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辕门斩子》(一名:《白虎堂》)

主要角色
杨延昭:老生
焦赞:净
孟良:净
佘太君:老旦
赵德芳:老生
杨宗保:小生
穆桂英:武旦
穆瓜:旦

《辕门斩子》李宗义饰杨延昭
《辕门斩子》李宗义饰杨延昭
情节
宋杨延昭征剿山东穆柯寨,先被穆桂英所败,夜命儿子杨宗保,出营巡哨,为穆桂英擒逼成亲。既而杨宗保回营,杨延昭怒其临阵招亲,违犯军法,定欲处斩。焦赞、孟良苦求不下,驰报佘太君出救,杨延昭不听。适八贤王赵德芳至,又代杨宗保说情,杨延昭亦不允,甚至反颜怒争,斥赵德芳冲闹白虎法堂,即命部下,将赵德芳乘马刖去了足,以示其罪,赵德芳无知之何。正危险间,忽穆桂英至,呈献降龙木,见夫婿绑示辕门,即带怒入,硬请赦免。杨延昭始亦不允,既而畏其强,不得已乃允之。

注释
此戏去杨延昭之须生,最为吃重,颇费力量,须唱做兼工者,演时方有精彩。

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录入:碣石调 幽兰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2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四龙套、焦赞、孟良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念)     山东把阵败,怒气满胸怀。

(杨延昭坐帐。)

焦赞   (白)     二哥!

孟良   (白)     贤弟!

焦赞   (白)     元帅今日升帐,与往日大不相同,大家小心了!

杨延昭  (白)     焦、孟二将,

焦赞、

孟良   (同白)    在!

杨延昭  (白)     宗保到此,叫他报门而进!

焦赞、

孟良   (同白)    哦!

             小本官哪里去了?你我外面找寻。

杨宗保  (内白)    马来。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念)     离了穆柯寨,来此是宋营。

焦赞、

孟良   (同白)    小本官来了!

杨宗保  (白)     二位叔父!

焦赞、

孟良   (同白)    你爹爹今日升帐,与往日大不相同,你要小心了!

杨宗保  (白)     待我转去。

焦赞   (白)     大丈夫只有向前,哪有后退之理?

             二哥与他报门。

孟良   (白)     报:小本官告进!

焦赞、

孟良   (同白)    小本官当面!

杨延昭  (白)     下跪儿是宗保?

杨宗保  (白)     正是。

杨延昭  (白)     焦、孟二将,将他掌起面来!

(焦赞、孟良同允。)

杨延昭  (西皮摇板)  怒恼杨延昭,

             蠢子听根苗:

             命儿去巡哨,

             私自把亲招。

             枪挑穆天王,

             桂英下山巢。

             将父擒下马,

             这笑!笑坏帐下众英豪。

             焦孟二将一声叫,

             绑至辕门定斩不饶!

(孟良、焦赞同绑杨宗保,杨宗保坐。)

焦赞   (白)     二哥。

孟良   (白)     贤弟。

焦赞   (白)     小本官犯罪,乃是你我弟兄二人的引诱,你我进帐,讲个人情。

孟良   (白)     我想这个人情,讲不下来。

焦赞   (白)     都有我!

焦赞、

孟良   (同白)    焦、孟二将与元帅叩头!

杨延昭  (白)     焦、孟二将,进帐何事?

焦赞、

孟良   (同白)    小本官犯罪,看在我兄弟二人,鞍前马后,讲他饶恕了罢!

杨延昭  (白)     你二人,敢是与他讲情?

焦赞、

孟良   (白)     元帅开恩!

杨延昭  (笑)     哼哼……

焦赞   (白)     我说不要紧的!

杨延昭  (白)     哽!唗!宗保犯罪,皆是你二人的引诱!先斩宗保,然后再去你二人的首级!

焦赞   (白)     哎吓!

孟良   (白)     我说讲不下来,你说有你!

焦赞   (白)     你说有你!

孟良   (白)     你说有你!

焦赞   (白)     二哥不必如此,你看好了小本官,待我去搬太娘。

孟良   (白)     快去!

