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穆天王》

主要角色
穆桂英:旦
杨宗保:小生
穆瓜:丑
杨延昭:老生
穆洪举:丑
丫鬟:旦

《穆天王》梅兰芳饰穆桂英
《穆天王》梅兰芳饰穆桂英
情节
杨宗保被穆桂英擒去。穆桂英爱慕杨宗保,愿结姻好。杨宗保不敢应允,经穆桂英说服,遂在山寨结亲。杨延昭化名来救,被穆桂英挑下马来,败阵而归。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lcat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3.9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穆瓜   (内白)    啊哈!

(穆瓜上。)

穆瓜   (念)     山寨当喽兵,巡逻带打更。姑娘吩咐我,看守木降龙。

     (白)     我,穆柯寨大头目穆瓜是也。今早我们姑娘下山行围射猎,山底下来了黑红二汉前来盗木,跟我们姑娘动起手来,被我们姑娘杀得大败。后来又搬来个小将,说是元戎之子,他叫什么杨宗保,也被我们姑娘擒上山来啦。适才只见山下火光冲天,不知为了何事,待等姑娘回山便知分晓,只得在此伺候!

穆桂英  (内白)    众喽啰,人马回山哪!

(八女兵、丫鬟同上,穆桂英上。)

穆桂英  (念)     可恨焦、孟太不仁,不该放火烧山林。若非使起分火扇,山寨早已化灰尘。

     (白)     可恨焦、孟二将,放火烧山,是我使起分火扇,将火扇回。且喜宗保被我擒上山来,押在后山,我有心跟他提起婚姻之事,他要应允,我就携同家小,带了降龙木一同投奔宋营。就是这个主意。

             穆瓜!

穆瓜   (白)     有!

穆桂英  (白)     方才我擒来的那个小将呢?

穆瓜   (白)     现在后寨。

穆桂英  (白)     吩咐给我押上来。

穆瓜   (白)     是。

             呔!下面听者:姑娘有令,将擒来的小将押上来。

(二女兵同下,二女兵押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西皮摇板)  心中只把焦、孟恨,

             不该哄我出大营。

             如今被擒入陷阱,

             看她把我怎样行。

穆瓜   (白)     小将当面。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喽啰散队且候令,

(八女兵、丫鬟自两边分下。)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心中有事难出唇。

     (白)     穆瓜!

穆瓜   (白)     有。

穆桂英  (白)     你去问问那员小将,他既被擒,是愿意死呀,还是愿意活呀?

穆瓜   (白)     哟,这话就这么跟人家说么?

穆桂英  (白)     不这么说可怎么说呀?

穆瓜   (白)     唉,这可怎么说呀?

穆桂英  (白)     你倒是去呀!

穆瓜   (白)     我这不是去呢嘛!

穆桂英  (白)     你倒是走哇!

穆瓜   (白)     我这不是走呢嘛!

穆桂英  (白)     哎哟,你怎么这么没紧没慢哪!

穆瓜   (白)     哎哟,我又没紧没慢了!

穆桂英  (白)     看你这个磨蹭劲儿的!

穆瓜   (白)     呔!那一小将,你今已被擒,你是愿意死啊,还是愿意活着?

杨宗保  (白)     哼!俺今被擒,速求一死,何必多问!

穆瓜   (白)     好!罢了!是这么说,真不愧是将门之后,难得,哎,啧啧啧……实在难得!

             姑娘,我问来了。

穆桂英  (白)     他说甚么?

穆瓜   (白)     他愿意死。

穆桂英  (白)     怎么着,他、他……愿意死吗?

穆瓜   (白)     哎,他愿意死。

穆桂英  (白)     哎,穆瓜你告诉他,可是活着好的多呀!

穆瓜   (白)     哎哟,人家愿意死,拿刀把他杀了就得啦,费这么些话干什么!

穆桂英  (白)     哎哟,闹了半天你不明白我的心事啊?

穆瓜   (白)     哎哟,我哪儿又知道您的心事啊?

