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长生殿·弹词》

主要角色
李龟年:老生
李暮:巾生
听客甲:末
听客乙:付
听客丙:白面
听客丁:贴旦

《长生殿·弹词》计镇华饰李龟年
《长生殿·弹词》计镇华饰李龟年
情节
安禄山乱起,人民流离失所。宫廷供奉李龟年也流落江南,卖唱为生。善吹铁笛的李暮,在鹫峰寺大会上,与众人一起聆听李龟年弹唱。老伶工慨叹国家兴衰,把唐明皇宠爱贵妃、失政致乱的经过,唱得声泪俱下,深深感动了听众,从此,李暮结识了这位前辈,向他学习,继承了《霓裳羽衣曲》的全谱。

注释
这是老生的唱工名剧,曲调苍凉悲壮,颇为感人。在昆曲盛行的时代,传播很广。所谓“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即指《千忠戮?惨睹》和这出戏而言。俞振飞先生幼时,曾由其父俞粟庐先生教过此曲,但其中【梁州第七】及【八转】两支,一般都不唱,予以省略。读者如需要,需要查《长生殿曲谱》、《集成曲谱》、《与众曲氆》等书。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Thirtee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5.4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李龟年上。)

李龟年  (念)     一从鼙鼓起渔阳,宫娥俄看蔓草荒。留得白头遗老在,谱将残恨说兴亡。

     (白)     老汉李龟年。昔日为内苑伶工,供奉梨园,蒙万岁恩宠。自从在朝元阁,教演霓裳,曲成奏上,龙颜大悦,与贵妃杨娘娘,各赐缠头,不下数万。谁想禄山造反,破了长安,圣驾西巡,万民逃窜,梨园部中也都七零八落。各自奔逃。老汉来到这江南地方,盘缠都已使尽,只得抱着这琵琶,唱个曲儿糊口。今日鹫峰寺大会,游人甚多,不免到彼卖唱。咳咳咳!想当日天上清歌,今日沿门鼓板,好不颓气人也!

     (一枝花牌)  不提防余年值乱离,

             逼拶得歧路遭穷败。

             受奔波风尘颜面黑,

             叹凋残霜雪鬓须白。

             今日个流落天涯,

             只留得琵琶在!

             揣羞脸上长街,

             又过短街。

             哪里是高渐离击筑悲歌!

             吓哈倒,倒做了伍子胥吹箫也那乞丐!

(李龟年下。李暮上。)

李暮   (念)     花动游人眼,春伤故国心。霓裳人去后,无复有知音。

     (白)     小生李暮,向在西京,乱后方回,自从在宫墙之外,偷按霓裳数迭,只是未得全谱,各处访问,无有知音。昨闻有一老者,抱着琵琶卖唱,人人都说手法不同,像个梨园旧人。今日鹫峰寺大会,不免前去寻访一番。

(四听客同上。)
听客甲、
听客乙、
听客丙、

听客丁  (同白)    请吓!

李暮   (白)     看游人好不热闹!

听客甲  (念)     闲步寻芳惜好春,

听客乙  (念)     且看胜会逐游人。

听客丙  (白)     大姐,

     (念)     咱和你及时行乐休空过,

听客丁  (白)     客官,

     (念)     好听琵琶一曲新。

李暮   (同白)    列位请了。

四听客  (同白)    请了。

李暮   (白)     请问这位大姐,说什么琵琶一曲新?

听客丙  (白)     老兄你个不知。这里新到一位老丈,弹得一手好琵琶,唱得一嘴好曲儿,今日鹫峰寺大会,我们大家前去一听。

李暮   (白)     小生正欲访他。同行如何?

四听客  (同念)    行行去去,去去行行。

(李龟年上。)

四听客  (同白)    这里是了。吓老丈请了。

李龟年  (白)     列位请了。敢是听曲儿的么?

四听客  (同白)    正是。

李龟年  (白)     待在下唱来者。

四听客  (同白)    请教。

李龟年  (九转货郎儿牌)唱不尽兴亡梦幻,

             弹不尽悲伤感叹。

             抵多少凄凉满眼对江山!