(焦赞下,佘太君、焦赞同上。)

佘太君  (西皮摇板)  听说是斩宗保把我唬坏,

             行一步险些儿跌倒尘埃。

             见娇儿绑至在营门以外,

             因甚事绑辕门要把刀开?

杨宗保  (西皮摇板)  辕门外绑得我三魂不在,

             猛抬头又只见祖母前来。

             都只为招亲事将令犯坏,

             因此上绑辕门要把刀开。

佘太君  (西皮摇板)  小孙儿休的要悲声哭坏,

             待祖母进帐去把情讲来。

             叫焦赞与孟良通禀元帅,

             不由人怒冲冲气满胸怀。

孟良   (白)     太君驾到!

杨延昭  (西皮导板)  听说是老娘亲来到帐外,

     (西皮原板)  杨延昭离虎堂迎接娘来。

             见老娘施一礼躬身下拜,

佘太君  (白)     罢了!

焦赞   (白)     罢了!

杨延昭  (白)     哽!

     (西皮原板)  问老娘进虎堂所为何来?

佘太君  (西皮原板)  娘进帐难道你还不自解?

             谁要你假殷勤问娘何来!

杨延昭  (西皮原板)  老娘亲怒不息愁锁眉黛,

             莫不是为宗保不肖奴才?

佘太君  (西皮原板)  小孙儿并不会为非作歹,

             因甚事绑辕门要把刀开?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儿命他领将令巡查营外,

             又谁知穆柯寨私配裙钗!

             临阵上招了亲王法犯坏,

             问老娘儿斩他该是不该?

佘太君  (西皮原板)  小孙儿违了命理当斩坏,

杨延昭  (白)     谢母亲!

佘太君  (白)     且慢。

杨延昭  (西皮原板)  还看他年纪轻无志无才。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娘道他年纪小孩童气概,

     (西皮快板)  有几个年幼人娘且听来:

             秦甘罗十二岁称为太宰,

             石敬塘十三岁拜帅登台。

             三国中周公谨名扬四海,

             七岁上学道法人称将才;

             十三岁与东吴挂印为帅,

             烧曹兵八十万无处葬埋。

             那都是父母生非神非鬼,

             难道说小奴才禽兽投胎?

佘太君  (西皮快板)  听儿言豺狼辈安心毒坏,

             不由人闷恹恹珠泪满怀。

             你父亲丧李陵尸留北塞,

             一家人死得惨好不伤怀!

             到如今只剩得宗保血块,

             到后来还要他祭扫坟台。

             倘若是小冤家有个好歹,

             那时节管教儿悔不转来!

杨延昭  (西皮快板)  昨日里斩八将头挂帐外,

             老娘亲何不将慈悲放开。

             今日里斩宗保娘把儿怪,

             哭啼啼坐虎堂所为何来?

             老娘亲休讲清请出帐外,

             儿今日定斩这不肖奴才!

             叫焦赞将宝剑悬挂帐外,

(焦赞拿剑下。)

杨延昭  (西皮摇板)  老娘亲再讲情儿自刎头来。

佘太君  (西皮摇板)  杨延昭生得来性情高傲,

             他把我母子情一旦撇抛。

             眼睁睁小孙儿难以救了,

             孙儿吓……

(佘太君下。焦赞引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西皮摇板)  赵德芳催白龙来在法标。

(赵德芳下马。)

赵德芳  (西皮摇板)  御外郎把什么军令犯了,

             你为何绑辕门项上加刀?

杨宗保  (西皮摇板)  都只为招亲事将令犯了,

             因此上绑辕门项上加刀。

赵德芳  (西皮摇板)  御外男休得要心中烦恼,

             有为王进帐去将情讨饶。

             叫焦赞与孟良向前通报,

             杨延昭不下位藐视当朝。

孟良   (白)     贤爷到!

杨延昭  (西皮导板)  听说是八贤爷御驾来到,

焦赞   (白)     贤爷到!

孟良   (白)     元帅知道了!

杨延昭  (西皮慢板)  驾离了南清宫所为哪条?

             走上前施一礼扬尘舞蹈,

赵德芳  (白)     免!

焦赞   (白)     免!

杨延昭  (白)     哽!