穆桂英  (白)     无用的东西,躲开这儿!我自己说去。

穆瓜   (白)     早就应当这么办。

穆桂英  (白)     我说这个将军,我有一言奉上。

杨宗保  (白)     有甚么言语,快快讲来!

穆桂英  (白)     正碰在气脑门儿上!

穆瓜   (白)     那您就别跟他说话。

穆桂英  (白)     你管我哪!

             将军,我因敬重将军乃是忠良之后,英雄出众,武艺超群,有意与你结为百年之好,你若应允我的婚事,我便携同家小归顺宋营,你瞧好哇,还是不好哪?

杨宗保  (白)     住了!俺乃元戎之子,岂肯要你这山寇之女!

穆瓜   (白)     得,又碰了。

穆桂英  (白)     哎,穆瓜,你听见了吗?他骂咱们是山寇之女。

穆瓜   (白)     这话可大有深沉!

穆桂英  (白)     他也不知道咱们是怎么回事儿。

穆瓜   (白)     那您就把咱们的来历,说给他听听。

穆桂英  (白)     对啦,我得跟他说说。

             将军,你听我告诉你,我父也曾在朝为官,只因奸臣当道,故而隐居山林,也是出于无奈呀!自古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你纵然不怕死,我一刀把你给杀了,然后我将降龙木用火焚化,只怕你就是死啊,还要落一个不忠不孝之名吧?

(杨宗保冷笑。)

杨宗保  (笑)     嘿嘿嘿……

     (白)     我今一死,可算为国尽忠;代父前来盗木,可算尽其孝道,何言不忠不孝?

穆桂英  (白)     简直是一派强词夺理嘛!

穆瓜   (白)     耍牛脖子——有点硬犟筋。

穆桂英  (白)     你管我哪!

             你听我告诉你,宋营无有降龙木,破不了天门阵,大宋江山一旦付与辽邦之手,请问将军,你的忠在哪儿呢?

杨宗保  (白)     这个……

穆桂英  (白)     老元帅不能为国报效,你杨家世代英名付于流水。我请问你的孝,可又在何处呢?

杨宗保  (白)     这个……

穆桂英  (白)     依我相劝,不如答应我的亲事,我便带着降龙木归顺宋营,帮助将军破了天门阵,保定大宋江山,也不负你杨家世代英名,这才算得了忠孝双全哪!我说这个话,将军你要再思啊,再想!

穆瓜   (白)     有理呀,有理!

穆桂英  (白)     你躲开这儿吧!

杨宗保  (白)     呀!

     (西皮摇板)  桂英说话甚聪明,

             一言提醒懵懂人。

             走向前来把话论,

     (白)     小姐呀!

     (西皮摇板)  婚姻大事我应承。

穆瓜   (白)     哎,他答应了!

穆桂英  (白)     呀!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喜不尽,

穆瓜   (白)     我给姑老爷松绑去。

穆桂英  (白)     别混巴结差事。

穆瓜   (白)     呦!这差事我还巴结不上。

穆桂英  (白)     将军受惊了!

(穆桂英松绑。)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再与将军把话云。

(穆桂英、杨宗保同入座。丫鬟暗上。)
丫鬟、

穆瓜   (同白)    给姑娘、姑老爷道喜!

穆桂英  (白)     得啦,回头都有赏。

丫鬟、

穆瓜   (同白)    多谢姑娘!

杨宗保  (白)     请问小姐,俺被擒之后,那焦、孟二将往哪里去了?

穆桂英  (白)     他二人见你被擒,就放火烧山,是我用起分火扇,将火扇回,大概他二人逃回宋营去啦。

杨宗保  (白)     他二人回去禀明父帅,必然派兵前来,如何是好?

穆桂英  (白)     这个……不要紧。

             穆瓜听令!

穆瓜   (白)     在。

穆桂英  (白)     命你带兵士二十名,在山下打听宋营动静,不得违误。

穆瓜   (白)     得令!

(穆瓜下。)

杨宗保  (白)     啊小姐,岳父大人今在何处?请出待我拜见。

穆桂英  (白)     我爹爹往蓬莱岛闲游去了。待我修书请他老人家回来,与你一同归宋也就是了。

杨宗保  (白)     多谢小姐。

穆桂英  (白)     丫鬟!