             俺只待拨繁弦传幽怨,

             翻别调写愁烦,

             慢慢的把天宝当年遗事弹。

听客甲  (白)     天宝当年遗事,好大题目也。

李暮   (白)     天宝当年遗事,一时哪里唱得尽?请老丈先把贵妃娘娘,当时怎生进宫,唱来我们一听。

李龟年  (白)     听者。

四听客  (同白)    请教。

李龟年  (二转)    想当初庆皇唐太平天下,

             访丽色把蛾眉选刷。

             有佳人生长在弘农杨氏家,

             深闺内端的是玉无瑕。

             那君王一见了就欢无那,

             把钿盒金钗亲纳,

             评跋做昭阳第一花。

听客丁  (白)     请问老丈,那贵妃娘娘生得如何?

听客丙  (白)     可有咱家大姐这样标致么?

听客乙  (白)     还差个点点来。

听客丙  (白)     唔!

李龟年  (白)     听者。

四听客  (同白)    请教。

李龟年  (三转)    那娘娘生得是似仙瓷佚貌,

             说不尽幽闲窈窕。

             端的是花输双颊柳输腰,

             比昭君增妍丽,较西子倍丰标。

             似天仙飞来海峤,

             恍嫦娥偷离碧霄。

             更春情韵饶,春酣态娇,春眠梦悄,

             抵多少百样娉婷也难画描!

听客乙  (白)     老丈,听说贵妃娘娘恁般标致,这股活现,好像你亲眼见的。只怕你说谎!

听客丙  (白)     唔!管他说不说谎,只要唱得好听。

             老丈,不知那皇帝老官,怎生看待她?老丈你快唱下去。

李龟年  (白)     听者。

四听客  (同白)    请教。

李龟年  (四转)    那君王看承得似明珠没两,

             镇日里高擎在掌。

             赛过那汉飞燕在昭阳。

             可正是玉楼中巢翡,

             金殿上锁着鸳鸯。

             宵偎昼傍,

             直弄得那官家丢不得舍不得那半刻心儿上。

             守住情场,占断柔乡,

             美甘甘写不了风流帐。

             行厮并坐一双,

             端的是双浓爱长,

             博得个月夜花朝真受享。

(听客丙笑。)

听客乙  (白)     做啥做啥?癞团子吃仔刺毛哉!

听客丙  (白)     听得咱雪狮子向火。

听客乙  (白)     哪解说?

听客丙  (白)     化了,化了。

听客乙  (白)     吓哟,木头能个人,倒亦会听化哉!

听客丙  (白)     你晓得什么!

李暮   (白)     老丈,当日宫中,有《霓裳羽衣》一曲,闻说是御制的,又说是贵妃娘娘所作,老丈必知其详,请唱来我们一听。

李龟年  (白)     待老汉唱来者。

四听客  (同白)    请教。

李龟年  (五转)    当日个那娘娘在荷亭把宫商细按,

             谱新声将霓裳调翻。

             昼长时亲自教双鬟,

             舒素手拍香檀,

             一字字都口吐自朱唇皓齿间。

             恰便似一串酾珠声和韵闲,

             恰便是莺与燕弄关关,

             恰便是鸣泉花底流溪涧,

             恰便是明月下泠泠清梵,

             恰便是缑岭上鹤唳高寒,

             恰便是步虚仙珮夜珊珊。

             传集了梨园部,教坊班,

             向翠盘中高簇拥个美貌如花杨玉环。

李暮   (白)     妙吓!一派仙音,宛然在耳,好形容也。

听客甲  (白)     当日唐天子宠爱贵妃,朝欢暮乐,致使渔阳兵起,说来令人痛心!

李暮   (白)     吓老先生,休要埋怨贵妃娘娘。当日只为误任边将,委政权奸,以致庙谟颠倒,四海动摇。若使姚宋犹在,哪得有此?

李龟年  (白)     阿呀列位吓!若说起渔阳兵起一事,真个天翻地覆,惨目伤心!列位若不嫌絮烦,待老汉再唱者。

四听客  (同白)    请教。

李龟年  (六转)    吓哈哈,恰正好喜孜孜霓裳歌舞,

             不提防扑通通渔阳战鼓,

             划地里慌慌急急,

             早则是惊惊恐恐、仓仓卒卒、挨挨挤挤、抢抢攘攘出延秋西路,

             携着个娇娇滴滴贵妃同去。

             又则见密密匝匝的兵,

             重重迭迭的卒,

             闹闹炒炒、轰轰剨剨四下喧呼,

             生逼散恩恩爱爱、疼疼热热帝王夫妇。

             霎时间画就一幅惨惨凄凄绝代佳人命绝图!

听客丁  (白)     苦吓!

听客丙  (白)     大姐,为何哭起来了?