     (西皮慢板)  恕微臣接驾迟将臣饶恕。

赵德芳  (西皮原板)  丢愁眉换笑颜抛却烦恼,

             尊一声御妹夫细听根苗:

             御外男把什么军令犯了,

             你将他绑辕门要把头招?

杨延昭  (西皮原板)  臣命他领将令巡营瞭哨,

             又谁知穆柯寨私把亲招。

             临阵上招了亲王法犯了,

             因此上绑辕门项上加刀。

赵德芳  (西皮原板)  御外男犯将令理当斩了,

杨延昭  (白)     谢千岁!

赵德芳  (白)     且慢。

     (西皮原板)  念本御讲人情将他饶恕。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君有命臣当领怎敢违拗,

             我主爷降下罪哪个承招?

赵德芳  (西皮原板)  休虑我叔王爷降旨来到,

             五阎君要性命本御承招。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八千岁休得要把事看小,

     (西皮快板)  为什么在帐中絮絮叨叨?

             斩不斩本是我杨家令号,

             并不曾犯千岁哪些律条!

赵德芳  (西皮快板)  杨元帅休得要把脸变了,

             听本御把前事细说根苗:

             曾记得你七弟打死潘豹,

             潘仁美上金殿哭奏当朝。

             我叔王龙颜怒降旨一道,

             将你的一满门绑赴法标。

             有本御上金殿把你来保,

             才得你一满门无罪逍遥。

             到如今做高官前情忘了,

             看起来你是个无义的尔曹!

杨延昭  (西皮快板)  曾记得天庆王打来战表,

             他要夺我主爷锦绣龙朝。

             我大哥替宋王长枪丧了,

             我二哥短剑下命赴阴曹;

             我三哥被马踹尸如泥草,

             我四哥失番邦无有下梢;

             我五哥弃红尘削发修道,

             我七弟被仁美射死芭蕉;

             我八弟被贼擒生死不晓,

             一家人好一似燕被鹰叼。

             哪一阵我杨家死的不少,

             论功劳才挣下这玉带紫袍!

赵德芳  (西皮快板)  你有功孤有赏替天行道,

             并没有埋没你半点功劳。

杨延昭  (西皮摇板)  你把你南清宫太看大了!

赵德芳  (白)     本来的不小!

杨延昭  (西皮摇板)  你把我杨延昭哪放心稍?

             闯辕门我就该将你斩了,

赵德芳  (白)     哪个敢斩?

焦赞、

孟良   (同白)    斩不得!

杨延昭  (西皮摇板)  看在了宋王爷将你饶恕。

     (白)     八千岁。

赵德芳  (白)     杨元帅。

杨延昭  (白)     赵德芳!

赵德芳  (白)     杨延昭!

杨延昭  (白)     此地什么所在?

赵德芳  (白)     小小白虎聚堂!

杨延昭  (白)     既知白虎聚堂,为何在此摆来摆去?

赵德芳  (白)     慢说小小白虎聚堂,就是我叔王金銮宝典,也要摆这几摆!

杨延昭  (白)     上闯白虎堂,理当取斩!

赵德芳  (白)     哪个敢斩!

焦赞、

孟良   (同白)    斩不得!

杨延昭  (白)     焦、孟二将,八千岁轿来马来?

焦赞、

孟良   (同白)    白龙马来。

杨延昭  (白)     将马刖去四足!

(焦赞、孟良剁马足。)

赵德芳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白龙马去四足心中害怕,

             杨延昭他那里藐视皇家。

             眼睁睁御外男难以救下,

             御外男吓!

(赵德芳下。穆桂英、穆瓜同上。)

穆桂英  (西皮摇板)  穆柯寨来了我女将娇娃,

     (白)     呀!

     (西皮摇板)  耳边厢又听得锣鸣鼓响,

             辕门外排刀锤剑戟如麻。

             叫穆瓜上前去看个真假,

             或斩兵或斩将细问根芽。

穆瓜   (西皮摇板)  我姑娘她那里把令传下,

             穆柯寨来了我大将穆瓜。

             我这里走上前用目来斜,

     (白)     咦!

     (西皮摇板)  辕门外绑的是我的姑爷,你的他!

穆桂英  (白)     呀!

     (西皮摇板)  听一言不由我翻鞍下马,

             向前来叫一声恩爱冤家:

             因犯了何条罪辕门绑下?