丫鬟   (白)     有。

穆桂英  (白)     后面备酒,与姑老爷压惊。

杨宗保  (白)     小姐请!

穆桂英  (白)     将军请!

杨宗保  (西皮摇板)  你我姻缘今朝定,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且喜得配意中人。

(丫鬟、杨宗保、穆桂英同下。)

【第二场】

(四军士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军士  (同白)    离穆柯寨不远。

杨延昭  (白)     人马列开。

四军士  (同白)    啊!

杨延昭  (白)     且住!适才中军报道,我儿宗保被穆桂英擒上山寨。焦、孟二将下落不明。就此带领一百名长枪手,暗暗上山,救出宗保,与山寇要出降龙木。

             众将官!起兵前往!

四军士  (同白)    啊!

(穆瓜上。)

穆瓜   (白)     何方人马,少往前进哪!

杨延昭  (白)     胆大山寇,敢来挡路,通名受死!

穆瓜   (白)     听者:我乃穆柯寨大头目穆瓜是也。你们是哪里来的?

杨延昭  (白)     俺奉杨元帅将令,前来剿灭尔等,快叫那穆桂英将我家小本官放出,献出降龙木,饶尔不死!

穆瓜   (白)     得,这仗打不起来了。这不是外人哪,是我们亲家老爷的差官到了。对啦,我把少元帅招亲的事儿跟他说说。

             我说嘿,听我告诉你说,你们少元帅已在山寨跟我们姑娘招了亲啦。不久就要一同下山归宋,咱们是亲戚啦,别打啦,趁早回去给你们元帅送个信儿去。

杨延昭  (白)     住了!快快放出小本官,献出降龙木,如若不然,将你山寨踏为齑粉!

穆瓜   (白)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听不出好歹话来呀!人家爱好儿作亲,你干什么这么不依不饶的,仨鼻子眼儿——多出这口气儿!

杨延昭  (白)     休得胡言,看枪!

穆瓜   (白)     哈哈!我跟你说好的,你跟我动野蛮。哪里容得,看刀!你好小子你!

(杨延昭、穆瓜同开打,穆瓜败下。杨延昭率四军士同追下。四家丁、穆洪举同上。)

穆洪举  (白)     老夫,穆洪举。哪里人声呐喊?待我迎上前去。

(穆瓜上。)

穆瓜   (白)     老爷子,您回来了!

穆洪举  (白)     为何这等慌张?

穆瓜   (白)     了不得啦,我让人家给杀败了,您替我拔拔撞吧。

杨延昭  (内白)    哪里走!

(四军士、杨延昭同上,会阵。四军士、四家丁自两边分下。杨延昭、穆洪举同架住。)

杨延昭  (白)     那一老头儿,姓甚名谁,敢莫是与山寇助战?

穆洪举  (白)     老夫镇山天王穆洪举。宋将留名。

杨延昭  (白)     这个——俺姓易名曰京,奉了杨元帅之命,前来剿山。

穆洪举  (白)     无故兴兵,是何道理?

杨延昭  (白)     你这老贼纵容女儿,引诱元戎之子强迫成亲,还敢强辩不成!

穆洪举  (白)     哎呀,气死老夫也!

(杨延昭、穆洪举同开打,同下。)

穆瓜   (白)     哎呀且住!看我家老寨主虽然得胜,无奈远路而来,一路的劳乏,未必是他人的对手,我不免回山报与姑娘知道便了。

(穆瓜下。)

【第三场】

(丫鬟上,打扫。)

丫鬟   (白)     有请姑娘。

(穆桂英、杨宗保同上,同坐,同饮酒。)

杨宗保  (白)     唉!

穆桂英  (白)     我说这个将军,我爹爹这几天也该回来了,等他老人家回山,咱们一同归宋也就是了。你干嘛总是这么咳声叹气的哪?

杨宗保  (白)     小姐有所不知,只因为我有两项大罪,故尔烦闷!

穆桂英  (白)     哟,你有哪两项大罪呀?