听客丁  (白)     那贵妃娘娘尚然如此,不知奴家,后来怎生结果!

听客丙  (白)     不妨事,有咱在此。

听客乙  (白)     勿番道,还有我拉里勒。

听客丙  (白)     去你的!

听客丁  (白)     请问老丈,又贵妃娘娘死后,葬于何处?

李龟年  (白)     咳!说也可怜!

四听客  (同白)    请教。

李龟年  (七转)    破不喇马嵬驿舍,

             冷清清佛堂倒斜,

             一代红颜为君绝,

             千秋遗恨滴罗巾血。

             半行字是薄命的碑碣,

             一抔土是断肠的墓穴,

             再无人过荒凉野。

             嗳莽天涯,谁吊梨花榭?

四听客  (同白)    可怜!

李龟年  (七转)    可怜那抱悲怨的孤魂,

             只伴着呜咽的鹃声冷啼月。

四听客  (同白)    天色晚了,我们回去罢。老丈,有个小意思在此,请收了。

李龟年  (白)     多谢列位。

四听客  (同白)    好说。

     (同念)    无端唱出兴亡恨,引得旁人也泪流。

听客丙  (白)     大姐,咱和你喝烧刀子去。

(四听客同下。)

李暮   (白)     老丈,我听你这琵琶,非同凡手,得自何人传授?乞道其详。

李龟年  (白)     官人吓。

     (九转)    这琵琶曾供奉开元皇帝,

             重提起心伤泪滴!

李暮   (白)     如此说来。是梨园旧人了。

李龟年  (九转)    俺也曾在梨园籍上姓名题。

             亲向那沉香亭花里去承值,

             华清宫里宴上去追随。

李暮   (白)     莫不是贺老?

李龟年  (九转)    俺不是贺家的怀智,

李暮   (白)     敢是黄旝绰?

李龟年  (九转)    黄旝绰同咱,

     (笑)     哈、哈、哈……

     (九转)    皆老辈。

李暮   (白)     莫不是雷海青?

李龟年  (九转)    俺虽是弄琵琶却不姓雷。

             吥哈他呵!骂逆贼久已身死名垂。

李暮   (白)     一定是马仙期了。

李龟年  (九转)    俺也不是擅场方响马仙期。

             那些旧相识多休嗳话题。

李暮   (白)     老丈因何到此?

李龟年  (九转)    俺只为家亡国破兵戈沸,

             因此上孤身流落在江南地。

李暮   (白)     老丈毕竟是谁?

李龟年  (九转)    恁官人絮叨叨苦问俺是谁,

             则俺老伶工名唤做龟年身姓李。

李暮   (白)     吖原来是李教师,啊呀呀呀失敬了!

李龟年  (白)     岂敢。官人尊姓大名?何以知道老汉?

李暮   (白)     小生姓李名暮。

李龟年  (白)     莫不是吹铁笛的李官人么?

李暮   (白)     然也。

李龟年  (白)     啊呀,幸会!

李暮   (白)     岂敢。请问老丈,那霓裳全谱,可还记得否?

李龟年  (白)     也还记得。官人为何问及?

李暮   (白)     不瞒老丈说,小生向在西京,乱后方回。老丈在朝元阁教演霓裳,小生曾傍宫墙窃听,已将铁笛偷写数段,只是未得全谱,各处访求,无有知音。今日幸逢老丈,不识肯赐教否?

李龟年  (白)     既遇知音,何惜末技。

李暮   (白)     多感盛情。请问老丈,尊寓何处?

李龟年  (白)     唉!穷途流落,尚乏居停。

李暮   (白)     如此屈到舍下,慢慢请教如何?

李龟年  (白)     只是打搅不当。

李暮   (白)     好说。就请同行。

李龟年  (白)     官人吓!

李暮   (白)     老丈!

李龟年  (尾声)    俺好似惊马绕树向空枝外,

             谁承望旧燕寻巢入画栋来?

             今日个知音喜遇知音在,

             这相逢异哉!恁相投快哉!

李暮   (白)     今日相逢,堪称幸会。

李龟年  (白)     官人吓!

李暮   (白)     老丈!

李龟年  (尾声)    待俺慢慢的传与恁一曲霓裳播千载。

李龟年、

李暮   (同白)    请。

(李龟年、李暮同下。)
(完)


浏览次数:8268 ┊ 字数:4053 ┊ 最后更新:2007年08月2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