             对妻子一一地细说根芽。

     (白)     将军、将军吓!

     (西皮摇板)  我这里问他言不把话答,

     (白)     哦。

     (西皮摇板)  想必是穆柯寨招亲事发。

             劝将军你那里宽心放下,

             有妻子进帐去哀告爹家。

             我这里整乌云忙理铠甲,

             回头来唤一声吩咐穆瓜。

穆瓜   (白)     三千担干粮草?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三千担干粮草辕门堆下,

穆瓜   (白)     五百名家丁?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五百名勇家丁四路安扎;

穆瓜   (白)     还有降龙木?

穆桂英  (西皮摇板)  降龙木交与我你且退下,

(穆瓜下。)

穆桂英  (西皮摇板)  我这里跪宝帐不把话答。

杨延昭  (西皮原板)  适才间与贤爷帐中叙话,

             只气得杨延昭咬碎银牙。

             睁开了杀人眼观看帐下,

焦赞   (白)     女将跪帐!

孟良   (白)     元帅知道了。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宋营中跪定了女将娇娃。

     (白)     焦赞,

     (西皮原板)  叫焦赞你与我向前问话,

             谁家女哪家眷在何处有家?

焦赞   (白)     咋!

             那一女子,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讲来。

穆桂英  (西皮原板)  家住在山东地穆柯寨下,

             俺乃是穆桂英宗保的浑家。

焦赞   (白)     吓!她就是山东穆桂英——杀人的祖宗!元帅你要小心了!

             二哥你也小心了!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听说是穆桂英我的心中害怕,

焦赞   (白)     二哥,元帅听见穆桂英,他的嗓子眼倒吓小了。

孟良   (白)     哽!

杨延昭  (西皮原板)  宋营中来了个杀人的夜叉。

     (白)     焦赞,

(焦赞允。)

     (西皮原板)  问小姐不在那山东潇洒,

             来到我宋营中有何话答?

焦赞   (白)     咋!

             穆小姐,你不在山东潇洒,来到我宋营,干什么来的?

穆桂英  (白)     容禀。

     (西皮原板)  三千担干粮草辕门堆下,

焦赞   (白)     还有什么?

穆桂英  (西皮原板)  五百名勇家丁四下安扎;

焦赞   (白)     还有什么?

穆桂英  (西皮原板)  降龙木它本是此宝无价,

             特地里赴宋营献于皇家。

焦赞   (白)     元帅,她进降龙木来了。

杨延昭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笑开怀,

     (笑)     哈哈!

焦赞   (笑)     哈哈!

杨延昭  (西皮快板)  叫焦赞将宝呈上来。

             我为你务日愁眉带,

             我为你终日挂在怀;

             我为你山东把阵败,

             我为你才斩小奴才。

             叫焦赞将宝后帐摆,

             等候了五哥下山来。

焦赞   (白)     三千担粮草?

杨延昭  (西皮快板)  三千担干粮草堆在营外,

焦赞   (白)     五百名家丁?

杨延昭  (西皮快板)  五百名众家丁自有安排。

焦赞   (白)     穆小姐?

杨延昭  (西皮快板)  穆小姐且归那穆柯山寨,

             奏明了宋天子接进营来。

焦赞   (白)     穆小姐,你暂且回去,奏明了天子,接你进营。

穆桂英  (白)     奴还有话讲。

焦赞   (白)     你等着。

             启禀元帅:她还有话讲。

杨延昭  (白)     哽!

焦赞   (白)     是她说的。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小将军因何故辕门绑下?

             因犯了何条罪要把头杀?

焦赞   (白)     她为小本官而来。

杨延昭  (西皮快板)  斩宗保为的是违令犯法,

             穆小姐这件事休要管他。

焦赞   (白)     你不要管他。

穆桂英  (西皮快板)  小将军犯将令理当斩杀,

             看在那进宝功饶恕与他。

焦赞   (白)     着,念她进宝有功!

杨延昭  (白)     唗!

     (西皮快板)  好一个穆桂英果真胆大,

             敢在我宋营中卖舌张牙。

             若不念投帐前进宝功大,

             定将你与宗保一齐斩杀!