杨宗保  (白)     俺未奉将令私来盗木,其罪一也。

穆桂英  (白)     这二呢?

杨宗保  (白)     背父招亲,其罪二也。

穆桂英  (白)     这点小事,都有我哪!

             丫鬟,与你姑老爷斟酒。

丫鬟   (白)     是啦。

穆桂英  (西皮原板)  夫妻们对坐把酒饮,

             我有言来听分明:

             倘若父帅将你问,

             千斤担儿有我担承。

(穆瓜上。)

穆瓜   (白)     参见姑娘,大事不好了!

穆桂英  (白)     什么事情哪?

穆瓜   (白)     您别忙,容我喘喘气儿。您不是叫我下山探听宋营的消息吗?我走在半道儿遇见咱们亲家老爷那儿的差官啦,他说奉他们元帅的将令,接他们少元帅来啦……

穆桂英  (白)     你说什么哪?

穆瓜   (白)     我就把山寨招亲的事,告诉他们啦。不想那小子蛮横不讲理,我们俩说翻儿了,我跟他开了火儿啦,他照我就是一枪。

穆桂英  (白)     你怎么样哪?

穆瓜   (白)     您说,我能够扰这个吗?气得我捋胳臂、挽袖子,撒腿就跑。

穆桂英  (白)     你好骨头!

穆瓜   (白)     正跑着,碰见咱们老爷子回来啦……

穆桂英  (白)     噢,我爹爹回来啦。

穆瓜   (白)     也跟他招呼起来了。看咱们老寨主虽然得胜,无奈一路的劳乏,未必是他的对手。这还不提,他还把咱们老寨主骂了一个不吐核儿!

穆桂英  (白)     哈哈!这小子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啊!

穆瓜   (白)     有那么点儿。

穆桂英  (白)     穆瓜,命你点齐喽啰随我下山。

穆瓜   (白)     喽啰们!带马下山哪!

(八女兵自两边分上。)

杨宗保  (白)     小姐,去不得,去不得!

(八女兵同领下。杨宗保拉穆桂英枪,穆桂英下。)

杨宗保  (白)     哎呀穆瓜呀!你可曾问过那人名姓?

穆瓜   (白)     我没问,我们老寨主问来着。

杨宗保  (白)     他叫什么名字?

穆瓜   (白)     他叫什么“易曰京”?

杨宗保  (白)     哎呀,宋营无有这个名字呀!

穆瓜   (白)     别打闷葫芦,我备上两匹快马,咱们到山顶上瞧瞧好不好?

杨宗保  (白)     如此快快备马!

(穆瓜下。)

杨宗保  (白)     哎呀且住!方才听穆瓜之言,分明是父帅前来剿山,为何改名换姓?这是什么缘故哇?

(穆瓜牵马上。)

穆瓜   (白)     马来啦!马来啦!

(杨宗保、穆瓜同上马,同下。)

【第四场】

(杨延昭上,穆洪举追上。)

穆洪举  (白)     哪里走!

(杨延昭枪挑穆洪举落马。穆桂英上,救穆洪举,穆洪举下。杨宗保、穆瓜同暗上观阵。穆桂英、杨延昭同起打,杨延昭败下,穆桂英追下。)

杨宗保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山顶之上看得清,

穆瓜   (白)     你瞧见了吗?就是那小子,可恨透了!

杨宗保  (西皮散板)  果然父帅到来临。

穆瓜   (白)     闹了半天,敢情是老元戎啊。这下儿可糟啦!

杨宗保  (西皮散板)  为何不通真名姓,

穆瓜   (白)     是呀!他为什么不说实话哪?

杨宗保  (白)     咳!

     (西皮散板)  教我心中不安宁。

穆瓜   (白)     回头再来,您可想着搭个碴儿吧!

(杨延昭上,穆桂英追上。杨延昭落马。)

穆桂英  (白)     呔!你家元帅派你这酒囊饭袋前来,被你姑娘打下马来。干脆,你脆脆儿地叫我一声大姑,我饶了你。叫大姑,叫大姑……

杨宗保  (白)     哎呀小姐,不可造次,那是你的公公啊!

