,

焦赞   (白)     二哥,快松绑去,咱们给松绑去。

(孟良、焦赞欲与杨宗保松绑。穆桂英抽剑。)

穆桂英  (白)     嗯!

焦赞   (白)     哎!得得得!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一声喊喝退了红黑二家。

(穆桂英与杨宗保松绑。穆桂英、杨宗保同下。)

焦赞   (白)     哼!二哥,

孟良   (白)     哎!

焦赞   (白)     咱家元帅有四不周全!

孟良   (白)     啊!有哪些个不周全?

焦赞   (白)     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你我不要管他,你我吃酒去,走,吃酒去,吃酒去。

杨延昭  (白)     焦赞!

焦赞   (白)     啊!

杨延昭  (白)     哪里去?

焦赞   (白)     好你个孟佩仓啊!弄到我这儿来啦!

杨延昭  (西皮摇板)  焦克明一句话提醒了咱,

             既不忠又不孝传遍天涯。

     (白)     焦、孟二将。

孟良、

焦赞   (同白)    在!

杨延昭  (白)     本帅赦了杨宗保,收了穆桂英。有保状者呈上来。

孟良、

焦赞   (同白)    得令!下面听者:

龙套   (内同白)   啊!

孟良、

焦赞   (同白)    元帅收了穆桂英,赦了杨宗保,有保状者呈上啊!

龙套   (内同白)   我等有保状。

焦赞   (白)     啊!哈哈……

(孟良、焦赞同下,同上。)

孟良   (白)     啊,元帅,贤爷的保状。

焦赞   (白)     哎,太娘的保状。

孟良   (白)     满营将官的保状。

焦赞   (白)     嗯!我弟兄二人也有个小小的贴儿。

杨延昭  (笑)     哈哈……

     (西皮摇板)  焦孟将将保状营门高挂,

             在帐外教训那宗保冤家。

(杨延昭坐。)

孟良   (白      小本官快来!

(杨宗保、穆桂英同上。)

杨宗保  (西皮摇板)  我这里进宝帐心中害怕,

(杨宗保跪。)

杨宗保  (西皮摇板)  孩儿我从今后不犯王法。

杨延昭  (白)     唗!

     (西皮快板)  从今后必须要遵公守法,

             学一个奇男子名扬天涯。

             恨不得一足将儿踏!

(孟良、焦赞同拦。)

孟良   (白)     哎!

焦赞   (白)     使不得!使不得!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大破那天门阵还要用他。

(杨宗保、穆桂英同下。)

焦赞   (白)     嘿!您瞧见没有?

孟良   (白)     啊!我瞧见什么啦?

焦赞   (白)     小两口多热乎哇!

孟良   (白)     嘿嘿……

焦赞   (白)     哎!您看着啊!

     (唱)     我爱他……

孟良   (白)     哎!去你那边吧!

焦赞   (笑)     哈哈……

杨延昭  (西皮摇板)  穆桂英与宗保说了句话,

             在帐中笑坏了黑红二家。

             叫孟良和焦赞,

孟良、

焦赞   (同白)    在!

杨延昭  (西皮摇板)  整顿人马,

孟良、

焦赞   (同白)    啊!

杨延昭  (西皮摇板)  黄道日与胡儿再动厮杀。

(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357 ┊ 字数:8282 ┊ 最后更新:2003年01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