焦赞   (白)     吓!穆小姐,你要动这个家伙才行呢!

穆桂英  (西皮摇板)  老元帅如不把人情准下,

     (白)     也罢!

     (西皮摇板)  宋营中杀他个血染黄沙!

焦赞   (白)     吓!元帅,吃饭的家伙要紧吓!

杨延昭  (西皮摇板)  叫焦赞和孟良急忙招架,

     (西皮快板)  叫一声穆小姐细听根芽:

             赦却了罢杨宗保倒还也罢,

             怕的是天门阵无人去杀。

穆桂英  (西皮快板)  老元帅你若把人情准下,

             天门阵自有我一人去杀。

焦赞   (白)     天门阵,有她去杀。

杨延昭  (西皮快板)  天门阵摆下了一百单八,

             难道说阵阵你都能杀?

焦赞   (白)     穆小姐,天门阵摆下一百单八,难道说,阵阵你都能杀?

穆桂英  (西皮快板)  一千阵一万阵何在跨下,

             何况那天门阵一百单八。

焦赞   (白)     一千阵,一万阵,她都能!

杨延昭  (白)     吓,一千阵,一万阵,她都能。焦赞你可能?

焦赞   (白)     我不能,元帅你可能?

杨延昭  (白)     哽!

     (西皮摇板)  穆桂英在帐中夸口甚大,

             我这里翻天书仔细盘查:

     (西皮快板)  九女星奉玉旨鹅怀投化,

             脱化了穆桂英半点不差。

焦赞   (白)     这里跪着一个穆桂英,这书上有个穆桂英,在两军阵前,把元帅这么一挟,就是她!

杨延昭  (白)     哽!

     (哭头)    穆桂英,我那智勇双全的儿吓……

焦赞   (白)     我的儿吓……

杨延昭  (西皮摇板)  你不该将为父擒在马下,

             满营中大小将活活笑杀。

             我这里将人情暂且准下,

             看小姐饶恕了不肖的冤家。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叩罢头谢公公恩比天大,

焦赞   (白)     二哥,你与他松绑。

穆桂英  (白)     唗!

     (西皮摇板)  拔宝剑唬退了红黑二煞。

(杨宗保、穆桂英同下。)

焦赞   (白)     二哥,元帅有四字不周全。

孟良   (白)     哪四字?

焦赞   (白)     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你我不要管它闲事,吃酒去。

孟良   (白)     走吓!

杨延昭  (白)     焦赞哪里去?

焦赞   (白)     吓,元帅。

杨延昭  (西皮摇板)  有焦赞和孟良一旁叙话,

             杨延昭倒做了无有话答。

     (白)     焦、孟二将,本帅赦了杨宗保,收了穆桂英,有保状者,呈上来。

焦赞、

孟良   (同白)    元帅赦了杨宗保,收了穆桂英,有保状者,呈上来。

众人   (内同白)   贤爷保状,太君保状,满营将士保状。

孟良   (白)     贤爷的保状。

焦赞   (白)     太君的保状。

孟良   (白)     满营将官的保状。

焦赞   (白)     我弟兄二人,还有个小小的帖。

杨延昭  (笑)     哈哈……

     (西皮摇板)  叫焦赞将保状后堂高挂,

             唤上了小奴才训教于他。

(杨宗保、穆桂英同上。)

杨宗保  (西皮摇板)  多亏了穆小姐人情讲下,

             此一方必须要报答于她。

             我这里进帐去心中害怕,

             你孩儿永不敢再犯王法。

杨延昭  (西皮快板)  骂一声小奴才真果胆大,

             谁叫你穆柯寨私配婚家。

             恨不得这一足将儿来踏!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你不爱他我爱他。

(杨宗保、穆桂英同下。)

焦赞   (白)     二哥,我来做个样你看看。

     (唱)     你不爱他我爱他。

孟良   (白)     哽!

杨延昭  (西皮摇板)  他夫妻倒有那恩爱情分,

             杨延昭倒无有父子之情。

     (白)     焦孟二将,歇兵三日,大破天门阵!

(焦赞、孟良同允,杨延昭、焦赞、孟良同下。)
(完)


浏览次数:22116 ┊ 字数:6561 ┊ 最后更新:2003年02月2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