穆瓜   (白)     公公叫儿媳妇挑下马来喽!

(杨宗保、穆瓜同下。)

穆桂英  (白)     这个,哎哟,这可糟不糟!

             来呀!回山,回山!

(八女兵同上,过场,同下。)

穆桂英  (白)     老爷子,您怎么早不说实话呀!

(穆桂英跑下。四军士同上。)

杨延昭  (白)     回营!

(四军士、杨延昭同下。)

【第五场】

(穆洪举上。)

穆洪举  (念)     我儿下山战宋将,不知谁胜哪家强。

杨宗保  (内白)    走哇!

(穆瓜、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西皮摇板)  父帅山前败了阵,

             越思越想心不宁。

穆瓜   (白)     嗳,姑老爷别发愁,屋里坐的是老寨主,过去见见吧!

杨宗保  (白)     我与他从未识面,怎好拜见?

穆瓜   (白)     不要紧,我们老寨主就这么一个姑娘,爱如掌上明珠,既疼姑娘,没有不疼姑爷的。我给您回一声,过去愣拜老岳父,没有错儿。

             老爷子,姑老爷求见。

杨宗保  (白)     参见岳父大人。

穆洪举  (白)     贤婿少礼。

             看座。

杨宗保  (白)     告坐。岳父啊!小婿在山顶之上,看的明白,来将乃是我父帅,不想被小姐打下马来,望求岳父早日放我下山安慰一番,成全小婿为子之道!

穆洪举  (白)     贤婿不必心急,且候小女回山,再做商议便了。

穆桂英  (内白)    回山哪!

(八女兵引穆桂英同上。八女兵同下。)

穆桂英  (白)     参见爹爹!

穆洪举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穆桂英  (白)     告坐。嗳,老爷子,适才山下你老人家多有受惊了。

穆洪举  (白)     为父闻得我儿订下亲事,因此连夜赶回,不想与你公爹争斗起来。哎呀儿呀,你怎么把你公公擒下马来了?

穆桂英  (白)     哎哟,您还提哪!要不是山上有人喊叫,事情可就闹大了!

杨宗保  (白)     哎呀小姐呀!我在山寨招亲,已犯军令,如今当着众将将我父帅羞辱一场,大谅我的性命难保,小姐你快快想个主意吧!

穆桂英  (白)     瞧那么大个子,连点主意都没有!不要紧,你先回营,我随后就来,自有救你之法,你只管放心去吧!

穆洪举  (白)     儿啊,但不知你怎能救他?

穆桂英  (白)     哎哟我的老爷子,您不放心哪!等他回营之后,我即带降龙术在父帅台前献木,父帅必须念我献宝有功,就把将军给饶了不是!

穆洪举  (白)     倘若元帅不念父子之情,将降龙木留下,不准你的人情如何是好?

穆桂英  (白)     什么?他留下我的降龙木,不准我的人情呀?哼哼!休怪我要杀他个落花流水!

穆瓜   (白)     老爷子您是不知道,适才在山下,杨元帅被咱们姑娘就这么一夹,如同夹小鸡子的一般,就给擒下马来。甭说别的,马上要是给他一个纸糊的穆桂英,他就得傻,不能不准这个人情。您哪,放心吧!

杨宗保  (白)     如此小婿告辞了!

     (西皮摇板)  深施一礼下山岭,

             全仗小姐救我身。

             倘若父帅来责问,

(穆瓜带马,杨宗保上马。)

杨宗保  (西皮摇板)  千斤担儿你担承。

(杨宗保下。)

穆桂英  (白)     穆瓜听令!

穆瓜   (白)     在。

穆桂英  (白)     命你挑选五百名精壮兵丁,随带三千担干粮草,亲自背了降龙木,随你姑娘下山往宋营进宝便了!

穆瓜   (白)     得令!

穆桂英  (白)     后寨摆宴,与老爷子压惊。

穆洪举  (白)     我儿来呀!

     (笑)     哈哈哈……

(穆桂英、穆洪举、穆瓜同下。)
(完)


浏览次数:881 ┊ 字数:6468 ┊ 最后更新:2019-02-2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